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第七章:美男计(下)

    “喝茶,马校长”白芸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走了进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林越不由自主地去看她。

    她上身穿着一件手工缝制的和合身的红Se棉袄,很传统的大花瓣纽扣从右臂下面画了一道曲线,一排排地扣下去。X前高高拱起,好像比李香萍的都要雄伟一些,本来这种棉袄是老年人才喜欢穿的,可是穿在二十岁的白芸身上,却一点也不显老气,反而叫白芸散发出一种古典美来。

    是黑SeK子,将两条修长的紧紧地包裹起来,显现出青春少nv特有的活力和弹力。

    来到林越面前,她弯下要来,用两只白N的小手,将茶杯捧着,放到林越的面前,后面长长的辫子,从侧面垂了下来,叫林越一阵惊奇,很少有这么长的辫子了,在弯腰的时候,林越却又在扣的严严实实的衣领下看到了她图天鹅般优雅的脖子,那里似乎更加的雪白。“喝茶,林老师。”想起母亲在厨房中的话,白芸的语气中不可避免有了一些害琇。

    “哦,谢谢”林越连忙起身双手去接,一个小小的杯子用四只手去拿,这中间不可避免的,林越碰到了白芸的柔荑。

    那种滑N冰凉的赶紧,叫林越心中一震。

    白芸却J乎把水给撒了,赶紧放了手,心里却是小鹿乱撞。

    不过,这种小儿nv的神态旁边的两个大男人并没有发觉。

    “白芸,听说你要出去打工了?”马明华吸了口烟,终于没忘记今天的目的。

    “是啊,我一个姐姐在南方一家丝绸厂上班,叫我过去。”白芸没有坐下来,站着回答道。

    “你过去的话,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啊?”马明华继续笑着问道。

    “总比给你代课拿的多”白连科在一边笑着说道。

    “也就一千多吧,熟练了可能会更多一点。”白芸一边回答,一边拿来了花生瓜子之类的,招呼林越两人。

    “南方是挣的多,可是花销也厉害啊。”马明华看着弊芸说道“我今年叫村上再给你加一百,学校加一百,给你一个月五百,你看怎么样,学校的经费确实紧张,我只能拿出这么多了。”

    白芸悄悄看了一眼林越,脸忽然红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林越细心,繙黢天这场面,觉得自己十有八九被校长给利用了。但事到如今,也只能配合校长了。

    “那也比当代课教师有前途”白连科YY怪气地顶了马明华一句。

    马明华知道白连科的脾气,也不生气,“大学生今年都来了,在学校怎么就没前途了。”

    白连科看着林越哈哈大笑“你少来,小林是正式教师,一个月拿两千,工作稳定,芸芸一个月拿五百,有隅没晚,这能比吗?”

    林越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白芸,白芸见林越看她,不知怎么地,脸又红了。

    马明华看了看林越,又看了看白芸,这才对白连科说道“南方环境多复杂啊,你就忍心叫这么一个嗅澺的nv子一个人去那边生活,到时候给你领个南方nv婿回来,吃不惯咱的老碗G面,看你喜欢不?”说完,竟然再次看看了看林越,把林越看的心里发mao。

    “白芸,你自己说,你代课不?”马明华步步紧B,问白芸。

    林越也抬起头来,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少nv,眼神中也有一丝的希望。毕竟,有个美nv同事,总比对着三个大男人好吧。

    白芸双手扯着自己的衣角,想了半天,“我去厨房做饭,你跟我爸说吧,我听我爸的。”说完,像受惊的小鹿一般跑了出去。

    “哈哈”白连科得意地笑起来,“我nv子乖地很,就听我的话。”言下之意,你马明华还是先求我吧。

    “等去南方打工打上两三年,你看她还听你的不?”马明华平淡地说道,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白连科还真没办法反驳。不过还是说了句“我家芸芸不是这样的人。”

    马明华说了半天,见这老小子明明是愿意白芸留下的,就是不松口,急忙给林越打眼Se,叫他开口。

    林越心说你这不难为人吗?不过,领导表态了,自己只着头P上了。

    “老村长,马校长说学校是你集资建起来的,还是市级示范小学,看来你对咱们村的教育很是支持,就目光远大这点,是很多G部都比不上的。”林越说到这,看了看,只见白连科吸着烟的眼睛已经眯成一道缝了,继续说道“现在,咱们学校里面还有J十个孩子在等老师上课,这些孩子,可都是凤鸣村的希望啊,我想老村长你也不想把娃娃们都耽搁了吧?”

    马明华在一边听的直点头,心说看来林越这人,话不多,但是言出必中啊。

    白连科吸着烟,并没有搭话。

    林越越说越顺,“这些孩子的父母,也都是凤鸣村的人,大家要是知道白芸不去上课,对老村长你的名声也是有影响的,从另一方面来说。白芸今年才二十岁,咱们农村的孩子都单纯老实,不一定会习惯大城市的尔虞我诈,你簢姨,也不忍心把nv儿放那么远的地方吧,一年可能只能见一次面,甚至是见不了一面。真要打工的话,晚J年再去也不迟啊,最迟明年,估计又会有新老师分来的。”

    马明华J乎要笑出来了,林越这番话于情于理,于公于S都没得说,刚好给了好面子的白连科一个台阶下,他没理由不答应的。

    果然,白连科听林越说完,哈哈大笑,拍了怕林越的肩膀,“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小林说的不错,芸芸今年就先不去了,哈哈。”

    马明华笑着点点头,心说看来带林越来,果然对头。

    门口正要进来的白芸听见父亲这话,看着坐在屋里一脸微笑的林越,不禁对自己这学期的教师生活有所期待起来。

    少nv情怀,总是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