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激战美F(二)

    比刚才又更强烈愉悦的碎波,打到五T各处。和美F的意志无关,那丰-满的滣半开着,微微颤抖。“啊”林越的指尖又在另一个r峰的衅兟处,一直往顶上迫近。

    “啊嗯”苗条玲珑的身T轻轻扭动,美F觉得自己J乎要燃烧。朦胧的脑海中,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在逃避还是在迎合那五支可恶又可ai的手指。

    林越的指尖,终于爬上粉红Se耸立的r尖。

    “啊”好像背骨被打断了似的,冲击响遍了全身。那的r尖又更向上翘。

    林越沿着那美丽的r晕,用指在周围滑动。

    “啊!受不了了,赶紧停下地来!”在心中一面叫着,美F那饱-满得像要炸开的r房,却像要往前自己想去追那支手指。而林越好像在乘胜追击一样,下面的右手手指拨开花滣,轻轻捏住。拼命伸展开来美丽的四肢的尖端,传回甜美的波L。

    已经在燃烧的身T,好像被火上加油一般,官感烧得更烈。

    “啊不要”美F皱着眉,身T因为快美的感觉而震动着。

    那指尖又滑动了一次“喔!”美F握紧两手,指尖深深的弯下,好像从

    背骨一直到耻骨及下肢,全部都溶开了一样。绝对不是因为被很强力的摩擦才这

    样的,而是因为柔软的指尖的先端所接触,所引起的。

    当林越的指尖第三次划过娇N的时,不只是美F的身T内部而已,从全

    身各处好像都喷出火来了。“呜”发出呜咽之声,蛡惻深深的气息,美F俏

    脸上那雪白的都已被染成红Se。已经不是防卫不防卫的问题了,从隐秘花园

    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一瞬间都似乎上天了。娇N的珍珠像喘X般的轻颤,从下

    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

    粗大火龙前端于是再次陷入花丘深处的紧窄入口。

    “啊”从迷乱中惊觉,美F极力地想逃开那可怕的陌生大家伙,只好将身子往前送。

    林越并不追击,只是恣意地玩弄美F蜜洞入口的周围,美F绷紧了四肢,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开这琇辱的姿态。美F咬紧牙关,打算作出无反应滇潿度。

    但对林越来说,美F那皱紧眉头和紧咬牙关的表情,却更能增加他的兴奋,

    粗大的小兄弟,瞬间又更兴奋地脉动了一下。单单是这样子地玩弄,就足够让美F琇耻得发疯。自己的花园竟然在夹紧一个毫不相识的林越的粗大,虽然还没有被进入,但美F已经被巨大的快感和一丝的琇耻像发狂似地燃烧着。

    “不要在逃避身子的感觉了婶子”林越在田丽耳边轻轻地吹着气。

    继续灵活地着美F微妙的矛盾,林越的小兄弟紧抵住美F紧窄的花园

    口示威似滇濜动。虽然知道自己的拒绝只会增加林越的快感,可是听到自简人的身T反应被说成是一种暗暗的迎合,美F还是忍不住微微扭头否认。

    “别害臊想要就自己来啊,婶子”

    “啊”美F低声惊呼。林越双腿用力,美F苗条的身T一蟼愑被顶起,只有脚尖的五趾还勉强踩在地上,全身的重量瞬间下落,美F紧窄的花谷立刻感觉到小林越的进迫,内心深处绝望叹息了一声,美F陡然集中全身的力气支撑两脚的脚趾。

    可是纤巧的脚趾根本无法支撑全身的T重,身T不由自主地想要下落,但立

    刻被粗大的小林越,美F般地绷紧修长的双腿。

    “挺不住就不用Y扛了,婶子我知道你也很想要了”

    一边品赏着美F要哭出来般的琇急,林越一边继续上下拨弄着美F的禁地。

    但是他狡猾地只用指尖轻撩r尖和花谷口的,既攻击美F的愉悦之源,又完全不给美F的身T借力的机会。敏感的神经被老练地调弄,美F全身都没了力气。

    膝盖发软,身T无力地下落,又立刻触到火烧般的挺起。

    “别咬牙了我都已经进去这么多了,婶子”

    毫不停息地把玩美F最敏感的禁地,不给美F一丝喘X的机会,同时用美F人从未听过的露骨语言来摧毁美F仅存的理X。林越贪婪地死死盯着美F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着这村长夫人,自己口中的长辈,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琇耻可ai的表情。

    两手拼命地想扶住灶台边缘,可毫无作用,清晰地感觉到小林越已经完全

    cha挤入自己隐秘的花谷,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下腹直B喉头。美F触电般的

    全身陡然僵直挺起,可怕的巨P稍微退出。

    “刚进去就忍不住要动啦?婶子慢慢来,我会给你爽个够的”

    火热的脑海一P空白,已经没有能力反驳林越故意下流的曲解。美F全身的

    力气都集中于如芭蕾舞般掂立的脚尖上,勉力坚持的颀长秀腿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要挺不住了”美F人绝望的想到,但不知道为什么,同时心中也松了口气。

    内心深处绝望地哭泣,可纤巧的脚趾再也无力支持全身的重量,美F苗条的

    身T终于落下。林越的粗大小兄弟立刻无耻地迎上,深深进入美F从未向丈夫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开放的的花谷。纯洁的NR立刻无知地夹紧侵入者,美F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B满满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T。

    “夹得好紧那,婶子你和别的男人还是第一次吧”

    林越可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F人的心中全是琇耻和悔恨,可此时此刻,自己的身子似乎也并不听自己的指挥了,多年未被造访的地方,似乎有了深深的渴望,渴望林越那个可恶的大家伙,渴望一次酣畅琳琳的快乐!

    全身的重量无处可放,美F高挑苗条的身材仿佛完全被贯穿挑起在林越那根强壮无比的小兄弟上。似的挣扎不能持久,维系全身重量的纤细脚趾像马上就要折断。

    “不行了再也坚持不住了”已经,美F紧绷的身T终于崩溃地落下,窄N的花谷立刻被小林越深深刺入。

    “啊不要啊”内心深处绝望地惨叫,美F崩溃的身T再也没有力气挣扎。

    “终于被进入了”美F的脑海中空荡荡的,似乎是任命,又像是解妥!

    从美F那小巧的鼻子中发出轻轻的喘X,她的四肢已经用尽了力量,已经放弃了本能的抵抗能力。那是由于那凶器,那个生气BB的小林越,所带来的威压感的作用吧。已经被林越彻底占有了身T,如果搞不好,还可能会弄坏自己的身子吧!

    而已经进入美FT内的小林越的T积,可以说是美F人丈夫的两倍,而这其实并非全凭T内的感觉,更可怖的是,虽然美F身T中已经充塞着涨满的存在感了,但林越的腰,居然仍然和美F有J公分的距离,美F的娇挺T峰和林越的腰,则被一根所串连着。那不仅仅是因为小林越实在太长太大,还表示美F的身子仍必须受一番折腾。但自己的鏡神不用说,就是上也无法再承受了。

    林越似乎看得懂美F的心意,因此停止前进而开始chou出。美F放下心,而松

    了口气。

    “哇”就在那瞬间,从美F的喉咙深处放出了一声悲呜。刚刚chou出

    的小林越又马上押入,然后又chou出开始了规律X的chou送。

    四肢无力地瘫软,美F完全将力量放在PG上,琇辱地忍耐着上下一起被玩弄的巨大耻辱。既然已经如此,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早点满足这个林越的Yu

    望吧!

    “再忍耐一点,就可以了”!美F如此地鼓舞自己。大概只要再过J分钟,顶多五分钟就可以了吧?不管怎么苦,总有结束的时候吧!

    当然这是美F和自己丈夫所得到的经验时间。

    美F的手脚皆很修长,又拥有纤细的腰肢。而那雪白的,配合典雅

    的黑Se套裙,简直有一GB人的艳丽。那条由一直到PG的玲珑曲线,就足

    够使男人丧失理智。

    过去和丈夫那个,每当从后面来的话,总是显得相当快。正常时最多分

    钟的话,如果从后面来时,则通常只能有一半的时间。虽然美F也经常感到不是很痛快,但是,她一直认为,也许所有的男子,那个的时间都是一样的,

    但总是有例外。林越就是这个列外!

    已经足足超过五分钟了,大概也过了十分钟了吧!但林越好像机械那样准确地做着反覆的进进出出,不缓也不急地,好像很有时间的样子。已经足足地在美F那紧窄的花谷里,进进出出有十分钟了!

    “啊啊”理智不愿意承认,可是身T深处已经开始逐渐火热。美F

    琇耻地发现,自己的身T竟在不自主地夹紧深深进入自己内部的强壮的小林越。

    那一直在她T内规则地进出的大家伙,又开始要朝更深的地方前进了。但并非那种很猴急的样子,而是以小幅度地准确地在前进。

    “啊!已经顶到子嗊口了大概进不去了吧”

    但连美F也觉得奇怪的是,她的身子居然逐渐地展开去迎接那大家伙。那前十分钟的规律X进出运动,就好像是为此而做的热身。受到粗Y大家伙更深入的冲击后,美F的身子轻飘飘地好像要飞起来。已经在她T内足足有十分钟之久的陌生大家伙,又再次努力不懈地要让美F感觉到它那独特的触感。“喔喔嗯…

    “随着那小幅度的运动,那大家伙又更为深入T内,而美F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如果林越一口气刺穿的话,美F真恐惧自己会控制不住地叫出来。

    渐渐地,林越的小腹也达到了接合处,美F的T-峰和林越的腰已经接合在一起了,密密地接合在一起,而美F也初次享受到子-嗊会叫的那种感觉。比起丈夫,林越更能让美FT味到身T被最大地扩张和撑满的充实感觉。即使不是这样,这个林越也应该是第一个能让美F的身T违背自己的理X,身T自己舒展开去迎接的男人吧!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唯一能够直达子-嗊的,就只有林越啊!除了刚开始时的袭击,从真正的进入开始,完全没有用到暴力的手段。如果认真要说一定有暴力的话,那大概就是正在自己紧窄的T内贯穿,正在肆无忌惮地进进出出的那支大家伙吧!

    大家伙接着又重新开始chou动,这次并非渐进式,而完全是采用快速度方式。

    美F简直不敢相信,那么长而粗大的大家伙,居然能够进出自己少nv般的苗条身T。从开始到现在,居然已经持续了近二十分钟,陌生大家伙的大小,以及cha进拉出时间的长短,对美F来说都是第一次。而且经过了二十分钟后,林越的运动节奏居然一点也没变。如果有变化的话,那大概就是林越由下往上cha入的力量加大了。

    当大家伙顶到子-嗊时,林越的下腹刚好顶住美F的PG,那时两人身T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回荡在厨房里。

    被这样疯狂似地那个,使得美F的身T感受特别深,J乎到达再也无法忘怀

    的地步,有一种不安开始在美F脑中出现。难道自己真的想别人说的那样,本来就是个无耻的,yd的nv人,要不然,为什么会对这个比自己小很多,又是在半强迫状态下进入的男子的火龙,有了这般的沉迷?

    这样想着,F人紧绷的神经已经开始松懈了

    林越的左手从美F已经被玩弄得麻木的娇N红滣里拿出来,毫无阻碍地袭上

    美F已全无防范的S-X。

    “嗯哦”美F将上身弓着,在自己不曾留神的状况下,那已变得非常坚实。

    娇挺的r峰原本就较常人有一倍以上的弹力了,而现在又因刺激而变得又大又挺,更是令人不可思议。从一开始就饱受侵犯的r尖,虽然已经有了一段喘X的时间,此刻却仍然地翘立着。但现在的样子的确不太正常,很久以前被丈夫捏弄时,虽然也会这样,但是不像这次这么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