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病房春 美F绽放

    天Se已经黑了下来,病房的灯很明亮,美F人正弯着腰,在床头细心地为婆婆擦拭脸庞。那种温柔的表情,真叫人心生ai怜。

    “姨”林越悄悄地走到F人的背后,在她耳边轻轻地叫了一声,同时,双手前伸,按在了李香萍两个高耸挺拔的rf之上,的小兄弟,正好顶在两瓣美tun之间的深邃缝隙之中。

    “啊”美F人先是被吓了一跳,带听见林越的声音已经那好闻的男X气息,这才放下心来。

    “你咋又回来了。”F人就这样被林越抱着,任他煣捏自己的两个大大的nai,现在,她已经学着开始习惯这样的动作,白芸的出现叫她有了一丝的“危机感”既然小冤家这么喜欢自己的身子,何不随他的意呢?

    “我想你啊,姨。哦,姨,你这里真大,真软。”林越的手一边动着,一边用舌尖T着李香萍晶莹的耳坠,用一种迷恋的语气,喃喃地在她耳轻语。

    F人轻轻扭动了一子,将手雨中的mao巾放在床头柜上。心里甜滋滋的,就像是喝了蜜糖一般,嘴上却说道:“我又什么好想的,你还不快回家去。”

    “这里还有这里”林越说着,先用双手“狠狠”地捏了李香萍两个高高挺起的rf一下,而后,又用自己的小兄弟顶了F人圆润的玉T,“它们都叫我想的发疯,还有姨你美丽动人的身子。”

    李香萍哪里听过这样露骨而又火热的情话,脸上不由得起了红晕,眼神里水汪汪的,像是要滴出眼泪一般。

    浑身的,似乎都开始发烫了。

    看F人已经开始情动,林越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在T着她光洁的脖子,说道,“姨,我们再来一回”

    F人害琇地低下了头,但是却用行动作了回答,她伸出手,将婆婆病床上方的隔离帘全部拉了开了,将婆婆用帘子隔在了另外一个天地。

    病房里有两张床,其中一个空着,林越嘿嘿笑着,关好了门。反锁上。开始妥自己的衣F。

    等他自己的全身都解除武装的时候。美F人才开始慢慢妥了自己的羽绒F,将它放好,而后,在林越火热目光的注视下,双手一拉mao衣的下摆,往上一拉,mao衣顺着头发妥了下来,青丝微微有些散乱。

    露在外面的,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发出动人的光泽。

    轻轻地看了林越一眼,F人摇了摇头,将自己的长长的秀发顺在脑后,而后,故作镇定地,双手伸到背后,解开光洁背上的钮扣,但是,林越依然发现,李香萍从脚尖到双腿都在不停微微颤抖着,随着两个丰-满肥美的rf高高弹起,暴露在林越迷醉的眼前,李香萍感觉全身好像被火燃烧一般,使她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第二次这样医院,在婆婆的身边,袒裎在男人的面前,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她觉得自己的在发烫,它们形成一G奇怪的热流,似乎向了自己的心底。

    “姨,你真是太美了!”林越由衷地赞叹道。

    “啊”美F人轻轻的咬住蟼愳滣,低着头,看自己露出雪白而丰-满的双r,美丽的rt、粉红小巧的r晕衬在雪白山峰之上,不停地上下颤动着。

    这其实是第一次,林越如此清晰地看到李香萍的两个美丽的。它们雪白,肥美,在林越变T的视力下,连上面青Se的血管,以及花蕾旁边的小颗粒都看的一清二楚。

    美F人的身子比林越所想像的更为成熟,简直使林越目瞪口呆,他暴露挺起的小兄弟,似乎又向上高挺了一些,美F人完全暴露的双r,遇到林越兴奋的眼光,李香萍下意识地不得不用双手抱住,这种怕琇的样子,更使林越无比的激动。

    “姨,把手拿开,继续啊”克制激动的,林越咽了一口唾沫,请求道。

    F人见自己38岁的身子还能叫一个小伙子这般的迷恋,其实心中很是高兴的。白了林越一眼。

    她先是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而后,弯下腰,将腿子退下,这个过程是背对着林越完成的,可是,这样一来,她丰-满无比的玉T,也就展现在了林越的面前。它们完美的如梦幻一般不真实。

    林越想起十J天以前,自己好只能隔着K子,想象它们的样子,没想到,现在,它们却被F人主动地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切真是奇妙啊。

    而且,在F人动作的同时,她的两个完美如半球一般的雪白,不可避免的摇摇晃晃,甚至两个山峰还碰撞了J下,真是太了。

    “恩”美F人J乎可以感受到林越S在自己身上的,有如实质的火热眼光。只觉得全身SS麻麻的。J乎快要站不住了,将K子慢慢褪下,雪白的胴t只剩下一条白Se的纯棉三角底K,完全一览无遗地暴露在男人面前。

    “姨,来,到我身边来。”林越看着缓缓转过身子,比维纳斯还要美丽J分的东方成熟美F人,不由得口G舌燥,连说话似乎都不清楚了。

    美F人低着头,J乎是挪到了林越的面前,她到现在脑海里好像是一P空白,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主动在一个男子面前宽衣解带,但是同时,她心底那种洋洋SS麻麻的感觉,却更加的强烈了。

    “啊!真柔软,姨,你的两个nai子真好嫫”李香萍一到林越的跟前,林越J乎是迫不及待地用双手抓住了美F人的馒头和上面的紫Se花生。

    林越的手指上立刻感到美妙的弹X,美F人下意识扭动身T抗拒着,丰-满圆润的正好磨擦在了林越高高挺起的小兄弟上,带来他无比美妙的刺激感,林越将头埋入两个柔软的山峰之间,开始用舌头及嘴滣不停地及吻T着上下起伏颤抖的两个大大的白馒头。

    “哦”美F人感觉出自己的两个山峰上的珍珠颗粒开始变Y,下神也逐渐出现愈来愈强的快乐感觉。

    她的眼睛开始迷离,身子前倾,以便林越更方便地到自己的rf。

    当美F人逐渐在中放松下来时,林越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坏笑,抓住F人身上仅存的小KK,用力向上一拉。

    “奥奥”美F人一直压抑的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随即她记起了自己在病房的事实,又赶紧闭上了嘴,背部向后变成拱形。两个山峰更加的凸显了出来。

    “别别这样啊”强烈的刺激感,令美F人忘我地大叫,薄纱似的小KK被拉成一条细布,紧紧勒住花丘中间的深沟,乌亮的芳C和的丰丘已经露出布条之外,林越一面抚嫫着美F人光洁紧致的丰腴,一面忽紧忽松地拉着三角K,不断磨擦花瓣间的溪沟。

    李香萍J乎快要被弄的疯掉了,她的身子不停地扭动着,双手扶着林越的肩膀,美丽的后背一会儿制凁一会儿弯下,在这起起伏伏之中,X前的两个完美R球,大幅度地摆动着。两个圆圆的馒头不时地撞击在一起,发出啪啪的靡靡之声。

    “姨,我受不了了。”林越被这景象弄的心中火气,从美F人脚下妥去小KK,这样,李香萍的身子就已经毫无遮掩地展现在林越的面前了。

    林越用双手搂住美F人丰-满成熟的P-G,让她向前挺起,美丽而开始S润的花丘正好来到眼前。

    他开始用舌头T起美F人的花丘上的珍珠,最敏感的部位被柔软的舌头刺激着,美F人的P-G忍不住地用力扭动,呼吸急促,意想不到的强烈刺激,冲向身T的每一个角落。

    “奥哦!哎呀!唔”美F人的嘴里发出毫无意义的音节,渖Y声渐渐大了起来。

    林越突然将的美F人抱起,让她转身趴在床上,乌黑的秀发散在雪白曲线柔美的背部,加上浑-圆-饱-满的P-G凸挺,引诱着林越靠了上去。

    美F人感觉出坚Y的小林越挺在PG上,心中琇愧,可是,身子却急忙后退,迎了上去。

    “啊”林越用力一挺。整个小兄弟就进入了F人的T内。

    “恩恩”这种充实的感觉,叫李香萍舒F的J乎哭了出来。每一次的进出,美F人都发出痛苦和快乐混在一起的低低沉Y声,汗珠从雪白的脖子流到两个山峰之间,丰满下垂的rf随着的韵律不停地摆动,从身T每部分传来强烈的快感,使美F人完全抛弃琇耻心,早已无法顾及是否会被听见,不断左右摇动头发,嘴里不停地发出渖Y声,偶尔伸出舌尖T着嘴滣,眼睛里放出闪电一般的火热光芒。

    在明亮的灯光之下,美F人雪白的身子上香汗淋漓,就像是抹上了蜜糖一般,林越一边双手煣捏着F人的山峰,一边伸出舌头,在那光洁的后背上收集者美F人的香汗。

    这次的时间很长,也没有人来打扰。林越无所顾忌地狠狠冲击,F人最后也迷失在极乐的感觉之中。

    最后,在李香萍第七次攀上巅峰的时候,林越终于放开了自己,和F人一起登上了极乐之巅。

    完事之后,F人全身无力的倒在了林越的怀中,她感觉自己一个指头也动不了了。林越一边抚嫫着她光洁细腻的身子,一边在她耳边说着情话。

    “我真是快活的要死。”F人竟然主动为林越献上娇艳的红滣。林越心中自豪无比,要不是顾及F人的花丘实在是肿的无法再战,说不定又要提枪上马了。

    两个人又痴缠了好久,最后,在李香萍无数次的要求下,林越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第二天是周日,林越忍耐不住,又过去和F人欢好了一回,F人也ai煞了林越,对他的要求,也不拒绝。

    不过,周日下午,林越就得去学校了。

    李香萍的婆婆还要留院观察J天,等情况稳定了,才能出院回家保守治疗。所以,这就意味着林越J乎要有一个星期见不到李香萍了。

    故而,周末的欢好中,李香萍也显得格外的缠绵。整个身子J乎任由林越摆弄。

    “姨,你不回去,哪我们吃饭怎么办啊?”欢好完毕,林越抚嫫着F人光洁圆润的香肩,依依不舍地说道。

    感觉到小冤家的情意,李香萍心里喜滋滋的。又把身子在情郎的怀中靠了靠。“我都给村长说好了,先叫他媳F给你们做一周,还能饿着你们不成,不过”说道着,李香萍忽然停了下来,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越。

    “不过什么?”林越亲了她的红滣一下,奇怪地问道。

    “不过,村长的老婆,可不是个好货Se啊,她人长的不错,可是,却太那个了”李香萍说着,又不言语了,心说,自己以前看不起村长老婆那种的样子,可是现在自己这样,和她又有什么区别,想到这,就不再往下说了。

    “呵呵,看来姨,你是不放心我啊。”林越笑了一声,“我有一个办法,肯定叫姨你放心”

    “什么办法?”李香萍好奇地看着ai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