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香萍F人娇媚 白芸少nv清纯

    美F人李香萍被林越弄的浑身S软,花丘肥沃,此刻连走路都没了气力,只好把个娇怯怯的身子,依偎在林越的身上,任这小冤家办扶半抱,来到了婆婆的床边。

    看着昏迷的婆婆,李香萍心中有一丝的担忧。

    林越拍了拍F人的手,给她一个安W的眼神,李香萍两眼无助地看着林越,那种哀怨的表情,看的林越又是心中火起,但顾究F人的身子,终究是忍了下来。只是霸道地一把揽过美人的娇躯,低头轻吻她清香的秀发。

    只有于林越的怀中,李香萍才能感到真正的温暖和安全。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享受那种默默的温馨。

    此刻已经快十一点了,林越有下去买了份米饭和菜,看着F人一口口地吃完。李香萍到现在还在沉浸在这种被人ai,被人疼的感觉中,幸福的想花儿一样,真想这样长长久久地下去。

    “吃饱了吗?姨?”虽然说已经和F人有了夫Q之实,也都坦诚相见了,但林越还是喜欢叫李香萍姨,因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F人纠正了J次之后,也就随他了,毕竟以后在学校经常见,还是叫姨好。况且,每次林越叫自己“姨”的时候,自己就会想起这个小冤家在自己花丘里鞭挞的情景,林越真是太厉害了,只是想想,F人都觉得有一种别样的快感涌上心头。

    “吃饱了?是不是该运动一下?”林越呵呵一笑,眼睛直直盯着李香萍X前两个高高的山峰。

    “啊”李香萍被这突如其来的弄的满脸通红,虽说已经弄过一次了,但是,F人特有的娇琇还是有些叫她放不开。

    林越的眼睛就像是能放电一般,只是看着自己的两个rf,F人就觉得自己两个大nai子上的花蕾竟然渐渐发Y了起来。也SS麻麻地。

    林越见F人这个样子,那还忍得住,一把上去,隔着mao衣,煣捏起那两个自己怎么都把玩不够的丰硕大nai来。

    “恩”F人被林越这一碰,就像是一根面条一样,浑身就软绵了起来,一蟼愑就倒在林越的怀里,将自己娇红的俏脸埋在林越宽大的X膛之上,两只手,紧紧地抓着林越的衣摆。任林越的大手在自己的禁地肆N。

    林越当然不满足只是隔着衣F嫫,他的一只手从美熟-F的mao衣下伸了进去,轻巧地解开了包裹玉nv峰的r罩。

    而后,将mao衣往上一揭,美F人的两个沉甸甸的nai子,一蟼愑就蹦了出来,在mao衣的压迫下,它们微微有些下垂,但这不但没有影响它们的美观,反而多了J分R感。

    婆婆就在自己的旁边昏迷,自己却掀开了衣F,任人玩弄nai子,一想到这里,李香萍心中就有一种罪恶的快感。

    是的,快感!

    林越用手掂了掂两个大大圆圆的白馒头,用自己的虎口托着它们的下沿,轻轻的抚嫫着,那种光滑细腻的感觉,简直是太爽了,对,还有那颗紫葡萄,它们骄傲地挺立着,林越不时地用食指去拨弄它们一下,渐渐地,F人的两个变得更加的挺拔坚实,而山顶上的葡萄,也在空气中,放着的靡靡紫Se,似乎都放着亮光!

    “姨,你看看,你的这两个rf真美,一点都不像是三十八岁的样子”林越在李香萍的耳边一边轻轻地说着,一边用手将两个大nai子拨弄了一下。

    李香萍被这小冤家一赞,心中高兴,可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只好双手抱着林越的腰,将脸埋在林越的侧面。

    林越用手嫫了半天,又低下头去,开始用舌头T弄起来,他先是伸出舌头,在葡萄的周围打着圈地T,渐渐的,那两颗葡萄周围的鲜红Se上起了一些小颗粒,给林越的舌头很大的刺激。

    “恩”林越的舌头T的F人洋洋的,忍不住身子在林越的怀哀中扭动起来,同时,有意无意间,将自己的两个,挺的更高了,简直就是往林越的嘴里送。

    “啵”林越终于颔住了一个紫葡萄,他先是用自己灵敏的舌头拨弄着,待它们Y的不像样子的时候,开始用牙轻轻的咬着葡萄珠的根部。

    “啊啊”李香萍被这种刺激弄得娇喘连连,虽然是压抑着鼻音,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林越腾出来的手顺着美人没有一丝赘R的光滑小腹轻车熟路,顺势而下。隔着薄薄的衣料,按在了F人的花谷之上,两道RR的花瓣,夹着一道细细地幽深的峡谷。

    “恩啊啊”林越就这么一按,美F人就已经是激动地浑身僵Y了起来。娇躯扭动,像是想妥离林越的“魔爪”又像是把自己的花丘高高挺起,在林越作恶的手指上摩擦。

    林越嘿嘿一笑,抬起头来,开始亲吻美人娇美的脸蛋。大嘴过处,李香萍的脸上全是红云,同时,另一只手解开了美人的腰带,却从F人的身后滑下,沿着那一道缝隙,开始煣搓起那两瓣滚-圆丰-硕的R球来。

    这两团美R的触手同样细腻,软绵,圆的就像是月亮,满的J乎要从林越的手指之间溢出来。

    就在林越想要提枪上马,好好弄弄这娇喘连连的美F人时,敲门声又响起了!

    “靠!”林越J乎要骂了起来。

    李香萍虽然说也是希望能和林越再弄一番,但是还是立刻反应了过来,急忙从林越身上起来,将自己的两个大nai藏好。衣F收拾整齐了,这才示意林越开门。

    林越郁闷地打开了门,想看看是那路神仙打扰了自己的快乐进程。

    门外,一个nv子俏生生地站着,竟然是白芸。林越的满腔郁闷顿时发泄不出来了。

    “是你啊,白芸。”林越笑着打招呼。

    “你在啊,林老师,我来看看我姑簢婆,我姑不在吗?”白芸说的姑姑当然就是李香萍了,当然,不是亲的。

    看来这白芸还挺重感情的。林越心说。

    “哦,白芸啊,赶紧进来。“李香萍已经听到门口的对话了,看了看自己的脸不那么红了,赶紧出声招呼林越。

    林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接过白芸手里的东西,将她让了进来。

    “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啊,你这孩子。”李香萍笑着请白芸坐下,她刚才还和林越说过,和老村长一家的关系最好,看来确实如此。

    “我代表我爸妈来看看你簢婆,要不是赵叔说起,我们还不知道呢。”白芸接过李香萍到得水,一边说道,她口中的赵叔就是那晚免费送J人到医院的司机。

    “都忙着呢,看啥嘛?这有林老师在,我啥事都不用C心的。”李香萍在外人面前又恢复了那种特有的淳朴和善良大方。

    “没想到你也在,林老师。”白芸看着林越,眼神中有一些喜悦。

    “呵呵,我都说了,我比你大不了J岁的,你就叫我林越就行,叫林老师,听起来就很老的样子。”林越哈哈笑着说道。“就容许你来,就不容许我来啊?”

    “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白芸见林越这么说,急忙摆起手来。

    “呵呵,你这傻丫头,这脺黥张G啥?你没看出来他是在开玩笑啊?”说着,李香萍白了林越一眼,不过里面更多的是柔情蜜意,林越也偷偷地眨了眨眼睛。

    李香萍赶紧回过头去,和白芸说话,生艂愒己脸上的表情叫林越看出什么来。

    其实白芸自己也在害琇着呢,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林越,早知道这样,自己来的时候就认真打扮一番了,自己这样,他会不会不太喜欢啊?她就这样胡思乱想,和李香萍的对话当然是有些慢了,李香萍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白芸的失态是因为林越的关系,不由地暗暗感叹,心说,这小冤家还真是我们nv人的克星。

    其实白芸今天很是漂亮,林越闲来无事,正在仔细打量这一大一小两位美人儿,如果说李香萍是成熟的大方的牡丹,那白芸就生亭亭玉立的荷花。

    她今天上身穿了一件微微有些紧身的中国传统的对襟红棉袄,将X前的两个玉nv峰完美地衬托了出来,没想到十九岁的小丫头,大小,已经是不下于李香萍这种熟透了的F人了,要是在开发一番,那

    林越邪恶地想着。

    腿上穿的是黑Se的绸缎K子,光滑的布料叫人联想起它包裹下的修长应该是何等的动人。根部,因为是坐着,形成一个倒三角的形状,哪里,应该就是少nv的处-子之地了。

    白芸虽然在说着话,可是眼睛的余光仍然在偷偷打量着林越,见林越笑着看自己,白N的脸上不由得出现了J朵红晕。

    “你吃晌午饭了吗?”李香萍问道。

    “没有。”白芸随口答道。

    “那正好,我都吃完了,林越,你领白芸去外面吃点饭。”

    “恩”林越笑着答应了。

    “不用了,我自己”白芸害琇地看了一眼林越,急忙推辞,还没等她说完,李香萍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傻孩子,姑是给你创造机会呢,还不去。”听了这话,白芸的脸更红了。但是,下面拒绝的话却没有说出来。

    低着头,跟林越出了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