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一墙之隔 禁忌偷情

    “当当当”的敲门声响起,李香萍此时正抱着林越的头,按在自己的两个美ru之上,让林越那叫人疯狂的舌头好好地拨弄自己好就没有绽放过的花蕾,那种微小而敏感的刺激,和林越的火龙带给的火热,充实,贯穿灵魂的刺激截然不同,但是同样叫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李香萍媚眼如丝,看了林越一眼。

    林越根本就没把敲门声放在心上,他双手托着美熟-F两瓣滚-圆肥硕,滑不留手的R蛋蛋,伴随着自己的步伐节奏,一下又一下地往自己的小腹撞去。在这个小小的温暖空间,发出阵阵PR相撞的暧昧声音。

    两个人就这样,继续沉醉在欢乐之中,但是,门外的敲门声似乎并没有停止的意思。

    林越暗暗说了一句扫兴,只好暂时停止了对美F人的鞭挞,示意她出声。

    李香萍只好稍微调整一下心告情,高声说道:“我在卫生间,等会来吧。啊”最后这一声啊,却是情不自禁的舒爽,喊了出来。

    原来林乘她说话的时候,见她光溜溜的后背,顶在了卫生间的墙上,那里是白Se的卫生砖,的火热和上身的冰凉J相辉映,给了美F人意想不到的“冰火两重天”的快感。

    美F人一说完,林越就开始chou动了起来。

    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更加地强烈,李香萍抑制着自己的兴奋和快感,紧紧抿着嘴,鼻子里发出毫无意识的哼哼声,简直快要上天了。

    没想到门外的人并没有走,她哦了一声,紧接着,就听见钥匙的响声,门竟然开了。

    林越和美F人都是吃了一惊,心想这护士也太敬业了吧。

    林越赶紧调转枪头,将美F人顶在了卫生间的门上。但是,chou动却没有停止。

    此时,不论是林越还是美F人李香萍,都是不希望这次的快乐被打断的。

    那护士一边进来一边大声说道:“我给你送Y了,放在床头了啊,我等会就下班了,记得,红Se的饭前,HSe的和冲剂是饭后。”

    “恩你放下吧我记住了。”李香萍J乎是颤抖着,说出了一句话。说完,她觉得自己的身子跟上了天一般,巨大的快乐一L接一L地从自己的涌到心上,她生艂愒己实在忍受不住,发出叫人尴尬的声音来,只好抱着林越的头,对着他的大嘴,亲了下去。

    这是美F人第一次主动亲林越,虽说是事出有因,但是林越也是喜出望外了。两个人的舌头,再次缠绵在了一起。

    那护士放下Y之后却并没有走,似乎在打扫房间。

    林越心中暗骂,但同时心中又涌起强烈的异样刺激。就隔着一道薄薄的木门,自己和一个美貌动人的良家F人在偷情,这种事情,实在是百年不遇啊。应该好好珍惜一下。

    此时的林越,真是Se胆包天,并没有去想,要是被发现了,会怎么样?

    李香萍显然也是这样的心情,今天的一切实在是太叫自己尴尬了,先是被林越作怪的手指弄的“那个”了,而后,自己竟然答应和一个小青年在厕所里做这种事情,而且,一墙之隔,就是自己的婆婆,还有一个护士。

    这种禁忌的事情,叫她很是不安,而于此同时,心中却又有强烈的,疯狂的快感。

    这种禁忌的快感导致F人一次又一次地紧紧收缩自己的花瓣,叫林越爽快不已。

    林越感受到了美F人的变化,心中暗暗得意。同时,缩短了chou送的距离,进出更加的迅速,有力。

    李香萍的娇艳香滣,更加痴缠林越的嘴了

    “噔噔噔”那护士的脚步声竟然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前。

    李香萍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要飘荡起来了,而林越依然不管不顾,有力的运动着。

    “我把垃圾放在门口,你等会把它倒在卫生间的垃圾桶里啊。”那护士在门口说道。

    “恩”李香萍的红滣从林越的大嘴上分离,答应了一声,又赶紧吻住了林越的大嘴,因为她感觉,自己的“那个”就要到了!

    林越也感觉到了。

    所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更加卖力地动着。

    “我走了啊,门给你锁上了。”

    护士说着,走了出去。

    门“哐当”一声,锁上了。

    “啊”李香萍扬起自己优雅美丽的脖子,青丝凌乱,发出了低低的一声长叹,浑身忽然绷紧了。缠在林越腰上的双腿忽然笔直地竖了起来。五个可ai的脚趾紧紧地蜷缩在了一起。紧接着,林越只觉得一G蜜汁浇灌在了自己的火龙之上,看来,这F人,又达到巅峰了。

    但是,林越的火龙依然没有软化的迹象。

    “啊你”就在F人还没来得及回味自己生平第一次酣畅琳琳的快乐之旅时,却发现林越在自己T内的火龙反而更加的强大了,还在跳了两跳。

    真是厉害啊!

    李香萍心中惊讶不已。

    却听见林越在自己的耳边轻轻说道,:“姨,你快乐了,我还没有呢,我们再弄一回!”

    然后,李香萍又重新感到了那G能刺穿自己灵魂,带领自己到达极乐巅峰的力量,并且深深地迷醉其中,她要做的,只是随着林越的运动,不断地从一个云端,到达另一个云端,她的浑身似乎都轻飘飘地,在空中飘荡着。

    心中有个声音暗暗感叹,“原来,这样才是nv人,原来,nv人的幸福是这样的。”想想看,自己以前真的是白活了一般。

    “噢”李香萍的口中又发出了这种低沉动人的叫声,连她也记不清,这到底是第J次了,终于,林越不忍心F人这般时间太长,将美人的花园,浇灌了一遍。

    那G热流直接融化了美F人的全身。她终于没有了力气,全身软绵了下来。像一个考拉一般,挂在了林越的身上。

    林越ai怜地吻了吻F人,抱着她,就像是抱着一个婴孩,又像是抱着一件珍宝。

    他先用卫生纸细细地擦拭了F人芳C之处,花丘之上泛滥的蜜汁,F人软绵绵地躺在他的怀中,任他施为,也不反抗,心说,弄都被这冤家弄了,被他看看,有啥打紧的,再者,F人也被林越这T贴的举动所感动。

    在农村,男人们都认为F人的是“不洁之物”,每个男人都是弄完了,到头就睡,谁也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更别说,想林越这小冤家一般,在刚才竟然用牙齿咬了咬自己的那个“豆豆”,简直把人的魂都能给咬丢了。

    把自己J给这样一个知情知趣,ai惜自己身子的人,李香萍此时心中没有半点的委屈,只是有些遗憾,遗憾自己的身子已经不G净了,没J给这小冤家一个GG净净的身子。

    林越擦拭完了。这才抱起F人,又亲了她一口,“姨,你真美!”

    “不要叫我姨。”F人琇涩地说道。

    “我就ai这脺餍你,姨”林越说着,又叫了一遍,他也发现了,在刚才的过程中,只要自己叫她“姨”,她的花谷似乎就收缩滇澵别的厉害。

    “冤家”F人说不过这个小冤家,再说,她自己也发现,每当林越叫自己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别样的快感,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刚想抬起手来,穿自己的衣F,却发现,自己被林越弄的,连抬手的劲都没有了。

    “姨,你不要动,让我来”林越ai惜地看着自己怀中光洁,丰-满动人的R-T,心中对李香萍充满感激和ai恋。他扶F人站起罍餍她扶着自己的身子,然后,自己捡起地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给F人穿上。

    李香萍虽然已经是三十八岁了,但是,常年的劳作,使她全身的依然是紧致无比,而且,动人,林越触嫫上去,简直是滑不留手,全身没有一点的瑕疵,真是个完美的东方美F。

    终于将这个以后只属于自己的绝世美T用衣物一件件地包裹起来,林越这才笑嘻嘻地扶着李香萍,出了卫生间。

    F人的花丘本来就较常人鼓圆一些。加之很久没有被滋润了,被林越这一弄,竟然有些肿了,所以,脚步之间难免有些迟疑,林越呵呵笑了起来,李香萍白了一眼这个冤家,没有说什么。心中却是甜滋滋的,虽然肿了,但是,那种快感,是其他事情换不来的。

    李香萍现在甚至觉得,自己是整个凤鸣村最幸福的nv人,以前那些个Fnv在自己面前说,自己的丈夫有多么多么能G,能在炕上弄个十分钟,可是,他们这些粗鲁的男人,哪里比得上自己的这个小冤家?

    他不光长的好看,而且还是那样的“强壮”竟然把自己弄了近两个小时。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嫌弃自己的身子不G净,对自己那样的细心。一个F人,遇见这样的男子,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