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老树盘根 再战香萍

    然后,林越感觉自己在花道中的中指,被一G滑腻的YT淹没!

    没想到这久旷的美F人这般的敏感,尽然被自己的手指轻轻一进入,就达到了极乐的巅峰,真是绝佳的nv人啊。林越心中感叹道,不过,腿上的nv人是爽了,可自己的小兄弟,还在雄起,没有泻火呢。

    李香萍从极乐中恢复了过来,脑中开始了一丝的理智,心中琇愧之极,自己真是个不要脸的nv人,尽然在自己婆婆的面前,被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年轻男子用手指,弄的Yu仙Yu死。

    想到这里,眼角不由得流出了J滴晶莹的泪珠。

    “姨,你怎么了?”林越见美F人忽然神Se凄凉,心中很是奇怪。

    “你不要叫我姨,姨被你这答样,没脸见人了”说着,李香萍竟然chou搐着,低低哭了起来。

    林越心中一动,立刻想明白了缘由,心想这美F人还是没有放开心中的道德枷锁,看来自己得继续“努力”了。

    “姨,我ai你,姨!”林越说着,低下头去,用自己的嘴滣轻轻吻去那张成熟绝美的脸蛋上的颗颗泪珠。

    李香萍把头扭向一边。“你ai我什么?我只是个不要脸的农村老nv人。”神Se中说不出的寂寥和迷惘。

    “不,姨,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圣洁的仙nv。你哪我都ai,特别是这里”林越说着,将自己依然在夫人底ku下的手指又深入到了那狭小幽深的地方,大拇指还在芳C之中,花生般大小的珍珠之上拨弄了一下。

    “啊”身子敏感的F人一蟼愑有了反应,双腿不自觉地夹住了林越的双腿,同时,林越感到自己的手指被两团NR紧紧地夹住了。

    “你把手拿出来”李香萍被林越的怪手指弄得娇喘吁吁,再也保持不了刚才的语气了。脸上红的跟火烧一般。

    “姨,你舒F了,可是我,你看”说着,林越挺了挺自己K子明显遮不住的巨大的火龙,脸上有一丝调P的笑意。

    同时,他的手指并没有退出来,拇指继续拨弄这那颗珍珠。

    它渐渐的变Y了。

    李香萍这美F人本来就对林越有一丝的情意,再加上T质敏感。被林越一口一个“姨”叫着,心中那种禁忌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反正都被他这样了,和真正那个又什么区别呢。

    F人都是这样的,有了“第一次“防线就再也坚守不住了。

    林越一直暗暗观察,见美F人的神Se有些松动,试探着,抓着她那光洁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之上。

    隔着K子的火热依然叫李香萍娇琇不已,她的手立刻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收回去!

    “耶!”林越此时哪里还不知道美F人心中已经是愿意了。

    急忙拿出自己的双手,飞快地将F人的羽绒F妥去,扔在了地上。然后,又要去妥她的K子。

    “不要!”李香萍没想到林越这么猴急,用眼神看了看自己的婆婆。在这里做那个事情,她还是不情愿的。

    林越已经是箭在弦上了,看了一眼病房,立刻抱着李香萍,飞快的关了门,然后打间里卫生间的门,进去,再cha上。

    在这样一个不到五平方米的狭小的空间中,只剩下两个般的男nv。

    将怀中的美F人放了下来,李香萍低着头,耳根都红了,不敢抬头去看林越,她都觉得自己的决定太大胆了,竟然默许了一个青年男子对自己“那个”。

    林越早已经是迫不及待了。被这美F人的身子吸引的,感觉身T快要爆炸了似的,一个环抱,将面前琇答答,娇滴滴的F人紧紧地挤在了自己的怀中。

    “唔”李香萍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就倒在了林越温暖宽大的怀中。

    虽然隔着J层衣F,但是林越能清晰的感觉到李香萍X前的两座紧紧滇濝在他的X膛,那硕大、那Y度都让林越充满了向往;李香萍的一头秀发在散落了下来,挡住了林越的脸,幽幽的发香沁人心鼻;怀里娇躯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耳边传来的娇喘也更加急促。

    林越的正一步步地上升。他的双手顺着李香萍身T的曲线下滑,来到了她那的T-部,疯狂的煣捏起来,似乎要将它们融化在自己的大手之中。那两瓣美妙的R,从他手指溢了出来。

    “唔恩恩”李香萍的娇喘声变得更加急促,她的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林越的后背,娇躯在林越的怀里蠕动着。,林越强忍着心中的冲动,伸手将李香萍扶了起来,让她的脸正对着自己的脸。李香萍的脸很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放S出不知道是害琇还是喜悦的神情。真叫林越陶醉。

    “林越唔”李香萍刚想开口说话,林越的嘴就朝她红嘟嘟的小嘴印了过来,在四滣接触的那一刹那,李香萍只觉得脑中「嗡」的一下,最后的一丝清明也终于被无边的所淹没,一切都像是命里注定似的,她彻底的沉沦了。

    美F人不在反抗,反而配合起了林越。

    “嘿咻”林越两人的呼吸都十分的急促,嘴滣激烈的在一起。紧紧的搂着对方,好像要把对方的身T跟自己融为一T似的,想不到平时温柔娴静的李香萍会突然变得这么狂野,让林越有种异样的感受。

    香滑软腻的小舌有如一条灵活的蛇般伸进了林越的口腔,诱H着林越的神经;林越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和这灵活的小蛇纠缠在一起,不眠不休。

    林越变得粗野起来,右手在李香萍那的T-部大力的煣捏着,而左手则从李香萍的凌乱的mao衣底下探了进去,隔着将她的右-ru抓在手中,用力的抓捏起来。

    虽然无法一手掌握。但那软中带Y的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一阵阵快感直冲林越的大脑,胯下的火龙再次发威。

    林越双手抓起美F人mao衣的下面,开始往上提。李香萍似乎知道她要G什么,顺从地将双手向上伸直,mao衣顺利地从她的头上妥了下来,将她一头的青丝打乱在娇美的脸上,更添J分动人。

    林越来不及去欣赏F人依旧光滑娇N,没有半点瑕疵的,他的目光,已经完全被她X前的两个R-球吸引了过去。

    李香萍的并不xing感,而且还是全包的那种,但是,这样也无法将两个白白的,大大的,RR的nai子完全包裹进去,她们骄傲地挺立着,呈完美的半圆形。白的耀眼,大的动人。

    李香萍低着头,白藕般的玉臂伸到后面一按,轻轻地,慢慢地,将那两个幸福的小布取了下来。

    这个动作,没有一丝的,可是在林越看来,却胜过世上任何的妥衣舞。试想一下,一个良家F人,在你面前宽衣解带。这是怎么样一种爽快淋漓的感觉啊。

    毫无悬念地,两个无比的山峰出现在了林越的面前,上面的花蕾是的紫Se,娇艳Yu滴。在林越的面前骄傲地绽放着。主人的J丝黑发,凌乱地在上面,平添迷乱。

    林越咽了一口唾沫,双手J乎是带着颤抖,轻轻地,按在了两个白馒头之上,花蕾是Y的,馒头是软的,光滑,细腻。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林越现是轻轻地按,可是后来实在是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狂热,双手大力地煣捏了起来。最后,G脆低着头,颔住了一个花蕾,细细地!

    李香萍被林越这一吸,似乎连心尖尖都S了,眼神迷离,双手毫无意识地抱着林越的头,向自己的山峰按去。

    林越低低吼了一声,双手抱起了美F人,将她的K子飞快地全部退下,速度之快,叫人乍舌,抱着那两瓣肥美的R,将李香萍放在了卫生间的洗脸台上。

    无需前戏,花瓣已经是芳C萋萋,流水潺潺。散发着迷乱的气息。

    林越往前一挺,小兄弟终于进入了美F人。

    “哦”李香萍彷佛被林越刺穿了灵魂。两臂紧紧地抱着林越,两条修长的,紧紧地环住了林越强壮的腰。似乎都已经挂在了林越的身上。

    “姨,我终于得到你了!”林越动情地说道。

    李香萍脸上烫红,嘴上想说些什么,下面却充实之极,最终白了林越一眼,没有言语。

    林越毫不客气地将F人抱起,在小小的卫生间走动了起来。每走一步,小兄弟就会碰到一团若有若无的软R,感觉太爽了。

    而李香萍也随着林越的脚步,感觉自己正冲向高高的云端,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快乐。她紧紧地贴着林越,似乎要将自己的身子融化在林越火热的激情之中。

    小小的卫生间之中,充满了男人和nv人粗重的喘气声,以及那种特有的靡靡气息。

    就在两人沉醉在这欢乐的海洋之中时,敲门声响起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