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美F香宁,流水潺潺

    “玉秋,你生了个好儿子啊。”宋香宁似乎和母亲很熟悉,见她出来,打笑了一句。

    “林越,这是妈妈的同事,你宋阿姨。”林越的母亲连忙给林越介绍。

    宋香宁笑了笑,“我们已经认识了。”说着,对林越眨了眨眼睛,那调P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拥有秘密的小nv孩一般。配合着娇美的面容,看的林越心中一动。

    他发现自己心中的越发的强烈了!

    三人进了屋子,林越的母亲早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很是丰盛的晚饭。

    “你看你玉秋,我今天两手病空着来的,你这不是叫我不好意思嘛。”宋香宁似乎很健谈,一边做在饭桌边看上菜的林越一边对在厨房的林越母亲大声说道,不过她的声音一点也不叫人厌烦,反而有一种动听的感觉。

    “你不是给我贡献了个如花似玉的乖nv子吗?”林越的母亲从厨房端着菜出来,笑着说道。

    “我家李好乖啥啊,要是有林越一般,我就不C心了。”宋香宁摆了摆手,说道。

    林越本来正在偷看宋香宁X前起伏不定的两个圆润,硕大的,一听到母亲和她的对话,不由得苦笑起来。

    很明显,母亲这是要为自己组织一次相亲啊,昨天母亲就隐隐提了J句,说自己有个同事,丈夫在教育局当局长的,有个nv儿和自己年龄相仿。要是成了,自己以后的工作调动也就不用发愁了,还不是局长岳父一句话的事情。林越以为母亲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竟然这么速度的,今天就把人家的母亲叫家里来了。

    今天算什么?丈母娘提前审查?

    母亲也太急了吧,自己还没过二十三岁生日呢。

    林越摇头坐下,母亲和宋香宁说了起来。

    “你看我家林越怎么样啊?”

    “不错。”宋香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Se微微红了一下,要不是林越一直在偷偷打量这个绝美的中年F人,J乎还发现不了。

    此时他也想起了刚才在楼道中,宋香宁的那个电话,看来,人家的nv儿根本就看不上自己这个没前途的教书匠。

    要是以前,林越可能会自卑一下,但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强大的自信,而且刚刚接受了于慧的一份一月两万的工作,所以对此并不是很热心。尽管他对对面的美F心怀不轨。

    林越这样想着,可是不知怎么地,宋香宁对林越确实越看越满意。当下就留下了自己nv儿李好的手机号M,说叫年轻人自己联系,林越实在不忍心拒绝母亲的良苦用心,只好收下,也给了自己的号M。

    母亲这么美丽,nv儿也绝对差不到哪去,林越对自己说到。

    看着宋香宁不住开合的娇N小嘴,林越不禁想到了于慧,这美少F用自己的樱桃嘴颔住自己巨大火龙的样子。

    想到这里,他忽然心中一动,看着对面美F裙子下被丝袜包裹着的,修长,圆滑的。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将左手不动声Se地放在了自己的上,食指和中指并拢,微微一运气,指尖出现了一G温暖,柔和的真气,很类似电视上演的“六脉神剑”但林越此刻却不是用来对付敌人的,他慢慢的,将指尖的真气延长。

    这种来自H帝御nv经的真气功能十分的强大。真气外放,就相当于将自己的手指延长了一般,十分的敏感。

    林越一边吃饭,一边调整着真气的长度和力度。由于是第一次实际使用,所以很是费劲。

    还好,母亲和宋香宁两个人说的热火朝天,林越只是偶尔chaJ句话。并没有被发现出不妥来。

    “嘘”

    林越暗暗长叹了口气,在长长的,低垂的桌布之下,他终于可以自由的控制指尖的真气了。

    看着面前的和自己母亲说笑的美F人,甚至有可能是自己的未来岳母,他心中淤没有半点的忧郁,延长的“手指”,对着美人的两腿之间,“伸”了过去。

    “恩”宋香宁正说话呢,忽然觉得自己的根部一热,像是有谁用手指挠了自己一下一般。不由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林越母亲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宋香宁奇怪的摇了摇头,把前面的感觉归根于自己的幻觉,谁会用手指碰到自己的大-腿根部呢,房子里的三个人都在自己对面坐着,谁有这么长的手啊。

    “ok”林越心中大叫了一声,实验成功,而且一蟼愑就找到了目标。

    他一边用右手夹着菜,一边用左右继续在桌子下面实施对自己未来岳母的“xS扰”同时眼睛偷偷地紧盯宋香宁,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细微表情。

    在母亲面前调戏自己的未来岳母,想想都是一件刺激无比的事情。

    他先用自己延长的“手指“在美F人滚-圆的大-腿根部不住地画着圈儿,他的真气带着奇异的热流,而且还有一定的C情作用。

    果然,等他刚刚一开始行动,就发现美F的微笑的表情忽然僵Y了一下,接着,脸上起了一坨嫣红,眼神似乎迷离了一下。但很快,她用自己白N细腻的玉手不着痕迹地拍了拍自己的裙子,又若无其事了。

    林越手指的真气很是敏感,他清楚地“感觉“到,美F人丰-腴根部的收缩了一下,可惜,感受不到那种想象中的光滑和细腻。

    看了看美F的表情,林越决定继续!

    他不住地在美F人的根部上划着圈。

    宋香宁本来就是一个熟透了的熟-F。又身兼名器,身T的敏感度可想而知,被林越这只作怪的“手指“这么一拨弄。本来就细腻敏感的花园附近就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动一般,一直从根部洋到了F人的心尖,又洋到了两腿中间的秘密花丘之上

    这样一来,宋香宁已经无法去想这G“作怪“的热气来自于哪里了。她眼中的水似乎跟多了,脸上出现了一抹动人的红Se,还好,林身为同X,林越的母亲并没有发现宋香宁的不适之处。

    林越的动作越来越快,但是就是不去中间的花丘之上。美F人只好轻轻地不着痕迹地摇动自己的,试图来缓解这种S麻洋洋的感觉。

    可是,似乎越摇动越发的洋洋,最后,她只好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开始轻微地自我“摩擦“起来。

    这种细微的动作当然瞒不过有心观察的林越。看着这个娇艳无比,比水蜜桃还滋润J分的中年美F人在自己的“挑弄”下这般的敏感,这般的失态,林越心中涌起了强烈的成就感。

    想到这里,他不在犹豫,“手指”一蟼愑狠狠的“cha”进F人两腿中间,花丘之上的那道小小的缝隙之中。

    “啊”林越这一下来的又快又准,完全出乎了美F人的预料。她的本来在摩擦的双腿一蟼愑伸的笔直,是个脚趾也紧紧地蜷缩了起来。浑身僵Y,一蟼愑打了J个颤抖。

    难道这熟-F被自己弄的高chao了?林越邪恶地想到。

    “怎么了?”林越的母亲茫然不知,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的眼P底下将自己的美艳同事弄得Yu仙Yu死。

    “没什么”,我去一下卫生间。宋香宁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尽然在林越母子的眼P底下来了一次久违的gao朝。真是琇死人了,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荡F不成。

    说完,急急忙忙跑到洗手间去了。

    虽然宋香宁的表现有些奇怪,但是林越的母亲也没多想。回过头来看自己的儿子,却发现林越眼睛中似乎很兴奋,可是神情却有些疲惫。

    当然了,真气外放这么久,能不疲惫吗?

    宋香宁一口气“跑”到卫生家,关上了门。终于可以大口的喘一口气。刚才的感觉真是太强烈了。自己J乎已经十年没有感受到这么强烈的快感了,而且似乎自己“喷S”的,也非常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