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母亲的美艳同事

    又和美少F弄了一番,林越再次从王朝娱乐出来的时候,天Se已经擦黑了。其实,要不是于慧这美少F实在无法承受林越这种变T的鞭挞,林越绝对可以继续“做”上J个小时。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六点多了,林越想起母亲嘱托自己今晚一定要回家吃饭,说是有事情和自己商量,估计是没时间去医院了,就给李香萍打了个电话,十分抱歉地说自己今晚可能去不了了。美F人虽然心中不舍,但依然很温和地叫林越好好休息。

    林越挂了电话,心中豪情满怀。今天对美少F于慧的征F,叫他有了巨大的成就感。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nv人,特别是美丽nv人滇潿度,已经由远观与欣赏,变成了“亵玩”和征F。

    本来是打算买手机的,不过在自动取款机旁林越才发现自己卡里的钱已经所剩无J了,自己参加工作才一个星期,自然不会有什么工资的,只好回家了。

    林越的家在四楼,一进楼门,林越就发现自己前面有一个nv子。头发高高挽起,上身穿着一件黑Se的大衣,却是一件黑Se的裙子,裙子下穿着保暖丝袜,露出两条丰韵动人的来,高高的鞋跟在空旷的楼梯中发出“噔噔”的响声。

    从背影看,这个nv子已经是月一个F人了,林越远远緡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G浓郁的幽香。这种幽香不同于刘诗诗的清袀愒然,王瑶的青春B人,于慧的娇热似火。李香萍的温和如水,而是一种幽怨和中年F人魅力的混合T。虽然没有看到F人的正面,但林越心底却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忧伤。这是一种奇异的感觉。

    那F人正在打电话,“好儿啊,你怎么这么倔强啊,教师怎么了,现在教师也是好工作啊,再说,你爸爸就在教育局,你还害怕他以后没有好出路啊好好好,你就答应妈这一会,先见个面好不好好好好,妈妈答应你只此一次啊”她的声音甜甜糯糯的,听口音,似乎不是秦川人。

    林越在后面听着心想,看来是给自己的nv儿找对象相亲啊,现在的妈啊,都太着急了,自己的母亲也老是在自己耳边叨叨。

    林越摇了摇头,正要继续走,却不想前面的F人刚刚低头想把自己的手机放回包里,没注意脚下,她的高跟鞋又高,一蟼愑没有踩稳,身子就向后仰了下来。

    “啊”F人一蟼愑吓的叫了起来。

    这声音打断了林越的遐想,他一蟼愑就看清了面前的突F情况。

    现在的林越,反应力是惊人的。

    他赶紧一跃而上,双手稳稳地抱住了“从天而降”的F人。

    “啊”这F人本来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只觉得自己的身T不自觉的向后仰去,却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给接住了,紧接着,就感觉自己靠入了一个温暖的怀哀。那里有好闻的雄X气息。

    不过他的双手好像正覆盖在自己高耸的之上。

    林越一蟼愑也呆住了,此时他才T会到什脺餍做“香玉满怀”。自己怀中的nv子,浑身软的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自己抱着她,就像是抱着一团软绵无比的棉花,又像是抱着一团温软的香玉。

    nv子在怀,此刻林越才发觉她身上的气息是多么的浓郁,。

    林越也见过很多浓妆艳抹的nv子,她们身上的香气确实叫人忍受不了,可是,此刻这怀中的nv子,尽管她身上的香气很浓郁,但是却没有那种胭脂俗粉的庸俗之感。这G香气进入林越的鼻子,就像是C化剂一般,叫林越本来就对nvT很敏感的身T立刻起了反应。

    而且,他的双手此刻正按在nv子的之上,凭感觉,绝对不在d之下,而且,弹X极佳。林越心想。怎么最近碰见的nv子,X前的R球总是这么大的惊人。

    这样想着,下面的小林越也起了反应,直挺挺,Y邦邦的,顶在了nv子的玉T之上。虽然隔着J层衣物,但林越依然感到了那种已婚F人特有的圆润,以及惊人的软绵,这种软绵不是松弛,而是一种带着弹力的诱H。

    怀中的F人只觉得自己引以为豪的,正被一根火热,强壮的火龙顶着,那东西似乎散发着无穷的魔力一般,叫自己空虚的心,热了一下。

    但是她毕竟是一个良家Fnv,而且也是有身份的人,所以,立刻忍住了心中的琇涩,平稳了一蟼愒己的心情,有些迟疑地说道:“谢谢,我现在能站稳了。”说着,就从林越的怀中制凁了自己的娇躯。

    “哦”林越赶紧松开了手,不过,F人这一起身,正好将两瓣滚-圆美R中间的小缝从上至下从林越的小兄弟前滑过,叫林越又是一个激灵,不过他立刻清醒了过来,同时心中暗骂自己的Se,心说这可能是自己的邻居也说不定,自己怎么这么没定力啊,看来要加紧练功了。

    “谢谢你”这F人终于转过头来,甜甜地对林越道了声谢。声音脆亮,一点都不像是个中年F人。

    林越这才看清楚F人的模样,心中暗暗赞叹。

    这又是一个绝美的F人。

    在幽暗的灯光下,她的脸上仿佛散发着光一般,将林越的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眉mao细长细长的,弯弯的,像是月亮一般,红滣娇艳,似乎还带着一点淡淡的紫Se,开口之间,脸上的表情竟是风情万种。

    ,绝对的。

    林越心中说道。她简直就是大龄版的于慧。

    说话之间,她的两个眼睛笑的看着林越,水汪汪的,似乎能滴出水来。叫林越想到了传说中滇澮花眼。这种nv子可能是X情贞烈,但是,她们的举手投足之间,自然对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来。往往被人们看做是“荡—F”。其实她们只是天生如此,并非做作。

    林越面前的就是这样的nv子。

    H帝在林越脑海中的信息,有一部分是专门讲相nv术的,像这种,眼中带水的,一看就知道她“下面”的“水”,也绝对少不了。红滣娇小,说明下面的那张“嘴”同样也窄小动人,最叫林越注意的是,她洁白娇N的鼻子,咋一看,好像是带了些西方的血统。小巧中有一丝的圆滑,其实只有林越这种人才知道,这是nv子名器“春水玉壶”的外在T现,这种nv子的花园,外部狭小,里面却是又深又长,一般的男子根本满足不了。所以她们的身上都有J分幽怨的气息。

    林越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般的好,竟然一蟼愑就遇到一个传说中的名器,要知道,H帝御nv经上说的很明白,和名器双修,效果是一般nv子的数倍之多。

    怎么办?要不要发展一下。现在的林越,已经对美nv到了一个很痴迷的地步了。

    林越的脑海中转眼就想了这么多的问题,但是在这个F人看来,眼前俊美中带着Y刚的青年男子只是低了低头,然后抬起头来,给了自己一个温暖的微笑,说了句“不客气“。

    两个人心中都在想刚才的尴尬,但是都没有说出来。

    相视一笑,又继续上楼了。

    林越心中继续想着刚才的问题,“要不要将这个nv子作为自己的修炼对象。”

    等到家门口的时候,林越没注意,又碰到了一个人,那熟悉的香气显示了主人的身份。

    “你”林越很惊讶,难道这nv子是来自己家的,可是自己好像没见过对方啊。

    “你是林越。”那nv子也很惊奇,不过,一蟼愑就叫出了林越的名字。

    “是啊。”林越越发的奇怪了,“我是林越,请问你是?”

    “呵呵,我是妈的同事,我叫宋香宁,妈经常跟我说起你们俩兄M的。”

    “哦”林越没想到这个美艳无比的F人竟然是自己妈妈的同事,急忙说道“宋姨,你好。”

    宋香宁笑着点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

    “不过。“正掏出钥匙开门的林越忽然后说道:“你这么年轻,我叫你姨,是不是不对啊。”

    林越这话虽说有恭维的成分,但是也是实情,在灯光下,宋香宁的眼角竟然看不到一丝的皱纹,不能不说这F人保养的很好。

    “呵呵”林越的话叫F人咯咯笑了起来,一边还伸出自己白N的小手拍了拍林越的肩膀,“还说你不善言辞,我怎么看你的嘴很甜啊。”宋香宁笑的花枝乱颤,X前的两个大nai子,突突地跳着,看的林越又是一阵火热。

    其实林越以前确实是不善言辞的,不过,经过一番妥胎换骨的奇遇和一个nv人,再内向的男人也会有进步的。

    他笑了笑,“哪里,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他们正说着呢,门开了,林越的妈妈从里面走了出来。惊奇地看着林越和宋香宁说说笑笑的样子。一时间竟忘了说话,“你们一起来了啊,还认识了,也好,呵呵。”母亲的脸上满是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