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征F美少F

    地点就在王朝娱乐中心,林越自然是轻车熟路的,上次来的晚上,林越急着救人,也没注意这名字很大气的娱乐中心现在看来,在秦州也算得上是顶尖的了,一整栋楼都是,有十三层,现在是白天,安安静静的,并没有昨晚的吵闹。但是却显得更加大气高档。

    于慧竟然在一楼的大厅等着他,这美少F今天穿着一身红Se套装,整个人就像是冬天的一把火一般。X前两个重量级的R球高高挺立,随着主人的脚步划出一阵阵诱H人眼球的rulang,的裙子似乎比别人短了一些。小脚纤美,小腿圆滑,两个膝盖都是那样的圆润,在丝袜的包裹下丰man,两腿的曲线顺势而上,在中间形成一个倒三角的丰腴之地,在裙子下面若隐若现。

    “你好,林越。”见林越到了,于慧急忙伸出雪白细N的小手。林越微笑着和对方握手,少F的手滑溜溜的,手感极佳。

    “有劳于经理就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林越说着,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去看美少FX前雪白的肌-肤,两个圆球是在是太大了,所以有一部分暴露了出来,ru沟深邃,紧致。

    “哪里,你来的时间刚刚好感,是我心急,来早了。”于慧呵呵一笑,风情万种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自己头前带路,叫林越今电梯。

    林越看着前面两瓣硕大丰-满的的玉盘,将裙子紧紧地撑起,形成两个完美的椭圆,心中的似乎更旺盛了一些。

    地点在十楼,一个很大的包间,林越进去之后,就见正中的大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凉菜,和各种名酒。再无其他人。

    “请坐,今天緡们两个人。”于慧说着,亲自为林越拉开了一把椅子。

    两个人紧挨着坐下,林越猜不透于慧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Y,G脆一言不发,等于慧开口。

    “这是八十年的凤鸣陈酿,来尝尝。”于慧似乎也不着急,俯身拿起了一瓶秦州著名的“凤鸣酒。”亲自弯腰为林越斟上。

    她X前两粒大R球跟著主人的动作走一颤一颤的。当她弯腰斟酒时,正好和林越面对面,距离又那脺鼽,两个肥大的R球就这样,从领口暴露在了林越的眼前。两个雪白浑圆的大球以及上面两颗鲜红Se的珍珠,真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看得林越全身发熬,小林越一蟼愑就亢奋了起来。

    于慧初时并未注意,等双手将酒杯送到林越的面前,见林越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X前,这才知道自己乍泄了。立刻双颊飞红,芳心噗噗地跳个不停。

    “哦”林越等美少F两个雪白的手到了近前,才发现自己失礼了。急忙双手接过酒杯。于慧白了她一眼,却并未说什么。林越难得在这么“风-S”的少F身上看见害琇的一面。心中舒爽无比。

    “谢谢”林越先G为敬,也不多说,仰头一饮而尽。

    这种豪爽的作风看的于慧美目中闪过一丝欣赏之情。

    很快就F务员来上完了菜,于慧摆摆手示意其他人都出去,关上了门。

    两个人东扯西拉,林越是绝不先开口,于慧说什么,他就是好好好,整个就是一个应声虫一般。看的于慧又好气又好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于慧终于不想兜圈子了。

    “其实今天来,主要是想和林兄弟你J个朋友。说实话,你是我见过功夫最好的人,就是号称秦州第一高手的马杰,估计也比不上林兄弟你。”

    这是林越第一次听人说起江湖上的事情,看来,江湖还是存在的。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于慧。

    这美少F优雅地将一口菜放在嘴里,小嘴慢慢蠕动。红滣上似乎还带着光泽,她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是为了诱H男人而存在的。

    等一口饭消化完了,她这才一手托着香腮,眨着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林越,面带好奇,“不知道林兄弟你练得是哪门哪派的功夫?可真是厉害啊。你知道吗?人家最喜欢你们这种身怀绝技的男人了。”

    前面的话说的像是一个可ai的少nv,最后J句葴骺滴滴,软娇娇的,说完两个眼睛看着林越,放出的光简直能叫一个正常的男人S麻死。

    林越也是被她这娇媚无比的声音弄的神魂颠倒,不过T内的真气很快就运行起来,叫他的鏡神为之一震。心说,这于慧好厉害啊,难道有传说中的“媚功”不成,本来林越对这些东西一直是报怀疑滇潿度,可是自从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奇异的变换,他也就慢慢地接受了这种说法。

    “我师父只是一个无名之人,说出来恐怕也不为人知的。”林越打了个哈哈,并没有说出实话。

    于慧见林越眼中先是自己预料之中的痴迷,可是很快鏡光闪过,回复了清醒,心中暗暗惊叹,到底是什么样的师傅教出的徒弟,自己先是用酒麻醉他,等喝的差不多了,在使出自己屡试不爽的媚功,没想到却没有一点的作用,不用的心中生出一丝的挫败感。

    随即心中一震,记起了师傅的话,像她这种没到大成的媚功,要是面对一个强者全力施展不能成功的话,最终将沦为别人的Xnu。

    “试还是不试?”于慧心中一时难以决断。

    林越看着面前俏脸颁幻的美人,心中好笑,忽然涌起强烈的征F感。眼中放出强烈的占有Yu。

    于慧此时正抬眼看林越,发现林越的眼中的戏谑之Se,看着自己,就像是看到了猎物一般,心中立刻涌起强烈的屈辱感,咬了咬满嘴的银牙,决定,魅H林越!

    下定决心,于慧站起身来,娇滴滴的倒了杯酒,两瓣大PG一摇一摆地来到了林越的面前。一只手搭在了林越的肩膀上,伏子来,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好弟弟,姐姐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弟弟答应不答应?”

    这两个“弟弟”叫的撩人之极,就像是一根羽mao,在人的心上划来划去的。

    说完,用自己两个大大的nai子在林越的肩膀上磨了磨。林越只感到肩膀像是被两团棉花包裹着一样,舒适之极。但内心确实十分的清醒。不动声Se地问道“姐姐一个大经理,能有什么事情找我帮忙呢?”

    于慧见林越似乎并没有屈F在自己的两个R球的挤压之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即脸上露出坚定的神Se,又笑面如花,转身来到了林越的前面,一只手将酒杯轻轻地举在林越的嘴边,然后身子顺势一转,整个人竟然坐在了林越的之上。

    好大,好软,好有弹X啊!林越早对美少F的两瓣肥大玉T心动不已,这次两个人这样的亲密接触,林越的小兄弟一蟼愑就直直Y挺了起来,戳在了于慧丝袜包裹着的饱man滚圆的之上。

    美少F感觉到林越的火热,心中暗暗得意,吃吃一笑,白了林越一眼,心说,我还以为你是圣人呢?

    “我看弟弟的功夫不错,我们王朝保全公司想请弟弟去做教官,一个星期上两次课,时间随你安排,一个月两万,你看怎样?”说着,一伸手,从自己高耸的R球上划过,引得林越一阵瞩目,却是从衣F中掏出了一份合同。

    这美少F竟然直接用自己娇NYu滴的小嘴把合同夹于了嘴里,然后脖子一伸,送到了林越的面前,简直就像是在向林越索吻一般。

    林越从未见过这种将身T作为武器的nv子,她身T的每一个部分,似乎都是为了诱H男人而存在的。他也微笑着,用嘴将合同接了过来,但是却随即抛在了一边,合同飘飘荡荡,落在了地上。

    保全公司,也就是的另一种叫法而已。一个月九J乎是自己一年的收入了,好大的手笔,但是林越知道,R越多,陷阱就越大。

    但是,他心中也毫不畏惧,看着被自己的兄弟顶着的,他心中的征F更加旺盛了。

    “弟弟不答应?”美少F说着,脸上的表情变得楚楚动人,可怜起来。看的人分外不忍心。

    林越哈哈一笑,假装痴迷,狠狠地看了美少F起伏不定的XbuJ眼,这才伸手接过美人手中的酒杯,两手相接处之时,林越的手指在于慧光洁的手心有意勾划了一下。

    “小Se狼”于慧白了林越一眼,碧波流转之间,风情万种,说不出的妩媚。这句话说是骂,倒不如说是更恰当些。

    林越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看着于慧鲜艳的红滣,Se迷迷地说道:“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福利?”“福利”两个字咬的很重。

    于慧听了这话,坐在林越上的肥美PG又向林越的怀中凑了凑,这次,林越感觉自己的小兄弟已经定在美少F的两瓣玉盘的深沟之中了。于慧抬着头,仰着一张俏脸,直接爬在林越的X前问道:“那好弟弟,你想要什么福利啊,只要人家有的,都可以给你。”

    林越看着自己眼P底下两个雪白R球起伏不定,一条深沟深不见底。小兄弟越发的了,简直能把上面的美少F给顶飞了。

    邪邪地笑了笑,林越一只手放在了美人纤细的腰上,一只手轻轻地摩挲起了于慧的俏脸,光滑紧致,如丝缎一般。“我什么也不要,就要你。”说着,一只手一紧,将美人儿一蟼愑拉进了自己的怀中,让她X前的两个完美半圆的大R球和自己的X膛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感觉真好。

    于慧脸Se一紧,很快又笑了起来,“姐姐年纪大了,哪里能入得了弟弟的眼啊?”说着两只手不着痕迹地划过林越的两只胳膊,林越感到自己双臂的基础X位麻了一下,心说这nv人过真不简单,但这也更坚定了他征F美人的念头。

    嘿嘿一笑“我就喜欢姐姐这样的,姐姐这X前的,可真是叫人喜欢的紧啊。”说着,又把美人往怀里紧了紧。

    于慧一招失手,不甘心又试了试,但是林越的胳膊依然是那么有力地搂抱着自己。她心中不由得害怕起来,难道今天真要给他?

    而且随着两人的动作,自己敏感的在不住的摩擦之下,竟然渐渐有了反应,两个红樱桃,直直地Y了起来。在衣F的摩擦下,传出一阵阵电流一般舒适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