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尤物有约

    “不!”身后的刘诗诗大声喊了起来,也不知道从哪迸发出的力量,一蟼愑从床上跳了起来,赤着脚,扑向林越,用自己的双臂死死地抱住了林越的腰。

    其实刚才一推开林越,她就后悔了,果然,林越神情沮丧地向自己说了这么多话。她感觉自己再一次伤害了林越。

    林越被刘诗诗紧紧地抱着,心中先是狂喜,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身后的这个nv人已经伤害自己太多了,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知到她到底需要什么?

    他慢慢地拉开紧抱着自己的手,回过头来,对刘诗诗苦笑了一声:“刘诗诗,你还是冷静一下吧,好好休息。”

    刘诗诗见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行为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X的效果,心中一P黯淡。忽然想起林越这两天在医院,不由语气凄然起来,“为什么,林越,你是不是有nv朋友了?”

    nv朋友?

    李香萍和王瑶都算不上吧。林越看着刘诗诗,心中矛盾之极。听刘诗诗这样问,压抑在内心深处的不G和愤怒一蟼愑喷发了出来。

    他在刘诗诗的面前来回走了J步。“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叫我怎么回答?啊!”最后停下来站在刘诗诗的面前。“有一个傻瓜,天天给你买早餐,天天和你一起上学,每天晚上偷偷在你家楼下看你!”说着,林越来到窗口,指了指楼下的小花园。“他每天晚上坐在这里,看你房子的灯,看你窗帘上的影子。为了你,他可以一个星期不睡觉,给你整理知识点”林越越说越是激动,“这个傻瓜这样做了四年,可是还比不上另一个人J个月滇濔言蜜语,你说为什么?谁告诉我为什么?”

    林越说完,刘诗诗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林越,我”刘诗诗泣不成声“对不起”时隔五年,她终于说出了这三个字。

    林越说完,已经冷静了下来。摆了摆手,“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不管怎么说,那四年是我自愿的,我过的很快乐,很充实,你有你选择的权利”

    “林越,我ai你!”刘诗诗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笑容中的忧伤,一蟼愑说出了憋在自己心中许久的话语,这次重新见到林越,她就已经决定了,无弄如何,她都不会在放手了。

    “哦”林越下面的话被生生打断了。

    这句话自己从15岁就开始期盼了,现在自己快23岁了,终于从想听的人的嘴里说了出来。可是,他心中却没有了少年时代的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了。“那H明呢?”林越看着刘诗诗问道。H明就是刘诗诗当年对自己说的她的意中人。

    “我他就是普通朋友,真的”刘诗诗听林越终于提起了这个名字,心中很是激动,急忙解释起来,“那时候我说他,其实是为了激你一下,叫你更加ai”刘诗诗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当年她不知道哪里脑子发热,想出了这样一个馊主意,想叫林越更紧张自己。但是她却没想到,林越是不喜欢和别人争的,特别是这个nv子是在两个男人之间摆动的话,他是不屑去争的。

    当年她对林越说完这番话,林越就退学了,再也没有找过她。这件事情,一直是她心中的伤。今天好不容易林越想听,就赶紧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林越听了这话之后,只觉得像是一拳打空了一般难受。心情并没有好起来。

    刘诗诗见林越沉默不语,以为林越不相信自己,急忙说道:“真的,林越,我说的都是真的。”

    林越笑了笑,心中难过的想哭,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诗诗咬着牙,看了看林越,忽然做了一个林越想象不到的动作妥衣F。

    “你G什么?”林越奇怪的问道。

    “我要把我的身T完完整整地J给你”刘诗诗说着,就把羊mao衫妥掉了,上身只穿了一件保暖!

    “胡闹!”林越一蟼愑抓住了她的手腕。

    “真的,我的身T还是清白的谁也没有看过的”刘诗诗急急向林越解释。

    林越近距离看刘诗诗,薄薄的根本紧紧地贴在身上,浑圆,高耸,挺立。领口一P雪白细腻的耀眼无比。她的脸上还带着J颗泪珠。真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林越压抑住心中的冲动,叹了口气,“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一下,你知道吗,我因为你休学的事,我家人都是知道的,他们对你的印象很差很差的”说完,也不管刘诗诗同意不同意,抱起她,重新将她的娇躯放在床上,为她盖上了被子。

    “我先走了。”林越说完,赶紧转身离去。

    刘诗诗在床上呆呆地回味林越的话,他说到了他家里人,那是不是想簢结婚?她的脸上一P娇琇和幸福,他的意思是不是说,只要他家里人同意,他就接受我啊,刘诗诗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正确。心中暗暗下了决心

    林越出了门,心中一P混乱,只觉得小腹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般,急切地需要一个nv人来发泄一番。

    他为自己这想法吓了一跳,回忆了一下脑海中的信息,知道这就是H帝御nv经的神奇之处,见了美nv之后,自然会产生,这G要是不发泄出来,反而不利于修炼。

    可这时候找谁呢?

    李香萍?她倒是可以,可是在医院里,走不开,也不方便啊,正想着呢,手机响起,是一个不认识的号M,林越随手接起。

    “你好”

    “你好,是林越吗?”手机中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林越一时间觉得很耳熟,“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于慧啊,怎么昨晚刚刚见过面就忘记人家了?”于慧这话说的就像是在想撒娇一般。林越脑海中一蟼愑浮现出她两个硕大无比的,g级R球来,心中的更旺了。

    “于经理,有什么事情吗?”心想这于慧还真是神通广大,一个晚上,就把自己的手机号查了出来。想起她的一群手下,难道想找回场子?林越心中一动。

    那边的于慧似乎知道林越在想什么,娇滴滴地说道:“昨晚见了林兄弟的一身本事,想和林兄弟J个朋友,不知道赏不赏脸啊?”

    要是以前,林越肯定二话不说挂电话,可是林越现在什么都不怕,而且一想起于慧那热火的身材和的样子,林越心中的冲动越发的厉害了。

    “美人有蛹,乐意之至!”林越微笑着说道,心说,就找你这个S狐狸泄泄我的吧。

    林越都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变的邪恶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