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亲密接触

    李香萍在病房中忐忑不安的走来走去。同时对自己刚才的“yin荡”表现后悔不已。心说你的年纪都能做林越的妈妈了,还这么不知廉耻地和一个年轻人这样,要是nv儿不原羵愒己,那可怎么办?

    等林越和王瑶笑地从门口进来,林越给她一个“搞定”的眼神的时候。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妈,我以后不会G涉你和林越哥哥的事情了?”王瑶首先上前来,抱着妈妈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道,“以后你们办事,我就当没看见啊。”

    李香萍被nv儿“办事”这两个字说的脸P发烫,心说林越到底是怎么说Fnv儿的呢?抬头向他看去,只见林越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眼神中的柔情和,直叫人心洋洋。

    自己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么,是不是以后还可以

    李香萍偷偷看了林越一眼,心中忽然期待了起来

    林越本来准备在医院陪着李香萍母nv的,可是李香萍面P薄,刚刚和林越亲嘴,还被林越嫫了自己的那个,现在要是还呆在一起,她心里总是慌慌的,所以叫林越忙自己的事情去。

    林越其实也没什么事情,但明白李香萍的心思,也就点头答应了。王瑶本来还想和林越一起出去的,无奈李香萍不答应,只好作罢。

    林越下了楼,准备去买个新手机,自己的手机被雷给劈坏了,现在拿的这个还是很古老的,自己上大学时用的,只能接打电话。

    这时候已经快九点钟了,医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林越穿过病人,忽然觉得健康活着实在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可以,随即他的心情又低落了下来,因为他看见了刘诗诗,她此刻穿着便装,正和一群护士说说笑笑地走过来。

    林越看了看过道,走廊很窄,避无可避,只好Y着头P上前。他可以不怕J十个提着刀子的大汉,却不想面对不知道如何面对的刘诗诗。

    刘诗诗刚刚下夜班,准备回家休息呢,忽然看见了林越从对面走来。高兴的喊了起来“林越”。

    她身边的J个小护士都被平时文静的刘诗诗这种兴奋的神态吓住了。随即看见林越走了过来,都笑嘻嘻地推了刘诗诗一把,然后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从林越身边走过,每个人都看了林越一眼。

    林越只好微笑着跟刘诗诗打招呼“你好,下班了啊?赶紧回家休息吧。”说着,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

    刘诗诗嘟了嘟嘴,一跺脚,也跟着林越转身,和他并排走在了一起。“我就那么招你讨厌啊,老同学见面,一句话没说就走?”

    林越心中除了酸楚,还有一丝的恨意,自嘲地笑了笑:“不是你讨厌,是我讨厌,我现在混的最凄惨,还谈什么同学情谊。”不由自主地,他把“同学情谊”,这四个字说的很重,心说,你对我的只有同学情谊,那还有什么好谈的。说完,淡淡地打量了刘诗诗一眼。

    她今天穿着一件红Se的羽绒F,围着一件白Se的围巾,配上脸上雪白细腻的肌-肤,整个人显得跟仙nv一般。有一种超凡妥俗的美丽。

    可是,这美丽不属于我!林越越想越不是滋味。

    “难道我在你眼中就是个阶级眼?”刘诗诗紧紧地跟着林越的步子,高通长靴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林越忽然感到很累,不想在这样拖下去了,他从来不信奉什么“不是恋人,还是朋友”的观点,既然人家没有选择自己,自己还老在别人面前晃来晃去G什么?

    两人已经走出了医院大门,旭日早已升起,林越的身上被Y光照着。刘诗诗发现,林越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中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忧伤和刺痛之感,伴随着太Y光,一蟼愑刺到了她心灵的深处。

    也许我真的伤害他太深了。她这样想着,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痛,同时又是那经常X的后悔。

    “我”刘诗诗刚说了一个字,身子忽然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林越说完这话后,一直在打量着刘诗诗,见她俏脸颁了J变。刚说了一个字,身子忽然后仰,急忙过去,扶住了她的娇躯。

    “诗诗,你怎么了?”林越一把抱住她,在她娇N的脸上轻轻拍了J下,刘诗诗这才“嗯”的一声娇喘,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我送你去医院。”林越说着,弯下腰,一蟼愑把刘诗诗的娇躯横抱在自己的X前,飞快地向医院跑去。

    刘诗诗先是被林越的一句“诗诗”叫的心花怒放,随即又被他这样在大街上抱起,只觉得自己被他好闻的气息包围住一时间,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等林越抱着她跑起来的时候,她这才反应过来。“林越,放我下来,我这是老mao病了,不用去医院的。”

    林越听了这话,焦急的神情才缓了缓,刘诗诗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低转糖?”林越忽然想了起来。放下了刘诗诗,让她靠着自己的身T,站了起来。

    刘诗诗的头轻轻地靠着林越的肩膀,听见他说出了“低转糖”三个字,心中一动,“你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这个mao病是大学才有的,这么说来,岂不是

    刘诗诗看着林越俊朗Y刚的脸庞心中一阵感动。

    林越却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急忙问道:“Y呢?你应该有Y吧?”

    “在家里呢?”刘诗诗看着林越着急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林越没好气地摇了摇刘诗诗的身子。

    “凶什么凶?”刘诗诗咯咯地回了一句,伸手去拧了拧林越的耳朵。

    两个人一蟼愑都愣住了。

    这两句话,从十五岁到十八岁,他们两个人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而林越的耳朵,刘诗诗也不知道拧了多少遍了。

    刘诗诗的眼睛忽然有些S润。

    林越没敢转头去看刘诗诗,他艂愒己会忍不住,在她的面前败下阵来。“我送你回家。”林越伸手拦了辆出租,扶着刘诗诗上了车。

    “人民街佳苑小区。”这地方林越不知道去过多少次了。说完,转头问刘诗诗“你们家的地址没变吧?”

    “没变。”刘诗诗长叹了一声,林越从来没有去过她家,也没有问过她家的地址,可是,时隔五年,他还是妥口而出。自己真不知道,他还为自己默默地做了多少事情。

    林越,我欠你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