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寡F村~~第十二章:《易》三卷

    卷一第一章:寡F村

    划雨新书!请推荐收藏!

    凤鸣村位于凤鸣山以北的山坡,它的名字也来源于此。传说,两千多年前,周文王见“凤鸣于此”于是造封神台,决心反商,终成霸业。

    凤鸣村当年出土了数千件青铜器,曾经轰动一时。但在这在方圆百里,凤鸣村却有另外一个名字“寡F村”。据说当年有相士说“凤为Y物,故而这一带Y气太重,不适合男子生长”,而事实也是如此,多少年来,凤鸣村的nv人美得远近闻名,可就是生不了男娃,男人的寿命也不长,所以是男的少可怜,而近J年来,凤鸣村人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外出打工,所以,男人们一般是一年才回来两三次,凤鸣村的nv人成了正真意义上的守活寡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自正月十六起,洋洋洒洒的大雪就下个不停。两天的时间,将凤鸣村包裹了个严严实实,还沉浸在年味里的老少爷们在这样的鬼天气里当然是不出门的,马上又要出门打工了,和自家婆娘在炕上快活一会,才是正事。

    农村人讲究个脸面,不论在自家炕上怎样的疯狂,外面是听不到一点“凤鸣之声”的。

    所以,整个村子就显得格外的寂静,只有村子东边山坡上的凤鸣小学里,不时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很快又被打着旋儿的狂风带走。

    上午十点左右,一辆白Se的面包车从盘山路上下来,停在了小学的门外。“嘭”车门拉开,从里面下来两个人,一个青年,一个中年。

    那个中年人在前面,推开虚掩的校门,走了进去,“到了,林越,这就是凤鸣小学”

    林越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小学孤零零地屹立在村落之外,显得那么的寂寞。进了门,里面的Y件设施倒是不错,青砖路两边,是数棵挺拔的松柏,北边是一排平房,看样子是会议室教师宿舍,南边是一幢二层的教学楼,看外面倒是颇有一番气势。教学楼前面有一块石碑“市级农村示范小学”。

    “哈哈,张G,我左盼右盼,终于是把你给盼来了,这位就是我们以后的老师吧?”林越正打量之间,一个瘦瘦的秃顶中年男子从北边中间的大会议室走了出来。

    镇教育组的教育专G张先哈哈一笑,握住了对方的手,“老马,今天还在学校里啊。”

    “等给咱新分配的大学生呢,我能不来吗?”

    张先给林越介绍道:“这位是咱凤鸣小学的校长,马明华,他的数学教的可是很好的”马明华连连摆手谦虚,“这位是咱们镇今年刚分配到的第一批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林越。”

    “你好,马校长。”毕竟以后是自己的上级了,林越急忙微笑着主动伸手。

    马明华看来为人很随和,笑道:“叫大学生来这,确实是委屈了一点”

    林越笑了笑,不知道什么应答,念四年大学,等半年时间,结果被分配到这样一个小山村,谁都会有巨大的落差感的。

    司机这时候将林越的行李拿了进来,放在了简陋的会议室里,J个人进了校长的办公室,里面大炭炉子烧的正旺,一G热气迎面而来,叫人感到一阵的温暖。

    校长办公室也很简陋,一张床,一个桌子,两个柜子而已。马明华很热情的给J人沏茶,递烟,林越笑了笑,他不chou烟的。

    寒暄了一阵,张先就起身告辞了,说了一大堆叫林越“暂时忍耐”之类的话,上车了。

    看着远去的车,林越知道,自己可能将要在这里度过一段很长的时间了。和马明华走进学校,可能有一个班没有老师,所以学生们都好奇地探出头来,看自己新来的老师是什么样子。

    马明华简单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情况,学校只有一百不到的学生,六个年级,一个学前班,和林越一起四个正式的公办教师,一个代课教师今天还没来。

    北边的一排平房,最西边的是村委会办公室,最东边的是厨房,然后是图书室,仪器室,其他的都是教师宿舍,最中间是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面有两个套间,马明华就在其中一间,另一个是康明辉住。

    教学楼二层上面还有一件“电教室”电教室旁边有一个小房子,学校教师王伟在里面住。

    教学楼后面是一个小C场,C场南是厕所。

    林越在选了图书室西边的一个房子做宿舍,房子不大,不到二十平米的样子,而且只有一边有窗子,光线也不太好,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一个火炉。

    林越将被褥铺好,马明华已经帮助他将火炉生起来了。在火光的照耀之下,林越稍稍感到了一阵温暖。

    “这有没有卖暖水瓶和脸盆的地方?”林越来的时候就带了J件衣F和被褥。

    “哦,有出了校门,下了门前的坡,就有一个小商店。我去给你买”马明华说着就要出门,林越急忙挡住了,说自己去,顺般可以熟悉一下环境。马明华又要掏钱给林越,说是本来应该学校配发的。林越坚持无效,只要收下了校长手中的五十元钱,虽然不多,林越还是有些感动。

    出了校门,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刚才来时的公路,南北走向,一条就是面前的土坡,一直向西,延伸到村子里面去。路不长,坡却很陡。雪厚厚的,脚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下章:背媳F

    卷一第二章:背媳F

    新书急需各位支持!

    林越踩着厚厚的雪,刚下土坡,就看见自己前面有个红Se的身影,也正在下坡,不过她好像是腿脚不不便,右臂下面柱了一根拐杖,一瘸一拐的。叫林越看得有些担心,下坡的时候,打拐也没有平坦地方的。

    正想着,就听见前面那人“唉哟”一声,一蟼愑滑到了,坐在了地上。她动了一下,想站起来,却没有成功。

    林越急忙快走J步,过去搀住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谢谢”那nv的说道,带着浓厚的三秦口音。

    林越这才回过头来打量这位nv子。

    她大概三十七八的样子,一头乌黑的头发紧紧包在羽绒F的帽子中。脸如满月,眉似杨柳,P肤,眼角眉梢带着一G温顺和蔼的表情,竟然比林越以往见到的任何一个中年nv子都漂亮,就是年轻的中,也没有J个能比得上的,林越想起来时在车上听张先说的话,这才觉得凤鸣村真是名不虚传,nv子个个水灵动人,就连这中年F人都是这般动人,

    “你没事吧?”林越扶着她的胳膊问道。顺着眼睛看去,虽然穿着厚厚的羽绒F,但是X前依然是高高地拱起,显现出F人特有的圆滑和bao满来。

    林越看了J眼,又觉得不妥,急忙回过头来。

    那F人当然不会想这么多了,她见林越是个年轻后生,也就没了防备之心,听林越问她,她急忙弯下腰去,将雪地里的拐杖捡起来。这一弯腰,本来被羽绒F下摆遮住的玉盘就显露了出来。两个半月的软R,将黑Se的K子紧紧绷住,在漫天雪白之中,极具诱H力。

    F人将拐杖拿了起来,试了试,皱了皱眉头,看样子还是有些疼痛。

    林越看了看下面的坡,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她拄着拐杖确实是很不方便,于是说道;“姨,这坡上有雪,你的拐杖不好用,我来背你下去吧”

    F人听了这话,忽然脸上一红,急忙摆手,“不行不行,这这怎么行呢?”

    林越笑了笑,没想到这F人这么保守,“就这J步路,有什么关系啊。我能行的。你一个人下去,要是再摔一下,可就耽搁事情了。”林越想她在大雪天出来,肯定是有事情的。

    果然,F人听了林越的话,脸上一阵犹豫。

    林越转身蹲在了她的面前,回头对她笑了笑。F人见林越这么诚恳,有时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年轻人,周围又没有什么人,还没进村子呢,想了想,终于慢慢伏子来,爬在了林越健壮的背上。双手一环,轻轻地抱住了林越的脖子,手中的拐横在了林越的身前。

    F人并不重,林越稳稳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慢慢向坡蟼愡去。

    “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F人在林越的耳边说道,嘴中的热气冲的林越耳朵洋洋。

    “没什么。”林越笑了笑,虽然隔着两层衣F,但自己似乎还能感觉得到F人X前的硕大一般,叫他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双手托着F人充满弹X滚圆的,手指似乎能陷到R里面去。叫林越的心在漫天风雪之中格外的火热。

    背上的F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林越手掌的温度,于是不再说话,只是盼望赶紧走完这段叫自己害琇的路。

    一会儿就到坡下面了,错落的房屋进入眼帘,村中一P雪白,背上的F人忽然对林越说道:“大侄子,你受累了,到平地了,你放我下来吧。”

    林越并不累,说道:“姨,你去哪,我背你过去吧,我不累。”

    F人听了这话,急急说道:“我你放我下来吧,都进村子了,这叫人看见”说着还在林越的背上挣扎了J下。

    林越听她这么说,也知道在农村有一些还很传统的观念,也不再强求,蹲子,将F人放了下来。

    “谢谢你啊”F人满脸通红地说道,还好,村子里此时没人看见。

    “没什么。”林越笑了小,看F人丰腴而蹒跚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中。

    后来林越才知道,原来清水镇一带有一个风俗,新娘子结婚的时候,脚不能沾地,所以要新郎从娘家背上婚车,到了婆家之后,再由新郎直接背进新房。所以,凤鸣村里,要是见谁背着谁了,小孩子就会喊“背媳F”了。F人之所以不想叫林越背她,就是不想叫人说闲话。

    下一章:桂香嫂

    卷一第三章:桂香嫂

    划雨新书,大家支持支持啊!

    商店就在坡口的北边,一座孤零零的院落,前面是一排平房,北边一间门开在外面,挂了一个很大的蓝Se牌子,上面有“凤鸣商店”四个红Se的大字。

    绿Se的小铁门,一扇关着,门上挂着厚厚的棉门帘,林越挑帘进去,热气就扑面而来。

    地方不大,一进门,右边堆着一大推的米面粮油之类的,前面是一个小柜台,后面两排货柜,货柜中间留了个走廊,挂着彪截粉红门帘,从下面看去,里面是一个土炕,可能烧的火热,所里这个小商店里面温暖如春。

    林越正观察间,半截门帘一挑,打里面出来个美艳少F来。这真叫林越感叹,这凤鸣村的美人还真是多啊,自己就见了两个,两个都是绝Se。

    “小伙,要点啥啊?”清脆的声音忽然叫林越想起了《红楼》中的两句诗“粉面颔春威不露,朱滣未启笑先闻”。她虽然是在问话,可是声音里面伴着笑声,如秦腔中的花旦一般,把一句话说得婉转动人之极。

    “有没有暖水瓶和脸盆?”林越问道。

    “有有有,我给你拿。”F人说完,转腰身身一挑门帘进去了,给林越留下两瓣扭动的肥大玉tun,真叫人担心她纤细的腰,会承受不住这扭动的幅度。

    这和刚才的F人是两个类型的人,一个温柔似水,一个却是娇艳似火。

    林越正想着呢,少F已经拿着一叠脸盆和J个暖水瓶出来了。就这么一会时间,她似乎将刚才还有些凌乱的发丝收拾的妥妥帖帖,只在洁白光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刘海。刘海之下就是如桃花一般娇媚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林越。带着一些好奇和笑意。

    “来,你挑一挑。看喜欢那个颜Se?”少F说着,将脸盆和暖水瓶都放在了面前的玻璃柜台上。

    林越仔细看了起来。

    那少F颇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文质彬彬的年轻英俊的男子。红艳Yu滴的嘴滣一开,“小伙是谁家的新nv婿啊?长的这么俊的。”

    说完,竟然伸出自己白N的R嘟嘟的柔荑,在林越的脸上捏了一下。

    林越被这个大胆的少F弄的满脸通红,心说这不是调戏我吗?急忙说道:“我是咱们小学新来的老师,今天刚刚来报道”

    “哦,原来是位先生啊,怪不得这么俊,这么斯文。”那少F捂着嘴咯咯一笑,她本来就只穿着一件白Se的mao衣,此时这般花枝乱颤,将X前的两个硕大的玉qiu弄的波涛汹涌,似乎要跳出来一样,林越看的一呆,紧忙又低下头去看脸盆。

    少F看他这害琇的样子,不觉十分有趣,伏子来,爬在柜台上问道,“选好了没有,先生,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越刚想回答,却又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原来少F的mao衣是v字领,她此时双手报X爬在柜台上,X前的不觉就露了出来,林越一眼就看到了一条深邃的R沟,还有一小半雪白丰腻。不自觉的停下了说话,咽了一口唾沫这才接着说道:“我叫林越”。

    少F正想笑呢,忽然发现林越的眼神不对,自己低头一看,难得地,自己也琇的脸红了,急忙从柜台上制凁身子来,将mao衣整了整,似笑非笑地白了林越一眼,碧波流转。脸上有一种说不清的神情。

    林越此刻心中惶恐,急急忙忙拿了一个脸盆和水瓶道:“我挑好了,就这吧。多少钱啊?”

    少F看了林越一眼,她对着个脸P薄的先生很有亲切感,所以平时对男人不假颜Se的她今才频频不注意,暴露。

    “脸盆五块,暖水瓶十六,你给二十算了。新来的先生,在我们这,很不习惯吧?”这话里不再有调笑,只剩下了关心。

    “还行吧,我今刚来,也没什么不习惯的。”林越毕竟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恢复了过来。边掏钱边说道。

    少F麻利地收了钱,“我们这就是J通不太方便,有公路,但是车太少了。你家是哪的?”

    “我家在秦州市区。”林越感叹着说道。

    “市区的都被分配到山沟了,呵呵,我叫赵桂香,你要不嫌弃就叫我声嫂子,全村緡一个商店,以后买啥东西就来。”赵桂香温和地说道。

    “知道了,桂香嫂”林越笑了笑,发现少F的人不错,带着农村人特有的热情。他从来到凤鸣村,也不再说普通话了,而是说起了这里的方言,以便拉近距离。

    “以后常来串门。”桂香说完,自己都觉得脸红了,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老对一个年轻人风言风语的,这要被人听见,还不顶传成什么样子呢。

    林越到没想这么多,以为就是农村人特有的招呼方式,笑着点了点头。“再见,嫂子。”说着挑门帘出去了。只留个赵桂香,在热炕上辗转反侧,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笑。

    卷一第四章:第一课

    好戏是慢慢登场的!

    外面的风雪终于小了一些,林越踩着雪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学校并不是一个孤零零地在村子之外,在学校的北边,还有J户人家。看来凤鸣村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划,纯粹是胡乱建设。

    正值下课,林越一进校门,就见很多孩子都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见他进来了,活拨的小家伙们都三五成群地偷偷议论,看,这就是五年级的新老师啊,林越对他们笑了笑,招招手,孩子们却害琇的散开了,等他回到房子,孩子们却又跟着,围在了门口,爬在窗户外面向里面张望,不知道想看什么。

    马校长还在房子里面,不过还多了两个人,正是另外两个老师,王伟和康明辉,王伟看来和马明华差不多年纪,眼睛很小,看起来总是一副笑的样子,和蔼可亲。

    “把你们这些大学生放在这,确实屈才了。”王伟笑着说道,他是J年前才从民办教师转正的,所以这样说。

    林越笑了笑,没说什么。

    康明辉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个子很低,不到一米七,脸上的表情看来很愁苦,总叫人感觉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看见林越只是点点头,笑了笑,并没有说话。看来是个内向的人。

    “我刚才跟王老师和明辉说了,这学期,明辉带四年级和二年级,白芸带学前和一年级,我王老师带六年级,你就带五年级,咱们没有三年级。”马明华说完,见林越眼中有疑H,继续说道:“白芸是我们请的代课教师,还没来,现在教育局已经不让代课教师转正了,所以小姑娘有点不想来,我明再去她家请请,老师是在是太少了。”

    “那我上什么课呢?”林越点点头问道。

    “我们这是包班,你一个人一个年级,主要上好语文数学就可以了,至于品德与社会,由我来上。”马明华苦笑了一声,这学校确实自己说的都不好意思了。“你只要写好语文数学的教案就行。虽然你的专业是生物,但我想小学语数应该没问题吧?”

    林越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小学的办学条件艰苦到这个地步了,不但有复式班,还是包班制。这些在市区,早淘汰了J十年了,没想到这里还在办。

    但却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到农村罍魈书的,农村教师也是想着往出调,结果就是城里的教师越来越多,农村的教师越来越少,最后,只好将每年新毕业的师范生分配过来“历练”。

    J个人又说了会话,不过大多时间是马明华在问,林越在回答,王伟不定时地cha嘴,康明辉只是问了问林越的毕业学校,其他时间只是笑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

    “叮”上课铃响了。

    “走,带你见见你的学生。”马明华哈哈一笑,J个人出了房子。

    五年级的教室在一楼西侧,林越进去的时候,里面二十多个学生正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他和马明华一进来,就听见有人大喊一声说:“别说了,校长来了。”

    然后教室里面立刻鸦雀无声了,孩子们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林越和校长。

    “同学们好,这位就是你们以后的新老师,他可是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啊,以后,就由林老师给你们上课,大家说好不好啊?”

    “好!”孩子们看着年轻的而英俊的林越,异口同声的答道,声音很洪亮。然后不知道谁带头,孩子们竟然鼓起了掌。

    马校长笑了笑,林越第一次真正地面对自己的学生,看着孩子们清澈的眼神和脸上洋溢的真诚,他忽然心中有些感动。

    转身拿起讲台的的白Se粉笔,用楷书在黑板上写下了“林越”两个字。指着它们对孩子们说,“我叫林越”。

    “老师写的字真好看。”第一排一个眼睛大大的,穿的跟洋娃娃一样的nv生说道。

    马明华也点点头,林越的板书确实很厉害,不愧是大学生。

    林越对那个小nv孩,笑了笑“谢谢你的夸奖,只要你从现在开始好好写字,以后会比老师写的还好的。”

    “真的吗?”小nv孩的眼睛一眨一眨,可ai地问道。

    “老师不骗你哦。”林越笑地回答道。

    说完,又制凁身子看了看所有学生,继续说道:“我叫林越,林是树林的林,越是‘越来越好,超越的’的‘越’,我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希望我自己的知识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厉害,永远进步。”说完后,林越扫视了一下全班的学生。

    “老师把自己的名字这么说了一遍,大家听清楚了没有?”

    “清楚了。”

    “想不想和老师做朋友?”

    “想”

    “那么,大家认识了我,我还不认识大家呢,谁来给我介绍一蟼愒己?”

    林越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标。

    “我来说,老师”一个个子瘦小的男孩子一蟼愑举着手就站了起来,“我叫赵陆,赵子龙的赵,陆地的陆,因为我妈生我的时候,是在地上,所以叫赵陆。”赵陆的话引起大家的哄堂大笑。

    “很好”林越笑着点点头“赵陆说的很好,簢一样好。”他也很高兴,因为这些孩子看起来很热情。

    “谁还来说说自己?”

    这次举手的人更多了。

    而马明华,早已经微笑着,出了教室。

    敬请收藏推荐!好戏是有前奏的,嘿嘿

    卷一第五章:美厨娘

    划雨新书,敬请推荐收藏!

    林越的第一节课上的非常成功,虽然没有给学生讲授具T的课本知识,但是给师生之间以后的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叮”孩子们第一次感到下课铃比想象中的响的要早,林越从不想拖堂,挥一挥手,孩子们叫着闹着,冲出了教室,这是最后一节课,放学了。

    林越从教室出来的时候,康明辉也出来了,他两手沾满了粉笔灰,一边拍手,一边对林越笑了笑:“吃饭。”说完,指了指厨房的位置。

    林越笑着点了点头,小厨房已经是炊烟袅袅升起了。

    凤鸣小学有一个专人做饭,听马明华介绍说,做的饭很是不错,看样子已经早早地来准备了。

    林越回房子洗了洗手,然后拿着碗筷直奔厨房而去。

    厨房中蒸汽很多,在灶台边,一个美丽动人的身影正在忙碌着。听见有人进来,她一边在锅里面下面一边说道,“马上就好,稍微等等。”声音柔和清脆。不过在林越听来却是有些耳熟。一转眼,看见了在餐桌旁边放着的拐杖,这才发现,原来这个美厨娘就是刚才自己背过的F人。

    “是你啊。”林越不自觉地说了一句,恰好F人也见没人搭腔,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了门口的林越。

    “是你啊。”F人也说了一句。脸上带着喜Se。她今天去卫生所取Y,没想到在下坡的时候摔了一跤,被好心的林越背了一程,那时候她怕被人看见不好,急急忙忙地道谢完就走了,等走了一会才察觉,林越似乎不是本村子的人。她心里就有点过意不去,认为林越一个外人,好心帮助了自己,可自己却像逃避一样,一声谢谢就完事了。现在见到林越,这才想起马校长说,今天学校要来个新老师。

    林越也很意外,同时心中还带着一点点的惊喜,毕竟,这个四十左右的美F人,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虽然自己没有什么想法,但是每天有这样一个美厨娘给你做饭吃,也是一种鏡神上的享受啊。

    也许是自小离开母亲的缘故吧,林越对比自己年龄大的美F人,心中都有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喜ai。

    “坐着等会,饭马上就好。”F人笑地对林越说道,她则不停地忙碌着,虽然右脚有点瘸,但是丝毫不影响她做饭的速度。

    而且,由于脚瘸的缘故,F人每一动弹一步,身子就会向下倾斜一下。她此刻妥了羽绒F,只穿着一件粉红的mao衣,X前的两个硕大无比的玉兔,就这样在林越的面前来来去去地摇晃,带起一阵阵的波L,好像要从mao衣的束缚中跳出来。

    林越坐在餐桌旁的板凳上,偷偷地看着这动人的。

    一锅面已经下在锅里了,F人此刻正在案板上切第二锅要下的面,她侧着身子,白N的左手正压着一根擀面杖,由于用力的缘故,RR的手背上出现五个可ai的小窝。右手里拿着刀,顺着擀面杖一刀刀的切下去,熟练之极。身子起伏之间,X前的乱颤,好像要吃一口案板上的面。滚圆的,被黑Se的绸制K子紧紧包裹着,在蒸汽中放着耀眼的光芒。

    最引人的是两个如满月一般的玉盘,它们形状完美,浑圆中带着些椭圆,将K子的布料紧紧地绷起,像是成熟的大西瓜一般,骄傲的向上翘着,但又不给人风sao的感觉,只是叫林越想起一种叫温暖的东西。

    林越看了J眼,忽然觉得自己很龌龊。急忙低下了头,可是,自己却又不自觉滇潷起头来,偷偷地向F人那两chu隆起的地方看去。

    F人被没有发觉林越有什么不对,还不时地在切面的空隙回过头来对林越笑笑,她的笑容温和,好像能化解所有的委屈一般。叫林越看得更是心中惭愧。

    还好,这时候,马明华走了进来,看着F人笑道;“今天林越第一天来咱们学校,香萍,你可得给咱露一手啊。”

    F人笑着看了看林越和马明华,“臊子面,行不行?”

    林越点了点头说道,“我不挑食的。”

    马明华这才坐在林越面前,笑着说道:“这是咱的炊事员啊,李香萍,做的面食,那是一绝啊。”

    林越笑了笑,“那我今就多吃一碗。”

    “一碗那行,香萍做的,起M要多吃三碗,咱的香萍,可是厨神啊。”王伟的声音笑呵呵地传了进来。

    “你这我老叔,就知道拿你侄nv开玩笑。”李香萍白了王伟一样,没好气地说道。

    马明华在旁边一说,林越这才知道,原来李香萍还真是王伟的表侄nv。不一会儿,康明辉也到了,第一锅面很快好了。

    李香萍做的臊子面确实好吃“煎稀旺,薄劲光,酸辣香。”这臊子面的J大优点都占全了。

    林越一口气就吃完了一碗,李香萍已经在锅边等着了。

    “你做的臊子面真好吃。”林越由衷地赞叹道。

    李香萍,一边接过林越的碗,将面条挑进去,然后去盛汤,一边说道:“我还想着,你们城市里的人,不喜欢我做的这农村饭。”

    “哪里啊,你做的丝毫不比大厨师差。”林越笑着说道。

    李香萍听林越这么一说,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来。在蒸汽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动人。

    王伟也哈哈一笑“林越啊,你这句话说对了,香萍做的饭,绝对是五星级的。”

    李香萍笑着弊了王伟一眼,没有接话。

    “你不吃吗?”林越把饭端在手里,问李香萍。她用手将额前的发丝往后面拨了拨,说道:“我不吃,我nv儿在上初中,一会就回来了,我还要去给她做饭呢。”

    李香萍给J人将面盛完后,麻利地洗完了锅,穿上羽绒F,拄着拐杖,又急匆匆地走了。

    在马明华的介绍下,林越才知道,李香萍是个寡F,丈夫在J年前的一次打工中出了事故,撒手而去。留下了一个nv儿和常年瘫痪在床的母亲。但她却从未想过抛弃婆婆改嫁,一个人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实在是凤鸣村一等一的好媳F。日子过的很紧,因为家有nv儿婆婆,不能出去工作。村上照顾她,叫她在学校做饭,以补贴家用。平时村上有什么活,她也抢着去G,在去年的雪灾中,她去清扫公路,一不小心,摔了一下,所以现在拄着拐杖。

    听完校长的介绍,林越对李香萍产生了一丝的敬佩之情。这个读书不多的Fnv,却做着许多博士都做不到的事情孝敬父母!

    卷一第六章:美男计(上)

    敬请推荐收藏!

    小学的下午只有三节课,两点半上课,到五点钟的时候,已经放学了,王伟是本村人,只有中午在学校吃饭,其他时间就回家啊,马明华也是附近村子的人,他每天骑摩托车上班。所以,一放学的话,偌大的校园就剩林越和康明辉两个离家远的人了。

    林越收拾好书本,看着孩子们一窝蜂地跑出教室,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正当他想回房子的时候,马明华走了过来,经过短暂的接触,林越对马明华的这个校长还是很有好感的。

    “呵呵,咱这上完课,就没地方去了,你要闷的话,就和明辉看看电视,咱们有卫星天线的。”马明华笑着说。

    在学校的会议室有一台34寸的超大电视,林越是知道的。不过他对此并不怎么感兴趣。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马明华忽然话头一转“今天开学了,咱的代课教师白芸还没有来,其实,教育局给代课教师每个月只有三百块的工资,是太低了,我今天还和村上商量的,由村上每个月再出一百,学校每个月再出一百,一个月给五百。”

    林越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心说,就是一个月五百,这个白芸也不见得G啊,现在去外面随便G点什么,起M超过五百了。

    “白芸也就是高中毕业,今年才二十岁,听说要出去打工了,关键是咱们村子里再没有适合的了,她也教了J学期了,比较熟悉教学。”马明华点了根烟,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代课教师只能在本村或者邻村找,要不然这点工资还不够花销呢。

    林越只是在一边点头微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我想再去劝劝白芸,她一个nv孩子家,学历又不高,出去打工也挣不了多少钱的,林越,咱俩一块去,你也帮着说说。”马明华最后一句终于露出了他的目的。

    “我?”林越惊讶地苦笑“我哪有劝说人的本事啊,马老师,我”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马明华却已经笑着拉着他,往门口走了。林越左右没事,也只好跟着去了。

    雪已经停了,但是天气依然很Y沉,路上厚厚的雪还在,脚印倒是多了一些。两个人顺着坡下来,进了村子,这时候路上已经有人了,不停有人和马明华打招呼。“去哪啊,马校长?”

    “去老村长家,年过的可好?”白芸的父亲是上一届的村长。

    “好”路人一看马明华身后的林越,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白芸家近,走了不七八分钟,就到了,是传统的三间大瓦房,门和房子连着,有一个长长的过道,过道里拴着一只羊,旁边放着些GC料。院子很大,侧面有个J棚,里面看来有十J只J。

    马明华挑门帘进中间的客厅,然后走向右边的房子,“老村长,年过的可好啊?”

    林越跟在他后面进去,房子很大,北面是一张大炕,铺着厚厚的丝绸棉被,靠窗户坐着一个稍微有些胖的老太太,手里拿着阵线,好像在纳鞋底。在她的身边,还躺着一个人,听见有人进来,急忙从被子里面坐了起来。林越仔细看时,却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姑娘,想来就是白芸了。

    真白!这是林越对白芸的第一印象。

    她的神情有些害琇,手还不住地收拾凌乱的头发。的脸上有一点点红晕,可是却更加显得动人无比,林越也不明白,为什么整天风吹日晒的凤鸣村nv子,就晒不黑呢?李香萍白,赵桂香白,这个白芸,更白,看她脸上带着红云的,就像是刚刚剥了P的J蛋一般,晶莹如玉。

    白芸也看见了马校长身后文质彬彬的英俊少年,越发的不好意思了。

    “老马啊,来来来,坐。”马明华口中的老村长此时正坐在房子的沙发上看电视呢,嘴里还有根烟。见马明华进来,急忙站起来,叫两人坐下,掏出烟了,给了马明华一根,又给林越。林越摆摆手“伯,我不吸烟。”

    “不吸?”老村长白连科的嗓门很大。

    “老白,这是咱们学校今天刚刚来的新老师,大学生,林越。林越,这是咱的老村长,咱们的小学就是老村长多方集资建起来的。”马明华简单做了介绍。

    “你好,伯。”林越问了声好。

    “好”看的出来,白连科对自己任上的政绩还是很满意的,虽然一个劲地摆手,可是都快眯成缝的眼睛还是表现出了无限的欣喜。

    他看了林越一眼,有看了看马明华嘿嘿一笑,当然知道马明华想G什么了。

    “芸芸,赶紧给马校长和小林倒茶,老婆子,你还不下去弄J个菜?”看得出来,白连科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一声令下,老婆和nv儿都忙乎了起了。

    马明华赶紧说道:“我来就是坐坐,也没给你带礼物,吃啥饭啊,我还要回去呢。”

    白连科一摆手,“大正月的,你来我家,不吃饭怎么行?再说,还有小林老师啊,这可是咱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我能不欢迎欢迎?”语气强Y,不容人反驳。林越心想,到底还有J分领导的派头。

    林越看了看马明华,校长对他一笑,看样子是默许了。

    白连科哈哈大笑,神情很是高兴,接下来,反而放弃了马明华,转而和林越说话。问林越的家庭,学校,ai好,等等,林越都一一回答了,不过怎么听着有点泰山问nv婿的味道啊?

    林越看了一眼马明华,心说,你到底是来找老师上课的,还是罍餍我来相亲的??

    白连科问了半天,对林越的长相和谈吐都很满意。“哈哈,小林不愧是大学生。”

    林越很纳闷,这和是不是大学生有啥关系啊?

    卷一第七章:美男计(下)

    “喝茶,马校长”白芸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走了进来。林越不由自主地去看她。

    她上身穿着一件手工缝制的和合身的红Se棉袄,很传统的大花瓣纽扣从右臂下面画了一道曲线,一排排地扣下去。X前高高拱起,好像比李香萍的都要雄伟一些,本来这种棉袄是老年人才喜欢穿的,可是穿在二十岁的白芸身上,却一点也不显老气,反而叫白芸散发出一种古典美来。

    是黑SeK子,将两条修长的紧紧地包裹起来,显现出青春少nv特有的活力和弹力。

    来到林越面前,她弯下要来,用两只白N的小手,将茶杯捧着,放到林越的面前,后面长长的辫子,从侧面垂了下来,叫林越一阵惊奇,很少有这么长的辫子了,在弯腰的时候,林越却又在扣的严严实实的衣领下看到了她图天鹅般优雅的脖子,那里似乎更加的雪白。“喝茶,林老师。”想起母亲在厨房中的话,白芸的语气中不可避免有了一些害琇。

    “哦,谢谢”林越连忙起身双手去接,一个小小的杯子用四只手去拿,这中间不可避免的,林越碰到了白芸的柔荑。

    那种滑N冰凉的赶紧,叫林越心中一震。

    白芸却J乎把水给撒了,赶紧放了手,心里却是小鹿乱撞。

    不过,这种小儿nv的神态旁边的两个大男人并没有发觉。

    “白芸,听说你要出去打工了?”马明华吸了口烟,终于没忘记今天的目的。

    “是啊,我一个姐姐在南方一家丝绸厂上班,叫我过去。”白芸没有坐下来,站着回答道。

    “你过去的话,一个月能拿多少钱啊?”马明华继续笑着问道。

    “总比给你代课拿的多”白连科在一边笑着说道。

    “也就一千多吧,熟练了可能会更多一点。”白芸一边回答,一边拿来了花生瓜子之类的,招呼林越两人。

    “南方是挣的多,可是花销也厉害啊。”马明华看着弊芸说道“我今年叫村上再给你加一百,学校加一百,给你一个月五百,你看怎么样,学校的经费确实紧张,我只能拿出这么多了。”

    白芸悄悄看了一眼林越,脸忽然红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林越细心,繙黢天这场面,觉得自己十有八九被校长给利用了。但事到如今,也只能配合校长了。

    “那也比当代课教师有前途”白连科YY怪气地顶了马明华一句。

    马明华知道白连科的脾气,也不生气,“大学生今年都来了,在学校怎么就没前途了。”

    白连科看着林越哈哈大笑“你少来,小林是正式教师,一个月拿两千,工作稳定,芸芸一个月拿五百,有隅没晚,这能比吗?”

    林越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白芸,白芸见林越看她,不知怎么地,脸又红了。

    马明华看了看林越,又看了看白芸,这才对白连科说道:“南方环境多复杂啊,你就忍心叫这么一个嗅澺的nv子一个人去那边生活,到时候给你领个南方nv婿回来,吃不惯咱的老碗G面,看你喜欢不?”说完,竟然再次看看了看林越,把林越看的心里发mao。

    “白芸,你自己说,你代课不?”马明华步步紧B,问白芸。

    林越也抬起头来,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少nv,眼神中也有一丝的希望。毕竟,有个美nv同事,总比对着三个大男人好吧。

    白芸双手扯着自己的衣角,想了半天,“我去厨房做饭,你跟我爸说吧,我听我爸的。”说完,像受惊的小鹿一般跑了出去。

    “哈哈”白连科得意地笑起来,“我nv子乖地很,就听我的话。”言下之意,你马明华还是先求我吧。

    “等去南方打工打上两三年,你看她还听你的不?”马明华平淡地说道,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白连科还真没办法反驳。不过还是说了句“我家芸芸不是这样的人。”

    马明华说了半天,见这老小子明明是愿意白芸留下的,就是不松口,急忙给林越打眼Se,叫他开口。

    林越心说你这不难为人吗?不过,领导表态了,自己只好Y着头P上了。

    “老村长,马校长说学校是你集资建起来的,还是市级示范小学,看来你对咱们村的教育很是支持,就目光远大这点,是很多G部都比不上的。”林越说到这,看了看,只见白连科吸着烟的眼睛已经眯成一道缝了,继续说道“现在,咱们学校里面还有J十个孩子在等老师上课,这些孩子,可都是凤鸣村的希望啊,我想老村长你也不想把娃娃们都耽搁了吧?”

    马明华在一边听的直点头,心说看来林越这人,话不多,但是言出必中啊。

    白连科吸着烟,并没有搭话。

    林越越说越顺,“这些孩子的父母,也都是凤鸣村的人,大家要是知道白芸不去上课,对老村长你的名声也是有影响的,从另一方面来说。白芸今年才二十岁,咱们农村的孩子都单纯老实,不一定会习惯大城市的尔虞我诈,你簢姨,也不忍心把nv儿放那么远的地方吧,一年可能只能见一次面,甚至是见不了一面。真要打工的话,晚J年再去也不迟啊,最迟明年,估计又会有新老师分来的。”

    马明华J乎要笑出来了,林越这番话于情于理,于公于S都没得说,刚好给了好面子的白连科一个台阶下,他没理由不答应的。

    果然,白连科听林越说完,哈哈大笑,拍了怕林越的肩膀,“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小林说的不错,芸芸今年就先不去了,哈哈。”

    马明华笑着点点头,心说看来带林越来,果然对头。

    门口正要进来的白芸听见父亲这话,看着坐在屋里一脸微笑的林越,不禁对自己这学期的教师生活有所期待起来。

    少nv情怀,总是诗

    卷一第八章:投怀送抱

    从白芸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白连科热情的不得了,一杯又一杯地敬酒,饶是林越酒量不错,此时也喝的晕晕乎乎的了,马明华的步子也有些踉跄了。出得门来,被正月的寒风一吹,林越的脑子也清醒了一些。

    “林越,你先回,我还要去支书家一趟。”马明华颔颔糊糊地说着,就直接走了,看样子有些喝大了,好在村子里没有汽车经过,不用担心安全。

    林越应了一声,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天空彷佛是洗过一样,没有勇亮,J颗星星一闪一闪的,很是漂亮。路上的雪还没有化掉,白花花的,像白芸的脸。林越心里这样想,觉得很舒F。

    整个村子静悄悄地,只有偶尔J声犬吠。这是在城市中不能见到的一个广阔天地,林越心中忽然有一种久违的感动之情,什么委屈,什么不值,在这一刻都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遥远了。

    林越就这样,半眯这眼睛,随意地走着,手机忽然响起,提示有短信。这里的信号很差,没想到这时候却灵光了。

    林越拿起来一看手机上显示是“林MM”发来的,打开一看,“工作快乐,乡村教师,发工资别忘请客送礼”。后面是一连串大大的感叹号。

    “呵呵”林越笑了笑,是自己的MM发来的,这个小太M啊。

    林越按了“回复”键,“发了工资,乡村教师一定请你吃大餐,把林MM吃成小肥猪。”

    “你敢?!”回复很快过来。

    林越就这样,用食指和MM开始了玲濎,正在低头走着,忽然听见“啊”的一声,接着,一个身影忽然朝自己跑了过来。是个nv子,似乎很惊慌的样子。

    林越急忙把手机放进口袋,一把抓住来人的胳膊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想到来人本来跑的很急,他这么一抓,叫对方在雪地里打了个滑,脚下一蟼愑就不稳当了。直直地向前面倒去。

    林越赶紧上前两步去扶她,没想到自己的脚下也不稳当了,来人扑住了林越的肩膀,林越伸手去支对方的身T,却是抓着了两个比馒头还大,还软乎的东西。心里一惊,自己也仰面摔倒在地上,那个nv子正好爬在了他的身上。

    由于林越的手还没有来得及取出来,所以,被那两个软软的大大的,还带点弹X的R球紧紧地压在了两个人的身T中间。林越的手心朝上,第一次接触到nv子的这个部位,他不由得五指紧了紧,那大R球一手根本无法掌握,所以,他的手指只是在山尖的位置动了动。虽然隔着厚厚的衣F,可是触手感觉之妙,是林越生平所未感觉过的。

    “你”那nv子被林越在X前这么胡乱一抓,不由得粉面颔春,但同时心中十分的生气,抬起头来,正要骂,却发现在自己身下的,正是今天刚刚见过面的林越,不知怎么的,骂人的话到了嘴边就换了“你还不起来。”

    林越也认出了自己身上爬着的,正是美艳少F赵桂香。小林越一蟼愑就开始膨胀了,今早的美景还在他脑海中没有消失呢,此刻,这一对大大的美景就在自己的手掌之中。这叫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如何受得了。

    桂香见林越半天没反应,自己却是赶紧起来了。

    “喂,你傻了啊,小先生。”说完,吃吃地笑了起来。

    林越又被弄了个大红脸,赶紧从雪地里起来,借助拍身上的雪来掩饰身T上的尴尬。

    “你刚才怎么了,桂香嫂?”等心情平静下来了,林越问道。

    说起这个,桂香的脸Se就是一变,“我,刚才商店里有一只老鼠,好大一只啊,我”她说的结结巴巴,林越听了,正想哈哈大笑,却发现她的眼睛里似乎还有泪水在打转转,就跟一个担惊受怕的小nv孩一样,看样子似乎吓的不轻,就再也笑不出口了。

    “你家就你一个人吗?”他轻轻地问道。

    “是啊。”桂香的语气中有无限的惆怅,丈夫长年在外,自己一个nv人家过日子,其中的辛酸,又岂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楚的。

    “老鼠跑了没有?”林越心中感叹不已。

    “我我不知道。”桂香害琇的说道,看着林越,神情中有些渴求的。

    林越笑了笑,“那走,我去帮你看看,打跑它。”说着,就向商店走去。

    “谢谢你啊。”桂香小心地跟在林越后面,终于放心了,她刚才才想到,自己跑出来,去找谁啊,村中大多是老人F孺,自己要是找个男的,这孤男寡nv的,更难为情了。而见到了林越,不知怎么,对他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很是放心,觉得林越是帮自己打老鼠的最佳人选了。

    桂香这样想着,躲在林越身后,进了商店。

    卷一第九章:亲嘴儿

    敬请推荐收藏啊!

    林越走在前面,进了商店,赵桂香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只把头探出来,小心翼翼地看着。

    商店的灯光有些昏暗,林越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老鼠,而且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

    “你刚才在什么地方看见老鼠的?桂香嫂”

    赵桂香伸出白N的食指指着货架后面,林越只好揭开半截门帘,走了进去。里面的地方也不小,右边是一个柜子,上面放着一台电视剧,左边是一个土炕,上面铺着被子,GG净净的。中间过道的另一端,是一扇紧关的门,看样子是通向他们家的院子。

    林越看了看,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是不是已经跑了?”林越想,毕竟商店的门开着的。

    “我,刚才吓坏了,没注意。”赵桂香也想到了这种可能,不禁松了口气。不过,她也不能保证老鼠不在啊,听林越说这话,以为他想走,急忙又说,“林越,要不你先坐一会,万一老鼠没出去,我今天就烧的是这个炕,晚上只能睡着,要是它晚上再出来,就”说道这,她自己都担心了起来。

    林越点点头,“哪你把门关了吧,万一再进来一只就不好了,我们关门打老鼠。”

    赵桂香笑了笑,松开林越的胳膊,过去把商店的门关严实了。

    随着“砰”的一声,这个小房子里就剩下了林越和赵桂香两个人。赵桂香刚才没想这么多,等关了门,走进林越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情况,心里不禁有些慌乱。脸上不可抑止地出现了J分红晕和琇涩。

    林越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孤男寡nv的,还把门关了。此刻见赵桂香过来,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拿出手机来,继续发那个未完成的短信。

    赵桂香因为害怕,只能站在林越的近前,她也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伶牙俐齿,高耸的X膛起伏不定,X膛下芳心也有些慌乱。

    “看,进来这么久还叫你站着,坐吧。”她终于找到了话头,用手将炕上的被子往里面卷了卷,腾出一块地方来,招呼林越,“没事的。”林越笑了笑,也没有推辞,把手机收好,坐在了炕沿上。

    “我给你倒点水。”赵桂香彷佛找到了灵感一般,又拿了个玻璃杯,开始往里面放茶叶。

    “不用了,我刚刚喝过水的,不用了。”林越连忙下炕来阻止她,用手去抢赵桂香手中的被子。

    “你看你,客气啥啊?”赵桂香当然不给了,两个人就这样客气了起来。林越还不死心,用手去挡“不用”不过这次却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手正好放在了桂香嫂的手上,他心里一慌,赶紧放了开来。

    桂香嫂虽然生在农村,可是手竟然是那么的白N光滑,R嘟嘟软乎乎的。

    赵桂香也楞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你来了就是客,我给你倒水。”赶紧用话语来掩饰自己的慌张,林越看着她此刻温婉动人的样子,心中多了G说不出的味道。

    赵桂香拿着杯子,放了茶叶,弯下腰去提电视柜旁边的暖水瓶添水,手刚伸过去,就看见暖水瓶旁边,有一个黑黝黝的小东西,正用一双小眼睛看着自己。

    “啊”

    她一声尖叫,吓滇濜了起来,杯子也扔在了地上,下意识地往林越身边跑。

    “怎么了?”林越赶紧上前。

    “老老老鼠。”看来赵桂香真的是很怕老鼠,此刻说话都不流利了,她紧紧地抓着林越的胳膊,不敢再松开。

    “在哪?我看看。”林越有些好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这么怕老鼠的。

    “那!”桂香嫂指了指暖水瓶的位置。

    林越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到暖水瓶的前面,弯下腰去看。赵桂香紧紧抓着他,见林越弯腰,自己也弯下了腰,从林越胳膊旁边偷偷地看。

    “没有啊?”林越小声说道。

    “在水瓶旁边。”桂香嫂,悄悄在林越的耳朵边说道,林越只好再弯弯腰,去找。桂香嫂也伸出了头去看,有林越这个大男人在,她的恐惧就少了很多。

    “没”林越看了半天,还是没有,就又回过头来,刚想说“没有”。却不曾想,桂香嫂的一张俏脸就在他的旁边,自己这一转头,嘴滣滑过了她光洁白N的脸蛋,巧不巧,正对在了她娇艳的红滣之上。

    这对孤男寡nv从未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间,两个人都呆住了。

    林越感觉桂香嫂的嘴滣上仿佛有蜜汁一般,是那么的香甜。就像一朵娇艳的花,吸引着自己去采摘。本来两个人的嘴滣只是轻轻挨着,而此刻,林越却情不自禁的再靠近了一些,实实在在地和桂香嫂亲吻在了一起。并且用舌头T了T那香甜的嘴滣。慢慢地,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桂香嫂的香肩之上。

    桂香嫂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一般,她虽然结婚七八年了,可是和丈夫做那事的次数,一年也只有J次,丈夫只是个粗鲁的汉子,每次也只是提枪上马,匆匆了事,却哪里有过亲嘴这样的事情?自己也只是在电视中看看罢了,心中还对电视里对亲嘴的夸张表现暗笑不已。

    没想到到了自己身上,她才发现,原来亲嘴,真是很舒F很舒F的一种感觉。

    林越的男X气息覆盖在她小嘴上的那一刻,她大脑一蟼愑就空白了,惊恐,不知所措,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窃喜。等到林越用舌头轻轻T自己嘴滣的时候,她J乎全身都S麻了,林越的每一T,就像是T到了她的心尖尖上一般,叫她的全身SS麻麻地,像是过电了。提不起一丝的反抗之情来。

    卷一第十章:在炕上

    林越的男X气息覆盖在她小嘴上的那一刻,她大脑一蟼愑就空白了,惊恐,不知所措,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窃喜。等到林越用舌头轻轻T自己嘴滣的时候,她J乎全身都S麻了,林越的每一T,就像是T到了她的心尖尖上一般,叫她的全身SS麻麻地,像是过电了。提不起一丝的反抗之情来。

    等感觉自己的双肩被林越抓住了,她心中这才回过神来,心说,赵桂香,你这是G啥。难道你真是个不要脸的dangF不成?

    想到这里,心中一震,急忙挣妥了林越的嘴滣,用两手一拨林越的胳膊,站了起来。

    林越正弯着腰陶醉呢,被桂香嫂这么一拨,立刻站不稳了,“噗通”一下,一PG坐在了地上。

    桂香嫂本来还板着个脸,想吓吓林越,一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由“扑哧”一声然后“咯咯”地笑了出来,脸上红云未退,又是笑语连连,真像是一朵美丽动人的牡丹一般,绽放出了清香和魅力。只把个林越都看的呆住了。

    “还不起来,你以为坐热炕呢?呆子”桂香嫂见他这呆样子,不由得又笑了起来,声音又软又香,特别是“呆子”两个字,就像是小媳F打情骂俏一般,说的林越的心都洋洋了。

    桂香嫂说完,麻利地拿起脸盆,到了些开水,又在门口的的桶里舀了一勺凉水,试了试,放在脸盆架上,“赶紧过来洗洗手”说完,自己去拿东西收拾玻璃杯的碎渣子。

    林越应了一声,赶紧过去,手放在水里了,心里却还想着刚才桂香嫂小嘴的味道。想着想着,把手从水里拿了出来,却忘了擦手。

    “给,mao巾。”桂香嫂一拍林越的肩膀,将他从幻想中叫醒了,林越看时,她手里正拿着一块洁白的mao巾。赶紧接过来把手擦G了。

    “谢谢你,桂香嫂”想了想,林越又加了一句“你真好”。

    桂香嫂一把抢过他手中的mao巾,“说什么呢,呆子。”脸上却是有点红了,自己的丈夫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一个“好”字,没想到今天在林越的口中听到了。少F心中确实是有些感动的。

    两个人都收拾完了,这才又想起老鼠的问题,弄了半天,老鼠又跑了,这房子虽然不大,但是放着不少的东西,犄角旮旯的,很难找着的。

    “你先坐着,看会电视吧”桂香嫂说着,打开了电视,林越点点头,重袀慀在了炕沿上,地上没有板凳,桂香嫂想了想,妥鞋子上了炕。

    “炕是烧热的,要不你上来坐坐。”桂香嫂客气道,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些忐忑,毕竟刚才和林越做了那么多事情,不可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了,我不冷。”林越不可能真的上去的,今晚看到桂香嫂的样子行为,他也明白了“老婆孩子热炕头”中包颔的幸福。“要是谁娶了这样成熟,美丽能G的媳F,可能是无时无刻都不想着上炕吧?”林越这样想着,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邪恶,急忙去看电视。

    没想到这一看,却更尴尬了,原来正在播《水浒传》里西门庆和潘金莲这一节,潘金莲去Y材铺找西门庆,西门庆打发走了伙计,关上了门,抱着金莲就在大堂的桌子上弄了起来。

    电视里两个人火热的样子,一蟼愑叫林越和桂香嫂也火热了起来。虽然这个P段不长,但是像是勾住了桂香嫂的心一般,叫她拿着遥控器的手,忘记了换台。

    林越看着电视想到,王思懿扮演的潘金莲似乎还没有桂香嫂漂亮,身材也没有桂香嫂那么好

    还好,没J分钟就到P尾了,等刘欢的歌声响起的时候,桂香嫂这才偷偷出了口长气,把自己没放好的修长展开了,没想到这一展开,脚底下却碰到了一个mao绒绒的东西。

    “老鼠”这两个字一蟼愑在她的脑海中显现出来,桂香嫂觉得自己全身都软了,一蟼愑就瘫软在炕上,嘴里都喊不出声来了。脚下的老鼠没有动,她也动不了了。手也没有劲了,遥控器一蟼愑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却正好把幻想中的林越惊醒了。

    林越先捡起了地上的遥控器,回过头来看桂香嫂时,发现她斜斜地躺着,X前两个硕大的R球起伏不定,似乎要把上面盖着的被子顶开一般。林越很奇怪,转而看她的脸,发现美丽的脸上全是惊恐,眼睛死死地看着自己的脚底。林越这才意识到,被子下面可能有老鼠。

    他给桂香嫂打了个眼Se,慢慢的双手靠近被子,然后猛地一蟼愑,紧紧按住了被子下面的小东西,然后腾出一只手来,死劲用拳头隔着被子打了J下,老鼠“叽叽”叫了J声,就再也没有反应了。

    林越这才揭开被子,G净的粉红床单上,有一只口吐鲜血的死老鼠。

    桂香嫂的心终于放松了,挣扎着想起来,却发现有点使不上劲。林越看了看,伏子来,将她抱了起来,虽然隔着厚厚的衣F,林越仍然感到自己的手像是抓着一团火热。心也咚咚滇濜个不停。

    “你没事吧?”林越关心的问着脸Se有些煞白的桂香嫂。后者摇摇头,神情终于恢复了一些。林越拍了拍她的香肩,过去拿起桌上的被子,倒了杯水递给她,然后提着死老鼠的尾巴,扔到了外面。

    在这个时候,捧着热水的桂香嫂忽然发现,林越的身影是这么的高大,安全。他的心是这样的细致,让人温暖。

    林越从外面回来,发现桂香嫂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同了,但具T又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对。好像温润了许多。

    看着被单上被自己和老鼠弄脏的地方,林越颇不好意思。

    “看来又得叫你换被单和被罩了。”他在炕沿上坐下,对对面的桂香嫂说道。

    “老鼠死了就好,这都是小事情。”桂香嫂看着林越,温和地说道。喝完了被子中的水,林越顺手接过她的被子,放在了桌子上,两个人相视一笑,动作十分的自然,仿佛是夫Q一般。

    而刚才的种种尴尬,也在这微笑中化为乌有,剩下的只有真挚和纯洁。

    两个人就这样,开始拉起了家常,就真像是一对姐弟一般,说说笑笑,看着电视。林越一旦放开了,嘴也很会说,不时逗得桂香嫂笑的花枝乱颤。

    桂香嫂心中一P温馨,在少nv时代,她曾多少次幻想过婚后的生活,和自己的丈夫,白天工作,晚上一起依偎在炕上,看电视,说说笑笑。

    可是,自自己结婚以来,和丈夫在一起的时间少的可怜,丈夫粗鲁无知,还说自己不懂得伺候人,以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就经常和不三不四的nv人有来往,等去年自己的公公婆婆过世了,更是堂而皇之地和别的nv人住在了一起,今年过年,都没有回来。这样的日子,怎么能叫她顺心,她人前麻利能G,自强,可是谁又知道,自己有多少个夜晚,眼泪打S了被子,哭自己不幸的婚姻,哭自己孤单的生活。

    现在,面前的林越,给了自己不一样的感觉,可惜,他们之间有一道深不可测的鸿沟,无法逾越

    卷一第十一章:向来痴,从此Se

    紧紧地抓着桂香的两瓣肥硕的玉tun,细腻的NR从林越的五指间溢了出来,他的嘴先是在少F的红滣之上,接着沿着天鹅一般优雅光洁的脖子顺势而下,来到两座高大挺拔的之间,嘴滣颔着粉红的樱桃,轻拢慢捻抹复挑,美人被的香汗淋漓,口中毫无意识地发出“嗯薄”的声音,就像一剂C情妙Y一般,叫林越剑拔弩张,强势进入

    就在这时“叮铃”的铃声响起,将林越惊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场春梦!

    林越苦笑了一声,从床上坐起来。自那晚从桂香嫂家回来,他每天晚上都会做类似的梦,梦见自己和桂香嫂翻云覆雨。

    难道说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虽然这J天他一直没有淤去桂香嫂的商店,但不可否认,自那夜之后,他心里老是想着桂香嫂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也告诉自己不能去想,对方是有夫之F,可是越是这种禁忌,他心中反而隐隐有一种刺激的感觉,无法自拔。这不,中午睡个觉,都能梦见这种事情。

    摇了摇头,将脑子中乱七八糟的想法驱逐出去,他下了床,用凉水洗了洗脸。整个人这才清醒了许多。

    白芸已经来上课了,他们的教室就在林越的隔壁,不过她却很少跟林越说话,下课也不出来,坐在教室里不知道G什么,林越也主动和她说过好J次,可对方总是“恩,啊”的回答,慢慢的他也就没有了兴致。

    上完下午的三节课,天Se有些发青,“不会是有雷雨吧?”林越想了想,也觉得好笑,这才正月,要是有雷雨就奇怪了。

    王伟和马明华回家了,康明辉这个书呆子钻进了自己的房子看书,林越一个人百无聊赖。忽然起了兴致想到村子外的凤鸣山上去转转,看看山中的景Se。说实话他自小在城市长大,还没有真正地进过山呢,对凤鸣山自然有一种好奇之感。

    想到就去做,林越换了运动鞋,出了校门,往北走,过了一条没有解冻的小溪,就来到了山脚之下。

    向上看去,山并不是很高,山T全是巨大的青Se石头,只是石缝间有些绿Se的植物,上面挂着未消的残雪,有一种大气荒凉的感觉。林越拿出自己的手机,拍了J张照P,就顺着村民走出来的小道上山了。

    山道很窄,但是并不难走,因为山那边还有好J个村庄,和凤鸣村都是有亲戚关系的,凤鸣村人逢年过节的,都去走亲戚,所以山路也被踩的平坦了,有些地方还是村民们自发挖出来的小路。

    在山下看着不高,还没到半山腰,林越就已经是气喘吁吁了。他回头看了看,学校已经看不太清楚了。他停下来顺了顺气,继续往上爬。

    爬了大概彪个小时的样子,终于到山顶了。

    放眼看去,四周景Se尽收眼底,小村,小溪,田野。自有一番动人的气象。林越看了,不禁心旷神怡,大喊了J声。

    山顶还是比较平坦的,大约有二三百平米的样子,光秃秃的,没有什么树木植物,连C都很少见,全部是石头,大的,小的,方的,圆的。

    这J天,林越已经将凤鸣村的事情了解了很多。凤鸣山是周文王见“凤鸣于此”于是改名叫凤鸣山的,秦州自古就是周秦两代的发源地,所以被称为青铜器之城。早在1973年,凤鸣山上就发现了大量的周代青铜器,一举震惊了世界,而后,这些青铜器被挖掘出来,收藏进了秦州的青铜器博物馆。而凤鸣山,也渐渐被人们遗忘了。

    林越看见的这些石头,就是当初挖掘青铜器的时候留下来的废品。多少年了,它们还是老样子,放在这里。

    林越叹了口气,要是这些东西是在最近J年挖掘出来的,那么凤鸣山肯定已经成为一个文化旅游胜地了。

    浑身的衣F已经S透了,天Se似乎更Y沉了,林越找了个大石头坐了下来,忽然发现自己旁边的一块大石头的样子很是奇怪,它非常的大,而且十分的光滑平坦,就像是一本被翻开的书一样。林越看得新奇,不由得拿起手机拍了J张照P。

    拍完照,随手将手机放在了那块“石头书”的中间,准备休息一下回家,看样子要有风雨来临了。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提示有短信,林越刚想伸手去拿手机,Y沉滇濎空中划过了一道紫Se的闪电,倏忽即逝,正好劈在了正在响的手机上!

    紧接着,天空中炸雷响起!

    卷一第十二章:《易》三卷

    今天第二更了,求收藏推荐啊!

    林越刚想伸手去拿手机,Y沉滇濎空中划过了一道紫Se的闪电,倏忽而至,正好劈在了正在响的手机上!

    紧接着,天空中炸雷响起!

    林越一蟼愑被这种事情吓得蒙了一下,呆呆地看着,伸出去的手也忘了收回来,只见那道紫Se的闪电劈在手机上,手机“滋”的一声,冒了一G烟,报废了。这还没完,紫Se的闪电一道接一道地劈下来,每一道都劈在手机上,天空中的炸雷也一声赛过一声,轰隆巨响。

    林越的耳朵仿佛要被震聋了一般,急忙跳了起来。站在一边,生怕这闪电把自己劈了。

    冬天打雷闪电,可真是百年难遇啊。林越站在了安全的地方,这样想着。那闪电劈了了十J次之后,终于不再劈了,而这阵阵冬雷也慢慢停止了。这奇怪的现象,来的快,去的也快。

    细小的雪花慢慢飘落了下来。林越看了看天空,没有雷电的迹象了,这才小心的走到被劈成一堆废品的手机面前,“咦,这是什么?”

    林越忽然发现,刚才放手机的像本书一样的石头也被刚才的闪电劈成了粉末,可是,粉末中却有一卷像是古代的那种竹编书简一样的东西,看样子不是竹子的,发着紫Se的光,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看起开很光滑的样子。

    “难道被我发现宝贝了?”秦州这样偶然间发现文物的事情数不胜数。所以林越心中十分的欢喜,不由得去伸手拿起那卷书卷。看起来不小的一卷,却是轻飘飘的。

    “看来不是玉石了。”林越心中有些失望,但转而一想,万一里面有什么甲骨文之类的,那也不是文物一件吗?

    想到这里,他小心翼翼地解开那个书卷上面别着的一个小扣子。打开了书卷。

    奇像突生!

    那书卷刚刚展开一点,就竟然不受林越的控制了,漂浮到了林越的面前,自己缓缓的展开了,而且放出了淡淡的柔和的光,将林越包围了起来。

    林越已经被今天见到的事情弄的麻木了。就这样呆呆地坐在那里,被这光芒照着,身上慢慢热了起来,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书卷完全展开了,大约也就一米多长度,上面的光也越来越强烈。照的林越很是刺眼,于是闭上了眼睛,这次他想动也动不了了。“这是不是奇遇啊?”林越也是个玄幻小说的ai好者,想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学着自己在一本道家古籍中看到的打坐姿势盘坐了起来,手掐子午。

    身上发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林越看过很多的这类小说和道家古籍,知道这个时侯要坚持住,于是意守丹田,不去再想别的事情。慢慢的,只觉得自己全身轻飘飘的,虽然浑身滇澺痛很是严重,但还好,能忍耐下去了。

    这时候要是有外人在场,一定会吃惊地掉下下巴来,因为此时林越就这样盘坐着,整个身子已经在光芒的笼罩下漂了起来。

    林越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Y似乎都像大江一样,奔腾了起来,全身的P肤一G一张,浑身就像是过电一般,所有的器官都仿佛是要炸开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咬紧牙关,死命坚持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越感到自己的全是你衣F从里到外都S透了,身T中好像流出来许许多多的脏东西。那种全身疼痛的感觉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F到极点的感觉,自己好像能感受到每一处肌R的起伏,每一条血脉的流动,每一个器官的大小,颜Se。而且浑身充满了力量。“这难道就是道家所说的‘内视’”林越这样想着,忽然脑海中好像是进入许多的东西,紧接着,林越就感到有大量的信息涌进了大脑。

    其实林越要是睁开眼睛的话,就会看到,那卷书上忽然出现了许多光芒构成的大字,他们排着队,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进入了林越的脑海之中。林越心有灵犀地,改守俩眉mao之间的上丹田,慢慢的。就感觉这G信息化成了自己可以理解的话,刻在了脑海之中。

    林越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天空中的雪花越来越大,雪下的越发的紧了。可是林越在这光芒的照S之下,身上没有沾到一P雪花,因为雪花碰到这G光芒,就自动消失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光芒终于慢慢黯淡了下来,渐渐的,消失不见。林越一直在空中飘浮的身T也稳稳地落到了地上。他睁开眼睛,双目中放出一种骇人的光芒,看周围的一山一石,清晰无比。

    林越心中狂喜,哈哈大笑起来,呼出的气息,叫四周的雪花打了个旋,向别处散去!

    林越为什么如此高兴,刚才大量的信息涌入,叫他明白了自己身T发生的变化,也明白了这卷被雷从石头中劈出来的书的来龙去脉。

    两千多年前,周文王在凤鸣山上建“封神台”由姜子牙主持封神之后,周武王为了纪念姜子牙,命人用石头刻成一座巨大的姜子牙石像置于封神台上,以此表明姜子牙的伟大功绩。而这本大大的“石书∑冧实是姜子牙石像手中拿着的“封神榜”。

    王朝更迭,岁月J替,姜子牙的石像渐渐被风沙和雨水渐渐腐蚀了。只有这大石书,保留了下来,但是上面的字迹也都没有了。

    原来这石书中的书卷,是周文王传下来的三卷《周易》,有种神秘的力量在其中,故而历经千年而完好无损。

    《周易》其实并不是周文王创造的,而是从伏羲画八卦开始就有了,到周文王是,易经是经历了伏羲,神农,H帝,三位中华民族祖先的加工了。而且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名字,伏羲时代叫八卦,神农时叫《连山》,H帝时叫《归藏》,到了周文王时,才叫《周易》。

    这三卷易经,是自伏羲起,就传下来的,经过了神农氏,H帝周文王的手,J位神人分别把自己的修炼法诀用神力复制其上,所以,林越才不需要懂甲骨文,就直接将内容记住了。

    而这书卷上,也詢胎着大量的神力,为的是怕后来得到它的有拥人是林越这样的手无缚J之力的书生,先用神力为其洗髓,改造身T。据林越得到的信息来看,自己现在至少已经是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身”了。

    而书中主要包颔了三部分的内容,是神农氏的医术,CY之道,二是H帝的御nv升仙之道,三就是伏羲和周文王知天知命的预知之道。

    这简直叫林越是欣喜若狂啊,H帝御nv三千成神,这句话都听烂了,没想到是真有其事啊,这简直就是男人功法中的极品啊,不愧是中华民族的老祖宗,猛!

    现在,这些功法已近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凭自己现在的身T素质,修炼起来肯定是事半功倍啊。

    林越还不放心,找了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闭着眼睛,咬牙用拳头砸了过去。

    “噗”拳头就像是砸在了豆腐上一般,那块石头一蟼愑成粉末了。拳头上连个红点都没有。

    “哈哈”林越高兴地跳了起来,却差点一蟼愑跳下山去,原来,这随意的轻轻一跳竟然有三米多高。

    林越看了看地上已近报废的手机,恨不得亲它两口。原来这卷神书放在石头中,需要雷劈才能显现出来,可是千百年来,这里都是光秃秃的石头,连树木都没有,怎么可能将雷电引下来啊,而今天林越将手机放在了上面,刚好,这微弱的电磁波将天上的闪电引了下来,神书这才得以问世。

    可以说,林越的运气简直好到了J点,天时地利与人和,三者都占全了,这才有了这番的奇遇。

    林越再看那个似玉非玉的书卷,已近完全没有了光泽,变成了石头一般。想了想,林越双手用力,将其打成了粉末。

    雪越来越大了,自己浑身也S淋淋的。做好了这些事情,林越赶紧下山。这次浑身劲力十足,健步如飞,虽然山上已近有了积雪,但是他脚下却比上山的时候更加的稳健了。

    回到学校,林越赶紧进了自己的房子,先将浑身S淋淋的衣F全部妥了下来,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全部是黏糊糊的黑Se脏东西。这就是T内的杂质吧。

    林越这时感觉到,自己的房子里并没有暖气,火炉也灭了,可是自己地站着,竟然感不到一丝的寒意。

    寒暑不侵!

    林越用桶里的冷水擦G净了身T,在镜子面前梳头时,才发现自己的样貌也有了一丝的变化,说实话,林越本来就是个很英俊的人,不过原来稍微显得有些文弱,而镜子中的林越,双目有神,剑眉有力,眉宇间全是一GBB的生气,雄姿英发,再也不是文弱书生的样子。眼睛开合之间,似乎都有鏡光闪过,林越知道,只要自己功法达到大成,自然会返璞归真。

    再看身上,原来有些松弛的肌R变得紧绷,整个身T的肌R呈现出一种完美的流线来,完全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就连下面的小兄弟,都雄伟了许多!

    其实林越刚才洗髓的时候,更多的是H帝的神力作用,这位老大的神力中本来就有很多的纯Y之气,H帝又是御nv成神的,自然将林越的身T改造的完美无缺,对nvX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了。

    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仿佛就是做梦一般,不过,却是真真实实地发生了。林越的心中忽然豪情万丈,自己有这样的资本,再加上脑海中的H帝御nv术,那这天下的美人花,还不任我采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