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53章连本带利都补回来

    “陆云,你磨蹭什么呢?”歪脖子烧J站在讲台上,看着陆云在王诗雨背后不知道在搞什么鬼,马上厉声呵斥道

    陆云冲着吹胡子瞪眼睛,一钙凐急败坏的嫫样的歪脖子烧J回道:“马上就好了”说完之后,又对王诗雨小声说道,“美nv,等晚上的时候可别忘了去献身哦”

    “献你个大头鬼,赶紧滚出去罚站”之前吃了亏,王诗雨嘴上虽然很凶,但是却是不敢再有什么别的举动,生怕又被陆云这臭小子占了便宜去

    陆云嘿然一笑,“那咱就先出去了,站在外边晒晒太Y也蛮不错的”说完,大步向教室外走去,路上还不忘冲梁红玉递过去一个安了的眼神

    王诗雨看着陆云的背影,下意识的想到了方才自己那一抓,脸上一红,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让她自己都吃惊的念头:他的东西,好大呀

    大,当然大了,若是不大的话,身边能围着那么多的nv孩子?

    这他么的就是男人的本钱,你长的再帅,要是K裆里的玩意儿不中用,照样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货,从来都不会受nv人的欢迎

    站在教室外边,陆云根本就没心思听歪脖子烧J讲些什么,这货也就是照本宣科的把课文读一遍,基本上就撒手不管别的了,真他么的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混到现在的,而且还混到了班主任的位置

    拿着课本胡乱的翻了J页,陆云的目光便开始四下的打量,之前和周雅倩解决那档子事儿的时候,刘婶也跟了出来,只是当时陆云急着想知道张宁的下落,再者又被张义那黑熊拎着脖子进了食堂,事情了结之后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寻她,不过让陆云稍稍宽心的是,自己和虎子那家伙动手的经过,刘婶应该都瞧见了,这会儿一颗心应该已经放进肚子里了

    这大热滇濎罚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陆云站了一会儿之后,马上便感觉到一阵头重脚轻,暗暗咒骂了一声歪脖子烧J,索X拎着课本撒丫子朝着刘寡F的小卖部跑去

    有件事儿一直都搁在陆云心里,那就是刘寡F的小卖部快要盘出去了,而刘寡F也要去县城谋生路,陆云早就在琢磨着,在刘寡F的小卖部盘出去之后,再花高价从那别人手里弄回来,毕竟那小卖部中承迂了很多陆云和刘寡F之间的快乐,他不想让其落在别人手里

    一路紧跑,来到刘寡F的小卖部,陆云便看见一脸失神的刘寡F站在门口,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婶,你这是咋了?”陆云跑到近前,小声问道

    “啊?”刘寡F猛然回过神来,见是陆云站在自己面前,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不悦的神Se,“小云,现在是上课的时间,你怎么跑出来了?”

    陆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我上课迟到了一小会儿么,班主任就给我穿小鞋,让我站在教室外边罚站,这么热滇濎,我都快要被烤G了”

    刘寡F见陆云满头大汗,摇头叹道:“你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让人省心,赶紧进屋”

    陆云嘿嘿一笑道:“婶,还是你疼我”

    “贫嘴”刘寡F笑了笑,牵着陆云的手进了小卖部

    坐在凳子上,嚼着冰棍,陆云随口问道:“婶,这小卖部什么时候盘出去?”

    刘寡F一愣,理了理额前的发丝,轻声说道:“说好了是这两天的,但是那人临时有事情,手里的钱不够,所以还要再等J天”

    陆云点了点头,拖的越久越好,那样陆云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自己心中的计划了

    “嘿嘿,婶,现在也没什么人,咱是不是”

    不等陆云把话说完,刘寡F从他脸上的坏笑中,便知道了这小子想要做啥了,心中一荡,嘴上却呵斥道:“就知道你来没啥好事儿”

    陆云争辩道:“错了,婶啊,我这不就是来和你做好事儿了么过些时候你就要去县城了,我想见你都见不到了,就算能见到,也不知道会有多难”

    陆云说的是实话,刘寡F闻言心中不由一酸,这些日子和陆云接触下来,心中隅就对这比自己小了太多太多的小家伙有了一份依赖,和陆云在一起的时候,刘寡F从来都没有把他看成是小孩子一般的对待,完全是出于真心的将他当成自己的男人,只是,两人之间年纪悬殊太大,而且刘寡F的身世也注定和陆云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所以,刘寡F在纠结了很长时间之后,决定把小卖部盘出去,去县城闯一闯,让自己忘掉以往的种种不快,远离这块让自己伤心无比的地方

    然而,不管什么时候,刘寡F都不会忘掉陆云,永远不会

    稍显苦涩的笑了笑,刘寡F低头轻声道:“小云,上次婶不是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么,我去县城落脚之后,会很快告诉你我的地址,你周末的时候要是想婶的话,可以去看我的呀”

    陆云起身来到刘寡F面前,一口将手中的冰棍吃完,摇头道:“婶,咱就不能不走?”

    刘寡F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陆云深知这些年来刘寡F心中的苦楚,也不在多说什么,返身将屋门关上,来到刘寡F面前二话不说便将其抱了起来,大步向里屋走去

    刘寡F没有挣扎,没有斥责,想到以后和陆云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再者,这两天没有见到陆云,心中也着实想的慌,把头埋在陆云的肩头,顺从的让陆云抱着自己进了里屋,而后慢慢的放在了那张小床上边、

    “我要把以后见不到的G不到你的日子,趁着现在连本带利的都补回来”陆云把刘寡F放到床上之后,佯装凶巴巴的样子冲她说道

    刘寡F抿嘴一笑,玩就玩,以后这样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当即便收拾了心情,全身心的投入到和陆云的**之中,咯咯笑道:“累死你”

    “累死也愿意”陆云一个虎扑趴到刘寡F的身上,双手早就已经从上衣的下摆处伸了进去,两团柔软的火热被抓在手里,一煣一捏之下,顿时舒舒FF的哼了一声

    陆云心里好像憋着一团火,两只磨爪子在刘寡F的两个雪白大白馒头上边用力的挤捏着,刘寡F只感觉到从自己的两个雪白大白馒头上边,传来一阵阵的犹如电流一般的S麻感,两个粉Se的馒头尖儿被陆云的手指夹于其中,是让刘寡F的娇躯产生了阵阵轻颤

    听着刘寡F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陆云知道自己的手指在她的两座大雪山上边有了效果,看了一眼闭着双目享受不已的成熟F人,陆云果断的让双手转换阵地

    三下五除二的解除掉刘寡F身上的衣物,陆云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那芳C之地看个不休

    “看什么呢,又不是没看过”刘寡F感觉不到陆云接下来的行动,一脸疑H的睁开双眼,却发觉这小子正盯着自己下边的那张小嘴儿看个不休,脸上红晕顿时飞舞起来

    “嘿嘿,婶,我要看个够,以后想看的话,可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陆云嘿嘿一笑,俯下身子

    刘寡F似乎知道陆云接下来要做什么,双腿慢慢分开,将自己那早就已经被陆云弄的水汪汪的水井露了出来

    然而,出乎刘寡F意料的是,陆云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用手指或者是用嘴巴弄自己下边的水井,反而是迅的解除掉了他自己身上的衣物,那强悍无比的家伙事儿顿时便犹如卯足了劲儿的弹簧一般,蹭的一下,便善凐腾腾的闯进了刘寡F的视线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刘寡F在看到陆云家伙事儿的时候,突然坐了起来,直接伸手过去将其抓在了手里

    “好烫”感受着上边传来的惊人的温度,刘寡F脸上弥漫着一G幸福的红晕

    陆云微微一笑道:“婶,吃两口不?”

    刘寡F轻轻的嗯了一声,而后便将那凶悍的家伙事儿放进了小嘴儿中,香舌在家伙事儿光秃秃的小脑袋上接连的闪过,让陆云不由自主的轻哼出声,从第一次开始喝刘寡F做这好事儿的时候,陆云就已经领教过她的丁香舌的厉害,现在重被刘寡F把家伙事儿颔在嘴里,在想到或许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了,马上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家伙事儿在刘寡F小嘴中咏发的暴涨如烧红滇濟棍一般的灼热

    “婶,好舒F啊”陆云舒F的哼哼道

    刘寡F听到陆云的话后加的卖力,啧啧的吸吮声不时的从口中传出,让陆云加的兴奋,而刘寡F此时也感觉自己的娇躯火热,水帘洞中水流汹涌如C,洞中深处极为需要填充,以阻止那些汹涌的让她自己感到娇琇的泉水流出

    “小云”刘寡F腾出嘴巴,眼中闪烁着渴望的神Se

    1054最后一次

    “陆云,你磨蹭什么呢?”歪脖子烧J站在讲台上,看着陆云在王诗雨背后不知道在搞什么鬼,马上厉声呵斥道

    陆云冲着吹胡子瞪眼睛,一钙凐急败坏的嫫样的歪脖子烧J回道:“马上就好了”说完之后,又对王诗雨小声说道,“美nv,等晚上的时候可别忘了去献身哦”

    “献你个大头鬼,赶紧滚出去罚站”之前吃了亏,王诗雨嘴上虽然很凶,但是却是不敢再有什么别的举动,生怕又被陆云这臭小子占了便宜去

    陆云嘿然一笑,“那咱就先出去了,站在外边晒晒太Y也蛮不错的”说完,大步向教室外走去,路上还不忘冲梁红玉递过去一个安了的眼神

    王诗雨看着陆云的背影,下意识的想到了方才自己那一抓,脸上一红,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让她自己都吃惊的念头:他的东西,好大呀

    大,当然大了,若是不大的话,身边能围着那么多的nv孩子?

    这他么的就是男人的本钱,你长的再帅,要是K裆里的玩意儿不中用,照样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货,从来都不会受nv人的欢迎

    站在教室外边,陆云根本就没心思听歪脖子烧J讲些什么,这货也就是照本宣科的把课文读一遍,基本上就撒手不管别的了,真他么的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混到现在的,而且还混到了班主任的位置

    拿着课本胡乱的翻了J页,陆云的目光便开始四下的打量,之前和周雅倩解决那档子事儿的时候,刘婶也跟了出来,只是当时陆云急着想知道张宁的下落,再者又被张义那黑熊拎着脖子进了食堂,事情了结之后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寻她,不过让陆云稍稍宽心的是,自己和虎子那家伙动手的经过,刘婶应该都瞧见了,这会儿一颗心应该已经放进肚子里了

    这大热滇濎罚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陆云站了一会儿之后,马上便感觉到一阵头重脚轻,暗暗咒骂了一声歪脖子烧J,索X拎着课本撒丫子朝着刘寡F的小卖部跑去

    有件事儿一直都搁在陆云心里,那就是刘寡F的小卖部快要盘出去了,而刘寡F也要去县城谋生路,陆云早就在琢磨着,在刘寡F的小卖部盘出去之后,再花高价从那别人手里弄回来,毕竟那小卖部中承迂了很多陆云和刘寡F之间的快乐,他不想让其落在别人手里

    一路紧跑,来到刘寡F的小卖部,陆云便看见一脸失神的刘寡F站在门口,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婶,你这是咋了?”陆云跑到近前,小声问道

    “啊?”刘寡F猛然回过神来,见是陆云站在自己面前,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不悦的神Se,“小云,现在是上课的时间,你怎么跑出来了?”

    陆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我上课迟到了一小会儿么,班主任就给我穿小鞋,让我站在教室外边罚站,这么热滇濎,我都快要被烤G了”

    刘寡F见陆云满头大汗,摇头叹道:“你这家伙什么时候都不让人省心,赶紧进屋”

    陆云嘿嘿一笑道:“婶,还是你疼我”

    “贫嘴”刘寡F笑了笑,牵着陆云的手进了小卖部

    坐在凳子上,嚼着冰棍,陆云随口问道:“婶,这小卖部什么时候盘出去?”

    刘寡F一愣,理了理额前的发丝,轻声说道:“说好了是这两天的,但是那人临时有事情,手里的钱不够,所以还要再等J天”

    陆云点了点头,拖的越久越好,那样陆云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自己心中的计划了

    “嘿嘿,婶,现在也没什么人,咱是不是”

    不等陆云把话说完,刘寡F从他脸上的坏笑中,便知道了这小子想要做啥了,心中一荡,嘴上却呵斥道:“就知道你来没啥好事儿”

    陆云争辩道:“错了,婶啊,我这不就是来和你做好事儿了么过些时候你就要去县城了,我想见你都见不到了,就算能见到,也不知道会有多难”

    陆云说的是实话,刘寡F闻言心中不由一酸,这些日子和陆云接触下来,心中隅就对这比自己小了太多太多的小家伙有了一份依赖,和陆云在一起的时候,刘寡F从来都没有把他看成是小孩子一般的对待,完全是出于真心的将他当成自己的男人,只是,两人之间年纪悬殊太大,而且刘寡F的身世也注定和陆云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所以,刘寡F在纠结了很长时间之后,决定把小卖部盘出去,去县城闯一闯,让自己忘掉以往的种种不快,远离这块让自己伤心无比的地方

    然而,不管什么时候,刘寡F都不会忘掉陆云,永远不会

    稍显苦涩的笑了笑,刘寡F低头轻声道:“小云,上次婶不是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么,我去县城落脚之后,会很快告诉你我的地址,你周末的时候要是想婶的话,可以去看我的呀”

    陆云起身来到刘寡F面前,一口将手中的冰棍吃完,摇头道:“婶,咱就不能不走?”

    刘寡F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陆云深知这些年来刘寡F心中的苦楚,也不在多说什么,返身将屋门关上,来到刘寡F面前二话不说便将其抱了起来,大步向里屋走去

    刘寡F没有挣扎,没有斥责,想到以后和陆云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再者,这两天没有见到陆云,心中也着实想的慌,把头埋在陆云的肩头,顺从的让陆云抱着自己进了里屋,而后慢慢的放在了那张小床上边、

    “我要把以后见不到的G不到你的日子,趁着现在连本带利的都补回来”陆云把刘寡F放到床上之后,佯装凶巴巴的样子冲她说道

    刘寡F抿嘴一笑,玩就玩,以后这样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当即便收拾了心情,全身心的投入到和陆云的**之中,咯咯笑道:“累死你”

    “累死也愿意”陆云一个虎扑趴到刘寡F的身上,双手早就已经从上衣的下摆处伸了进去,两团柔软的火热被抓在手里,一煣一捏之下,顿时舒舒FF的哼了一声

    陆云心里好像憋着一团火,两只磨爪子在刘寡F的两个雪白大白馒头上边用力的挤捏着,刘寡F只感觉到从自己的两个雪白大白馒头上边,传来一阵阵的犹如电流一般的S麻感,两个粉Se的馒头尖儿被陆云的手指夹于其中,是让刘寡F的娇躯产生了阵阵轻颤

    听着刘寡F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陆云知道自己的手指在她的两座大雪山上边有了效果,看了一眼闭着双目享受不已的成熟F人,陆云果断的让双手转换阵地

    三下五除二的解除掉刘寡F身上的衣物,陆云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那芳C之地看个不休

    “看什么呢,又不是没看过”刘寡F感觉不到陆云接下来的行动,一脸疑H的睁开双眼,却发觉这小子正盯着自己下边的那张小嘴儿看个不休,脸上红晕顿时飞舞起来

    “嘿嘿,婶,我要看个够,以后想看的话,可就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陆云嘿嘿一笑,俯下身子

    刘寡F似乎知道陆云接下来要做什么,双腿慢慢分开,将自己那早就已经被陆云弄的水汪汪的水井露了出来

    然而,出乎刘寡F意料的是,陆云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用手指或者是用嘴巴弄自己下边的水井,反而是迅的解除掉了他自己身上的衣物,那强悍无比的家伙事儿顿时便犹如卯足了劲儿的弹簧一般,蹭的一下,便善凐腾腾的闯进了刘寡F的视线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刘寡F在看到陆云家伙事儿的时候,突然坐了起来,直接伸手过去将其抓在了手里

    “好烫”感受着上边传来的惊人的温度,刘寡F脸上弥漫着一G幸福的红晕

    陆云微微一笑道:“婶,吃两口不?”

    刘寡F轻轻的嗯了一声,而后便将那凶悍的家伙事儿放进了小嘴儿中,香舌在家伙事儿光秃秃的小脑袋上接连的闪过,让陆云不由自主的轻哼出声,从第一次开始喝刘寡F做这好事儿的时候,陆云就已经领教过她的丁香舌的厉害,现在重被刘寡F把家伙事儿颔在嘴里,在想到或许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了,马上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家伙事儿在刘寡F小嘴中咏发的暴涨如烧红滇濟棍一般的灼热

    “婶,好舒F啊”陆云舒F的哼哼道

    刘寡F听到陆云的话后加的卖力,啧啧的吸吮声不时的从口中传出,让陆云加的兴奋,而刘寡F此时也感觉自己的娇躯火热,水帘洞中水流汹涌如C,洞中深处极为需要填充,以阻止那些汹涌的让她自己感到娇琇的泉水流出

    “小云”刘寡F腾出嘴巴,眼中闪烁着渴望的神Se

    1055 气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