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49章再弄两碗

    树倒猕猴散悲剧啊

    虎子被陆云一个照面放趴下,二愣子果断的带人离开,原本气势汹汹,人多势众的周雅倩,眨眼的功夫便成了光杆司令,看着从身边陆续离开的同村的姐M兄弟,气急败坏的叫道:“你们别走啊,别走”

    倘若不是有胡子和二愣子出面,周雅倩一个小丫头哪儿能一下便弄来这么多人,何况现在虎子已经被打的昏迷不醒,伤势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还未可知,哪儿肯有人停下来继续帮周雅倩

    好一出闹剧啊

    周雅倩万分尴尬的看着同村的兄弟姐M从身边离开,被怒火充斥着的双眼,蓦然一红,一层水雾从眼中慢慢升起,现在好了,原本还想着仗着人多收拾别人的,没想到落到现在不尴不尬的境地,周雅倩进退维谷,眼圈通红的瞪着陆云,贝齿紧紧的咬着下滣,似乎要咬出血来

    陆云大获全胜,叫的最欢腾的莫过于磊子了,二愣子等人离开之后,磊子嗷的一声便扑到了陆云面前,笑道:“云哥,你行啊,居然连鹰爪村的的家伙都被你G趴下了,什么时候教我两手,我也牛气一把”

    陆云嘿然一笑道:“运气罢了,不过这经验有时间的话倒是可以和你分享一下,就怕你到时候学了也是白学”

    大鹏吭哧吭哧的来到近前,听到陆云的话后,呲牙冲磊子笑道:“磊子,这活儿你还真G不了,这种事情无非就是眼疾手快,心狠手辣,重要的就是要有胆子,没那份胆子你还没等和人动手,手脚就软了,到时候真G起来的话,肯定要吃大亏的,以前我不就说过你,让你跟着我练练胆子,你y的非但不感激我,还总说我不务正业,现在知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了,要想挺直腰杆活着,就他么的要心狠手辣”

    磊子没有想到平时闷声闷气的大鹏,此时居然说出了这么一番长篇大论,一个白眼翻给他,不屑道:“少来了,云哥和你可不一样,这是要动脑子的,你这家伙事儿就知道急眼愣往上上,和拽校里的小破mao打打架还成,难道你还想着等你长大以后,还这愣头青的一根筋,两句话不对付就拎菜刀叫着老子砍死y的?”

    “切,少来,我以后肯定要出去混的,一辈子呆在家里面朝H土背朝天的日子,虽然安稳,但是可不是我想要的”大鹏似乎已经习惯了被磊子打击,不急不忙的回了一句

    陆云看着两人,呵呵一笑道:“你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只是,现在可快要上课了啊,再不吃饭的话,可都要饿肚子了”一边说着,陆云一边向站在不远处的那三十J个男生望了过去,“赶紧回去拿饭缸子,今个想吃什么算我的”

    磊子一拍脑袋,笑道:“是啊,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咱们可以不吃饭,却不能让后边的兄弟们陪着咱们一起挨饿啊,云哥,我大鹏先回去了,不过这饭么我们自己弄就好了”知道陆云家里不富裕,磊子不等陆云答话,拽着大鹏就往回跑,三十J个人很快便一涌而散

    陆云刚想叫住磊子,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啜泣声,不用想陆云就知道是周雅倩抹眼泪了,顾不上招呼磊子他们,陆云回转身冲正在哽咽不止的说道:“闹也闹了,气也该消了,张义可是从食堂里边出来了,你再不走的话,那黑熊可要拿菜刀削掉你X前那俩大白馒头了啊”

    周雅倩在二愣子带走虎子之后,便对陆云加的仇恨,然而听到陆云的话后,却是明显的一愣,在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连狠话都顾不上说,撒丫子跑人,就连经过那些围观的学生面前,听到了一些嘲讽的话也不及反驳,双手捂着X口,一路狂奔

    原本以为要大打出手,却没有想到被陆云三两下便摆平了,张义拎着菜刀出了食堂,慢悠悠的挪动着肥胖的身子,来到陆云面前,看怪物似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嘴一张露出两排弊牙,笑道:“你小子行啊,居然深藏不露”

    陆云看了看张义手里拎着的菜刀,总觉得这家伙笑的有些Y森,后背一阵发冷,回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张哥,咱是不是先把菜刀收起来,我看着这东西晃眼”

    张义嘿嘿一笑:“行啊,你帮了我的忙,总要好好的谢谢你”

    陆云摆了摆手,连说小事儿一桩

    却不防张义突然变脸,一张黑脸耷拉着,一伸手揪住陆云的脖领子,冷声道:“臭小子,今个这事儿就是因你而起,跟我进屋好好的说道说道”随后,便拎小J仔似的将陆云拎到了食堂内,铁心兰在食堂内看到这一幕笑而不语

    “张哥,君子动口不动手,咱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陆云在张义走向自己的时候,陆云心中便已经开始提防了,毕竟这事儿牵扯到了张宁,而且还是因为自己引起来的,按照张义的脾气自然不会放过自己,不过在张义突然出手的瞬间,陆云完全有把握躲过去,只是想到这事儿要是不J代清楚的话,以后和张宁来往的话,就很麻烦了

    “老子以前是杀猪的,让我你动口,不如动刀子来的直接”不由分说,张义拎着陆云大步进了食堂

    进了食堂之后,陆云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铁心兰,后者直接无视掉陆云充满求助的眼神,就连柳芸也无视自己丈夫对陆云的粗鲁,待陆云被张义揪进食堂后,气呼呼的冲陆云说了一句:“臭小子,你居然敢招惹我家小宁,你当真是活腻歪了,哼”随后便和铁心兰两人一起进了卧室

    陆云目光四转,在食堂内居然没有看到张宁的身影,心中暗暗叫苦,如果张宁在的话,估计这事儿就好办的多了

    和张义来到只和他的卧室一门之隔的里间,张义放开陆云,坐在长椅上瞪着他道:“说,你有没有欺负小宁?∑冔负俩字语气格外重

    陆云自然知道张义口中说的欺负代表着什么,看着张义用手不停的摩挲着手中的菜刀,忙道:“张哥,你想哪儿去了,我宁姐就是很纯洁的男nv关系”

    “嗯?”张义听到陆云的话后,牛眼瞪的J乎要妥出眼眶了,用菜刀指着陆云道,“有多纯洁,你小子少跟我打马虎眼,以后离小宁远点儿,再让我知道你和小宁在一起的话,小心我用菜刀剁了你K裆里的玩意儿”

    话落,张义手中的菜刀猛然切向陆云的裆部,陆云一个激灵,迅向后一撤,避免了家伙事儿被一刀两断的下场

    张义嘿嘿一笑道:“还行,反应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了很多啊”

    陆云被张义的这番话弄的有些丈二和尚嫫不着头脑,从他的话中的语气听的来,好像只是试探一蟼愒己的反应,当然,陆云也没有想过张义会真的切掉自己的小兄弟,别的不说,要是真把自己的家伙事儿切掉的话,嘿嘿,估计柳芸要和这黑熊拼命了

    “张哥,宁姐呢?”陆云一直在担心张宁,虽然从张义,柳芸甚至铁心兰滇潿度中可以看出J人对张宁很是疼ai,但是疼ai毕竟不是溺ai,自己和心兰姐,还有柳芸之间都有那种关系存在,若是再和宁姐有那层关系的话,不说张义,就算是心兰姐和柳芸都不会同意,因此,陆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让张宁受到什么委屈

    “嗨,你这小子,刚给你点好脸Se,你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是,这账还没有跟你算完呢,居然还敢提小宁,你想G啥,是不是还想让小宁帮你出头?你说你一个男孩子居然让nv孩子帮你出头,真”张义说到这儿,忽然之间便咦了一声,“不对啊,按小宁之前告诉我的,你连那个nv生都打不过,今个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那被你放趴下的家伙,绝对是今个来的这群人里边最厉害的一个,你居然一个照面就把他放趴下了,说,你到底对小宁安了什么心?”

    陆云连忙摆手,辩解道:“张哥,这你可真是冤枉我了,我也不知道今个是怎么了,之前我确实是连那nv生都打不过,这一点宁姐可以作证的啊”

    张义狐疑的看了一眼陆云,忽然露出一个无比猥琐的笑容,看了看卧室的门紧紧的关着,张义刻意的压低了声音道:“老实告诉我,你今个是不是又喝那个什么十全大补汤了?”

    闻听此言,陆云猛然一怔,再看到张义那充满猥琐笑容的黑脸,心中顿时明白了一二,也好,自己正愁着不知道要怎么和张义解释这件事儿,正好借坡下驴,重重的电了点头道:“张哥,还真被你猜对了”

    上次张义被李火山身边的阿辉打伤,伤到了命根子,就是陆云从大胡子叔叔那儿弄来了一碗十全大补汤,才让这黑熊重恢复了男人的雄风,陆云估嫫着张义对这汤Y始终惦记着

    果不其然,张义一改之前的凶相,低声对陆云说道:“还有没,再给哥弄两碗?”

    1050前后转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