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79章昏死

    “妈呀,你这小兔崽子想杵死我啊”银枝痛的大叫,手从两P井沿上撤回来,双臂一曲,就想把陆云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陆云双手按住那两颗摇摆不定的白炸弹,身子猛然上扬

    开玩笑,既然钻进去了,哪儿还有淤出来的道理

    银枝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烧火棍子钻进来过,此时被陆云狠狠的一杵,眼泪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哽咽道:“你这臭小子,居然这么狠心,你心是不是R长的”

    陆云冤枉:“银枝婶,这怪不得我啊,是莲花婶在后边推了我一把,不然不怎么会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再说了,心是R长的,你那水井不也是R长的么,烧火棍也是R长的”

    银枝痛的眼泪直流,断断续续的说道:“可我这是软的,你那是应的,能一样么?”

    陆云猛然一怔,银枝的话说虽然有些强词夺理,却也有些道理,不过陆云嘿嘿笑道:“银枝婶,我这若也是软的话,今个你难受不是,忍会儿,所谓苦尽甘来这道理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懂的”

    银枝却是不依,陆云那一下杵的又猛又狠,水井里的那颗软乎乎的水雷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痛彻心扉,若不是无法将陆云推开,银枝真想看看是不是被陆云给撞坏了

    李莲花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笑道:“怎么样,我这一下效果不错银枝,你把眼泪收起来,我这也是为你好,不然等会儿这臭小子真个跟你疯起来的话,你就等着给我尿炕”

    陆云嘿嘿一笑道:“银枝婶,现在提前适应一下也不错,莲花婶当真是为你好:”

    “我算是看透了,你们两个穿一条K子,一个鼻孔出气,今个就是专门等着我送上门来让你们欺负的是不是?”银枝似乎察觉到了一点什么,但是却不敢肯定

    陆云失笑道:“银枝婶,你别把我们想的那么坏,我要是和莲花婶穿一条K子的话,我这烧火棍子早早的就会被她那水势旺盛的水井给泡烂掉,还怎么来杵你呢是”

    银枝顿时无语,陆云的烧火棍子在自己的水井里死活不肯出去,她用尽了力气,却被陆云的双手摁住自己的一对大凶器,任是怎么挣扎,也无法挣妥

    “小云,你别那么用力的摁着,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银枝皱着眉头说道

    陆云松了松手笑道:“那你不能把我掀翻下去,不然你就只能在一边G瞪眼,自己找根H瓜啥的罍麾决自己的需要了”

    “去你的,你才用H瓜”银枝琇的满脸通红,不明白陆云小小年纪从哪儿学来的这么些歪门邪道

    李莲花在一边无奈滇澗了口气,cha嘴道:“你们两个倒是聊的痛快,烧火棍子钻进了水井里,俩人都舒F,我这水井还没东西来填充,眼看这水就要涌出来滴在炕上了,你们俩是不是应该抓紧时间进行了,这么抻着时间好玩么?”

    李莲花眼馋的要死,偏偏陆云这臭小子和银枝还聊对眼了,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休,这么下去就算到天黑,也轮不到自己被上车了

    听出李莲花话中的醋意,陆云和银枝相视而笑,银枝脸上一红,琇答答的说道:“小云,你现在试着动两下”

    陆云巴不得赶紧解决战斗,家里还有晓曼姐丹丹小英和司马柔在等着自己,这出来都这么长的功夫了,不知道她们会没回家,再者心中一直挂念着林纾,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收拾停当,现在离开了没有

    是以,陆云在得到银枝的同意后,稍微动了两下,见银枝只是愉悦的哼了J声,并没有呼痛,知道这娘们儿经过这一阵滇濐充,已经逐渐适应了自己的烧火棍,陆云吸了一口气,开始缓慢而有节奏的进攻,初始只是动J下之后便停下来看看银枝的反应,毕竟是第一次,若是让银枝感到痛苦万分的话,以后就的玩了,随着节奏的缓慢加快,银枝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有的只是麻洋,想要陆云狠狠的杵自己的水井

    都不是手,从各自的反应中就已经看出了端倪,见银枝慢慢的开始配合自己的进攻,陆云终于能够放开手脚,让银枝彻底的见识自己烧火棍的厉害

    两人这一番搅合,看的一边的李莲花目瞪口呆,坐在一边不停的用手扯着自己水井的两P井沿,直到银枝在陆云狂猛的进攻下再也坚持不住,哎呀叫一声之后,方才反应过来,但是听这声音好像有些不对,急忙爬到陆云和银枝身边,定睛瞧去,却见银枝脸泛C红,双目紧闭,却似乎是已然昏死了过去

    “小云,你还不赶紧把你那大家伙chou出来,你看银枝已经昏死过去了,千万别弄出人命来啊”李莲花慌了心神,不等陆云自己撤身,手忙脚乱的一把将陆云推了开去,俯身拍打着银枝滚烫的脸颊,疾呼道,“银枝,银枝你醒醒啊,你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儿啊,早知道这样的话,姐姐就不让陆云和你玩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啊,银枝,M子你醒醒啊,别吓姐姐”

    陆云被李莲花推了个趔趄,一脑袋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呲牙咧嘴的捂着脑袋,冲慌乱惊惶的李莲花喊道:“莲花婶,银枝婶只是兴奋过度而已,你别着急,她马上就会醒过来了”

    似乎是在验证着陆云的话一般,银枝在李莲花声声呼唤之下,终于醒了过来,费力的睁开双眼,冲李莲花微微笑道:“莲花姐,可舒F死我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被陆云这样的男人弄一次,是这么的舒F”

    见银枝没事儿醒了过来,李莲花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身子一歪坐到炕上,擦着额头的冷汗道:“你是舒F了,可把我给吓了个半死,你知道你刚刚的样子么,就跟死了似的,怎脺餍都不应”

    67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