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96章喷了一脸

    强的反应

    陆云心头暗喜,没想到这样玩都能让马淑芬流出山泉,当真是妙不可言

    熟睡中的马淑芬并不知道,陆云这臭小子正在做一项极为讨人厌的事情,若是此时醒来的话,看到陆云手中拿着塑料管和李秀芳的裙子蹲在自己腿间,肯定会追问到底

    然而,马淑芬对陆云所做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反应,虽然不像李秀芳那样发出轻微的鼾声,却也明显累的狠了,一时间居然对自己身T最敏感的地方,被陆云用塑料管吹着玩,没有丝毫的察觉

    而且,居然再陆云吹过两口气后,流出了一丝清泉

    等了P刻,见马淑芬恢复了安静,陆云马上旧计重施

    熟料就在这时,李秀芳忽然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站起身,向玉米地的一侧走去,却是看也没看陆云一眼

    陆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迅离开了马淑芬身边,把裙子放在原位,坐在地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拿手中的塑料管,拨弄着身边的C丛

    心头却在疑H,李秀芳G什么去了?难道又是去放水了?刚刚被自己用狗尾巴C放了一次水,现在又去放,这娘们儿的水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少顷,李秀芳回转,看了一眼尚于熟睡中的马淑芬,又把目光移向陆云,轻声道:“小云,你怎么不睡会儿?”

    陆云呵呵一笑道:“咱们都睡了,万一来个人的话怎么办,秀芳婶你睡会儿,等淑芬婶醒过来的时候,咱们再回去,我给你们把风,有人来的话,马上叫醒你们”

    天气原本就酷热难当,别说钻在这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了,李秀芳冲陆云笑了笑,心说这孩子还挺懂事儿的,嘴上却道:“那好,我再睡会儿,实在是被你折腾滇潾厉害了,再不多休息会,只怕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要躺下去的时候,忽然看见自己先前躺过的地方,留有一摊水渍,不远处也有一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顿时一阵面红耳赤,心中呢喃道:难道自己在睡梦中撒尿了么?难道是因为被陆云的大家伙杵滇潾厉害,以至于自己在睡梦中便放了一次水?若真是如此的话,会不会已经被陆云瞧了去?

    李秀芳脸颊发烫,看向陆云时,见陆云神Se并没有什么异常,心中稍微一宽,暗道:大概没有被小云发现,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淡然

    李秀芳却不知道,她之所以如此,全是拜陆云所赐

    面红耳赤滇澤了下去,心中却始终有些担忧,然而终究抵不过身T的疲累,时间不长便睡了过去,轻微的鼾声再次响了起来

    李秀芳面红耳赤的样子,被陆云丝毫不漏的瞧在了眼里,心中暗笑道:看,那可是你自己尿出来的,咱只是用狗尾巴C帮了你一把而已

    又等了P刻,直到陆云自认为李秀芳真的睡着以后,这才起身来到马淑芬的双腿、间,然而经过这一耽搁,马淑芬那**的水帘洞仿佛遇到了大旱灾一般,水渍全无,着眼看去只是有些CS而已

    陆云暗自摇了摇头,蹲下身子开始重复先前的工作,一切准备就绪,猛地吸了一口气,再不迎向两人休息的前提下,猛然冲着塑料管吹了进去

    沙沙

    这一次气力十足,陆云吹出的那口气,在经过李秀芳的裙子过滤以后,居然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响

    一G气钻进水帘洞,凉飕飕的麻洋瞬间便袭遍了全身上下,马淑芬一声娇哼,整个身子一阵轻颤,右手下意识的往自己的下边莫来

    然而手到中途,颓然放了下去,似乎刚刚那种感觉早已消失不见,左右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了自己的一座高耸,无意识的煣了J下,J声媚到骨子里的叫声低低的传了出来,脸上居然浮上了一抹红晕

    陆云暗道一声好险,马淑芬这娘们儿确实要比李秀芳来的风S,单单只是吹了一口凉气便起了这么大的反应,若是直接cha进去吹一口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陆云却不知道,他这么做,正合了马淑芬的心意

    先前折腾滇潾过厉害,等完事儿后,那飘若云端的感觉早已消失,休息了P刻之后,水汪汪的水帘洞内,居然传来一阵火辣辣滇澺痛,虽然有充足的山泉滋润,却依旧止不住那种痛楚

    如今陆云那塑料管不停的往里吹气,凉飕飕的正好解了马淑芬水帘洞内火辣辣滇澺痛,等同于无意之间帮了马淑芬一个大忙

    陆云挠了挠头,看这娘们儿的反应,应该很喜欢这种方式来戏弄她的水帘洞既然喜欢的话,那咱也乐的玩玩

    打定主意,陆云一口接着一口的往马淑芬的水帘洞内吹气,倏然间,马淑芬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身子一抖,一G尿Y伴随着水帘洞中汹涌而出的山泉,一起涌了出来

    陆云贪图省事儿,嘴巴并没有离开塑料管,正准备大吹特吹之际,马淑芬居然瞬间的功夫便尿了出来,一个躲避不及,被喷了一脸

    嘿自己出的馊主意,现在得到应有的报F了

    陆云急忙甩了甩头,随手扔掉手里的塑料管,拿起李秀芳的裙子在脸上一通狂抹,麻滴,这下好了被一老娘们尿了一脸,这脸P还咋要?

    嗅了嗅有一GS哄哄的味道,陆云一张清秀的脸庞,顿时变成了苦瓜脸,这他娘的算是什么事儿呀

    自作自受,应该就是这样

    一边摇头暗叫倒霉,一边来到水壶边,放到垅头上倾斜着倒出一些水,狠狠的淋在了脸上,大半壶的水快被用光的时候,陆云终于停了下来,用力嗅了嗅那GS气哄哄的味道,似乎已经消失了

    随后把被马淑芬尿S的李秀芳的裙子搭在玉米秸子顶端,自己则找了个能清楚的看见两个老娘们儿水帘洞的地儿,坐等两个老娘们醒来

    597 睁着眼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