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00章给你生个儿子

    马淑芬被陆云咬的不轻,左边那颗炸弹的突起上边,留下了两排清晰的牙印,一边煣着一边瞪着自己一松手,便向兔子一般跳蹿到一边的陆云,低声骂道:“叫你兔崽子明显是看得起你了,你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小狗崽子”

    妥离了魔掌,陆云煣着火辣辣的耳朵,站在远处,看着马淑芬的双手在白花花的炸弹上一通猛煣,嘻嘻笑道:“婶,是你自己让我咬的啊,还怪我了,你看看你那俩炸弹似的大白馒头,白里透红与众不同,我这早上回来的时候,可没吃饭嘞,有俩大白馒头,你说我能不跟饿狼似的蟼愳咬么?”

    马淑芬无语至极,这小崽子可真狠的下心来咬,自己不就是拧了下他的耳朵么,至于这样凶残的咬自己的最为得意的地方

    “饿了呀,那还不过来赶紧吃点儿,吃完顺带着喝点儿婶水帘洞里滴下来的山泉”马淑芬虽说痛的不行,但是陆云的嘴巴咬上来的时候,却是满心的荡漾啊,水帘洞被雨淋了似的,水流哇哇的

    “我不敢,你再拧我耳朵咋办?”陆云诡异的笑道

    马淑芬气急,手指着陆云说道:“我等了你大半天,难道就是为了拧你的耳朵嘛,我看你啥也不是,就是我刚刚告诉你二蛋媳F的事情,你满脑子里都在想着那小S狐狸了呗,我这就回去告诉二蛋子,你把他媳F给睡了”

    陆云一听这话,再看马淑芬当真拿起扔在大布包上的上衣,就往身上套,虽然知道她不可能去向二蛋子高密,却还是上前一把拦住她,笑道:“淑芬婶,你这是何苦呢,你这么一说,不就等于让我叔也知道我在你肚P上折腾了呗”

    “放P,这事儿我哪能告诉他”马淑芬恨的瞪了陆云一眼,手上的衣F却故意让陆云抢了去,生气似的一PG坐在了大布包上

    “淑芬婶,这事儿可不好说哦,算了,大早上的我鏡力整旺盛,来来来,起来让咱好好的瞅瞅你的水帘洞,是不是已经飞流直下三千尺了”说着,伸手拽住马淑芬的手臂,一下就把她提了起来

    “哎哟,你轻点儿,手臂都快被你拽断了”马淑芬连声呼痛,脸上却带着一丝欣喜,忙活了大半天,终于要G正事儿了,自己G巴巴的躲在玉米地里,不就是等着这一刻的到来么,欣喜的看了陆云一眼,右手在腰间一抹,长K嗖的一声,直接滑落到了地面上,紧接着双脚连抬,甩开K管冲陆云咯咯一笑,道,“那你帮婶看看,是不是已经像你说的什么三千尺了”

    陆云心头一笑,低头看去的瞬间,便发觉两道长长的水痕,顺着马淑芬的双腿,一直流到的脚踝处,忍不住嘿嘿笑道:“淑芬婶,你这都成飞机拉线了”

    马淑芬奇道:“怎脺鞑?”

    “流顺溜了呗”陆云哈哈一笑,伸手一把掏了过去

    马淑芬浑身一个激灵,这小崽子每次都搞突袭,自己还没怎么准备好,直接把手伸了进去,嗔道:“你慢点儿在里面搅合,再这脺髁合下去,要成一锅粥了”

    陆云嘿嘿一笑:“正好当粥喝”掏进去的手指随着话音,频率越发的迅

    “哎哟喂,你这家伙慢点儿,要受不了了啊”马淑芬咬着牙抵御着身T传来的一阵阵快感,却仍然无法控制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实在受不了了,双手猛地抓住陆云的手臂,迅将其chou了出来,呼呼喘X道:“你、你这害人鏡,想玩死我么?”

    “淑芬婶,是你自己猴急好不好,我不过时稍微耽搁了一点儿时间而已,你看把我耳朵给拧的”陆云边说边把侧着脑袋,把通红的耳朵凑到马淑芬面前,

    “你还不是一样咬了我一口,咬掉了我以后有了孩子吃啥?吃你的么?”马淑芬反击道,同样微微测了测身子,把被陆云咬了一口,现在齿痕还没有消除的炸弹,用手托着递到了陆云面前

    “哈哈,淑芬婶,你这年纪了还想跟我叔要孩子么?”陆云低声而笑,y的都不知道能不能生的出来了,居然还想着留着

    马淑芬了一声,道:“为啥不能,你叔没那本事儿了,婶给你生,给你生个弟弟”

    “乱了啊,就算是我撒下的种子,也是我儿子,嘿,淑芬婶,来咱俩开始研究小孩,看看你能给我生出个啥样的儿子来”陆云一脸坏笑的把左手伸向了马淑芬

    刚刚被陆云用手指掏的,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马淑芬看到陆云再次把手伸了过来,马上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道:“等会儿,让我缓缓劲,一会儿咱们再研究小孩放心就是了,婶一定会给你生出个鸟杆子像你一样厉害的小兄弟来”说完,似乎觉得颇为有趣,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陆云嘿嘿一笑:“还是算了,我可不想生出个儿子来,来跟他老爹抢村里的nv人玩儿淑芬婶,咱们得抓紧时间咯,我还要回去看看小曼姐到家了没”

    听陆云提到凌晓曼,马淑芬马上一脸的坏笑:“臭小子,你那什么老师来着,周周往你家跑,跟我说实话,她是不是也被你给那个了?”

    “哪个啊?你可别瞎说,那是我老师,只不过刚毕业时间不长,年纪也比我大不了J岁,我才叫她姐的,再说了人可是城里的nv孩子,就算找的话,也不会嫁给咱们这些乡巴佬”陆云说完,似乎觉得不够,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也对她没什么非分之想,周末带她来咱们这儿散散心而已,没别的意思”

    马淑芬却笑道:“看你自己都紧张成了什么样,我不就是随口说说嘛,叽里呱啦的解释这么多,这里边肯定有啥见不得人的事情?”

    501心念凌晓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