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30章说到你不生气为止

    如果是以前看到这种场景,陆云一定会坏笑一声,不管不顾的扑上去,然而此时杨艳萍给他的却只有疑H

    “艳萍姐,你别哭”陆云脑袋一阵扩张,这nv人一哭真是要命的很

    “咋了,我有委屈,你还不让我哭了?”杨艳萍有些蛮不讲理的道,陆云越不让哭她哭的越起劲,不过奇怪的是,杨艳萍哭的时候基本上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偶尔伴着一声chou泣,唯独那晶莹剔透的眼泪,仿佛断线珍珠似的流个不停

    陆云顿时mao了,劝也不是不劝觉得不是滋味,杨艳萍说的没错,她对他确实不错,即使和铁心兰相比也不遑多让,只是今个发生的这事儿,陆云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当做没得发生过

    “那你慢慢哭,我困了,没别的事儿的话,我想回去睡觉了”陆云想了半天,只有用这个办法来试试看,能不能让她把眼泪止住了

    这法子果然有效,杨艳萍闻言,马上停止了哭泣,随手抓起身边的枕头,用力的砸向陆云,满腹委屈的道:“小没良心的,你真不管我了呀”

    陆云任由枕头砸在自己身上,双臂一伸,将其接在手里,缓缓递到杨艳萍面前道:“只要你别哭,你就可劲的砸”

    杨艳萍呆了一呆,旋即破涕为笑,道:“就知道你没那么狠心不理我,我脚疼,帮我煣煣脚”

    陆云彻底的无语了,这什么人啊,自恋的有点儿过火了,但是人家下了命令,不管愿不愿意都要无条件的F从不是

    坐到床上,陆云看着杨艳萍红肿的脚腕,心说,过了好J天了应该消肿了呀,难道真的是自己来讨解Y的时候又将她脚腕弄伤了?心思所及,马上动手在她脚腕处轻轻的煣捏起来

    “轻点儿”杨艳萍在身后娇声说道

    陆云一边帮杨艳萍煣着脚腕,一边忍不住问道:“艳萍姐,你到底和心兰姐你俩有什么过节啊,我就不明白了,什么样的仇怨会让你想出这么歹毒的办法来对付她,你知不知道今晚上如果不是我凑巧遇见,心兰姐就要被那姓王的给祸害了”

    原本一脸欢喜和舒泰的杨艳萍,听到陆云的话,冷哼一声道:“你管我,我俩的事情又不是你能解决的,你还是少打听的好,反正就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不是她死就是我活,你这小没良心的不仅不帮我,还下那么重的手掐我的脖子”

    想了想,又接着道:“这么晚了,你不在宿舍睡觉到处瞎溜达什么,依我看你根本就是凑巧遇见,而是半夜憋不住火,想和铁心兰去嘿咻J下”

    陆云脸上一红,杨艳萍说的倒也不错,他确实是想过去看看铁心兰睡没睡,如果没睡的话,正好把心里的情火全数的发出来,只是杨艳萍没有想到的是,陆云起初的目的并不是想和铁心兰去做那事儿,而是专门趁着夜黑去砸教委主任那死老头办公室的玻璃,恰好撞见死老头和张姓nv老师在办公室里做好事儿,为了不让自己的小兄弟受委屈,陆云砸完玻璃后,这才有了去找铁心兰的想法,没想到无意中反倒救了铁心兰一次

    陆云避开杨艳萍后面的话,淡淡的问道:“艳萍姐,我掐你的时候,你一巴掌拍死我不就得了,为啥要让自己受苦?”

    杨艳萍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总得下得去手,我才不像你这样,忘恩负义猪狗不如,想我的时候在我身上可了劲的折腾,翻脸的时候却恨不得一把掐死我,你知不知道每次被你弄完后,我都要疼好长时间你舒F了,拍拍PG走人,我呢,还不是要自个儿忍着,都没见你关心过我一次我现在还没想要铁心兰的命呢,你就这么对我,如果哪一天我要是真的杀了她,你还不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把我碎尸万段呀”

    杨艳萍这话说的无比凄楚,加之声音九颤十八抖,令人闻之便心生怜悯

    陆云这mao小子也不例外,被杨艳萍一通话说的面红耳赤,想想杨艳萍说的话,自己确实只是在她身上折腾,却没有丝毫的问过她的感受,难道和自己折腾过的nv人,都会很痛么?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为啥折腾的时候她们个个都一副舒F的要死的样子呢?

    “你和心兰姐就不能化G戈为玉帛嘛,都在一个学校里教书,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这样算计来算计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而且我加在中间”不知不觉间,陆云先前冲天的怨气被杨艳萍三言两语便消磨殆尽,化为乌有

    杨艳萍察觉到陆云语气中少了那份恨意,翘着嘴巴打断他的话,娇哼道:“你加在中间怎么了,小没良心的,你可是同时泡上了学校里两个出了名的大美nv,咋了?你还觉得让你为难了?”

    “没有,我只是想让你们”

    “打住,我俩和谈是不可能的,你这小没良心的反正左右不会帮我,我凭啥要跟她和谈,你就是憋的慌了才想到我,根本心里就没有我,是不是?”杨艳萍再次打断陆云的话,语气咄咄B人却又带着一丝让人怜ai的委屈

    陆云现在蛋疼无比,话说不了半句便被杨艳萍给截断,根本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擦擦的蛋疼

    不过想想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陆云先前就是憋的难受了,才想到她而已,每次过来都是先泻火再说,弄完走人,根本就没有和她正儿八经的玲濎啥的知道自个儿这会说什么都会被打断,陆云G脆沉默下来,用心的煣着杨艳萍红肿的脚腕

    见陆云沉默不语,杨艳萍滣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道:“别煣了,脚腕不疼了,脖子疼”

    陆云郁闷了一下,这是要转移阵地了呀,这两个地方都是拜他所赐,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331 小没良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