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10章做梦

    柳婷婷脸上一红,急忙把手缩了回去,红着脸道:“不管你能不能帮上我,我都要谢谢你泡*书*()”

    “客气啥,咱们不是同学么,而且在小卖部的时候我不是也对你心怀不轨么,就当是我对你的一种补偿”陆云啃着馒头,呵呵笑道

    事情已经定下来,两人也不在多说什么,啃完馒头吃完火腿肠,先后回了学校

    柳婷婷心怀感激的径直回了宿舍,而陆云则钻进了刘寡F的小卖部,方才二话不说拿了包火腿肠就跑,总要去和刘寡F做个J代

    进了小卖部,已经没有那么多学生在了,关键是nv学生走的差不多了,趁乱揩油吃豆腐的家伙们没了掩护,自然溜之大吉了

    陆云走进柜台,笑嘻嘻的看着刘寡F道:“刘婶,我那啥,刚刚有事比较急,没有和你打招呼就偷了包火腿肠出去,你不生气”

    刘寡F白了他一眼,这臭小子不知道去G啥了,自己这小卖部就跟他的一样,拿一包火腿肠算什么,头也不抬的道:“不生气,羔濎要是被你把小卖部整H了,婶都不会生气,只不过婶下半辈子就会赖着你了”

    “求之不得”陆云看了看屋里不多的J个学生,心里又开始变的不安分起来,琢磨着这离上晚自习的时间还早着呢,是不是该G点儿啥事?至于G啥,嘿,以他的脾X,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事了

    “赶紧帮我收拾收拾货,我去做饭”刘寡F把手里的活J给陆云,扭身进了里屋

    刘寡F经过身边的时候,陆云使劲的chou了chou鼻子,暗道好香啊

    自从她公婆去世,刘婶好像已经好J天没有刻意的打扮一下了,此时摆妥了失去亲人的Y影,整个人又焕发出了令人着迷的神采

    天Se渐渐黯了下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学生来买东西了,陆云闻着一GG的饭香,索X把小卖部的门关上,径直进了里屋

    刘寡F似乎很疲累,正躺在床上休息,公婆去世,这些天来J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此时嗅潿放松下来,兼职自己照应着小卖部,一时不觉疲累不堪,躺在床上没多大的功夫居然睡着了

    陆云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到刘寡F身边,坐在床边的小凳子上,直直的盯着刘寡F姣美的脸蛋看个不休

    刘婶现在越来越迷人了,犹如熟透的水蜜桃,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勾人的美,只是脸Se不太好,看来这些天当真让她经历了一次不堪回首的杯具

    偷偷亲一下,应该不会打扰她睡觉

    陆云看着看着哈喇子就下来了,暗忖着,撅嘴慢慢向刘寡F红艳的双滣亲去

    嘤咛

    陆云刚刚贴上刘寡F的红滣,刘寡F便发出了一声梦呓似的娇Y,似乎感觉到了陆云的无礼,亦似乎是在坐着美梦,脸颊上居然飞上了两抹红晕

    在刘寡F发出诱人娇Y的时候,陆云便猛地坐了回去,不是怕她不高兴,而是怕影响她休息,难得能够好好的睡一觉,陆云可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她

    然而,令陆云没有想到的是,刘寡F此时正坐着春梦,这些天来没有和陆云好好的做一次了,虽然周末的时候有机会,她自己也想煞了陆云的家伙事儿,但是公婆刚刚下葬,她只能将心底的那一丝**强行压制下去,在梦境中却时时和陆云缠绵,此时无意中睡着,又重在梦境中和陆云抵死缠绵

    陆云亲她的时候,梦中恰好被陆云的大家伙事儿直捣H龙,多日来的空虚寂寞,马上随着悍然的刺入,变得无比的充实起来,身不由己的发出了一声娇Y

    嘿嘿

    陆云看着刘寡F逐渐泛红的脸颊,心头暗笑,刘婶肯定做梦了,而梦中肯定和自己在做那事儿

    似乎在印证陆云的想法,刘寡F双手毫无意识的攀到了自己的高峰上面,和面似的轻轻的煣动着,红滣半开,发出阵阵低Y

    娘哎,要了小命了

    陆云心里叫苦不迭,这么赤果果的诱人情景,他如何能忍耐的住,只是刘婶若不是累及困极,断然不会在这个时间睡着,自己该不该做自己十分想做的事情

    陆云心中矛盾啊,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刘寡F的叫声却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似乎在梦境中已然被陆云戳到了九霄云外的美妙世界

    娘希匹的,不管了,刘婶应该和自己一样,都想在一起好好的疯狂一次了,再者,她现在叫的这么大声,难保不被外边路过的学生听见,到时候肯定会有闲言碎语传出来,说她大白天就在屋子里和人做那事儿

    一念及此,陆云早已澎湃的心,完全的不受控制了,一个虎扑过去,狠狠的压在了刘寡F的身上

    刘寡F呼吸一窒,美梦顿势兤灭,着恼的睁开双眼,蓦然见陆云正压在自己身上,双目炯炯的望着自己,思及方才梦中的场景,不由脸上绯红,低声道:“你G嘛,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了”

    “婶,我想你了”陆云双臂撑在床上,把上身微微抬了起来

    刘寡F道:“这不是天天都见面嘛,有什么好想的,赶紧起来,婶饿了要吃饭”

    陆云却赖着不肯起身,急道:“婶,你知道我想你哪儿,你就同意了,好不好?”

    刘寡F哼道:“搅了我的清梦,还想簢做那事儿,门都没有”

    “嘻嘻,婶,你做的是清梦还是春梦呀”

    刘寡F琇道:“小坏蛋,你别瞎说,大白天的婶做哪门子的春梦,在乱说的话,小心婶撕烂你的嘴P子”

    陆云嘿嘿一笑,抬着头一脸的臭P像,道:“反正某人在睡觉的时候,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就跟簢做那事儿的时候,叫的一样”

    刘寡F这下有些懵了,心说自己难道因为太想了,在梦中和陆云这臭小子做那事儿的时候,口中当真如他说的那般叫出声来了?若真是这样的话,岂不是被这臭小子看了个大大的笑话么

    311 帮你治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