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26章 (2)

    从身后方向驶来,凌晓曼急忙奔到路边,挥舞着双臂道:“停一停,警察同志停一停”

    摩托车上是两个联防队员,看到凌晓曼赤脚站在路边呼喊,急忙把车靠了过来,前面那国字脸的联防队员,看着凌晓曼道:“出什么事了?”

    凌晓曼喘了J口气,指着陆云消失的方向,道:“我们钱被偷了,我弟弟去追他们了,我怕他会出事儿,麻烦你们追过去看看”

    “偷你钱的有J个人?”

    “两个两个头发染成HSe的年轻小伙子”

    “你在这儿等着,别乱跑,我们会尽快把偷盗者抓到”

    警笛尖锐的响了起来,两个联防队员驾驶摩托车向凌晓曼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凌晓曼懊恼的坐在马路边,自责道:“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嘲笑,而把陆云拽到外边来呢?陆云,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陆云发足狂奔,转过J条街道后和两个Hmao小子的距离越来越近,挥着刀子,怒吼道:“**的,你两个杂种给老子站住,今个要不把钱还给老子,追到天边也要剁了你俩”

    “哥,这小子真难缠,转了J条街都甩不掉,咋办啊?”矮个Hmao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回头看了一眼手提着刀子拼命追来的陆云,苦着脸对身边的高个Hmao诉苦

    高个Hmao眼一瞪:“咋办?凉拌难不成咱哥俩还能被一个乡巴佬给B的乱了方寸,把到手的钱再还给他?钻胡同”随着话音落地,身子一转,转身奔向了一条小胡同,矮个Hmao擦了擦汗,紧跟着奔了进去

    陆云在后边追的正起劲,眼看用不了多大会就能追上那俩小子,把被偷了的钱追回来,哪成想自己一嗓子吼出,那俩小子身子一折转进了一条小胡同,在村里钻惯了胡同的陆云,知道要是不赶紧追上去,肯定会被他们溜掉

    念头一起,心里不由暗暗着计凁来,足下见矫捷迅

    俩HmaoG惯了今天这样的勾当,对城里每一条街道每一条胡同都可以说了如指掌,钻进胡同后无疑如鱼得水,奔到尽头看看身后并没有人追来,高个Hmao马上开口道:“老二,走这边”手指胡同尽头右边的岔路,当先跑去

    矮个Hmao跟在后面,心中总感觉有一丝焦虑不安,或许是从没见过一个乡巴佬会这么玩命的追他们,也可能是那乡巴佬手中的刀子让他感觉到了不安,不管怎样就算是被追上,自己兄弟两个,他孤身一人就算拿着刀子也起不了什么风L

    高个Hmao在似乎连绵不尽的胡同内,左转右蹿,曲折回旋,一连走**阵似的穿过J条胡同,这才呼呼喘着粗气停下了疾奔的步伐

    “老二,看看弄了多少钱?妈的,今个这趟买卖做的可不容易啊”高个Hmao倚于墙壁上,双腿不自然地有些轻颤

    矮个Hmao应了一声,把满是汗渍的手掌在衣F上擦了两下,伸进K兜里拿出一沓原本属于陆云的票子,G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哥,应该少不了”说完,在手指上弄了点口水,一张张的仔细数了起来,“差十块钱不到三百块”

    矮个Hmao脸上出现一抹惊喜

    高个Hmao喘X着道:“这乡巴佬倒是挺有钱的嘛,行了,今个也算运气不错,咱哥俩好好去撮一顿好的”

    矮个Hmao嘿嘿笑道:“哥,晚上是不是去快活一把,这J天总是打飞机,都快憋死了”

    “瞧你那点儿出息,一天到晚就想着玩nvnv人,迟早有一天会死在nv人的肚P上”高个Hmao不屑的瞅了一眼自己的兄弟

    矮个Hmao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如果真能死在nv人的肚P上,我也认了,嘿嘿”

    俩小子边说边向前走去,当走到胡同尽头正要拐进另一条通向马路的胡同时,一个身影冷不丁的蹿了出来,寒光一闪,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已然架在了高个Hmao的脖颈上

    刀子的主人自然就是陆云了,他奔近胡同的时候,俩Hmao早就不见了影子,追到胡同尽头一左一右两个岔路胡同出现在面前,此时若是选错了的话,必然会痛失追上两人的绝好机会,陆云稍作停顿,便果断决定走右边这条岔路,理由无他,昨晚下过雨的缘故,这胡同内只有两个步履大而杂乱的脚印,肯定是那两个Hmao家伙留下的了,一路顺着脚印七拐八绕,终于追上了俩Hmao小子

    有了刚才的教训,陆云并没有叫骂着挥刀子上去要钱,而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迂回到了胡同的尽头,隐藏好身形等着俩Hmao自己送上门来

    这一次判断很准确,等了时间不长,俩小子便出了胡同,一个箭步窜上去,明晃晃的刀子带着森森寒意,闪电般架在了高个Hmao的脖子上

    “你是谁,想G什么?”高个Hmao故作镇定的道

    矮个Hmao看到站在他哥身后的陆云时,脸Se一变,急道:“哥,是刚才那小子”

    高个Hmao一听,马上变了声调,声音打着颤,道:“兄弟,我们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千万别冲动啊,这玩意要是一不小心打了滑可不是闹着玩的”

    闹着玩

    我去你妈的

    “谁他M的跟你闹着玩,赶紧把钱还给我,要不然一刀子抹断你的狗脖子”陆云心中恼怒异常,手上发力,锋利的刀刃马上切开了高个Hmao的P肤,虽然致死薄薄的一层RP而已,却把高个Hmao吓的差点尿了K子

    “老二,赶紧把钱还给小兄弟”高个Hmao腿肚子发软,若不是艂愒己坚持不住这么一倒,架在脖子上的刀子顺势一抹要了小命,早就瘫了下去

    矮个Hmaochou了chou鼻子,极不情愿的从口袋里把钱掏了出来,看着陆云道:“钱都在这呢?你先放了我哥,我就把钱给你”

    “艹,你拿我当傻子使唤呢,把钱放在地上,滚出去五十步远,我再放他也不迟”对方好歹是俩人,虽然被自己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制住了一个,却依旧不敢托大,这要是放开他以后,从身上啥的嫫出两把刀子来,他陆云只有乖乖被人N的份

    “老二,你没听见嘛,把钱放在地上,快点”被冰凉的刀子架在脖子上的滋味和感觉,让高个Hmao忍不住连声C促

    矮个Hmao急忙把钱放在地上,冲着陆云挥手道:“千万别冲动,我这就滚,这就滚”

    眼看矮个子Hmao果真在五十步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高个Hmao颤声道:“兄弟,这回总该放开我了”

    陆云冷哼了一声,随手撤下架在他脖子上的长刀,顺势往前一推,飞起一脚狠狠的蹬在了高个Hmao的PG蛋子上面

    高个Hmao哎呀一声痛呼,噔噔瞪向前跑出七八步,双臂猛然伸手撑在墙壁上,才避免了脑袋和墙壁亲密接触的后果,一双手掌却被拍的一阵麻痛,甩着手呲牙咧嘴的吸着凉气,显然是疼到的极处

    “哥,你没事”矮个Hmao马上奔过来,把脑袋凑到哥哥的脖颈前,看了又看,确定只是擦破了一层P,没什么大碍后,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到了肚子里

    陆云晃着手中的刀子,俯身捡起地上的钱,约莫看了一下,觉得应该差不多,这才冲着俩Hmao小子,吼道:“以后招子放亮点,别没事他M的自找刺激没玩嗅濜”说完,转身牛B哄哄的把刀子‘扛’在肩膀上,气定神闲的离开了

    236 动情凌晓曼

    236动情凌晓曼

    凌晓曼坐在马路边,煣着快要被磨掉P的脚底板,双眸一直盯着陆云消失的方向,担忧之Se溢于言表

    联防队员已经过去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依旧没有回转的迹象,甚至连警笛声都听不见半点儿,显然是追错了路亦或是被俩小偷溜掉而不了了之而陆云是杳无回音,通过这两天的接触,她多少对陆云的脾X也有了些了解,追不上那两人还算罢了,若是追上那俩Hmao不肯把钱还给他的话,他手里那把刀子,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捅进俩Hmao的身T内

    “陆云,你可要冷静,别做出让你终生后悔的事情呀”凌晓曼双臂抱膝,下巴杵在膝盖上,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一丝孤独无助的感觉在心头如涟漪一般扩散开来

    她想循着陆云追去的路线追过去,却又艂愒己刚刚离开,陆云便回返寻不到自己,心中左右为难,踌躇不定之际,犹如一个孤独无助的小nv孩一般,把头埋在双臂间,低声哭泣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晓曼正伤心Yu绝时,一个冰凉的物事突兀的搭在了自己的脖颈间,随之一个坏坏的声音道:“别动,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俘虏,稍动一下,这刀子可要割断你的喉咙了”

    凌晓曼茫然抬起头,随之脸上一喜,不顾利刃加身,猛然站起身喜极而泣:“陆云,你回来啦”转身便扑进了陆云怀里

    陆云在凌晓曼起身的时候,就把从卖甘蔗的老太太手里抢过来的刀子收了回来,刚想说话,冷不防被凌晓曼扑进怀来,顿时一个不稳,噔噔向后退了两步,要不是一个中年大叔在背后扶了他一把,至少会来个大P蹲

    “呜呜,你去哪儿了,吓死我了,喊你也不答应”凌晓曼紧紧抱着陆云,把头埋在他X前泣不成声

    陆云有些懵了,他没想到自己去追俩Hmao小子会让凌晓曼担心到如此地步,听着她言真意切的哭声话语,陆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人不能只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很多时候都要切身考虑到身边人的感受

    “姐,对不起啊,我让你担心了”陆云迟疑了一下,双手缓缓抱住了凌晓曼的双肩,却不知该怎么劝W才好

    “下次不许你这么莽撞,还有这刀子,是随便能玩的嘛,万一出个啥事,你这辈子不就毁了嘛”凌晓曼伏在陆云肩头,哭了一阵似乎将满腹的担忧和焦虑全部释放了出来,离开陆云的怀哀,红着脸说道

    陆云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随即把握刀的手藏在了背后,抬手帮凌晓曼擦了擦眼泪,没心没肺的笑道:“姐,那俩Hmao小子跑的跟兔子一样快,我来不及和你打声招呼嘛,你就别生气了啊你看,我这不是把钱追回来了么,你就笑一个让弟看看呗”说着,从另一边完好无损的K兜里,把被偷的钱拿了出来,“还是你拿着,放在我这儿指不定又出什么篓子”

    凌晓曼把钱接过来放好,想到方才一时激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居然在大街上便扑到陆云怀里失声痛哭,脸上一阵火热,却仍旧冲陆云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哈,我姐笑起来就是好看,比嫦娥仙子都要好看”凌晓曼止住了哭声,陆云心里也随之敞亮起来

    凌晓曼笑骂一声:“贫嘴”俯身把鞋子穿在了脚上

    “姐,等我一会儿,我去把刀子还给那卖甘蔗的老NN去”

    陆云话没说完,一阵警笛声由远至近,一辆警用摩托车疾驰而来,是先前那两个联防队员

    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摩托车停在陆云和凌晓曼立身的马路边上,摩托车后座上的那个联防队员,叫一声:“别动”灵猿一般从后座上跳下来,J乎是眨眼间的功夫便冲到了陆云身前,手一抖,橡胶B呼啸着砸向陆云握刀的手臂

    凌晓曼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陆云一把推了开去,间不容发地将身子向左一闪,橡胶B擦着肌肤扫了过去

    “艹,你他M的有病啊,敢偷袭老子”陆云一阵火大,这刚摆平了俩Hmao小子,又冒出来个穿制F的,艹尼玛的穿制F就牛B了?穿制F就能随便偷袭别人下死手?陆云从同学买的书里看到过这橡胶B的介绍,知道被这玩意砸上一家伙,外表虽然看不出啥来,可伤在骨头啊就刚才那一下,要不是他反应快,被抡上肯定自己的小胳膊要打上石膏吊两三个月

    这联防队员被陆云骂的一愣,心道这年头歹徒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居然见到他不但不跑,还提着刀子把自己一顿臭骂,心里一恼,抡起橡胶B就要二次砸向陆云

    这时,凌晓曼已经回过神来,急忙叫道:“别打,他是我弟弟”

    驾驶摩托车的那个联防队员此时也奔了过来,原本看到陆云灵巧的躲过同伴的第一波攻击后,想过来搭手帮忙的,蓦然听到凌晓曼的话,急忙开口阻止同伴道:“小马,住手”

    被唤作小马的联防队员也听到了凌晓曼的话,又被同伴喝止,只好悻悻的收回橡胶B,瞪了陆云一眼后,便紧紧的盯着他握刀的手,看样子只要陆云敢稍微动一下,他就要砸扁他

    陆云仰着头,同样怒瞪着眼前这个傻不拉J的傻大个,尼玛的不就是仗着穿着一身狗P么,要不是怕凌晓曼担心,豁出命也要和你y的G一场

    “小云,你没事”凌晓曼疾步走到陆云身边,抬起他的胳膊仔细的瞧着,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关心

    “没事,就是被扫了一下,没什么大碍”虽然只是被扫了一下,依旧疼的要命,但是陆云不想让凌晓曼担心,强忍着没有说出来

    “不好意思,我同伴心急救人,行事有些鲁莽,我替他给你们赔礼了”摩托车驾驶员的联防队员,来到陆云和凌晓曼面前,恭声说道

    237 萌动的心.

    237萌动的心(二)

    陆云没事,凌晓曼也就放心了,那联防队员虽然有些莽撞了,却也是出于救人心切,而今另外一个又向自己和陆云道歉,凌晓曼也不好在多说什么

    “我叫王栋,那是我同事小马,刚刚你说的那两个Hmao小贼,我们俩并没有追上,实在是抱歉,不过我们俩经常在这一块巡逻,以后会留意的你们把住址留给我,抓到他们追回钱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联防队员王栋自我介绍,脸上带着一丝惭愧之Se望着凌晓曼道

    陆云想开口讽刺J句,却被凌晓曼抢了先,只听凌晓曼道:“太麻烦你们了,我弟弟刚刚已经把钱追回来了”

    王栋惊讶的看着陆云道:“那两个小贼呢?”

    陆云撇了撇嘴道:“自然是跑了,我一个人能把钱追回来就不错了,难不成还要拿刀子捅了他们?”

    王栋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不是那意思,只是觉得没能抓住他们,有些遗憾而已”

    “小云”凌晓曼暗暗戳了一下陆云,示意他说话语气不要那么冲

    “小伙子身手挺灵活嘛,长大后可以去部队锻炼两年,加入我们”

    “没那兴趣”陆云看着王栋就不爽,这家伙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一脸的正气,但是那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却在凌晓曼身上扫来扫去,闪身挡在凌晓曼面前道,“多谢夸奖,要是慢那么一点儿,就被某个蠢猪一样的家伙砸个半死了”

    陆云这话明显是冲着王栋身后的马姓联防队员说的,那家伙不傻,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闻言蹿上两步,怒道:“臭小子,你嘴巴放G净点,你当街持刀,我马上就可以把你抓回去,关你二十四小时”

    “狗仗人势的家伙”陆云丝毫不惧,“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把是卖甘蔗的老NN用的刀,按你的说法,这县城里买甘蔗的多了去了,你是不是要把他们挨个都抓起来?”

    “你”

    王栋横了同伴一眼:“小马,你少说两句”

    凌晓曼也把陆云拖到身后,训斥道:“小云,你怎么说话呢”

    王栋笑道:“没事,年轻小伙子火气足可以理解,我们还要继续巡逻执行任务,你们多加小心把钱财保管好,再见”说着,转身拖着眼珠子都快要瞪出眼眶的小马回到了摩托车边,准备离开的时候,扭头冲凌晓曼道,“有需要帮忙的可以到附近的治安分局找我”说完,一轰油门,摩托车呼啸而去

    “什么东西”陆云冲着王栋和小马的背影,狠狠的骂了一声

    “小云,社会的治安什么的还需要这些人来维持,你以后可不能像今天这样对他们进行谩骂要不是有那个王栋在一边,那小马肯定会收拾你”凌晓曼无奈的看着陆云道,这家伙太能惹事了,好像这天底下就没有个他害怕的主儿

    陆云呸了一声道:“姐,那个王栋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没看他贼眉鼠眼的直往你身上瞅”

    凌晓曼脸一红,道:“别胡说,赶紧把刀还给老NN去”当先向前走去

    陆云不F气的道:“本来就是嘛,那家伙”

    在陆云满不F气的嘟囔声中,凌晓曼脚步如飞当先来到了那卖甘蔗的老太太滇澂子前,陆云随后赶到,递过刀子,对头发花白的老太太道:“老NN,我刚刚去追俩小偷,情急之下来不及和您打声招呼,就夺了您的刀子,对不起啊,我现在把它还给您,另外您给我切两端甘蔗”

    老太太接过刀子,昏H的目光在陆云脸上瞅了瞅,又转向凌晓曼,J个来回后,摇头叹道:“这么好的俩孩子,真是天生的一对儿,为啥非要闹别扭你这小子可不像话,这闺nv看来是极喜欢你了,你就算要逃避,也不用抢我老人家的刀子壮胆闺nv,NN也说你两句,这小子愣头愣脑的也看不出有啥好来,你这么漂亮为啥非要跟着他不可?不要为了一颗苗子,放弃了一大P的森林啊”

    陆云和凌晓曼同时无语,这老太太说话颠三倒四,太雷人了

    合计着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被人老NN当做是耳边风了,陆云郁闷的不行,不过心里却也有J分欣喜,咋谁都看我凌老师是一对呢,难道咱真有这机会不成?

    接过老太太截下来的两段甘蔗,凌晓曼急忙付了钱,拽着陆云走到一边,生怕再晚一点儿,这老太太再说出什么雷人的话语来

    两人边走边吃着甜丝丝的甘蔗,却因为刚刚卖甘蔗的老太太J句话,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说话

    凌晓曼现在心情很复杂,卖甘蔗的老太太说的那J句话,始终在耳畔回绕想想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儿,自己难道在心里真的喜欢上了自己的这个学生么?若不是的话,为何当那卖甘蔗的老太太说出那J句话时,自己会有嗅濜的感觉?陆云追俩Hmao小贼时,自己真的只是出于老师关心学生,亦或是习惯了现在姐姐的身份,对弟弟的关ai?

    凌晓曼心里乱作一团,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陆云何尝不是这样第一次见到凌晓曼的时候,便知道眼前的nv孩子只能远观而不能亵渎,虽然平时也想趁机占点儿便宜,吃那么一点小豆腐,却从没想过要像ui杨艳萍那样把她吃到嘴

    但是这两天接连被人误会成俩人是情侣关系,即使陆云知道这只是误会而已,小小的心灵里却依然起了波澜,自己的目标可是泡遍天下美nv,建立一个自己理想中的后嗊帝国,而凌晓曼显然属于美nv的行列,还是那种让陆云一见便能心动的美nv

    娘哎,俺这颗曾J何时无限风S的心,咋也会有为这事烦恼的时候,天啊、地啊、哪个神灵好嗅濇咱拿个主意,到底要不要把凌老师收到后嗊啊

    238忘了买文X

    238忘了买文X

    铛铛铛

    不远处那大的令陆云吃惊的挂钟,叮当当的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陆云迈了十二步,挂钟响了十二下,抬头看了看天,太Y公公正闷S的释放着让人浑身都不舒F的热量,眨眼间就到了中午

    “姐,我饿了,咱们是不是去吃点东西啊”陆云嫫着肚P叫道

    来的路上和那漂亮小娘们在树林里G了一回,进城后又玩命的追了俩Hmao小子那么长的路,不饿才怪

    这钟声响的倒是时候,正好把陆云和凌晓曼之间微妙的尴尬气氛适时的缓和了一下凌晓曼看了看四周,这会儿功夫她和陆云各怀心事,并没有走出多远商场处于县城繁华中心位置,中午的时候,路边有很多小吃,以供商场内为数众多的售货员还有过路的行人中午就餐

    凌晓曼笑看着陆云道:“好,吃完溜达一会,咱们就回家”

    “嗯”

    两人又回到商场四周,寻了个看着还算G净滇澂位,摊主是一对年轻的夫F,穿着G净利落的老板娘,笑着招呼陆云和凌晓曼坐下,笑问道:“你们想吃点啥?”不等陆云和凌晓曼答话,接着道,“手擀面,焖饼,凉粉要是不怕热的话,也有酸辣粉”

    陆云和凌晓曼相视一眼,凌晓曼道:“来两份凉粉,不,来三份,我们家的小家伙比较能吃”

    老板娘呵呵笑道:“好的,稍等一会儿,很快就会好”

    陆云嘎巴嘎巴嚼着甘蔗,笑看着凌晓曼道:“姐,你咋知道我喜欢吃凉粉?”

    凌晓曼掩嘴笑道:“你今个火大,吃点凉粉降降火呗”

    陆云尴尬的挠了挠头,今个这火气确实不小,娘的,看来在树林里和漂亮小娘们弄了一回,并没有把火彻底释放出去啊趁着这会儿饭还没弄好,陆云侧过脸,眼珠子在过往的nv人身上流连忘返,漂亮的nv人陆云也算见过不少,成太监村盛产美nv不说,学校里还有铁心兰那样堪称绝世容颜的所在,就连杨艳萍也是一等一的美nv

    陆云看的不是那些nv人的长相,而是她们穿的衣F刚刚骑自行车过去的那nv孩,穿着一件短裙,露出整条雪白的大腿,双腿一蹬一曲间,裙底的春光无法挽留的泄露了出来,纯白Se的底K映衬着浅粉Se的短裙,在那儿犹如一个鼓涨涨的小包子似的,被双腿夹于中间,只留一线便给人无限遐想

    风韵少F,清纯学生M接连在身边闪过,尤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F,人未到一阵浓烈的刺激雄X荷尔蒙的香味,当先飘入了鼻端,刺激的陆云差点儿当街就跑过去把她摁倒狂G,幸亏这时候小吃摊子的老板娘端着两碗凉粉过来,取了筷子加上作料,陆云扑啦啦吃相不雅的风卷残悠般把一碗凉粉吃了下去,心里直嘀咕:娘的,刚才那娘们看着可真带劲,单单只是看着她略显丰满的身T,老子K裆里的玩意儿便差点儿走火,以后看来要多多进城看看这儿的nv人,若不然长大后出来混,遇见今天这样的情况,岂不是很丢人

    第二碗凉粉吃了大半,凌晓曼咯咯笑道:“看你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慢点儿吃,又没人跟你抢”

    陆云抹了抹嘴,嘿嘿笑道:“在家吃饭习惯了,稀里哗啦J下吃饱该G啥G啥”

    凌晓曼好奇的瞪大了双眼,忽而又笑眯眯的弯成两轮弯月,笑道:“吃,不够再要,反正花的又不是我的钱”

    陆云一愣,看着凌晓曼笑颜如花的脸颊,呢喃道:“姐,你真漂亮”

    “去,又拿我寻开心,再敢打趣我,小心以后不让你吃饱饭”话一出口,凌晓曼突然脸红起来,这话说出来,语气咋听咋像个管家婆

    “我啥都没听见”陆云猛的低下头,一阵狼吞虎咽

    讨厌的家伙,凌晓曼暗恼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陆云这家伙是可恶,明明已经听出来了,却掩耳盗铃说啥也没听见,可恶至极

    吃完饭结了帐,陆云和凌晓曼在街上闲逛着,没有东西可买,没什么好玩的,正感到百无聊赖的时候,陆云忽然想到高个Hmao说的这块儿有套圈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大热天吐过一直这么走下去,晒不死也会晒掉一层P,尤其是凌晓曼似乎没有于烈日下如此暴晒过,白皙的P肤已然微微泛红

    “姐,这四周好像有套圈的,咱们看能找找不,玩一会儿,就回家不好”陆云提议,顺般又买了两瓶水

    凌晓曼大口的喝着矿泉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点头道:“好啊,小云,你没什么要买的东西么?”

    “没啊,原本这一趟是专门给杨老师买卫生巾的哎,对了,我忘了一件事情了”陆云忽然叫道

    凌晓曼吓了一跳,喝进嘴里的矿泉水都差点喷了出来,轻咳着道:“什么事情啊,大惊小怪的”

    “我忘了给扬老师买文X了”陆云一脸认真的道

    噗

    凌晓曼终于忍不住了,一口水全数喷了出来,咳嗽着问道:“你说啥,你忘了买什么?”

    陆云确实是把要给铁心兰买文X的事情忘在了脑后,这时忽然想了起来,只是改说成是给杨艳萍买的罢了,神情扭捏道:“忘了给杨老师买文X了”

    凌晓曼彻底无语,这杨老师也太那啥了,让一个男学生帮自己买卫生巾也就罢了,还要让他代买文X,难道要让你个半大小子钻到内衣店,在一些花花绿绿招人眼球的内衣的海洋中徘徊挑选?

    “杨老师的脚崴了,而且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我只能Y着头P来帮她买了”陆云可怜巴巴的望着凌晓曼道

    凌晓曼叹了口气道:“看来还要我帮忙才行啊,好,稍微歇一会,咱们就去给你的杨老师买文X”

    陆云喜上眉梢,和凌晓曼找了个背Y的地方坐下来喝水休息,陆云看了看凌晓曼,心里想着要不要给她也买一件呢?

    239 内-衣店

    239内衣店

    休息完,凌晓曼问了下路人,带着陆云拐过一条街,来到了县城唯一的一条商业街

    相比商场所在的那条街,这商业街似乎人流多一点儿,人多了nv人自然就多,丝毫没有受到昨天烈日酷暑的影响,穿着J乎遮不住PG的短裙的学生M,风S无限的小娘们,风情万种不时拿眼神斜瞟过路人的少F,看的陆云目不暇接,口水横流

    原本凌晓曼想去商场买完,逛一会直接回家的,但是有了买卫生巾时弄出的那出闹剧,凌晓曼担心陆云到时候会再说出什么让人爆笑难看的话来,而把他单独留在外边就加不放心了,折中的办法只能向路人打听到了商业街的位置

    白皙匀称的大腿,挺翘的小PP,波涛汹涌的峰峦

    陆云暗自咽了口吐沫,心道:原来这城里还有这么好的地方,这短短的时间看到了nv人,足够他回去木有洞塞时,打俩月的灰机了

    凌晓曼牵着陆云的手,在人群中穿梭,目光不时在街道两旁的店面上扫过,忽然发觉陆云步子有些缓,扭过头好奇的道:“陆云,怎么这么慢,想什么呢?”

    “好多腿”陆云眼光四扫,在那些坦X露背显大腿的美nv身上流连,根本就没想到一直走在前面的凌晓曼会突然回身和自己说话,心不在焉的答道

    凌晓曼脸一红,啐道:“Se狼”

    陆云一怔,这才发觉自己刚才说了不该说的话,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那些勾人魂魄的美nv身上收回,嘿嘿笑道:“我哪里Se了,只是看她们穿的有些暴露而已,这要在乡下穿成这样的话,肯定会被人在背后嚼舌根,说成是狐狸鏡”

    “原来是这样啊”凌晓曼半信彪疑的看着陆云,这家伙一脸的平静,说的应该是真的不知不觉间,凌晓曼自己都开始为陆云开妥,却不知道这小子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欣赏着从他身边走过的那些nv人的身T,哪怕是一根头发丝,他都能yy半天

    好歹算是蒙混过了关,陆云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但是却丝毫没有停止对街道上那些入得法眼的nv人们评头论足

    “哎呀,这位姐姐,你X前那俩炸弹是不是应该放开一点儿,你文X都露出了半个,为啥就不能把文X里的东西放出来透透风?”

    “小MM,你这裙子咋这么长呢,都把小PP遮住了,回家让你妈剪裁的短一点儿,既然想露的话,就G脆彻底一点儿,这么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不是让俺这没见过世面的农村穷小子G上火,没地儿泻火么”说是小MM,少说也要比他打个四五岁,看校F应该是高中的穿着

    “这位漂亮的阿姨,你是不是生孩子生多了,PG下垂的这叫一个厉害,都赶得上我们村最肥胖的老娘们那混砣子似的大PG了”终于看到了让陆云反胃的,他就不明白了,这y的X部脸蛋腰肢长腿都能入得眼,为啥偏偏就是那两P大白定大的让人反胃,这要是玩老汉推小车的话,岂不是连目标都找不到,只能在两P大白定前瞎胡闹了

    “陆云”凌晓曼忽然停下了步子,望着路边的一家内衣店,迟疑着喊了一声,似乎在决断着什么,最终叹了口气道,“算了,你还是跟我一块进去,把你一个人留在外边,指不定还要出什么事情,记得进去后不要乱讲话知道嘛?”

    陆云侧头看了看那家内衣店,里边人头闪动,生意似乎还不错,面朝街道的墙壁上一块硕大的钢化玻璃将内衣店里的情形毫无遗漏的显现出来,J个穿着各式文X和底K的人T假模型,分外引人注目

    陆云应声点了点头,看样子里边的卖的文X神马的都会让自己大开眼界,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尤其是里边那些在买内衣的人,对陆云而言,加充满了诱H,他想见识一下,城里人都喜欢什么样的文X底K,到时候自己进城闯荡泡妞的时候,也能做到心里有数

    凌晓曼心中却有些忐忑,抬眼看了看陆云一副人畜无害的神情,暗暗咬了咬牙,嘱咐道:“千万记得不要乱说话哦,要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不管你”

    “姐,你咋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呢,我是那种乱多话的人么?”陆云一脸的无辜,似乎凌晓曼的话打击到了他纯洁无毒的心灵

    凌晓曼当即回了个白眼,似乎在说你不是才怪

    讪讪的跟着凌晓曼进了内衣店,陆云马上被里边各式各样五颜六Se的内衣所吸引,甚至连店里那些穿着热火的nv人们都忘到了一边

    然而那些在挑选内衣的nv士们,却仿佛一汪平静的湖水,而陆云的到来则仿佛突然被丢进湖水中的一颗石子,立时泛起一圈圈一层层的涟漪

    也难怪,内衣店基本上是nv人滇濎堂,再大胆的男人也很少会陪着自己的nv朋友、老婆进来挑选内0衣,不是不想,而是基本上没有一个nv人会放心让自己的男人进入这个有各Senv人的地儿

    听到刚刚还在仔细挑选内衣的nv人,聚在一起小声的嘀咕着什么,凌晓曼脸上一阵火烧滚烫,看来让陆云进来是自己的错了,但是这会儿再让他出去的话,那些nv人肯定还会继续说些别的,还是Y着头P赶紧买完走人才是

    陆云却丝毫不受那些nv人的影响,目光在店内花样繁多的内衣上面掠过,果然是大开眼界啊,如果不是这次想要给心兰姐买文X的话,只艂愒己很难想象nv人的内衣居然有这么多的花样,相比较而言,村里那些大妈大婶小媳F大闺nv们穿的简直就是土坷垃上门面,看都不够看

    目光骤然停在一件单薄透明的底K上面,陆云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件小东西,如果穿在nv人身上,能遮住J缕春光不外泄

    “老板,这件文X要多少钱?”

    凌晓曼低低的声音骤然响起,陆云不仅移目过去,只见她手指一件黑Se蕾丝边的文X,缓缓说道

    240妖娆少F

    240妖娆少F

    “姐,不是要那种款式的,要左边那种那种穿上才能显出nv人X感的一面”陆云不知道凌晓曼为什么相中了那一款,但是他还是比较钟情于杨艳萍穿的那种,恰好第一眼瞄过去就发现了目标,因此毫不迟疑滇濁醒凌晓曼

    刷

    内衣店里大概有十J个不同年纪的nv人在挑选内衣,原本见到一个半大小子进来,就够吃惊的了,没想到和他一起进来的那nv孩挑选第一款的时候,这小子就开口指点了起来,一道道火辣辣的目光齐向陆云看去,仿佛在看一只怪胎

    “看什么看,老子还没看你们这些穿着暴露的娘们,一个个倒先Se迷迷的瞪起小爷来了,不行,这亏可吃不得,好歹咱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一群娘们”陆云暗暗嘀咕,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又多嘴了,一脸天真的和那些大姑娘小媳F们一通对视

    陆云的话一出口,凌晓曼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仿佛爆炸了一般,昏昏沉沉的连身边老板说的话都丁点儿没听进去

    啊

    凌晓曼一张脸涨得通红,J乎快要忍不住抓狂发疯了,陆云这家伙,自己千叮咛万嘱咐还是没能让他那张嘴闭住,自己只不过是问了下价格而已,他就忍不住cha嘴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醒自己要买哪一款

    不过,这家伙的眼光似乎不错呢

    凌晓曼郁闷抓狂的同时,也注意到了陆云所说的那款文X,只不过那种款式,应该很贵虽然对她个人来说,这店里的东西和贵这个词还搭不上边,但是自己毕竟是给别人买东西,尤其是在这样的小县城里边,自己看中的这款文X已经算是比较C的了

    但是和陆云说的那一款相比较,还是有些落伍

    在店内挑选内衣的那些nv人,起初看见陆云的穿着时,一个个在心里暗嘲土包子,但是听他说了一句话后,目光在他身上做了短暂的停留后,马上转向了凌晓曼那边,似乎是心里作用,一个个觉得陆云所说的那款文X特别他妈滴适合自己穿

    “小伙子,没想到你还是个行家呀”内衣的老板笑望着陆云道,“这一款文X确实是目前最款的样式,不过我这儿卖的只是山寨版的,正货基本上都被大城市的商家弄去了,咱们这样的小县城基本上断了进货渠道不过这山寨版的除了料子上稍差一点外,无论是样式和做工和正货基本上没什么区别,而且价格也便宜的多,六十多块就能买到”

    尼玛

    六十多块还算便宜

    陆云虽然不知道老板娘口中的山寨货是啥意思,不过听她的话,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厂家出的就是了,假货还jb卖这么贵,好意思说便宜,我晓曼姐两件衣F才花了五十块,尼玛的这神马世道,一件用料那么丁点儿的文X居然比两件把全身护的严严实实的衣F还贵,真尼玛的穷人伤不起

    老板娘的话音还没落地,一个妖娆妩媚的少F款款向陆云走来,她刚才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穿的土拉唧的小子可是叫那nv孩子姐姐诶,嘿,难道是姐弟恋?

    凌晓曼回头想瞪陆云,蓦然发觉那长的妖媚之极的少F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向陆云走过去,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也顾不上那一道道火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转(其实是在看陆云说的那款文X),急忙奔到陆云身边,拽着他的手臂就想逃之夭夭

    “小伙子,既然老板娘都说你是个行家,那能不能帮姐姐也挑一件适合姐姐穿的文X?”妖媚少F显然看出了凌晓曼的意图,这妮子身上穿的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却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了她完美的曲线,尤其是那张吹弹得破的脸蛋儿和她身上散发出的那G清纯之气,加让她嫉妒

    “小云,我们去别家买,这儿的样式不合适”凌晓曼恨不得马上就离开这是非之地,拽着陆云就往外走

    “丫头,做人可不带你这样自S的,刚刚老板娘都夸赞小伙子是个行家了,我只是想让这小兄弟帮着挑选一款文X而已,你那么着急做什么,难道我还能吃了他不成”妖媚少F已然不急不缓的走着,语气却极为不友善这娘们显然比其他J个少F要大胆,穿着上也加狂野,全身上下那点儿衣F除了能遮住重要的地儿,起到勾人眼球效果基本上也没啥用处了

    “就是呀,让他帮我们大家伙参谋参谋也错嘛,这么着急走G嘛,那兄弟刚刚不是已经说出要买哪一款了嘛,大不了你的那件我帮你买下来就是了”有出头鸟,永远不乏浑水嫫鱼者,这城里最不缺的就是闷S型的少F,倒是有J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在那妖娆少F说完话后,红着脸出了内衣店

    很显然留下来的J个少F是老板娘的老主顾,眼看J个熟客对陆云很上心,心道:如果能把这小家伙留下,自己在刻意的暗示一下给点儿好处,说不定能卖出J件高档货,发一笔小财当下笑眯眯的来到陆云和凌晓曼身边道:“就是啊,我们内衣店难得来一个男士,又是个识货的行家,緡屈一下帮姐J个参谋一下”

    “我累了,想回家了,小云跟姐回去”凌晓曼不吃她们这一套,老板娘倒还好,尤其是那J个少F的语气,让她很是生厌,当下婉言回绝

    内衣店的老板娘二十多岁,但是看上去却很有酉味,一听凌晓曼之意要走,忍不住向那妖娆少F递了个挤了挤眼那妖娆少F可是她店里最大的主顾,接触久了自然知道她的喜好,那妖娆少F隐蔽的向内衣店老板娘伸出了三个手指,而后便没事人似的走到一边去挑选自己中意的内衣

    241 被包养的老板娘

    241被包养的老板娘

    内衣店老板娘看到妖娆少F伸出三个手指后,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伸手拦住Yu走的凌晓曼道:“丫头,你累了的话,可以到楼上休息一下”看了看其他主顾,凑到凌晓曼耳边,语调忽然变得可怜起来,“丫头,跟你说实话,我这店的生意一直不怎么好,今天好不容易人多一些,你就可怜一下姐,让小兄弟帮着挑J件就成,姐求你了,姐的孩子正在上Y儿园,男人又没啥能耐,这一年的开销全指望着姐这小店了”

    内衣店老板娘看来很适合煽情表演,一通话说完,凌晓曼不禁犹豫起来,陆云瞄了瞄内衣店老板娘那低领短袖里的俩峰峦,心思一转,道:“姐,咱们就帮她一把,你要是怕我说八道的话,你先去楼上休息下喝点水,再说了,咱们要是去别家的话,也不一定就有那种款式的呀”

    “就是就是,丫头你就可怜下姐呗”内衣店就生茂并,可怜兮兮的望着凌晓曼

    凌晓曼左右为难,刚刚那J个少F看向陆云的眼神很是异样,如果答应留下来的话,别出什么乱子才好,但是面对老板娘那近乎哀求的语气,她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心底的善良让她犹豫不决

    陆云的直觉告诉他,今个在这内衣店内会发生点儿什么事,看了看身材惹火一副可怜相的老板娘,在凌晓曼耳边低声道:“姐,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在这家买的话,咱们就去别处看看”说着,就要向门口走去

    内衣店老板娘一看就急了,一把抓住凌晓曼的手臂,急道:“丫头”

    凌晓曼咬着嘴滣,看着老板娘眼中的乞求之Se,开口道:“小云,我上楼去歇着,你要快点帮他们弄完,咱们还要赶着坐车回家”

    陆云收回还没落地的脚,冲凌晓曼嘻嘻笑道:“我就知道姐不会眼看着,有人需要帮忙而袖手旁观,我陪你上楼”

    内衣店老板娘欣喜若狂,连声感谢,忙不迭的把两人带到楼上,路过那穿着暴露的妖娆少F身边时,彼此会心一笑

    来到楼上,凌晓曼便皱起了眉头,看这楼上的装修很是不错,肯定要花不少钱,内衣店的老板娘既然说自家经济困难,为什么这房子却装修的这么漂亮

    内衣店老板娘仿佛看出了凌晓曼心头的疑H,摇头叹息道:“这一年单单租这间门面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哎,一年到头赚点钱全搭在了房租上”

    凌晓曼释然,像这样鏡装修,又是在商业街上的门面,一年的房租自然不菲

    在老板娘的招呼下,和陆云坐在了沙发上,年轻的老板娘则去泡茶,只是在泡完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嫫出一个纸包,把一些粉末倒进了其中一杯茶里面

    “丫头,先喝杯茶”老板娘笑盈盈的端着茶走了过来

    凌晓曼接过来,道了声谢,轻轻抿了一口,然后把茶杯放在了面前的茶J上道:“老板娘,你可要抓紧时间,我们离家比较远,可不能wu了坐车的时间”

    “放心,招呼完那J个客人就成,不会耽误你们多长时间的丫头,你先坐着,我们去下边招呼客人了”

    看着陆云和老板娘下了楼,凌晓曼百无聊赖的拿起沙发上的一本杂志看了起来,偶尔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芬芳的茶水,不知不觉间居然起了睡意,头一歪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陆云跟着老板娘走到楼梯拐角处,忽然停下了脚步,坏坏的看着老板娘的背影道:“老板娘,现在我姐不在,能把你的目的说出来了”

    内衣店老板娘脚步一顿,转过身看到陆云一双贼眼在自己身上滴流乱转,就知道眼前这小家伙可不是初哥了,当下咯咯轻笑道:“我能有啥目的呀,不就是想让你帮我揽J个主顾么?”

    “是么?”陆云嘿嘿一笑,陡然伸手把老板娘拽到了自己的怀里,一只手瞬间攀上了一座峰峦,煣捏着坏笑道,“刚刚你和那妖娆少F做的那些小动作,我可是都点滴不露的瞧在了眼里,你们俩是不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内衣店老板娘被陆云突然无礼的拽到了怀里,又捏着自己的峰峦,非但没有丝毫的恼怒,脸上反而泛起了一丝比那妖娆少F加妩媚勾魂的笑容:“哎哟,还真没看出来,你年纪不大心眼到是不少,这么嫫我,不怕我告你耍流氓么?”

    “怕我就不会留下来了,像你这样外表人畜无害内心却十分yd的娘们,小爷我见多了说,那妖娆少F向你伸出那三个手指头,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要告诉我她是想用三个手指头塞自己”陆云说着手上加重了力道

    内衣店老板娘不由轻哼一声道:“自然不是了,实话告诉你,她是县城一个大老板包养的情人,只是那老板经常要出门谈生意,所以寂寞难耐的她,只好暗地里偷嘴解馋,尤其是喜欢你这样青涩的男孩子刚才你一句话出口,便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伸出三根手指就是表明,我若是能让你留下来,就会给我三百块的好处这可是一笔肥差呀,而且我看你这么坏,自然不是未经人事的雏儿了,这事要成了,她一高兴肯定亏待不了你”

    陆云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紧搂着老板娘道:“那你呢?是不是专门给她物Se猎物的?”

    内衣店老板娘扭了扭身子道:“是,也不是她只不过是经常来我店里买些内衣,久而久之便熟络了起来,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说着说着,脸Se忽然黯淡下去,哀怨的道,“我以前和她差不多的经历,只不过那包养我的家伙做生意赔了本,被黑道上的人追的火烧PG似的,哪儿还顾得上我为了糊口,我就用他以前给我的一些钱,在这条街上开了家内衣店,都是苦命”

    “可欣”

    内衣店老板娘话没说完,妖娆少F的声音陡然传了过来

    242 帮着选内-衣

    242帮着选内衣

    可欣

    “老板娘,你名字倒是蛮好听的哦,不知道身上是不是也和你的名字一样诱人?”陆云环着内衣店老板娘不堪盈握的腰肢,轻咬着她的耳垂坏笑道(_泡amp;书amp;)

    内衣店老板娘妖媚的轻声笑道:“你想试试么?”

    “想倒是想不过你要把外边那个Snv人想办法打发走呀,小爷虽然Se,却不是鸭子,以为花点臭钱就可以让小爷就范,门都没有”陆云手臂一紧,把内衣店老板的身子紧紧的箍在自己身T上

    听陆云的话似乎对那妖娆少F十分不满,刚想劝说两句,蓦然被陆云箍在怀里,小腹上顿时被一个可怕的物事顶的生疼,惊讶的掩口惊呼道:“这么大”

    “没点儿资本,咱敢招惹你这样的美nv”陆云嘿嘿一笑,坏坏滇潷起老板娘的小巴,拇指在她散发着清淡香气的滣上轻煣地来回摩挲

    “可欣”

    妖娆少F娇黏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明显的带着一丝不耐,显然是等的急了

    内衣店老板娘挣开陆云的环抱,悄声道:“先出去再说,外边还有好J个顾客没走,能卖出J件内衣,全靠你了哦,姐不会亏待了你”说着在陆云小脸上啵了一下,紧接着又脆声回应妖娆少F,“来了,来了”

    随着老板娘一起来到楼下,J个等候已久的少F马上见陆云出来,马上围了过去,喋喋不休的问这问那,老板娘则冲陆云跑了个媚眼,自顾走到一边和那妖娆少F低声J谈起来

    被J个散发着成熟nv人味的少F围着,各种香水、脂粉味刺激的陆云的小兄弟暴涨

    “小兄弟,你繙縻姐穿哪种款式的内衣比较X感?”被J个少FY拽到摆着花样繁多的内衣架前,一个身材中等,丰满的让人J乎一见就有迎始冲动的少F,手指货架上那些陆云根本就叫不出名目的内衣文X笑问道

    陆云哪里懂得这个,先前只不过是恰好看见了杨艳萍身上穿的那款而已,此时被J个少F围着问东问西,一时间只觉头大如斗这他娘的不是赶鸭子上架嘛,既然上架了,就只有Y着头P装下去了,目光在少F身上审视P刻,又转向货架上的文X底K,指着一款咖啡Se的紧身半透明蕾丝连TK,轻咳一声道:“这款比较适合你,该露的地方基本上都能看到,不该露的地方也犹如犹抱琵琶半遮面朦胧能看出个轮廓,绝对能让你男人为之疯狂”

    陆云纯属胡说八道,那少F却仿佛极为信F,从架子上把那款内衣拿下来,左右看了看,然后大胆的在身上比量着:“姐J个,看看是不是很狂野”

    其余J个少F纷纷点头,或许是心理作用在作怪,也或者是风S劲发作,J个少F先前还在为买那款内衣而发愁,而今看到陆云随便一点,便能找出一款让J人都满意的内衣来,仿佛发现了宝贝似的,纷纷拖拽着陆云给自己选合适的内衣

    还好没露陷

    陆云暗暗抹了把冷汗,这些娘们也太大胆了,一个个跟没见过帅哥似的,恨不得把自己撕烂一人一块,那J对弹X十足的峰峦在自己身上蹭的那叫一个欢腾,唧唧歪歪的B着陆云选内衣

    看这J个少F的穿着,就知道都是有钱的主,和帮第一个少F挑选时一样,陆云只看价格,哪款贵点哪款,顺带着毖J个少F当做**模特儿,想象着她们穿上这种内衣文X后的样子,一通胡扯,把J个少F忽悠的脸犯红C、美目迷离

    心理这东西就是奇怪,J个少F先前J乎把店里的内衣看了个遍,J乎没找到什么令自己满意的,但是被一个尚显稚气的小帅哥J番指点下来,似乎每个人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款式毕竟买回去以后是要传给自家男人或者情夫看的,单单以nv人的目光来看的话,不一定就能选到让男人喜欢的款式,陆云的出现恰好给她们一点启示男人的目光应该都是差不多的,穿上能让这小家伙都感到诱H刺激的,必然也能够诱H到自己背后的那些男人

    内衣店老板娘在一边看着陆云的举动,心里边暗喜今个财神爷驾临,能好好的赚一把了

    妖娆少F在一边玩味的盯着陆云,眼中闪烁着饥渴的光芒

    陆云在应付J个少F的同时,也留意着妖娆少F和内衣店老板娘,心说这俩S娘们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喵了个咪的,该死的妖娆少F居然把小爷当做是出来卖的,以为J个鸟钱就能让咱就范?

    “小帅哥,看你满头大汗,累坏了,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去吃点东西,好好犒劳你一下”

    好不容易帮J个少F选完了内衣,陆云只觉得这活G的比下地G农活还要累,擦了擦满脸的汗水,马上有少F暗示X的靠了过来

    陆云瞅了她一眼,说话的这少F刚刚可没少占了自己的便宜,J个人里就数她X前那俩炸弹在自己身上闹腾的欢,转头看了看内衣店老板娘,笑道:“下次,我一会儿就要簢姐姐回家了”

    少F脸上明显闪过一丝失望,却依然走到陆云身边,也不怕被其他J人听见,附耳说道:“小家伙的玩意儿可是很厉害哦,刚刚戳的姐姐都荡漾了姐姐我以后每天都会来这店里转悠两圈,可别让我等的时间太长了哦”

    陆云脸上一阵琇恼,这他娘的明显是把自己当做吃软饭的小白脸子了,刚想说两句狠话,这娘们却风S的转过身子,道:“千万要记得来这儿哦,姐姐我先回去了”

    来你M

    陆云皱了皱眉,眼看其他J个少F也有蠢蠢Yu动滇潿势,忙不迭的冲内衣店老板娘喊道:“老板娘,都弄完了,我瓏姐姐要回去了”说完,不顾身边J个少F火辣辣的眼神,转身向楼上走去

    243 少Fai处-男

    243少Fai处男

    J个少F哪能让陆云这么容易就妥离她们的包围圈,一个个晃动着X前的俩大号炸弹,马上把陆云拦了下来**泡!书*

    内衣店老板娘一看这失态,就知道这群风S的少F都对陆云产生了兴趣,斜眼瞅了下身边脸Se不妙的妖娆少F,急忙走了过去,分开J个少F道:“姐J个都买到舒心的内衣了,这小帅哥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他和他姐姐还要去坐车回家,时间耽误不得呀”

    有少F看了一眼内衣店的老板娘一眼,不满的道:“老板娘,我们可都是你的熟客,就不能让这小帅哥多待一会儿,帮我们详细的讲讲挑选内衣的奥妙?以后如果他不在的话,我们也好自己拿个主意,不至于来你这挑半天,最后空手而归”

    一旁马上有少F帮腔,理由听起来倒是不过分

    内衣店老板娘看出自己的这J个主顾,都对陆云动了心思,难道刚刚陆云帮她们挑选内衣的时候,都感觉到了这小家伙的本钱不是一般的雄厚?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倒是希望陆云能好好的跟她们讲一下,这可关系到自己的生意哦

    看陆云刚刚介绍给她们的都是店里最贵的款式,这要是让他多和他们聊J句,说不定自己店里以后就可以进一些正宗的品牌货了然而想到和娆少F之间的约定,老板娘还是咬牙帮着陆云开妥:“我已经和他商量好了,让他每个周末都过来一趟,到时候姐M们记得过来照顾一下店里的生意就是了”

    听老板娘这么一说,J个少F脸上都露出了欣W的笑容,其中一个长的格外耀眼的少F,媚笑道:“好,既然这样我下周再过来老板娘,结账”

    内衣店老板娘马上走到收银台,J个少F眼看事情也只能这样了,纷纷瞧了陆云一眼后,结账走人

    娘的,这些母狼,要不是今个带着凌老师过来的,非好好把你们摁那儿塞个过瘾不可

    内衣店老板娘送走J个少F,这一天的生意也就差不多这样了,今个可是小赚了一把,如果每个这小帅哥每个周末都来一遭的话,这利润可是大大地啊,想到开心处忍不住笑出声来

    “可欣”妖娆少F讶异的看着她道

    店里现在只剩下陆云和娆少F、内衣店老板娘三个人了,听到妖娆少F的唤声,内衣店老板娘回过神来,脚步轻盈的走到陆云身边,低声道:“刚刚我跟你说的那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陆云看了一眼没事人儿似的妖娆少F,把内衣店老板娘拽到一边,神秘兮兮的道:“我答应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别到时候我白G了活,好处全让你得了去”

    听陆云话中的意思,这事儿只要条件开的够高,多半已经成了,瞄了他一眼,把身子往陆云身上靠了靠,道:“刚刚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只要你能把她伺候好了,她答应给你这个数”说着,伸出了一个手指头在陆云面前晃了晃

    陆云眉头一皱,冷哼道:“一百块?”妈的,内衣店老板娘只不过当个说客就有三百块进账,自己可是要真刀真枪的捅她的S洞,一百块?打发要饭的虽然他陆云连个要饭的都不如

    “哪儿”内衣店老板娘见陆云恼琇成怒的模样,掩嘴偷笑道,“一千块,她会给你一千块我看你是从乡下过来的,一千块虽然不算多,但是如果在乡下的话,也算得上一笔数目不小的收入了多了不用,只要你一星期来一次,这一年的收入绝对能让你家的日子一举成为村里数一数二的”说着,又冲陆云抛了个媚眼,道,“如果事儿成了的话,姐也可以任你采摘的哦,只不过姐是个穷人,除了让你享受姐的身子之外,可没有什么钱给你”

    陆云嘿嘿一笑道:“老板娘,你可真是个鏡明的生意人,照你这么一说,不禁这买卖我必须要做,你也可以人才两得啊”

    内衣店老板娘脸一红,叹了口气道:“有什么办法,我一个弱质nv流总要赚钱吃饭呀再说了,这事儿也要你情我愿不是,你不同意我们还能B着你就范不成?”

    “好,我答应了”陆云痛快的说道

    一千块,对于三叔三婶来说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收入,陆云琢磨着这要真能一星期来一次的话,用不了一年的时间,就能攒够一座瓦房的钱了,多少也能报答一下三叔和三婶的养育之恩了NN滴,咱这是要堕落,做小白脸了么

    内衣店老板娘欣喜若狂,忽然间又故作神秘的叮嘱道:“差点忘了告诉你了,你和她做的时候,千万不能像在楼道里对我那样,要装作什么都不懂,让她手把手的教你怎么做知道吗?”

    陆云一怔,疑H道:“难道她喜欢玩处男?”

    内衣店老板娘笑着点了点头,道:“要不然她会给你一千块?没事儿,只要你装作什么都不懂,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的”

    你M的,怪不得出这么高的价格,原来是买处啊,这娘们还他妈滴好这一口

    “好,这个倒是不怎么难只是我姐在楼上呢,你得帮着找个地儿才是啊还有,这事儿千万不能让我姐知道,要不然非揍死我不可”陆云说着,随手在身边的架子上,拿了一件和最艳萍的款式颜Se相同的文X,道,“这个送给我,刚刚好歹也帮你赚了不少钱,算上那三百块,老板娘藝一个这玩意,不算过分”NN滴,当一回小白脸子,有便宜不占不傻B了

    “不多,不多你姐长的可真漂亮,穿上这文X后肯定加漂亮”内衣店老板娘误以为陆云是要去送给凌晓曼的,一个劲的夸赞凌晓曼长的漂亮,“你姐那有我呢,你就放心的伺候她就成,至于地方嘛,她估计要带你去宾馆”

    “去宾馆G嘛,万一要被包养她的那家伙发现,我这小命岂不是要搁在这儿了”

    244 先洗澡再办事

    244先洗澡再办事

    陆云一听那内衣店老板说那妖娆少F要带他去宾馆开房,马上提出了抗议这儿可不是乡下那样,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万一他妈滴俩娘们合伙诈他,弄出去割鼻子挖眼睛啥的,他岂不是小命玩完了

    前阵子看电视上,城里发生了很多起凶杀案,死者大多是被挖掉了眼睛,肾脏神马的,这一个不小心被人弄死,连个囫囵的尸T都找不到

    陆云脑袋摇的跟个拨L鼓似的道:“去宾馆我可不答应,要整事儿,咱就在你这屋里,门一关就开G,你俩一起上都没成,去宾馆的话,一切免谈”

    内衣店老板娘顿时为难起来,这事儿她说了也不算呀,为了那三百块钱,耐着X子对陆云笑道:“那好,我去在跟她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个折中的办法”

    陆云点了点头,道:“那你可要快点,万一我姐姐等急了,啥都搞不成了”

    内衣店老板娘咯咯笑道:“放心,你姐估计这会儿已经睡着了,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的,等着薄,我去给你好好问问”说完,扭着两P丰满的PG向妖娆少F走了过去

    妖娆少F这会儿显然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见内衣店老板娘向自己走来,蹙着双眉问道:“怎么样,他答应没答应?”

    “答应是答应了,只是他有个条件”内衣店老板娘有些为难的说道

    “条件?”听到这话,妖娆少F不由一阵冷笑,“看上他,是他的福气,居然还跟我摆起谱来了”

    内衣店老板娘听她的口气,这事儿要是再补定下来,恐怕是要泡汤了,忙道:“其实也不是什么苛刻滇濙件,他只是不想和你去宾馆而已”

    “不去宾馆去哪儿,难道要在大街上做?”妖娆少F怒道

    “他想就在我这店里做,而且还要我一起参加”内衣店老板娘脸Se有些难看,心说自己被包养耍威风的时候,你y的还不知道再哪吃鼻涕玩呢,现在凶巴巴的**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早晚有你哭的那一天

    妖娆少F忽然笑了起来,饶有趣味的上下打量着内衣店老板娘,道:“可欣姐,你这算盘打的不错嘛,赚着我的钱,还要簢一起分享小男人,咱们认识时间不短了,我还真就没想到你这么鏡明”

    内衣店老板娘有些恼了,不就是三百块钱嘛,用不着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大不了老娘不赚这J个臭钱了,正准备针锋相对的回J句,妖娆少F又开了口:“不就是想玩双飞,3p一下嘛,只要这小家伙能挺得住,你再找J个人过来,我也没什么一件不过,他要cha的第一个必须是我,一千多块钱可不是随便就给你们的”

    chacha死你

    妖娆少F退了一步,内衣店老板娘也没必要和她继续争论下去,毕竟她和钱没仇,而且自己也能享受一下,趁机看看她到底风S到什么程度

    “楼上那nv孩不会出来捣乱”妖娆少F眯眼说道,别好蕚愽到一半突然杀出个程咬金,可就大大的扫兴了

    内衣店老板娘笑道:“放心,我都安排好了,绝对不会出问题那咱就这么定下来了,我这就去关门”

    陆云见内衣店老板娘和娆少F低声J谈了J句,便走到楼外边哗啦啦的把卷帘门拉了下来,而后回到屋里,把那扇大玻璃窗用窗帘遮的严严实实的,就知道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