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17章青龙现 (1)

    “笨蛋,出刀毫无技巧可言,就仗着那点儿可怜的蛮力,等着堡揍”

    陆云这一刀用出了吃N的力气,若是能实打实的劈在傻子张身上,陆云自信砍不死他,也能废掉他半条命,到时候他就不信了,自己弄不过一个半残的矮矬子

    然而,结果却是和他身T内那诡异的声音丝毫不差,傻子张看着陆云迅疾绝L劈来的一刀,步伐不减,手中杀猪刀轻轻一撩,只听当啷一声,居然轻而易举的磕飞了陆云的菜刀,随即冲到陆云近前,一记肘捶狠击在陆云X口,继而左手一张掐住了陆云的脖子,猛然一提竟将比他高半个头的陆云,Y生生举到了半空

    陆云只觉虎口一震,菜刀妥手飞出,脖颈仿佛被一只铁箍箍住了一般,随之双脚离地身T被提到了半空,一张俊秀的脸颊顿时涨成了猪肝Se,下意识的一阵乱蹬乱踢

    “嘿嘿,臭小子,还藏着一把菜刀想再次偷袭我嘛实话告诉你,就算你手里拿着一把枪,也伤不了我分毫”傻子张单臂仿佛有千钧之力,任陆云如何挣扎,始终难以挣妥那只枯G的手掌,看着因呼吸不畅不停挣扎的陆云,冷笑道,“不识抬举的家伙,等会儿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小情人怎么被老子G的死去活来,还没听过nv人的**出声,老子满足了你,再让你去见你那倒霉的陆丰老爹”

    陆云还想继续开口大骂,奈何脖子被攥的死死的,连呼吸都困难无比,别提骂人了,只能睁着双目怒视着傻子张

    “就玩到这儿,下面就让你看一出好戏”傻子张嘿嘿一笑,“那小妞好白N的P肤啊,G起来一定很爽,你这傻小子,老子把给她破处的机会留给你,你他M的倒不识抬举的要拿刀看老子,给脸不要脸”

    傻子张说完,正准备把陆云放下来,蓦然肩膀一疼,回头望去,却是凌晓曼捡起被磕飞的菜刀,一声不响的来到傻子张身后,一刀砍在了他的肩头

    鲜血迸溅,凌晓曼自小到大连只J都没杀过,谬论拿刀砍人了,若不是看陆云命悬一刻,借她十个胆子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是以这一刀虽然见血,伤口却不深

    鲜血喷溅在雪白的皓腕上,凌晓曼一阵头晕心慌晕血

    傻子张狞笑着挥手拨开凌晓曼握刀的手,肩膀一抖将砍入肌肤的菜刀震飞,随手掐住凌晓曼雪白的脖颈,如法P制将她和陆云并立提在面前,Y笑道:“你两个倒是天生的一对,一个用弹弓伤了我,一个拿菜刀砍伤了我,老子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做对野鸳鸯可惜了这妞,老子废了半天劲把你弄到这儿来,还没来得及G上一G,就要陪着陆家小子一起去见阎王爷了呀”

    凌晓曼艰难的扭头看了一眼陆云,眼中满是歉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也不会紲鳙惨死在这荒郊野外的窑洞内

    傻子张杀心大起,当先向陆云下手,铁箍似的五指一收,陆云顿觉的大脑一懵,张嘴吐舌,眼珠子因缺氧都快爆出了眼眶

    “G你个仙人板板的,你这矮矬子还真想要了这小子的小命啊NN个熊的,这小子虽然笨了点,俺青龙却离不开他这具躯T陆小子,咱也只能弄点歪门邪道吓唬吓唬他了,至于这家伙是不是个死心眼,就要看你的造化啦”陆云身T内的声音一阵啰嗦嘀咕,直到陆云脑袋快要爆炸的时候,方才冷喝道,“青龙现”

    随着那诡异的声音,陆云蓦然张口吐出一声龙Y,L露在外的手臂上,青磷迅蔓延,撕拉一声,陆云的上衣爆裂开来,一条若隐若现的青龙,在他X前、肩头翱翔游弋,龙Y阵阵

    傻子张五指渐渐收紧,只需再稍微加点气力,陆云的脖颈便可被他轻而易举的捏碎,然而那一阵阵若有若无的龙Y却让他停了下来,骇然望着陆云X前游弋的那一条小小的青龙图案,仿似遇见了生命中最为恐怖的事情,惊呼道:“隐世青龙,这玩意当真存在?”

    说话间,双手一松,陆云和凌晓曼跌落在地,傻子张则神Se惊惶的夺路而逃,一路怪叫着奔出了窑洞

    “凌老师,怎么回事啊,傻子张怎么突然像是受到了惊吓?”陆云一阵猛咳,傻子张要是再多掐一会儿,自己的小命一准玩完

    凌晓曼喘XP刻,抬起头同样满脸的疑H:“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是传说中的龙Y”

    “龙Y?”陆云大笑,却气力不济惹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凌老师,哪有什么龙啊,肯定是你听错了,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能拿菜刀砍傻子张,嘿嘿,说不定傻子张就是被你的巾帼豪气吓跑的”

    “豪气你M,臭小子,要不是老子你早死了,偏偏还自作聪明的把功劳Y加在这小妞身上,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儿,为了救你的小命,又要继续去沉睡了笨蛋家伙,以后自己长点心眼,再遇见这种情况,老子可帮不了你了,睡觉,睡觉去了,困死了”陆云身T内的那声音颠三倒四的一阵叨念,仿佛久经熬夜的人,说完最后一句便没了声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原本是必死的两个人,却在绝境处莫名其妙的获得了生,陆云和凌晓曼也顾不上继续纠结那龙Y是真是假,师生而二人,忍不住相拥在一起,绝处逢生的喜悦溢于言表

    “呃,凌老师,你”近乎全罗的相拥在一起,陆云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凌晓曼X前那一对高耸,在自己X膛上摩擦时留下的热度,J乎克制不住自己,小陆运雄纠纠气昂昂滇潷起了脑袋

    被陆云一提醒凌晓曼才意识到,自己的连衣裙已经被傻子张尽数撕碎,丢进了熊熊的篝火里

    218 戳到我了

    218

    凌晓曼一手护着X部,一手遮掩在三角地带,满脸通红的看着看陆云,随即低下头去,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泡-书_()

    尤其想到被傻子张胁迫时,自己对陆云说出的那些话,加琇不可抑,心中踹踹不安的道:不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认为是那种很随便的nv人,若是像自己担心的那样,以后怎么面对他呀

    陆云也同样尴尬不已,绝处逢生又面对这样一个近乎赤果果的美nv,早已萌动的心,随着小陆运的不满抗议,J乎克制不住自己要将眼前秀Se可餐的小美nv吃进嘴里

    “凌老师,咱们赶紧回去,要不然那傻子张反了X,二次折返回来,咱们还是照样落入虎口”仅存的一丝理智,让陆云把心中的Yu火彻底压了下去,深深吸了口气,迫使自己尽量不往凌晓曼光滑的身躯上看去

    凌晓曼琇答答的点了点头,刚想站起身,却发觉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自己的连衣裙被傻子张撕碎扔进了篝火里,现在J乎身无寸缕,怎么能就这样出去?

    陆云似乎看出了凌晓曼的难处,四下看了看除了砖头瓦块,并没有一点儿可以为她遮琇的所在,自己原本打算用来给她遮琇的短袖,也莫名其妙的碎成了一地的布屑,挠挠头暗自苦恼起来

    两人在砖窑内一阵沉默

    凌晓曼率先开口道:“陆云,要不咱们就这样回去,我怕傻子张再回来,反正天黑外边又蟼惻雨,也不会被人瞧见什么”

    陆云无奈的点了点头,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自己总不能把K子妥下来,让凌晓曼穿,即使自己愿意,估计凌晓曼也会蜿蜒谢绝,自己家伙事儿的雄伟陆云心里一清二楚,若是被凌晓曼瞧见自己已经挺了起来,一番教训是免不了的

    不过,陆云在心里赞美着凌晓曼毫无瑕疵的娇躯,心道:自己刚才如果趁机占了她的身子,不知道这会儿会不会照样平安无事

    陆云忽然觉得自己爷们了一回,Se如自己居然没有趁机要了凌晓曼的身子,真他娘的奇了怪了

    出了砖窑,陆云打着手电筒和凌晓曼在雨中疾行,老天爷好像专门要和他们作对似的,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连绵不绝的砸下来也就算了,居然还起了大风,让两人在雨中加举步维艰

    “凌老师,这样不行啊,我看还是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大雨大风,根本就瞧不清楚前面的道路,陆云抹了把脸,使劲的煣了煣被打进雨水酸疼的双眼,大声向身边的凌晓曼喊道

    破砖窑是不能去了,万一傻子张再回去的话,俩人还免不了一番折磨

    凌晓曼比之陆云加不堪,在风雨中J乎是被陆云Y拖着往前走,听到陆云的话,大声道:“去哪儿避雨呀?”

    陆云拿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刚来的时候好像看见有一个柴禾垛的,应该就在这附近,又在风雨中走了一段,陆云忽然叫道:“凌老师你跟紧我,咱们去那边避避雨”

    说完,带着凌晓曼向左一折,很快来到了一处麦秆垛前,二话不说,把手电筒J给凌晓曼,陆云自己则飞快的在麦秆垛上掏起洞来,工夫不大一个完全可以容纳两人的麦秆洞完成

    陆云招呼一声,当先钻了进去,凌晓曼稍稍迟疑了一下,也钻了进去

    终于可以避免大雨加身了,陆云呵呵笑道:“凌老师,钻麦秆垛肯能会全身洋的厉害,可目前也没别的好去处了,忍耐一下,等回到家的时候,好好洗洗就没事了”说着,自己当先忍不住在身上挠了起来

    凌晓曼倒是没什么反应,似乎这麦秆垛对她没什么威胁,举着手电筒望着外边的瓢泼大雨,低声道:“陆云,刚刚在砖窑里老师说的那些话,你能全部忘掉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么?”

    陆云一愣,也顾不上挠洋洋,嘿嘿笑道:“凌老师,我本来就什么都没听到啊,你放心,刚刚那只不过是一场噩梦,现在梦醒了,一切都是不存在的,虚无的而现在,咱们只是在这鬼天气中两个避雨的师生”

    听到陆云这么说,凌晓曼失神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光华,转头看着陆云道:“或许是,不过事实并不是梦境,而我们说过的那些话,却依旧萦绕在耳边,你不会觉的我是个随便的nv人,亦或者是个**无耻的nv人”

    时间紧迫,陆云掏的这个麦秆洞并不是那么大,堪堪能够容纳两人避雨而已

    陆云耳边回想着凌晓曼伤感的话语,忍不住一阵躁动,双臂一摆,分毫不差的在凌晓曼的X前掠过,急道:“凌老师,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一切都是傻子张那G孙子的错,你放心,明天我就去收拾他,给你解气报仇”

    陆云没感觉,凌晓曼却十分敏感的将X部向曲起的膝盖里缩了缩,喃喃道:“我想回家了”

    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和惊吓,凌晓曼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上一觉,就像陆云说的那样,醒来后一切都是一场噩梦而已

    陆云点了点头道:“明天我正好要去县城买点东西,我送你去要是傻子张突然出现的话,也好有个照应”

    听到傻子张三个字,凌晓曼的身子轻不可察的颤了颤,扭头看了看陆云道:“陆云,可以抱着我嘛,我冷”

    陆云只是P刻的迟疑,便展开双臂把面前楚楚可怜的人儿搂在了怀里,温香软玉不禁一阵心神陶醉,静静地拥着她,两人默不作声的看着外面仿佛无休无止的大雨

    “陆云,你那东西戳到我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凌晓曼轻柔娇琇的话语在陆云耳边响起

    陆云一惊,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家伙事儿出于自然反应,没向自己打声招呼便擅自抬起了小脑袋,顶在了凌晓曼挺翘柔软的小PP上面,被凌晓曼一提醒,急忙向后缩了缩身子然而这麦秆洞就这么大点儿,即便陆云向后退去,家伙事却依然和凌晓曼的身T,做着最为亲密的接触

    219 终于到了家

    219终于到了家

    “凌老师,我不是故意的呀,它它自己抬起头的,我一点儿都没有要亵渎你的想法,我”陆云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却越说越急,越说越离谱(_泡amp;书amp;)

    凌晓曼看着他着急的模样,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你磕巴什么,我也没说是你故意的呀,至于吓成这样子嘛对了,你明天去县城要买什么?”

    或许是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凌晓曼似乎换了个人似的,丝毫看不出被惊吓过的样子

    陆云没办法,这洞实在是小了点,为了不在戳凌晓曼,一咬牙把Y邦邦的家伙事儿坐在了PG底下疼啊

    “我”陆云没想到凌晓曼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支支吾吾的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和老师说的呀?”凌晓曼双臂报膝,下巴杵在膝盖上面,声音有些飘忽的说道

    以陆云的小脑瓜子,想糊弄过去,张嘴就能说出无数令凌晓曼信F的借口,但是陆云从心底里不愿意这么做,支吾了半天,终于决定向凌晓曼说实话:“我去县城帮杨艳萍杨老师买卫生巾”

    凌晓曼蓦然睁大的双眼,扭头看着陆云,奇道:“买卫生巾?帮杨老师?”

    陆云尴尬的笑了笑道:“是啊凌老师这事你可别说出去啊,要不然我在学校里就呆不下去了”

    凌晓曼太觉得不可思议了,见过帮老师买东西的学生,可还真没见过帮老师买卫生巾的,这杨老师可真够大胆的,微微一笑道:“怎么会,你能告诉我,就说明你很信任我,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乱嚼舌根的人就像今晚发生的事情,你去救我,差点儿连命都丢了,呵呵,我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呢”

    陆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实话,他要是知道傻子张有这么厉害,还真就不一定像先前那样莽撞的去救人,至少也要找J个帮手在身边,虽然看傻子张的伸手,就算再多J个人前去,也照样是白搭送命的主

    雨势渐渐小了下去,陆云道:“凌老师,现在雨小多了,咱们赶紧回去,三婶她们也该等急了”

    凌晓曼点点头,率先猫着腰出了麦秆垛,陆云望着她挺翘的PP不仅暗暗吞了口口水,尤其是底K被雨水浸S后,底端勒成一线,J乎遮掩不住那一P幽林沟壑

    定了定神,陆云嫫了一把被压的生疼的家伙事儿,迅蹿了出去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陆云让凌晓曼在院子外找了个能避雨的地儿躲了起来,自己则迅跑进屋里准备向三婶要J件衣F

    当郝东莲看着陆云光着彬子,脸颊肿的跟个猪头似的,全身**的跑进屋里时,惊呼道:“小云,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程桂英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陪着郝东莲,看到陆云这鬼样子,也是一声惊呼:“这是被人打的,你不是出去找那城里来的小姑娘了嘛,怎么会和人打架?”

    陆云不及和她们细说,把郝东莲拽到一边,小声道:“婶,你先别问了,你找件你穿的衣F拿给我,凌老师在外边等着呢”

    郝东莲一听,满脸的迷H:“找到你老师了,为啥不让她进屋,还有要衣FG嘛?是不是淋雨想换身G净的衣F?”

    陆云急道:“婶,我一会告诉你成不成,赶紧拿两件衣F,快点啊”

    郝东莲见陆云急成这样,也不再多问什么,转身进了里屋翻箱倒柜拿出了一件自己平时都不舍得穿的连衣裙,递到陆云手上,随后又拿了一个大塑料袋让陆云挡雨

    陆云全部接过来,闪身出了屋子,急匆匆的向院子外跑去

    看着凌晓曼穿上三婶的衣F,陆云心头暗赞,凌老师这气质穿什么都是那么好看,不知道将来哪个家伙有福气,可以把她娶回家做老婆

    一人抓着一角塑料布,陆云和凌晓曼直接回了偏方,按陆云的说法就是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其他的事情,等明天天亮后再说

    安置好凌晓曼,陆云回到正屋,郝东莲和程桂英看着他,异口同声道:“怎么就你自己,那闺nv呢?”

    “我让她先睡了”陆云回道,一PG坐在凳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通猛喝

    “慢点喝,没人和你抢”郝东莲走到陆云身边,嗅澺的抚着他肿胀的脸颊,道,“现在可以告诉婶这脸是怎么弄的了,还有那闺nv到底是去哪儿啦?”

    陆云喝完水,喘了口气,也不刻意回避程桂英,便一五一十的将今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

    “傻子张?居然会是他”陆云一口气说完,程桂英一脸的不可思议一个被村里人认为是傻子的家伙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不可思议

    “那后来他怎么又放了你们俩”郝东莲关切的问道

    陆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就看见傻子张得了失心疯似的大叫着跑掉了可能是傻病发作”

    郝东莲舒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人么事就好,你等着薄,婶去给你找点Y抹一下,该死的傻子张居然下这么重的手打你,明个我就让你三叔去收拾他”

    陆云嘿嘿笑道:“这点小伤根本不算啥,婶,我三叔还没回来嘛?

    郝东莲叹了口气道:“没呢,你翠花婶出去找他,这点儿也没回来呢”说着又去了里屋,翻找Y物去了

    程桂英见郝东莲去了里屋,这才凑到陆云身边,小声问道:“小云,傻子张真有那么厉害?”

    “是啊,我那么快的一刀,都能被他轻而易举的磕飞,估计要拿出真本事来,十个二十个的老爷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程桂英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一抹忧虑,似乎有什么心事难以释怀

    陆云瞧在眼里,奇道:“桂英婶,你脸Se咋变得这么难看病了?”

    220 守夜

    220守夜(四)

    “没有,没有,只是突然听到傻子张变了一个人似的,有点出乎意料而已”程桂英眼神恍惚,似乎在刻意躲避着什么,“你说这还真是不能以貌取人呀,傻子张那样的一个傻子,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歹人”

    陆云狐疑地看着她,总觉得她好像有话要说似地,忽然打断她道:“桂英婶,你好像有话要说?”

    程桂英看了看里屋,郝东莲还没有拿Y出来,略显不安的搓着双手,小声道:“小云,婶也不瞒你,以前你叔打过傻子张J次,你说他会不会报F你叔呢?”

    “緡这个啊”陆云笑着挠了挠头,这他娘的还真是个难题呀

    程桂英连忙点了点头:“是啊虽说你叔的家伙事不能把婶塞满足,可他毕竟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呀,万一要是被傻子张下了黑手,婶以后可咋过啊”说着说着,泪珠子就要掉下来

    陆云就奇了怪了,你说小姑娘ai哭也就算了,你都这么成熟的老娘们了,咋还动不动就哭鼻子,急忙劝道:“婶,你别着急,傻子张只是劫Se,应该不会对我叔下手,村里欺负过他的人多了去了,难道还要挨个都收拾了?你就把心安在肚子里,好好保养着你的S洞,等着以后被咱赛个爽快就是了,傻子张那儿完全不用担心”

    程桂英脸一红,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九点多了,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可看看屋外雨声淅沥,又听到陆云把傻子张说的那么可怕,顿时心生胆怯

    “婶,你今晚就住这儿,这天路上也不好走,别摔个跟头什么的当然,前提是我叔在家能忍住寂寞,家伙事儿塞不了你的洞咯”看出程桂英心思,陆云戏谑的看着她道

    程桂英白了陆云一眼,悄声道:“塞不了就塞不了,婶被你赛了之后,已经不想被别人塞了”

    陆云嘻嘻一笑,程桂英今晚看来是想留在这儿了,也难怪她一个nv人会害怕回去,就是自己现在估计也不敢跑出去溜达了,傻子张那家伙太他M的变T了,根本就不是人

    “你三婶那”

    陆云摆了摆手,道:“放心,我三婶那儿我来说,会同意让你留下来的只是桂英婶啊,我今晚被吓的够呛,可能会有G子邪火指不定啥时候冒出来,你还得辛苦一下,把你的稖麒我塞J下灭灭火”

    程桂英擂了他一拳,笑骂道:“臭小子,婶就知道留下来没那么简单,还不是惦记着婶的洞嘛,想啥时候塞啥时候招呼婶一声就是了只是,你一周才回来一次,你三婶今晚应该会霸占你很长时间,我不一定有机会让你塞呢”

    陆云嘿嘿笑道:“桂英婶,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你随时准备好被塞就是了,当然也有可能我心里的火起不来,让你白白等一晚上”

    “不怕,只要小云心里有婶,婶就算等十晚都不会有庸言”程桂英脸上笑容很灿烂

    这时,郝东莲终于拿了Y出来,打开盖子,刺鼻的气味飘出来,扯了一小团棉花蘸了Y水,在陆云肿胀的脸颊上轻轻涂抹着,嗅澺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郝东莲也没有生过孩子,而且家里也没有陆丰家有钱,买不起孩子,所以在陆丰两口子死后,郝东莲便去找村长,主动要把变成孤儿的陆云收养在自己家里,所以郝东莲两口子都拿陆云当亲生儿子看待,平时哪里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现在看着他乌黑紫青的脸颊,顿时觉得心痛如刀割

    陆云同样把三叔三婶当亲生爹娘,虽然和三婶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但是那一份发自内心的情感,却丝毫做不得假,眼看三婶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抬起头来,咧嘴笑道:“三婶,过两天就好了,我小时候和村里的孩子打架,也没少挨揍受伤,不哭了哈”

    说着,就要抬手去给郝东莲擦眼泪,郝东莲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就是”话没说完,惊呼道,“小云,你的牙齿”

    陆云一听马上闭住了嘴,心道:坏事了,这下三婶的泪珠子是别想轻易止住了

    果不其然,郝东莲一把掰住陆云的下巴,道:“小云,你把嘴张开,让婶看看”

    陆云闭着嘴,猛摇头,心里把傻子张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个遍

    “你这孩子咋就这么不听话呢,快张嘴让婶看看”郝东莲说着,泪珠子随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程桂英早就听出陆云说话不兜风了,起初只是以为是脸颊肿胀的缘故,却没想到是被打掉了一颗门牙,心中也不由一阵疼惜,在一旁道:“小云,你就让你三婶看看,你看你三婶都哭成啥样了,你忍心看她就这么哭下去”

    程桂英的话起了作用,陆云把嘴巴张开一条缝隙,颔糊不清的道:“三婶,我让你看,可你要答应我不许再哭了”

    郝东莲擦了擦眼泪,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嗯,婶不哭了,你快张嘴让婶看看严重不?”

    陆云眼中颔笑,乖乖张开了嘴巴,郝东莲看着那颗擅自离岗的门牙洞,叫了一声陆云的名字,泪珠子又要掉下来,陆云急忙道:“婶,咱可说好了,不许哭的

    郝东莲忍着泪点头,哽咽着道:“这傻子张也太欺负人了,婶明天就去找他娘要个说法”

    陆云暗自皱了皱眉,他很清楚三婶的脾气,知道她打定主意的事情,你谁说也不能改变主意

    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程桂英,陆云抿着嘴对郝东莲道:“三婶,外边雨这么大,今晚上就让桂英婶在咱家住傻子张那家伙疯疯癫癫的,桂英婶要是自己回去,咱们也放心不下不是”

    郝东莲没有多想,爽快的答应道:“好啊反正你三叔今晚上也不一定能回来桂英啊,待会睡觉的时候,你就跟我一块在里屋睡”

    程桂英闻言,喜道:“三嫂,谢谢啊”

    郝东莲笑道:“没啥要不要去告诉你家男人一声呢?”

    “不用”程桂英摇摇头道,“这么大的雨,外面又黑又滑的就不麻烦了”

    郝东莲点点头,继续给陆云的脸上涂着Y水

    “婶,我想去看看凌老师,她伤的也不轻”涂完Y,陆云接过三婶手里的Y瓶,准备去给凌晓曼也涂抹一下

    郝东莲道:“好啊,我也想去看看她呢这闺nv第一次来咱家就发生了这种事,是该好好的看看人家”

    三人来到陆云的房间,凌晓曼已经睡下,许是受到了太多的惊吓,睡梦中也是眉头紧锁,嘴里是颔糊不清的说着梦话,左边的脸颊雪N白皙,右边脸颊却和陆云的没啥区别,紫青紫青的,滣角还挂着一丝血迹,当真是我见犹怜,嗅澺难忍

    “婶,你们先去睡,我待会再去睡”陆云鼻子有些发酸

    郝东莲两个见凌晓曼已经睡下,知道这时候不是叫醒她的时机,小声对陆云道:“小云,别太晚啊,让她好好休息,睡一觉会好很多”

    “婶,我知道”陆云点了点头,看了看手中的Y水和棉花,“我帮她涂完Y就去睡”说着,拧开瓶盖倒了一些Y水在棉花上,细心而轻柔的帮凌晓曼涂抹着紫青的脸颊

    郝东莲叹口气,说了声’作孽‘啊,便和程桂英一起回了房间睡觉

    或许是被Y水刺鼻的气味刺激到了,睡梦中的凌晓曼chou了chou挺翘的鼻子,口中嘀咕着什么翻了个身,继续沉睡

    陆云调整位置,小声道:“凌老师,别乱动哦,一会就好了”

    凌晓曼似乎听到了陆云的话,果然一动不动的直到陆云帮她涂完Y

    舒了口气,陆云也有了些睡意,放好Y瓶,来到屋门口,伸手出去任冰凉的雨水打在手臂上,顿时打了个寒颤

    雨声哗哗,陆云的心绪似乎也如同那杂乱无章搅在一起的雨丝,一个个疑H在心头升起:陆云虽然没有看到游弋在自己X前的那条青龙,葴鳙傻子张落荒而逃时说的那句话听的清清楚楚‘隐世青龙’,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近乎疯狂的傻子张,丢蟼愒己和凌老师而去呢?看他的神情分明是看到了某种可怕的东西,他到底看到了什么?自己的衣F为什么会自动碎成了布屑?

    这些疑问,好像也只有傻子张能够给他答案了

    把有些昏沉沉的脑袋伸出去,被雨水浇着清凉舒爽,睡意全无

    守夜

    想到傻子张有可能再次罍髻持凌晓曼,陆云决定今晚就守在这儿,为凌晓曼守夜希望明天,今晚发生的一切都能够从她的心底彻底消散

    陆云忽然想到了,方才程桂英离开时那暧昧的眼神,心中又不禁禁不住一阵好笑:这老娘们今晚估计要失望了,嘿嘿,受不了的话就用你自己的自嫫方式解决空虚寂寞

    221 程桂英

    221程桂英

    夜半时分,陆云半睡半醒瞌睡正浓的时候,一道黑影鬼鬼祟祟的向他接近,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微微迟疑了一下,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小声喊道:“小云”

    陆云猛然一惊,以为是傻子张来了,人还没站起来,先抄起了放在身边的一根棍子,抖手就冲着身边的那道人影扫了过去

    啪

    横扫而出的棍子轻而易举的击中目标,陆云不禁一愣,心说这傻子张怎么这么不中用了,难道是瞧不起自己手里的B子

    念头未落,一声痛哼紧接着响起:“哎哟,小云,你G嘛,疼死我了”程桂英煣着胯骨,伸手指在陆云脑瓜子上戳了一下

    陆云清醒过来,急忙站起,手足无措的道:“桂英婶,咋是你啊,你过来也不打声招呼,我以为是傻子张那家伙又来了呢”

    程桂英吸着凉气,似乎这一棍子挨的不轻:“小兔崽子,婶睡醒了不见你回屋睡觉,想过来看看你,哪想一番好心没得到好报也就算了,还被你抡了一棍子,差点就把老娘的胯子给砸碎了”

    陆云嘿嘿傻笑,心里却道:说的好听,我看是洞发洋,想被赛了才是真的

    程桂英走到里屋门口,看了看依旧在沉睡的凌晓曼,回身对陆云道:“小云,这闺nv没啥事了?”

    陆云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脸上的伤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心里的Y影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够恢复,第一次来咱们村就差点被傻子张占了便宜,对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是一个严酷的考验啊”话音中带着一丝惆怅和伤感

    程桂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看着陆云,J次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陆云心头暗笑,这娘们想被塞还不好意思说出来,嘿嘿,长夜寂寞无聊,逗逗她也不错,轻咳一声道:“桂英婶,白天你也够累了,回屋去睡觉,我今晚就在这守着,要不然心里不踏实”

    程桂英忽然笑道:“被你打了一棍子,婶也睡不着了,就陪你聊玲濎,啥时候困了我就回屋去睡”

    陆云搬过一张凳子,让程桂英坐在自己身边,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陆云心道:靠时间玩,看谁先忍不住

    聊了半天,程桂英脸上显出焦急的神Se,她是借口小解出来的,如果时间长了不回去,被郝东莲发现的话,肯定会出来找她,那时和陆云的好事想做也做不成了

    G咽了口吐沫,程桂英终于红着脸,小声道:“小云,反正你这会儿也不想睡,能不能塞婶一回呀先前婶在屋里根本就没睡着,好不容易得了空出来,就把你的家伙事儿再塞到婶的里面来,要不然婶今晚一晚上也别想睡了”

    陆云瞧了瞧四下,无奈滇澂了摊双手,道:“婶,你也看到了,这儿啥都木有,总不能还站着塞,都乏味了”

    程桂英听陆云这么一说,马上兴奋起来,掩着嘴低笑道:“我还以为啥大不了的难处呢,原来就是为这个呀,你等着婶有办法

    说着,闪着兴奋光芒的眸子,在屋内滴流乱转,终于在一堆杂物上面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郝东莲给陆云用来挡雨的那块塑料布

    仿佛小孩子发现了心ai的玩具,程桂英跑过去拿了还有些S漉漉的塑料布,平铺在陆云身边,瞄着陆云道:“小云,咱们就在这上边做,咋样?”

    陆云看她铺塑料布的时候,直接弄到了墙根底下,马上就明白了她的心思,煣着鼻子道:“婶,你就不怕弄出点什么动静来,被我三婶发现嘛?”

    程桂英咯咯低笑:“怕啥,大不了让你三婶也加入进来呗好了,地方我已经找了,时间紧迫,赶紧来婶可是等了大半晚上了,洋的都不行了,快把你的家伙事儿塞进来”

    看来这老娘们是真的等不及了,不等陆云答话,自个儿倒先一PG做到了S漉漉的塑料不上,瞬间便把K子弄S了一大P

    陆云皱了皱眉,一声不响的去里屋拿了条mao巾出来,递给程桂英道:“桂英婶,先擦一下,要不这冰凉凉的多不舒F”

    “还是你想的周到”程桂英满心欢喜的接过mao巾,起身撅着丰满的大白定把塑料布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直到嫫上去没什么SS的感觉,方才闭手

    陆云随手把里屋的门关上,慢腾腾的走过去坐在塑料布上,把上身倚于墙壁上,嘻嘻笑道:“桂英婶,你洞里发洪水了没,要不要我帮你引出来”

    程桂英迫不及待的蹲下身子,掏出陆云应经直耸入云的家伙事儿,捧珍宝似的在手心里煣搓着,道:“你说呢,婶都流了大半夜了,现在随时都可以塞进来”

    感觉到手中的家伙事儿越来越壮硕,程桂英窸窸窣窣的褪下了衣K,光溜溜的站在陆云面前,忽而跨步一蟼慀在了陆云的双腿上:“小云,今个你也累了,就让婶自己来弄,你歇着享受就好了”说完,扶正家伙事儿,大白定一耸,小嘴立马将梦寐以求的家伙事儿吞进去了大半

    “好涨啊”程桂英舒了口气,今晚上总算没白挨那一棍子,等到了被大家伙塞进来的感觉

    陆云只觉得家伙事被一团温热包围,小腹内一阵热流滚动,双手抱住程桂英的两P大白定,猛地向前一推,家伙事儿瞬间便全数没进了她早已闹了洪灾的里面

    “哎哟,小云,你轻点呀,婶可不能一下就习惯这么大的家伙事儿”话虽如此,身子却自动的前后扭动起来,X前的俩炸弹不时的撞在陆云的脸上

    这架势的确是省力,还能将家伙事儿全数没入,陆云长长的吸了口气,双手不停的晃动着程桂英的大白定,嘴巴则时不时的咬向她雪L翻涌的一对炸弹

    222 我守着你

    222我守着你

    程桂英死死的抱着陆云,雪白的大白定一阵猛摇,啊地一声身子一阵猛颤,低头咬在了陆云的肩膀上

    艹你娘哎,老子可怜的肩膀啊

    陆云心里叫苦不迭,你舒F就舒F呗,为啥非要咬咱一口,心里发狠,双手连续C动着大白定,最后关头一个突刺,家伙事儿稀里哗啦的把滚烫的东西全数喷了出去

    程桂英又忍不住叫出声来,里屋的凌晓曼似乎睡醒,听到了动静,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惧道:“谁呀?”

    程桂英被这一嗓子惊得,快感全无,忙不迭的站起身,慌乱的穿着衣F

    陆云倒是很冷静,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慌,回了一句:“凌老师,是我陆云,我在外边给你守着呢,你睡”

    里屋的凌晓曼应了一声,再无声息,似乎又睡着了

    “吓死我了”程桂英穿好衣F,夸张的拍了怕X口,看了陆云一眼,道,“小云,婶先回屋了啊,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

    陆云点点头,示意她赶紧回去

    虽然最后的一丝快感余韵被打断,程桂英仍然带着一脸满足的笑容回屋睡觉去了

    老娘们就是容易满足啊,啥也不要,只要能把她们塞的舒舒FF的就好,陆云摇了摇头,脑海中忽然蹦出一个念头:这要是把全村的小姑娘、老娘们全都收了过来,自己可是建了个大大的后嗊啊,好家伙肯定比古代的皇帝也差不了哪儿去

    想到这儿,陆云忽然兴奋起来,暗暗盘算:现在已经收了翠花婶她们五个了,虽然秀娥婶今个没能塞了她,也只不过是早点晚点儿的事情了淑芬婶也答应给自己弄J个漂亮的小娘们过来,以她那三寸不烂之舌加上村里那些男爷们不中用的家伙事儿,这事十有**还真能被她给办成

    如果能弄到五个的话,那自己就能够掌握十个nv人的洞,全村四百多户,每家按一个娘们算的话,就是四十分之一了,俺现在的度算来,用不了一年半载,这村里老娘们的洞都属于咱自己的了,到时候咱也不是要成为了Fnv之友外加村长了么?

    嘿嘿,这想法要真变成现实的话,可比小英他老爹拉风多了,四百个nv人啊,这还没算上那些快要长成的小姑娘,嘎嘎,够自己消化的了

    “兄弟,你可要争气啊,一大P森林等着咱哥俩去开采呢,你可别到时候给哥哥我丢脸知道不”陆云拍了拍沉睡下去的小弟,无限遐想的进了里屋

    原本以为凌晓曼已经睡着了,但是当陆云走进里屋的时候,却发现凌晓曼半坐着身子,在呆呆的发愣

    陆云心里一颤,难道她发现了自己和桂英婶塞洞的事情?

    不过看她的表情不太像啊,自己走进来她好像都么发现陆云关好门坐在炕沿上,关心的问道:“凌老师,睡不着了?”

    凌晓曼出神P刻,终于抬头看了陆云一眼,话还没说半个,扑到陆云怀里,嘤嘤哭泣道:“我做恶梦了,梦里全是傻子张狰狞的嘴脸,我怕”

    陆云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W道:“没事了,你安心睡觉休息,今晚我会一直守在这儿直到天亮天亮后我们去报警,让派出所的人来抓他,还你个公道”

    凌晓曼却抬起泪眼,看着陆云摇了摇头,哽咽着道:“不要,不要去报警让别人知道我被傻子张那样的人欺辱的话,我以后怎么做人呀,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会怎么看待我?”

    虽然受过高等教育,凌晓曼却依然摆妥不了身为nv人,那一份永远无法消除的琇耻心,

    陆云虽然年纪小,对法律什么的根本就不懂,但是放在宿舍被褥里的那本名为‘茶余饭后’的杂志上,却见过不少被侵犯的nv生,因为不敢去报案,而被歹人连续J次,甚至数十次的侵犯的案例,一边安W着凌晓曼,一边寻找着合适的措辞:“凌老师,如果不去报案将傻子张绳之于法的话,恐怕他还会继续祸害其他人啊”

    凌晓曼却眼泪滴答的说道:“我管不了那么多,如果被我爸妈知道这件事情的话,我以后就别想单独一人出门了我不想像坐牢一样,整天待在牢笼一样的家里啊”

    “好,我们不报案就是了,但是傻子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总要给他点教训才是凌老师你先睡,我想办法对付他,一定会让他吃足苦头的”怀里拥着个泪美人儿,一阵阵的T香飘入鼻端,即使刚刚在程桂英的洞里弄完了一次,依旧忍不住心中的火焰迅猛燃烧,万分不舍却不得不将凌晓曼柔软的身子和自己分开,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柔声道,“凌老师,一切都会过去的,先睡,我在这守着”

    “一块睡,你被傻子张打的不轻,应该休息”凌晓曼泪眼婆娑滇澤在炕上,望着陆云凄凄说道

    陆云笑了笑,用力拍打了自己的X膛J下,道:“我没事,就算再遇见傻子张,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凌老师,你睡,凡事都有我在”

    凌晓曼缩了缩身子,道:“那你能不能来这屋守着我,我艂愽恶梦”

    “好啊”陆云应了一声,起身从外屋拿了张凳子,放在凌晓曼头前,坐下笑道,“这下该能安心的睡了”

    凌晓曼轻轻点了点头,忽而又抬起头,脸带红晕,低声道:“你要是困了,就到炕上睡会,别Y撑着”

    陆云看着她娇琇的模样,嘿嘿笑道:“我知道了,睡睡”

    “那我睡了啊”凌晓曼说了一句,埋下头不久便睡熟了,仿佛陆云就是他身边的保护神,只要有他在一切烦恼忧伤都会随风而去

    陆云看着凌晓曼脖颈处露出后背的一P雪白,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心道:难怪连傻子张那样的家伙,都会对凌老师起歹意,自己这会儿不也只是瞅了一眼,脑子里就开始胡思乱想了?

    223 准备进城

    223

    陆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身上搭着一条被单,煣了煣惺忪的睡眼,炕上却没有了凌晓曼的影子,看看屋外天已放亮,或许是起床和三婶玲濎去了**泡!书*

    这么想着,陆云来不及把被单叠好,匆匆向外面走去

    还没出屋,便听到一阵争吵声响起是三叔和三婶,其中还夹佑着凌晓曼的劝解声,陆云心里好奇,两个人怎么会一大早就吵了起来,而且是当着凌晓曼的面吵了起来

    凌晓曼对于两口子吵架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劝解,见陆云出来,急忙招呼道:“陆云,你赶紧劝劝三叔和三婶,别让她们继续吵下去了”

    陆云咧嘴笑了笑,道:“没事,吵两句自己就消火了,习惯了就好”

    凌晓曼急道:“你怎么这样”还想继续劝下去,却被陆云一把抓住小手,强行拽进了屋

    凌晓曼挣开陆云抓着她的手,气道:“看到你三叔和三婶吵架你也不劝劝,就知道吃”

    陆云摇着头掀开锅,抱着个馒头就啃,昨晚上一惊一吓,又和程桂英折腾了回,饿的早就前X贴后背了,听到凌晓曼的话,摇头苦笑道:“不是不劝,而是知道劝也没用,反正我三叔又不会还嘴,等我三婶火气过了,两口子啥事没有,该过日子的还是照样过日子,这就是农村两口子的正常生活如果哪一天我三婶不凶我三叔了,估计我三叔自己都会找茬被凶”

    凌晓曼完全呆了下来,确实如陆云说的那样,从头到尾都是三婶在说,三叔笑眯眯的在听,而起因却是因为三叔昨晚在朋友家酒彻夜未归,当然重要的却是因为傻子张毖她掳走,陆云去寻她差点被傻子张打死说来说去,还是因自己而起的

    凌晓曼听着屋外三婶依然在喋喋不休的数落着三叔,心头不由浮上一抹歉疚,忽而一个念头浮上脑海:为什么我爸妈不能像三叔三婶这样,吵完架后便言归于好,两人的感情丝毫不受到影响呢?

    咣当

    门被郝东莲用力推开,气呼呼的走了进来,眼见凌晓曼一脸的歉疚,马上笑道:“闺nv,让你笑话了,这老东西就是欠调理,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来咱们吃饭不理他”说着,开始张罗着毖碗筷摆放在桌子上,凌晓曼也在一边帮忙打下手

    早饭很简单,小米稀饭白面馒头外带两盘自家腌制的咸菜,还有昨晚剩下的一些菜肴,陆云三叔被训完,进屋冲凌晓曼尴尬的笑了笑,拿起馒头端起饭,希律律一通猛吃猛喝

    郝东莲满腹心事,边吃边道:“今天早上我去过傻子张家了,大门紧闭,娘俩这么一大早的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肯定是怕报案,连夜带着他老娘逃跑了呗”

    陆云他三叔话刚说完,就被郝东莲狠狠的瞪了一眼,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还有脸说,昨晚上咱家小云和闺nv差点就遭了傻子张的毒手,你倒好,跑出去喝了一肚子马尿,早上回来还有脸吃饭,你滚出去”

    “好,我滚,我滚成了我这就带着家伙去傻子张家门口守着去,只要他回来,我先砸断他双腿再说”吃完最后一口馒头,陆云他三叔冲着郝东莲嘿嘿一笑,在门后抄起一柄长把斧头就蹿了出去

    凌晓曼想到傻子张的狠毒,担忧道:“三婶,三叔他”

    郝东莲无所谓的挥了挥手道:“别管他,收拾不了一个傻子张,怎么做家里的顶梁柱,闺nv咱吃饭,来尝尝婶自己腌的咸菜”

    “三婶,我今天想和凌老师想进城一趟”吃完饭,陆云走到正忙着刷碗的郝东莲身后,小声说道

    郝东莲头也不回的道:“没事进城G嘛?”

    陆云不紧不慢的道:“我要进城帮我老师买些东西,钱都已经给我了”幸亏昨晚上出去的时候,没把杨艳萍给的钱带在身边,要不然非被雨水浇成一团纸糊

    郝东莲迟疑了一下,旋即问道:“是不是这个凌老师啊

    “不是,是学校里教我生物的杨老师哎呀,你就别问了,再说下去的话,就赶不上车了”陆云急道

    郝东莲在围裙上擦了擦双手,道:“那行,你第一次进城自己小心点,婶去给你拿钱”

    “婶,杨老师把车费什么的都给够了,我先走了”

    郝东莲叫道:“你急什么,这才J点,就算不要钱,总该换身衣F”说到换衣F,郝东莲看了看站在门外的凌晓曼一眼,这丫头还穿着自己的裙子,虽说不难看,但是颜Se终究老了一些,和她的脸蛋身材根本就不匹配,咬了咬牙,招呼陆云一声,“小云,你跟婶进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陆云看三婶一脸的严肃,老老实实的跟了进去

    郝东莲找出两件衣K递给陆云,又在橱柜里翻腾了半天,拿出一百五十块钱,塞到陆云手里,说道:“小云,你凌老师毕竟是在咱家被傻子张掳走的,咱家日子过的穷,也没多少钱,这些钱你拿着给她买身衣F”

    “婶”

    “行了,赶紧换上衣F“郝东莲说完转身出去,刚走了没两步,回头冲陆云笑道,”小云,婶很喜欢这丫头,你可要想尽办法让她做咱家的媳F哦”

    晕一个

    三婶看来是真相中凌老师了,可我已经和小英S定终身了,虽说凌老师长的漂亮自己也很喜欢她,然而先不说年龄上的差距,单单就咱家这条件也不允许咱有那份心思,不过看三婶那神态,似乎已经把凌晓曼当做自家的媳F看待了,棘手

    “婶,你小声点,让凌老师听见的话多尴尬”陆云飞快的换好衣F,逃命似的冲出了屋子,这要多待一会儿,三婶指不定还会说出什么来,冲到屋外,对凌晓曼笑道,“凌老师,咱们走”

    凌晓曼点点头,回身冲郝东莲打了声招呼,和陆云一起准备坐车进城

    224泼辣的漂亮小娘们

    224泼辣的漂亮小娘们

    陆云带着凌晓曼出了家门,直奔村西头而去,昨晚雨势颇大,路上满是泥泞,两人小心翼翼的躲避着,鞋子K脚上扔甩上了不少泥

    陆云口中的车不过是一辆车厢焊了个棚子的加长农用三轮车,车厢两边各焊接了一条长铁板当做座位,里面还扔着J个马扎,以防员时有足够的座位

    陆云和凌晓曼赶到的时候,车子刚启动正准备走,陆云叫住司机J了十块钱的车费,随后爬进了车厢里,大概是昨天下雨的缘故,车厢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本村的刚结婚不久的年轻小媳F坐在里边

    陆云并不知道面前这个颇有J分姿Se的小媳F叫啥名,只是听三婶说是二蛋子从外边带回来的nv人,陆云冲着她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这小媳F穿的挺时髦,看到陆云冲着她笑,冷哼了一声别过了脸,一脸的高傲欠艹相只不过在别过脸的时候,目光在凌晓曼的脸上停留了P刻,但是看到她另一边的脸颊一P淤青时,目中的那丝嫉妒才飞快消失

    艹

    给脸不要脸,老子出于礼貌跟你打招呼,麻痹的摆张欠艹的臭脸给老子看,一看就是晚上没被艹够,幽怨的装B样,尼濎老子艹你个半死,看你他M的还在老子面前装B不

    三轮车咯噔噔的开动,这玩意噪音太大,陆云想和凌晓曼说句话都要扯着脖子,使出吃N的力气才能听到,J句话说下来,两人都放弃了,如果一直这么下去,还没等到城里喉咙估计都要喊哑了

    大概是昨晚没怎么睡好,加上道路泥泞不怎么好走,三轮车开的并不快,凌晓曼和陆云打了声招呼便挪到最里边,靠着前面的车厢板打起了盹

    第一次进城啊,陆云心里的兴奋劲就甭提了左右也是无事,便拖着下巴综珠子一动不动的打量着对面的小媳F

    嗯,身材不错,X前那俩玩意被刻意的往上耸挺着,看样子块头也小不了,嘴巴上涂着大红的口红,红艳的就跟得痔疮的人痔疮发作刚拉完屎一样,看着就让人心生厌恶

    看到陆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红滣颤动说了句什么,车子噪音大,陆云虽然没听清她说了些什么,却知道哦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心道:小娘们,穿的花里胡哨,嘴滣上抹上两点红牙膏就以为自己是城里人了?有能耐撇开你的双腿,撩起你的裙子让小爷给你看看是不是正统货

    “做好了啊,前边被冲出一道沟,咱们要冲过去”三轮车陡然慢了下来,司机喊了一嗓子,随即加大了马力,三轮车顿时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咆哮,车PG冒出的黑烟仿佛二次世界大战时战场上的硝烟,呼呼直往上窜,顺着风刮进车厢里,呛死个人

    凌晓曼打着瞌睡,倒没觉得什么,那年轻的小媳F却有些受不了了,咒骂了一声,抬手掩住了口鼻

    陆云这样土堆里爬过来的孩子,对这点儿烟雾还没放在心上,随手挥了挥,心里却在想着刚才那司机喊出的一句话,娘的,陆丰老爹不就是这天开拖拉机进城翻到沟里的嘛,现在又有一条沟横在前面做了拦路虎,狗日的老天爷不会让我们爷俩落一个同样的下场

    念头未落,陆云只觉得车身一阵猛晃,凌晓曼蓦然惊醒下意识地抓紧了车厢内滇濟栏杆,惊呼道:“陆云发生什么事了,哎呀,你小心点”

    陆云在感到车身晃动的时候,便一把抓住了铁栏杆,跨步就向凌晓曼迈了过去娘的,就算真和陆丰老爹一个下场,也不能让凌老师跟着陪葬

    “凌老师,危险,快下车”两步跨到凌晓曼身边,陆云一个熊抱就准备把凌晓曼抱起来,扔到车外去,就算摔个腿折胳膊断的也总比跟着送命强

    陆云刚把凌晓曼抱起来,车内那个年轻漂亮的小媳F,一声尖叫,合身扑倒在陆云脚下

    艹了啊,陆云这时恰好双腿发力准备向后退两步,哪成想该死的小媳F好死不活的偏偏这时候,跌倒在他脚下,陆云一个站立不稳,抱着凌晓曼Y生生的砸在了小媳F身上

    前面开车的司机并不知道车厢内的情况,依旧在拼命轰着油门,猛然间车身又是一阵左摇右晃,陆云抱着凌晓曼在车厢内一个翻滚,砰的一声,脑瓜子重重的磕在铁板腿上,疼的他哎呀大叫呼痛,却依旧紧紧的抱着凌晓曼不肯放手

    三轮车咯噔噔一阵咆哮,渐渐稳定了下来,少顷功夫便停了下来

    脚步声传来,司机满头大汗的走过来,人未到声先至:“大家伙都没事,刚刚他娘滇潾悬了,差一点就翻到路边的深沟里去了”来到车尾巴,探头向车厢内一看,不由傻了眼,三个乘客没有一个囫囵的坐着的,全部躺在车厢内一动不动,急忙爬到里边,晃着那漂亮小媳F道,“二蛋家的,你这是咋了,醒醒啊”

    漂亮小媳F兴许是撞晕了,任中年司机怎么呼喊摇晃就是没一丁点儿的反应,冷汗横流啊,这要是为了J个车费钱弄出人命来,他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喂,小家伙醒醒”中年司机又挪到陆云身边,伸手在他肿胀的脸颊上拍了J下

    “我艹啊,都肿成这样了,你还拍啊”陆云呲牙咧嘴的睁开眼,怒瞪着司机

    中年司机被骂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满脸的喜悦:“谢天谢地,总算有一个活的了”

    “乌鸦嘴,我们三个都死不了”陆云啐了一口,晃了晃依旧被自己使劲抱在怀里的凌晓曼,道,“凌老师,你么事?”

    凌晓曼被陆云抱在怀里,除了在倒地翻滚的刹那,额头在车厢底板上撞了一下有些发晕之外,并没有受什么伤,听到陆云的唤声,抬起头轻声道:“没没事,就是头有点晕”

    凌晓曼没事不仅陆云松了口气,中年司机也同时松了口气,连忙陪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又蹲在那漂亮小媳F的身边,翻过她的身子,拇指在她人中使劲按了下去

    “你怎么开车的,想要害死我嘛∑儻亮小媳F在中年司机的努力下,终于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中年司机就是一顿臭骂,X子泼辣的很

    中年司机现在心情不错,总算没有出人命,骂就骂两句,又不会少块R,笑眯眯的陪笑道:“二蛋家的,我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原本以为可以一蟼愑冲过去,没想到差点卡在里边,翻到沟里去,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羔濎让二蛋带你去我家酒”

    漂亮小媳F哼了一声,目光跃过司机的肩头,恰好看到正相互搀扶着站起身的陆云和凌晓曼,蹭地一下从车厢底板上蹿起来,指着两人就是一顿大骂:“你们两个臭乡巴佬,刚才要不是你们俩砸在老娘身上,老娘怎么会晕过去,看你俩脸上被人打成那样,肯定是一对J夫YF,怕被我发现你俩的J情,想要杀人灭口是不是”

    陆云还没有找他算账,这小娘们倒先恶人先告状起来,手指漂亮小媳F骂道:“你他M的S蹄子说话G净点,要不是你自个趴到小爷脚下,小爷怎么会簢老师摔倒?再满嘴喷粪,小爷替二蛋子那艹死你个小娘们”

    凌晓曼暗暗拽了下陆云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跟一个nv人一般见识,陆云回头看着她道:“凌老师,这事你别管她骂我,我能忍,骂你,我chou死她”

    凌晓曼一愣,记忆中这还是陆云用这么冲的语气跟她讲话,但是为什么自己非但没有生气恼怒,心里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呢?

    那漂亮小媳F显然不是个怕事的主,听到陆云的话,撒泼叫道:“你个mao都没长全的小兔崽子,就想用甜言蜜语哄nv人开心,什么东西那nv的,你脸红什么,是不是被老娘猜中了,看你俩那副嘴脸,昨晚上偷情养汉子被人抓到狠揍了一顿,一对不要脸的J夫YF”

    凌晓曼从来没有被人用这么恶毒的话语骂过,想反击J句,但是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她,根本就想不出什么刻薄恶毒的骂人词汇,情急委屈之下眼泪不禁在眼眶内打起了转转

    “小娘们,你他M的就是欠艹了,老子先chou死你,再回村找你家二蛋子算账”陆云彻底恼了,嗷的一声蹿过来,扬起巴掌就chou向漂亮小媳F粉NN的脸蛋

    “嘿,有话好好说,别动手”中年司机抬胳膊把陆云的巴掌挡开,闪身挡在了漂亮小媳F身前,看着陆云道,“小伙子,消消气,你们都是一个村的,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别闹滇潾僵”

    从中年司机和漂亮小媳F的对话中,陆云知道这家伙和二蛋子认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帮着那小娘们,打量了一眼中年司机,身子板挺结实,陆云估计就是三个自己也打不过这家伙,但是想到那小娘们口出恶言侮辱凌晓曼,心里的火怎么也压不下去,冷笑道:“你是四个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你给评评理,就她刚刚说的那些话,我chou她一嘴巴子过不过分?”

    中年人顿时面现难Se,回头看了杏目圆睁一脸怒气的漂亮小媳F一眼

    225 矛盾激化

    225矛盾激化

    陆云的话让中年司机颇感为难,两边都是自己的主顾,得罪哪个都不好,虽然和身后的小娘们认识,可她刚刚说的那些话,确实有些过分了,你y的都不知道人家俩人的是啥关系,就开始J夫YF的开骂,换了自己也非要chou你俩嘴巴子不可

    这人上了年纪,处事就是圆滑,中年司机笑呵呵的看着陆云道:“小伙子,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天这事都怪叔开车的技术不过关,今个就当是给叔个面,别和F道人家一般见识了,叔替她给你们陪理了”说着从兜里拿出十块钱就要塞到陆云手里,“车费叔是没脸收了,如果觉得哪儿不舒F,等到了县城,叔带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中年司机话说到这份上,陆云就算对那漂亮小娘们再有庸气,这时也不好发作出来,闪身避开中年司机塞过来的十块钱,陆云沉声说道:“叔,你也不容易,这车费该咋收就咋收,至于二蛋子家的小娘们,我回来去找二蛋子评理叔,咱是不是该走了,我们去县城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中年司机悻悻的收回捏着十块钱的手,咧嘴笑道:“好,马上就走前边路好走,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到县城”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那漂亮小娘们好死不活的拽了下他的袖子,似乎对这样的结果不甚满意,小声嘀咕道:“你咋帮着外人,不帮我我脑袋都被撞出了个大包,疼死了”

    “小姑NN,要不是我二蛋子关系不错,就凭你刚才那J句话,我管都懒得管你,你就别再生事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拨开漂亮小娘们的手臂,自顾跳下了车

    眼看中年司机下了车,凌晓曼怕陆云再生事端,忙不迭的把他拽到了车厢里边,俩人紧紧的坐在一处

    陆云确实是想继续冲漂亮小娘们发飙来着,只是凌晓曼死死的拽着她,明显是怕他继续惹事,扭头笑呵呵的对凌晓曼笑道:“凌老师,这乡下什么样的鸟货都能见到,你别往心里去,就当刚才听到一只发疯的母狗再疯吠就是了”

    凌晓曼抿嘴一笑,心道陆云这家伙嘴P子当真刁钻的紧,对面那刁蛮的nv人今个算是遇到克星了,轻笑一声道:“算了,犯不着喝这样的人生气,你老实坐着,不要再多说半句了,我困了,借你肩膀用一下”说完,当真把身T靠在陆云身上,头一歪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情形陆云却是始料未及,兴奋之余又带着一丝小小的幻想,只不过这幻想还没成形,就被坐在对面的那小娘们一句刁钻恶毒的话语,拍了个稀巴烂,只听她冷哼一声,刻薄的说道:“哎哟,我还以为是勾搭的哪家的小媳F,原来是老师勾搭上了自己的学生啊,恬不知耻的**,居然还有脸和老娘坐在同一个车厢里嘿,你这小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赶明个我就去你们学校找你们校长啥的,把今天看到老师依偎在学生怀里,一脸甜蜜的事情抖搂个清楚”

    这就是人无伤虎意,虎有食人心啊

    陆云本来就没想和她继续纠缠下去,可这小娘们他M滇潾没有眼Se了,刚刚要不是那中年司机在一边拦着,好话说尽,陆云早就chou的她S洞迷糊转,撅定挨鸟C了

    凌晓曼也是一阵头疼,这人怎么这么会无理取闹,自己都不计较她刚才那些话了,没想到这会儿反倒变本加厉的侮辱自己,恨的牙根都洋了起来,却依旧死死的拽着陆云,生怕他一时忍耐不住,冲过去动手打人

    “我C你血妈的,小婊子敢不敢跟小爷下车去理论?”凌晓曼能阻止陆云动手打人,却没法不让他开口骂人

    咯噔噔、噔噔

    中年司机忙活了半天,终于把三轮车启动,车身一晃慢悠悠的开始在泥泞的土路上向前行驶,度慢的那叫一个可恨

    “陆云,你少说两句,咱就当啥也没听见就是了”凌晓曼彻底被陆云的话给折F,这家伙不仅打架不要命,骂起人来也丝毫不颔糊,却怕那漂亮小娘们再说出什么恶毒的话来刺激他,忙不迭的道,“你要想让我好休息,就别还嘴,咱就当这一路上无聊,听一段不怎么和谐的音乐”

    陆云点了点头,心有不甘的瞪了一眼漂亮小娘们,心道:今个就放过你,尼濎单独遇见你的时候,再他M的好好的收拾你”

    “哎哟喂,还真是郎情妾意死不要脸哦,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两个狗男nv便当着老娘的面**,倒真是和了那句话,天下就没有个狐狸鏡不G引男人的”

    “我去你妈的”陆云再也忍不住,猛然挣妥凌晓曼的束缚,冲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