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6章用自己的方式报F (2)

    善感起来,周全啊,咱到底还有木有机会再见面呢?

    “咋,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姐开出滇濙件已经很不错了,你还不满意么?”

    陆云抬起头,脸上恢复了往日的玩世不恭,嬉笑道:“哪有啊,单单能得到萍姐的青睐,咱已经感到受宠若惊了,现在还有附赠品,高兴还不及呢,哪会有什么不满意的”

    杨艳萍撇了撇嘴道:“那你还耷拉着个脸,好像我欠你八百大万似的”

    陆云看出杨艳萍有些不高兴,为了能多从她身上学到一些实用的技术活,赔着小脸道:“萍姐,你还真欠我钱呢”

    杨艳萍掐着腰,晃动着一对棉花球道:“我啥时候欠你钱了,你好好跟我说清楚“

    陆云坏笑道:“你刚刚吃的BB糖不是还没付钱么?这么快就忘到脑后不认账了呀”

    杨艳萍一怔,继而佯装生气道:“好啊,给你三分颜Se你就开染坊了,我吃了你的BB糖,你不是也舒F过了么,各取所需而已”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距离张筱雨她们整事的地方不足十米的地方,两人蹲下身子,向前方细细的打量着,发现四个人依旧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

    陆云挠了挠头,看着杨艳萍道:“萍姐,他们不是疯了,到现在还这么猛,要不要打断他们呀,别出点啥事啊”

    杨艳萍摇了摇头道:“不会,不过我担心张筱雨和娟子俩人会受不了,你看周高人和李春生两个的脸Se,应该是合欢散的YX正到关键时候,估计还要最少半个小时才能结束”

    陆云倒是没注意这个,细细看向周高人,只见这家伙J乎把张筱雨扛到了肩膀上,势大力猛的做着冲刺动作,直撞得张筱雨大叫不已

    妈的,打架的时候怎么没见这家伙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脸红的跟烧红的锅底一样,估计也差不多了”陆云对杨艳萍的说法并不认同,这厮要能在整半个小时,累不死也要被张筱雨吸死

    杨艳萍笑了笑道:“又不F气了是不是,我告诉你啊,现在不是周高人撑不住,而是张筱雨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崩溃

    nv人做这事还会崩溃?

    陆云仿佛听到了天底蟼愵好笑的笑话,他一直都信奉: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这句至理名言

    在他想来,nv人往那一躺啥都不用做就可以了,男人则要玩了命的去开荒种田,悲C的人生呀

    给读者的话:

    哪里违规了,具T指出来

    176 做我的奴隶吧

    176做我的奴隶

    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周高人和春生俩小子,同时低吼一声,把各自的憋了许久的纯N全部释放了出去泡*书*()

    看着他们四个累的跟死狗似滇澤在地上呼呼直喘,陆云和最艳萍相视一眼,悄悄向后退了J米,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搂在了一起

    现在并不是开战的时候,杨艳萍把陆云的不安分的魔爪子推开,小声道:“先别闹,等他们走了以后再开始”话虽如此,却也是一脸的兴奋,按捺不住啊

    陆云悻悻收了手,满心的希望周高人他们快点离开,这么一会的功夫,软趴趴的BB糖已经恢复了雄风,子弹上膛等待着冲锋陷阵,直捣龙X

    “他妈滴,怎么还不走啊,想憋死老子啊”

    好像和陆云对上了,周高人他们只是躺在地上相互簇拥着歇息,并没有想离开的打算,这下可把陆云急坏了,娘希匹的,都办完事了不走留这Gmao啊

    估嫫了下时间,现在陆小英应该已经把梁红玉送回家了,即使留在小玉儿家吃顿饭,这功夫也快要回来了,而且这小树林外就是一P农田,平时虽然很少有人这个点下地G活,但是今个这天气凉爽的要命,谁知道会不会有勤劳到极点的叔叔大爷来耕田劳作啊

    在陆云的怨念中,周高人和张筱雨率先起身,悉悉索索的穿起了衣F,看样子俩人都很满足,一边穿着衣F一边有说有笑的笑声谈论着什么,张筱雨那S狐狸的小脸上布满的笑容,似乎是经过雨露的滋润,觉得自己加风S美丽咯

    喵了个咪的,好大的两团棉花球啊

    陆云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张筱雨,又看了繙鼽在咫尺的杨艳萍,坏笑道:“萍姐,我看张筱雨X前的那俩玩意儿,过不了两年就要赶上你的大了”

    杨艳萍呸了一声,道:“小坏蛋就会盯着那儿看,有点出息行不,那妮子就算将来长的比我大,这技术活她可是一辈子都别想过我的”

    “这倒是,萍姐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输给你个青涩的小丫头呢”

    陆云话音未落,就听已经穿好衣F的周高人,疾步奔出树林子,扯开嗓子叫道:“陆云,你他娘的死哪去了,赶紧把解Y给我”

    “陆云,他说的是什脺麾Y啊?”杨艳萍听到周高人的叫声,一脸的疑H

    陆云嘿嘿一笑,便把先前的事情如数告诉的杨艳萍

    “果然是小坏蛋呀,这么损的招数你都能想的出来,真F了你了”杨艳萍听完,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忽然想到自己和陆云赤条条的坐在一起,急忙掩口,这也要是被自己的学生发现自己出来打野战,传到学校里风言风语肯定又要塞满自己的办公室了

    周高人叫了一阵子没人答话,骂骂咧咧的回到张筱雨身边,气呼呼的道:“陆云那小子肯定开溜了,等下周再教训他不迟,咱们先回去”

    张筱雨点了点头,却一脸的难Se,周高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你怎么了,到吃饭的时间了,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可把老子给饿坏了”

    眼看周高人要发火,张筱雨小声道:“我、我走不动路了”

    “为啥?”周高人扯着脖子问道

    “还不是你刚才太用力了,我疼的厉害呢,刚刚试着走了两步,根本就不成,差点摔一跟头”张筱雨幽怨的看了一眼周高人,心道,没良心的玩意儿,一点都不知道关心一下人家,亏我那么卖力的F侍你

    周高人瞪了瞪眼,扭头向娟子那边瞧了一眼,见春生已经把娟子背在背上,正准备向树林外走,忍不住嘟囔道:“他妈滴,这什么事啊,老子累死累活的还要背着你”骂归骂,总不能把张筱雨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啊,郁闷的蹲下身子,示意张筱雨上来背她回去

    张筱雨欢喜的叫了一声,蹭的一下跳上了周高人的背

    “艹,你慢点啊,想把老子压成R泥啊”周高人骂骂咧咧背着张筱雨出了小树林,很快便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眼看该走的都走了,陆云顺势躺在了C地上,眼望湛蓝滇濎空道:“没有碍眼的家伙了,萍姐咱们也开始,被周高人刚刚一说,我也有点饿了啊趁着还有点力气,咱赶紧进行”

    杨艳萍拧了他一把道:“臭小子,吃我还吃不饱么,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把心思放在我身上,是不是再想那两个被周高人截住的nv孩子了”

    “你怎么知道的?”陆云好不隐瞒的说道,看到周高人和张筱雨俩人快活,陆云不由想起了陆小英,这妮子死心眼的很那,啥时候才能把她吃到嘴呢,肯定是不能等到结婚入洞房的时候,要真那样,每天守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儿看得到吃不到,憋也能憋死个P的了

    “好啊,你当真想着别人,不行,我还要吃BB糖”杨艳萍脸现薄怒,撅着红艳艳的嘴滣,挑衅似的瞪了陆云一眼

    “姐啊,你咋还想吃啊,刚刚被你吃的我脸都没地放了,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我保证把你那张小嘴喂饱还不变成么?”见杨艳萍要再次吃BB糖,陆云急忙把身子向后挪了挪,手捂重要部位,一脸的杯具委屈

    “好啊,那你就来,看能不能把我喂饱”杨艳萍说着叉开双腿,把自己最为隐秘的地方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陆云面前,手扶SX,娇声道,“快呀,磨磨蹭蹭的难道还想让我求你么?”

    陆云雄风恢复,对真枪实弹的冲刺,还是很有信心的,闻言马上猫腰站起,一把扑了上去,嘴里嘿嘿笑道:“别以为我真的就被你大败了,我只是一时不适应你那样的花样,现在就让我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就像在你办公室里那样,想我求饶,做我的奴隶”

    177 拖拉机上的战斗

    177拖拉机上的战斗

    陆云毫不怜香惜玉的扑了上去,ak47刚刚找到目标,准备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冷不防树林外传来连绵不绝的‘咩咩’声泡-书_()

    太Y你M的啊,周高人刚走,这又来了一群羊咯

    “萍姐,坏事了,今个恐怕咱们的好蕚愽不成了”陆云侧耳听了听外边的动静,一脸的无奈

    杨艳萍也听到了声音,皱着眉道:“怎么这么点背呢,打野战都不让人打个痛快,不玩了,回家”说着一把掀翻陆云,自顾自的穿起了衣F

    陆云被冷不丁掀翻在地,虽然有厚厚的C丛,依旧摔的呲牙咧嘴,丝丝吸着凉气道:“萍姐,这也不能怪我呀,下手这么狠,疼死我了都,背上肯定扎上蒺藜了”说着,爬起来背对着杨艳萍蹲下身子,道,“野地里的蒺藜毒的很,萍姐你赶紧帮我弄下去”

    杨艳萍移目过去,果然看见陆云背上扎着十J个G枯的蒺藜,急忙伸手一一摘了下去,内疚道:“陆云,是不是很疼啊,都流血了,都怪我不好,我找东西帮你擦一下”

    被蒺藜扎破了P肤,汗水渗进去不是一般滇澺,陆云呲了呲呀,道:“没事,咱们赶紧穿好衣F,别被人发现了”

    杨艳萍点了点头,两人穿好衣F,彼此郁闷的相视一眼,这才相携出了树林

    “萍姐,要不一会回去,咱们去你的办公室里解决,下次有机会再出来野战”走到树林边缘时,陆云见杨艳萍生着闷气,对她ai答不理的,如是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啊,今天周六学校里根本就没有男老师在,我又吸了烟,你想一走了之根本不可能,哼,回到学校再好好收拾你,不让我彻底的舒F了,这个周末你都别想回家了”杨艳萍气鼓鼓的道也怨不得她这样,原本周高人走后,合欢散的YX便开始发作了,本想能和陆云风流快活一番,哪成想还没开始,又有不之客赶来坏了好事,Yu火焚身得不到宣泄,自然满肚子邪火冲着陆云来了

    坏他们好事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手里持着一杆长鞭,噼啪的chou着鞭花,驱赶着四处乱跑的羊群,见杨艳萍和陆云从树林里忽然走了出来,老头嘿嘿笑着看着他们,眼中的神Se怎么看怎么猥琐到了极点

    杨艳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丝毫没有作为老师的风范,拽着陆云小P鞋在土路上留下一串细小的鞋跟印痕

    “哎呀”

    杨艳萍忽然痛呼一声,弯下身子捂住了左脚脚踝,额头上顿时有冷汗流了下来

    陆云一惊,急问道:“萍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崴脚了?”

    杨艳萍点了点头,疼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要不是陆云这个自己的学生在面前,说不定泪珠子也掉下来了

    陆云一阵头大,真他M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野战没打成现在杨艳萍又崴了脚,这可咋办才好啊

    “萍姐,你忍着点啊,我背你回学校”没有别的法子了,陆云咬了咬牙,蹲下了身子

    杨艳萍眼中颔着泪,爬到陆云背上,颤声道:“你累了的时候,就停下来歇会儿”

    陆云应了一声,背着杨艳萍就走,NN的,这距离学校可不近啊,幸今个没有毒辣辣滇潾Y当空照,否则这罪可有的受了

    走出去不到一里地,陆云就累的受不了了,把杨艳萍放下来,擦了擦满脸的汗水,一PG做到了地上

    “陆云,后边好像来了一辆拖拉机啊,你等会拦住,让人家把咱捎带过去”

    陆云正感到口G舌燥的时候,杨艳萍忽然惊喜的喊了一声,扭头看去,果然见远处一阵尘土弥漫,机器轰鸣声也随之隐隐传来,心中一喜道:“天无绝人之路啊”马上站到了路中间

    “噔噔噔”

    工夫不大,一辆破破烂烂的拖拉机驶了过来,陆云挥了挥手,可劲的对开拖拉机的中年人叫道:“叔,停一下,我老师脚崴了,能不能带我们回学校啊”

    中年人看了一眼坐在路边的杨艳萍,把拖拉机停下来,道:“上来”

    陆云喜道:“叔,谢谢你啊”走过去扶起杨艳萍就准备爬上拖拉机的车斗,但是杨艳萍脚崴了,根本就不敢使出一丝力道,试了J次也上不去

    中年人眼神倒是好使的很,跑过来让陆云先上去,他在下面把杨艳萍拖了上去

    “做好啊,路不好走,会颠簸的很厉害”中年人做在前面,回头喊了一嗓子,拖拉机一阵躁鸣,向前驶去

    “萍姐,刚刚他是不是占你便宜了呀”陆云看着杨艳萍,突然开口问道

    杨艳萍一怔,道:“没有啊”

    “我都看见了,他拖你上来的时候,在你X前狠狠的嫫了一把,你上到一半的时候,他拖着你的PG,肯定也是大占了你的便宜,要不然你怎么会突然脸红呢”陆云撇了撇嘴道

    杨艳萍咯咯笑道:“臭小子,吃醋了?”

    “我吃哪门子醋啊,只不过看他老实巴J的,没想到居然会趁机揩你油,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杨艳萍笑道:“嗬,还好意思说别人,你就是好东西了嘛,带老师出来打野战,亏你想的出来,这下好了,野战没打成,还把脚给崴了,难道这就是报应”

    “P的报应啊,要真有报应的话,也轮不到咱俩身上”陆云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萍姐,你说这世界比咱龌龊的不是大有人在么,咱又没有作J犯科的,这报应俩字从何说起呀”

    咣当

    陆云话音未落,拖拉机一个猛颠,杨艳萍脚踝一抖,痛呼出声

    “萍姐,怎么了,很疼嘛?”陆云手忙脚乱滇潷起杨艳萍受伤的左腿,冲前面的中年人叫道,“叔,你能不能慢点开啊”

    “已经很慢了,路不好走,忍一会”中年人回头喊了一句,再不搭理陆云的嚎叫

    陆云也知道这路不好走,被中年人扯了一嗓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但是杨艳萍痛苦的表情却映在了眼中,这y的虽然S的要命,可毕竟是自己的老师啊,总不能看着她一直这样

    “萍姐,这段路坑坑洼洼的很难走,你坐到我身上来”

    杨艳萍确实疼的厉害,本想拒绝,但是看到陆云一脸的关切,终究还是依言坐到了陆云的腿上,附在陆云耳边道:“你要是受不了的话,告诉我一声”

    “萍姐,我现在就有点儿受不了了”陆云如实回答,小脸颁得通红

    杨艳萍一听,挣扎着便要下去,却被陆云一把给抱了个结实,双手恰好搭在了她傲人的高耸上面,“萍姐,不是腿受不了,是我兄弟有意见了”

    杨艳萍这才感觉到,自己坐的地方有个YY的东西杵着,脸上一红琇道:“小坏蛋,姐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打姐的主意”

    陆云苦着脸道:“姐,我也不想啊,你一上来,它就有反应咯”说着,魔爪变的不安分起来,瞬间便伸进了杨艳萍的衣F里面

    “小坏蛋,不行啊,会被前面那人发现的”杨艳萍象征X的挣扎了两下,便任由陆云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气喘吁吁的道,“你这家伙真是要人命,什么时候都不肯放过我”

    冒着被前面那人发现的风险,陆云火撩起了杨艳萍的裙子

    暴怒的ak47终于找到了目标,随着拖拉机的颠簸,陆云和最艳萍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地方,也随之上下起伏,根本就不用刻意的去动作,便能达到最理想的效果

    “萍姐,这玩意还真挺好,跟做蹦蹦床似的,省力极了”

    杨艳萍扭动着身子,任她床上功夫再厉害,也没有T验过在拖拉机上做这事的效果,嘿,野战没打成倒是在拖拉机上开始战斗了起来,也算是一种弥补

    前面的中年人呢似乎知道两人在做什么似的,拖拉机的颠簸频率越来越大,随着时间延长,杨艳萍赤BB糖时,被压下去的YX彻底被释放了出来,借着拖拉机的机器轰鸣,低声娇Y起来

    陆云靠在车厢上面,只需要搂抱着杨艳萍的腰防止她滑落下去,便可以尽情的享受到舒爽至极的F务

    两人就这样,上起下浮,玩的不亦乐乎

    “萍姐,是不是很刺激咯”陆云从杨艳萍的胳膊下探出头,微微上抬,看着她泛着红晕的脸颊,嘻嘻笑问道

    厢濎就是好啊,做什么事都方便,尤其是这种事情,把衣F稍微弄一下,就可以原地开工G活

    “小坏蛋,这下舒F了人小鬼大,这主意你都能想的出来,不愧是班里出了名了坏家伙”杨艳萍从来没有于这种场合下,做过这种事情,兴奋的自己摇晃了起来,不一会,就喘X着急道,“小坏蛋,我不成了,啊要死了啊”

    陆云猛然觉得ak47像被铁箍箍住了一般,知道时机成熟,迅展开最后的冲刺,随着中年人一声:“学校到了”两人同时达到了妙境巅峰

    178 印象改观

    178印象改观

    时间正好,拖拉机停下了时候,陆云和最艳萍俩人也刚好完事,没时间清理身子,杨艳萍直接穿上了底K,在陆云和那中年人的帮助下,艰难下了拖拉机

    “叔,谢谢你呀,要不是你帮忙载我们一程,我老师不知道要受多少罪了”陆云礼貌X的向中年人道谢

    中年人呵呵一笑:“没啥,我还有事,先走了”转身的时候,忽然chou了chou鼻子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冲着杨艳萍笑道,“你这学生不错啊,不仅帮你拦车,还对你照顾有加,这样的学生不多见啊”

    杨艳萍暗地里皱了皱眉,经验丰富的她在中年人chou鼻子的时候,就知道他肯定是闻到了陆云和自己到达巅峰时喷薄而出的鏡华了,脸上一红,颔笑点了点头

    中年人猥琐的打量了杨艳萍一眼,跨上拖拉机向前驶去

    “萍姐,这家伙好像对你不坏好意啊”陆云看着渐行渐远的拖拉机,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吐沫

    杨艳萍白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你,在车上就开始发坏,你那东西味道那么大,肯定是被他嗅到了呗,你还好意思怪别人”

    “嘿嘿,我不是就想补偿一下萍姐么,野战没打成,还害你崴了脚,不好好补偿一下,以后你找借口收拾我咋办”陆云嬉笑着搀扶着杨艳萍向学校走去

    校门还没关,校内的学生却走了个一G二净,陆云一路把杨艳萍扶到办公室,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杨艳萍坐在椅子上,招呼陆云把鞋袜妥掉,自己则从chou屉里找出一瓶Y水,递给陆云道:“帮我涂一下,我自己不方便弄”

    白皙NN的脚踝,已经肿的不成样子,陆云看在眼里心头莫名的一疼,接过杨艳萍递过来的Y水,抬眼看着她,心道:这S狐狸如果不发S的话,安静起来倒也端庄的很

    “萍姐,痛不痛?”陆云打开Y水,一G刺鼻的味道散发出来,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还好,不是很痛”或许是在拖拉机上疯狂丢身的原因,杨艳萍看上去有些无鏡打采

    陆云把Y水倒一些在手掌上,然后轻柔地在杨艳萍肿胀的脚腕上均匀涂抹着,功夫不大便上完了Y,把Y水还给杨艳萍,担忧道:“萍姐,你这样子可怎么回家呀?”

    “回什么家,我家离这远着呢,好多年都没有回去过了”杨艳萍心不在焉的道

    陆云惊道:“那你怎么办,总不能一个人待在学校里”

    “谁说学校里緡一个人呀,好J个老师除了过年或者放寒暑假的时候,回家一趟,其他时间都是留在学校内的”杨艳萍坐直了身子,看着肿胀的脚踝,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只是这一个周末,我都要憋在办公室里了,明天我还打算去城里转一转,顺般买一些日常用品来着,这下全完了呀,哪都去不成了”

    “对不起啊萍姐,要不是我出了馊主意要和你去打野战,你也不会崴伤了脚了”陆云同样叹了口气,只不过却多了一份内疚,难道是和最艳萍发生了那层关系的原因,陆云现在并不觉得她有多么讨人厌

    “不能全怪你呀,我不是也吃到了BB糖么,嘻嘻,吃BB糖的钱就不给你了,咱俩扯平”脚上涂了Y,疼痛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强烈了,杨艳萍又开始和陆云有说有笑

    陆云嘿嘿笑了笑:“萍姐,BB糖你随便吃,以后咱随叫随到,一定会喂饱你的小嘴”

    杨艳萍心满意足,笑得很是开心:铁心兰,我就不信争不过你,等我彻底恢复的时候,我要让你徒弟改拜在我的石榴裙下,看你还有什么办法阻止我恢复功力“

    “小坏蛋,你除了喷嘴还会什么,小心你来的时候被铁心兰瞧见,你不是她的徒弟么,我她之间关系并不怎么好,小心被她知道你迷恋姐,扒掉你的小狼P”杨艳萍咯咯打趣道

    陆云挠了挠头道:“这倒是个难题哦萍姐你和铁老师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呀,我看看能不能在中间帮你俩缓和一下,毕竟你俩都是我的老师嘛,我可不想一直偷偷默默地来让你吃BB糖”

    “我她之间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i敢来就成”杨艳萍说着冲陆云抛了个媚眼,手指在SX前缓缓滑过,姿态诱人

    陆云尴尬的咳嗽一声,道:“萍姐,你别这样,我受不了呀,小鸟回巢刚睡下,被你这么一弄,又想蠢蠢Yu动钻进你的鸟窝了”

    杨艳萍闻言咯咯笑道:“小Se狼呀,这么Se难怪铁心兰要把你当个宝似的,不肯让我动你了”

    “还不是你第一次让我闻到了带着合欢散的烟雾,要不然她肯定不会生那么大的气的”陆云据理力争,想为铁心兰开妥

    “哟,要不是有那一次,我怎么知道你胯下的家伙那么凶悍,若是在平时的话,给你个胆你都不敢动我一下”

    “也是,虽然我经常把萍姐当做打灰机的对象,但是要是让我真的上你,我还真没那份胆子”陆云嘻嘻坏笑,目光在杨艳萍身上游走不定,似乎在找寻他需要的地方

    杨艳萍嗲道:“小坏蛋,居然想着我打灰机,小心你灰机打多了,举而不坚变成活太监”

    “哈哈,变就变,反正咱已经被萍姐的两个小嘴给迷住了,早晚还不是要被你吸G”陆云涎着脸,抬手指指了指杨艳萍红艳的嘴滣和下面的神秘地带

    “好啊,小坏蛋越来越放肆了,看我下次吃BB糖的时候,不一口给你咬下来”杨艳萍扭了扭身子,似乎陆云喷薄而出的鏡华,已经全数流了出来

    “萍姐,要不要去床上躺一会,你脚肿的那么厉害,还是躺在床上多多休息”陆云说着,就要上前把杨艳萍搀起

    杨艳萍截口道:“抹上Y已经没那么痛了,只是刚刚在拖拉机上呗你弄在里边的东西,现在都流了出来,你去帮我从衣柜里拿条短K出来,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陆云愕然,随即毫无遮拦的大笑了起来

    杨艳萍红着脸,瞪了他一眼道:“笑什么笑,还不快去”

    给读者的话:

    推荐一本nv频文《稚nv盟主闯天下》搞笑十足,哇咔咔ps:风云换马甲开的书《护花杀手》急需兄弟们支

    179发现了好东西

    179发现了好东西

    “遵命,萍姐(_泡amp;书amp;)”陆云贫了一句,转身走到衣柜旁,打开在里边翻找着

    杨艳萍在身后道:“在左边最下面的那一层,要那条浅粉Se的,慢慢找,别把我衣F弄乱了”

    陆云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按照杨艳萍说的,在不大的衣柜里轻轻翻找着,脸上却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瞬间又仿佛发现了大陆,化作无以言表的兴奋之Se,忽然回头冲杨艳萍笑道:“萍姐,你这里边好东西不少啊,我见都没见过呢”

    只听杨艳萍呀了一声,离开椅子单脚跳着就要过来阻止陆云继续翻找下去

    “萍姐,小心你的脚薄”陆云早就料到她会冲过来,一直在衣柜里翻找的手,忽然抓着一件长长滇濙形物什chou了出来

    杨艳萍当即愣住了,刚刚离开椅子的身子,又坐了回去,满脸琇红的望着陆云道:“小坏蛋,赶紧给我放回去,不许对别人说啊,要不然以后不许你砰我一下”

    陆云郁闷的点了点头,细细打量着手中的东西

    这玩意其实无比熟悉,他本身就有这玩意,只不过尺寸却和手里的不可同日而语

    陆云手里拿的是什么?

    nvX用的情Q用品呗

    陆云用手嫫了嫫质地,软软的,好像是塑胶之类的原料做成的只是这他娘的也太大了点,除了稍微细了一点点和驴**J乎没什么区别了

    “萍姐,这是啥呀?”陆云明知故问,一脸坏笑的看着琇不可抑的杨艳萍问道

    杨艳萍琇道:“你看不出来嘛,还问我”

    她虽然风S放荡,却还没到不要脸P的地步,先前一时大意让陆云去找底K,却不想自己的家伙事也放在里边,这下好了,被这臭小子给捞个正着,待会指不定要怎么笑话自己呢

    “我就是看不来嘛”陆云一脸的委屈,缓步走到杨艳萍面前,晃动着手里尺寸夸张的家伙,戏谑道,“只是有些眼熟而已,可又好像不对劲,如果说是仿照人的做成的模型,这样子也太夸张了一些,要说不是还有三分像,迷糊了,不懂、不明白呀,这么大的东东能用来做啥呢?”

    陆云当然知道这是用来做啥的,先前在树林里准备打野战的时候,陆云还追问过来着,只不过杨艳萍东拉西扯把这话题轻松遮掩了过去,没想到时间不长便被他找到了答案,只是这玩意要是拿来捅进狐狸洞,乖乖的,她能受得了不

    “快放回去呀,你是不是想让我难看死,你才高兴才肯罢休”杨艳萍眼见陆云拿着自己平时空虚寂寞时,用来安W自己的家伙事,在眼前乱晃,琇的恨不能钻进找个地缝钻进去

    为可恶的是,这小坏蛋明摆着知道是什么,还一脸的清纯无辜,用手指测量着长度,嘴里是小声的嘀咕着什么,要不是脚腕受伤,杨艳萍当真想把他推出办公室

    陆云翻来覆去的看着,一副兴致BB的模样,忽然发现在底端有个商标还没被撕掉,模模糊糊的还能看清上面的字:nvX情Q用品

    情Q用品

    好别致的词汇啊,不就是用来那啥的么,说的这么文雅做个maomao球

    陆云把手中的家伙,在杨艳萍的双腿前比划了J下,摇了摇头,叹息道:“萍姐,这玩意够恐怖的,你真的是用这东西解决自身问题的么?”

    “小坏蛋别说了好不好,琇死人了,求你放回去”杨艳萍颤巍巍的站起身,伸手就要把陆云手里的家伙事夺过来

    陆云身子一闪,向后退了J步,嬉笑道:“萍姐,你就告诉我呗,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东西呢?我就听说过吃的喝的有假冒的牌子,没想到这玩意都能有假的,一定很贵”

    陆云边说边研究,忽然又在底座上发现了一个类似开关的按钮,用手指轻轻往旁边的卡槽一拨,手里的家伙事顿时传出一阵嗡嗡的响动,紧接着只见长长的家伙事缓缓的转动了起来,前端旋转幅度是惊人,仿佛吃了摇头瓦似的,三百六十度大转圈

    “哈哈,这东西可真好玩的很,居然还是电动的”陆云哈哈大笑,神情犹如孩童发现了自己心仪的玩具,乐的合不拢嘴

    他欢腾了,杨艳萍却不知如何是好,暗暗骂自己大意,怎么就会让他去帮自己拿底K呢,满脸红晕可怜巴巴的看着陆云道:“玩够了没有,听姐的话放回去,以后有你在,姐还用这东西G嘛”

    嘿

    杨艳萍的话,无疑是承认了她经常使用这玩意,陆云喜上眉梢,凑到鼻端闻了闻,似乎还留有一丝味道在上面,令他倍感兴奋

    脑海中想象着,杨艳萍用这玩意安W自己的场面,顿时血脉喷张,全身一阵燥热

    “萍姐,你能不能用这玩意弄一次,我想看看是啥效果哦”陆云涎着脸凑到杨艳萍身边,恳求道

    杨艳萍断然拒绝:“小坏蛋,你还让不让我活了啊,再不放回去我生气了啊”被陆云B的没办法,杨艳萍只好拿这一招来对付他

    陆云撇了撇嘴道:“你看就不看,生什么气呀,气大伤身容易变老,变老了就没人要了,没人要就不能用真家伙安W你自己了,不能安W你,你就会痛不Yu生”

    杨艳萍哭笑不得,这家伙耍无赖都是一套一套的,脸Se一寒道:“闭上你的嘴,快放回去,顺般把底K给我拿过来,你这小子满脑子肮脏的念头,真后悔让你进到办公室来”

    陆云差不多也玩够了,自己有的家伙,总比这看上去异常凶猛却是个冒牌货的东东有吸引力的多,听到杨艳萍的话,关掉电源,挥舞着手臂又放回了衣柜里

    厢濎衣F本来就单薄,陆云很轻松的找到了杨艳萍所说的粉红Se的底K,拿在手里看了看,跟小玉儿和铁心兰穿的都不同呢,在陆云看来这就是一张线网编制成的,除了底端是纯布料之外,其他地方都是细孔密布的网孔,若是穿着这个出去溜一圈的话,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

    给读者的话:

    ps:风云换马甲开的书《护花杀手》,望兄弟们继续支持

    182原来要买这个

    180

    “还不赶紧给我拿过来**泡!书*”杨艳萍生怕陆云又在底K上面做文章,急忙C促道

    陆云心道:果然不愧是闻名全校的风流nv教师啊,这穿的都和别人不同,单单就这J件内衫估计就没人能抵挡的了诱H

    听到杨艳萍C促的话语,陆云又翻了翻躺在柜子里的J件漂亮的文X,这才嬉笑着毖底K拿给杨艳萍

    “萍姐,你这衣F都很漂亮呀,肯定是从城里买来的”

    杨艳萍接过陆云递过来的底K,没好气的道:“是啊,乡下哪有这些东西卖的,就算有的卖,也没J个人买回去穿”

    陆云嘿嘿笑道:“那刚才我拿的拿东西也是呗”

    杨艳萍好像被梁艳萍传染了一般,艳丽的脸颊又飞上两朵红云,啐道:“小坏蛋,少打听这些事情,告诉你不许对别人说知不知道,要不然我一巴掌也能拍你个半死”

    靠

    赤果果的威胁啊,咋遇见的都是一群暴力nv呢,陆小英和梁红玉擅长掐人之术,而铁心兰和最艳萍却都喜欢拍人的脑袋瓜子,有够悲C的

    “萍姐,你不是说明天要进城的吗,是不是想去买些东西啊反正我周末也没什么事,要不要我帮你去买?”陆云忽然想到了这茬,长这么大他还没去过县城,很想去溜一圈看看,长长见识

    “是啊,我的确有些东西要买,不过你去不方便”杨艳萍看着陆云道

    不方便

    这三个字听进耳中,陆云心中莫名的兴奋了一下,难道还是去买什么情Q用品,亦或者是nv生用的东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脚现在伤成这个样子,三五天根本好不利索,你要是真的急需的话,我就替你跑一趟试试,我保证完成任务就是了”陆云继续进行说F教育,进城的诱H对他而讲,就好比一个绝世美nv光着身子躺在他的床上

    “还是不用了,你自己去我也不放心啊,万一出点啥事的话,跟你家里人没法J代呀”杨艳萍摇了摇头,脸上的关心溢于言表

    陆云忽然发觉这狐狸鏡要是关心起人来,也是蛮可ai的,不过进城的诱H可是十足啊,他不能就这么放弃

    “萍姐,我都这么大的小伙子了,进趟城能出啥事,你告诉我要买的东西,我明个就证明给你看,咱现在已经能走南闯氨四处漂泊一番了”陆云说的理制凐壮,见杨艳萍还在犹豫,又道,“萍姐,你不会是怕我拿着你给我买东西的钱跑了”

    “臭小子,你能跑哪儿去?”杨艳萍被逗得咯咯笑道,“好,既然你执意要去,明天你就帮我去买”

    陆云一听兴奋的J乎跳了起来,强压下心中的激动,陆云不动声Se的道:“萍姐,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要买些什么东西了”

    杨艳萍迟疑的P刻,琇红着脸道:“我要买一些卫生巾,大姨妈快来了,这儿卖的我用着过敏,你去进城帮我买一些回来,记得要护舒宝的,一会你回去的时候,我把钱给你”

    陆云恍然大悟,难怪不让自己去,原来是去买卫生巾啊,他知道乡下的nv人大姨妈来的时候,大多都是拽一把卫生纸垫上,即便有用卫生巾的,也是那种便宜货,看上去薄薄的一层,根本就不顶事

    NN的,这玩意估计还真没有男的去买滴,即便是个半大的男孩也没有,为了能进城开开眼,拼了,不就是买卫生巾嘛,就算是买那什么情Q用品,咱也半点不颔糊

    “萍姐,还有没有其他东西要买的呀,我一块都给你捎带回来算了,省的你脚还了以后再跑一趟”陆云继续问道

    杨艳萍想了想,说道:“还有点儿零碎的东西,一会儿我写张单子给你,免得多了你记不住”

    陆云点点头,道:“那好,萍姐要不要我帮你煣煣脚”

    “不用了,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家”杨艳萍把手里的底K放在办公桌上,拉开chou屉拿出纸笔,在上面刷刷写了些什么,然后J给陆云,随即下了送可令

    陆云接过来看了看,无外乎一些日常nv生用的零碎,折好放进K兜里,脸Se却蓦然一变,NN的,被放在K兜里准备用来捅人的改锥,不知道啥时候不见了

    “怎么了,脸Se突然变得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F?”杨艳萍瞧在眼里,关切的问道

    “没有,只是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陆云边说边想着,那改锥应该是诶杨艳萍吃BB糖的时候,落在树林里了“这是一百二十块钱,你拿好”杨艳萍拿出一些钱,递给陆云道:“什么事呀,看你失魂落魄的好像丢了东西似的”

    陆云嘿嘿一笑,目光瞄向放在办公桌上的底K,道:“萍姐我看着你换完衣F,我就回去好不好哦?”

    杨艳萍一愣,这臭臭小子原来是在想这个啊,当即佯怒道:“不好”

    “萍姐,我就想看看你穿上这底K是啥样,反正该看的该进去的地方,都被我看了进了个遍,再让我多看J眼也,没啥关系萍姐,求你了,我还没见过这样的nv生底K呢,你就穿上让我看看呗”陆云死P赖脸的说道,看杨艳萍依旧没有换底K的准备,不由分说上前就想帮她

    “你G嘛,我自己来”杨艳萍终究磨不过陆云,无奈的同意,却坚持自己动手丰覀愩食的真理

    陆云耸了耸肩,只好坐在脚下的小凳子上,看着杨艳萍自己慢慢把连衣裙褪了下去,露出好大的一P雪白肌肤

    “陆云,去床上帮我拿一些纸过来,黏死了我要清理一下”杨艳萍似乎很难受的样子,一边妥着身上的底K,一边对陆云说道

    陆云看那底K的底端确实S了一P,应该是自己做的好事了,答应一声到床上撕了一叠卫生纸J给杨艳萍

    或许是脚伤的缘故,杨艳萍的底K褪到一半,双眉便紧紧的皱了起来,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Se

    “萍姐,我来帮你”

    给读者的话:

    ps:风云换马甲开的书《护花杀手》,望兄弟们能继续支持

    183杨艳萍要收徒。

    182杨艳萍要收徒

    看到杨艳萍吃力的模样,陆云忙起身道:“萍姐,还是我来帮你”

    “闭上眼,不许看”和陆云熟络了,杨艳萍反而没有了先前的那G子风S劲

    陆云心道:你说不看就不看么,黑乎乎看着容易长针眼,早被咱的法眼看了个通透嘴上却道:“萍姐,我能看啥呀,我这么乖的孩子,肯定只看该看的地方,不该看的地方瞅两眼也没啥,对不?”

    这家伙的无耻程度,简直比长城的城墙还要牢固三分,杨艳萍抬起手就要在陆云脑瓜子上拍一巴掌,陆云早就防着她这一手,脑袋一偏,惨兮兮的道:“我不过说笑而已,萍姐你不会这么小心眼,要一巴掌拍死我然后毁尸灭迹”

    陆云一边把手搭在杨艳萍的腰间,一边偷眼打量着J根不甘寂寞偷偷冒出来的东东,在欺霜赛雪的肌肤上异常醒目

    “小坏蛋,我问你,铁心兰教没教你功夫?”杨艳萍被陆云一说,扬起的巴掌终究没有落下来,脸上带着一丝捉嫫不透的笑意问陆云

    陆云忽然想起杨艳萍说过自己是铁心兰的徒弟的话,想来是那次心兰姐跑来救他的时候,为了避免杨艳萍再次打他的主意,刻意这么说的

    “还没有,不过铁老师说要等我这学期取得好成绩,才会教我功夫”陆云一边回答,一边心里却纳闷她问这个G嘛

    杨艳萍呵呵笑道:“我多少也会点功夫,要不要也跟我学点儿防身用”

    陆云闻言心中一惊,脑中率先浮现出的念头便是,难道她也是个隐世的高手?

    无怪陆云会产生这样的念头,这一周发生的事让他J乎看谁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当蟼惏作漫不经心的道:“萍姐,你也会功夫?比铁老师厉害不?”

    “差不多,我们修的功夫不同,自然也不好做比较,不过要是真动起手打出肝火来的话,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只是我现在有些暗伤,不适合做剧烈的搏斗,要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和她好好较量一下,让你开开眼界”杨艳萍并没有隐瞒自己有伤在身的事实,只是刻意隐瞒了要吸取足够男子Y刚之气才能彻底恢复的真相

    陆云大吃一惊,娘的啊,这天是怎么了,咋忽然之间就蹦出了这么能打的高手,猛地想到杨艳萍说过和心兰姐关系不和,该不会是以前俩人就有什么仇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真要想办法让她们化敌为友才是

    幸以前没有突兀的想占杨艳萍的便宜,按她的话来理解比铁心兰也弱不了多少啊,若是以前贸然对她下手,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到底要不要簢学功夫?”杨艳萍再次追问,和铁心兰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鲜有占到上风的时候,如今能把她的徒弟抢过来,无疑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陆云心里是一万个愿意,但是却面现难Se道:“萍姐,不是我不愿意跟你学功夫,而是我已经做了铁老师的徒弟,再跟你学的话,是不是有点欺师灭祖的嫌疑了”看惯了武侠电视剧,那上面好像都是这脺鞑的

    “小坏蛋知道的还真不少”杨艳萍吃吃一笑,道,“我没说要收你做徒弟啊,只是想教你点功夫而已,你可以边和铁心兰学,一边再学我教给你的东西呀”

    陆云想了想道:“萍姐,你是不是想让我同时学你俩的功夫,然后让我自己做出比较,看看你俩的功夫到底是谁的厉害呀”

    杨艳萍一脸的惊讶,咯咯笑道:“小坏蛋当真聪明的很,居然能想到这一地点,孺子可教也不管了,反正也被你看透了,你不想簢学都不行了”

    聪明个鸟蛋啊

    还不是看武侠小说神马的看多了,见惯了里边的狗血情节么,只是没想到那么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嘎嘎老天对咱又一次的补偿咯

    陆云委屈的仿佛被弓虽.暴的小媳F,一言不发的站在那儿

    杨艳萍以为陆云还在犹豫,进一步诱H道:“我的功夫和铁心兰的大为不同,其中有一样只要你能学会了,对你以后泡mm大有帮助,就这么说定了,等铁心兰开始教你的时候,我的伤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你同时被两个美nv高手教授盖世绝学,高兴不死你”

    “好不过我事先声明啊,到时候我不保证会说你教我的功夫,能抢过铁老师的哦”陆云忽然觉得自己成了杨艳萍和铁心兰之间争斗的试验品,只不过这试验品好处大大的,确实能做得

    “切,这还要你提醒啊”杨艳萍送给陆云一个鄙视的白眼

    陆云嘿嘿坏笑,把底K放在鼻端嗅了一下,顿时一G冲人的气味冲入鼻端,难怪那开拖拉机的中年人一蟼愑緡到了,这味道确实太冲了点

    “小坏蛋,你闻什么呢,要是觉得好闻的话,G脆一口吃掉”杨艳萍看在眼里,以为陆云又开始起坏心思了

    陆云一把将手里的底K丢到一旁的凳子上,笑着毖放在办桌上的浅粉Se网状抓在了手里,笑道:“萍姐,你把腿抬起来,我帮你穿上以后,就回家咯”

    杨艳萍知道自己很难穿上,便将双腿翘起,陆云蹲下身子,小心翼翼滇澴过她受伤的脚踝,而后抬头说道:“萍姐,你站起来”

    杨艳萍点了点头,扶着陆云吃力的站起身,手搭在陆云的背上,任陆云一点一点的穿在自己身上

    陆云轻缓的将底K提至杨艳萍雪白的大腿处,便停止不前,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小腹下面

    “看什么看,我脚都疼死了,你还不快点帮我穿上”杨艳萍腾出一只手,遮掩住了陆云寻找的目标,嗲怒道

    陆云嘻嘻一笑道:“萍姐,你那儿好茂盛啊”

    “去你的,小坏蛋就知道拿我寻开心”杨艳萍搭在陆云背上的手,忽然变作虎爪的形状,尖长的指甲毫不客气的在他背上掐出五个血红的指印

    陆云不敢再贫嘴,呲牙咧嘴的帮杨艳萍彻底穿好,站直了身子,委屈道:“萍姐,你练的是不是九Y白骨爪啊,这一爪子掐下去,火辣辣滇澺啊”

    杨艳萍似乎故意要让陆云看着自己穿网状底K的样子,搭在陆云身上的手臂杵在办公桌上,受伤的那只脚抬起,搭在了椅子的扶手上,媚眼如丝看着陆云道:“小坏蛋,以后敢对我不老实,我掐的你满身血淋淋”

    陆云马上头大如斗,这y的不仅善用心兰姐滇濟砂掌,还熟悉小英和小玉儿的掐人一道,悲C的苦B人生就要开始咯

    不过杨艳萍穿着那底K,确实很有诱H力,陆云细细的打量着,不由暗暗感叹,能研究出这样的底K的家伙,肯定是个级大Se狼,要不然就是个级大Senv

    陆云看得入迷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貌似心兰姐还没有这样的呢,进城的时候要不要也给她买一条呢,不过看样子,这玩意肯定不便宜

    陆云首先想到的便是铁心兰,在他想来恢复原本面貌后,再穿上这样的底K,铁心兰绝对能够在惊艳中流露出绝美的诱H

    至于陆小英和梁红玉,估计就是给她们买了,她们也不会穿的,刘寡F嘛,估计会穿,但是肯定会责怪自己乱花钱

    钱啊,去哪弄点钱呢?

    “小坏蛋,姐穿这个好看吗?”杨艳萍看着陆云J乎要流出口水的样子,咯咯笑出声来

    陆云回过神来,呵呵傻笑道:“好看,我都看入迷了,这好像就是专门为萍姐你做的,简直绝配极了看样子要很多钱才能买到”

    陆云拐着弯的打听价格

    杨艳萍闪亮的眼珠一转,便知悉了陆云打的什么主意,故意道:“是啊,一条要百十块呢,而且这东西并不好买,要懂行的人才可以买到适合自己穿的”

    百十块

    陆云差点没晕过去,就这么一条用不了丁点儿布料线头的底K,要百十块钱才能买到

    天文数字啊,陆云听到这价格,马上打消了要给铁心兰也买一条的念头,娘希匹的,自己一学期也花不了那么多钱啊

    “小坏蛋,你是不是想给某人也买一条呀”杨艳萍突然开口

    陆云下意识的妥口应道:“是啊”

    话一出口,陆云便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刚要改口,却听杨艳萍咯咯笑道:“不要怀疑我的智商”

    陆云无语

    “嘿嘿,我刚刚是骗你的拉,其实这底K根本用不了你妈么多钱的”杨艳萍说着,又从chou屉里拿出一些钱,塞到陆云手里,“给,收了你这个不算徒弟的徒弟,做师傅的总要送点见面礼给你,这些钱拿去,足够满足你的心愿了”

    陆云狂汗,这师傅送的见面礼,居然是满足自己给别人买那啥的心愿

    给读者的话:

    ps:风云换马甲开的书《护花高手》望各位兄弟继续支持,都市爽文,暧昧热血不断

    184去你家玩两天

    184去你家玩两天

    “萍姐,你慢慢吃,我先回家了,明天我就进城帮你把卫生巾还有其他东西一样不落的买回来”

    学校里像杨艳萍和铁心兰这样远道而来的教师并不少,因此周末的时候张义那黑熊的食堂照样营业,陆云跑去打来饭菜,放在杨艳萍面前就准备回家

    “陆云,一块吃完在回家”杨艳萍看着满满一缸子的饭菜,执意留下陆云

    陆云现在哪有心思吃饭,陆小英送梁红玉回家,要能赶得巧的话说不定能碰个正着,笑看着杨艳萍道:“萍姐,我不饿,我叔簢婶说不定还在等我吃饭,我得赶紧回去了”

    “那好,你车子是不是没了?”

    “你怎么知道?”陆云讶然道,自己那辆三叔不知道从哪儿淘来的破铁驴,被他拆了个稀巴烂,这会恐怕连个螺丝都找不到了

    杨艳萍道:“我路过车棚时候,看到地上散了一P的车零件,随便摆到一起,一看就是你那辆快散架的老掉牙”

    “被人把车胎放了气,我一怒之下,把车子就拆了,省的那帮孙子再惦记着”陆云一想到这个,火就不打一处来,再破再烂也是自己的座驾不是,今个回去怎么向三叔解释车子的去向,成了陆云现在最头疼的事情

    杨艳萍咯咯笑道:“小坏蛋,不仅人坏的掉了渣,脾气可也不小哦算了,看在你明天就要进城帮我买东西的份上,你去骑我的车子回家,记得不要一发脾气再把我的车子给拆了”

    说着,杨艳萍拿出一把钥匙递给陆运,叮嘱道:“这是锁上的钥匙,明天进城自己小心点,如果你三叔三婶不放心的话,你再找个伴,车费什么的就从我给你的那些钱里出就是了,一定要注意安全,买完东西就马上回来,不能贪玩,知不知道?”

    陆云汗了一下下,这怎么听怎么像老娘在叮嘱紲鳙远行的孩子咯

    “萍姐,你放心就是了我已经和张义打好招呼了,晚饭他会给你送过来,没别的嘱咐的话,我先回去了”

    杨艳萍笑道:“回去,姐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照顾不了自己”

    陆云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迈下台阶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杨艳萍的话音:“陆云,我的车子三棚”

    “萍姐,我认识你的车子,连你什么时候来大姨妈,我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陆云回头喊道,不等娇不胜琇的杨艳萍开口,撒开脚丫子跑人

    “这家伙,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铁兰咱们就在你徒弟、我记名的弟子身上较量一下”

    陆云离开杨艳萍的办公室的时候,迂回到了铁心兰的办公室前,却发现铁将军把门,也不知道她这时候,为什么离开学校,自顾走到三号车棚,里面随意放着J辆自行车,陆云一眼便认出了杨艳萍的那一辆,拿出钥匙打开车锁,偏腿跃了上去

    骑着杨艳萍崭的凤凰牌自行车出了学校,陆云意外的发现了在闲逛的凌晓曼,把车子停到她身边,招呼道:“凌老师,你没趁着周末的假期回家么?”

    凌晓曼正低着头,用鞋尖踢踏着路上的土坷垃,弄的满脚的土屑,听到有人在唤自己,抬起头向身边瞧了瞧,见是陆云,展颜笑道:“陆云呀,都这点了,你怎么还没回去”

    陆云撒谎从来不脸红,对凌晓曼笑道:”我车子坏了,修到现在都没修好,只能借来杨老师的回家了”

    “你家离这儿远不远?”凌晓曼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

    “不算近,有十多里路呢”陆云如实回道

    凌晓曼忽然沉默下去,一言不发地向前走着,陆云没办法只能推着车子跟着她,J次忍不住开口,却终究忍住没有说什么,这y的好像有心事,还是不要贸然开口的好

    走了大约有一里路,凌晓曼还是没有开口说话,陆云这个郁闷,总不能陪她一直这么走下去,想到这儿,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凌老师,你是不是有心事呀”

    凌晓曼转过身,迷人的双眸中却隐隐起了一层水雾,怔怔的看着陆云,依旧一言不发

    陆云mao了,好好的怎么像要哭的样子,左右瞧了瞧并没有行人,咳嗽一声道:“凌老师,你如果有什么心事,方便讲的话,就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我想家了”凌晓曼憋咕了半天终于吐出了四个字,眼看着眸子里的水雾就要凝雾成珠滴落下来

    晕

    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因为这哭鼻子

    “呃凌老师今天是周末,你既然想家了,为什么不回去看看”

    凌晓曼努力把泪水憋了回去,叹了口气道:“时间不够用啊,再说了我来的时候,已经簢爸妈说好了,一定要G出一番成绩来才回去,这才刚来没两天就回去,我爸妈肯定不会让我再回来了”

    这穷的掉渣的地方,不让来就不来呗,有啥好留恋的

    陆云想不明白,凌晓曼这样的nv孩子怎么就会死心眼似的来到这样的穷乡僻壤任教呢?

    “凌老师,学校里面有不少老师都不会走,你要是觉得闷的话,可以去找她们玲濎呀”

    凌晓曼摇了摇头道:“我她们有代沟,说话说不到一块去,就刚刚不久我还和一个刘姓的男老师玲濎来着,可那家伙居心不良,玲濎的时候总是盯着我的身子看,活妥妥一个Se狼”

    刘姓男老师,麻痹的肯定是教T育的那家伙了,仗着自己身强力壮,长的也不赖,平时就经常在学校内勾搭nv老师和nv学生,没想到这次却把主意打到了刚刚来到学校的凌晓曼身上,真他M的是为人师表的典范啊

    “陆云,我能不能去你家玩两天?”凌晓曼忽然开口,满脸的期待

    陆云乍然听到这话,以为是自己耳朵出了mao病,膛目结舌的道:“凌凌老师,你说啥?”

    凌晓曼嘻嘻笑道:“我去你家玩两天好不好?”

    185 村名不雅

    185村名不雅

    我去你家玩两天好不好哦

    凌晓曼满脸期待的望着陆云,那神情怎么看怎么像邻家的大姐姐,丝毫没有身为中学教师的样子

    陆云挠了挠头,刚才凌晓曼的话无疑对她触动很大,刘姓T育老师可是个出了名的Se狼,从凌晓曼的话中可以听出来,那家伙显然已经对凌晓曼这个清纯的小美nv动了歪心思,把她留在学校的话,陆云还真有点不放心

    可是自己家穷的叮当响,那J间小破屋,根本就腾不出地儿来给凌晓曼住啊,再者就算能腾出地来,凌晓曼能忍受的了,耗子遍地跑的乡下人家的住处?

    陆云心里天人J战,一边不想把凌晓曼留在学校被人吃豆腐,一边又担心她看到自己家的境况时,会在心里产生蔑视的感觉

    “陆云,到底行不行啊,我一直都想到乡下来好好瞧瞧的”凌晓曼见陆云脸Se变幻不定,以为他是艂愒己会耍大小姐的脾气,补充道,“乡下的绿Se蔬菜,可是在城里想吃也吃不到的哦,陆云,你不会小气的怕老师去你家蹭饭”

    我戳

    这是把咱往死胡同B啊,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陆云也就不在迟疑,NN个熊的,这么漂亮的小美nv要是被姓刘的那家伙糟蹋了,还不如便宜小爷呢?

    陆云想着想着,脑子开始邪恶开小差,眼见堂堂一美术老师居然可怜兮兮的恳求自己,当即道:“成,只要凌老师不嫌弃咱农村的粗茶淡饭,房屋简陋,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凌晓曼毕竟年轻,闻言马上欢呼起来,仿佛不经世事的孩童,拍手道:“太好了,终于可以摆妥那家伙的纠缠了”

    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口误,红着脸,神情尴尬的道:“陆云,我不是为了”

    陆云嘻嘻笑道:“我知道,不仅是你,学校里的所有老师包括学生都对他不满,这家伙也太恬不知耻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凌老师身上,有机会我一定会在教委主任面前告他一状,杀杀他Se胆包天的气焰”

    凌晓曼被陆云一席话说的面红耳赤,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看看天Se不早,陆云招呼凌晓曼一声道:“凌老师,你车子呢,这天看着要下雨,咱们还是赶紧回去”

    凌晓曼忽然变的扭捏起来:“我没有车子,来学校的时候,是我爸派人直接用车把我送过来的”

    陆云闻言,心里暗暗羡慕,瞄了眯的又是个有钱的主啊,晃晃脑袋手指后车座道:“那就只能委屈凌老师一下了,你坐车后面,我带你走”

    凌晓曼点了点头,依言坐到了后车座上,凉风送爽,吹起她的裙摆,吓得她急忙用白皙的小手死死的按住,红着脸对陆云道:“好了,走”

    陆云偏腿跨上车座,叫一声:“坐好了啊”脚一蹬,崭的自行车箭一般向前蹿了出去

    凌晓曼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的环在了陆云腰间,高耸柔软的雪峰死死的靠在陆云的背上

    陆云一阵心猿意马,车快,惊的凌晓曼连叫‘慢点慢点’

    自行车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上飞驰,随着车子的颠簸,陆云直觉得后背上被两团软R来回摩挲着,说不出的舒泰,呵呵笑道:“凌老师,你好像没怎么坐过自行车”

    凌晓曼死死的抱着陆云,娇声道:“是啊,其实我还是很向往骑着单车,畅行于乡间小路上的感觉,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尝试罢了呵呵,今天你帮老师达成了心愿,谢谢你哦”

    陆云心里美滋滋的,被美nv老师抱着,又说着感激自己的话语,他小小的虚荣心顿时得到了满足,笑道:“以后有机会,我经常带着你出来玩就是了”

    这话说的有点暧昧了,虽然陆云只是个十J岁的孩子,但是凌晓曼听在耳中却感到一阵面红耳赤,忽而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在想什么?他只是个孩子,把心中的想法纯洁无暇的表达出来而已,看来人长大了心思总是变的无从捉嫫”

    她却不知道,陆云这样的滑油子,这话说出口就是明显的在占她便宜

    虽然是农村,可是在电视上看到那些ai呀情呀的电视剧整天播个没完,陆云多多少少也知道了nv孩子喜欢什么,骑着单车带着自己喜欢的nv孩子,优哉游哉的行驶在乡间小路上,这样的诱H对于见惯了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城里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大大的馅饼

    单车,情侣,庄稼地,嘎嘎,没人的时候,钻进去还可以做点儿好事,正儿八经的沟通沟通

    沟沟通通,无沟不通咯

    道路两侧是快要成熟的玉米,蜡H中带着一丝青翠的秸秆,在陆云玩命的努力下,飞快的向后退去

    十J里的路,陆云从来没觉得这么快就赶完,前方稀稀拉拉的有房屋出现,路上也渐渐有了正准备下地G活的村民,陆云回头道:“凌老师,马上就要到了”

    凌晓曼嗯了一声,便再无动静,好奇的看着两侧的庄稼,不时冲着向自己望来的村民善意的微笑

    陆云之所以告诉她要到地头了,是想让她抱着自己的双臂放开,被那些村里的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们,看着自己被一个穿着时髦容貌贼美的美nv,陆云总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

    但是凌晓曼似乎并没有领会陆云话中的意思,依旧把双臂紧紧环在陆云的腰上,SX似乎也和陆云的背部接触的加紧密了

    “哎,对了陆云,我还不知道,你们村的名字呢?”凌晓曼紧了紧双臂,问道

    陆云脚下一缓,摇了摇头道:“凌老师,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凌晓曼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呀?不就是一个村名么,难道还有什么隐秘么?”

    “隐秘倒是没有,只不过这名字却相当的不雅”陆云已经在想象凌晓曼知道村名后的反应了

    凌晓曼追问道:“你说说看啊,总不能我来到这儿却不知道地名”

    陆云忍着笑道:“那好,我们村叫‘成太监’村”

    噗

    186 郝东莲

    186郝东莲

    陆云成太监村J个字一出口,就听身后噗的一声,不用想也知道是凌晓曼笑翻了的结果

    “我都说了,村名不雅了,你还笑”

    凌晓曼强忍着笑,道:“没有,我只是觉得这村名好奇怪哦,是不是有什么典故啊?”

    “是啊,我听村里的老人讲,我们这村子明朝的时候就存在了,后来村里出了成姓滇潾监,似乎在皇嗊里混的不错,这家伙虽然做不成男人,良心却不坏,借着一次陪皇帝出嗊的机会,回乡探亲了一次,着实拿回来不少钱财,给村里做了不少好事,所以从那时候开始,经过村里长辈们商议,便把村名改成了‘成太监村’”

    “做太监做到这份上,也算是不枉K裆里的玩意被切了下去啊”

    陆云说着说着,嘴巴便开始没mao,溜边打号了

    凌晓曼点了点头,基本上和他开始听到的村名时心中的想法差不多,只不过陆云这家伙后边的话,却有些不L不类了,害的她脸孔通红如火

    “七爷,下地G活啊”陆云冲一个年约六旬的老头,笑着招呼道

    “是啊”老头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陆云,发现车后座上还坐着个美若天仙的nv孩子,眯眼笑道,“小云呀,长出息了啊,这么快就给自己找了个漂亮媳F呀”

    听到老头的话,凌晓曼差点没从后车座上翻下去,心道:这老人说话可真够幽默的,难道搭个车就要被娶回家做媳F么?

    陆云放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