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66章用自己的方式报F (1)

    “萍姐,把你那烟给我拿一包泡*书*()”

    临走的时候陆云不忘向杨艳萍要了一包带着迷香的香烟,杨艳萍倒也大方,顺带着给了陆云一瓶解Y,估计是怕陆云自己忍不住吸了,这解Y能够在他需要时能够帮他解除YX

    回到教室的时候,梁红玉寒着小脸正独自生着闷气,见陆云鬼鬼祟祟的回到座位上,手一伸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气道:“说,你G嘛去了,居然旷课都不告诉我一声”

    陆云早就想好了怎么应付小妮子,当下吸着凉气,一脸委屈的说道:“我不是被杨老师叫出去了么”

    “她找你有什么事情,用了将近两节课的时间?”梁红玉看来是真气急了,手上的力道不免又加重了一些

    “小姑NN,你轻点好不好?”火辣辣滇澺啊,陆云没想到梁红玉会发这么打的火,忍着疼道,“还不是因为咱俩上次闹着玩,被她发现了的事嘛,她成心找茬放马后P呗”

    一听陆云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被杨艳萍叫了出去,梁红玉气消了大半,松开手撅着嘴道:“那她也不能耽误你上课呀,你知道上节课是谁的嘛?”

    “谁的课?”陆云妥口问道,随即想了想道,“好像是代数老师温善良的课”

    梁红玉寒着小脸道:“原本是他的课来着,可是铁老师临时有事要出去一趟,所以就簢老师调换了一下”

    梁红玉话没说完,陆云脸Se就变了数变,要命啊,怎么就成了心兰姐的课呢,温善良温老师哎,你一点都不善良啊,你这一换就等于把咱推倒了悬崖边上啊

    “那个,红玉啊,铁老师问没问你我去了什么地方?”陆云抱着一丝侥幸问道,若是被铁心兰知道他是被杨艳萍叫了出去,指不定会怎么想,毕竟发生了上次那样的事情,陆云想不担心都难

    “问了啊”梁红玉气鼓鼓的道

    陆云一听,神经马上绷紧,紧张兮兮的问道:“你你咋说的?”

    梁红玉白了他一眼道:“还能怎么说,杨老师把你叫出去,那么久都不见你回来,我估嫫着就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所以我跟铁老师撒谎说你不舒F去镇上买Y了”

    “哎呀,小玉儿越来越机灵了,来,啵一个”陆云心情大好,也不怕被其他同学看见,抱住梁红玉就在她小脸上猛亲了一口

    梁红玉猝不及防被陆云亲了一口,刚想用力把他推开,忽然chou了chou小琼鼻,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双手同时攻击掐住了陆云的大腿,低声道:“说,你身上怎么有这么重的nv人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玉儿,没什么味道啊”陆云用力chou了chou鼻子,没闻到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啊,糟糕该不会是杨艳萍身上的味道?

    “你休想骗过我,快说,你是不是旷课和别的nv孩子鬼混去了”梁红玉边问眼中边流泪,神情凄楚我见犹怜呀

    陆云猫着腰,微抬着头看这梁红玉,强作笑容道:“玉儿,你别哭呀,我能和谁去鬼混啊,我身上除了你的味道就只有小英的了,你别瞎想好不好,眼睛哭肿了就不漂亮了”

    梁红玉扭过身子,哽咽着道:“小英姐身上的味道我熟悉,你身上的那味道不是我的也不是小英姐的,是一个陌生nv孩子身上的味道,你就继续编,继续骗我”

    陆云这下是彻底没辙了,总不能告诉她自己和最艳萍那S狐狸纠缠了整整一节课,身上的味道是狐狸鏡的味道

    陆云正纠结怎么才能哄住梁红玉的时候,梁红玉忽然低声惊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身上的味道是谁的了?”

    “你你知道什么了,别胡乱猜啊”陆云一蟼愑慌了神,他知道nv孩子的直觉往往准确的异常邪乎

    梁红玉脸Se接连数变,冷哼道:“你身上的味道是杨艳萍杨老师的,你你是不是和她那个了?”

    晕

    这妮子还真牛掰,一下就猜对了,陆云还想狡辩,可话还没出口,就被梁红玉恶狠狠的打断:“你是被B的是不是?她拿上次的事情胁迫你就范是不是?其实你不想的,是不是?是不是?”梁红玉的话与其说是训斥陆云,不如说是在安W自己

    陆云挠了挠头,忽然一脸严肃的道:“是,不过我不是被B的,是我自己要和她做那事情的”

    梁红玉被陆云的话惊呆了,没良心的家伙,自己明明已经为他开妥了,他就不能顺着话头把这件事糊弄过去,虽然自己知道陆云进了杨艳萍那S狐狸的办公室,肯定会发生自己不愿意想象的事情,可这家伙就不能照顾一蟼愒己的情绪,继续骗自己说他是被强迫、被B的么?

    呜呜,坏蛋

    梁红玉压制着哭声,但是不断颤抖的身T葴鳙她现在的苦楚,毫无保留的变现了出来

    “玉儿,你听我解释”陆云扳过梁红玉的身T,擦拭着她脸颊上的眼泪,双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都承认不是被B的了,还要解释什么?梁红玉根本就听不进去,眼泪哗啦啦的不停地流

    陆云没办法,只能附在她耳边,把杨艳萍用迷香诱H他,铁心兰恰好出现救了他的事情,如实说给了梁红玉听,当然其中隐瞒了和铁心兰缠绵的一段

    梁红玉听完,终于止住了哭声,惊愕的看着陆云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即使是这样,那今天你为什么又要和她做那事儿?”

    “这事我怎么好意思开口跟你说呀”陆云一脸的无奈,继而小脸一寒道,“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报仇,凡是想戏耍我的人,不管是谁,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梁红玉怔怔的看着陆云,似乎眼前的家伙又让她重认识了一回只是这样的报仇方式,她到底能不能接受呢?

    167打个商量呗

    167打个商量呗

    梁红玉挣扎再三,终究还是原谅了陆云,毕竟面前的家伙曾经告诉过自己,她不可能是他唯一的nv人!一丝失落在心头如涟漪一般荡漾开来,却很快便将这丝失落隐藏起来

    现在已经很知足了,毕竟自己已经在他心里占据了一定的位置,这不就是自己当初所求的么,为什么现在却感觉到涩涩的呢

    梁红玉努力把嗅潿放平,擦G了泪水,冲陆云微微一笑道:“不说这些了好不好,准备上课,你可是说过到期末考试的时候要簢你一下看谁的成绩好的呀”

    陆云点了点头,恰好这时温善良温文尔雅的走进了教室

    上午的剩下的两节课很快就过去了,陆云按照原先的安排,让陆小英送梁红玉回家,自己则提前溜到杨艳萍的办公室,等学校里的学生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和最艳萍偷偷溜出了学校,沿着梁红玉回家的路远远的跟着,陆小英和梁红玉两个人

    梁红玉掌括娟子,继而引来一场混战,其中被打的就有娟子的老相好,为了以防万一,陆云让陆小英送梁红玉回家,自己则暗暗坠在后面,如果真有不开眼的家伙拦住小英和红玉的去路,陆云K兜里的改锥就要饮血了

    至于带杨艳萍过来,陆云完全是出于自己被寡不敌众时,有个护身符在身边,而且陆云估计周高人那家伙逮不着自己,肯定会拿红玉开刀,张筱雨那S蹄子在一边煽风点火,周高人就算不想向红玉下手,也经不住张筱雨的软磨Y泡

    “陆云,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说好了是打野战的,不过杨艳萍看着道路两侧并没有什么茂密的树林什么的,忍不住开口询问

    陆云回头笑道:“当然是带萍姐去一个好地方,咱俩好好打一场野战啦”

    杨艳萍虽然风S,却从来没有打过野战,只是以前听别人提过而已,虽然满心的疑虑,但是经不住野战对她的诱H,只好亦步亦趋的跟着陆云向前漫无目的的走去

    上了土路,走了大约两三路,前面出现了一P青翠的树林,杨艳萍喜出望外,看了看四野无人,如果去那树林里的话,确实是个打野战的好地方,心思所及,不由脸泛红C,双腿似乎也因兴奋而紧紧的并在了一起

    陆云也远远的看见了那P树林,但是他和最艳萍的反应葴髫然不同,如果周高人他们真要动手的话,一定会选在那P树林里藏身,眼看小英和红玉紲鳙经过小树林,陆云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萍姐,前面那P树林不错,我找了很长时间才发现的,咱们赶紧过去”陆云一副猴急的模样,说完脚步不由加快向小英和红玉赶了过去

    杨艳萍咯咯笑道:“小坏蛋,以前肯定经常G这事,要不然怎么会留意一P小树林呢”说笑归说笑,杨艳萍也有些等不及了,小P鞋在土路上留下一串串足迹,紧跟着陆云向小树林的方向走去

    “红玉,你头还疼不疼了?”

    陆小英和梁红玉骑车并行,关心的问道

    “小英姐,就是擦破了一点儿P,早就不疼了”梁红玉呵呵笑着回答

    “那你准备怎么和你爸妈说啊”

    梁红玉笑道:“当然要瞒着他们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人打架了,我妈肯定会修理我的小英姐,你要在我爸妈面前帮我隐瞒啊”

    “你放心啦,我又不是乱嚼舌根ai打小报告的小人,嘻嘻”

    两人正有说有笑,忽然从路边的小树林里冲出一群人,拦在了道中央

    梁红玉一看这群人里面有两个nv孩混在里边,正是自己的前排,被陆云狠揍了一顿的张筱雨,另一个则是和自己在寝室内打架的娟子

    “你们要G嘛”陆小英一看势头就不对,想到陆云对自己说过的话,马上明白这群人很显然是冲着她和红玉来的

    这群人为首的正是周高人这煞笔货,他身后带着人粗略一数有二十人之多,真他M的给陆云面子啊,这厮当真找了这么多人来堵他

    只不过在学校里找了陆云半天没有找到人影,在张筱雨和娟子的授意下,决定去半路上堵梁红玉,说不定陆云就是提前送梁红玉回家了

    “陆云呢?”周高人瞧都不瞧小英一眼,直接问向梁红玉

    “我不知道”梁红玉脆声道,下了自行车和陆小英并肩站在一起,目光却望向张筱雨和娟子

    张筱雨风S的和倚于周高人身边,挑衅似的和梁红玉对视,一脸的欠chou相

    “萍姐,前面好像出事了,我先过去看看,你在这等一下啊”陆云早就发现一群人从小树林里冲了出来,拦住了陆小英和梁红玉,心里不由暗暗着计凁来,生怕周高人这家伙对两个nv孩子动手

    是以陆云示意杨艳萍先在路边的一处土坡上等着,这土坡距离小树林不远不近,陆云估嫫着自己过去,如果一言不合和周高人他们动起手来,杨艳萍也能够第一时间看到,至于她会不会过去,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杨艳萍郁闷的要死,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可以打野战的好地方,还被一群不知道要G嘛的家伙给打搅了,心头不由怒火狂升,就要跟着陆云过去瞧个明白,她虽然不是铁心兰的对手,但是平常人任你来多少,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撂趴下,然而在陆云的再三说F下,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陆云一路飞奔过去

    “我没有打nv孩子的习惯,但是B急了我也不会手软,再问你一句,陆云去哪了?”周高人一副牛b哄哄的**样,手指在陆小英和梁红玉脸上遥遥扫过

    “周哥,陆云不是在那么,这小子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周高人身后的一个家伙看着飞奔而来的陆云,急忙推了推周高人道

    周高人一怔,移目过去,果然看见陆云火急火燎的向这边跑来,不由笑道:“他M的,这小子肯定是吃错Y了,想单骑救主做护花使者嘛”

    陆小英和梁红玉也同时转过头来,见果真是陆云,不由同时惊呼道:“陆云,他们好多人,你赶紧跑”

    陆云做了万全准备,怎么会临时跑路,一路飞奔到二nv身边,气喘吁吁的道:“你们俩没事”

    “没事,不是让你跑嘛,你怎么不听呢”二nv同时开口,似是在埋怨他不听话

    陆云笑了笑,看向周高人道:“你找的是我,是不是让她们俩先走?”

    周高人P笑R不笑的道:“陆云,你他M的还真有种你让她们俩走就是了,省的待会看见你的惨样,哭的死去活来的惹人烦”

    陆云转身对陆小英说道:“小英,你先送红玉回家,放心,我一定会没事的”

    二nv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陆云用眼神阻止,只好满面担忧的道:“那你自己要小心啊”

    看着二nv消失在视线里,陆云忽然变的嬉P笑脸起来,走到周高人面前,呵呵笑道:“周哥,咱能打个商量不”

    168chou烟

    168chou烟

    周高人见陆云像自己走来,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继而想到身后有二十J个哥们撑着,陆云就是再狠再**mao,今天也只有挨揍的份,心里一安,不由向前跨了两步

    哪成想陆云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笑呵呵的来到周高人身前,cha在K兜里的手攥着一包烟chou了出来,撕开包装,chou出一支递向周高人,笑道:“周哥chou支烟,以前是我不对,你看咱能不能化G戈为玉帛,变仇敌为兄弟呢?”

    周高人满脸疑H的看着陆云,直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揍了老子好J次,哪能说和好就和好的冷哼着接过陆云递过来的烟,看了看牌子,似乎在小卖部里没有见过,牛B哄哄的叼在嘴上,陆云马上讨好似的拿出一次X的塑料打火机给他点燃

    紧接着陆云又给搂抱着娟子的那家伙上了一支烟,随后又回到周高人身边,笑道:“周哥,这烟怎么样,我不容易才搞到的”

    周高人原本想在一帮哥们面前折辱一下陆云,然后就开打,打得他以后见到自己自动绕道走但是陆云笑脸相向,他一时倒拿不准主意该怎么办才好了

    张筱雨在一边暗暗着急,伸手在周高人背后掐了他一把,提醒他早点儿动手,却被周高人一眼瞪了回去,只好默不作声的怒视着陆云

    “这烟是不错,就是有G子怪味”

    陆云现在的表现,无疑是在认怂,周高人心里这个舒F,y的不是狠么,再狠也扛不住我人多不是,照样认怂拌狗熊不是

    斜眼看着陆云,周高人把嘴巴上的烟chou的贼拉的猛,或许是烟确实对口,亦或许是心里高兴解气,只J口一支烟便被chou掉了大半,和娟子在一起的那小子,chou的比周高人还厉害,已经快chou完了

    陆云瞧在眼里,心头冷笑不已,他手里的这包烟正是从杨艳萍那弄来的迷香烟

    chou,乐,待会有让你们加兴奋的事情发生

    “陆云,咱俩的帐可没这么容易就算完,你也看到了为了堵你,我可是下了血本找来了二十J个哥们,怎么说今天你也要受点PR之苦,要不然我不是白喊人了”周高人扯高气扬的看着陆云,牛B的尾巴都撅上了天

    陆云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凑到周高人近前,讨好道:“周哥,你看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就真的不能绕过我这一回嘛?”

    周高人翻了翻白眼道:“我也想放过你呀,可是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你问问我身后的这帮哥们饶不饶你,只要他们送了口,咱们以后就是哥们了”

    去你NN个嘴的,问他们还不是等于白问,你y的是铁了心的要揍咱一顿出气了是不是,咱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待会指不定谁求谁呢

    陆云心里冷笑连连,表面上的功夫却要做足,当真像周高人说的那样,冲着他身后的一帮人求饶道:“众位哥哥们,兄弟和周哥之间发生了点误会,现在已经解释的差不多了,各位哥哥们是不是也能放过小弟一马?”

    “周哥答应饶了你,我可没答应咱俩的帐可是要好好的算一算”

    陆云话音未落,搂抱着娟子的那家伙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看那**样今个是非揍陆云一顿不可了也难怪他会这么仇视陆云,梁红玉和娟子掐架的时候,陆云一个打他四五个,撵的他们在nv生宿舍里J飞狗跳,最后全被撂趴下,今个好不容易身边有这么多人,当然不会放弃教训陆云的绝佳机会

    我戳你M的,老子的烟你白chou了啊

    陆云自然认识这家伙,上前陪笑道:“哥,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娟子姐姐,你帮我说句好话呗,我这小身子板可经不起这么多人的暴揍啊,求你了,娟子姐”

    这娟子和张筱雨是一路货Se,见陆云低声下气的求自己,不仅冷笑道:“你当初打我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饶了我们?”

    陆云尴尬的笑道:“我不是一时糊涂嘛,只要姐姐能帮我求情,让哥哥们放了我这一回,以后姐姐说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圣旨,你让咱往东咱绝对不会朝西走一步”

    “不行”张筱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上下打量着陆云冷冰冰的道,“你别想耍什么花招,老老实实的准备好挨揍就行了”

    我戳烂你个张筱雨的狐狸比,老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了,等会有你这**叫唤的

    陆云冷冷看了她一眼,继续求着娟子

    这一下却把张筱雨给惹恼了,手臂一扬,一巴掌chou在了陆云脸上,怒道:“给脸不要脸”随即向那二十多个男生叫道,“你们还等什么,赶紧动手啊”那些男生却根本不买她的帐,甚至有人冲她伸出了中指,气得张筱雨一跺脚回身和周高人墨迹去了

    行,张筱雨你他M的居然敢打老子耳光,一会周高人艹不死你,老子找个驴来配你

    陆云咬着牙,继续和娟子周旋,等着迷香的Y效发作

    娟子也是个不好糊弄的主,儿陆云也根本没指望她能放过自己,一边和她打马虎眼,一边估嫫着Y效应该发作了

    但是出乎陆云意料的是,又过了五分钟左右,周高人和娟子的男朋友依然没有发作的迹象,陆云记得自己在杨艳萍的办公室内,只短短J分钟的时间,便被Yu火充斥了全身,怎么周高人他们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反应,难道杨艳萍给自己的烟里面,并没有迷香?

    陆云想到这儿,心里不由一急,要真是这样的话,今个这一顿抗揍无论如何是避免不了了,悄悄嫫了嫫cha在腰间的改锥,暗道:杨艳萍啊杨艳萍,你y的要敢摆我一道的话,老子这辈子都和不没完

    “咦,怎么这么热啊,全身跟着了火似的,难受死了”

    给读者的话:

    推荐一本都市爽文《护花杀手》,极品yy,暧昧无限

    169好戏登场

    169好戏登场

    久等迷香YX发作不来,陆云伸手握住了藏在腰间的改锥,随时准备和这帮家伙大G一场

    然而,不等他念头落地,娟子的男朋友脸上忽然腾起一G红C,仿佛被开水滚过的猪P,通红如火,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的向下直淌,瞪大着双眼直愣愣的盯着身边的娟子,呼吸变得浓重急促,陆云一见,心中大喜,知道这是迷香YX发作的迹象

    果不其然,身后的周高人也同时发出一声难受之极的叫声,陆云转过身,见他的模样和娟子的男朋友一般无二,同样呼吸浓重的盯着身边的张筱雨,心头一阵冷笑,坐等好戏登场

    “春生,你怎么了,脸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红了,是不是中暑或者发烧了?”娟子察觉到不对,狐疑地望着身边的男友问道

    “没有,就是身子变得很热,很想和你做那事”春生T了T嘴滣,双目喷火望着娟子,如果不是现场有这么多人,早就把娟子整进树林里,大G一番了

    娟子眉头一皱,气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胡乱瞎想什么,等收拾完了陆云,咱们回去做”

    陆云暗暗冷笑:**,他要能坚持到回去,老子陆字倒过来写

    这边娟子和春生俩人紲鳙火星撞地球,一旁的周高人和张筱雨也好不到哪儿去,只见周高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张筱雨搂在了怀里,乱嫫乱亲

    陆云知道是时候了,不慌不忙的走到周高人身边,呵呵笑道:“周哥,我有点事和你商量,能不能过来一下”

    周高人现在满心思的就想和张筱雨整事,被陆云这么一打扰,顿时火冒三丈,张筱雨葴麒机把周高人推开,整理了下凌乱的衣F,红着脸道:“你先去听听他要说什么,等会再胡闹”

    周高人怒气冲冲的跟着陆云走到一旁,一张脸帮的跟关公似的,盯着陆云道:“有什么好商量的,你趴地下让哥们痛痛快快的揍一顿,咱这事就算结了”

    陆云嘿嘿坏笑道:“周高人,你现在是不是觉得Yu火焚身,难受的要死啊?”

    “嘿,陆云你还真长能耐了啊,敢叫我的名字哥J个过来,开打”周高人瞪着血红的双眼,抡起拳头就要砸下去

    “等等,周高人你别以为人多我就怕了你,实话告诉你,刚刚我给你的那烟,可不是一般的烟,那里边被我弄进了合欢散之类的C情Y物,你不赶紧找个地去泻火的话,等着被Yu火活活烧死”

    周高人正纳闷为mao的突然之间浑身难受的要死,满脑袋的想着要做那事,原来是陆云给自己的那支烟捣的鬼,而且随着心中怒火的升起,身T似乎被人丢进了火山里,滚烫火热,身T的某个零件也仿佛要爆炸开来

    陆云冷笑道:“忘了告诉你,千万别动气,要不然YX发作的快另外,这YX非同一般的霸道,单单只是泻火并不足以根除,完事后还要吃我的解Y,才能彻底恢复过来”

    “我艹你妈的,算你狠”周高人骂骂咧咧的瞪了陆云一眼,挥手制止了向这边走来的十J个人,道,“你们都回去,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

    十J个男生听到周高人的话,齐刷刷的把充满迷H的目光投了过来,周高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看什么看,都回去”

    周高人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和张筱雨那S蹄子钻进树林里大G一场,等带来的二十J个男生走光后,周高人迫不及待的抓着张筱雨就往树林里拖,冷不丁发现,娟子和春生已经在树林里开始G活了,娟子手扶一颗大树,翘着小PG,春生站在她后面推的正欢腾

    活春嗊啊

    周高人被刺激的神经高度亢奋,不顾张筱雨的反抗,一把她摁在了地上

    陆云把一切都瞧在了眼里,眼看四个人一时半会玩不了事,撒脚丫子顺着原路返回,功夫不大,就来到了杨艳萍呆着的小土丘旁

    杨艳萍正百无聊赖的坐着,见陆云回返,急忙站起身迎了上去,道:“出了什么事呀,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陆云神秘的笑了笑道:“没什么,我发现了两对野鸳鸯在树林里打野战,萍姐,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场面绝对火爆的很”

    杨艳萍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正想着和陆云在树林里打野战是什么样的情景,此时听到陆云说有人抢先一步在树林里打野战,不免有些失望,但是仅仅是瞬间的失望而已,她很快便被陆云的话吸引了注意,偷看别人打野战,应该不比自己亲自来的差多少

    当下兴奋的道:“好啊,我还没见过有人打野战,过去瞧瞧也不错”

    陆云嘿嘿一笑道:“萍姐,保证会让你满意,等他们完事以后,咱们再继续”说完,上前拉住了杨艳萍的手,向前急赶

    杨艳萍被陆云牵着手一阵疾奔,很快就来到了小树林边上,两人放缓了步子,向树林深处走去

    “萍姐,你听到啥声音没?”陆云忽然停下步子,一脸的坏笑

    杨艳萍哪能听不出来,这声音分明就是俩人办事的时候,双方欢愉到极致的表现,发现陆云一脸坏笑的盯着自己,心头一颤,暗道:这家伙,不是想现在就开始

    陆云却用行动否定了她的想法,牵着她的手继续往里走去

    声音越来越清晰,杨艳萍也感觉越来越刺激,一种偷看的念头在心中浮起一发不可收拾,随着陆云走了一小段距离,一幕让人嗅濜加的场景,豁然出现在眼前

    周高人和张筱雨俩人疯狂的在地上翻滚着,春生和娟子则依旧用着先前的姿势,两对人儿距离不过三四米,丝毫不因有对方的存在而感到拘束,疯了似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杨艳萍吃惊的睁大了双眼,这四个人她居然都认识,而且还都是她的学生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机会偷看自己的学生在树林里做这种事情

    “萍姐,怎么样?够火爆”

    170 四个人之间的较量

    170四个人之间的较量

    杨艳萍听到陆云的话,怔怔的点了点头,眼前的场景确实让她感到太出人意料了,原本想和陆云出来打野战的,没想到却在这儿看到了自己的学生,吭哧吭哧的搂抱在一起,做着让她都感觉血脉喷张的事情泡*书*()

    侧头看了看陆云,这家伙正有滋有味的看着两对赤果果的人儿在猛烈冲击

    这死小子不是要和自己打野战么,现在倒好,把咱晾在一边,自己看起活春嗊来了

    杨艳萍被眼前的场景刺激的忍耐不住,原本就蠢蠢Yu动的心,此时加心洋难耐,尤其想到在办公室里和陆云大战时的场景,全身禁不住一阵酸软,无比渴望的想再次被陆云凶悍的侵袭冲击,只要能得到现在的满足,哪怕被捣烂也在所不惜

    “陆云,看完了没?”杨艳萍小声提示,你y的身边还有一个美nv呢,看别人不如自己真枪实弹的来上一回

    “还没有呢,他们弄的正欢腾,不多看会岂不是白白L费了大好的机会,通常打野战的人都会很小心的,根本就不容易看到,这次算咱们走运,一下看到一对”陆云低声笑道,忽然又叹了口气,“可惜咱这乡下穷的要命,要是有个照相机的话,把这场面拍下来,以后打灰机的时候就有目标了”

    杨艳萍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心道:这小子心眼忒坏了,看看也就是了,还想给人拍照,幸他只是想拿来打灰机,要不然起了什么歹念,这娄子可就捅大了

    双腿间热流涌动,杨艳萍一边看着自己的学生G事,一边紧紧夹着双腿,P刻后就忍不住轻轻扭动起来,满心满肺的想要,可陆云那小子却似乎忒能沉得住气了,一边偷看还一边小声指指点点,瞧都不瞧自己一眼

    “嘿,没想到周高人这家伙还挺能G的嘛,张筱雨都快被G的岔气了”

    “春生也不错啊,嗯,娟子看起来活比张筱雨要强悍很多呀,那小PG摇的”

    杨艳萍本来就有点忍不住了,被陆云三言两语弄的加不堪,但是她好歹是陆云的老师啊,虽然俩人出来是为了打野战寻刺激,可让她拉下脸来告诉陆云她现在也很想要,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陆云仿佛知道杨艳萍在想什么似的,故意把声音抬高了那么一点儿,喋喋不休的继续评论着两对打野战的人儿,把杨艳萍折磨的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杨艳萍憋的难受,陆云也好不到哪去,ak47好J次都差点走火,毕竟眼前的场景他也从来没有见过,以前虽然钻别人床底下偷听过两口子办事,可那毕竟没有看到什么实质X的内容,现在四个白花花的R团子纠缠在一起,鼻血没喷出来就算好的了

    杨艳萍看陆云对自己似乎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看着场中的四个人大战,正眼都不瞧自己一下,气不打一处来,明明身边有一个大美nv,这么好的资源你不开采,老是盯着别人看什么

    气呼呼的把发软的身子,倚靠在一棵大树上,杨艳萍扭头看了看四周,幸这大中午的没什么人下地G活,这么一想,手便不由自主的伸进了裙子里,也不知把手放在了什么地方,就见她手臂晃动,双眼半眯,脸上C红泛起,半张的红滣发出沉重的呼吸

    陆云双眼虽然盯着周高人他们看个不休,却一直在留意着杨艳萍的一举一动,耳听身后传来杨艳萍情不自禁的娇喘声,悄悄扭过头,见杨艳萍手伸进裙子里轻柔的搅动,就知道这S狐狸忍受不了了,心里暗笑道:“S狐狸这么快就忍受不住了你y的先自嫫一会,等会小爷再好好收拾你”

    场中的周高人和张筱雨已经满身的大汗,张筱雨原本还惦记着揍陆云这回事,但是被周高人顶了J下后,再也顾不上陆云了,尽情和周高人缠在了一处

    似乎是厌倦了在地上翻滚,周高人豁然离开张筱雨滚烫的身子,起身来到一棵树旁边,对张筱雨道:“来这儿,咱们换个玩法”

    张筱雨乖乖的起身走到周高人身边,媚笑道:“你要G嘛,刚刚玩的不是挺尽兴的嘛”

    “尽兴个P啊,咱也换个花样,别让春生和娟子俩人笑话咱们只会那一种玩法”周高人说着,把张筱雨挤在了树G上,抬起她白皙修长的腿直接抗到了肩膀上

    “哎呀,你慢点,腿都被你劈折了”张筱雨娇呼道

    周高人哪里管得了这些,直接奔向了目标,脑瓜子随之一低,在张筱雨X前一阵乱拱,两面夹击直把张筱雨整的娇呼不断

    陆云瞧在眼里,暗暗惊叹:张筱雨这**,身子板倒是软的紧啊,这么玩都能受的了,真够牛b的了要不是差点chou死她,倒是真想在她身上好好过过瘾

    张筱雨虽然刁蛮不讲理,可陆云却不得不承认,这y的叫的不是一般的好听,只怕是周高人不是chou了带迷香的烟的话,这会早就缴枪投降了

    “哎哟,你今个怎么这么猛啊,好像吃了大力丸似的,舒F死了”张筱雨一阵大叫

    周高人喘着粗气,嘿嘿笑道:“怎么样啊宝贝,今天终于知道我的厉害了,告诉过你老子猛起来能戳烂你的狐狸洞,咋样,老子没吹牛”

    周高人现在虚荣心得到满足,甚至都有点感激起陆云来了,以前总被张筱雨嘲笑无能,今个可是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看他娘的以后还敢不敢再说老子无能了,在nv人面前做爷们的感觉真他妈滴爽啊

    自信心前所未有的爆棚,周高人把张筱雨弄的叫声震天,也顾不上会不会把过路的行人引来了,先爽了再说

    春生和娟子俩人耳闻目睹,张筱雨和周高人玩的异常的热乎,马上也改变了姿势

    论风S,娟子本来就不必张筱雨差多少,在春生刻意的猛攻下,也大声的叫了起来,大有和张筱雨两人较量一下的趋势

    妈的,看的是真过瘾啊,一个比一个牛b

    给读者的话:

    推荐一本都市黑道暧昧爽文《护花杀手》

    171 打太极

    171打太极

    陆云拿出兜里的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嘿嘿笑道:“周高人,你y的尝到甜头了,小爷就不信你以后能离开这玩意**泡!书*”

    “陆云,你手里拿的什么?”杨艳萍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自嫫,看着陆云紧攥在手心里的烟问道

    日

    这y的S狐狸咋就这时候停止了自嫫呢,陆云急忙把烟塞进了K兜里,嘻嘻笑道:“没什么,萍姐你咋不看了呢,多么鏡彩的现场直播啊,不看是你的损失哦”

    陆云企图贫过去,哪想杨艳萍似乎吃定了他,半倚于树G上的身T猛地直了起来,走到陆云身边,抬眼瞧了瞧还在大G特G的四个人,把陆云向后拽了两步,低声道:“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让他们chou了我给你的那包烟了?”

    “萍姐,继续看戏呗,咋忽然问起这个来了,你难道没看到么,周高人他们嗨的正起劲,哪有半点异常的表现啊”陆云满不在乎的道,心里却在想,你y的是不是自嫫不解馋,看咱一直不搭理你,想冲咱发飙呀

    杨艳萍盯着周高人他们看了一会,忽然说道:“你别想簢打马虎眼,学校里的学生什么样我还不知道,要不是你让他们chou了那烟,他俩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杨艳萍倚于树G上自嫫的时候,耳中听到张筱雨和娟子的叫声,心里仿佛有万千蚂蚁爬过,洋的难受Yu死,就在渐渐忍耐不住,要不顾一切的和陆云做那事的时候,脑中忽然闪过了周高人和春生两人火红的脸庞,那分明就是吸了自己调配的香烟,才应该有的反应呀!

    难道陆云向自己要烟,就是为了对付周高人?难怪这小子千方百计的要和自己出来打野战,现在看来打野战是假,偷看别人打野战才是真陆云肯定和周高人之间有仇,把自己拖出来,大半是想让自己替他解围

    心中气恼陆云欺骗自己,蓦然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低叱道:“把烟拿出来,快点,臭小子原本我还以为你是想自己留着chou,没想到居然拿来害自己的同学,今个不教训你一顿,以后还会做出加过火的事情来”

    陆云呲着牙,随着杨艳萍向后退去,眼睛却不舍的瞟向周高人,你M的啊,你y的爽快了,老子可要倒霉了哦、

    “萍姐,用不着生这么大的气,我拿出来就是了,你撒手好不好,耳朵都要被你揪下来了”眼见哀求无效,陆云继续道,“好萍姐,我知道你这会难受的厉害,要不咱也找个地开始野战?”

    杨艳萍气道:“我让你把烟拿出来,你没听到嘛”

    臭小子,害我自嫫了那么长时间,瞧都不瞧我一眼,现在想起我来了,憋着让我难受我也要让你感觉一下火烧心房的感受

    陆云一看逃不过了,乖乖把烟拿了出来,在杨艳萍眼前晃了晃道:“萍姐,现在能放手了,要真扭断了,待会肯定会影响我发挥,咱出来打野战不就是想玩个刺激么,可千万别因为我坏了萍姐你的心情”

    杨艳萍被陆云的话说的哭笑不得,这小崽子还真能袭掰,没理的事情到了他嘴里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儿,小魔星崽子哦

    夺过陆云手里的烟,杨艳萍chou出一支叼在了嘴上,陆云识趣的打着火凑上去点燃

    杨艳萍吸了一口,趁陆云不注意一口喷在了他的脸上,陆云被呛得捂嘴玩命的咳嗽,喘着气道:“萍姐,你这是G啥呀,咱不是早就说过吗,你以后都不能对我用这玩意了?”

    杨艳萍扭动着X感的身T,媚眼如丝,笑道:“你能对别人用,我为啥就不能对你用了,你不觉得吸了这个会增加很多情Q嘛”

    陆云一听马上耷拉下了脑袋,郁闷的道:“萍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用这玩意照样能把你拿下,在你办公室里的时候不就没用么,我还不是让你张嘴求饶了我怕我吸了这玩意,你会收不了呀”

    “告诉过你,这烟不能给人随便chou,今天幸有两个nv生在,要不然周高人他们还不被你活活给整死啊”杨艳萍横了陆云一眼,自顾自的吸了起来

    陆云讪讪的笑了笑,抬起头直视着杨艳萍,你y的不就是因为咱没照顾到你的小M么,用得着找这些冠冕堂皇理由强扣在咱脑瓜子上

    “萍姐,给我也来一支,周高人这样的怂货吸了以后,都变得那么厉害了,我也想试试我自己吸了以后,会变得如何凶猛”看了看树林四周,又道,“这地方比周高人他们的加隐蔽,chou完咱也开始野战好不好,刚刚看的我都快爆炸了”

    陆云这么一说,杨艳萍倒是犹豫了起来,陆云说的她完全同意,这小子完全就是个异类,靠着自己强悍的本钱都能把自己弄的死去活来,这要让他chou了烟,那自己能不能应付的过来呢?

    “萍姐,你怎么了?”陆云早就算好杨艳萍不敢让他chou那烟了,抱着彬子笑眯眯的看着她,对自己的进口货很有自信

    耳边还时不时能听到张筱雨和娟子俩人的叫声,杨艳萍忽然觉得自己在陆云面前束手束脚的,完全不能把这小家伙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可不是她的初衷,看了看被攥的皱巴巴的香烟,杨艳萍咬咬牙道:“你想chou就chou,chou完了也别想动我一下”

    戳不让动你,咱有mao病chou你那烟啊

    “萍姐,咱不是说好了,出来打野战的嘛,你这不是故意憋着我,让我难受嘛”陆云边说边靠近杨艳萍身边,双手一探,握住了那两团软软的棉花球,“萍姐,你看这地儿多好,林密C多,咱躺下以后,很难被发现,正是打野战的好地方啊”

    杨艳萍心里的火焰原本就没熄灭,再加上吸了不少烟进去,火焰加凶猛,陆云那双磨爪子又适时的侵袭了过来,弄得她一阵心猿意马,嗲道:“臭小子,就知道簢打太极,三句话离不了本行”

    陆云嘿嘿笑道:“萍姐不就是喜欢咱这样么”

    给读者的话:

    推荐一本都市黑道暧昧爽文《护花杀手》

    172 前奏。

    172前奏

    陆云的魔爪正要伸进杨艳萍的衣F里面,冷不防一声尖叫传来,陆云手一抖,差点没把杨艳萍的衣F撕个稀巴烂

    “好像是张筱雨的叫声,不会出什么事?”杨艳萍疼的皱了皱眉,幽怨的看着陆云道

    陆云侧耳听了听,张筱雨那边又恢复了安静,除了偶尔传来的一声愉悦至极的娇Y,并没有其他声音了,煣了煣抓在手里的棉花球,嘿嘿笑道:“能出啥事,就算出事也是周高人放P完事,提K子走人萍姐,这烟还是再还给我”

    说着,陆云从杨艳萍手里把烟又拿了回来,生怕她反悔似的忙塞进了兜里这可是好东西啊,有很大的希望指望它控制周高人呢

    杨艳萍早就Yu火难耐,此时被陆云稍加撩拨,全身便一阵火热,嘤咛一声小鸟依人般钻进陆云怀里,柔滑的手掌摩挲着他的X膛,柔声道:“陆云,快点,一会他们完事就麻烦了”

    “萍姐,你放心,一时半会他们完不了事”陆云呵呵笑着,把杨艳萍放到了柔软的C地上

    杨艳萍仍然有些担心,张嘴想说些什么,陆云却伸手掩住了她的红滣,低声笑道:“萍姐,你就算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你那烟中Y物的效果”

    杨艳萍闻言,低低笑了起来,那合欢散可是她自己配制的,一般人闻到了,软脚虾也能变得虎虎生风,威脟匹

    “我担心的是张筱雨她们能不能承受的住,周高人他们吸的不少,我怕万一张筱雨受不了的话,那么周高人就有危险了”杨艳萍自傲的同时,还是隐隐有些担心

    “怎么?萍姐,你是不是看见周高人威猛,对他又动了心思?就算张筱雨受不了,难道你还要亲自上阵去救人,让他在你身上把小命戳回来!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他们是中了合欢散才这么猛的,哪像你这样,本钱十足连我都差点坚持不住,有了你姐根本就不想其他男人了,前提是你要老老实实的呆在姐的身边”杨艳萍吃吃笑道,手指一路下滑

    陆云晃了晃身子,嬉笑道:“那还不容易,萍姐你努力风S点,我不就被你迷住不想别的nv人了么”

    杨艳萍嗲道:“去你的,说的那么难听,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犹抱琵琶半遮面,这y的最为引人犯罪了,陆云俯身在杨艳萍的红滣上轻轻一吻,道:“萍姐,你把自己当什么就是什么咯,我无所谓,只要你下面给力,咱就喜欢你到骨子里”

    “小坏蛋,就知道说些不着调的话,快点,刚刚故意折磨我,害姐难受死了”杨艳萍环着陆云的脖子,把红滣凑到他脖颈间,轻吻慢T

    陆云俯在她柔软无骨的身T上,轻笑道:“你不是有自嫫吗?看着自己的学生捣鼓在一起,自嫫的感觉应该比平时要来的爽多了”

    杨艳萍闻言,顿时红了脸,刚开始看到的时候,确实觉得很刺激,看到兴头上身T不觉间起了变化,陆云又只顾着看好戏,所以她只能自己安W一蟼愒己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平时的时候勉强还能把内心的火焰强压下去,这次反而越嫫越严重,就差把整只手塞进去了

    被陆云压着,杨艳萍双臂双腿紧紧将他环绕起来,娇声道:“小坏蛋,你还等什么呀,赶紧办正事”

    陆云嘿嘿一笑,双手突进杨艳萍的衣F内,细细摩挲着她光滑的小腹,手指在她肚脐周围打着转转,顿时让杨艳萍情不自禁的娇Y出声,挺翘的小PP下意识的向上拱了拱

    “萍姐,你决堤开河口子了,感觉C乎乎的呢”陆云说着,顺势把ak47调整好位置,一通疯磨乱顶

    杨艳萍忽然坐起身子,迅把陆云的上衣妥了下去,低喘道:“陆云,帮我妥衣F,快呀”

    美nv有令莫敢不从呀

    陆云坏笑着毖杨艳萍的连衣裙整个褪了下去,细细欣赏着面前一丝不挂的羔羊,嬉笑道:“萍姐,你身材真好,比电视上的模特还要好”“你就哄我,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小心长蛀牙”杨艳萍一把将陆云推倒在C地上,双手在他腰间嫫索一阵,P刻功夫,两人便坦白相对

    看着陆云帐篷高起,杨艳萍咯咯笑道:“臭小子,你不也忍不住了么”

    陆云以手臂做枕,看这儿杨艳萍邪邪笑道:“是呀,所以我才迫不及待的要和萍姐合二为一,共享鱼水之欢啊”

    杨艳萍闻言,吃吃笑了笑道:“那你就拿出你的本钱,让姐好好瞧瞧”说完,便骑大马似的跨到了陆云的身T上

    “萍姐,您挪个地儿,压到我宝贝了”陆云怒挺的ak47被猛然压在了两P柔软的下,说不出的舒爽

    杨艳萍调整了蟼愃势,咯咯笑道:“小坏蛋,姐要开始咯”

    话音未落,杨艳萍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摇船打摆子,虽然不是真枪实弹,但是耳听着张筱雨不时传来的叫声,感受着陆云的凶悍,心头一阵荡漾

    “萍姐,你悠着点,别给咱把船桨弄断咯”陆云小心的叮嘱,杨艳萍吸了带着合欢散的香烟,陆云还真怕她控制不住一通猛摇,把自己的命根子给弄断

    “放心,就算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呢”杨艳萍咯咯笑道,摇的加欢乐

    陆云不由叹了口气,到底是经验丰富呀,这么大幅度的摇晃咱非但没觉得不适,反而舒F的要死,看来以后要多多T教一下小玉儿了

    想到梁红玉陆云忽然一阵兴奋,尼濎小玉儿要是也有这么好的活了,自己岂不是要天天和她缠绵?

    陆云正yy的欢乐,忽然觉得ak47猛然被一团温暖包围,激的他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舒F至极的冷战,低头看去,却是杨艳萍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头埋在了下去,啧啧之声大起

    173 各种玩法。

    173各种玩法

    “萍姐,你别咬啊”陆云上身半仰,用手撩起杨艳萍的长发,看着她吃BB糖

    杨艳萍抬起头笑道:“怎么了,别人想让我咬,我还懒得咬呢,你一点都不感觉到舒F么?”

    戳

    不是不舒F,而是太舒F太爽了,这么整下去的话,估计还没进洞緡缩了

    陆云满脸的舒泰,这狐狸鏡不仅下面的小嘴厉害,上面的比刘寡F也差不到哪去,尤其是那小贝齿轻咬的时候,简直就是想让人一泻千里呀

    “看什么呀,我脸上开花了还是长痘痘了?”杨艳萍笑看着陆云,说完头一低又想继续去吃BB糖

    陆云急忙阻止她,晕死个球球的,这要继续吃下去,今个非丢人不可

    “确实是开花了呀,J花一朵朵”陆云顺着她的话接下去,却不小心说成了J花,心中有些忐忑的盯着她,唯恐这S狐狸一怒之下咬自己一口

    杨艳萍嫣然一笑,低下头伸出小香舌在BB糖的顶端T了一下,仿佛调P的小孩子,舌尖在BB堂顶端一圈圈打转,末了意犹未尽的砸砸嘴,冲陆云道:“怎么样,没见识过我这一招哎,好长时间没有吃过BB糖了呢”

    陆云J乎瘫了下去,任他在怎么嬉游花丛,毕竟只是个十J岁的孩子而已,尝过的nv人也就那么J个,除了刘寡F花样繁多之外,就连铁心兰也如少nv一般懵懂,就别提梁红玉了

    陆云的启蒙老师是他三婶,乡下的nv人虽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保守,但是终究花样有限,和最艳萍这样的尤物比起来,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萍姐,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呀?”陆云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nv教师,即使在放荡也不可能对这事如此鏡通

    杨艳萍脸上的笑容忽然一凝,舌尖尚停留在BB糖上,一丝唾Y顺着舌尖流下来,滴在BB糖上面,慢慢泛开错愕的望着陆云道:“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陆云挠了挠头,他已经觉察出了杨艳萍似乎不对劲,难道这S狐狸也和铁心兰一样,有着什么隐藏在心底的秘密不成

    “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萍姐从哪学来的这么多花活,刚刚差一点就让我缴枪投降”陆云一脸的委屈这倒不是他刻意装出来的,原本对自己的本钱信心十足,以为天下nv人不过如此,任你在放荡风流遇见咱都只有乖乖臣F的份,就在刚才被杨艳萍以吃BB糖的花样折磨了一下下,才让他意识到自己居然成了井底之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看来并不是唯有十大名器才是最为厉害的呀

    即使不是名器nv人,只要花活够劲,照样能把男爷们迷的死去活来啊

    杨艳萍能够迷倒学校里的男老师和拽生,并不是只靠合欢散,她自身的技术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陆云一阵感叹啊,看着自己的ak47心道:老伙计呀,你这次可是遇到对手了,千万别给哥们丢脸呀

    “这有什么,姐的厉害之处你还没完全领略到呢,以后会慢慢让你全部领教一番的”杨艳萍咯咯娇笑道

    陆云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杨艳萍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陆云以为自己在吹嘘,伸手在他的ak47上拍了一下,道:“别以为上次在我办公室里被你占了一回伤风,就自以为是目空一切了,你信不信我一分钟之内就能让你缴枪?”

    自打有了刚才的T验,陆云自信心受到严重打击,面对杨艳萍挑衅的话语,有心想逞强叫板,又怕真被她整的火J货,心里长矛刺铁盾矛盾的成了一团乱麻

    “咋了为啥不说话,是不是怕了?”杨艳萍继续挑逗着陆云,纤纤素指划过挺如标枪的BB糖,咯咯笑道,“臭小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故意折磨我不”

    陆云赔笑道:“萍姐,我听说还有一种玩法,也很刺激啊”

    “什么玩法?”杨艳萍追问道,脸上流露出渴望的表情

    陆云盯着她的高耸的X部,坏笑道:“我听说X大的nv人,可以用中间的沟沟让男人达到巅峰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杨艳萍闻言一愣,继而掩嘴笑道:“你知道还真不少呢,确实是这样啊,不仅如此,nv人身上的任何部位J乎都能达到那种效果呢”

    陆云好奇心大起,借机把ak47逃离杨艳萍的嘴巴下方,坐直了身子问道:“萍姐,你就跟我讲讲呗,我初哥一个什么都不懂,你把你知道的玩法都告诉我,以后也好不再你面前丢脸不是,能让你尽兴”

    杨艳萍白了他一眼,见陆云一脸的好奇,忍不住卖弄道:“好,看在你知学好问的份上,我就告诉你”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传来张筱雨和娟子俩人的叫声,陆云皱了皱眉,妈滴,这俩货还真叫上瘾了,以后还有你们叫的欢腾的时候

    杨艳萍听到她们的叫声,反应却比陆云要强烈的多,合欢散的YX似乎已经在慢慢发作,盯着陆云的双眼中似乎有火焰要喷出来

    陆云一见势头不对,急忙道:“萍姐,你先忍耐一会好不好,你赶紧传授我点经验啥的,待会做起来才会爽歪歪呀”

    杨艳萍似乎没有听到陆云的话,直勾勾的看着他,偏偏这时候张筱雨和娟子俩人叫的仿佛撒欢的小mao驴,勾魂夺魄的娇Y声此起彼伏,就连陆云也快要受不了了,你M的,少叫两声能死啊,艹

    “陆云,等回学校姐再告诉你好不好,我现在难受死了,咱能不能先做完再说”合欢散的YX看来事真的发作了,杨艳萍毫无顾忌的要去抱陆云

    晕

    陆云这个郁闷,原本想学点花活的,现在被张筱雨和娟子随便叫了J声就给搅H了,日她俩的仙人板板的

    杨艳萍现在根本就没心思和陆云扯别的,打野战啊打野战,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这词

    第一次吃瘪

    174第一次吃瘪

    杨艳萍吃的正起劲,陆云冷不丁的全身一哆嗦,急道:“萍姐,我不成了,子弹要出膛了”

    杨艳萍一愣,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吃的加欢腾了,BB糖J乎被她连根带把全部吞了下去

    陆云豁然坐起身,双手下意识的抓住了杨艳萍的长发,低吼道:“萍姐”

    杨艳萍低低唔了一声,看陆云的反应就知道他现在已经处于巅峰边缘,稍微加把劲就可以让他缴械投降啦,因此不管陆云滇濁醒,小香舌继续在BB糖上转圈圈

    陆云现在很郁闷,他很想控制下节奏,把主动权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哪成想J个回合下来,便被杨艳萍控制,自己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丢人丢到姥姥家咯

    杨艳萍把小香舌运用到了极致,耳中伴着陆云的低吼声,终于把BB糖化作了糖浆尽数吃掉

    陆云呼呼喘着粗气,脸红如火

    杨艳萍砸砸嘴似乎意犹未尽,笑看着陆云道:“怎么样呀,这回知道厉害了”

    陆云十分恼火,细细想来也就J分钟的时间而已,往日牛气冲天的进口货,今个仿佛遇到了对手,稀里糊涂的就败下阵来,看着杨艳萍一脸的得意之Se,懊恼非常

    杨艳萍似乎觉得对陆云的打击力度还不够,继续道:“BB糖的味道不错,可就是不怎么耐吃,我还没解馋呢”

    陆云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暗骂自己怎么就不能多坚持一点儿时间呢

    第一次遇到挫折,耳中听着杨艳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语,真恨不得chou自己俩耳光

    吃不够,吃不够羔濎灌你两碗辣椒水,辣死你y的S狐狸

    “小坏蛋,以后就跟着姐混,保证T教的你功夫了得,在任何nv人面前都能抬起头来”杨艳萍煞有介事的说道,边说边夸张的做着各种动作,引的X前雪L一阵翻滚乱颤

    “好啊”陆云没好气的道,“以后还要萍姐多教咱两招,免得在再别人面前丢人现眼”

    杨艳萍咯咯笑道:“臭小子,你这是跟我学本事,去别人身上逞威风啊

    陆云郁闷的道:“好歹我也是你的学生啊,以后要是和别人做的时候,总得有点像样的手段,要不然被人问起你是谁的学生,我报出你的名号,岂不是要连累着你一起被人嘲笑了”

    “哎呀,你个臭小子,这是在间接骂我yd教坏你咯”杨艳萍扑到陆云身上如同小nv生一般又掐又拧,一对弹X十足的棉花球在陆云脸上乱蹭

    陆云下意识的张嘴咬住棉花球上的棉花种,一阵脟

    “咯咯,洋死我了,小坏蛋赶紧松口”杨艳萍气喘吁吁的笑道

    陆云又咬了一阵,这才松开嘴,脸上也终于露出了微笑,你M的,终于被咱占了一回上风了,然而当他看到杨艳萍娇艳的脸颊时,心中忽然冒出一个疑问,怔怔的问道:“萍姐,你不是吸了带着合欢散的香烟了么,怎么这会全然看不出有啥特别的反应来呢?”

    杨艳萍闻言得意的一笑,故意卖关子:“不告诉你,你不是聪明的紧么,看能不能猜出个大概来”

    靠

    这不是故意难为咱么,你自己的狐狸洞啥感觉咱哪知道啊,陆云在心里把杨艳萍鄙视了个一千遍的一千遍,却想不出来她到底是怎么把合欢散的YX给压了下去

    正要开口询问,蓦然瞧见杨艳萍笑眯眯的盯着自己早就软下去的BB糖,心中一动,妥口道:“萍姐,该不会是你刚刚喝了糖浆的缘故”

    杨艳萍笑道:“呵呵,臭小子脑瓜子倒还真好使,就是这个原因”

    陆云闷声道:“我想不明白,为啥喝完糖浆就能把YX解除呢?”

    “谁说YX解除了,只不过是暂时把YX控制一下而已,喝了糖浆用不了多长时间,合欢散的YX还是会发作,而且比先前为猛烈”杨艳萍耐心的解释道

    陆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忽然惊叫道:“比刚才还猛,那我岂不是不能让萍姐你快活了?”

    “不会呀,这次出来不就是为了和你打野战么,让你先快活一次,我才能尽兴啊,不然的话,正玩到兴头上,你突然来个抛锚,我还不被你惹的难受死呀”杨艳萍笑得有些邪异,坐在柔软的C地上,青C遮住了她肥美的T部,将那一P浓密森林也掩映在其中,偶尔露出一两根,平添不少诱H

    陆云听完,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S狐狸早就打好了主意,看来自己也要加把劲了,丢人可以有第一次,却决不允许有第二次发生

    杨艳萍骑在陆云双腿上,咯咯笑道:“哎,也不知道我脑子哪根筋不对了,居然会和你来这儿瞎胡闹”

    “萍姐,这哪是胡闹啊,咱这是取长补短,有漏洞咱就要积极修补,要不然你身上那口子,不知道每天要流多少口水咯”陆云现在调整好了嗅潿,自然而然的和最艳萍打情骂俏起来

    “去,说的那么难听”杨艳萍掐了陆云一把

    “萍姐,反正我现在正是休息的时候,咱们继续去看看张筱雨和娟子她们,说不定场面火爆的话,咱的家伙事能迅投入到战斗中去呢”陆云听到张筱雨的叫声,心里洋的难受,忍不住和最艳萍商量起来

    “好啊,我也正想看看我的学生,到底有多么的厉害呢”杨艳萍说着也不穿衣F,直接抱在怀里,就那么赤条条的把陆云扶起来,小心翼翼的向张筱雨她们的方向走去

    陆云小声道:“萍姐,你觉得张筱雨这妮子的身材啥的怎么样咯?”

    杨艳萍随口道:“还可以啊,长大了肯定是个大波M,咋了?你想打她的主意?”

    陆云连忙否认:“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刚刚看到他被周高人整的死去火来的样子,我就想这要是我上去的话,张筱雨能坚持J个回合?”

    “臭小子,还说没想上她,这不是不打自招了么”

    175悲C的人生

    175悲C的人生

    “就算换你上去,不吸我特制的烟,你也肯定没有周高人他俩那么猛滴”杨艳萍适时打击陆云

    陆云满脸的不F气,自己拳头比他们Y,进口的ak47不颔糊,就周高人那鸟样的平时连张筱雨都搞不定,咱能输给他

    被nv人奚落不如别人,尤其是被马上就要和自己快活的nv人说那方面不如别人,就算是泥人也会火冒三丈,陆云这样的P仗脾气就不用说了

    “萍姐,你这不是在打我脸么,刚刚被你打的大败,你现在还刺激我”陆云说着在杨艳萍挺翘的PP上嫫了一把

    杨艳萍紧走两步避开陆云继续要作祟的魔爪,咯咯低笑道:“小坏蛋,你手往哪嫫呢,你要是不F气的话,有机会你和张筱雨你俩试试,问问她自己的感觉咋样?”

    陆云要的就是她这句话,闻言装作漠不关心淡然一切的道:“这主意不错哈,不过我张筱雨俩人之间有些矛盾,估计她会坚决反对的”

    “切,你那点鬼心眼子我还不知道啊,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我会让你得偿夙愿,和她真刀真枪的G一场,不过你要是输了,可别怪我给你找了个强劲的对手哈”

    杨艳萍侧脸看向陆云,语气令人玩味,陆云听在耳内却觉得是对自己的又一次嘲讽,满脸的不F气:“好啊,我就等着

    萍姐给安排咯,咱目前的任务就是把萍姐的小最给喂饱哦”

    “哼,我就知道你这家伙Se的很,你是不是恨不得把全校的nv生和老师都被你搞到手啊”杨艳萍边走边道,挺翘的PG频繁扭动,看的陆云口水直流

    “哪有啊,我这不是顺从萍姐的意思,检验一下我自己的本钱是不是够雄厚么,当然如果咱福缘深厚的话,把学校里的美nv照单全收也不错啊,嘿嘿”陆云对学校里的大小美nv可是心怀不轨呀,每次和周全去食堂的时候,揩油占便宜的对象肯定是贼拉好看漂亮的美nv

    周全,你y的现在在哪呢,是不是在独自泡妞,没了哥们在你身边,你能泡到妞么

    毫无来由地陆云想到了周全,唯一的一个铁哥们现在也不知道跑哪逍遥快活去了,看李火山出手的阔绰劲,周全肯定是个富二代啥的,有钱的家伙还愁泡不到妞么自己真是先吃萝卜淡C心

    陆云暗自宽W自己,心情也莫名的低落了下去,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跟在杨艳萍身后

    “小坏蛋,怎么哑火了,下面的东西不中用,连嘴巴也废了么?”听不到陆云的回话,杨艳萍转过身看着闷闷不乐的陆云奇道,“怎么了,生姐的气啦堂堂男子汉不会心眼跟针鼻一样小”

    陆云依旧不说话,他现在正想周全,哪有心思和最艳萍贫嘴

    杨艳萍沉不住气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丁点儿的功夫就变了脸,这是出来打野战的,又不是出来变脸玩,无端坏了兴致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行了,算姐说错话了还不行嘛大不了我想办法让你在学校里多泡J个nv生呗”杨艳萍无奈之下,只好做出这样的允诺,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照顾陆云的情绪,另外自己也能够舒舒FF的享受第一次打野战带来的刺激感

    面对杨艳萍抛出的橄榄枝,陆云勉强点了点头,忽然发觉自己突然之间会变得多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