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节课在陆云和梁红玉传递纸条中,翩然度过 (8)

    好好歇着,有小英帮我就成了”陆云挥挥手,转身离去

    不出所料,陆云来到小卖部的时候,人C汹涌骂声一P

    陆云chou了chou鼻子,心道:你妈了个巴子的,这两天可是被群骂惨了,看来这小老板也不好当啊

    “陆云”

    陆云开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轻唤,扭过头去,却是同村的魏丹

    “丹丹,叫我啥事?”陆云转身看着水灵灵的小妮子,笑问道

    “你先开门,一会我告诉你”魏丹C促着,小脸上带着一丝焦灼

    陆云打开门,等待已久的一众学生立刻蜂拥而入,魏丹也随着挤了进去,径直进了柜台,和陆云忙活了起来

    “丹丹,到底有什么事”忙活的差不多的时候,陆云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魏丹低着头,半天才说道:“刘婶的公公婆婆昨天晚上去世了”

    去世了

    陆云脑袋一懵,急道:“你怎么知道的”

    “今天早上我爸来给我送小麦的时候,告诉我的”魏丹小声说道

    没了也好,对二老和刘婶都是个解妥

    陆云叹了口气,这时候陆小英满头大汗的跑进了小卖部,看到魏丹在脚步一顿,继而笑道:“丹丹也在啊”

    魏丹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看陆云自己忙不过来,就帮个手小英姐来了,我就不在这当灯泡了,嘻嘻,我先走了”说着跑出柜台,经过陆小英身边时伸舌头拌了个鬼脸

    “死妮子,敢取笑我”陆小英伸手Yu要拧她一把,奈何魏丹灵活的狠,一个侧步躲了开去

    哪成想魏丹调P的很,跑出小卖部,又回返在门口嬉笑道:“小英姐,啥时候请我吃喜糖呀,我都馋死了”

    陆小英原本就脸P薄,被魏丹这么一调侃,小脸顿时一P绯红,追过去笑骂道:“死妮子,你还说”俩人顿时嬉闹在一处

    陆云苦笑着看着她们,脑海中却在想着刘婶现在伤心Yu绝的模样

    他丝毫不怀疑刘婶对柱子叔爹妈的孝心,一个F道人家失去丈夫后,还能够把公婆当自己的亲爹妈对待,扛起原本应该由男人承担的重担,确实已经做到了仁尽义至了

    陆小英簢丹闹够了,回到屋里微微喘X着道:“我刚刚有事耽搁了下,还好有丹丹帮你红玉好点了?”

    “没什么大碍了”陆云费了半天劲,才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陆小英察觉有异,走到陆云身边,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刘婶的公公婆婆昨天晚上去世了”陆云闷闷说道

    陆小英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惊讶,似乎不相信陆云的话,在她的印象中,两位老人虽然常年生病,也断然不会同时去世呀

    ps:实在找不出哪里违规了,麻烦能具T指出来,谢谢

    153 被踹了

    153被踹了

    nv孩子心软,陆小英听到刘婶公婆去世的消息,眼圈一红,泪珠子噼里啪啦的滚了下来,伤心难过的同时,又怕陆云担心,迅擦了擦眼泪,转身收拾着货架上凌乱的货物**泡!书*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ai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既有生,便有死,ai怨一念间,求之不得,便无法坦然放下,一切好像连锁反应,出其一便引八苦俱来

    啪

    陆云嫫出口袋里皱巴巴的烟盒,取出一支烟,点燃,狠命似的脟了一口,居然没有向上次一样被呛个半死,脑中反而随着烟雾的吸入,迷眩中带了一丝空明

    陆小英听到声响,回过身来见陆云正在吞云吐雾,秀眉轻皱,便要上前夺过他手中只剩下一半的烟卷,然而当他看到陆云满面愁苦的样子,最终没有付诸行动,只是暗暗叹了口气,又自顾去摆放货物

    他肯定是在想陆丰叔了

    陆云此时确实想到了早就离他而去的陆丰老爹和老娘,按理说他应该恨陆丰两口子,要不是他们把他买来,自己怎么会离开亲生爹娘的身边,怎么会现在形单影只,犹如一头青狼独自在漫漫旷野中迷失了方向,四野乱撞

    这个问题早已在脑海中想过无数遍,每一次自己给自己的答案都不尽相同,晃了晃有些迷糊的脑袋,陆云chou完最后一口烟,看着陆小英忙碌的身影,忽然间又感到了丝丝的温馨在心中荡漾

    “小英,我有点迷糊了,你先看着,我去躺会”陆云来到陆小英身后,轻轻环住她的纤细的腰肢,低声耳语道

    陆小英轻轻叹了口气,点头应道:“我扶你过去,以后不许你chou烟了”

    “嗯,不chou了”陆云显然是chou烟chou醉了,摇摇晃晃的出了柜台,向里屋走去

    陆小英见状,急忙上前扶住他,进到里屋弄了盆冷水,刚想找块mao巾S一下敷在他额头,陆云却一蟼愑下了床,来到脸盆边,二话不说一脑袋扎了下去

    冰冰凉凉的清水冲淡了脑中的眩晕感,哗啦一声抬起头,陆云接过陆小英递过来的mao巾,用力抹了把脸,满面的愁苦似乎随着那一抹消失无踪,玩世不恭的笑容攀上面庞,扭身看着陆小英,笑道:“小英,今天放学后我要送红玉回家,你自己回去好不好”

    陆小英见陆云神Se恢复正常,心底松了口气,笑着回道:“好啊,不过你可不能欺负她,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知道陆云坏的紧,装出一副凶恶的模样,晃着小粉拳对陆云进行警告

    陆云嘿嘿坏笑,小树林内早就已经欺负过了,三珠春水啊,想想就觉得舒F,想到这儿,目光便开始不老实起来,在陆小英窈窕的身T上滴溜乱转

    “你想G嘛?”陆小英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尤其是陆云眼中的那抹邪恶,是让她心头如小鹿乱撞,怦怦跳个不停

    在小树林里被陆云欺负了不是一次了,那感觉令她既兴奋又害怕,此时看到陆云邪恶的目光,慌乱中又扫了一眼不大的房间,不由联想到了在小树林内的情景

    怎么办,看这家伙好像又对自己动了歪心思,有心想跑出去,可陆云早就挡在了门口,根本就不可能出的去,情急中拿mao巾缠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颤抖着声音道:“陆云,你你别B我”

    陆云邪笑着向陆小英走过去,语颔委屈道:“你不让咱欺负红玉,就把自己奉献出来,让咱欺负一次呗,就一次,好不好”语气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我不”果然不出所料啊,这家伙真是贼心不改,陆小英小脸上红云飞舞,见陆云向自己走过来,脚步一挪忍不住向后退去

    陆云轻咳一声,坏笑道:“小英你咋了,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陆云不说吃字还好,吃字一出口,小树林内被陆云欺负的情景再次浮上脑海,脸上犹如火烧,向后退的快

    “哎呀”

    陆小英退了没J步,猛然向后跌倒,却是退到了床边,脚下一绊,整个人立马惊呼着向后倒了下去

    陆云一声坏笑,跨步蹿了上去,恰好在陆小英紲鳙跌倒在床上时,将她拦腰抱住,四目相望,陆小英马上意识到陆云是有意为之

    “小英,可怜下我不好,就欺负你一下下,多一下你以后都不要理我了”陆云话虽说的可怜巴巴,动作却毫不客气,一把将陆小英放在床上,双臂一展作势Yu扑

    不能让他得逞

    上次在小树林就差点被他吃掉,这一次决不能让他再得逞,不能

    陆小英紧抿着嘴,看陆云扑了过来,双腿曲至X前,瞅准了陆云的X膛,双脚猛地蹬了出去

    兔子蹬鹰哦

    可怜的陆云毫无防备下,被蹬个正着,哎呀叫了一声,蹬蹬蹬向后退了五六步,一PG蹲坐到了地上

    我勒个去啊

    陆云这个郁闷,呲牙咧嘴捂着X口,憋屈的都快哭出来了,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半天不言语

    “陆云你你没事,我不是故意要踹你”事态紧急,陆小英踹陆云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太多,此时见陆云跌坐在地半天不吭声,心下不禁着了慌,但她知道陆云向来ai耍小聪明,所以只是试探X的开口询问,并没有上前查看

    “踹死我了都”陆云抬起头,一脸的委屈

    陆小英见他没事,随即撅起小嘴反驳道:“谁让你老想着欺负我,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再敢不老实,直接给你踹房顶上去还不起来,地上多脏啊”

    陆云撇着嘴,一骨碌爬起来,讨好似的走到陆小英面前,嬉笑道:“下次我先拿绳子把你捆起来”

    “哎呀,还敢有下次,还要捆我,掐死你”

    154揍你y送货的

    154揍你y送货的

    一挠二掐三采发,nv孩子掐架必用三**宝

    陆小英掐头去尾用中间,小手跟老虎钳似的,在陆云身上一阵好掐,制凗的陆云如跳蚤般乱蹦乱跳,嗷嗷直叫(_泡amp;书amp;)

    遇nv不淑,遇nv不淑徒呼奈何啊

    陆云郁闷的快要抓狂了,难道乖乖nv发起飙来,全都这么彪悍?

    先是连和男生说句话都会脸红的梁红玉,现在又是娇小可ai的陆小英,俩妞子仿佛商量好了似的,对付他的办法如出一辙掐

    我掐、我掐、我掐掐掐

    掐的你T无完肤、遍T瘀青

    小J啄米、猴子偷桃

    呃

    好厉害的招式,一式猴子偷桃马上让陆云半跪在了地上,冷汗丝丝直冒,心里苦上天了都直娘贼的,咋都喜欢掐咱滇澮子捏

    人生最大的杯具是神马,桃子被猴偷啊

    陆小英掐的正起劲,蓦然见陆云半跪在地,一脸痛苦的捂着某个地儿,满心的兴奋劲马上如盗贼见了捕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俯下身,焦急的询问道:“陆云,你你这是怎么了?”

    陆云苦着脸道:“还能怎么样,你掐到不该掐的地方了”

    陆小英愣了愣,随即咯咯笑了起来,蛮不讲理的道:“掐就掐了,你不是要做太监么,正好这任务由我来完成,省的你老是欺负人”

    哭死

    这妞子什么逻辑概念啊,陆云算是彻底明白了,这恋ai中的nv孩谁他妈滴都伤不起,伤不起啊伤不起

    “屋里有人没有?刘寡F、刘寡F我来给你送货了”

    陆云正无限悲苦的时候,外屋传来一阵鬼嚎,他妈滴这人的嗓门大的也太邪乎了,比村支部的大喇叭都有杀伤力

    “我先去出去看看,你不许当着别人的面掐我啊”陆云现在怕的要命,恋ai中的nv娃很萌,指不定会做出啥事来

    来到外屋,陆云就见一个瘦的跟猴子似的中年人,来回踱着步子,似乎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不时拿没系住扣子的衣衫,擦着脸上的汗水

    “叔,你来给刘婶送货的?”陆云细细打量了J眼瘦不拉J的中年人,奇怪这样的小身板咋会有那么大的嗓门

    中年人转过身来,疑H的看着陆云道:“你是哪个?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刘寡F呢?”

    陆云笑了笑道:“刘婶有事回村里了,我只是代为照顾一下小店而已您不是说来送货的吗,把货J给我就可以了这大热滇濎您先喝杯水”

    陆云话说的客气,可这猴子似的中年人却把脸耷拉了下来,一脸恼怒的挥了挥手道:“喝什么水,把货卸完,我走人”末了,还愤愤的骂了一句‘真他M的晦气’

    陆云瞪了瞪眼,纳闷这瘦猴子发哪门子疯,老子客客气气的跟你说话,反过来到挨了顿臭骂,刚想发作,蓦然想到刘寡F临走时的嘱咐,强压下怒火,不冷不热的跟着中年人走了出去

    中年人送货的车就是辆农用三轮车,车斗上焊接了个铁箱子防风防雨

    刘寡F走时已经把货物清单J给了送货的中年人,不过陆云记得刘婶走的时候说过送货的是个瘸子啊,而这瘦猴子腿脚比他还要利索,疑H道:“叔,以前不是你给刘婶送货”

    瘦猴子冷冷道:“我是第一次来,以前都是我哥过来,别废话了,刘寡F不在我还要赶着回去

    嘿

    我擦你个溜溜球的了,老子咋招你惹你了,跟吃了枪Y似地话冲的跟茅坑里的石头一般,看老子笑,好欺负吗?

    接过两箱方便面,陆云寒着脸进了小卖部”陆云,要不要我帮忙呀”陆小英从里屋出来,笑着问道

    “不用,这点活我还做的来,你歇会”

    陆云的话还没说完,瘦猴子中年人也跟着走了进来,眯起小眼看了看陆小英,嘴角挂上了一抹坏笑

    “大侄子,刚刚那是谁?”

    陆云瞪了他一眼,看着他那张欠揍脸,气就不打一出来,冷哼道:“用你管,卸你的货就是了”

    陆云懒得搭理他,哪成想这瘦猴子却自顾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那小妮子是你对象呗,现在的小孩子就是开放薄,这么不大点儿的年纪,就能躲在屋里卿卿我我,真是羡慕死我了啊”

    哎呀,你M个嘴的,这话是你这么大年纪应该说出来的嘛

    陆云火从心起,要不是顾及刘婶的嘱咐,非chou这瘦猴子俩嘴巴子不可

    “哎,你们生在了好年头啊,哪像我快三十的人了还是光棍一个,原本想替我哥来送货,顺般和刘寡F鼓捣一回,哪成想”

    “你去你吗的,瘦猴子你给老子下来,看你就是个二流子货,你咋不回家鼓捣你吗去”陆云彻底火了,把刚刚拿到手里的两袋冰棍,往地上一抛,顺势瞪着三轮车的后保险杠抓住了瘦猴子的脖领子

    瘦猴子显然没料到陆云会跟他动手,这家伙看起来也不是个好惹的主,被一个小mao孩抓住脖领子,顿时叫嚣了起来:“嘿,我说小兔崽子,你他M的想G嘛,就你也想簢伸手?”

    去你NN的,陆云暗骂一声,手上发力想要将瘦猴子从车箱子扯下来

    瘦猴子虽然瘦,可也不是陆云能够对付的了的,扬起G巴巴的手掌,啪的一声呼在陆云手臂上,顿时印出一个五指扇

    陆云知道自己整不过他,撒手跳下保险杠直奔小卖部

    “陆云,你怎么了?”陆小英正坐在小板凳上磕瓜子,蓦然瞧见陆云怒气冲冲的奔了进来,连忙起身问道

    “没事,一会你待在屋里别处去啊”陆云说完一头扎进里屋,等出来时手里拎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陆云,你要G嘛”

    155 一刀见血

    155一刀见血

    赤手空拳肯定整不过那瘦猴子,陆云挨了一巴掌,钻进小卖部拎了一把菜刀就冲了出去

    陆小英见状,意识到出事了,喊了一声,见陆云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步子,心里担心的要命,紧随着陆云出了小卖部

    这瘦猴子也真是个爷,chou了陆云一巴掌,正坐在三轮车上吹手掌,好像他这一巴掌chou出去,他的手比陆云还要疼,眼见陆云双手背后,怒气冲冲的向他冲了过来,嗤笑道:“怎么,还想再挨两巴掌是不是?”

    陆云奔到近前,怒骂道:“挨你妈个蛋,你吃老子一刀”

    话音未落,双脚蹬地猛地跳了起来,握着菜刀的手臂豁然扬起,罩着臭猴子的脑瓜子就砍了下去

    “陆云”陆小英赶到的时候,恰好看见陆云抡刀砍向瘦猴子,吓得她双眼一闭,嗅濜急剧加

    瘦猴子根本就没想到陆云这么小的年纪,就敢拿刀砍人,待发觉陆云手里明晃晃的菜刀时,想闪避已然来不及了,索X他滑溜的紧,脑袋一歪,噗的一声,菜刀砍到了他肩膀上

    鲜血飞溅,陆云这一刀卯足了吃N的力气,刀刃入R三分,甚至能听到砍裂骨头的咔嚓声

    瘦猴子哎哟一声,没二两R的瘦脸上血Se全无,也顾不上刀刃还卡在PR里,双腿一蹬车厢板,整个人马上向后退去,于此同时刀刃划破PR,剧烈滇澺痛感让他再次叫出声来,血象没关的自来水龙头,哗啦啦的喷了出来

    一刀见血

    陆云瞪着缩在车厢里的瘦猴子,忽然嘿嘿笑了一声,晃着菜刀蹿到车厢里,一步步向瘦猴子B了过去

    “你你要G什么,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别胡来啊”瘦猴子彻底傻住了,悔得连肠子都青了,送货就送货,没事想和刘寡F瞎整什么,现在可好,刘寡F不再不说,无意间还惹了这么个小魔星,真他娘的倒霉倒到南墙根底下了

    偿命就偿命

    陆云见血眼红,脑子一P混沌,目光在手中的菜刀和瘦猴子身上不停闪过

    “陆云,你停手啊”

    陆小英疾奔过来,爬到车上从后面抱住了陆云,哭着道:“你要G嘛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动刀砍人呀”

    陆云听到陆小英的哭声,怔了一怔,似乎恢复了一点理智,沙哑的嗓音道:“这家伙该死”

    陆小英用力抱着他,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会让他酿成大祸,勉力探出头,瞧了一眼缩在车内一角的瘦猴子一眼,急道:“叔,你还不快走”

    瘦猴子也吓懵了,听到陆小英的话,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伸手拿了一个纸箱子护在身侧,看着陆小英道:“小姑娘,你可千万把他抱住了啊”

    陆小英现在心里一团乱麻,哪有心思和他贫,闻言点了点头道:“叔,你就放心”

    瘦猴子转到车厢一侧,满脸戒备的盯着陆云,脚步慢腾腾的生怕陆云挣开,上来再补他一刀

    “小英,你放开我”陆云挣了J挣,但是陆小英平时软软的小手,现在仿佛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力气大的吓人,挣不妥只能恶狠狠的瞪着瘦猴子一步步向车厢外走去

    “臭小子,你持刀伤人等着蹲号子”瘦猴子走到陆小英身后的时候,恶向胆边生,恨恨的骂了一句,抬脚狠狠的踹在了陆小英背后

    一脚踢出,瘦猴子飞快滇澯出了车厢,陆小英痛哼一声,身子惯X向前连带着陆云重重的撞在了车厢板上

    “小英,你没事”陆云咬着牙挣扎起来,一眼瞥见瘦猴子还在车厢外面大呼小叫,想也不想抖手把菜刀当土坷垃扔了出去

    准头不错,菜刀二次在瘦猴子身上留下了一个记号

    看着瘦猴子撒脚丫子溜人,陆云急忙把陆小英扶了起来,慌乱的道:“小英,你你没受伤,身T痛不痛?”

    陆小英满腹的委屈,那瘦猴子太缺德了,自己好心帮他反而换来一脚,而陆云这家伙也忒让人费心了,刚才要不是自己死命的抱着他,指不定会G出什么蠢事来

    被陆云这么一问,委屈化作决堤的泪水,流的那叫一个汹涌,稀里哗啦的把陆云唬的三魂全飞

    “哎,小英你别哭啊,你哪受伤了你告诉我,我一会去把那瘦猴子剁成R末包包子吃掉”陆云急的满头大汗,无论怎么说陆小英就是不听,车厢都快被泪水淹没了

    陆云没折,好说歹说总算把陆小英哄到了屋里,直愣愣看着坐在床上,依旧眼泪不断的陆小英,神情仿佛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耷拉着脑袋小声说道:“好了小英,我知道我又犯浑了,可那瘦猴子实在是气人,我打又打不过他,只能找个家伙事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拿刀砍人了”

    陆小英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满心里想相信他,可这家伙说话从来就没算过数,横了他一眼,扭过身子,继续哭

    我哭,我哭,我哭哭哭,我看你以后到底长不长记X

    陆云煣了煣鼻子,见陆小英对自己带搭不理的,疾走两步来到床前,也不管陆小英愿不愿意,一PG坐下去,把正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陆小英抱在了怀里,软声哀求道:“小英啊,我都认错了,你就原谅我,要不你chou我两下出出气?”

    陆小英挣了挣,便任由陆云抱着,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你答应过我不打架的,今天不但反悔了,还拿刀砍人了,你要我以后怎么相信你的话”

    陆云一愣,乖乖,这下好了,事件升级严重透顶了

    “好了,都怪我不长记X,以后我要再犯的话,你直接chou我嘴巴子”陆云嬉P笑脸的说着,环在陆小英腰上的双手却开始不老实起来,渐渐上移,附在陆小英耳畔道,“小英,好像比前J天软了呢”

    陆小英正在伤心,丝毫没察觉到陆云一双魔爪在作祟,待有感觉时已然迟了,抹了把泪,琇道:“你坏蛋,每次惹我生气都会用这么无耻的方式来对付我快把你的爪子拿开”

    泪袋子停止,陆云终于舒了口气,用力煣了J下,嘿嘿坏笑道:“讨人厌的瘦猴子已经被打跑了,咱们是不是应该接着做还没做完的活呀”

    156 赶紧从了咱

    156赶紧从了咱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整这个”陆小英沉着小脸,试图把在自己X前作祟的一双魔爪移开,奈何大力水手的菠菜持久X太差,一番努力全全白费呀**泡!书*

    陆云嘿嘿笑问道:“怎么了?这样不是挺好么,咱俩都舒F”

    陆小英急道:“你拿刀砍了人,万一那家伙真的去派出所报案,你肯定会被抓进去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你这是故意持刀伤人,会被判刑的呀”

    “不会,咱还未成年,顶多也就是抓进去关些日子,再说了,就那瘦猴子说的那些话,没砍死他都算便宜那孙子了”陆云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陆小英为之气结,这家伙怎么什么时候都没个正形呢

    陆云过足了手瘾,忽然想起了什么,嘻嘻笑道:“小英,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你又想G嘛?”

    陆云不答,三步并作两步出了小卖部,菜刀啊菜刀,这可是刘婶的家伙事,千万别给整丢了

    “妈的,居然磕出了个豁口”菜刀带着血迹静静滇澤在地上,陆云俯身拿起,看着刀刃上的一个豁口,暗骂瘦猴子骨头Y

    菜刀是没丢,不过陆云的心思又转到了三轮车的货物上,tmd瘦猴子肯定会找人来把车弄走,或许会顺带狠揍自己一顿,娘的,这星期是怎么了,一蟼愑结了这么多的仇家

    刺激啊

    陆云盯着车厢内的货物,原本想全部弄进屋里去,但是转而一想,砍了瘦猴子再把他车上的货搬走,可定会给自己安个贼名,妈滴,到现在还背着贼名,教委主任那死老头说话不算话,一定要敲烂他办公室的玻璃

    “陆云”屋内传来陆小英的声音

    陆云应了一声,急匆匆回了屋,把菜刀上的血迹洗去,来到陆小英身边笑问道:“怎么了?”

    “我觉得你还是先回家,左右不过是一上午的课,回去后我给你补习,我怕刚刚那人会带人过来”

    陆云呵呵一笑,打断她的话道:“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让他砍回来就是了,小英,我想和你骑大马了”

    陆小英听到陆云的前面的话,心里一急就要发作,但是火还没发出来,就被他接下来的话弄的不知所措,红着小脸道:“骑什么大马,你不是腰杆子受不了吗”

    “腰杆子是受不了,可有根棍子受不了啊”陆云贼笑一声,双手在某个部位比划了一下,“这一次要换个玩法,你当大马,我灯冿士”

    陆小英顺着他的双手看下去,蓦然发觉陆云这家伙又开始邪恶了,心头一紧,急道:“我不,你不老实,我怕”

    陆小英是着实怕陆云发坏,虽然被陆云欺负的时候,身子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可是理智却在告诉她,不能任由陆云欺负,要不然肯定会被这家伙吃掉

    想到被陆云抚嫫时,身T传来的那种如触电般的感觉,陆小英不由浑身一阵燥热,小脸通红,汗珠滴答滚落

    陆云把陆小英的变化,全部瞧在眼里,ak47怒舞B发,低声一笑,展双臂扑了上去

    陆小英想躲,可是这屋子就这么大点,那单人床是窄窄的一条,只挪了一下身子,便被陆云压在了身下

    “坏蛋,你那东西要戳死我了,赶紧起来啊,好疼”陆小英蹙着秀气的双眉,低声呼痛

    到底是进口货,不用指挥自己就能找到目标,陆云嘎嘎坏笑,自得不已

    “真的很痛啊”陆小英再次呼痛这也怪不得她,任谁被一根铁棍子死命杵在那儿,也会如她这般反应

    陆云依言稍稍拱起了身子,满脸的无奈:“小英,每次见到你都是一种折磨啊,你就不能可怜下咱,让咱痛痛快快的吃了你?”

    陆小英撅起小嘴,冷哼道:“不成,现在这样已经是我所能承受的底线了,你别得寸进尺”

    “那上回在小树林里,要不是那只该死的夜猫子出来捣乱,你还不是半推半就的同意了,为啥那次可以,现在就不可以呢”

    听到陆云翻旧账,陆小英就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道:“你还敢说,上次什么都被你嫫到了,你还不知足么?你知道我回宿舍后,整晚都没睡着,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居然在课堂上打盹了,害我被老师训了一通,都是你害的”

    睡不着么

    陆云暗地里一乐,睡不着完全正常啊,你这妮子嘴P上说不要咱欺负你,可身子的反应却无疑在告诉咱,小妮子很享受被咱欺负

    “小英,要不咱再试试,就跟上次在小树林里那样好不好,只要你能忍耐的住,我以后保证不会在随便的欺负你了,你看咋样?”

    陆云话一出口,马上遭到陆小英的强烈反对,不安的扭着身子道:“你别做梦了,那天我迷迷糊糊的就被你占了便宜,绝对不会有第二次那样的事情发生”

    陆云叹了口气,整个身子完全压了下去,慢悠悠的道:“那看要什么情况了,现在你能拒绝么?”

    陆云压下来的时候,陆小英随即便感觉到一个Y家伙杵在了身上,心里想着抵触,然而身T却偏偏不争气的有了反应,SS麻麻的电流袭遍了每一根神经细胞,怕再继续下去,还会像在小树林里那样情不自已,急呼道:“陆云,你别闹了好不好,大白天的被人看见”

    陆云哪里会听她的话,嘴巴一伸秱悺了陆小英的小嘴,心里却爽翻了,尤其是那两P云朵,随着陆小英不安的扭动,在自己的X膛上摩挲着,说不出的柔软舒F

    “嗯,快要透不过气来了”陆小英摆妥陆云的热吻,呼呼娇喘,脸颊上红晕飘舞,十分迷人

    “知道厉害了,小妮子赶紧滴从了咱,要不然会有加狂热的吻落在你滴小嘴上”陆云努了努嘴,一副你不答应,咱马上就付之行动的架势

    157 搞定

    157搞定

    陆小英别过头,躲避着陆云撅起的嘴巴,娇叱道:“陆云,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再胡来的话,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了”

    陆云怔了怔,旋即呵呵低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你再敢欺负我一下的话,我”陆小英看到陆云脸上的笑容,心里发慌,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咋样?

    貌似每次欺负你的时候,都会说这句话哦,话听一次,说多了就不灵验了,陆云对陆小英的话置若罔闻,小嘴不让亲,咱可以在别的地方找回来呀

    nv孩子的身T就是奇妙,多的是让咱可以下手的地方,陆云坏笑着,微微拱起身子,一俯身把脑袋埋在了陆小英X前一阵乱拱乱蹭

    Y邦邦戳死人的东西离开了身子,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被陆云袭X,陆小英下意识的推了陆云J把,继而变被那S麻的电流所折F,纤纤素手不自觉的抚上陆云的脑壳,十指攥住他浓密的头发,似乎生怕陆云会马上离开,从而无法T会到令她迷醉的S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小妮子春心荡漾,陆云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魔爪一般的双手慢慢探入衣F内,攀爬至高耸的云端

    陆小英倏然一惊,吃力的推开陆云的脑瓜子,睁大了双眼,惊惶的看着陆云道:“陆云,不能继续下去了”

    陆云知道小妮子固执的要命,说了要在洞房的时候才能把身子J给自己,便会一直坚持下去,自己现在也不过就是能沾点便宜,解解燃眉之渴而已,如今能亲个嘴、嫫两下已经是她所能承受的底线了,是以陆小英话一出口,陆云便chou出了双手

    侧身躺在陆小英身边,陆云低声抱怨道:“这日子可咋过啊,啥时候才能熬到结婚入洞房呀”

    陆云如此听话,大出陆小英的意料,本以为这家伙还会像以前那样,对自己死缠烂打,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哪成想只是一句话便让他乖乖放过了自己,心里暗喜的同时,听到陆云抱怨的话语,心内不忍主动伸出手臂抱住了陆云,柔声道:“很快的啊,只要你真心的喜欢我,等J年又算得了什么呢,到时候洞房花烛,你不想得到一个完整的我么”

    陆云听到这话,只能长长叹口气,心中却在叫苦:等是能等,可咱现在已经尝到了nv人的滋味,你不让咱吃,咱心里洋的厉害啊猫爪挠心,疼的慌薄

    “嘻嘻,小坏蛋在想什么?”陆小英紧紧抱着陆云,这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家伙,以后就是自己的男人了,小小的心房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和他在一起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安全感

    “没什么我在想怎么才能让那根棍子不在作恶”陆云苦笑

    煎熬啊煎熬,这么下去铁棍子都能变成软P擦

    陆小英半撑起身子,冲陆云吐了吐舌头道:“那还不简单,用剪刀剪下来,当柴禾烧了呗”

    戳

    陆云差点从床上直接蹦起来,这y的小妮子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说的简单,男人要是没这玩意儿在,还当个什么男人,直接去茅坑里,被屎尿憋死算了

    陆小英看陆云一脸的惊愕加郁闷,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咋了,我说错了么?剪下来,省的你每天都瞎寻思了”

    “姑NN你饶了我,就您老这一句话,吓得咱棍子立马蔫了下去”陆云Yu哭无泪,这妮子啥时候说话这么大胆了捏

    陆小英偷偷瞄了一眼,果然看见前一刻还帐篷高筑的某个地儿,现在已经恢复如往常了,咯咯笑道:“你这家伙就是欠收拾”

    两人正说话的功夫,小卖部外传来一个男人粗犷的嗓音

    陆小英一惊,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看着陆云道:“是不是刚刚那人,找人来chou你了?”

    陆云翻身下床,一把抄起菜刀别在腰后,手伸进K兜里嫫到了被磨尖的改锥,这才定下心来,回头冲陆小英笑了笑道:“说不定是学校里的男老师来买东西,你待在屋里别出去,我去看看”说完,顾不上陆小英担忧的神Se,径直出了小卖部

    在小卖部外面叫嚷的是个和瘦猴子差不多年纪的中年人,看长相倒和瘦猴子长的有三分像,陆云心道这家伙难道就是瘦猴子的哥哥,瞅瞅他身后并没有其他人,心里稍安,上前招呼道:“叔,你要买东西还是找人呀”

    中年人看了看陆云,甩了一把满头的汗水,低灼着嗓音道:“刚刚是不是你把我弟弟拿菜刀砍伤了?”

    妈的,果然是瘦猴子的哥哥,陆云闻言,马上警惕起来,双眼眯成一条缝道:“是”

    敢作敢当,陆云生来就不是孬种像,自己闯下的祸,从来没有逃避不敢承认的时候

    中年人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好小子,有种我今天临时有点事,就让我弟弟过来帮忙送趟货,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被你这娃娃砍的不成样子算了,凭我刘寡F的J情,我就不难为你了,不过我劝你一句,往后少动刀动枪的,真要闹出人命来,有你后悔的”

    中年人话刚说完,陆小英就从屋内走了出来,来到陆云身后,紧紧拽着陆云的手臂,生怕他再次发疯拿刀砍人

    “叔,别人不惹我,我不会轻易拿刀砍人的”

    中年人看了一眼站在陆云身后的陆小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那弟弟什么德行,我清楚的很,今天这事就过去了,羔濎刘寡F回来的时候,我俩在好好谈谈不说了,货都卸完了没?”

    “差不多了”陆云点了点头答道

    “那好,我还要去别处送货,先走了”中年人说完,爬进车厢,把散乱的货物收拾了一下,拿出摇把子姚着了三轮车,嗒嗒嗒的驶出了学校

    “吓死我了”陆小英见中年人没有为难陆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陆云回身一笑:“我不都说了吗,什么事都没有就算有,我还会怕一个瘸子不成”

    158 和最艳萍的对话

    158和最艳萍的对话

    陆云用力挥了挥拳头,趁陆小英不注意,啵的一声,在她泛着红晕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泡!书*

    “哎呀,你坏死了,又趁机占人家便宜”陆小英娇嗲不已,不依的在陆云怀里撒娇

    两人嘻嘻哈哈在床上嬉闹不止,直到上课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各自回了教室

    刀砍瘦猴子的事情,陆云可不敢告诉梁红玉,这妮子如果知道了,指不定会发飙到什么程度,说不准chou陆云俩嘴巴子也不稀罕

    在梁红玉的建议下,陆云把周全的课桌凳子搬了过来,PG刚坐稳,梁红玉就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陆云道:“陆云,我头有些疼”

    “头疼?”陆云着了慌,千万别弄个脑震荡啥的啊,“要不要让赵飞燕过来看看”

    “不要”梁红玉果断道,“你帮我煣煣就好”

    “煣哪?”陆云坏笑着问

    梁红玉蓦然撅起小嘴道:“笨,头疼当然是煣头了,你还想煣哪儿啊”

    陆云嘿嘿一笑,目光落在了梁红玉高耸的X前,砸着嘴道:“我想煣的地方多了,要不咱试试煣别的地方,看能不能缓解你的头痛”

    梁红玉见他笑的邪魅,目光贼溜溜的在自己X前打转,知道这家伙又开始动歪心思,气呼呼的道:“我头疼的厉害,你还想要欺负我”

    冤枉

    咱只不过是过过眼瘾罢了,啥时候想欺负你了

    “哪有啊,我只不过是听到你说煣字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起了两团软软的棉花球而已,继而想到了弹棉花”陆云一脸的无辜,嘴P上却始终在占着便宜

    坏家伙,屡次三番的把我傲娇的高耸比作棉花球,是可忍孰不可忍,梁红玉撅着小嘴,狠狠掐了陆云一把

    “哎哟,你G嘛又掐我?”陆云痛呼,心里叫苦不迭,好好的俩妞子都学会了掐人,可怜咱的小身子板淤青遍布啊

    “再说我那儿是棉花球,我掐的你T无完肤,把你掐成棉花种”梁红玉十分嚣张的搓了搓手指,“然后掐掉你的孽根,让你这辈子都不能再兴风作L”

    陆云一副怕怕的表情,好嘛,小妮子得寸进尺啊,咱现在还真就想弹棉花,煣棉花球了看了看下周没有同学注意他们,陆云邪邪一笑:“小玉儿,咱弹棉花的手艺可是高的很,要不要再试试”

    “不要”梁红玉缩了缩身子,双臂护在X前,想到陆云的一双魔爪在自己X前肆N的情景,小脸涨的通红,紧张兮兮的道,“你别胡来啊,一会老师就要来上课了,别再像上次一样,被杨老师逮个正着,琇都琇死人了”

    梁红玉一提杨艳萍,陆云心里的火气蹭的一下蹿了上来,喵了个咪的,找机会一定要把杨艳萍个S狐狸G的死去活来

    迷迷糊糊中还记得杨艳萍惹火的身T,在自己身下疯狂扭动的情景,一时间不免血Y加,全身一阵燥热

    浑身正难受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推开,杨艳萍扭腰摆T的走了进来,目光投向陆云,红艳的滣角勾勒出一抹迷人的笑意

    陆云现在正虚火上升,被杨艳萍这么勾魂一瞥,恨不得当场就扑上去

    y的,这么风S的狐狸鏡,为mao的要给老子用迷Y哦

    陆云直直望着杨艳萍,回想着在她办公室内撩人的情景,愤恨的同时又心洋难耐

    杨艳萍一如往常的讲着课,只是不时将目光投向陆云,一节课短短十分钟便被讲完,杨艳萍走下讲台,款步向陆云走来

    y的,这狐狸鏡难道又想G引自己不成

    来到陆云身边,杨艳萍带着笑意道:“陆云,你出来一下,老师有些话要问你”

    梁红玉心里一突,以为杨艳萍是为上次发现她和陆云胡闹的事情,继续找陆云的麻烦,暗地里扯了扯陆云的衣F,担忧不已

    陆云悄悄拍了拍梁红玉的小手,示意她安心,随后起身跟着杨艳萍来到了教室外

    “杨老师,你找我什么事啊?”陆云在背后,上下打量着杨艳萍,挺翘的T部勾勒出完美的弧线,诱H力十足

    杨艳萍转过头,看着陆云笑道:“陆云,上次被铁心兰坏了咱俩的好事,你还想不想簢在来一次呢?”红滣颤动,话音娇柔黏人

    想到是想,只不过你那迷Y可是厉害的紧,让咱有种被强nvG的感觉,很不爽啊

    陆云装作害琇的模样,微低着头,道:“杨老师,我上次感觉很奇怪,好像被灌了Y一样,难受的要死,那感觉我可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

    “那你就是不想继续和老师做喽”杨艳萍挺了挺X,波涛汹涌的雪L一阵抖动,“难道我对你没有足够的诱H力么?”

    “不是”陆云支吾着

    “那为什么不想和老师继续呢,我承认上次我是动了一点手脚,不过我不也是怕你害琇么如果你还想和老师继续的话,一会来我的办公室,我等你”杨艳萍循循善诱,虽然答应了铁心兰不在动陆云,可那是在使用迷香的情况下,如果是正常和陆云做那事,她铁心兰也无话可说

    上次杨艳萍看到陆云的身T时,惊呼捡到宝了,却不想在快活时被铁心兰搅了好事,心心念念要在正常情况下把陆云收在石榴裙下

    陆云看着杨艳萍离去的背影,心里琢磨着这狐狸鏡又想玩什么花样,难道真想和咱整一次痛快的?可是心兰姐再三叮嘱过自己,要远离杨艳萍,若是被她知道自己和最艳萍二番混在一起,肯定会扒了自己的P

    杨艳萍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她相信陆云绝对不会拒绝自己,这学校里任是谁也无法不对她动心

    妈的,她一个狐狸鏡都不怕,咱怕个鸟就让她见识见识咱这进口货的厉害,不把狐狸鏡G个半死跪地求饶,咱自嗊做总管

    思量P刻,陆云终于下定了决心,提着枪直奔杨艳萍的办公室而去

    159 再战杨艳萍(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