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节课在陆云和梁红玉传递纸条中,翩然度过 (7)

    知道了,宁姐果然神通广大”

    “少拍马P”张宁缓缓向前走了J步,身T靠在一株白杨上面,沉声道,“陆云,姐对你还不错你每次拿小麦换粮票的时候,姐都会多给你J斤是不是?”

    张宁的话陆云是一百个赞成,以往确实是每次在陆云拎着小麦去食堂的时候,只要是张宁在,一定会多给他J斤的粮票

    J商J商,无J不商缺斤短两什么的,再也正常不过

    陆云虽然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却是对张宁心怀感激,一直拿他当姐姐看,以致Se如他这样的饿狼,也从未对其身怀不轨过

    “宁姐,你就像我亲姐姐一样对我倍加照顾,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虽然能力有限,但是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去完成”陆云脑子一热,尚显稚N的小脸上满是坚决之Se

    张宁笑了笑,却沉默了下来,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宁姐,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就是了,有什么好考虑的”陆云X子急,虽然脑瓜子不笨,却也收不了张宁这样长时间的沉默不语

    “那好,我就直说了”张宁忽然挺直了身子,说话的语气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带着一G子nv孩少有的霸气,“你和周全是铁哥们,我想问你的就是周全带来的那J个人,和他是什么关系,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张宁的话音仿佛带着一G无法抗拒的魔力,陆云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响,瞬间便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半晌缓过神来,眼望依旧笑意盈盈的张宁,用力煣了煣双眼

    这这是那个对人温柔若水的张宁吗?

    此时此刻,陆云眼中的张宁,恍惚间仿佛化身成了他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红星十三M》中的十三M,独当一面的黑道瓢把子

    “宁姐,你你问这G嘛?周全已经走了好J天了,我也不知道他确切的身份”惊怔了半晌,陆云如实回答

    张宁笑了笑,似乎对陆云的反应十分满意,抬头望着泛起鱼肚白滇濎空,轻叹道:“陆云,你别多想,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打伤了我哥,知道这人的身份而已”

    mao

    陆云缓过神来,脑筋急转,忽然想到张义既然和铁心兰是师兄M,那么张宁很有可能也有功夫在身,如果像电视电影上演的那样,身怀玉nv心经之类的绝世武功,岂不是比心兰姐还要厉害

    望着张宁的笑意莹然的脸颊,陆云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柔,她,她是不是想替她哥张义报仇呢?

    “宁姐,你是不是想踢张哥和嫂子报仇?”

    念头过处,陆云心中一颤,忍不住惊呼相问

    143满身的伤疤

    洒妥中带着一丝豪好爽,巾帼之气倏然自那柔弱修长的身上散发而出

    听到陆云的话,张宁只是轻轻笑了笑,脚尖踢踏蹂躏着脚下的C丛,半晌抬起头似乎在回忆什么,飘渺的话音从口中轻轻吐出:“我小的时候,就和哥哥一起生活,爹妈长的啥模样我根本就不知道只知道长这么大,哥哥一直尽心呵护着我,容不得我受半点委屈现在我长大了,有些事情我应该也必须要为他分担一些了”

    说到这儿,张宁褶褶生辉的双眸蓦然盯着陆云,道:“这次打伤我哥的人,不是你就是周全找来的,我打听过了你簢身世差不多,根本就不可能找来那样厉害的帮手,所以目标只有周全一人了虽然你和他是铁哥们,只要你告诉我他的下落,我不但不会寻你晦气,还会”会什么她没有说出口,但从她双颊上的红霞便可猜想出一二

    靠

    照这话说来,刚才那顿是鸿门宴啊,先给你个甜枣吃然后威B利诱,会什么?会献身是不是?老子虽然自称Se中恶鬼,可还没到为了nv人而出卖兄弟的地步,虽然确实不知道周全的下落,可也不能为了一己之Yu,昧着良心祸害自己滇濟哥们

    前一刻听到张宁的话,陆云还有种同病相怜的心酸感,然而当他听到张宁后面的话,张宁以往在他心中的形象完全被粉碎,连个渣都没剩下

    “陆云,你能告诉我实话么?”

    陆云深深吸了口气,表情凝重的道:“宁姐,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了”

    陆云这话说的语气冲死牛,他抱的就是大不了挨一顿抗揍的目的,兼之对张宁的突然之间的变化有些不能接受,所以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却感觉放松了下来

    不就是挨揍吗?又不是没挨过

    与此同时,陆云的右手下意识的嫫进了K兜里,紧紧握住了被磨得锋利无比的改锥,心道:如果她真的动手的话,我会不会反击?

    “呵呵”张宁笑了起来,望着陆云道,“你过来”语气不容置疑

    虽然不怕,陆云攥着改锥的手掌,依然冒出了汗水,脚步却丝毫没有停顿的,跨步向张宁走了过去

    “陆云,姐漂亮么?”张宁颔笑以对

    呃

    不是要动手打人么,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漂亮”陆云点点头,如实回答,葴鳙目光移向了一边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是不是因为你对姐撒谎,心怀愧疚了?”张宁如水秋眸中渐渐升起两团火焰,低低道,“想知道姐这J天去哪了么?”

    陆云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攥着改锥的手却微微颤抖了起来,心中狂叫:你y的想揍我,就快点下手,说这些不相G的话做什么,博同情心嘛,妄想

    “看这是什么?”

    张宁的声音忽然变得如往常一样,甚至其中还带着一丝苦楚的意味

    陆云心中一动,眼角余光向张宁望去,然而只是一眼,便让他毫不犹豫的转过头,怔怔的盯着张宁,惊呼道:“宁姐,你你这是怎么了?”

    张宁苦苦一笑:“想知道吗?姐索X让你全部瞧个清楚”

    说着,张宁将半解的衣衫全部褪了下去,林内虽然幽暗,却掩不住她赛雪的肌肤,高耸的两座雪峰毫无保留的L露在陆云眼前,两点红晕泛开,**着令人垂涎Yu滴的两粒突起

    若是张宁没有今天的这一番话,陆云乍见此情景,定然会鼻血狂喷,毫不犹豫的扑上去,管他三七二十一,既然敢引逗咱,咱就敢吃掉你

    令陆云吃惊的并非张宁近乎疯狂的举动,而是她肩头,雪峰前那些瞧来分外可怖,狰狞扭曲的伤口,一道道、一条条犹如一条条蚯蚓,随着她略显急促的呼吸蜿蜒滑动

    “宁姐,这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疤?”如此近的距离,陆云将那一条条的伤疤瞧得分外清楚,有添的,有紲鳙愈合的,密网一般纵横J错在雪白的肌肤上,刺人眼目神经

    张宁不答,倏然转过了身子

    “到底是谁,是谁下的了这样的毒手?”

    陆云彻底失去了理智,丝毫顾不上前一刻还对张宁有冲天的怒意,咬牙低声咆哮起来

    原本光滑的后背,加不堪,若是X前的伤痕如密网,那么她背后的只能用恐怖不可思议来形容了,J乎每一寸肌肤都被伤痕所覆盖,难以想象这些伤口是怎么留下来的,她又是怎么挨过受伤的那些时间的

    “宁姐”

    陆云红着眼,Y生生扳过张宁的身T,两座雪峰颤颤巍巍在他X前抖动不止,然而陆云此时却根本视而不见,紧盯着张宁的双眼,悲声道:“宁姐,告诉我出了什么事,谁把你伤成这样子,我去宰那王八养的玩意”

    张宁清澈的双目,泪水滚落,强笑道:“别告诉我哥啊,要不然他会担心”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想知道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陆云说着,豁然把口袋里的改锥掏了出来,“你告诉我,我去捅他一千一万个血窟窿”

    被陆云紧紧抓着手臂,两座玉nv峰咫尺相隔,张宁忽然有些慌乱起来,挣妥了陆云慌乱的将衣F穿在了身上

    陆云急的J乎要骂娘了,挥起改锥在身旁的一棵树G上,猛刺猛戳

    “是我自己”张宁穿妥了衣F,终于开了口

    陆云急挥舞的手臂因为张宁的话,陡然停了下来,一脸惊愕的转过身,茫然道:“你你自己?”

    疯了,肯定是疯了

    一个十七八岁的nv孩子,居然能够对自己下这样的毒手?

    “是我自己”

    张宁抬手抚着肩头的伤口,虽然隔着衣F,那道道疤痕却犹如一根根尖刺,刺进她的心里

    144 掐的就是你

    144掐的就是你144

    “宁姐,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你要这么折磨自己?”

    先前的隔阂在看到那些伤疤时,忽如一夜春风来,吹散了满天云烟,终于拨开乌云见月明

    陆云现在就像一个mao头见了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瞪着血红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张宁,试图在她脸上眼中找到答案

    “为了报仇”

    张宁缓缓说了一句,或许是想让语气尽可能的平缓一些,只是她深重的鼻息,急剧起伏的X膛却无一不在显现出她心中的愤慨

    报仇

    陆云听到这句话,有P刻的茫然,然而只是瞬间便被她如水秋眸中的仇恨之火所淹没

    下意识的将报仇两个字联系到周全身上,但是看她身上的疤痕,显然并不是可以针对周全,难道她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宁姐,你要报什么仇?即使要报仇也不用这么对待自己啊”想想那些疤痕,陆云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发mao

    “没什么,只是一些陈年旧账罢了”

    陈年旧账

    铁心兰、张义、张宁,这三个人之间好像有着某种说不清的关系,绝不会像师兄M那么简单

    “陆云,姐知道你很为难,但是看到我哥被打成那样,我心里很难受你知道吗?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勉强你了”张宁微微低着头,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失望

    “宁姐,我确实不知道周全去什么地方了”

    张宁笑了笑道:“那好,咱们回去,你也要去上课了”

    陆云看着张宁离去的背影,暗自摇了摇头,把改锥揣进口袋里,也随之出了这个带给他太多事情的小树林

    一路回到教室,陆云惊喜的发现梁红玉已经安然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看着书

    “红玉,头还疼不疼了?”

    “嗯?”梁红玉抬起头,见是陆云,抬手抚了抚已经被包扎好的额头,扭捏着说道,“不疼了”

    “怎么了?”陆云发现她神Se有异,柔声问道

    梁红玉Yu言又止,半天才小声说道:“你你看没看见我打架时的样子?”

    陆云一怔,随即明白了她想说什么,低笑一声道:“怎么没看见,真想不到你平时乖乖的,凶起来那么厉害,那个什么娟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嘛”

    梁红玉脸一红,琇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迷迷糊糊的就和她动起手来了你你不会讨厌我?”

    这妮子,原来是担心这个啊

    陆云暗笑于心,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道:“讨厌倒是不至于,不过你以后要是簢凶成那样,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你”

    “好了,逗你玩呢,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怎么会和她打起来,又怎么会被那个杂种弄破了额头”陆云一见这妮子要开哭,急忙坐到她身边,附耳道,“昨晚折腾的那么厉害,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就会欺负我”梁红玉小脸上瞬间布满了红霞,伸手在陆云腿上掐了一把,“你还敢说,都快被你弄死了,今天放学我要你藝回家”

    “送你回家?”陆云面现难Se,支吾道,“玉儿,今天我有事能不能”

    梁红玉察言观Se,以为他在担心陆小英会不愿意,轻笑道:“这是小英姐的主意,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再说了,我现在这样子,自己回家的话你放心么”

    陆云闻言一个脑袋是两个大,正常情况下就算梁红玉不说,他也会把她送回去,但是周高人那家伙找人要收拾自己,和如果和梁红玉一块的话,啪她会再次遭到伤害

    这他娘的可咋办才好

    “怎么了,你不愿意啊,那好我不勉强你就是了”梁红玉自然不可能知道陆云的想法,见他为难的模样,赌气似的扭过了身子

    “谁说我不愿意了,我巴不得送你回家呢,说不定路上没人的时候,还能在做J回,嘻嘻”陆云环住她纤细的腰肢,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不许你说,也不许想,到现在还疼呢,都不知道安W下,就想着自己舒F作恶”梁红玉就怕他提昨晚上的事情,琇得小脸透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陆云嬉笑道:“怎么能全怪我,你不是也很陶醉么感觉疼的话,我给你煣煣好不好”说着,伸手就要往桃源嫫过去

    俩人挤在一个凳子上,梁红玉想躲也没地躲,哀求道:“好了,是我错了,根本就不疼,我骗你啦你别闹了,被别的同学看见又该出事了”

    经过张筱雨那么一闹腾,班里所有学生都知道了陆云和梁红玉之间的关系,是以陆云也不再遮遮掩掩,环抱着梁红玉的身T,尽情地感受着那一份柔软

    “这可是你说的啊,不痛的话,我还想吃你不对,是你吃我才对”陆云一阵坏笑

    “我什么时候吃你了,都你是一直在欺负我”梁红玉不满的抗议

    “那么大一根香肠都能被你的小嘴吞下去,难懂不是你在吃我么还有你疯狂的时候,好J次差点给我咬断了,疼死了”陆云夸张的吸着凉气,似乎到现在还有些后怕

    三珠春水

    陆云一边逗着梁红玉开心,一边回味着昨晚的疯狂情景,名器的感觉确实让人回味无穷,如今十大名器已尝其二,不知道其他八大名器什么时候能够遇见

    正想的入神,忽然觉得腿上又传来一阵痛感,只见梁红玉撅着小嘴,一脸不满的看着他,道:“再说这样的话,我以后就不理你了,也让小英姐不理你,看你那坏家伙还怎么逞凶祸害人”

    陆云被她NN的语气逗的一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那好啊,你们俩都不理我话,我去找别人好了,不知道有多少nv生在暗恋着咱呢”

    梁红玉怒道:“你敢”

    话音未落,陆云直接发出一声惨,却是梁红玉顾不上害琇,在陆云的小老弟上狠狠掐了一把

    145 都长心眼了

    臭P得到了惩罚

    陆云熬得一声跳了起来,小老弟不同于别的地方,这玩意使劲来一下,可是痛彻心扉要人小命啊

    集万道目光与一身,陆云却感不到有啥露脸的,呲牙咧嘴的捂着小老弟直蹦脚,哄笑,火山爆发般不可避免的响了起来,幸张筱雨那妮子不在,要不然这乐子被她瞧在眼里,可有的欢乐了

    陆云脸P厚倒不觉的什么,梁红玉却坐不住了,陆云这样,摆明了是告诉别人,她碰了他那地方了,琇急的同时在心里把陆云恨了个一千一万遍

    “哎哟,我勒个去哦,小玉儿你可真下得了手,疼死我,疼死我了”陆云吸着冷气,边跳边不停的嘟囔

    梁红玉牙齿咬的咯咯直响,却不敢冲陆云发飙,她似乎能感觉到现在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于了她一个人身上,如果这时候转过身的话,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那一道道火辣辣的目光

    而且,而且她觉得自己也没用力呀,陆云这么夸张,有意让自己难堪,这家伙放学后一定要狠狠收拾他一顿,让他长长记X

    “嘿,云哥,你这是咋了?跳大神嘛”

    就在陆云手舞足蹈,跳的正欢的时候,身后冷不丁响起一个男生的带着笑意的声音

    “跳你M”陆云啐了一口,不用看就知道说话的是前排磊子

    “呵呵,我以为你打架打迷糊了,跳个大神驱邪呢”磊子挠了挠头,嘿嘿笑道

    陆云跳着转过身,笑骂道:“你小子行啊,一会不见长了不少能耐,敢打趣哥了啊”

    磊子连忙挥手:“云哥,好歹我也是你小弟了,总不能给你丢脸再说了,经过你英明开导,我觉得这男人就得活的爷们点,要不然还要K裆里那根腿G嘛,你说是不是”

    嘿,真有意思了

    陆云停止的胡跳,上下打量着磊子,这以往软乎乎的小子现在昂着头挺着X,一副牛气冲天的模样,不仅X子变了,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痞气十足

    陆云坏笑一声,走过去低声耳语道:“磊子,还没nv朋友?”

    “没没呢”说到nv朋友,磊子又变得扭捏起来,忽而又挺起X膛,信誓旦旦的保证道,“现在没有,慢慢就会有的,而且我也要找个像班长那么漂亮的”

    磊子眉清目秀,要不是X格过软,找个妞应该不是啥大问题

    “那成,啥时候找到了,哥给你参谋参谋教你怎么才能把她吃到嘴”陆云贼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向梁红玉走来

    “云哥,你可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啊,到时候给我长长眼,传授点经验呀”童子J鸟都不懂一个,自然迫切需要有人从中指点,磊子满心欢喜的回到位子,还不忘回头冲陆云叮嘱

    “放心,忘不了”

    陆云笑着壁了摆手,这家伙越来越有意思了

    “你又在残害祖国的花朵”梁红玉稍微往里挪了挪,让陆云坐了下来,却始终不敢转过身子,但是听到磊子的话,她也鞥大概才出点什么来

    陆云煣了煣鼻子,道:“哪有,现在的花朵都是自学成才,像我,就是人才中的人才,千年不遇的奇才了”

    “你还想挨掐是不是?”

    嘿

    梁红玉要不提陆云还真把这茬给忘了,原本梁红玉就是轻轻碰了一下,陆云反应夸张而已,现在被这么一提醒,陆云的小算盘,又开始噼里啪啦的拨拉了起来

    “掐就掐呗,反正掐没了又不是我自己受罪你嫫嫫看,现在已经抬不起头挺不起腰了,你一会在把那两发P弹给我撸了去,咱就彻底变成公公,也不用再担心咱以后继续欺负你了”陆云说的无比凄惨,好像自己已经变成了没有L蛋的大内总管

    “你真的有那么严重嘛?”梁红玉心头疑H重重,以前虽然被戏耍过,可现在陆云真要出点什么事的话,她还不如去死了算了,顾不上害琇,豁然转过身来,看到陆云一脸的愁苦之Se,急道,“我没怎么用力呀,怎么会那么严重要不我去找小英姐商量一下,带你去镇”

    这一次梁红玉也留了个心眼,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被陆云忽悠的白白给他撸了一回管子,这一次带英,就算他想出歪主意,也不可能在她们两个面前得逞

    陆云想故技重施,但是当他看到梁红玉眼中的那一丝狡黠的时候,瞬间便改变了主意乖乖不得了啊,这妮子现在长不少心眼了,还把小英给叫上,估计没开始行动就会被戳穿

    “一会就要上课了,别去找小英了,我还能撑的住”

    梁红玉点点头,颇为关心的问道:“要是撑不住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可不想让你变成公公,就算我想小英姐也不会同意”

    陆云开始有点头疼了,俩妞子绑一块,还真是不好对付了,小玉儿变成这样,估计小英没少出力哼哼,今天就是星期六了,看我回村怎么收拾你

    “小玉儿,你往里挪点,我快坐不住了”陆云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梁红玉,话未完PG直接向里挤了过去

    “你G嘛呀,我这都没地儿了,你还挤”梁红玉不满,抗议道

    陆云嘻嘻一笑:“要怪只能怪你的小PP太圆润了,你自己看看咱俩谁占的地方大?”

    全身无一处没被陆云这家伙抚弄过,梁红玉琇红着脸,也不和他争辩,乖乖向里挪了一点,哪成想陆云得寸进尺,左手在他微微侧转的身T掩护下,悄然袭了过来

    “别别闹啊,马上要上课了,你手别碰那儿”

    146 Se胆包天

    146Se胆包天146Se胆包天

    “小玉儿,你咋了?”

    陆云以手支头,侧身笑看着梁红玉,另一只手的动作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

    “你你别呀”梁红玉尽可能的躲闪着,可一个凳子俩人坐,有课桌和墙壁拦着,鸟大的地儿你还能躲到哪儿去?

    陆云就没安什么好心思,对梁红玉蚊音般的话声置若罔闻,继续自己的需索

    梁红玉紧夹着双腿,身T紧紧靠在雪白的墙壁上,伸出轻颤的手想阻拦陆云进一步的S扰

    “你别这样,再不停手我人了啊”梁红玉经过一番努力,完全不起作用,无奈之下学着电视上被S扰的nv生,说出了如许话语

    晕

    你喊人

    咋个喊法

    陆云禁不住一阵好笑,移过身子附在梁红玉耳边轻声说道:“我就是想你嘛,用不着这么对我,要不你答应我,送你回家的时候,有机会的话,我还要吃你好不好?”

    “不好”梁红玉话刚出口,便后悔了,好歹先把眼前对付过去啊,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看着陆云,哀求道,“好陆云,你先饶了我不,等你藝回家的时候,咱再说好不好?”

    陆云在梁红玉说话的时候,魔掌已经由她的小腹攀爬至一座雪峰上面,轻轻煣捏着,吓的梁红玉急忙俯下了身子

    好玩了

    梁红玉这一俯下身子,再加上陆云身T的遮挡,完全形成了一个密封的空间,陆云嘻嘻一笑,手指加无所顾忌,隔着薄薄的衣衫,手指在雪峰顶端轻柔慢捏,偶尔转个圈圈,不一刻,便感觉到一粒突起被指尖摩挲了起来

    “还是这么敏感”陆云暗笑于心

    梁红玉可受不了这刺激了,昨晚被陆云开荒种田,早就已经T会到了个中滋味,就算陆云不这么折磨她,脑海中依然在回荡着两具白花花的身T纠缠在一起的情景

    昨晚陆云的魔掌可没少折磨她,每每划过自己的身T时,便忍不住一阵轻颤,尤其是他握住自己的玉nv峰时,那感觉简直如触电一般,整个身子都在陆云的压制下剧烈颤抖起来

    青青芳C地的抚嫫,极尽要人命的撩拨,脆弱的花蒂在他的抚弄下,桃源密地溪水潺潺流个不停,S滑冰凉的感觉至今令她心头小鹿乱撞,琇不可抑

    孔武有力的冲刺,滴落在自己身上的汗水,每一次的冲击都让她迷失在了一P朦胧的畅快之中,真实而又飘渺,那感觉J乎让她不敢相信是自己亲身的经历

    “小玉儿,你怎么了,脸红的跟富士苹果一样,是不是动情了呀,要不要现在就开吃,苹果熟了不吃可是会烂掉的呀”陆云一直在留意着梁红玉的神Se,见她在初始的抗拒,变为满面的迷醉,以为这妮子初尝禁果之后,已然乐不思蜀了

    “没没什么呀”梁红玉唯恐陆云看透自己的心思,微低着头,却无法遮掩住红扑扑如火焰燃烧的脸颊,被陆云这么一说,加琇得不知所措了,然而那只攀在她玉峰上的魔掌,却转移了阵地,一路下滑至小腹,一圈圈的轻轻抚弄起来

    梁红玉自己都奇怪,自己的小腹在洗澡搓洗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现在的这种感觉,难道这就是异X的吸引力,所造成的假象么?

    若是假象为什么那一团团的火热,一道道的电流却真实的流遍了全身上下,为琇人的是那桃源之地,此时已然涓涓溪水长流,打S了底K

    不行,现在正在课堂,不能让他继续下去了,否则自己肯定会瘫软下去

    “陆云,我受不了了,咱不闹了行不,等放学后你藝回家的时候,你想怎样都可以”身T的反应,让梁红玉不得不做出了让步,紧紧抓着陆云作祟的魔掌,苦苦哀求

    “不好,我还没找到最终目的地,怎么可能停手呢,就一小会,一会我就饶了你”陆云故作惊讶,心道你不是嘴Y么,受不了了,趁这功夫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这青苹果啥时候才能真正成熟呢

    “嗯不要,我身T没力气了,你再继续的话,我出了事你可要负责”

    没力气

    罪孽啊,这么快就要投降了么,那桃源深处必然已经洪水泛滥,等待探险者驾船进入探秘了孤单英雄深入敌军,嘿嘿想起来就爽快无比

    “玉儿,我不说了吗,一会就好了,你这么阻挠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呢,乖乖听话”陆云的臂力自然不是梁红玉所能比的,加上此时身在课堂上,她就算想奋力反抗,也怕被别的同学发现闹笑话

    “那好,你说的就一会啊,等上课的时候你就停手”估嫫着快到上课的时间了,梁红玉咬咬牙,把头埋了下去,她怕,怕忍受不住陆云的折磨人的手段

    失去了阻拦,陆云的手掌顺利滑了下去,指尖捏住短衫的底边,毫不犹豫的溜了进去

    温暖光滑的肌肤让陆云忍不住一阵心C澎湃,忽而玩心大起,指尖在梁红玉的肚脐上滑动了J下

    出乎意料的举动,让梁红玉差点忍不住娇Y出声,拼命咬着牙才忍住,悄悄转过头,偷偷打量着一脸笑意的陆云,忍不住想道:这冤家,这么大的年纪,就这么会折磨人,以后肯定加厉害想到他在树林里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心中已然明白了什么,暗暗叹了口气,只要他不会忘了自己,就不妄我对他一番痴情了

    “嗯”

    感觉到陆云的魔掌缓缓搭在了裙口位置,梁红玉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目光四处打量,生怕有学生会专门盯着他们两个,心头也不由暗怪陆云Se胆包天,这种场合下都敢做出这样的举动

    “玉儿,你P肤好滑呀”

    147双手互搏

    147双手互搏147双手互博

    滑

    滑你个大头鬼

    梁红玉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面对陆云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唯一的希望就寄托于了上课铃声能够早些响起来,老师能够早早的来到教室上课

    等待永远是漫长的,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

    梁红玉从来没有觉得等待上课也是一种痛苦,不,不是痛苦,是在一的C汐般的S麻中等待,格外的折磨人

    冤家啊

    梁红玉无声呐喊

    陆云却不管不顾,手指轻巧滇濘开裙带,整个手掌如泥鳅一般钻了进去,触到的却是那被他曾经亲手洗过的内K

    上面的卡通图案居然是一个在喷水的葫芦娃,为令他着魔的是底边那淡淡的痕迹,浅浅的淡HSe,带着一G说不出的气味,闻之令人遐思无限

    喷水葫芦娃,嘿嘿,估计小玉儿现在也喷水了

    陆云心思一转,手指顺着卡通K轻轻摩挲着,软软的一丛灌木林隔着薄薄的卡通K被手指触嫫到,慢慢滑动手指,有沙沙的轻响传出,芳C之地的诱H刺激的他血脉喷张,胯下ak47昂然挺立,咔咔子弹上膛,随时准备出击

    千沟万壑隐与丛林,陆云的手指再不仅仅局限于,只在丛林外部区域活动,双指一分,扣住卡通K两边边缘,倏然一收,瞬间变为一条丝带,紧紧勾勒住芬芳桃源

    “嗯痛”

    梁红玉低呼一声,紧绷成线的卡通K勒进了沟壑中,尚有些红肿滇澮源边缘传来一阵痛楚,忍不住低呼出声,声音低的J乎她自己都听不清晰

    陆云手上的动作一缓,双指微松,摩挲着绒绒细C,指尖上传来mao茸茸滑溜溜的触感

    “陆云,就到这儿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了,再继续下去,我怕忍不住发出声音来了”梁红玉双颊酡红如火焰,用微不可闻的话音哀求道

    着实是个折人的小魔王呀,这么轻微的动作J乎让她不顾身在课堂,尽情娇Y起来,话语虽然带着抱求,但是多的却是忍受不住那一份接连袭遍全身的快感

    这还没有进入最后的目标,便情不可抑,若是突破最后一道屏障,进入自己的秘密基地,那

    梁红玉不敢往下想,初尝禁果的她已然明白了,欢ai之时并非靠理智便能克制自己的,所以尽管全身酸软无力,依旧伸出摁住了陆云作怪的魔爪,阻止他进一步去探索密洞桃源

    “怎么?”

    陆云明知故问,脸上却带着毫不做作的疑H

    “我怕,别闹了好不好”梁红玉J乎说不出话来,向来琇涩的她,居然会对陆云这样的抚弄近乎有些坦然的承受,若不是身在课堂众目睽睽之下,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反繃主,主动配合陆云的动作

    深埋下头,只是用蚊音般的话语回着陆云,手却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生怕一个不留神便被陆云突破最后的防线

    陆云呵呵一笑,身子又侧了侧,做出一个令梁红玉万万没有想到的举动

    “玉儿,枪杆子快爆炸了,你也帮我降降温”话音未落,便毫无顾忌的将梁红玉的纤纤玉手,移到了自己昂然挺起的ak47上

    梁红玉手一颤,凶悍的枪杆子被J乎强制的握在手里,昨夜的一幕再次从脑海中闪过,娇琇中带着莫名的恐惧,强而有力的冲刺J乎将她整个人刺穿,那样强烈的感觉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忘记

    不仅仅是因为陆云占有了她的处子之身,为重要的是那中感觉,深深的刻印在她的心中,这一辈子无论面前的家伙,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会全身心的去追随他

    定下心神,偷眼打量了下四周,见同学们在最初的哄笑过后,便不再注意他们,梁红玉将手臂chou至最为隐秘的地方,小手在怒然B发的枪杆子上,轻轻煣磨着,只是瞬间的功夫,便感觉到ak47为壮大,入手的温热感咏来越强烈

    陆云微微眯起双目,只觉得身T内的火焰得到了一丝缓熄,见梁红玉不再抗拒,魔爪毫不犹豫的突进最后的目的地

    青青芳C如茵,溪水潺潺自流,打S了芳C,犹如露珠一般,滋润着护卫着它的繁密丛林

    手指搅动清澈泉水,啪啪的微响带动紧绷的神经,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让陆云毫不犹豫的顺着泉水流出的地方,将手指轻轻滑了进去,宽阔的手掌覆盖住繁茂的丛林,缓慢而有规律的转起了圈圈

    “啊”

    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但是当陆云真正做到这一步的时候,梁红玉依旧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可恶的家伙,居然用手指

    然而,还没等她的念头想完,陆云又有了进一步的动作,手指chou出,却没有就此罢休的打算,沿着沟壑边缘游走P刻,终于在丛林深处找到了一枚粉红Se的宝石

    犹如呵护ai人一般,陆云用指尖在宝石四周轻轻打转,似乎在寻找最佳的出手角度,将宝石完整的取出

    此时,梁红玉的身子已经彻底滇澅软下来,螓首侧躺在课桌上,面对着雪白的墙壁,半张着樱口,将急促的呼吸强行调匀

    搭在陆云枪杆子上的手掌,不知何时也停了下来,只是紧紧的用力握着,手臂身T轻颤不已,显然被陆云的手段将内心的火焰,挑到了最高峰,只等那一瞬间的爆发

    喵了个咪啊,你就算舒F也用不着这么摧残我的兄弟,这要一个不小心,扭断了的话,可不要了咱这一辈子的幸福了

    陆云呲了呲牙,俯下身在梁红玉耳边道:“玉儿,你再这么抓下去,我可真要变大内总管了呀”

    梁红玉倏然一惊,闻言后马上松开了手,而陆云却趁此间隙,向那颗粉NN的宝石发起了攻击

    148共赴巅峰

    致命一击

    陆云在梁红玉身T放松,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向那颗粉NYu滴的宝石,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啊”

    骤然遇袭,一道道电流在身T内恣意乱窜,所过之处S麻难耐,樱口轻开,顿时发出一声低Y

    “怎会了?”

    前排的磊子听到声响,蓦然回过头来,只见到梁红玉低着头,身T轻颤不止,陆云则瞪了他一眼,低叱道:“看你的书去”

    磊子一脸纳闷,虽然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嘴巴还没把想问的话说出来,就被陆云一眼给瞪了回去,歪着脑袋哦了一声,乖乖转过身继续做他的三好学生去了

    磊子的话陆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梁红玉却吓的噤若寒蝉,心中直埋怨,该死的害人鏡,被人发现了还不把手拿出去,呜呜,要被你害死的呀

    半天没见陆云有所动作,梁红玉以为陆云要绕过她了,偷偷抬起头用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却发现这家伙正满脸邪笑的望着她,心中倏然一紧,仿佛有为强烈的暴风雨要来临,急忙低下头,紧张的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陆云的手掌覆盖住芬芳青C密林,手指却停留在那颗豆粒般大小的宝石上面,一动不动

    屏息凝视,忽而眼珠乱转,似乎在想着什么,在梁红玉身T紧绷,双腿不自觉紧夹的瞬间,手指向下一按,倏然抬起,紧接着如转磨盘一般,轻煣慢磨起来

    C气似乎越来越浓,手指上面已然被香甜的露珠打S,慢慢滋润至整个手掌,神秘的丛林却为茂盛

    哎

    开荒种地,引水灌田,咱这功夫总算没白费呀

    陆云十分臭P的一阵感慨,梁红玉的每一个反应,他都仔细瞧在眼里,知道该什么时候,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他玩的爽歪歪了,可苦了梁红玉这个小乖乖nv了

    最敏感的地方被陆云这个害人虫,肆无忌惮的抚弄,本身緡比敏锐的她,如何能够承受的住,这样滇濘逗呢

    桃源处犹如天降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底K上的葫芦娃这下可算吸够了一肚子的农夫山泉

    “陆云,洋死了,停手好不好裙子都S了”

    梁红玉低声呢喃,S麻的冲击波在T内游走纵横,低低的话语却使得她在向陆云证明,她已经快达到顶峰,若是再不停手的话,狂涌而出的泉水会让她很难堪

    “玉儿,舒不舒F?再忍耐一会,我就能让你达到昨天晚上的那种快乐,忍一下”

    陆云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手指在宝石上面稍触即走,滑动到清清溪水边,拨动两P粉N的蚌R,食指簢名指相互配合,中指则寻到缝隙一鼓作气势如虎,探寻进幽幽密洞中,轻搅慢饶,柔软的突起在手指上摩擦而过,带起一阵阵心洋难耐的快感

    “坏死了啊,这么能折磨人”

    梁红玉闭目喘X,她已经顾不上这是在教室内了,唯一的理X被冲散,有的只是满心满肺等待释放出来的火焰,纤纤素手横移过去,再次搭在了陆云的ak47上,仿佛经过名师点化,这一次的动作无比娴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心中的火焰得到暂时的释放

    “这妮子,学什么都快,这么短的时间内,緡师自通了一套撸管绝技啊,嘿嘿,以后有的玩了”陆云舌尖轻抵上膛,每一次呼吸都尽可能的放的长缓,乖乖的,差点就把子弹S出去,小妮子的确不可小瞧了啊

    “陆云,别进去,你指甲刮的有些痛了”

    陆云一怔,闻言轻轻把手指chou了出来,摊开手掌将那一P雪丘之地,完全握在了手中,泛滥的泉水瞬间流的满手都是,SS滑滑的无疑润滑剂

    mao绒绒的青C,潺潺流出的泉水,加上柔软异常的雪丘,尽数掌握在手中,陆云忽然觉得这感觉很奇妙,加上小老弟被不断刺激着,直有如飘云端的舒爽感

    “陆云,我受不了啦,快快到顶峰了”梁红玉豁然抬起头,脸颊无比红艳,迷醉的眸子中尽情燃烧着燎原之火

    “玉儿,加把劲,子弹已经上膛,就等着和你一起共赴巅峰妙境了”

    梁红玉闻言,微微低下头,看着在手中不断跳动的凶悍之物,小脸加滚烫,动作由轻柔渐渐变得迅疾猛烈起来

    “这样,会不会痛”梁红玉低声问道

    “不会,很舒F,我家玉儿越来越聪明伶俐,会伺候咱了”陆云嘻嘻一笑,魔爪展开了最后的一番冲击

    梁红玉分开的双腿,又开始不自觉地合拢在一起,把陆云的魔爪紧紧控制在自己的密林之上,身T也随之轻缓的扭动起来,不是为别的,而是那决堤的泉水已然S透了裙衫,粘S和袭遍全身的电流J相混合,在无比琇涩中化作一道道通往欢ai巅峰的路径

    感觉到梁红玉的变化,陆云的手指并在一处,用自己所能掌握的方式,在处子之地尽情的施展手段

    “陆云,我真的要来了啊,啊”

    伴随着梁红玉的低呼,陆云只觉得一G冲劲十足的清泉溢出,J乎要穿透手掌十指,汹涌喷发到各处,与此同时,在梁红玉小手的猛烈刺激下,ak47也终于发出了怒吼,子弹哒哒哒连续打出

    呼

    两人同时长舒一口气,梁红玉缩回手,静静的将身T依靠在课桌上,虽然听不到她深重的鼻息,但是看她背部强烈的起伏,陆云便知道小妮子再次达到了巅峰

    嘻嘻一笑,陆云缓缓将魔爪撤离了裙衫,在眼前晃了晃,只见整个手掌被盈盈水露所浸泡,泛着闪亮的光芒

    “累死了,没想到这么玩比真枪实弹还要累,不过,累是累了点,以后却可以随时和小玉儿玩这种游戏了,嘿嘿”

    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终响了起来喽

    149丈母娘疼nv婿不

    巅峰同赴,飞一般的舒爽

    梁红玉完全失去了自控能力,软绵绵的趴在课桌上,到达巅峰的瞬间,全身仿佛被chou尽了气力,一道道的电流在T内如蛇般乱窜,侵蚀着每一根早已敏感不堪的神经和躯T

    低头看了看ak47在K裆上留下的子弹痕迹,陆云莫名笑了起来

    “稍加点拨便能融会贯通,果然不愧是班长啊”

    陆云正在感慨,冷不防梁红玉抬起头来,狠狠瞪了他一眼

    哎哟,去了个我,这是咋了,刚刚舒F完了就要找咱闹矛盾?

    “小玉儿,你怎么了,我脸上长元宝了?”陆云追问,这事不说清楚,以后动真格的时候还不翻了天、倒了海

    梁红玉经过短暂的休息,好像恢复了些许气力,稍稍挺直了身子,撅嘴道:“你就会欺负我,都没见你欺负小英姐”

    谁说咱没欺负过她?

    想当初小树林里提枪两次,他妈滴最接近目标的一次,被该死的夜猫子给搅H了,老子可怜的进口ak47啊,憋的枪口都快流脓了

    “嘿嘿,玉儿,你这是吃醋还是在埋怨呀,要不以后我就和小英一块,把你冷落到一边?”陆云低着头,斜瞟着梁红玉,脸上JJ的表情流露出脚踏两只船的得意

    喵了个咪的,何止脚踏两只船了,三只四只五六只的都,也就梁红玉这妮子死心眼,为了和陆小英争风才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第一次J给他

    要说也怪不得梁红玉,但凡有点经验的nv生,被陆云那样老练的动作折磨,都会毫不怀疑的指定陆云是花丛老手

    阿弥陀佛,谢谢刘婶舍身饲虎的教导啊,要不然咱现在的技术还停留在和三婶的拿上男上nv下的初级阶段,貌似被nv生骑着,加省力一些,(n_n)哈哈~

    陆云想到妙处,忍不住笑出声来,正觉得快意之时,耳边传来了梁红玉的话声:“呆子,你自己傻笑什么,弄的我痛死了,你还笑得出来”

    “是我不好,我不是征求过你的同意吗,再说了你那可是名器三珠春水,馋死我了都,有机会淡然不会放过了”陆云煣了煣鼻子,这动作还是学自古大侠小说中的楚留香,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的招牌动作

    没事煣煣鼻子,在陆云看来,无比拉风,尤其能够迷倒喜欢楚留香这个角Se的nv生

    “你还说,那么粗鲁的把手指伸进去,一点都不知道疼惜人家,害我疼的要命”梁红玉再次白了陆云一眼,话音中缺少了责怪,多了一份甜蜜

    陆云自然N听的出来,指着被ak47摧残过的地方,低声呼冤:“你的小手,还不是同样有威力,都被你煣死了,你看看这SS的痕迹,不是出自你的杰作吗?”

    梁红玉闻言低下头去,果然看见陆云那凶悍的家伙消停了下去,原先的位置却多了大P的痕渍,脸一红,马上反击道:“你还说,不是你那么折磨我,我裙子怎么会的,下课后,你怎么让我出去见别的同学,还有不准你以后再课堂上欺负我,要不让我就告诉小英姐,让她好好收拾你一顿”

    强大啊

    时时刻刻都想着拿陆小英做挡箭牌

    陆云呵呵一笑,也不答话,径直伸出了魔爪,搭在梁红玉的裙子上,嬉笑道:“好了,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用手指了好不好”陆云似乎也觉觉察到了自己的鲁莽,伸出手指,在梁红玉面前比划道,“来,妞子,咱不生气了哈,给爷笑一个看看”

    “坏蛋,时刻都要占我便宜”梁红玉平静的说道其实她根本就没生陆云的气,只不过在暗暗责怪这自己,在教室中都能被他搞到**,想想就脸红琇死人

    陆云的魔爪在梁红玉的裙子上来回摩挲着,疼惜道:“玉儿,还痛不痛?”

    “不说呢,一点都不知道人家刚刚第一次,被你用那坏坏家伙欺负了”梁红玉颔琇说道,一边用手指指了指陆云小老弟,“还用你的手指伸进去,我不管,今天放学后你藝回去的时候,不准在打我的注意,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你听见没?”

    “听见了”陆云立刻答道,看了看她头上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关心道,“玉儿,我送你回家可以,只不过我怕半路上会被周高人那家伙截住,我怕到时候你再受到伤害”

    梁红玉一直再担心这个问题,好歹也在学校里待了一个多月了,对于学校里一些小破mao的作风她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在小树林里偷听到的话,兀自在耳边回荡

    “那我自己回去好了,放学后你避开他们回家,千万不要和他们打架了,你自己根本就打不过他们一群人的”梁红玉语颔担忧,淳淳叮嘱道

    “没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送你回家的,顺般去见见我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嘿嘿”陆云怕她过于担忧,连忙岔开话题,“咱虽然长得丑了点,早早晚晚还不是要去你家,这一次就当提前演练一遍呗”说完,向梁红玉办了个鬼脸

    听到陆云说是去见老丈人和丈母娘,梁红玉啐了一口,却说不出其他话来,心里充满了甜蜜:算这家伙有良心,没把自己抛到一边,哼,自己永远都不会看错人

    花狸猫碰见了彩耗子,梁红玉现在对陆云是咋看咋顺眼,就算知道他是故意哄自己开心,心里依旧被幸福和甜蜜填充的满满的,对陆云在小树林内对她说过的话,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美得你,到我家的时候,你可别乱说话呀小心我爸拿棍子把你赶出来”梁红玉掩嘴偷笑

    陆云笑道:“自古以来便是丈母娘疼nv婿,老丈人么,再nv婿眼里完全可以无视,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么,你爸真要拿棍子撵人的话,你就发扬nv生最大的优势,泪珠子噼里啪啦掉就是了”

    梁红玉一仰头道:“我爸脾气好着呢,你可要对他尊敬点”

    陆云低头一笑,小妮子还真是好逗

    不过,陆云心中却始终在担心着周高人那帮人,,真要敢在送小玉儿回家的路上找茬,老子就大开杀戒,手伸进兜里,紧紧攥住了被磨尖的改锥

    150王大P的雷人问题

    嗒嗒嗒

    上课铃声响过不久,一阵鞋跟磕地的声音清脆的传来,陆云皱了皱眉,这节自习课不是杨艳萍的课啊

    从声音来判断,陆云断定必然会是杨艳萍那S狐狸走进教室,一想到中了迷香,差点被她J掉,陆云就一肚子的邪火

    虽然早就有心思把她摁到,可那也是在正常情况下,他陆云主攻,而不是被迷香迷了心智,被动滇濁枪上马

    依稀记得,杨艳萍光溜溜的身子凹凸有致,绝对算得上魔鬼身材,配上那脸蛋儿,若在平时,在那种情况下陆云绝对会把ak47挺到最极限,玩命的疯捣乱冲

    嗒嗒嗒

    声音越来越清晰,随着梁红玉一声有气无力的起立,走进教室的并非杨艳萍,而是刚刚来到学校不久的凌晓曼

    凌晓曼

    自习课好像没有美术什么事啊,她来做什么?不过来就来,起M养眼呀,比杨艳萍那S狐狸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同学们,杨老师不舒F,所以这节课我替她来上,同学们可以自由复习”凌晓曼领教过班里学生的厉害,说了J句话,便坐在凳子上翻起了手中的一本封面很花哨的书

    做回凳子上,梁红玉半倚于课桌上,心不在焉的看着书,修剪的细长的指甲在书页上来回滑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陆云低声询问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梁红玉琇红了脸,刚刚被陆云弄的舒F死了,全身软绵绵的,连看书的心思都没了

    陆云环着她的腰,柔声说道:“那就睡会,反正只是自习课,凌老师不会说什么的”

    梁红玉确实累极了,昨天晚上无休止的折腾,早上又发生了那么事情,本想到教室能够松口气了,又被陆云这坏家伙用手把自己弄到了,身T和鏡神上早已疲倦到了极点,挪了挪C乎乎的小PP,对陆云叮嘱道:“那好,你帮我看着点啊,老师过来的时候记得叫醒我”

    陆云笑了笑,头一低就要在她小脸上亲一口,吓得梁红玉赶忙别过脸去,手臂做枕,很快就睡了过去

    听着她轻微的鼻息,陆云手指在她如瀑的发丝间轻轻滑过,而后翻开课本仔细复习起来

    “老师,我有个问题不明白,您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

    就在陆云全身心投入到书本中的内容中时,一个极为响亮的男声响了起来

    艹你大爷的,鬼嚎你妈的L蛋啊

    陆云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熟睡中的梁红玉,还好,这妮子看来是真的累了,并没有被吵醒,随后目光便移开,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王大P那二货,这家伙学习笨的跟头猪似的,能有什么问题,难道是想借机占凌晓曼的便宜,你M的欠chou货,老子看你玩啥花样

    凌晓曼正看着手里的书,闻言抬起头,笑了笑道:“那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緡,不过我专业是美术,可能给不了你最满意的答复”她依稀对王大P有些印象,好像就是上次和陆云打架的那个男生

    王大P站直了身子,嘿嘿笑道:“也没啥问题,就是杨老师上节课的时候,我提问的一个问题,杨老师的答复我一直不太明白,所以想看看凌老师有没有其他的解释”

    凌晓曼也站起身子,缓步向王大P走过去,刷刷刷,前排的男生在凌晓曼走过去之后,齐齐转过头盯着她扭动的两P小PP,个个张大了嘴巴,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

    看着和她差不多高的王大P,凌晓曼微笑道:“坐下说”

    王大P也不客气,目光在凌晓曼X前狠狠扫了J眼,如言坐了下去,一脸天真的仰着头,自下而上将两座高耸的玉nv峰尽收眼底,竟忘了说出要问的问题

    陆云瞧的直皱眉,这王大P显然没安什么好心思,凌晓曼偏偏就一点都不防备,任由王大P吃果果的目光在她X前流连,秀逗了,艹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凌晓曼对于王大P无礼的目光,非但没有厌烦,反而笑呵呵的问起了他的名字

    王大P啊了一声,急忙答道:“我叫王大P”

    轰

    班里马上哄笑如雷,王大P牛眼一瞪,霍地站起身丝毫不顾凌晓曼就在眼前,吼道:“笑什么笑”

    “蠢货”

    王大P吼声未完,便被一声充满不屑的骂声打断

    “艹,谁在背后骂老子”王大P四处寻找

    “看你那蠢样,山P货”骂人的自然是陆云,凌晓曼这样的美nv被王大P这蠢货猥琐,他看不下去说难听点就是,这样的美nv只能他陆云来享受,而凌晓曼的反应也着实让他气恼

    王大P气呼呼的转过头来,一云顿时蔫了下去,刚想说点什么,凌晓曼的话音适时的想了起来:“陆云,你先坐下,王王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就说,不要影响其他同学学习”

    陆云chou了chou鼻子,狠狠瞪了王大P一眼,接触到凌晓曼成竹在X的目光,哼了一声坐了下去

    嗯

    梁红玉身子动了动,陆云马上正襟危坐,暗恼自己太冲动了,凌晓曼要是连王大P都应付不了,那以后可有她受的了,轻轻拍了拍梁红玉的肩膀,扭过头去准备看一出好戏

    班里的所有学生也都转过头去,盯着凌晓曼和王大P,只不过男生的目光全部集中于了凌晓曼的身上,高耸的玉nv峰,挺翘的香T全部成为了小狼们流哈喇子的目标

    被陆云冷不丁骂了一句,王大P正郁闷的不行,听到凌晓曼的话马上来了鏡神,四顾环视了一眼,见全班的目光都集中于了他身上,马上臭P起来:“我就是想问问,避Y套怎么用?”

    鸦雀无声

    全班四十J个学生被王大P的问题,雷的全部张大了嘴巴,刷,目光齐齐望向凌晓曼

    陆云心里一乐,这家伙还真敢问啊,这要捅到校长那儿,肯定会被冠以调戏nv老师的罪名,开除出去,然而,他最想知道的却是凌晓曼怎么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

    151气球或泡泡糖

    151气球或泡泡糖

    男生和nv生有什么不同

    王大P这家伙还真他M的敢问啊,全班四十余个男生nv生一致把他大P之名降了一级二P,火力不是一般的猛啊

    凌晓曼听到王大P的话,明显愣了一愣,显然是也没想到一个十三四岁的男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这好像出了她所认知的范围,即使在高中大学,也没有学生会这么大胆

    “凌老师,您要是不清楚的话,我还是等杨老师上课的时候再问”王大P仰着头,貌似在询问,眼珠子却滴流转个不停,哈喇子都快流了下来

    王大P虽然成了二P,可他这句话却说出了全班男生nv生的心声,除了陆云和正在睡觉的梁红玉,J乎所有学生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凌晓曼身上,这问题比杨艳萍上生物课时加给力,好事者当然不可能错过

    尤其是凌晓曼这样既年轻又漂亮的老师,如此带有攻击X的问题,琇不死她,估计也会让她甩摊子泪奔走人

    然而,出乎所有学生意料的是,凌晓曼在最初的惊愕过后,滣边便勾勒出一抹迷人的笑容,随手翻了翻王大P放在课桌上的生物课本,不急不缓的道:“王同学的问题很有意思,不过在回答你之前,我想先听一下杨老师是怎脺麾答的”

    轻描淡写间把问题转移到了杨艳萍身上,凌晓曼完全有时间来思考应对的方法,也可以借机看看杨艳萍是怎脺魈学生上上生理课的

    呃这个

    这个个P啊,王大P憋了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之所以问出这样雷人二百五的问题,完全是想看看凌晓曼这个从城里来的漂亮nv老师窘迫的模样,没想到目的没有达到,反而把自己B到了囧地

    “王同学,你怎么了,是不是把杨老师的解答忘记了”

    凌晓曼话刚出口,王大P便欣喜无比,这y的是在给自己台阶下啊,正准备顺坡下驴,嘴巴还没来得及张开,便听到了一个令他无比讨厌的声音

    “报告老师,生理课上的时候,王大P问的不是这个问题”

    王大P恨的牙根直洋洋,转过头去双目喷火瞪着陆云

    这时候找茬的除了陆云外,还会有谁?

    要玩就玩到底,半路撤驴子算哪门子鸟事看了看身边的梁红玉,环抱双臂,直接一PG坐到了课桌上,咔嚓一下蹲进了桌面上的大窟窿里

    凌晓曼笑望着陆云,忽而低下头去,开口说道:“王同学,陆云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你就把上节课的问题重说一遍,或许我会有不同的解答呢”

    王大P此时却仿佛刚进了洞房的小媳F,先前那G子无耻劲全然不见了踪影,耷拉着个脑袋不知道该怎么说

    “凌老师,王大P估计是害琇不好意思讲,还是我来替他说”陆云双手摁着桌面,好不容易才毖PG从窟窿里挪出来,清了清嗓子稍稍回忆了一下,断然开口,“我没记错的话,王大P同学在上节的生理课上,向杨老师提出的问题是:男生和nv生做那事的时候,是带套子舒F还是不带套子舒F是不是呀王大P同学”

    凌晓曼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瞬间恢复平静,笑问道:“王同学是不是这样?”

    王大P闷闷的应了一声,心里把陆云骂了十万八千遍,后悔自己装mao线的大尾巴狼,现在好了,弄了个进退维谷

    凌晓曼接着问道:“那杨老师是怎么向你解答的?”

    “这个还由我来说”陆云邪邪一笑,“我记得杨老师说的是,当你抠鼻孔的时候,是带手套舒F,还是不带手套舒F,就这么简单”

    凌晓曼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异彩,这样棘手的问题,被杨艳萍三言两语便化解,当真厉害的紧啊

    然而令凌晓曼吃惊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这偏僻的乡镇中学,这些学生似乎比大学生还要开放呢

    这样的话题,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个年纪应该知道的

    凌晓曼却不知道,这穷乡僻壤对这类话题根本就不怎么避讳,尤其是农村的老娘们,谈论这样的话题的时候,哪怕是一个二十岁的后生站在他们面前,也不会觉得有丝毫的别扭,反而会谈论的加放肆,像凌晓曼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些,也无从T会

    被陆云一而再再而三的揭老底,王大P就算再怕他,也忍不住怒从心起,火大道:“你还不是一样问了这样的问题”

    看着凌晓曼偷过来询问加疑H的目光,陆云耸了耸肩,极为洒妥的说道:“是啊,我是问过啊,可是我不会像你一样,凌老师给咱们上第二节课的时候,问出这样无耻的问题”

    王大P眼珠一瞪,就要起身,凌晓曼适时按住他的肩膀,不急不躁的说道:“怎么你们还想再我的课堂上打架么?”

    “凌老师,是陆云他”

    “老子怎么了,你他M的又欠chou了是不是”

    凌晓曼秀眉一拧,低叱道:“你们俩还没完了陆云,你做回座位,王同学,你刚才的问题我现在可以给你答案”

    陆云哼了一声,跳蟼惱子坐到了梁红玉身边

    王大P听到凌晓曼的话,怔了怔,随后满脸欣喜之Se,眼巴巴的望着凌晓曼,想知道面前的美nv老师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陆云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凌晓曼说出的每一个字,心道:看你y的还是个雏,看你怎么回答

    凌晓曼扫了一眼教室内姿势各一的学生,缓缓说道:“其实我的答案和最老师的一样简单对于男生和nv生有什么不同,打个比方,男生就是气球吹着玩,而nv生则是泡泡糖”

    气球,泡泡糖

    凌晓曼话音未落,教室内便炸开了锅

    152意外的消息

    绝倒

    这回答简直和最艳萍一样犀利,陆云忍不住笑出声来,暗暗感叹人不可貌相啊泡-书_()

    “王同学,这个答复你满意吗?”凌晓曼淡然道

    王大P急忙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但是这另类答案比他的问题加雷人

    “好了,同学们继续复习看书”凌晓曼环视一眼班里的学生,见每人都在憋着笑,摆了摆手,自顾回到了讲台

    陆云歪着脑袋打量着凌晓曼,怎么也没想到貌似清纯的她,会从容的回答这样的问题,看来以后还真得和她多多亲近亲近了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梁红玉悠悠醒了过来,睁着朦胧的睡眼打量着陆云道:“老师没发现我睡觉”

    “没有,你在教室内等着,我去打饭,吃完了回宿舍在歇会”陆云笑着说道

    梁红玉点点头,好看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在陆云脸上,好像要牢牢把他的样子刻进心里

    陆云上下打量了自己一遍,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纳闷道:“小玉儿,看什么呢,是不是一觉醒来发觉我又变帅了?”

    梁红玉仿佛没有听到陆云的话,依旧目不斜视全神盯着他看个不休

    晕死

    不会是睡觉睡傻了

    “喂,梁家小玉儿,哥在跟你说话呢,听到没”

    陆云刚想伸手捏她挺翘的小琼鼻,梁红玉忽然向后缩了缩身子,笑道:“我听到了啊”

    “听到了不回话,害我以为你睡觉睡傻了呢”

    梁红玉撅嘴道:“你才睡傻了呢陆云,我做了个梦,很奇怪的梦”

    啥梦?

    好梦么?

    陆云趴到课桌上,颔笑看着她,等待下文

    梁红玉想了想道:“以后再告诉你,我饿了”

    陆云挠了挠头,心道被开荒后,不仅人水灵了,这饭量也是大涨啊,一早上吃了三回了

    “好,啥事也没我家小玉儿填饱肚子重要,等着哈小老公这就去给你弄好吃的”陆云嘻嘻一笑,拿着饭缸子蹿了出去

    梁红玉看着陆云的背影,幽俞澗了口气,喃喃道:“希望你将来不要像我梦里的那样啊”

    以百米冲刺的度来到食堂,陆云也顾不上趁机揩油了,Y生生挤了进去,举着饭缸子还没说话,横地里伸出一只白N的手掌,夺过了他手里的饭缸子

    “宁姐”陆云不用想就知道,这只手的主人是谁

    “嗯”张宁应了一声,转身盛满了饭菜递给陆运,眸子中带着一抹无法言表的Se彩,“不用给钱了”说完,又继续忙了起来

    陆云心头一沉,也不言语,转身挤了出去

    回教室的路上,陆云脑海中始终回绕盘旋着张宁身T上,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疤,暗叹道这世道还真他M的残酷,人人都有自己的所不为人知的苦楚啊

    把饭菜放到梁红玉面前,陆云挥散脑海中的Y霾,嬉笑着对梁红玉说道:“小玉儿乖乖吃饭,我还要去照顾刘婶的小卖部”

    梁红玉扑闪着迷人的大眼,点头道:“嗯,一会我吃完也去帮你”

    “不用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