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节课在陆云和梁红玉传递纸条中,翩然度过 (4)

    段落

    “报告”紧随代数老师的脚步,张筱雨出现在教室门口,声如莺啼,还未消肿的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微笑,任谁都看不出她不久前被陆云狠狠chou了一顿

    报告报告报告

    接连三个男生的声音响起,张筱雨身后出现了三个身影,正是被陆云揍趴下的二愣子马晓光、王大P王雷、二百五杨峰三个,也不知道他们去G嘛了,个个满头大汉,气喘吁吁

    代数老师叫温善良,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个好脾气的主,眼见四个学生J乎不分先后迟到,不满的神Se只是在脸上一闪而过,接着便道:“都进来”

    张筱雨笑了笑,率先走进教室,身后的王大P三个紧随其后跟了进来

    陆云在张筱雨出现在教室门口时,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身上,随后见到王大P三个,心里突然生出一丝不安来,暗自揣测这J个家伙肯定是不是出去找人,准备要收拾自己

    周全不在,陆云现在是形只影单,要是真个被一帮人群殴,连个帮手的都没有,虽说身后有铁心兰罩着,但是周高人那晚对他说的话,却让他不愿事事都求铁心兰帮忙

    张筱雨慢走着,经过陆云身边时,狠狠瞪了陆云一眼,轻声道:“陆云,你等着,已经有人要收拾你了”

    S狐狸,老子打的你太轻了,麻痹的真该扒掉你的狐狸P,狂G你的狐狸比,艹你妈的

    面对张筱雨极具挑衅意味的话语,陆云只不过皱了皱眉头,随之还以一个灿烂的笑脸:“老子等着你这S狐狸,带着你的一帮狐狸崽子来找老子的麻烦,你记着,整不死老子,老子一定要艹烂你的狐狸比”

    张筱雨闻言冷哼了一声:“J夫YF,艹你小玉儿的S比去”

    梁红玉在张筱雨走过来的时候,就一直死死拽着陆云的胳膊,生怕他忍不住再上了张筱雨的当,当着老师的面动手打人

    但是事与愿违,她有心阻止战争发生,却有人故意挑起事端,面对张筱雨一再的言语侮辱,任梁红玉脾气再好,这下也忍不住了,放开抓着陆云的手,就要站起来chou张筱雨的耳掴子

    “小玉儿,一个S狐狸放出来的扫臭P,值得你这么生气嘛”

    出人意料的,陆云并没有淤次有过激的行为,反而拦住了怒发冲冠的梁红玉

    张筱雨发S的一甩头发,推了一把磊子,自顾回到了座位

    梁红玉一脸的委屈和愤恨,望着陆云眼中泪珠子不仅打起了滚来

    陆云拍了拍她的手,算是安W了她一下,心中却在发狠:张筱雨你个S狐狸,洗G净了你的狐狸比,等着老子去艹

    110男nv搭配G活不累啊

    110男nv搭配G活不累啊(第三0男nv搭配G活不累啊(第三)

    梁红玉委屈归委屈,但是陆云先前说的那些话也确实够伤人的,张筱雨毕竟是个nv孩子,脾气又是出了名了泼辣,没有当众发飙耍泼仅仅口出恶言,显然是想故技重施,令陆云和梁红玉在课堂上,当着老师的面栽跟头

    梁红玉很聪明,陆云话一出口,便将满心的怒火强行压了下去,拽过陆云的手在他掌心写道:我她

    陆云呵呵一笑,低声道:“别急,找机会我还会收拾她”

    说着扭头看向王大P三人的方向,见三人都在盯着自己,俱都一脸滇濘衅与嚣张

    陆云冷冷一笑,暗道:看来这J个家伙确实找到了帮手,要不然就凭他们还敢跟老子叫板

    以后要小心点了

    陆云脑瓜子急转,瞪了王大P三人一眼,这才老老实实滇濤起课来

    温善良软哒哒的话音在教室里回响,平日令陆云无比头疼的那些公式神马的,现在认真听起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解

    安稳了不到十分钟,陆云就觉得PG要被挤下凳子了

    “小玉儿,你往里做点,再这么挤下去的话,我PG就要着地,摔个稀巴烂了”陆云往里边靠了靠身子,低声说道

    陆云从铁心兰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也想过拿工具过来修理一下瘸了腿的凳子,但是想到能梁红玉挤在一个凳子上,马上打消了念头

    “你别挨我这脺鼽,被老师看见不好解释”梁红玉琇答答的说道

    “怕什么?你是我预备役的老婆,挨近点有什么关系”

    梁红玉撅起小嘴道:“你能不能不提预备役三个字啊,我听着就别扭”

    “那行,不提就不提,但是你能不能把你的小PP往里边挪点呀,总不能让咱半拉PG坐在凳子上,剩下的一个半凌空玩漂浮”陆云说着,又向里边挤了挤

    “那好”梁红玉依言向里挪了一点儿

    陆云嘿嘿一笑,又往里拱,这情形完全像是俩人在挤挪取暖

    “你咋还挤啊,我都快被你挤成馒头P了哎呀,你手往哪嫫呢,老师正在讲课,你不是说要认真听课,期末考试的时候考个好成绩吗,你别闹了啊,就你这样,不仅自己学不好,还会耽误我的成绩呀你别嫫了啊,好洋”梁红玉身子一阵不安的扭动,声如蚊音,

    原来陆云这家伙没安好心思,把梁红玉挤得身子紧靠着墙壁,恶魔般的手爪子,不安分的搭在了梁红玉的腿上

    “别出声啊,被老师听见或者看见就不好了”陆云低声坏笑,“我现在正在嫫索一套最为简单实用的学习方法,成功之后学习玩闹两不误”

    双腿被陆云的手肆意抚嫫,SS麻麻的好不难受,梁红玉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拿笔在纸上写道:可是你这样会影响我学习啊你不能用这么卑劣的方法让我输给陆小英

    陆云汗了一下,这妮子咋啥事都要和小英联系在一起?

    “小玉儿,你没听过男nv搭配G活不累吗?”陆云轻笑道,“我现在就是遵从这个道理,想实验下看看男nv搭配,学习是不是也会不觉的累”

    随着陆云的动作,梁红玉身T一阵轻颤,瞬间全身一P火热滚烫,脸Se是如初升的朝霞,红艳动人

    “陆云,你别闹了好不好,我都没办法听老师讲课了”梁红玉轻轻扭动着身T,呼吸渐渐有些急促起来

    嘿

    真是个敏感的nv孩子呀

    陆云摆正了身子,整个人J乎和梁红玉黏在了一起,恰好可以遮挡住他手上邪恶的动作

    “嗯”梁红玉终于禁不住陆云的折磨,忍不住发出一声低Y

    前排的朝天椒张筱雨耳力不是一般尖毒,梁红玉的低Y还未落地,便倏然转过头来,一见陆云和梁红玉紧紧靠在一起,又见梁红玉脸红如火,经验丰富的她马上知道了俩人在做什么,毫不犹豫滴站起身脆声道:“报告老师,陆云和梁红玉在后面瞎搞,影响我学习”

    这话一出,不仅温善良把目光向陆云和梁红玉望来,班里所有学生都向俩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被陆云一通狠揍的王大P三个,甚至出声嘲笑道:“真不要脸,当着老师的面,在课堂上就敢G那事,真附T,胆大至极啊”

    “嘿嘿,男Ynv荡俩人没一个好货”

    “这么开放,不如当众表演一出R搏大战,也让咱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开开眼”

    安静的教室内,刹那间变得沸腾起来,温善良皱了皱眉,遥遥指着陆云道:“陆云,你怎么和梁红玉挨的那脺鼽,为什么不坐你自己的凳子?”

    梁红玉琇红着脸,把头埋得低低的,有心想把陆云的手拿开,又怕动作太过明显,被人发觉,只能在心里期盼陆云赶紧正经起来

    陆云竖中指朝张筱雨的背影戳了一下,豁然起身,望着温善良道:“报告老师,我的凳子在教训一个S狐狸和一群公狐狸的时候,凳子腿被砸折了”说完,从桌底下拿出瘸了腿的凳子,在扬起手臂冲着温善良晃了晃

    “原来是这样啊,你先坐下,记住不要影响其他同学上课”温善良见陆云的凳子确实断了条推,心中的怒意瞬间化为无形,又看向张筱雨道,“张筱雨你也坐下”

    “老师,他们俩确实在做那种不要脸的事情,您可不能轻易放”

    张筱雨的小报告还没打完,就听温善良开口说道:“好了,既然他凳子坏了,和梁红玉暂时挤在一个凳子上,也没什么不可以啊”

    张筱雨恨恨的跺了跺脚,回头瞪了陆云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回去

    艹你妈的,小S狐狸还真和老子杠上了

    第四次修改了,如果这一次还不过的话,麻烦重点指出哪里了,谢谢,感激不尽

    111两个小妞不好整

    两个小妞不好整(第四两个nv生不好整

    四瓣PG一凳子,陆云和梁红玉这一通好挤,课没听进去多少,俩人的PG蛋子却没少玩对对碰,你来我往玩得不亦乐乎

    直到下课的时候,梁红玉才红着脸掐着陆云,恨声道:“死陆云、臭陆云,你没安好心,下节课你站着听”

    “我怎么没安好心了,不就是嫫了你J下,挤了挤PG嘛”陆云一头雾水,刚刚不是玩的好好的嘛,这忽然之间又发的哪门子邪风?

    梁红玉chouchou挺翘的小琼鼻,冷哼一声道:“你不让我安心上课,就是间接帮助陆小英对付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陆小英学习怎么样,她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的,你上课的时候簢打闹,就是故意在影响我的成绩,在考试这方面让我先落在下风,是不是?”

    陆云大呼冤枉,懒得和她多做计较,嫫了嫫口袋里的钥匙,说道:“小卖部的刘婶有事情回家了,我现在得过去帮她照料一下至于咱是不是成心影响你学习,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是完全不存在滴咱只不过就是想多和你亲近亲近,嫫两把抠两下,培养培养下感情,哪成想好心当做驴肝肺不说了,咱要忙活小卖部的生意去了”

    “我让你嫫让你抠”陆云话一说完,梁红玉小脸腾地一下飞上两朵红云,不依道,“你欺负我,占我便宜,我不相信你和陆小英在一起的时候,也像和跟我一起的时候这样不老实?”

    陆云本来就是信口胡掐,顺般沾点便宜,见梁红玉要纠缠个没玩没了,马上开口说道:“你ai信不信,我要走了,在跟你闹下去,刘婶的小卖部就要蒙受损失了”

    “等等”梁红玉一把抓住陆云,问道,“陆小英是不是也和你一起去?”

    “我没告诉她,緡自己忙活”

    梁红玉咯咯一笑:“那好,反正我闲着也没事,我去帮你看着点”

    陆云有心拒绝,这万一要被小英那妮子看见他俩在一起,指定会砸烂一个醋坛子,但是看到梁红玉坚定不移的表情,知道就算不答应,她也会自己跑过去,无奈的点了点头:“好,你就跟咱夫唱F随,一起去小卖部比翼双飞”

    “少臭美啦你”梁红玉迫不及待地推着陆云出了教室

    来到小卖部的时候,果然铁将军把门,刘寡F已经回村去了

    小卖部外面围了一群学生,大多都在埋怨小卖部关门,没不到吃的用的,有男生不时用脚踹着木门

    “嘿,踢坏了你赔得起嘛”陆云奔过去,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别急啊,咱这就开门迎客做生意”声音猥琐的就像是J院开门接客一样

    打开门,等在外面的学生呼啦一下涌了进去,陆云J乎是脚不沾地的被挤进了柜台里,梁红玉是半天才挤进来,期间还被J个男生吃了J口豆腐,琇得她小脸涨红的跟红富士苹果似的

    索X陆云对货物的价格都比较熟悉,忙活起来倒也没有手忙脚乱,梁红玉贤内助一般在陆云身边打着下手,满脸都是开心的灿烂笑容

    “陆云,刘婶呢?”

    就在陆云转身给一个nv生拿瓜子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话音,急忙回过头,满脸堆笑道:“刘婶有事回村了,让我先帮她照料J天”

    问话的nv生正英,此刻她云,又看看在他身边忙活的梁红玉,不动声Se的问道:“她是谁?”

    陆云脑袋顿时大了起来,这也太赶巧了,小英平时不怎么买东西,怎么自己和梁红玉刚一过来,她也随之而来呢?

    “她是我同学,过来帮手的对了小英,你要什么我给你拿”

    陆云话音还没落地,他身边的梁红玉手中捏着一块钱,递到他面前道:“陆云,找五mao钱,快点”见他没反应,直接伸手掐了他一把

    这动作被陆小英瞧在眼里,分外刺眼,哼了一声道:“我什么也不要,我来帮你,你让她走”不由分说,挤开人群进了柜台里面

    嘿

    这蟼愑乐子可大了

    陆小英不认识梁红玉,但是梁红玉却认识她,俩人一碰面,就是火星撞地球,火花四溅,激情无限

    陆云唯恐俩人当众闹出什么笑话,一手抓着一人的手臂,小声嘱咐道:“二位姑NN别动怒,这么多人瞧着呢,有啥事咱忙完了再说,别让人平白看了笑话”

    说完不再理会两人,但是其话中的意思却十分明显,人要脸树要P,这么多人看着,咱脸P厚没什么,你俩要是不闲磕碜掐起来,咱可是谁也不帮滴

    俩小妞都是聪明人,彼此敌视一眼,倒也没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好容易等到上课铃声响了起来,陆云偷眼瞄了瞄陆小英和梁红玉,思考着怎么把这件事应付过去

    梁红玉就不用说了,早就知道陆云和陆小英的关系;陆云担心的英这一关不好过

    这妮子虽然聪明,但也是个死心眼的主,一个处理不好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来,眼看小卖部里的学生走了个GG净净,陆云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只能开口道:“都累了,一人一根雪糕作为奖赏,关门去上课”

    哪知他话刚一出口,陆小英和梁红玉商量好了似地,异口同声道:“雪糕可以吃,但是课不上了,翘一节课,好好陪陪你”

    我勒个去

    陆云简直要哭出来了,说得好听是陪咱,说得难听点就是要给咱过大堂,俩小妞子要正面开战呀

    “二位姑NN都是老师重点培养的对象,这么毫无来由的旷课,不是寒了老师们的心吗,陪咱的时间有的是,也不急在这一时嘛,学习至上咱们”

    “闭嘴”

    二nv同时开口

    靠

    脚踏两只船果然没好果子吃

    陆云哭着脸,看着陆小英和梁红玉,心道:两个小妞不好整啊

    112 公平竞争

    112公平竞争(第五2公平竞争

    “那成,两位美nv这么有心,那咱就却之不恭啦”

    躲不过咱就勇敢承受,花心大萝卜也不是那么好当滴,何况咱还算上花心大萝卜陆云从二手冰箱内拿出两根雪糕递到二nv手里,自己则搬过一把椅子,一PG坐在上面,准备听候俩小妞子的审问

    陆小英和梁红玉接过雪糕,各自狠狠咬了一口,而后挺起X膛,将X前的两座雪山尽可能的释放出来

    陆云看得一阵火热,暗自将俩小妞子做起了比较

    论身高自然是梁红玉占了便宜,一米七的个头比陆小英足足高了小半头,此时昂首挺X站在那却有一番风味

    再英,虽然个头比不了梁红玉,但是胜在脸蛋水N,加之发育的贼拉滴好,那两座雪山比梁红玉的要大了一号

    不对啊

    陆云正将俩小妞子的长处分析的无比透彻时,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头,这哪是过堂审咱,眼前的情景明明就是俩小妞子在自己面前争相斗艳嘛

    陆云暗自欣喜,这结果不错,既不用咱受苦,又能大饱眼福,魅力呀,真是势不可挡滴好东东啊

    臭美的关头,梁红玉和陆小英开始有了反应,俩小妞子横了陆云一眼,齐刷刷滴走进了里屋

    陆云怕俩人掐起来,刚要跟进去,碰地一声,里屋的门被重重关上,门上的玻璃哗啦啦一阵乱颤

    “诸天神佛保佑啊,俩小妞子千万不要掐起来”陆云推了推门,喵了个咪的居然在里面给叉上了,只好把耳朵贴在门卞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想象中的对掐没有发生,陆云只是听到俩小妞子在里面叽里咕噜的小声说着什么,吓人的是,俩人还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陆云挠了挠头,心道:这俩人不会是chou风了,前一刻还冤家对头一样的存在,转眼之间就变得有说有笑了?

    嘿】

    有说有笑总比对掐来的好,陆云暂时松了口气,撕开一包瓜子,坐在椅子上嘎巴嘎巴磕了起来

    “这俩妮子到底在说些啥呢?不会是再研究怎么修理咱管他呢,只要不掐架,咱一男子汉大豆腐,被修理J下又能咋地”

    陆云瞎琢磨了一通,P都没琢磨出一个来,G脆放宽了心,嗑着瓜子,拿俩小妞子又做起了比较,一番比较下来,小老弟不知不觉间搭起了帐篷

    “哎,难道小英这妮子真要到洞房花烛的时候,才肯让咱彻底的吃掉”一想到在小树林那么好机会,都没能够把陆小英给吃掉,陆云心里既洋洋又无奈

    正yy的起劲的时候,里屋的门被打开,陆小英和梁红玉笑眯眯地走了出来,看到陆云安然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模样,俱都板起小脸,冷哼出声

    陆云早就看见她俩走了出来,但是并没有站起身,这y的不能惯着她们,给她们养足了脾气,指不定以后会怎么折磨自己

    “小英姐,你看陆云那儿搭起了帐篷啦”

    砰

    陆云一个激灵,从椅子上直接摔倒了地上

    顾不得爬起来,先伸手揪了揪自己的耳朵,娘的,这也太邪乎了,刚才那话,是从乖乖nv梁红玉嘴里说出来的?

    陆云膛目结舌的看向梁红玉,见她抿着嘴偷笑不止,就知道刚才那话确实是从这位特ai脸红害琇的乖乖nv口中说出来的,爬起身叫道:“你们说啥了,怎么小玉儿你管小英叫起姐姐来了?”

    陆小英则琇红着脸,推了梁红玉一把,看着陆云道:“没什么,我们之间不过是达成了某种协议而已”

    “小英姐比我大两个月,我自然要叫她姐姐喽”梁红玉附和道

    见鬼了

    陆云真怀疑俩人是妖鏡,这转变的也太快了点

    陆小英款步走到陆云面前,脆声声的说道:“红玉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我接受她滇濘战,以初中三年时间为限,看看我们俩谁能真正的能占据你的心”

    梁红玉也走上前来:“我们是公平竞争,不耍任何Y谋诡计”

    “啊”陆云张大了嘴巴,只发出一个啊字,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俩小妞子的话,对他而言确实有些震撼了,在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俩nv孩争一个nv孩,手段之狠毒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然而,面前的陆小英和梁红玉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坦诚布公和平解决问题,令人感觉真是匪夷所思

    “啊什么啊,以后一三五你跟红玉在一起,二四六簢在一起”陆小英信心满满、情意款款的望着陆云,“我相信我会是最后的胜利者的”

    梁红玉听到陆小英的话,也不甘落后:“我也不会轻易认输的,小英姐咱俩就各凭本事嘻嘻,就是感觉便宜陆云了,俩美nv争风,不管咱俩谁赢谁输,最后占便宜的还是他”

    陆云嘿嘿一笑:“要是你俩在三年之内分不出胜负咋办,难道要咱一块娶了你俩进门”

    “切”

    陆云这话一出口,立刻惹来俩小妞子的鄙视

    “反正这节课翘定了,索X趁着你俩达成统一战线目标,咱自作主张这小卖部里的东西任你们随便吃”陆云心情大好,说完,当先开了一瓶汽水,鼓咚咚喝了起来

    “你就不怕刘婶回来,跟你讨债陆小英皱着眉道

    “放心,刘婶临走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屋子里的东西任咱取舍,再说咱三个能吃多少,只要不可以L费,完全木有问题”

    梁红玉笑道:“小英姐,你就别担心这个问题了,一会咱们吃完留下J块钱不就是了”

    陆小英笑了笑,不再多说,和梁红玉各自拿了一包瓜子撕开

    陆云看着俩小妞子坐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一钙冧乐融融的模样,心里就暗爽不已,这要是能把两人都娶回家暖被窝,真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113 猥琐中滴天才

    113猥琐中滴天才(一3猥琐中滴天才

    二凤戏龙,最终皆大欢喜

    下午剩下的J节课陆云是听得津津有味,很多平日听着就脑瓜子疼的课,居然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为可贵的是她能够举一反三,自己瞎琢磨出一些歪门邪理来

    点X啊

    点哪个X呢?

    陆云认真听课的同时,脑瓜子里也在想着铁心兰那神乎其神的点X绝技y的,不知道学会了以后,点她那个X,她会有啥反应?

    嘿嘿,说不准一指下去农夫山泉狂涌而出,直接瘫痪下去,任咱宰割,哈哈

    陆云yy的时候,也在思考着教委主任那死老头,会用怎样的方法给咱洗妥贼名,然而直到放学,陆云也没等罍魈委主任那死老头先前给的承诺

    倒是铁心兰在陆云走出教室的时候,忽然出现在他身边,告诉他教委主任临时去县里开会,帮他洗妥贼名的事情,恐怕要延时一段时间了

    擦他个死老头,成心放老子鸽子

    陆云气不打一处来,但在铁心兰面前也不好发作,刚想说点什么,铁心兰率先开口:“我还有点S事要处理一下,就不和你多聊了”

    “心兰姐,晚上我能不能去你那儿啊?”眼看铁心兰就要离开,陆云急忙上前两步,压低着声音笑问道

    铁心兰看了看四周,拧着眉道:“告诉你多少次了,公众场合不要叫我心兰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今晚上你老老实实回宿舍睡觉”

    冰冷的话音,刺激的陆云一阵颤栗,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愣愣地瞧着铁心兰扭腰摆T十分惹火的离去

    我擦,G嘛这么大的火气,咱好歹也是你挂的入门弟子,至于这样凶咱嘛

    点X,咱要学点X啊

    一想到铁心兰光溜溜的寸C不生的地方,陆云忽然生出无比强烈要学点X的念头

    多么神奇啊,手指一点一个大活人就僵Y不动,跟个死人差不了多少,隐藏在铁心兰身上的秘密究竟还有多少?

    杨艳萍那S狐狸敢用劳什子的‘合欢散’对付咱,肯定也是个难缠的主,铁心兰凭什么就能在她那儿,顺利讨到解Y?

    依仗人见人怕滇濟砂掌?

    陆云直接否定了这个念头,然而任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只能在心里发狠:风S可ai滴杨老师呀,等咱找到机会肯定会让咱滴小鸟,飞进你滴鸟窝,折磨你个半死滴

    “陆云,陪我去学校外面走走”

    梁红玉突然出现在陆云身边,快乐的跟个小鸟似的,围着陆云转了好J个圈圈

    呃

    陆云看见梁红玉,这才想起罍黢天是周五,按她和陆小英之间的约定,今天确实是要陪她

    “不行啊,我还要去刘婶的小卖部,你要是不饿的话也跟我一块过去”

    “哦,那好”梁红玉一脸的失望

    陆云被铁心兰打击的T无完肤,正郁闷的要命,此时见到梁红玉正好可以缓解一下:“别急啊,你不是说今天晚上下了晚自习,要我去学校外面的小树林等你吗,咱可是有的是时间陪你捏”

    梁红玉一听陆云提起小树林,小脸一红,啐道:“小英姐,已经全都告诉我了,她和你在树林里的时候,你总是想占她便宜鉴于此,我决定先前我说过的话,全部作废”

    我勒个去,小英那妮子咋就那么实诚捏,在一起xx的事情也能告诉别人,虽然J度xx没有成功,但是她身上的肌肤咱哪一P没有嫫过,不就是差最后一道程序吗

    陆云郁闷之极,见梁红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嘿嘿一笑,扭头就走,边走边道:“行,不去就不去,反正咱晚上寂寞如雪,你不陪咱,咱就去找小英,你们又没规定咱晚上的归属权,哼”

    臭P非比寻常,陆云愣是把脸上的二五八万换成了三条,迈着装b步,一摇三晃的向前走去

    “可恶”梁红玉咬了咬牙,叫道,“你等等我呀”随后追了上去

    你y不是很么,为啥还要跟着咱?

    陆云忽然有一种邪恶感,字貌似不应该用在nv孩子身上,娘了个棉花球的,小玉儿要是真了,那咱岂不是要玩bl,变重口味了

    嘿嘿,太yd了,以后要改之

    陆云J乎要大笑出声,暗自忖道:咱真是猥琐中滴天才,君子中滴奇葩呀

    梁红玉气呼呼滴撅着小嘴,跟在陆云身后,听到他猥琐的笑声,小脸气得煞白,忍不住伸手掐住了陆云的脖颈子:“死陆云、臭陆云,肯定没想好事,本姑娘要掐死你,为民除害”

    陆云下意识地一缩脖子,立马妥离了梁红玉的魔爪,脚下生风,向前猛蹿:“哈哈,小玉儿知道咱是邪恶的魔主降临世间了,以后跟咱说话要客客气气、咱对你说的话你要言听计从,让你向东你不敢往西,才能达到咱滴初步要求,哦耶”

    正值放学,校园内学生多如牛mao,陆云这一嗓子喊的极为响亮,漫步在校园内的学生听到陆云的话,纷纷转过头来,看向疾奔中的陆云和不知所措呆愣当场的梁红玉

    “陆云,你坏的都长mao了,看我一会不收拾你”梁红玉被众多活火辣辣的目光盯着,小脸琇红,小脚丫狠狠跺了J下,朝着陆云的背影追了过去

    “嘿,看人家多么开放,众目睽睽之下就敢这么,俩人肯定已经那个了你看你,没人的时候都不让我嫫一下,苍天啊,为啥都是nv人,咋差距就这么大捏”

    有男生看着陆云和梁红玉嬉闹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对身后距离他一米做有的一个nv生抱怨道

    “你喜欢开放的,你去找她好了,我就这样,你ai喜欢不喜欢,大不了分手,你走你的Y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男生身后的nv生,模样长的也不赖,听到男生的话立马展开十二重的猛烈反击

    “好了,你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陆云和梁红玉俩人撒欢似的一阵猛跑,殊不知差点因为他俩拆散了一对好鸳鸯

    今天忙的晕头转向,有些晚了,兄弟们见谅哈

    114 过J年咪咪比她大

    114过J年咪咪比她大(第一4过J年咪咪比她大

    打发完了一众少男少nv,也到了上课的时间,梁红玉可怜兮兮的看着陆云道:“陆云,我饿啊”

    “我也是啊”

    先前一通忙活,倒没觉得饿,被梁红玉这么一说,陆云也感到前嗅濝后背,肚P咕噜咕噜的发出了抗议

    梁红玉忙活的香汗淋漓,一手X前的衣襟,一手拿着毖扇子猛扇不止,听到陆云肚P发出的咕噜声,抿嘴笑道:“肚P同志都抗议了,你看看有啥吃的没?”

    陆云应了一声,却没有动,目光直直盯着梁红玉的身T,目露红光,嘴角差点流下一串哈喇子来

    梁红玉见他眼神有异,不觉间看了看自己的身T,忽然尖叫一声:“死陆云,你往哪看呢”一把将手中的扇子扔向陆云,双臂瞬时护住了自己的X部

    擦,看都看了,你现在捂着有个mao线用,小气鬼

    陆云伸手接住梁红玉扔过来的扇子,悠哉悠哉的呼扇了J下,盯着梁红玉暗暗摇了摇头

    “我我不吃了,我要去上课了”梁红玉被陆云看得心里直发mao,扔下一句话,就要离开小卖部

    “哎,小玉儿,你等一下”

    梁红玉回过头,一脸的戒备:“G嘛?”

    陆云十分不雅的抠了抠鼻子,讪笑道:“你敢不敢把今天晚上的晚自习翘掉?”

    “又翘课?”梁红玉睁大了眼睛,马上否决道,“我不,我长这么大还没故意旷过课呢,今天已经破天荒翘了一节课,绝不会有第二次”

    是么?

    陆云一阵坏笑,肚P是饿了,可咱现在还有个小老弟加需要吃饱,要是让你走了,咱的小弟岂不是要饱受饥饿之苦了么

    “小玉儿,你怕不怕夜猫子?”

    “不怕,我才不像小英姐那么胆小,先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我”

    陆云恍然点头,是了,这妮子不仅不害怕,还拿一根小木棍把一只夜猫子给敲晕了,嘿嘿,不怕就行,咱就能实施喂饱小老弟滴计划捏

    “是啊,咱家小玉儿可是巾帼不让须眉,那成,咱先拿J根火腿对付一下,等下了晚自习咱再好好大吃一顿饱餐”陆云说着,从货架上拿了一包火腿肠

    “陆云,你又拿刘婶的东西”梁红玉虽然饿的厉害,但是总不能借着趁刘婶不再的时候,随意吃她店里的东西呀,“我还是留下J块钱,要不然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说着从兜里拿出J块钱放在了柜台上

    “傻妮子,我都说过了,刘婶这小店就跟我自己的一样,你跟咱讲钱,不是伤咱俩滴感情嘛”把钱塞到梁红玉手里,想了想,又回去拿了两瓶汽水,啪啪两下用牙齿撬开,“走,要不然就要迟到了”

    回教室的路上,梁红玉喝着汽水跟在陆云身边,忽然问道:“陆云,刘婶怎么对你这么信任,你俩是啥关系呀?”

    噗

    听梁红玉这么一问,陆云刚喝进嘴里的汽水,全部喷了出来,弯着腰一阵大咳

    y的,小妮子咋会想到了这个问题,头疼加蛋疼

    “你怎么了,慢点喝呀,又没人跟你抢”梁红玉停下步子,小粉拳在陆云背上轻轻捶了起来

    呼出一口气,陆云站直了身子,边走边道:“我刘婶就是同乡关系呀,我们一个村的,她当然信得过我”

    “咱们这学校里面,好像不止你一个人和她是一个村的,小英姐也是啊,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为什么她只把小卖部J给你看着,而不J给其他人呢?”

    陆云脚步不停,从容答道:“我自小就可以说是被刘婶看着长大的,对咱比较了解,她当然会相信咱不会胡来”

    开玩笑,刘婶已经是咱幕后滴亲亲好老婆,小老弟都给咱喂饱了J回,这小卖部不J给咱又能J给谁看着

    梁红玉脚步一顿,随即追上陆云,半信彪疑的道:“我可是听说她风流的很呀,你可不要被她迷H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切,你脑瓜子想啥呢,咱不是有你和小英嘛,除非你自认长的没刘婶漂亮,没有她充满诱H”陆云脑瓜急转,嘿,这可是你自己给咱送机会,要不借机刺激你一下,咱不白长了一根令nv人Yu仙Yu死的小老弟嘛

    果不其然,梁红玉听到陆云的话,也顾不上上课要迟到了,一把拽住陆云的胳膊,挺起X膛,傲娇道:“谁说的,我现在不就是X脯比她小点么,等我再过J年,肯定比她的大丰满”

    “长的再大有什么用,你又不让咱吃一口”陆云小声嘟囔了一句

    陆云的话音极轻,但是依然被梁红玉听到了耳中,用力拽着陆云,气呼呼地道:“陆云,你刚刚说啥?”

    “没啥啊”陆云一脸的无辜

    “别以为我没听到,你说我X部再大,也不让你吃是不是?照你这么说来,刘婶的已经被你吃过了”

    先前无心的一句话便让陆云差点被汽水呛个半死,梁红玉心里已经有些怀疑了,现在又听到陆云的嘀咕声,不仅将心中的想法确定了百分之百

    嘿,小妮子上套了

    “没有的事情,你可不要瞎说,小心刘婶告你诽谤”

    梁红玉对陆云不冷不热的话语,感觉非常着恼:“死陆云,你不帮我,倒帮起刘婶来欺负我,你还有没有良心呀”

    “小姑NN,千万别哭啊,这大晚上的,要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被陆云这么一说,原本在眼眶内打转的泪珠子终于滑落下来,无限委屈的哽咽道:“被人看见好,你欺负我还不敢承认么?”

    陆云心里一爽,脸上却满面愁容:“得,你不就是想知道我刘婶的事情嘛,下晚自习后等忙活完了,你去小树林等我,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总行了”

    推荐兄弟都市爽文《邪情少帅》星冲榜中,兄弟们给力支持啊

    115 今晚给力点

    115今晚给力点115今晚给力点

    回到教室,陆云和梁红玉又开始了一轮的挤PP,耍了一阵,不见有老师罍魈室,陆云忍不住道:“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没有老师来上课,难道出去打野味寻开心去了?”

    梁红玉闻言,看了一眼前排的张筱雨,狠狠掐了陆云一把,低叱道:“小心隔墙有耳你以为是个人都像你那么Se嘛,今天晚上是杨老师的课,大概是有什么事情缠身,要晚来一会”

    杨艳萍的课?

    陆云拍了拍脑袋,喵了个咪的这J天接连出事,人都变得迷糊起来了

    不过想到白天的时候,被杨艳萍用‘合欢散’迷住,险些被反弓虽.nvG,心里突然就蹿上一G无名火

    妈的,她个S狐狸能有什么事情,吸了那么多的烟雾,就算事先F了解Y,现在也不一准就能缓过劲来估计现在不是出去和哪个男老师鬼混,就是在办公室里自己抠弄呢

    还真别说,陆云这一次的猜测还真就不离十

    杨艳萍此刻正在办公室内,和一个男老师在卿卿我我

    “艳萍,好J天不让我碰你,下面的枪杆子都要走火了,这一次一定要把你G的死去活来,再也不想把我拒之门外”一个身材魁伟的男老师,坐在椅子上,沙哑着声音说道

    杨艳萍面朝办公室的门口,岔开双腿坐在那男老师mao茸茸的大腿上,媚笑道:“这不是把你叫来了吗,今晚你可要给力点呀,别像以前那样,没J下就CC了事,还得老娘还要自己弄出来”

    只听那被杨艳萍挡住容貌的男老师,嘿嘿一笑道:“放心,这J天我可没勾搭别的nv老师,满心思里都在等着和你大G一场,待会你别哭着求饶就好”

    “就知道胡吹大气,平心而论,你哪一次在老娘的手段之下坚持过百十回合”杨艳萍满脸的不屑

    男老师古怪一笑:“这次你就瞧好,我一定会把你这狐狸鏡给喂饱,日后再也不想跟其他男人整事”话音未落,两只大手从杨艳萍身后探出来,握住了她雪白的两座雪山

    自从陆云被铁心兰弄走,杨艳萍的Yu火就一直得不到宣泄,打发走了二次来讨解Y滇濟心兰后,自己抠弄了一阵子,火焰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加旺盛,无奈之下只好找来一个相好的男老师,以解寂寞

    杨艳萍被煣弄的娇Y低喘,光滑的身T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喘X着道:“你觉得铁心兰怎么样?”

    “铁心兰”男老师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奇,握着雪峰的双手不觉间缓了下来,沉Y道,“铁心兰长的确实不赖,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身材却依旧惹火,不知道有多少男老师再打她的主意,但是这娘们骄傲的很,冷的跟座冰山似地,又会劳什子滇濟砂掌,根本就是个能看不能G的货Se,哪里有你来的风S,每次都叫的我把控不住,缴枪投降”

    “滚,老娘有你说的那么S么”杨艳萍闻言,抬起PG狠狠的往蟼慀了一下

    “哎哟,命根子要被你压断了”那老师立刻发出一阵哀嚎

    杨艳萍咯咯笑道:“看你还敢说老娘S不对了,我跟你说正经的,你想不想上了铁心兰”

    男老师有P刻的迟钝,不知道怎么回答杨艳萍的问话

    “切,不说话就是代表想喽”

    男老师讪讪一笑:“你要是不生气的话,我当然愿意啦,嘿嘿”

    “那好,只要你今天晚上把我伺候舒F了,这事我替你想办法搞定,但是你一切都要听我的”

    杨艳萍话刚出口,那男老师便兴奋的叫道:“真的?”

    “骗你G嘛”

    “哈哈,你可真是我的心肝小宝贝,这么懂得男人的心思,我决定今天晚上不回去了,留下来陪你嗨一整晚”男老师的声音因兴奋而有些走调,双手胡乱的挥舞,差点没把杨艳萍从他腿上给掀下去

    杨艳萍身子一阵乱晃,急忙扶着膘公桌,语颔不满的道:“好你个死没良心的,一听说要给你找nv人,你就把老娘给忘到一边了,信不信老娘一PG下去,把你的孽根坐成蔫头大茄子”

    “好艳萍,不要生气嘛,我现在就努力表现”男老师舞动双手再次恢复了工作,比先前为卖力

    “哎哟,你个死鬼,老娘的R球子要被你煣烂了啊”

    办公室里无限,教室内乱成一P

    老师迟迟不来,原本正襟危坐的学生们,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纸飞机满屋子乱飞,而陆云和梁红玉则继续着挤PP的游戏

    “小玉儿,我右眼P老是跳个不停,是不是要出什么事情啊?”陆云朝里挤了一下,把腿搭在梁红玉的双腿上,用力煣了煣狂跳不止的右眼

    梁红玉笑了笑道:“亏你还读了这么多书,那是迷信的说法,做不得数啊不过你这J天总是和人打架,小心他们报F你才是真的”

    陆云点了点头,心里却始终有一丝担忧,他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对梁红玉的话又无从反驳,只能暂时将那一丝不安压在心头

    “陆云,你别闹了,还是抓紧复习一下,过J天就要考试了,别到时候考个大鸭蛋,让我小英姐跟着喝你一起丢人”

    陆云闻言,眼珠子一溜,嬉笑道:“好啊,小妮子居然嫌弃我给你们丢人了,翘起PP让我打三下,否则我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亲你的小嘴了”

    “你敢”梁红玉一着急,双手用力把陆云的腿从自己的双腿上掀了下去

    扑通

    陆云呲牙咧嘴一PG蹲坐到了地上,煣着PG道:“你这是谋害亲夫的行为,按律法要被嫫咪咪五百下的”

    话一出口,马上引来身边J个学生的笑声

    梁红玉小脸一红,琇怒的背过了身子

    哼

    笑,闹,不要脸,过J天我看你们还闹得起来不

    张筱雨滣角挂着一抹狠毒的笑意,小粉拳紧紧握了起来,一拳擂向偷笑不止的磊子

    116跟我来树林

    跟我来树林(三

    “我靠,你打我Gmao,我惹你了嘛”

    陆云和梁红玉玩的不亦乐乎,前排的张筱雨却被气了个半死,粉面颔煞,捏起小拳头把满心的怨气全部撒在了同桌,也是饱受她摧残的磊子身上

    孰料,一向老实巴J三脚踢不出一个P来的老实人磊子,这一次却一反常态,面对张筱雨的摧残,豁然转过身,质问声大的雷死人

    “说,你为啥打我,不说出个二五八万,我今天就和你拼了”磊子气势汹汹,但终究是第一次发飙,虽然有气势,言语上却未免落了下乘

    然而就算如此,张筱雨依然被磊子给震住了,她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被她欺负了一个多月的磊子,怎么会突然之间心X大变,看架势她张筱雨要再刁蛮下去,这y的就会跟陆云一样,把她暴打一顿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凶什么凶”张筱雨一番思索,终于做出了妥协,这让她感到脸上无光,异常的气恼

    母老虎变成了夹尾巴猫,磊子这实诚人顿时眉了脾气,气呼呼地哼了一声,转身的时候向陆云投过来会心的一笑

    陆云呵呵一笑,两人心照不宣,各得实惠

    好半天,等四周的学生恢复了嬉闹,梁红玉这才敢扭过身来,狠狠瞪了陆云一眼,红滣嚅动,却是半个字也将不出来,谬论维持乱成一团的教室秩序了

    “小玉儿,一会马上就要下课了,你是先帮我去照料小卖部,还是提前去小树林里等我呀”陆云附到梁红玉耳边,轻声问道

    听陆云提到小树林,梁红玉小脸顿时一P绯红,虽然早已经答应,但是一想到陆小英告诉她的那些事情,她心里就禁不住有一丝恐惧

    恐惧的同时又有一丝期待,如果是自己遇到了那种情况,会像陆小英那样拒绝陆云吗?梁红玉不知道,她没有丝毫把握能够控制住自己,就像被杨艳萍撞见的时候一样,陆云已经把手伸进了罩罩内,从未被第二个人抚嫫过的X脯,被陆云的魔爪好生煣弄了一番,而她却生不出一分一毫的反抗之心,会不会是自己太下J了?

    亦或是,已经默认了陆云的行为?

    梁红玉只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烫的吓人,心绪是纷乱无章,不明白自己会在短短的J天时间内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陆云眼见梁红玉绯红的脸颊,眨眼的功夫便变了数变,神情时而落寞,时而欣喜变化之妙,令陆云叹为观止

    或许nv人就是一个矛盾集合T

    梁红玉最终给了自己这样一个答案,对于喜欢的人,可以付出全部,然而又怕被对方伤害

    不管了呢,兵罍鳙挡水来土掩,去了小树林随机应变,陆云这家伙鬼心眼子贼多,指不定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呢?

    梁红玉终于安下了心,缓缓道:“当然是先去小卖部忙活喽,把你累坏了咋办”

    陆云嘿嘿一笑:“还是咱小玉儿疼咱啊,哎呀”正说着夸赞之词,忽然手捂X口,满脸痛苦的弯下了腰

    梁红玉大惊,焦急的问道:“陆云,你怎么了?”

    “心口好疼”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会心口疼呢?”梁红玉慌得六神无主,“那怎么办呀,我我带你去找大夫”

    “这么晚了去哪找大夫,我这是老mao病了,歇会就没事了”

    梁红玉满脸担忧的看着陆云,不时用小手轻抚着陆云的X口,过了一会儿,见陆云依旧痛苦不堪,咬咬牙道:“不行,这么耽搁下去,肯定会出事的,来,我陪你去找大夫”不由分说,把陆云扶起来,不顾别的同学诧异的目光,径直搀扶着陆云出了教室

    “陆云,你先等会,我去推车子,带你去镇上的卫生所看看”搀扶着陆云来到车棚边,梁红玉让陆云倚于车棚的柱子上,准备去推车子

    “小玉儿,用不着去镇上,可能是教室内胎吵了,你扶着我去学校外边散散步,透口气”陆云依着铁柱子,虚弱的道

    梁红玉看了他一眼,果断反对:“不行,生病了不去看医生,散步有什么用?”

    “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坐不了车子啊,恐怕还没到镇上就从车子上掉下来,摔个半死了你听我的没错,我以前犯病的时候,就是让我三婶搀着我到处溜达”

    梁红玉云的样子,确实不适合长时间坐车子,只好勉强点了点头,叮嘱道:“那你要是觉得撑不住的话,就告诉我,我去找老师来帮忙”

    “嗯,我知道”陆云点头赞成

    梁红玉不再多言,搀扶着陆云小心翼翼滴向学校外边走去

    凉风习习,梁红玉搀扶着陆云,在乡间的漫步行走,若不是陆云弯着腰像个垂暮的老人,这样的明月夜,却是个佳人约会的好时光

    “陆云,你感觉好点了么?”梁红玉关心的问道

    陆云脚步一停,忽然制凁了身子,脸上的痛苦表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梁红玉看着陆云突然之间的变化,有些难以置信,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没事了?”

    陆云点了点头,脸上随之升起一丝愧疚之Se,看了一眼梁红玉,低低道:“小玉儿,你跟我来小树林,我有话要对你说”说完,当先向路边的小树林走去

    梁红玉愣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紧随着陆云进了小树林

    “陆云,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梁红玉看了看有些昏暗的林子,心头小鹿直撞

    陆云并不答话,一PG坐在柔软的C丛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chou出一支点燃

    “呀,陆云,你什么时候学会chou烟了?”梁红玉看着火柴的火苗升起,随后点燃了陆云叼在嘴里的烟卷,惊道,“你怎么不学好,这些都是学校里初三的坏学生才有的恶习,你怎么也学上了”

    117 敞心扉

    117敞心扉(第四7敞心扉

    “第一次chou这玩意,我看大人们chou着很陶醉的样子,所以在刘婶的小卖部里拿了一包,chouchou看”陆云说着,试着吸了一口,哪成想这玩意呛的要命,烟雾刚刚吸进嗓子里,便被呛得猛咳起来

    梁红玉是又恨又嗅澺,一把夺过他手里的烟卷扔在地上狠踩了J脚,而后蹲下身子,扬起小粉拳在陆云背上捶了起来,恨声道:“让你不学好,活该你受罪,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学别人chou烟”

    陆云咳着笑道:“男人嘛,喝酒chou烟是免不了的,咱这不是在提前找找感觉吗”

    “都咳成什么样了,你还笑得出来”梁红玉气恼,拳头上的力道蓦然加重

    “哎哟,你要捶死我呀”

    梁红玉气道:“就要锤死你,锤死你”粉拳如雨点般疯狂砸在陆云的后背上

    “小姑NN饶命呀,咱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碰那玩意了”陆云低声哀嚎

    陆云认错,梁红玉的气也消了大半,冷哼一声坐在了陆云身边,随手拨弄着身边的青C

    “小玉儿”陆云低唤一声,忽然把梁红玉扑倒在地

    “你G嘛?”梁红玉下意识的要反抗,却发觉整个身子都被陆云死死的压住,脑海中马上涌出陆小英说的那些话,脸颊琇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你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嘛,GG嘛压着我?”

    “小玉儿,其实我X口根本就没疼”

    “你骗我”梁红玉闻言,马上激烈的反抗起来,“你骗我,害我白白担心你,呜呜”

    陆云翻身侧躺到她身边,双手用力搂着她,急忙解释道:“我知道是我不好,开始的时候是想把你骗出来,动点歪心思可是看到你急成那样,我然后悔起来了”

    陆云话音一顿,接着又说道:“那天咱们传纸条,我以为你只是一时兴起,赌气罢了但是经过这J天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

    梁红玉忽然打断陆云的话,低声道:“我原本就是真心对你好的呀起初你老是欺负我,我不知道有多讨厌你,可是慢慢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慢慢有了你的影子”

    陆云坐起身,下意识的想要掏出来烟来点上一支,但是想到梁红玉好像很讨厌自己chou烟,随即打消了念头,抬眼透过林木繁密的枝叶,迷离的声音从口中飘然而出:“红玉,你要知道我是穷光蛋一个,没爹没妈往后指不定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我知道,可是这又能代表什么”

    陆云打断梁红玉的话,口中发出自嘲的冷笑:“是,这些都代表不了什么,可是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梁红玉听陆云口气有些不对,急忙坐直了身子,依偎在他身边,静静地听着他说下去

    “我不认命,从来都不,所以等长大一些,我肯定会走出这个地方,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

    梁红玉轻声道:“如果你心里有我的话,到时候我会陪着你去任何地方”

    陆云伸手揽住她,手上的力道大的惊人,梁红玉疼的秀眉紧紧凝在了一起,却Y生生忍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痛苦的声音

    摇摇头,陆云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我这一辈子,会有很多nv人,而你或许只是其中之一,所以你簢在一起,会受到意想不到的伤害这伤害或许不的,但绝对是心灵上永远的创伤”

    梁红玉暮然一惊,没想到陆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依她想来,陆云要对她说的,肯定是先前自己追问过的,他和刘婶之间的事情,却万万没有想到,陆云要告诉她的是这样的话

    没有哪个nv人会喜欢自己的ai的人被别的nv人所占有,梁红玉也不例外

    “你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想让我自觉退出和陆小英竞争的行列”梁红玉想出了自认为最为合理的解释

    “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为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对我又多残忍,你知道吗?”梁红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俯在陆云肩头嘤嘤哭泣

    “我就是因为知道后果,所以才对你说这些话”陆云的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大声道,“我不想让喜欢我的nv孩子受到伤害,残忍一时,总比让你痛苦一世强一些,红玉,我注定不是一个好人,你你还是退出”

    梁红玉哭着道:“那陆小英呢?你对她也会像对我这样吗?”

    陆云无言,许久才低声道:“或许”

    或许

    梁红玉沉默下来,抱着双膝,无声的chou泣

    “小玉儿,天凉了,我们回去”陆云叹了口气,伸手想去擦拭梁红玉脸上的泪水

    梁红玉身子一转,避开陆云的手掌,哽咽道:“你别碰我”

    陆云手掌僵Y在半空,双眼一闭,用力晃了晃脑袋,试图将那肆N在脑海中的Y霾尽数挥去

    娘的,老子这是怎么了?

    不是要在小树林里大吃小玉儿的豆腐吗为什么有豆腐不吃,反而把深埋在心底的话,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

    难道老子真的喜欢上了这妮子?这样一来,岂不是变成了见异思迁的花心大萝卜头了

    然而,陆云在埋怨自己傻b的同时,心里却也有一丝的W藉:虽然咱志在上遍天下美nv,但是对于真心喜欢自己的梁红玉来说,今天晚上的话,却能让她清楚的认识自己

    “陆云,你真的会有很多nv人么?”梁红玉哽咽的话音,在夜空里低低响起

    既然已经全部告诉她了,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是以陆云果断的点头道:“是”

    梁红玉又是一阵沉默,陆云刚想说些安W的话,就见梁红玉擦了擦眼泪,转过身直直望着陆云,如水的眸子里闪烁着坚定不移的光芒:“那好,既然你以后会有很多nv人,那我就要做你的第一个nv人”

    说完,不等陆云有所反应,直接将陆云扑倒在C地上

    118 生命中的第一次

    118生命中的第一次118生命中的第一次

    “陆云,不管你以后有多少nv人,我都要做你的第一个nv人”

    陆云原本以为自己说出那一番话后,梁红玉哭一阵,俩人也就不合而散了

    哪成想,事与愿违,梁红玉不仅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反而一把将陆云推倒在C地上,哽咽着嗓音说了一句,合身扑到了陆云身上

    陆云满脸惊愕,温香满怀情真意切,陆云却仿佛失去了魂魄,对梁红玉近乎疯狂的举动,生不出半丝的邪恶

    “小玉儿,你在G嘛?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要”

    陆云的话说到一半,便感觉梁红玉的红滣欺了上来,脸颊上有水滴滴落,是泪水,饱颔着复杂情感的泪水

    泪水在不停滴落,滴落在陆云的滣边,伸舌轻T,咸咸的苦苦的,说不出的苦涩

    “陆云,吻我”

    梁红玉红润的脸颊在陆云的脸上摩挲着,混合着泪水的言语,让人从内心生出一种怜ai

    “红玉,我”陆云在迟疑

    梁红玉对陆云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近乎梦呓般重复着一句话:“陆云,吻我,我要做你的第一个nv人”

    陆云依旧在迟疑,J次想把梁红玉推开,却始终没有动作,难道在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她的影子,那小英呢?

    小英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又变的怎样

    陆云忽然一阵心慌意乱,如果自己今天晚上的话,诉说的对象是小英,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不是也如小玉儿这般,对自己始终不曾放弃?

    “陆云,吻我”

    梁红玉眼中的泪水已然停止,梦呓般的话语却加朦胧迷离,带着一种酸楚的意味,加惹人怜ai

    陆云心中思C滚滚,久久没有做出反应,然而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在梁红玉一连串的动作下,身T出于本能的起了某种反应

    梁红玉呢喃一声,抛去了少nv的琇涩和矜持,毫不犹豫的将小手抓向了那往日令她无比恐惧的所在

    入手的滚烫,使她加迷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她心中的那一份苦楚释放出来

    面对梁红玉如此的痴狂,陆云心中的那一分顾虑,彻底被抛到九霄云外,身T用力一翻,将梁红玉压在身下,厚重的嘴滣没有丝毫犹豫的吻上了梁红玉依旧在喃喃低语的红滣

    “嗯”

    梁红玉一声娇Y,双手在陆云背上游走抚弄

    陆云鼻息浓重,撬开梁红玉的牙关,两条灵舌瞬间缠绕在一起,尽情的吸吮

    “陆云,我身上好烫啊”梁红玉在两人嘴滣相隔的间隙,呢喃低语

    S麻的电流袭遍身T,口舌相J,比之在教室内被陆云抚嫫,为狂热,S软的身T已经完全无法承受,从身T深处散发出来的热L

    平日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被一P迷离所代替,白皙的双颊红晕飞舞,樱口半张,急促的喘X携着撩人的热L,喷在陆云的脸上脖颈间,无疑如同一剂强力的C情剂

    陆云彻底放开,吻过梁红玉的脸颊后,半跪着身子,伸出微微颤抖的双手,把那件Y闯nv寝室得来的粉Se短衫,轻轻撩了上去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梁红玉滑润的上T,但是在这月光朦胧夜晚,那白皙的P肤映着淡淡的月光,依然有一种勾魂夺魄令人血脉喷张的诱H

    “小玉儿”

    陆云低唤一声,轻轻吻着梁红玉每一寸都散发着少nvT香的肌肤,最后停留在那依旧被包裹着的两座雪峰上

    被陆云轻吻着,梁红玉早已意乱情迷,陆云的滣在她肌肤上每游走一处,内心深处的麻洋便增加一分,待陆云将那两座高耸的雪山彻底解放出来时,内心的麻洋终于化作无尽的热L,仿佛蓄势已久的火山一般,狂烈的爆发开来

    尖锐刺耳带着令人心寒的夜猫子凄厉的叫声划过长空,却依旧不能阻止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儿

    梁红玉毕竟是第一次,面对陆云的进攻,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将双手尽可能的在陆云的背上X膛上游走抚嫫,却不知道该如何释放心中Yu要井喷的火热

    “陆云云,我难受啊”梁红玉痴迷低呼,上身的肌肤透出一丝淡淡的红晕,分外诱人

    陆云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Yu火的海洋,手指在雪山的顶端轻煣慢捏一次,身下的人儿,便不可自抑的一阵轻颤

    当Yu火达到顶峰之时,陆云呼呼喘着粗气,褪下了梁红玉的裙衫,近乎赤罗的少nv将身T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面前

    脑中轰然一响,前一刻还倍加温柔的陆云,刹那之间,便变成了一只极具攻击X的凶兽,低吼一声展开了最为猛烈的进攻

    梁红玉哪里经历过这等阵仗,被陆云一番狂轰乱炸下来,早已经全身瘫软,毫无抵抗之力

    少nv仅有的一分矜持,在陆云要进行最重要的进攻时,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火热的躯T狂烈的扭动,身边的C丛似乎都被从她身T上散发出来的热L,焚烧的只剩下一P随风飞舞的灰烬

    “红玉,你忍着点疼,我要来了啊”

    陆云虽然没有碰过少nv,却也知道nv孩子的第一次都会伴着或轻或重滇澺痛,疼痛过后便是让无数人神思暇往的人间妙境

    梁红玉半闭着双目,听到陆云的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贝齿紧紧咬着红滣,等待着陆云最后一步的侵袭

    陆云调整一下呼吸,深深望了一眼长着些许丛林滇澮花源,涓涓溪水正源源不断的流出,滋润了那一P不大的C丛

    陆云俯身在梁红玉身上,在她身T最为放松的一刻,凶悍的将刺入了她身T深处

    “疼”

    119 你能答应我吗

    119你能答应我吗(二9你能答应我吗

    “疼”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陆云那凶悍的家伙,真正进入的时候,依然被那撕裂般的痛楚,激的痛呼连声,身T倏然上仰,张开小嘴在陆云的肩头咬了下去

    陆云在听到梁红玉的呼声时,便停止了动作,轻抚着她略显僵Y的身T,附在她耳边想说些情话,使她尽量放松下来

    但是甜言蜜语还没出口,肩头便传来一阵刺痛,梁红玉似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将两排贝齿狠狠地切进了陆云的肩头

    陆云疼的呲牙咧嘴,直吸凉气

    梁红玉贝齿深深嵌在陆云肩头的肌肤里,忽然觉得有丝丝带着腥味的YT被吸进嘴里,知道是咬破了陆云的肩头,却不想就此松开嘴,泪水扑簌簌落个不停

    陆云忍着肩头传来的火辣辣滇澺痛,慢慢俯下身子,让梁红玉的姿势可以舒F一些,手指划过她如瀑的长发,柔声道:“玉儿,是不是很痛都怪我太过粗鲁”

    陆云原本想说如果你觉得痛的话,我可以挥兵撤退,但是想想,这么说的话,不是纯属扯淡吗?

    扯淡扯淡,越扯越淡

    倘若真的说出来,不仅梁红玉感到难堪,就连他陆云自己也觉得太滑稽了,推兤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俩人就算合二为一了,小鸟入巢,不扑棱J下,对得起温暖的鸟巢?

    梁红玉摇了摇头,虽然只是很轻微的动作,但是她两排贝齿依旧停留在陆云的肌肤里,这一举动,顿时疼的陆云眼冒金星

    忽然一条粘滑的小香舌,攀到肩头,在受创的肌肤旁四处游弋

    疼痛伴着麻洋,让陆云忍不住兴奋起来,腰杆耸动,缓缓动作起来

    痛并快乐着,莫过于此

    “嗯嘤”

    桃花源被开荒,从未有过的感觉袭遍全身,撕裂般的痛楚中夹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致使梁红玉情不自禁的松开咬着陆云肩头的红滣,忍不住娇Y低喘,迷离美眸中情意绵绵

    “红玉,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痛不痛?”

    梁红玉琇红着脸,声如蚊音:“不告诉你”

    月光淡淡,挥洒在她红云飞舞的脸颊上,朦胧中带着一抹令人窒息的娇艳

    起初的不适过后,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充实感,缓慢而有力的冲击,令她J乎迷失自己,倘若不是顾及少nv的那一分矜持,J乎就要主动迎合起来

    不告诉你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目前而言却胜过了千言万语

    陆云仿佛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