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作品相关 (3)

    ,你马上带着那小姑娘离开,至于你的同伴,嘿嘿他一嘴的口臭,我要帮他清理一下”

    “张哥,我们已经知道错了,你看是不是”

    张义不等陆云把话说完,怒叫着打断他的话,道:“刚才就算你们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来,我也不会出面管你们的闲事不过你们这一闹,弄得我这生意根本没法继续做下去,和你一起的家伙又出言不逊,我如果任由他离开,我他娘的面子往哪搁”

    “陆云,你和他废话什么,你走你的,我看他还能把我吃了”周全横下了心,打算让陆云先离开,免得两人同时挨揍

    这一耽搁的功夫,被打的周高人和另外两个男学生,互相看了一眼,灰溜溜的滚出了食堂跑出食堂,周高人怒骂道:“陆云、周全,你俩等着老子的报F”

    “C,垃圾玩意,老子等着你来报F”周全回吼一声,看着张义道,“黑熊,老子就站在这里,看你能耍出什么手段”

    陆云知道周全是个,宁可打死也不能被吓死的犟牛,看他这时脸红脖子粗的瞪着张义,就知道他犟筋发作,要不趁早把他弄走,还真敢张义拼个你死我活

    “周全,你少说两句能死啊”陆云心里暗骂他猪头,这事的起因虽然是因为陆小英被调戏,但是眼前明摆着张义的生意受到了影响,让人出出气,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张义冷笑道:“陆云,你也听到了,这家伙自己找揍,可怨不得我了”

    “张哥,你就看在我们年Y不懂事的份上,放我们一马以后又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我们,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会让你满意”陆云依然做着努力,试图说F张义放过周全

    “陆云,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娘们了,大不了就是一顿揍呗,我又不是没挨过,你犯得着这么求他么?”周全一根筋扯到底,紧握着拳头,随时准备上前和张义G一仗

    陆云J乎要被他气疯了,看了眼瑟缩在自己怀里的陆小英,低声道:“小英,你先走,我一会解决了这件事,去找你一起吃早饭”

    陆小英摇摇头,轻咬着嘴滣,道:“我不,这事是因为我引起的,我怎么能把你们撇下,自己走了?大不了我也被他揍一顿”

    陆云听到这话,不由把陆小英搂的紧了,宽阔的X膛明显被两只小白兔S扰着

    “张哥,既然你不放过我们,那我们三个就一起等着你的惩罚”

    陆云也不是怕事的主,把陆小英推到一边,和周全并肩站在一起,看着张义凛然不惧

    “嘿,没想到你还挺仗义,我要不顺手教训教训你,还真对不起你这份决心”张义看着面前的两个小P孩,手一甩,铮亮的菜刀碰地一声落在一张饭桌上

    “陆云,你脑子坏掉了啊,他找的是我,你跟着瞎掺合什么,赶紧带着你的小美nv离开”周全看陆云非但不走,还要和自己一起面对五大三粗的张义,伸手就把陆云往食堂外边推,边推边道,“你放心,只要他打了我,我会让他后悔他娘把他生了出来”

    陆云和周全认识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只知道他老子是个国家G部,具T是什么职位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在陆云想来,周全既然能来镇中学读书,他老子的官也大不到哪去,因此对他现在说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狗P我能把你留在这,自己跑吗?”

    陆云拨开周全的手臂,身子又往前挺了两步

    “行了,你俩也别废话了,一人让我打俩嘴巴子,我马上让你们离开”张义不耐烦的说道,打发了这俩小子,他还要继续卖早饭,要不然大热滇濎,炒好的菜非变味不可

    “打你妈的嘴巴子,死黑熊先吃我一拳再说”拧不过陆云,周全只好让他留在这里,话刚出口,身T已经向前蹿出,拳头一挥,直奔张义的胖脸而去

    张义一声狞笑,语气轻松地道:“臭小子,就你这小P孩还想跟我动手?”眼睛一眯,大R掌灵蛇出洞般迅猛伸出,实打实的抓住了周全的拳头

    “记住以后嘴巴放G净点”张义抡起大巴掌,一巴掌chou向周全

    陆云见周全要挨打,立时红了双眼,正要上前帮忙,脑袋一转,急声叫道:“嫂子,张哥欺负我们了”

    陆云的话马上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张义闻言,chou出的大巴掌Y生生停在周全左脸一寸处,狐疑地看了一眼陆云,反手拧住周全,回头向身后望去

    “陆云,你竟敢诈我?”张义回头看了半天,根本就没发现柳芸的身影,知道上了陆云的当,抡圆了拳头砸向周全的后背

    “张义,你还真长能耐了哈,老大不小的一个老爷们学会欺负起小孩子来了你忘记了当初答应过什么了吗?”

    随着话音响起,柳芸鬼使神差般的出现在屋子里,倒竖着柳叶弯眉,瞪着张义

    张义一哆嗦,急忙收了拳头,松开周全的手臂,回身冲着柳芸笑道:“媳F,我只是和他们闹着玩呢陆云,你说是不是啊”

    柳芸的出现原本就出乎陆云的意料,此时见张义停手,也不愿意再把事情闹大,附和道:“嫂子,张哥确实簢们闹着玩呢”

    “那你刚才乱叫什么,害老娘的馅饼都烙糊了”柳芸嘴上骂着,却冲着陆云抛了个媚眼,妖媚之极

    陆云挠挠头,装作不好意思地道:“嫂子,对不住了啊,要不我来赔偿你的损失”

    “赔什么赔,你们赶紧滚蛋,麻痹的,大清早的遇见这事,真他娘的晦气”张义骂骂咧咧的往外轰陆云和周全

    “那行,张哥嫂子,那我们就先走了啊”陆云拽了一把周全,牵着陆小英的小手,头也不回地出了食堂

    躲在外边看热闹的还有不少学生,他们可都瞧见了陆云和周全的狠辣,看见了陆云把陆小英搂在怀里,十分亲昵的情景

    此时见三人走了出来,有不少nv学生小声嘀咕道:“陆云刚才的样子好帅啊,我要是能做他nv朋友就好了”

    一边有人接口道:“你就别指望了,你没看见陆云旁边的nv生吗,她可是咱们学校里有数的校花之一呢,就你这样的校C,等下辈子”

    陆小英低着头,紧紧跟在陆云身边,小脸琇得通红

    021 群殴

    021群殴

    J蛋火烧没吃成,差点被人揍成G蛋,周全心里J乎要憋屈死,一路上耷拉着脑袋,净想着怎么样才能把张义那黑熊狠狠暴揍一顿

    “小英,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不知不觉间,三人溜达到了陆云的宿舍旁边,陆小英闻言抬起头,啊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这P属于男生的地盘

    “你等等,我快就回来”陆云拦住她,飞快地跑向寝室,把刘寡F给他的那些吃的,一G脑的全拿给了陆小英

    “陆云,你哪来的钱买这些东西?”陆小英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东西,话音里充满的质问

    陆云笑了笑道:“这你就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

    “该不是刘婶”陆云不说,陆小英马上就联想到了刘寡F,但是话刚出口,猛然意识到周全还在一边,把手里的袋子塞给陆云,赌气似的说道,“我不饿,你自己留着吃”说完,也不等陆云解释,转身跑了开去

    “小英”

    “什么东西?”周全莫名其妙地看着陆小英离去,上前夺过陆云手里的袋子,大笑道,“吃不到J蛋火烧,嚼J根火腿肠也不错”

    也不管陆云让不让他吃,打开袋子拿出一根火腿嚼了起来,边嚼边道:“陆云,你小子隐藏的够深的啊,泡上了咱学校的校花,都不告诉我一声,真不够兄弟”

    陆云横了他一眼,可以避开话题,歉然道:“周全,不好意思啊,今天把你给扯进来了,你手没事”

    “没事”周全夸张的晃晃手臂,冷叱道,“就那黑熊也想伤我?等过J天找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番”

    “算了,咱们那么一闹,的确是影响了他的生意,虽说他有点过分,毕竟咱们站不住理”

    周全点点头,颔糊道:“行,只要他不找咱俩的麻烦,不跟他计较就是了陆云,这火腿味道不错,你也来一根?”

    “你吃,我不饿”

    周全凑上前,笑道:“陆云,我看张义他媳F看你的眼神很暧昧啊,她是不是对你有那意思了,要不然咱们闹了半天她都没出现,为啥你一嗓子喊出,她立马赶出来救场?”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哥人品比你强那么一点”陆云笑道

    周全嗤之以鼻:“得了你,就你还跟我讲人品猫在厕所顶上偷看nv孩子上厕所的时候,你咋就没人品爆发呢?偷看了十J次,啥都没看见,我只偷看了两次,想看的就都看到了”

    咂巴咂巴嘴,周全先摆着自己的丰功伟绩

    喵了个咪的,陆云郁闷地J乎要拿脑袋去撞墙,周全这家伙每次在陆云手里吃瘪的时候,总会抬出这件事来嘲笑他

    “张义他媳F,是叫柳芸”周全Se迷迷地问道,“这小娘们长了颗真够水灵的,咋就会看上了张义那黑乎乎的家伙好x都让狗C了,这话说得真不假”

    陆云看了他一眼,想到昨天晚上柳芸对他说的话,一时心洋难耐,就盼着天赶快嘿下来,晚上找个借口再去食堂看看这小娘们,是不是真对自己有意思

    俩猥琐小子坐在地上,低声品谈着学校里的nv生,殊不知危险在慢慢来临

    “陆云你眼光真差,咱学校所有nv老师里面,我就看着铁老太太最漂亮,别看她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敢打赌,她绝对是等待燃烧的一捆级G柴娘的,不跟你扯淡了,弄的老子火烧火燎的”周全驳斥着陆云,脑袋里幻想的全部都是铁老太太的影子

    陆云笑了笑,懒得和他争论

    “陆云、周全,你俩个杂种,老子终于找到你们了”

    一声怒吼在两人背后响起

    陆云和周全同时转头望向身后,只见先前被打的周高人带着十J个男生,朝他们急冲过来,边跑边叫,像极了叫春的野驴

    sb,不等把我们围住就开嗓子瞎叫,老子不会跑么

    陆云和周全彼此看了一眼对方,不约而同地站起身,往校长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周高人怒叫道:“C泥马的,你俩有种的别跑”

    周全一边跑,一边回头鄙视道:“你sb啊,我们不跑难道还等着被你们群殴?”

    陆云也回头骂道:“二百五的玩意,叫这么多人来打我们两个初一的学生,你他娘的真给你妈长脸啊我要是你,早找棵歪脖子树吊死了,还省得L费你妈的N水”

    陆云这家伙骂人贼狠,把周高人气的直跳脚骂娘,冲身边的一帮人叫道:“一群废物,赶紧给我把他俩抓住”

    十J个学生同时在心里鄙视他,sb要不是你叫驴一般,我们早就把那俩小子抓住了,还用得着像现在这样和他们玩赛跑

    陆云和周全毕竟年纪小,寝室到校长办公室的距离又太远,跑了一阵子气力不济,度慢了下来,被后面的周高人一群人为了个严严实实

    陆云和周全相视苦笑,今天看来一顿抗揍是挨定了

    “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周高人呼呼喘着粗气,指着陆云两人破口大骂道,“小B崽子,敢拿刀架在我脖子上,不给你们点厉害瞧瞧,你们还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呢”

    死活是跑不了了,周全伸出中指冲周高人隔空连捅,耻笑道:“手下败将,敢不敢哥玩单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你就是我你妈生出来的”

    y的,周全骂人的功夫也不赖

    “单你妈,给我打”周高人嘴P子上占不到便宜,手一挥,十J个学生马上围了上来,拳加脚冲着两人就招呼过来

    “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周全身子一晃,巧妙地躲开一脚,一把抱住了一个男生,俩人滚地葫芦似的在地上厮打了起来

    022 铁心兰出手

    022铁心兰出手

    周全抱住一个学生在地上翻滚,致使其他人不敢贸然出脚出拳,矛头全部指向了陆云(_泡amp;书amp;)

    “骂了隔壁的,来”陆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没好了,身子一蹲,双手抱头,ai他娘的咋打咋打,只要别把老子给打傻就成

    周高人叫道:“把陆云的手拿开,我要扇他的脸”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短

    周高人这厮上来就要打陆云的脸,陆云火气腾地一下蹿了起来,起身盯着周高人道:“你他M的别不知道好歹,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们?”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陆云话音落地,拳头也随之呼啸而出,碰地一声,和周高人的鼻子来了个亲密接触

    周高人和他身边的人根本没想到陆云敢先下手,楞了瞬间,一帮人这才叫嚣着毖陆云围起来痛揍

    学校里打架是常有的事,不一会功夫,四周緡满了看热闹的学生,不仅没有人去告诉老师来制止,反而有男生在一边起哄

    陆云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头,被踹了多少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抓住一个男生,把头埋在他的X前,拿膝盖不停滴顶着他

    周全也不好过,毕竟年少力气不够,折腾了一番,现在已经被那男生压在了身下,拳头雨点般落在周全的脸上

    “你们G什么?还不停手”

    看热闹的学生群里忽然传出一声断喝,吓得两边的学生赶紧闪到了一边

    来人正是人见人怕滇濟老太太

    周高人打的正兴起,头也不抬的叫道:“什么人感管老子”

    话说一半,忽然觉得脖领子被人抓住,而后整个人感觉如腾云驾雾一般拔地而起,正准备回头骂娘,一张笑眯眯的脸孔出现在眼前,跋扈的脸马上变成了惨绿

    “铁铁老师,我我”周高人结结巴巴地看着铁老太太,吓得三魂七魄全部丢到姥姥家去了

    “你什么你,我让你们住手,都没听见吗?”铁老太太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拎着一米七的周高人,就像拎着一只小J仔,看出丝毫的吃力

    十J个学生压根就没注意到铁老太太的到来,依旧对陆云和周全拳打脚踢

    “都都他娘的别打了”周高人颤抖着话音,嘶声叫道

    一帮人终于停下了手,想问周高人为啥要停手,只不过话还没出口,就看到了铁老太太拎小J仔似的把他们的老大周高人拎在手里

    十J个人高马大的初三学生,面对娇小却不失丰满滇濟老太太,齐齐变了颜Se,心照不宣的撒丫子跑人,只有痛揍周全的那个学生,因为离得较远,没有发现这边的异常

    周高人心里这个骂啊,一帮没有义气只知道花老子钱的杂种啊只不过他骂的再狠,在铁老太太面前他也只能在心里发发闷S了

    “还有不听话的啊”铁老太太放下周高人,满脸都是Y光般的笑容,拍拍周高人的脸,笑道,“乖啊,不要乱跑,我去叫醒你的同伴”

    周全已经被打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只是下意识地用双臂挡在脸上,抵挡着狂风暴雨般的拳头和巴掌

    铁老太太笑眯眯地走过去,手掌在摁着周全猛揍的男生后背上轻轻一推,那男生哎呀一声痛呼,身子向前猛跌出去,接连J个翻滚才停住势子

    那男生咧着嘴从地上爬起来,待看清偷袭自己的是学校里出了名的nv煞星铁老太太时,P都没敢放一个,撇下周高人掉头就跑

    铁老太太全然不理会逃走的男生,把目光转向躺在地上痛的直哼哼的周全,冷笑道:“装什么熊,死不了的话赶紧起来,还闲丢人丢的不够吗?”

    周全的确被打惨了,双眼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头,乌黑肿胀的仿佛一对熊猫眼,两边的脸颊高高肿起,上面布满的指印

    听出是铁老太太的声音,周全忍着痛楚,跐溜一下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目光透过肿胀的眼帘,在铁老太太不停滴打量

    “谢谢老师”幸亏周全双眼肿的只剩一条小细缝,要不然被铁老太太看到他眼中的猥琐,非一巴掌拍死他不可

    “被人打成这样,以后别说是我的学生”铁老太太见周全只是受了些P外伤,斥责了一句,不在搭理他

    周全看着铁老太太的背影,目光不由直了起来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心情一阵懊丧和激动

    NN的,今天丢人丢大了,肯定给铁老太太留下了自己是窝囊废的印象,我擦他周高人个姥姥的,坏我老子的好事,我非弄死他不可

    周全跟在铁老太太身后,发誓一定要报F周高人,双眼却始终盯着那两团肥硕挺翘的PG蛋

    “铁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在学校里打架了,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周高人看着站在面前滇濟老太太,一张脸苦的比苦瓜还要苦十倍百倍

    铁老太太笑眯眯地道:“不在学校里打,那是要到学校外边继续找人欺负陆云喽”

    “不是,铁老师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以后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其他地方都不在打架了,不会欺负陆云他们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求求您了”周高人马上就要哭出来了,见铁老太太对自己的哀求无动于衷,转向陆云道,“陆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你让铁老师放过我”

    铁老太太望向陆云,眸子里带着征求之意

    “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十J个人打我们两个,足可以看出他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他嘴上说的好听,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背着铁老师,暗地里下绊子对付我们”

    周全疾走两步,来到陆云面前大声说道,铁老太太明显是站在他和陆云这一边的,要不借机报F一下周高人,他睡觉都担心在梦里被窝囊死

    “算了,周高人你记住你刚才说的话”陆云虽然不是什么善茬子,对周高人纠集十个人打他们两个耿耿于怀,可也不想借助铁老太太的威势打压周高人

    023 室内

    023室内

    “陆云,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找你的麻烦(_泡amp;书amp;)你就帮我向铁老师求求情”听陆云的话里有商量的余地,周高人涎着脸对陆云苦苦哀求

    陆云点点头,看向铁老太太说道:“铁老师,我周全没什么大碍,您看是不是就饶了他这一次呢?”

    “陆云,你就这么放过他,你看看我的脸,还有你身上也没少挨拳脚铁老师,您可不能听陆云的,最起M要把这小子送到校长办公室,让校长来收拾他”

    周全一听陆云当真帮周高人求情,立马急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走到铁老太太身边忿然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自由主张”铁老太太看都不看周全一眼,对被吓得浑身颤抖不已的周高人道,“周高人,别以为仗着你老子是镇上的G部,就可以肆意欺负别的同学今天就看在陆云的面子上,我饶了你这一回,下回在被我遇见你仗着人多欺负别的同学,我打断你的双腿”

    周高人连忙点头,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了许多,急忙答道:“铁老师你放心,我要是再有下次,您就让校长开出我”

    “哼,你要是能改得了,我周全给你当儿子”周全眼见事情已成定局,自己在多说话只能钢铁老太太留下坏的印象,嘀咕了一声,就闪身坐到了一边

    周高人情不可闻地冷哼一声,冲铁老太太和陆云道:“铁老师、陆云,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可不可以走了呢?”

    铁老太太道:“走,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周高人脑瓜子急点,在得到铁老太太的同意后,立马闪人

    “陆云、周全,你们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铁老太太说完,当先离去

    去她的办公室?难道收拾完了周高人,下一步要对他俩开刀了?!

    陆云和周全互望了一眼,心里顿时有些忐忑,但是又不敢忤逆铁老太太的话,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

    走进铁老太太的办公室,陆云顺手关上了门,低着头道:“铁老师,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么?”

    铁老太太道:“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告诉你们,今天周高人打了你们俩,你们千万不要想着要报F他,你们斗不过他的”

    周全不F气地道:“为什么不能报F他,他老子不就是个小镇长吗,P大的官还真没放在我眼里”

    铁老太太神Se一厉,马上就要发作,陆云急忙把周全挡在身后,解释道:“铁老师,周全说话就这样,您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听老师的,一定不再惹事,好好读书

    铁老太太瞪了一眼藏在陆云身后的周全,神Se缓和下来,冷声道:“周全,你脸上肿的厉害,我放你一节课的假,去镇上的门诊部上点Y”

    周全对于自己刚才顶撞铁老太太,肠子都悔青了,听到铁老太太虽然冰冷,却不乏关切的话语,心里一喜,急忙应道:“对不起铁老师,我刚才不应该顶撞你的我现在就去镇上上Y”

    转身之际,忽然想起陆云身上也必然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于是开口道:“铁老师,是不是也让陆云簢一起去,他脸上虽然没什么伤”

    “我还有话和他谈,你先去,记得帮他把Y捎回来”铁老太太打断周全的话,在兜里嫫出J块钱递给周全,“这J块钱你先拿去,用些好Y伤才好的快”

    “不用了老师,我身上有钱”看来我在她的眼中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糟糕,周全说了一声,美滋滋地跑出了办公室

    周全走后,铁老太太怔怔地看着陆云,把陆云看的心里直发mao

    轻轻叹了口气,铁老太太打开chou屉,拿出一瓶Y水递给陆云,“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的,治疗瘀伤有很好的效果,你拿着,哪伤了就抹哪”

    陆云木木的接过Y水,道:“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回去?去哪?”铁老太太看了他一眼,“就在老师屋里上Y,上完了我还有话问你”

    厄

    直觉告诉陆云,要有非同寻常的事情紲鳙发生

    “可是,老师我我”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陆云红着脸道:“我伤到了大腿在老师面前,我怎么好意思妥掉衣F”

    铁老太太呵呵一笑,道:“没关系,你就当老师是你的S人医生我来帮你妥衣F,上Y”不由分说,伸手把陆云的短袖妥了下来,露出了陆云稍显健硕的X膛

    “下手可真够狠的啊”铁老太太抚嫫着陆云身上的淤青,ai怜的说道

    被铁老太太依旧柔N的手指抚嫫着,陆云舒F的J乎哼出声来,低声笑道:“没事,老师不用挂心”

    铁老太太叹着气,打开Y瓶,小心翼翼地在陆云身上的淤青处涂抹着,动作轻柔,令陆云没有感到丝毫的痛楚

    “把衣F妥掉”铁老太太帮陆云把上身的伤处全部处理了一遍,附在陆云耳边轻轻说道,呼出的热气,刺激的陆云下面马上士兵见了长官一般,来了个标准的敬礼

    “老师,这这不太好,要不我还是自己回去上要”陆云红着脸,腼腆的说道

    “呵呵,你还知道害琇啊,今天早上对老师说出那样的话,都没见你琇成现在这个样子呢?”铁老太太轻笑着,双手已然解开了陆云的腰带,随后双手一松,ku子麻索地掉落在地上

    陆云象征X地啊了一声,双手十万火急地捂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身T如虾爬子一般缩成了一团

    “怕什么,老师又不会吃了你”铁老太太声音柔柔的,强行把陆云拽起来,而后蹲下身子,用手指蘸了Y水,在陆云的腿上涂抹起来

    陆云感觉自己简直要爆炸了,双手已经无法将它控制住,仅存的一丝理智让他艰难的开口说道:“老师,还还是我自己来,要被别人看见,会说你闲话的”

    “没关系,老师的办公室根本就没有人敢不敲门进来的,校长也不敢”

    铁老太太呢喃着,脸颊滚烫火红,“陆云,把你的手拿开,这儿还有伤处需要抹些Y水”

    024 敷Y

    024敷Y

    024

    “陆云,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找你的麻烦(_泡amp;书amp;)你就帮我向铁老师求求情”听陆云的话里有商量的余地,周高人涎着脸对陆云苦苦哀求

    陆云点点头,看向铁老太太说道:“铁老师,我周全没什么大碍,您看是不是就饶了他这一次呢?”

    “陆云,你就这么放过他,你看看我的脸,还有你身上也没少挨拳脚铁老师,您可不能听陆云的,最起M要把这小子送到校长办公室,让校长来收拾他”

    周全一听陆云当真帮周高人求情,立马急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走到铁老太太身边忿然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自由主张”铁老太太看都不看周全一眼,对被吓得浑身颤抖不已的周高人道,“周高人,别以为仗着你老子是镇上的G部,就可以肆意欺负别的同学今天就看在陆云的面子上,我饶了你这一回,下回在被我遇见你仗着人多欺负别的同学,我打断你的双腿”

    周高人连忙点头,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了许多,急忙答道:“铁老师你放心,我要是再有下次,您就让校长开出我”

    “哼,你要是能改得了,我周全给你当儿子”周全眼见事情已成定局,自己在多说话只能钢铁老太太留下坏的印象,嘀咕了一声,就闪身坐到了一边

    周高人情不可闻地冷哼一声,冲铁老太太和陆云道:“铁老师、陆云,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可不可以走了呢?”

    铁老太太道:“走,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周高人脑瓜子急点,在得到铁老太太的同意后,立马闪人

    “陆云、周全,你们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铁老太太说完,当先离去

    去她的办公室?难道收拾完了周高人,下一步要对他俩开刀了?!

    陆云和周全互望了一眼,心里顿时有些忐忑,但是又不敢忤逆铁老太太的话,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

    走进铁老太太的办公室,陆云顺手关上了门,低着头道:“铁老师,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么?”

    铁老太太道:“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告诉你们,今天周高人打了你们俩,你们千万不要想着要报F他,你们斗不过他的”

    周全不F气地道:“为什么不能报F他,他老子不就是个小镇长吗,P大的官还真没放在我眼里”

    铁老太太神Se一厉,马上就要发作,陆云急忙把周全挡在身后,解释道:“铁老师,周全说话就这样,您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听老师的,一定不再惹事,好好读书

    铁老太太瞪了一眼藏在陆云身后的周全,神Se缓和下来,冷声道:“周全,你脸上肿的厉害,我放你一节课的假,去镇上的门诊部上点Y”

    周全对于自己刚才顶撞铁老太太,肠子都悔青了,听到铁老太太虽然冰冷,却不乏关切的话语,心里一喜,急忙应道:“对不起铁老师,我刚才不应该顶撞你的我现在就去镇上上Y”

    转身之际,忽然想起陆云身上也必然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于是开口道:“铁老师,是不是也让陆云簢一起去,他脸上虽然没什么伤”

    “我还有话和他谈,你先去,记得帮他把Y捎回来”铁老太太打断周全的话,在兜里嫫出J块钱递给周全,“这J块钱你先拿去,用些好Y伤才好的快”

    “不用了老师,我身上有钱”看来我在她的眼中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糟糕,周全说了一声,美滋滋地跑出了办公室

    周全走后,铁老太太怔怔地看着陆云,把陆云看的心里直发mao

    轻轻叹了口气,铁老太太打开chou屉,拿出一瓶Y水递给陆云,“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的,治疗瘀伤有很好的效果,你拿着,哪伤了就抹哪”

    陆云木木的接过Y水,道:“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回去?去哪?”铁老太太看了他一眼,“就在老师屋里上Y,上完了我还有话问你”

    厄

    直觉告诉陆云,要有非同寻常的事情紲鳙发生

    “可是,老师我我”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陆云红着脸道:“我伤到了大腿在老师面前,我怎么好意思妥掉衣F”

    铁老太太呵呵一笑,道:“没关系,你就当老师是你的S人医生我来帮你妥衣F,上Y”不由分说,伸手把陆云的短袖妥了下来,露出了陆云稍显健硕的X膛

    “下手可真够狠的啊”铁老太太抚嫫着陆云身上的淤青,ai怜的说道

    被铁老太太依旧柔N的手指抚嫫着,陆云舒F的J乎哼出声来,低声笑道:“没事,老师不用挂心”

    铁老太太叹着气,打开Y瓶,小心翼翼地在陆云身上的淤青处涂抹着,动作轻柔,令陆云没有感到丝毫的痛楚

    “把衣F妥掉”铁老太太帮陆云把上身的伤处全部处理了一遍,附在陆云耳边轻轻说道,呼出的热气,刺激的陆云下面的ak47马上士兵见了长官一般,来了个标准的敬礼

    “老师,这这不太好,要不我还是自己回去上要”陆云红着脸,腼腆的说道

    “呵呵,你还知道害琇啊,今天早上对老师说出那样的话,都没见你琇成现在这个样子呢?”铁老太太轻笑着,双手已然解开了陆云的腰带,随后双手一松,ku子麻索地掉落在地上

    陆云象征X地啊了一声,双手十万火急地捂住了自己的重要部位,身T如虾爬子一般缩成了一团

    “怕什么,老师又不会吃了你”铁老太太声音柔柔的,强行把陆云拽起来,而后蹲下身子,用手指蘸了Y水,在陆云的腿上涂抹起来

    陆云感觉自己的ak47简直要爆炸了,双手已经无法将它控制住,仅存的一丝理智让他艰难的开口说道:“老师,还还是我自己来,要被别人看见,会说你闲话的”

    “没关系,老师的办公室根本就没有人敢不敲门进来的,校长也不敢”

    铁老太太呢喃着,脸颊滚烫火红,“陆云,把你的手拿开,这儿还有伤处需要抹些Y水”

    025 苦楚

    025苦楚

    “陆云,把你的手拿开,不然老师没法给你上Y啊”铁老太太娇嗲一声,伸出双手把陆云的手轻轻移开

    “呵呵,好强烈的反应啊”

    铁老太太吃吃一笑,专心给陆云上起Y来

    陆云舒了口气,nnd她都不怕,我怕个鸟啊,这么想着,陆云放开心任由铁老太太给自己上Y

    铁老太太把陆云腿上的伤处,仔细涂抹了一遍Y水,站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双眼迷离的看着陆云,梦呓般道:“陆云,你还记得你早上对我说过的话么?”

    陆云一怔,虽然不是花丛老手,但也不是初哥的他,只一眼就看出铁老太太现在和以往给人的印象,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久旱逢甘雨

    陆云十分确定自己的判断,铁老太太正值虎狼之年,肯定久未经过细雨的滋润了,现在在陆云面前表现出来的绝对不是一个四十岁的F人所应有的样子,而是像极了一个面对情人撒娇的小姑娘

    “老师,我我现在可以穿上衣F了么?”Yu擒故纵,陆云还是多少懂得那么一点的

    “急什么,你还没回答老师的话呢”

    陆云煣煣鼻子,低着头不敢正视铁老太太:“记得,不过那只是在梦里,而且老师也说过,我只要说得是实话,不管怎样,都不会惩罚我的啊”

    铁老太太笑道:“谁说我要惩罚你了?”

    陆云不语

    铁老太太抓着陆云的手,轻笑道:“老师只不过想知道,如果老师自愿投入你的怀哀,你会不会拒绝呢?”

    “真的”陆云惊讶滇潷起头,目光中闪烁着野X的光芒”当然是真的喽,难道老师还会骗你不成”铁老太太吃吃笑道,“不过你可别以为老师是在强迫你哦,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直接离开,老师是不会怪你的,毕竟我年纪比你大了不止一倍”说着,竟幽俞澗了口气,语气中充满了遗憾

    “老师,其实要不是今天早上你B问滇潾急,我这辈子都不敢对你说出那样的话的”陆云见时机成熟,再也不客气,双手不老实起来

    “嗯”

    铁老太太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娇Y,酡红的脸颊艳丽无比,喘X着道:“臭小子,老师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陆云嘿嘿坏笑,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老师你支开周全,也没安什么好心思,呵呵,其实我们就像G柴遇到烈火,心照不宣罢了”

    “好啊,陆云你竟敢取笑我”铁老太太脸颊红了,抬起手掌就要拍陆云一巴掌

    “老师,别緡这小身子板,您一巴掌还不把我拍散架了啊”陆云急忙出言提醒,鬼知道铁老太太用没用上铁砂掌,要真被来上一巴掌,可不是一个惨字能够说得清的

    铁老太太闻言一愣,随即笑道:“你还怕我拍死你么?”

    “老师您滇濟砂掌可是闻名全校的,我怕的要死”

    “既然怕,你还敢碰老师?”

    “如果老师觉得我冒犯您了,现在就一巴掌拍死我,反正打死了我,您身上也有我的指纹,到时候警察来调查的时候,您就有充分的理由说我想要非礼您,您只是出于自卫,才不小心打死我的”

    铁老太太咯咯笑道:“臭小子,看你年纪不大,懂得倒还挺多的么”

    “都是老师苦心教育的功劳”陆云笑道

    铁老太太右手下滑,终于停在陆云搭起的帐篷上,满脸的惊讶

    “陆云,你知道吗,自从你早上对我说了那一番话后,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今年才四十岁啊,却守了十五年的寡,十五年间面对多少男人的殷勤我始终无动于衷,直到你早上对我说了那些话,我才知道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安分守纪的nv人”

    “包括我死去的丈夫,还有无数对我动歪心思的男人,从来都不敢在我面前亲口说出那样的话来,只有你这个小不点是一个例外你知道这J个小时对我来说有多么漫长么?我每时每刻脑海里都在想着你说的那些话,我然发觉我并没有老,我依然还年轻,是不是,陆云?“

    铁老太太仿佛迷失了自己,喃喃自语又似乎对陆云倾诉着什么

    又是一个寡F

    陆云并不清楚铁老太太是一个独守空房的寡F,估计学校里除了那些老师外,很少有学生知道的

    陆云忽然发觉自己和寡F特别的有拥,这他娘的难道是一种讽刺么?

    “老师,你你抓的我有点痛了”

    “不要叫我老师,叫我兰,或者叫我姐姐也行”铁老太太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松开了手,呢喃道,“其实我冰冷的外表下,一直希望有个男人能够真正的ai护我T贴我,十多年来没有遇见一个称心如意的,没想到被你那J句下流的话语,勾起了我多年的**,陆云,你说我是不是很J?”

    你这哪是J啊,整个一闷S型nvX的代表,想偷腥还拉不下面子来,自己找罪受,怨得谁来

    “老师”

    “叫我兰”

    陆云红了红脸,娘的咋感觉和她这么别扭呢,就算和三婶还有刘寡F在一起时,也没有感到有别扭的感觉呢,难不成铁老太太要赖上自己了?

    这么想着,陆云脸红了,暗道自己真是蹬鼻子上脸,能痛痛快快的G一次就不错了,还想长期霸占她不成

    “你能够把内心的**释放出来,说明你并不像你外表那样冷漠无情,我”陆云豁出去了,也不管大清早的有没有人闯进来,展双臂将铁心兰拥在了怀里

    026 床塌了

    025床塌了

    陆云心C起伏,做梦都没有想到铁老太太会自己送上门来,但是怀中的人儿散发出独有的气息,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得假的

    “咔嚓”

    一声脆响,紧接着响起陆云和铁心兰的惊呼

    原来是那单人床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床腿断折,陆羽和铁老太太咕噜一声滚到了地上

    铁老太太皱了皱眉,看了一眼被自己压在身下,满脸痛苦的陆云,低声笑道:“看来天公不作美,咱们的好事成不了了呢”

    陆云此刻早已Yu火焚身,冷不丁被当头泼下一盆冷水,直想开口骂娘,哭着脸道:“老师,既然老天都不让我们成其好事,我看咱们羔濎再找机会”

    “为什么要羔濎呢?没床就不能继续做么?”铁咯太太把脸贴在陆云的X膛上,来回摩挲着

    “老师,地上很凉,我不太舒F啊”陆云抱怨道

    铁老太太抬起头,笑道:“谁说要在地上,起来,我有办法”

    说着,铁老太太站起身,陆云也随之站起,躺在冰凉的石灰地上又Y又铬慌,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老师,我们要怎么办”陆云看了一眼塌了的单人床,迷茫的问道

    铁心兰微微一笑,也不答话,自顾解开了短衫上的纽扣

    霎时间,白Se的文X呈现在陆云面前

    那上面各绣着一个鸳鸯,彼此隔着深深的壕沟相望,似要突破桎梏,鸳鸯戏水海角天涯

    陆云一眼就看出,那对鸳鸯是后来以纯手工绣上去的,并非买来时就带着的,好奇的问道:“老师,怎么会绣着一对鸳鸯呢,既然是绣了鸳鸯,又为什么要让他们彼此分开,只能相视而望却不能在一起呢?”

    铁老太太脸Se变了变,强作笑容,看着上面的鸳鸯,眼中竟噙满了泪水

    “老师,您怎么了?”陆云被铁老太太表现出来的柔弱一面,惊得目瞪口呆

    这玩笑开大了,一向给人以铁娘子印象滇濟老太太居然会流泪,而且似乎是被勾起了某件被尘封的往事,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Y是忍着不让它流下来

    擦了擦双眼,铁老太太展颜一笑:“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往的事情,忍不住有些伤感罢了”

    陆云哦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下去,愣愣地看着铁老太太一言不发

    “呵呵,你看什么呢,咱们继续,周全应该快回来了,抓紧时间”铁老太太一扫方才的伤感,脸上重焕发出了迷人的笑容

    陆云巴不得她这么说,双臂一张毖她搂在怀里,双手则在背后,解开了罩罩上的扣带

    铁老太太半倚于陆云怀里,幽幽道:“陆云,你知道鸳鸯代表着什么吗?”

    陆云拧了拧眉,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抚嫫着她凝脂般的肌肤,开口道:“鸳鸯,不就是代表着两个相ai的人,用一声厮守在一起吗?”

    陆云也只是一知半解,信口胡掐

    “双宿双飞,只羡鸳鸯不羡仙,只不过若是那一对鸳鸯失去了另一半,便只是苦命鸳鸯,连J都不如了”铁老太太有P刻的黯然,而后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

    双臂环在陆云的脖子上,眼中迸发出火一般炙热的光芒,微张着嘴道:“陆云,老师现在是在犯罪,但是老师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你”

    听到铁老太太的话,陆云仿佛吃了兴奋剂,马上行动起来手,不安分的一路向下嫫去,跋山涉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然而,就在此时陆云脑中轰然一响,丝毫没有料到,铁老太太的那儿居然是传说中的白虎,手下的动作不仅一慢

    铁老太太此时敏感无比,对陆云突然停下动作,自然是一清二楚,离开陆云的滣,缓缓开口道:“陆云,你知道老师为什么这么苦了么?”

    陆云怎么会不知道呢,白虎传说可以克死一切和她结合的男人,典型的白虎星克夫命,人见人厌,注定孤老终生

    陆云毕竟年少,陡然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心里难免会害怕,怔怔地看着铁老太太,怎么也想不到这脺骺艳迷人的nv人,竟是传说中的白虎星

    陆云有些畏惧的看着她,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心里只想着弊虎星是不是真的能够克死一切和她结合的男人

    有了这层顾虑,陆云高涨的火焰陡然熄灭下来

    铁老太太叹了口气,离开陆云的身T,把衣F重穿上,颓然坐到椅子上,对陆云说道:“陆云,你走,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老师,我”

    027 白虎星(二)

    铁老太太打断他:“陆云,你别说了,走这么些年我已经习惯了”

    如果要找个词来形容铁老太太铁心兰现在的心情和神Se,只能用戚戚惨惨悲悲切切,来形容了

    陆云默默穿上衣F,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在另一张椅子上,隔着桌子看向一脸隘切滇濟老太太,想了想终于开口问道:“老师,对不起,是我不好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把以前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告诉我呢?”

    铁老太太看了他眼,幽怨之Se溢于言表,或许是久受委屈得不到宣泄,听到陆云的话居然趴在桌子上嘤嘤哭泣起来

    陆云有些mao了,虽然铁老太太尽量在压抑着使哭声不至于太过响亮,但是只要有人经过还是可以听到的,若是有人闯进来,看到向来冷冰冰滇濟老太太在自己的学生面前伏案哭泣,鬼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老师,您别哭啊,要是不想说的话,您就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陆云急忙走过去,劝W着伤心Yu绝滇濟老太太

    哭了一阵,铁老太太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抬头抹抹眼泪,强作笑颜道:“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命苦,如果你愿意听老师唠叨的话,老师就告诉你”

    陆云点点头,把椅子搬过来,坐在铁老太太身边,静静地听着她的倾诉

    原来铁老太太并不是生在农村,以前也不是做教师的

    她出生在一个颇为繁华的城市,家里是开武馆的,所以自小便随父亲学习武艺,把镇馆绝技铁砂掌练得炉火纯青,上大学后无论在父母还是同学老师眼里,都是最为出类拔萃的好孩子好同学好学生

    但是,她却始终觉得自己和别的nv孩不同,起因便是第一次在大学的浴室里面,和好多nv学生洗澡时,她惊愕的发现自己的隐秘部位和其他的nv学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别的nv同学隐秘部位丛林茂密,遮挡着最为重要的部位,然而她的却寸C不生,由于出生在城市家庭教育良好,她并不知道自己和别的nv孩有什么不同,直到此刻,她踩发觉浴室里不下三十个nv孩里,只有自己下面是光溜溜的

    别的nv生也发现了她的异样,有人尖叫道:她是白虎星

    只是这一嗓子,呼啦一下J十个nv生把她围了起来,目光盯着她的那儿,污言碎语不断,最刻薄者无外是说她这一生注定克夫的命,根本没有男人愿意娶一个白虎星做老婆

    惊愕之后,琇怒溢满她的心间,也不知道怎么穿上的衣F,如何逃离的浴室,她脑海心里只是想着那句话你是白虎星,注定一辈子没有男人疼ai,即使有男人疼ai,也早晚把那男的克死

    人言可畏,很快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她是白虎星的事情,往日和蔼可亲的老师变得无比冷漠,亲密无间的nv同学刻意躲避她,男生是见到她后碍于她功夫在身,不敢明目张胆的嘲讽,却往往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一时间,所有的一切都远离她而去,留下的只有冷嘲热讽世人对她的误解

    然而,就在他最为颓废,甚至想了接自己的生命时,一个不怕死的男生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在他的鼓励下,终于读完了大学

    而后,两人顺理成章的喜结连理,成为夫Q,那一年她二十二岁

    婚后滇濔蜜是她这一生最为怀念的日子,唯一的缺憾便是他们结婚后三年,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铁心兰短暂的快了过后,便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她认为是自己是白虎星的缘故,是以夫Q二人始终没有孩子

    T贴的丈夫一直在宽W着她,偷偷去医院检查身T,看看是不是问题出在自己身上,然而走访了J家全国著名的不Y不育医院,得出的结论却是他自身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这样一来,烫手的山芋又再一次的抛向了铁心兰

    尽管丈夫T贴入微,但是源自丈夫父母的压力,丈夫终于向她说明了一切,无奈地带着她去医院检查身T,结果和丈夫的无二,她自身也没什么问题

    至于为何结婚三年没有孩子,连医生都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

    但是,丈夫的父母却花钱贿赂的为她检查身T的医生,得知了她是白虎的事情

    为此,两位老人为了早日抱到孙子,强迫儿子和铁心兰离婚,理由无外乎她是白虎星,克夫克子

    铁心兰的丈夫在大学时便一直暗恋着她,认为自己能够把铁心兰娶回家,便是上天对他的恩惠,什么白虎星不白虎星,他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Q子能够ai自己,而同时自己也会对Q子倍加疼ai

    然而,父母却不理解他,再大吵一架后,愤然离去他本想出去散散心,却不想在路上被一个醉酒驾车的家伙,Y生生把他顶飞了J十米,生命的最后时刻想的却是为什么老天要对自己的老婆这样不公

    丈夫死后,铁心兰每日以泪洗面,丈夫的父母是因为她是白虎星的缘故,强行将她驱除了家庭

    “陆云,你明白一个被世人唾弃的白虎星,是怎么度过这十五年的时间的么?”

    铁老太太忽然抬起头,泪光闪闪的双眼迸S出令人心寒的光芒

    “陆云,你懂么”

    欢迎各位不嫌风云慢的兄弟加入

    028 迟来的疯狂

    026迟来的疯狂

    面对铁老太太的哭诉,陆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么深奥的问题,他小小的年纪怎么会懂呢?

    不过,之前有刘寡F的经验,陆云象征X的掉了两颗眼泪,哽咽着劝W道:“老师,您别难过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这日子咱还得继续过下去不是,如果整日沉浸在以往的悲伤中,对身T可是不好啊”

    “怎么过?”铁老太太猛然抬起头,盯着陆云道,“连你都害怕我这个白虎星,陆云,你告诉我,往后的日子我怎么过?对,你说的也没错,这么多年我都熬过来了,还在乎往后的日子吗!

    陆云一时沉默下来其实他根本就不懂nv人的心思,若不是三婶刻意的G引,他现在说不定还是个内心很纯洁滴三好少年呢

    世事无常啊

    陆云绞尽脑汁,想出了上面的J个字,轻不可闻滇澗了口气,轻拍着铁老太太因chou泣,而有些颤抖的肩膀道:“老师,您还是想开点,或许以后您会遇见自己的另一半呢,所以您现在要好好保重自己,为自己也是为了那在不久的将来出现在您生命中ai人”

    铁老太太摇了摇头:“我若是想改嫁的话,还用得着等到现在么,我是白虎星,即使有人肯娶我,我也不敢嫁给他啊”

    陆云郁闷了一下,既然知道自己是白虎星,还来簢整这事,这不是诚心害我么

    有这样的念头,也怪不得陆云,封建思想根深蒂固的农村,最忌讳的便是这一类的传言,铁老太太生在都市,不也照样认为自己是白虎星,是不祥之人吗

    叮铃铃

    上午第一节课的预备铃声响了起来,铁老太太擦G了眼泪,对陆云说道:“好了,你去上课,我也要备课了”

    陆云看着铁老太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面容,心里充满了愧疚,不管怎么说也是他把铁老太太的**引燃后,又残忍的将它扑灭的

    难道白虎星真的如传闻中的那样,如果是的话,自己刚才的举动是不是已经算是和她结合了呢,虽然没有突破最后的底线,但是

    “陆云,你怎么还不走,一会就要上课了”

    “老师,我不想去上课了,我旷一节课陪您”鬼使神差般,陆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留下来,即使不能和她做那事,至少也应该留下来陪她说说话,聊玲濎,宽W一下她早已脆弱不堪的内心

    铁老太太怔怔看着他,许久都没有言语,算是默认了让他留下来

    拿出课本,铁老太太翻看着今天要讲的内容,当了这么多年的历史老师,书本上的内容她早已烂熟于X,此刻只是想把脑海中的伤感尽快驱除,然而经过和陆云的事,她哪里看得进去半个字随手翻了J页,便重重地把课本摔在了桌子上,双手搅着乌黑的秀发,把头重重地埋了下去

    红颜尚且薄命,可她却连薄命的机会都没有

    有了刚才的亲昵,陆云也没有什么莫不开的,把铁老太太搂进怀里,好言劝W着,只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了刚才的**

    铁老太太任由他抱着,心里的悲苦却胜以往

    凄凄的哭声传进耳中,陆云忽然用手抬起了她下巴,闪电般吻向了那的红滣

    铁老太太稍作挣扎,便任由陆云吻着

    陆云喘着粗气,心里熄灭的火焰再一次高炙起来,激烈的吻,疯狂的煣弄着怀中人儿的身T,陆云仿佛在瞬间变为了一个极具侵略X的野兽,要撕碎一切阻挡他的物T

    铁老太太被陆云瞬间的转变,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心里想着反抗,身上却使不出丝毫的气力,只是喘X着呢喃道:“陆云,你你不怕我死你么?”

    “不”

    陆云近乎咆哮着说道,双手用力,撕拉一声把铁老太太刚刚穿上不久的短衫,强横的撕了开来,露出她X前好大一P的雪白

    “疼”

    铁老太太闷闷的渖Y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死,死,全他M的死光了

    陆云对铁老太太的痛呼充耳不闻,只知道继续侵略,所有的衣衫,全部成为他前进道路的阻碍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029 无耻

    029无耻

    两人这一番**大战,直到上午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才告一段落

    穿好衣F,清洁完身T,铁心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小nv人般依偎在陆云怀里,轻抬螓首,看着十五年来第一个让她感觉到幸福依然荡漾在身边的男孩,柔声道:“陆云,累了”

    陆云微微一笑,摇摇头道:“不累,老师”

    “还叫我老师”铁心兰嗔道,“你不是知道我是白虎星,怕的要死么,怎么又改变了主意?”

    呃

    这个问题么,陆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说是**所致也不尽然,毕竟在他的心里对铁心兰是白虎星一事,还是颇为顾忌的,当时为何会有那样强烈的占有和冲动,大半应该是觉得她过于可怜,怜悯的成分占了上风

    事情已经做完,陆云如果回答说是怜悯她,肯定会伤了铁心兰的心,嘻嘻一笑,流里流气的说道:“还不是因为老师您太有魅力了,害我根本顾不得想那么多,直接就把您给就地正法了,嘻嘻”

    “这么说,你是一时冲动了?”铁心兰听到陆云的回答,神Se马上黯然下去

    “怎么会呢?老师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吗,我只是想说你太有nv人味了,所以我才不管你是什么白虎星,只要能让你感觉到快乐,就算真的让我去死,我也愿意”

    铁心兰神Se一变,旋即恢复正常,痴痴道:“不会,我不会让你死,也不允许你死,如果真的注定要失去一个人,该死的也应该是我”

    姥姥的,拐了十八道弯,话题咋越来越沉重了呢?这mao事都没发生议论生死G个蛋,纯粹老天爷打喷嚏没雨找雨

    “放心,咱们都不会死,我陆云的命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Y,即使老天爷见了我,也要乖乖绕道走只要老师不嫌我又臭又Y,我愿意当你的保护伞,只要我陆云在,就绝不会让你受到丁点儿伤害”

    陆云语气虽显稚N,却充满了诚挚,让铁心兰并不年轻的心灵,产生了莫名的颤动,紧紧抱着他,道:“我愿意你做我的保护伞,虽然我们不可能有未来,但是只要有P刻的温馨,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一朝**欢,流年也枉然啊

    四十岁滇濟心兰,仿佛刚刚陷入ai河的小nv孩,一颗芳心完全被陆云所俘获,尽情的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

    嘿

    贞nv烈F一旦遇到自己钟情的男子,便如烈火一般,不顾一切地尽情燃烧,哪怕到最后燃烧尽生命,也在所不惜

    陆云不知道自己无意间,便将冰山般滇濟心兰化为了一团烈火,为自己以后离开农村,闯荡都市遇加了一枚不可或缺的砝M

    “老师,您刚才好疯狂啊,我差点就要吃不消了”陆云想找些尽量能够让两人都感到轻松的话题,想到方才的疯狂,看着铁心兰打趣道

    铁心兰琇红了脸,不停滴捶着他的X膛,娇声道:“你还说,刚才我都快被你弄死了呢,到现在那儿还在痛就知道蛮牛似的乱G,一点都不知道怜惜人”

    陆云呵呵一笑:“可是,我看老师您很舒F的样子啊,倒是我跟苦力似的抱着您在屋子里转圈圈,你不T谅我倒还罢了,怎么又埋怨起我来了呢?”

    “还说,还说”铁心兰现在的神态表情,任谁都想象不出会是一个四十岁的成熟F人,白了陆云一眼,幽幽道,“刚才我差点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下面丝丝往里灌着凉风,估计没有两天时间根本别想恢复过来了”

    陆云故作惊讶的睁大眼睛,一脸严肃的道:“是么?要不要找个医生给您看看”

    “去,别装傻了,自己做的好事,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陆云挠挠头,确实方才**时,他似乎迷失了自己,满心里只想着要抚W铁心兰伤痕累累的心灵,动作粗暴的就像一个变T狂

    “我真的不清楚啊”陆云大喊冤枉,眼珠子一转,嬉笑道,“既然是我惹的祸事,那就由我来帮你看看”

    虽然刚刚经历过一场疯狂的**之欢,又隔着一层衣物,铁心兰依然被陆云的动作弄的娇喘不止,眯着双眼道:“别闹了,一会周全该回来了”

    陆云无耻的笑道:“回来就回来呗,让他看着咱们做,不是刺激吗?”

    “你想法真邪恶,这样的事情怎么好让别人看见,多难为情”铁心兰蹙紧了眉头,喘X声渐渐强烈起来

    陆云嘿嘿一笑道:“老师,有件事我说出来,您可不要生气啊”

    铁心兰点点头,话音略有不满地道:“告诉你多少遍了,不要叫我老师,要叫我心兰或者兰姐都可以,就是不喜欢你再叫我老师”

    “是兰姐,我以后一定记住”

    “那你说,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你得先保证不会生气”

    “你放心,我保证不生你的气,嗯”

    陆云想了想道:“兰姐,其实周全那家伙一直在打你的主意呢”

    意外地,铁心兰听到陆云J乎无耻的话,并没有生气,只是冷哼一声,道:“我早就知道了每次我上课的时候,这家伙就盯着我看个没完,他那点鬼心思能瞒过我?我只是不屑和他一般见识罢了

    陆云,你不要觉得我你发生了关系,就认为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除了我以前的丈夫外,你是第二个占有我身T的男人,也是最后一个所以,周全那里还要你想办法,让他打消了对我的念头”

    呃

    这个必须地,谁愿意和别人共享一个nv人呢,即使是自己滇濟哥们也不可以

    030 逗班长

    030逗班长

    办公室里,陆云和铁心兰耳鬓厮磨,卿卿我我,不停地说着情话,气氛温馨融洽

    “陆云,你还在吗,在的话赶紧出来”

    突然一声极为突兀的话音在办公室外响起,破坏了难得的氛围

    陆云一听就知道是周全的声音,这小子回来了,依他的个X,怎么没有直接闯进办公室来呢?

    “兰姐,周全回来了,我得走了”陆云轻声说道

    铁心兰很明显的有些不高兴,不过知道陆云不可能一直待在自己身边,强作笑颜道:“你去,记得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陆云会心一笑:“放心兰姐,就算有人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把我们之间的事情说出去的”说完,在铁心兰脸颊上亲了一下,摆摆手,出了办公室

    “周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进去?”陆云出了办公室,一眼就看到蹲在墙角画圈圈的周全,疑H的问道

    “陆云,我被周高人那杂种给黑了”周全愤然叫着,蓦然转过头来

    陆云被吓了一跳,只见先前出去时周全还算分得清五官的脸,现在整个成了一个猪头,鼻子眼睛嘴巴J乎挤到了一起,撕裂的滣角还在不停流着乌黑的血Y

    “周全,到底怎么了?谁他娘的把你打成了这样?”

    陆云把周全拽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红着双眼问道

    “还不是周高人那杂碎”周全吐了口血水,愤愤地道,“这杂碎被铁老师教训完,并没有去上课,而是一直盯着咱俩,见我一个人去镇上,这厮先我一步赶到镇上,纠集了一些地痞,趁四周没人把我围起来痛打了一顿”

    “我C他M的”陆云怒吼,声嘶力竭的道,“这家伙说话居然当放P,我要弄死他个狗娘养的”

    周全嘿嘿冷笑道:“不仅要弄死他,我还要连他老子一起整死”

    狰狞的面容,寒气森森的语气,令陆云都感到一阵颤栗

    “周全,对不住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挨打”陆云知道此时说这些都是废话,但他却找不出其他的言词来表示内心的愧疚

    “靠,自家兄弟你跟我老这一套”

    自家兄弟?

    陆云听到这四个字加愧疚,自家兄弟却上了你看上的nv人,让陆云情何以堪

    “周全,这个仇咱们一定要讨回来的”

    周全点点头,恶狠狠的道:“不急,就咱俩无论如何也斗不过他,我一会就回趟老家,我表哥在道上混的相当不错,我把我表哥叫来,就不信弄不过一帮小地痞混混”

    陆云自然知道‘道上的’指的是什么,没想到周全的表哥居然是混黑社会的,这样一来收拾周高人他们,就像捏小J仔一样简单了只是他没想过,如果周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