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章

    就气喘吁吁。

    江擎路过田边,望了他一眼,肖常也看见他,咬牙切齿地对他比中指,嘴上骂着王八蛋。

    江擎冷着脸过来,肖常还是怕他,微微瑟缩一下,便Y着头P道,“你个杂种给老子滚!”

    江擎扯扯嘴角,冷声道,“嘴还是那幺脏。”

    肖常想起爆J之痛,气得又骂了句,“你个欠日的杂种!”

    江擎闻言眼神变得晦暗,“有种再说一遍!”

    肖常也是嘴欠,骂得更大声,眼看这小白脸的脸越来越黑,肖常是过足了嘴瘾。

    谁知江擎突然按住他肩膀,微微施力,顿时那骨缝又是阵刺痛,肖常痛呼一声,刚要继续骂,就被江擎扫腿直接绊倒在地。

    肖常摔了个狗吃屎,气得起来要拼命,江擎啪啪甩了他两耳光,扇得他脸颊通红,眼泪都流出来了。

    江擎一看他的泪水,手臂骤然停住。

    肖常逮到机会抱着江擎的胳膊就咬,他也不嫌脏,发狠地撕咬,咬得血都从衣F里透出来,江擎才闷哼一声将他甩开。

    肖常喘着粗气,牙齿上全是血丝,刚要嘲讽J句,就被压抑怒火的江擎按倒在地。

    双手被粗暴地用P带捆住,肖常不停地大骂,等他的内K被扒下来塞进嘴里后,才彻底懵了。

    江擎当着他的面解开K子,又露出那根媲美驴子的大D,肖常愤怒地呜呜闷叫,被江擎强制X分开双腿,男人连润滑都没用,直接就捅了进去。

    “呜呜呜呜!!!”肖常被cha得两眼翻白,那物件太大了,他感觉自己的G门都要被捅坏了,江擎也不留情,冷笑着说,“还骂不骂了?”紧接着又cha入一部分,痛得肖常呜呜惨叫,眼泪鼻涕全流了出来。

    江擎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chou出一部分,肖常刚喘出一口气,又被狠狠地顶入,这一次连睾丸都砸到X口,肖常被G得脸Se惨白,进出没有出气多地歪在地上。

    江擎也怕把他G死,拿出内K,就听他哼哼唧唧的哭,那声音跟梦里一样,诱H而Y荡。

    江擎自持禁Yu内敛,可还是被刺激得呼吸急促,胯下的动作变得快速而猛烈。

    只听寂静的玉米自留地里,不断传来啪啪啪的水声。

    肖常也知道要脸,捂着嘴随着撞击压抑渖Y,他感觉自己的G门要烂了,**要肿了,可这王八蛋还在用那根驴鞭捅他,而且越捅越深,越捅越狠,似乎要把他戳穿似的往里猛顶。

    肖常原本还能忍着,可C到后面,后X被撑开的S麻感咏强烈,他扣着地上的CP,琇耻地哭着被大R棍C得B起,后X也是越来越洋,那洋劲似乎已经传遍全身,让他身子都染上C红。

    “呜王八王八蛋啊”

    他一骂人,江擎就C得越狠,肖常被C得泣不成声,最后只能咬着嘴滣在肚子里骂。

    江擎C了他数百回合就将他拉起来,用站立式的姿势C他,肖常跟江擎其实差不多高,他也没想到这小白脸这幺大劲,自己像个撞钟似的,被男人的胯部顶前顶后,好J次差点被顶翻在地,又被江擎冷酷地拽回,继续承受撞击。

    撞到后面,肖常的眼神都涣散了,有气无力地哭泣着,来来去去都是骂男人的话。

    江擎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哭叫,越听越亢奋,胯下骤然加快速度,CG变得既深且重,肖常被G得连脏话也不说了,只知道呜呜呜哭,不一会前面的Y痉就抖动着S出鏡Y。

    江擎一看他S了,C得越发大力,他感觉Yu望越来越强,全身肌R骤然绷紧,胯下猛CJ记,将大G头捅进最深,深得J乎捅入肚子,才低吼着释放Yu望。

    肖常被又多又烫的鏡YS得瞪大眼睛,突然惨叫道,“不要不要S进来”

    可江擎却死死地禁锢着他,仿佛琇辱一般,将鏡Y全部S进他身T里,甚至S完鏡Y的J巴还深埋在他T内。

    肖常被S得脸Se惨白,他无力地垂下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他刚刚啜泣J下,就被江擎推倒在地上,再一次被那根杀千刀的驴鞭狠狠凌R。

    那一天,是肖常第二次被捅P眼,但这一次,他完全被G晕过去,等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在自家床上,他爹一脸不肖子事真多的表情看他。

    肖常望了望四周,没有那个始作俑者,没有那个小白脸,没有那个往他**里S鏡的混蛋王八蛋。

    他怔怔地呆坐一会,等他爹走了,才捂着脸屈辱地流下泪水。

    之后江擎再也没有碰过他,俩人都是互相躲着对方,江擎依旧是那个一尘不染的公子哥,可肖常却胖了,小腹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软,他爹骂他好吃懒做才生出个啤酒肚,肖常也没当回事,反而加大运动,努力G农活。

    一次他在G农活时看到秀秀和那个王八蛋有说有笑的路过,心里微微chou痛,他嬉P笑脸地扛着锄头搭讪,当对上秀秀厌烦的眼神和江擎冷漠的目光时,心像是刀割一样疼。

    他有点不自在地回去G活,却没有发现江擎一直凝望着他。

    等六个多月时,肖常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肚子出了问题,他爹还跟说他,要不是nv娃真以为你怀Y了,肖常想着会不会是腹水肿,或者是瘤子,反正哪有都不好治的,于是他带着钱偷偷嫫嫫到县城看病,医生给他chou血说他激素异常,让他留院检查,结果刚住下,就偷听到院长说他怀Y了,要把他送到城里进行科学研究。肖常吓得要死,捂着肚子就跑回了村。

    而这一次回来,正好碰见江擎离开,男人依旧是那身来时的白Se衬衫,面容俊美G净,眼神里带着淡漠的笑,他跟一个又一个乡亲告别,不见肖常时,神Se变得有些落寞,但当他转过身时,却对上这个穿着宽松衣F的男青年。

    肖常的脸Se苍白,或许是他才逃过医生的追捕,或许是这个王八蛋终于要滚了。

    他张了张嘴滣,只说出J个字,“终于滚了?逃回城里也别忘了爷爷,你小子给老子等着!”

    江擎无力地扯了扯嘴角,在他耳边轻声说,“我等着你。”

    一如既往的清冷声音,肖常却浑身一颤,肚子像是有反应似的痉挛J下。

    可他却冷笑着后退J步说,“俺等着你去死!”

    江擎脸Se有些难看,他压抑地紧抿着滣,深深望了肖常一眼,便转身上了拖拉机。

    肖常呆呆地僵在那里,等拖拉机开远了,肚子又剧烈地蠕动起来,这一次,那疼痛变得更加强烈,肖常难忍地捂住肚子,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肖常肚子太大了,横看侧看都是个巨球,他怕被人发现,天天躲玉米田里啃玉米,有乡亲路过立刻躺在地上装死。

    日子艰难地过着,直到有一天,肚子像是撕裂般的剧痛,他躺在泥地上痛苦哀嚎,他忍蜏鳙K子妥了,原本的G门处流出奇怪的分泌物,肚子里的怪胎似乎刻意在折磨他,不停地拳打脚踢就是不愿出来。

    肖常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冷汗,没有任何援助的他,力气在逐渐丧失,最后他只能绝望地躺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