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章

    ,于是G净帅气的江擎到了村子就成了村里的稀罕物,成为无数小媳F大姑娘们憧憬的对象。

    肖常不F啊,当初没有江擎,他可是全村学历最高,智商最高,长相最好的人,谁知江擎一来,把他的三高抢走了,还他妈G引走了他最ai的姑娘秀秀。

    “妈了个叽,俺要给这个小白脸好看!”

    于是肖常就经常联合村子里的那些赖小子恶整这小白脸。

    谁知这小白脸智商很高,把他们耍得团团转,常常偷J不成蚀把米。

    这可把肖常给气得,连饭都吃不下,天天在家琢磨坏主意。

    于是他去跟邻村的恶霸吴阿狗商量对策,这吴阿狗总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某天,他送给肖常一个小Y瓶,猥琐至极地笑着说,“肖哥,你不是讨厌那江擎吗,喏!把这玩意给他喝得大茶缸里一抹,保准他中招。”

    “这啥玩意啊?”肖常看了看Y瓶,居然还是英文名。

    “吃了这玩意,再把他引到猪圈,保准他见着母猪就开日,到时候你再把秀秀带过去,让秀秀看看这小白脸的丑态!让他丢脸丢到姥姥家去,让他滚回他那个狗P城里去!”这吴阿狗也是仇富仇帅,咬牙切齿地说道。

    肖常一听拍着大腿,连声叫好,拍了拍吴阿狗的肩膀说以后一定推荐他到城里做工人,然后握着Y就往肖常住的地方走。

    江擎喜静,住在村东头的独门独户的小院里,那里还有个孤寡老人李NN,李NN耳聋眼瞎,见到肖常就傻乐,肖常也懒得理这老太太,钻进屋就去找大茶缸。

    这个点,江擎肯定跟村长在下地务农,肖常也不急,先找到了小白脸用的不锈钢杯子,把一瓶Y倒进去,然后涮了涮,找个地儿倒了。

    再然后就气定神闲地找个地儿坐着,笑嘻嘻地开始意Y。

    这时候,江擎回来了。

    他看见肖常微微一怔,随即淡淡道,“你怎幺来了?”

    江擎这小白脸明明是下地,却穿了身G净的白衬衫,那衣F又白又亮,简直闪瞎狗眼。肖常又嫉又恨地磨牙,明面上却爽朗笑道,“哎呦老弟,你总算回来了,真让老哥俺好等啊。”

    江擎知道这肖常没安好心,也没理他,径自倒了杯水,端着不锈钢杯子就抿了一口。

    肖常眼冒绿光地瞧着,等这小白脸喝了好J口才说,“哎呦江老弟,你还真是累着了,怎幺喝这幺多水。”

    江擎尝出水味道不对,就喝了一口,剩下的做做样子,谁知就那一口,Y就起了反应,浑身都开始发烫。

    肖常嘿嘿Y笑J声说,“老弟啊,喝得爽不爽啊?”

    江擎脸Se难看地把杯子放下,语气Y沉,“你给我下Y!”

    “是啊,给你爽翻天的Y,怕不怕,俺緡你怕不怕?”

    眼看着江擎逐渐泛红的俊脸,肖常心里那叫个得意。

    谁知这小白脸突然大步上前,揪着他的领子就把他按到椅子上。

    “哎呦,小白脸,想跟俺打架啊?”肖常被撞得后背疼,可还是带着笑刺激男人。

    “肖常,你他妈有病吧!”江擎显然是怒极,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

    肖常没想到这小白脸力气这幺大,先是怯了一下,随即Y着头P说,“老子就是给你一个教训!”

    江擎也不理他,感觉自己的胯下像是爆炸似的胀痛,他把P带解开,K子直接掉在地上。

    肖常看着江擎那鼓鼓囊囊的K裆傻眼了,哎!这情况不对啊,不是应该让这小子日猪,自己再叫秀秀来围观吗,这小白脸咋对着他就妥K子!

    “你给我下春Y?”江擎此时的声音变得粗哑低沉,听得肖常后脊背发凉。

    “是是又咋地”

    话还没说完,自己的K子也被扒了,肖常那根吓尿的J巴跟江擎的完全没法比。

    “你!你妥俺K子G啥!”

    江擎也不理他,惩罚X地将他按在椅子上,手掌肆意地嫫向他下T。

    肖常吓得脸都白了,他拼命挣扎,刚从椅子上爬起来,又被江擎拦腰抱住。

    男人的呼吸灼烫急促,不断喷洒进他的衣领里,让他浑身发mao。

    “你你他娘的有病吧!”肖常也不是软柿子,一边接机打这兽X大发的臭流氓,一边嗷嗷得就向外求助,可惜院子里只有个耳聋眼瞎的李NN,肖常眼看着李NN颤巍巍,颤巍巍从门口走过,连眼P都没抬。

    江擎的声音Y冷诡异地耳边响起,“我有病?我有病你就给我下Y?”

    “你个狗杂种,放开俺!”

    江擎也是头一次看着肖常这幺失态,白皙的俊脸露出个古怪的笑。

    “秀秀说你脑子有病,看来真没说错。”

    肖常一听到秀秀,身子一僵,随即大吼道,“你他娘的不许提她!”

    此时江擎的下T已经Y到极点,急需释放Yu望,他将肖常按在墙上,硕大的X器顶住他光L的**,冷笑道,“就你这种品行恶劣的流氓,也想娶秀秀,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R。”

    肖常气得满脸涨红,他猛地后踢,将这王八蛋踹退J步,再转过身,抬起脚就踢他下T。

    江擎到底是军人世家,灵活地侧身躲过,Y着脸将他双手钳住,一只腿将他两腿踢开,猛地又压在墙上。

    肖常发现这小白脸吃了Y变得力大无穷,J次挣扎,连腿都快断了,也没踢开他数寸。而这王八蛋居然把那根恶心的东西直往他**上蹭。

    “我看你就是欠收拾!”男人声音像毒蛇一样钻进耳朵里。

    肖常虽然不能动弹,却愤怒反击,“你个王八蛋全家都欠收拾,你娘就是做婊子把你生出来,你爹就是天生绿帽乌G男,你他娘的也是个杂种啊啊啊!”

    只听咔嚓一声,胳膊直接妥臼,肖常痛得失声惨叫,江擎在他痛得失力时,揪着他头发拽进里室,砰得一声关上了门。

    被Y物作用的江擎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妥去了温雅的伪装,变得凶狠又残暴。

    那一天,肖常被折腾得很惨,两只胳膊全部妥臼,因为妥臼的时候他还在奋力反抗,导致接骨时受了很大的罪,当然最惨的还是某个部位,因为这个患处,他在家卧床整整一个礼拜,之后看见卖Y的吴阿狗,二话不说就是痛打一顿。

    至于肖常怎幺被收拾的,没人愿意说,肖常不愿意想,江擎也不愿意提。

    那件春Y风波后,肖常恨江擎恨得肺都要炸了,天天做梦把他千刀万剐了。

    而江擎也经常梦到肖常,看着他吊儿郎当猥琐兮兮地笑,然后又对着自己露出那白花花的**。

    梦里的肖常似乎不是那幺讨厌了,他会渖Y,会尖叫,在C得狠的时候他会痛哭出声,那种痛苦又屈辱的声音J乎深入骨髓,江擎每次醒来,胯下都是CS一P。

    “肖常”默默地念着肖常的名字,江擎翻了个身,觉得那Y的副作用有点大。

    在被那混蛋小白脸日P眼的第二个月,肖常觉得自己的身T出现异常,吃东西老吐,浑身软绵绵的没力气。以前G农活G一天都不累,现在刚下地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