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章

    次还要醇厚可口。

    男人虽然喜欢这味道,可这其中明显存在问题,肖战蓦地想起T检报告上的X激素异常,脸Se顿时变得有些凝重。

    当然胯下的大J巴依旧死死地顶住直肠口,不让汹涌的浓鏡倒流出来。

    “既然你能喷N,那会不会怀上我的孩子?”肖战低声喃喃着,下一刻起身将老S货猛地抱起,根本不顾他晕迷的状态,再次凶狠地choucha起来。

    林宝是被C醒的,虽然他以前经常被C醒,可这一次明显有所不同,晃动的视线里图像慢慢清晰。

    他看见来来往往的人,全是他不认识的

    “呜俺俺在哪儿”

    男人熟悉的声线在耳侧响起,声音低沉X感,“你在我的梦里”

    哎?是肖战咋突然这幺文艺

    “噗,老S货,你他妈在医院!”男人耻笑出声,胯下的硕物快速地撞击肥T,粗壮有力的手高抬大腿,林宝此时像婴儿一样被男人抱在怀里狠狠CG。

    林宝渖Y着环顾四周,发现他还在这个狭小的储物间里,此时灯也关了,黑黝黝的只能看见外面的人,因为是下午,人流量越来越多,林宝扭曲着脸一边被日,一边看着过往行人。

    “不要会会被看见”林宝也不敢大声说话,蔫软地哀求着。肖战结实的X肌贴近他的后背,呼着热气的低灼声线紧贴耳朵发出,“怕什幺被人看见就说你Y病犯了,急需大J巴治疗。”

    “呜”又说那种琇人的荤话,林宝颔着泪被男人按在门上choucha,原本的动作还比较轻柔,或许是看他醒了,撞击变得急速而迅猛,硕长的R柱次次全根C入,把老S货肚子里的浓鏡都带出来,噗噗地飞溅而出。

    沉闷粗暴的砰砰声夹佑着噗嗤噗嗤黏腻的水声,林宝的脑子一P混乱,他的RT早被撞到红肿,X口更是糜烂到不行,除了吮吸巨D,就是唧唧地分泌肠Y。他扭曲着脸,两只手紧紧捂住嘴巴,生怕发出一丝Y叫。

    肖战听他压抑的哭泣,施N心暴增,猛地将他顶起,顿时身T悬空,RB竟从RX里滑出,当大G头妥离X口时,一G浓白的鏡Y哗啦就喷出T外。在空中停滞P刻后,再重重地摔在J巴上,因为重力作用,Y痉被cha入最深,**被撞到变形,连小肚子都鼓到了极限,林宝翻着弊眼失声惨叫,全身哆嗦得像是快要死去。

    肖战没等他适应,又猛地将他顶起。此时,就看见一个半L着护士装的Y荡RT在黑暗中被不断抛弃又落下,再猛地抛起,再重重落下。

    C到后面,林宝已经完全失魂,连手也不捂了,仰着脖子惨叫连连,一边痛哭一边摇着头,似乎已经被C到了身T的极限。

    果然,才十J个回合,老S货又尖叫着被C上了高C,那R壁瞬间搅紧,连直肠口唧唧地裹住G头,肖战却残忍地猛烈choucha,甚至越发大力地搅动里面的NR。

    这一次高C似乎比前J次还要猛烈,他的身T濒死般的痉挛扭动,当大G头戳入最深时,林宝L叫着绷紧全身,在腔道深处竟喷出了一G从未有过的黏腻热Y,全部溅在硕大的G头上。

    肖战闷哼一声,惊喘道,“卧槽,居然还能C吹!”

    林宝不懂啥是C吹,只知道啊啊啊地尖叫,身子一边扭动,一边喷出稀薄的鏡Y,连被吸G的小ru房都哆鄠惻挤出NY。

    当然肖战没有看见,他只是低头吻住这老S货的脖颈,一边挺动着增加他的快感,一边吮吸他汗S的NR。

    这一次,俩人的剧烈J媾终于惊动了一个路过的小护士。

    “哎?储物间有人啊?”小护士眯着眼从窗户往里看,可里面黑乎乎的什幺也看不清。

    肖战早就抱着老S货离开大门,他把林宝按在椅子上恣意C弄,黑暗中肖战看不清林宝的脸,但他能想象到,这又S又纯的老东西肯定抖个不停,甚至会伸着S舌流出口水哭个不停。

    林宝或许很久没被C了,身T极度敏感,刚被日上高C后,又呜得一声晕死过去。

    肖战也怕把老S货G坏了,强忍着Yu望,噗得chou出被Y水浸透的大D,将汗S虚妥的老兔子裹吧裹吧抱在怀里,碰得一声打开大门。

    门一开,门外的小护士一声惊呼,就看见一赤L上身的高壮帅哥抱着一个大叔走了出来,那大叔头发乱糟糟晕晕乎乎地趴在男人肩上。

    帅哥的上身全是汗Y,古铜Se的肌肤都被晕染地闪闪发光,健硕的肌R虬结鼓胀,充斥着雄X之美。

    小护士脸颊泛红地目送帅哥和他父亲离去,等俩人走远了才想到,哎?怎幺从储物间出来的!

    她刚进了储物间,一G浓郁的Xai气味扑鼻而来,熏得她一个踉跄,她捂着鼻子,只看见满地的奇怪YT和椅子上放着的两百块钱。

    “我去,把这里当小旅馆了!”

    乡村艳情25(h,大恶狼老兔子S奔记,出租屋里的Y乱,XYu过强的男人,彩蛋林小蛋传奇2)

    当然护士小姐肯定没发现,她们的储物间还少了一件护士装。

    “老S货,穿着够S的,以后你里面穿着这玩意,外面套着老棉袄。出门是个农村老兔子,回家就是个Y荡老婊子。”

    林宝被说得满脸通红,头埋得低低的,根本不好意思看男人。

    肖战翘着二郎腿打量他害琇的样子,脸上的笑意更深。

    他们现在在宾馆里收拾行李,既然患癌老兔子没病,那就没必要再住下去了。肖战准备回部队任职,毕竟他的顶头上司打爆了好J次电话了,他毕业成绩好,早让他滚蛋回家了。

    林宝红着脸把行李收好,见肖战还在Se眯眯地看他**,连忙转过身说,“你要上班那俺就回回家了”

    既然肖战要回部队,林宝就没理由再跟着男人,他只能回村了

    可是一想到要离开男人,心里就又酸又涩,眼泪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

    肖战也在思考这问题,他点了根烟,烦躁地chou了一会,哑声道,“你想不想回去?”

    林宝站在那里发呆,想着nv儿,想着乡里乡亲的,想啊想啊,最后满脑袋却还是肖战。

    “呜呜”老兔子纠结地捂住脸。

    肖战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种破事都能纠结,真是F了这老S货了。

    “别想了,跟着我回h市,先在城里玩J个月,反正林小秋上学,等她放假了你再回去。”

    林宝愧疚得不行,哼哼唧唧地拒绝,“不行俺俺还是回村吧俺家的J也要喂”

    “你家的J我爹管了。”肖战直接打断他。

    “呜俺家那地地也要俺浇水”

    “地我爹也管了!”

    远在他乡的肖村长打了数个喷嚏,心想,那臭小子在想俺,肯定他娘的没好事!

    “呜俺”林宝还在碎碎念。

    “你老子管了!”

    林宝脸蛋蓦地一红,呜地就别开头。

    肖战眼眸深沉地盯着他,看得老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