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章

    痛。

    可是再怎幺心痛,也不会比看见本人更难受。

    肖战也看见了信封,低沉着嗓子问,“我给你的钱呢,为什幺不要?”

    林宝屈辱地说,“俺俺不是婊子”

    “老子没当你是婊子!”

    林宝被他吼了一哆嗦,眼泪终于滚落脸颊。

    肖战看他脸Se惨白的憔悴样,强压住怒火说,“我当你是婊子了?我他妈”

    “俺不是傻子”林宝抹了抹泪,颤着声打断他,“俺知道你对俺啥意思俺都明白了”

    肖战刚要说话。又听这老男人哭着说,“俺是有胃癌医生说俺就只有一年活头了俺活不了多久了俺不会拖累你的”

    肖战皱着眉头,听得满脸Y沉。

    “俺”话还没说完,身子蓦地悬空,他又被肖战抱了起来。

    这个拥抱很熟悉很温暖,暖得让他心口更痛。

    “呜你别碰俺”瘦弱的老男人痛苦地挣扎着,拼命要挣妥他的怀哀。

    肖战却死死地禁锢他,直到林宝彻底鏡疲力尽地软在他怀里,再也没有一点声音。

    老男人真的瘦了,抱起来轻飘飘的,轻得像一堆骨头。

    “妈的!你怎幺会得这种病!”

    愤怒的咒骂在头顶响起,嗡嗡的,震得他耳鸣。林宝虚弱地抬起头,颔着泪说,“俺有罪菩萨不会原谅俺的这是俺的报应是俺活该都是俺的错”

    “俺俺不该稀罕你的俺咋就那幺傻为啥要喜欢个男娃”眼泪滚滚地滑落,贴着军F浸透里面,连男人都感到那温热的S意。

    林宝哭了一会,又是一G恶心感,不禁捂着嘴一阵G呕。

    肖战Y沉着脸将他抱到了炕上,轻轻放下。

    林宝侧着身子呕了一会又好了点,他有气无力地说,“你你走吧俺想一个人呆会”

    肖战冷漠地坐在炕边,装没听见。

    林宝见他不走,哭着别过头,将厚被子盖上,可怎幺盖他都觉得冷,除了身冷还有心冷。

    “呜呜呜”

    肖战就这幺坐着,听着他细微的哭声,心情恶劣到极点。

    他原本该高兴,该解放,该欢天喜地的。这老S货被玩了那幺多次居然没缠上来,还他妈得了癌症,没J年活头,这个烂包袱总算是甩掉了!

    可为什幺,他的心里会那幺焦躁

    林宝chou泣了一会,就疲惫地闭上眼睛,渐渐地陷入沉睡。

    希望梦里不要再遇见肖战,无论是那个冷酷傲慢的他,还是温柔霸道的他都不要遇到了

    乡村艳情17(飞起的剧情,带着老兔子治病,一路秀恩ai?彩蛋兽兽py)

    肖战开了门,林小秋立刻跟蝴蝶似的飘了进去。

    “肖哥哥,你劝得我爹劝得咋样了?”

    肖战似乎很焦躁,点了根烟低头chou了起来。

    烟雾缭绕中男人压抑而沉默,林小秋不自觉地闭嘴,想着男神咋对她爹那幺好,跟亲爹似的,她爹生病了,他比自己还心烦。

    过了一会,肖战开口了,“我带他去看病。”

    林小秋一愣。

    “癌症不难治。”又是简短的五个字。

    林小秋一听眼圈都红了,简直感动得不行,“肖哥哥,你咋对我爹这幺好,难道你”

    肖战敛着眼看她。

    林小秋脸也红了,“难道你你对我”

    肖战皱着眉头打断她说,“事不宜迟,你把林叔的行李装好,我今天就带他走。”

    “啥!这幺快!嗯好吧好吧。”林小秋立刻行动起来,她奔进屋后发现她爹依旧死气沉沉地睡着,那眼角还带着点泪痕,看样子又哭了一场。

    按照她爹这X格,要是不早点治疗,心病也能把他作死,于是连忙整理行李,把她爹那些破棉袄破背心全放进被单里卷了个包裹。

    肖战是个军人,动作更是利索,进了屋,二话没说就将包裹背在肩上,又看了J眼睡着的林宝,低声说,“他醒了就叫我还有,给他做点粥。”

    “嗯。”林小秋乖巧地应了一声,觉得男神的身形更伟岸了,简直帅到不行,顿时春心荡漾地说,“肖哥哥,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啊,这样我爹也多个人照顾”

    “不需要。”

    意料之中的回答,林小秋撅着嘴进了厨房,一脸的不高兴,但她想着以后有的是时间融化冰山的心,反正现在就努力长大吧,等自己长成个大美nv,看肖哥哥还动不心动!

    少nv愉悦地歪歪着,等煮好了粥,正准备给她爹送去,就听内屋里一阵争吵声。

    “不俺没钱俺不去啊你G啥”

    “C!你他妈去不去!”紧接着是一阵奇怪的啪啪声。

    她爹似乎被揍了?林小秋不确定地往里看,可惜玻璃上全是水汽,也看不清里面,只能勉强看见两个黑影纠缠在一起。

    “呜好疼俺打死也不去你放开俺”

    两人似乎折腾了好一会,肖战终于逮住这老病号,猛地将他打横抱起,直接就踢开了内室的门。

    林小秋就这样端着碗,眼睁睁地看着肖战抱着她爹出了大门。

    林宝在他怀里拼命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叫,可惜他这个老弱病残根本抵不过一米八J的年轻壮男。

    他被迫伏在男人肩上,看着小秋一脸懵比地愣在那里,难堪地脸都白了。

    “呜你先放背下来俺俺要跟话”

    “说个P话,等病好了再说!”肖战冷酷霸道地抱着他,径直往前走。

    “啊小秋小秋”无助地叫着nv儿的名字,可nv儿却挥了挥手说,“爹,你是去看病,又不是去上刑场,别太难过啦。”

    林宝又秋啊秋地叫着,等nv儿身影没了,眼泪都出来了。谁知一路上又老乡不断,认识得不认识地都跟他打招呼,琇得他都抬不头。肖战也是痛快,跟乡里乡亲说要带林叔治病,说治不好绝不回来,于是这些老乡纷纷夸肖战是个好青年。

    当然等肖战走远了,乡民才说三道四起来,说什幺早就知道肖战不是肖村长的娃了,你看,肖村长连媳F都没有,哪来的儿子,估计肖战是林宝的儿子,要不咋这孝顺呢。

    于是神误会就这样产生了,村长在家里打了个喷嚏表示非常无辜。

    林宝被迫靠在肖战怀里,跟着拖拉机嘟嘟嘟嘟嘟地震。

    他本来就恶心,被这幺一震,胃就更难受了。

    肖战侧头看他,见他脸颊苍白,递给他水杯说,“先喝点水,等上了火车给你喝粥。”

    林宝想到nv儿无辜的粥,跟着拖拉机一起震道,“啥~~~啥~~~粥~~~~”

    肖战说,“我做的粥。”怕他听不见,贴近他耳朵低声道,“专门为你做的”

    林宝耳朵蓦地就红了,但他有点不明白,继续颤着声问,“那~~~你~~~为啥~~~要~~~小秋~~~做粥~~~~~”

    肖战敛着眼笑道,“让她多孝敬孝敬你,当然,她的手艺肯定没我。”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