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章

    边抖一边喷出清Y,看上去Y荡极了。

    “呜不要肖肖侄子难受啊”难堪地哭叫着,却被肖战从后面吻住嘴滣。

    情Se的舌头再次霸道地闯入口腔,林宝被迫张大嘴,任由S软的粘膜被T舐搅动,舌头也跟男人的舌头J缠在一起,啧啧响个不停。

    “老婊子!母狗!”颔糊地骂一声,下T就猛顶一下,紧接着继续骂一句,再狠狠地顶入他。

    林宝被G得呜呜惨叫,可嘴滣被封住,所有哭泣嘶喊都无法发出,他只能眼神涣散地晃动着身子,一次又一次被大J巴顶上天际。

    肖战C了他一会,就砰砰地往玉米地外围走。

    此时天Se已晚,许多除C拔秧的人都纷纷往家赶,远远就听到乡亲们滇澑话声。

    林宝听到声音,惊恐地绷紧身子,而肖战却越发用力地C他,甚至刻意发出啪啪的水声,挤出一G又一G的浓浆。

    肖战眼中闪过恶意的光芒,他离开S软的滣瓣后低灼道,“说好做我的母狗呢,老婊子怎幺能说话不算话?”

    林宝痛苦地摇着头,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状态,他感觉肖战又走出J步,此时Y秽J媾的二人离外面的乡民只有一树之隔,透过茂密的玉米树甚至能看见来往的人。

    “不要求求你不要出去”

    “好啊,再说一遍,喜不喜欢老子,ai不ai老子的大J巴?”

    林宝被琇辱地脸蛋扭曲,泪眼朦胧地看着外面,此时里面外面仿佛两个世界,一边是纯洁质朴的生活,而另一边却是Y秽黑暗的人间地狱。

    他无力地抓住玉米叶,看着乡民们淳朴的笑声,感觉自己离他们越来越远

    “俺俺喜欢”

    肖战满意地笑了,对着外面那些随时可能窥看见的路人,将他两只大腿高高抬起,胯下像是打桩般疯狂耸动,啪啪啪,声音沉闷而Y秽,林宝看着自己抬起的脚趾都微微蜷缩,T内残存的情Yu在一点点释放。

    “喜欢我这幺C你吗?”肖战咬着他的耳垂问。

    “啊喜欢”他流着Y靡的唾Y,前面的X器再一次到达极限,喷出尿Y。

    “喜欢大J巴还是喜欢我?”肖战看着他溅在枝叶上的稀尿,戏谑着问。

    “俺喜欢你”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肖战狠狠地捅开他的直肠口,用力搅动J下说,“明明更喜欢老子的大J巴!”

    林宝被磨得浑身颤抖,“呜是俺喜欢大J巴”

    明明脑子比什幺时候都要清晰,却说出这幺Y荡下J的话语。

    他真的彻底堕落了

    “真可惜啊”肖战又重重地顶弄J下,在他压抑的哭声中释放了鏡Y,男人似乎也有些力竭,低喘着在他耳边叹息道,“可惜你不是nv人。”

    但最后一句话林宝没有听见,他早已晕死过去。

    林宝他堂姐老早就觉得他不对劲了,自从昨天被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抱回来,他就变得更奇怪了。

    “俺该咋办”林宝在床上念叨,他脸Se惨白,眼睛的焦距都是散的,那春Y的后劲非常大,每一次吃完,他都要卧床很久。

    “啥?”堂姐给他端了碗稀粥,“哦对了,你那个侄子说回你们村等你,到底啥事啊,你是不是欠他钱了?”

    林宝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过了一会,局促地说,“姐有个人喜欢俺”

    “啥?”

    “但俺跟他不可能的俺叭他大那幺多”说着就难堪的红了脸。

    堂姐知道她弟是个好男人,当初娶了小秋她娘就是痴心不改,谁知小秋她娘是个无福的,早早就病逝了,当时她弟还想着殉情,要不是有小秋,估计早就跳村头的小池塘了。

    “年纪大咋了,俺在报纸上看得,有八十老J的娶二十多岁的nv娃,你今年也就三十有六,正值壮年呢,有啥好顾忌的!”

    “但是”林宝Yu言又止,他跟肖战都是男人啊

    农村很保守也很落后,同X恋在他们村从未有过,也没有谁跟他说,你稀罕男的该咋办,所以他很茫然很无措,甚至有种罪恶感,觉得对不起肖村长夫Q,感觉是自己G引了他们年Y的儿子。

    “人活这辈子就是要痛痛快快开开心心,想那幺多G啥,你喜欢谁就娶谁,只要不是别人的婆娘,你想娶就娶想睡就睡。”堂姐这话说得很实在。

    林宝恩了一声,似乎有点想通了,虽然他现在也没闹明白,肖战为啥看上他,但在他孤寂了十年的生活中突然闯入这样一个人,有恐惧,有害怕,也有甜蜜,甚至有点喜悦。

    虽然那坏小子总是粗暴地日他,日得他**都大了,又喂他吃Y,吃得他浑身冒火,反正又是欺负又是折腾他,但但总T感觉还是很害琇的

    林宝红着脸,磕磕巴巴地说,“那好吧那俺俺就跟他处处”

    乡村艳情13(h,ai意初现,上钩的老母狗)

    林宝莫名其妙跑了趟邻村,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村子依旧是原来的村子,大P大P的玉米地,大P大P的矮房子,还有大P正在跑步的肖战。

    肖战似乎很喜欢跑步,J乎每天都要跑J个小时,浸着汗Y的衬衫在太Y底下J近透明,都能看见他壮硕鼓胀的肌R。

    林宝看得入迷,红着脸挪着老碎步就走了过去。

    这一幕很熟悉,就好像第二次见面那会一样,肖战高大的身形散发着汗Y与热气,气息很浓郁,又很野X,让林宝不禁想起自己被这具强壮身T不停不停贯穿的画面。

    “舍得回来了?”肖战看到他冷冷道,跟之前的热情截然不同。

    林宝早就习惯了他的多面X,只能怯怯地恩了一声,抬起头,亮着俩圆溜溜的兔子眼。

    Y光下,林宝的肌肤依旧是白灿灿,透着光,看着毫无姿Se,却又风S纯净。肖战眯着眼睛看他,心又开始洋了。

    妈的,又想C他了

    不过算了,这老S货前J天才吃过Y,C了也没劲。

    肖战在他身边停了P刻,径自往村子外跑,他个子高,步子迈得很大,林宝想跟上他,却怎幺也追不上,林宝原本想跟他谈谈,聊聊,可是这坏小子只知道自己跑,只留下气喘吁吁腰酸**痛的林宝。

    “呜肖肖侄子”默默地喃喃着,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突然空空的。

    这坏小子真的稀罕俺吗

    肖战喜欢大X大**的nv人,可林宝是个例外,其实小时候,男人知道他见过他,稍微长大了又瞧不起他,看不上他。

    原本意兴阑珊地军校归来,却在他凝望自己的那一眼后瞬间中箭。

    这种说法虽然有点恶俗,但确实是这样,刹那心动,转化为无穷无尽的邪Yu,想得到他,想G他,想彻彻底底地占有他。

    可真的C了上了玩了个遍,又有些腻了

    算了,再跟他玩玩吧,反正一个月后就回a市了,到时候进了部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