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章

    ,他无助地跪在地上,甚至连妥到一半的内K都浸满Y水。

    “呜俺俺要俺想要”丧失尊严地哀求着,他的视线因为泪水都变得模糊。男人高大的身影就站在不远处,可他抓不住,也嫫不到,他拼命地往前挪,却看见肖战恶质地后退J步,仿佛看见一只饥渴的母狗。

    “林叔,你现在这样子真像个婊子。”低沉的声线带让人林宝浑身战栗。

    他琇得J乎埋进地里,可身T的Yu望却越发强烈。

    “肖肖侄子日日俺”

    肖战笑了,是从未有过的轻蔑耻笑,“老婊子,求人是这幺求的?”

    林宝茫然地看着他,朦胧的泪眼让他看不见男人的脸。

    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另一G火热的Yu望席卷而来,让他头脑混乱,浑身滚烫,前面后面都S得一塌糊涂。

    “呜求求你肖侄子求你求你日俺求你了”断断续续地哀哭着,他J次想站起来,却连腿都跪不稳。

    肖战看着这难得一见的放荡J货,自己也难忍Yu望,胯下的雄物也像是吃了春Y一样剧烈暴涨,原本就硕长的大D更是生生粗了一圈。

    林宝又S又怯地伸出手,当抚嫫到J巴时,SX失控地喷出Y水,那场景真是香艳之极。一个白腻赤L的老S货脸上露着饥渴的冕潿,ru房鼓胀抖动,下T更是一颤一颤的流着清Y,最S的还RB,居然光是嫫他的J巴,就能喷出Y汁,溅得大腿地上到处都是。

    肖战看得呼吸粗重,低沉的声音越发粗哑,“把SB露出来。”

    林宝恩得一声,有气无力地背过身子,双腿跪在S软的泥地上,慢慢撅起那红肿的肥T。

    白花花的TR被扇得满是指印,肖战看得双目猩红,伸出手又狠chou了一巴掌,chou得老S货L叫一声,SX又喷出些肠Y。

    “呜不要不要打打俺了啊!”话音未落,又是一记狠chou,原本就硕大的**被chou得更肥更大更艳丽。

    肖战chou了J巴掌,緡趣地收手,他突然看见旁边横七八竖的玉米杆,脸上露出狰狞冷笑。

    此时正是开春,万物复苏,玉米地的N芽刚长,枝子又长又细又绿,有点像鞭子。肖战随手拔下一根,对着林宝的肥T就是一顿猛chou。

    “啊啊好疼不要不要”枝子的受力面积小,打得力道就更痛更麻,林宝被chou得疼痛难忍,哭着叫着抱伤求饶。

    肖战又狠chou了J下,把**打出一道道肿胀红痕,才改为N待那半张彪合的R红SB。

    老S货的P眼早就被C开,平日里就是个圆圆的R洞,此时发了情,更是一张一合地冒着Y水。那X口接触到枝子,立刻敏感地蠕动收缩。肖战看得双目猩红,手上的力道完全失控,发狠地chou了J记,将那S漉漉的SXchou得Y水狂喷,将这老S货N得凄惨哭叫,叫到后面连嗓子都哑了,手也扎进土里了,才将那枝子捅进他chou肿的SX里。

    “啊啊”又是一声惨叫,林宝身子抖了抖,一蟼愑就瘫在了地上。

    肖战居高临下地看着,看他嫣红的肌肤全是冷汗,看他浑身颤抖,那红肿的肥T间还cha着根绿杆子,顿时冷笑道,“被玉米杆C得爽不爽?”

    林宝哭着摇头,他明明该疼到崩溃的,可因为春Y的作用,被鞭打的SB从灼烧滇澺痛转化为S麻刺骨的快感,不一会功夫,连玉米杆都浸透Y水。

    “妈的,老SB吃植物吃得那幺爽!”肖战猛地chou出那杆子,让林宝浑身一颤,紧接着肖战也吃了一剂Y,按着这汗S无力的老S货,像是公狗J配似的骑在他身上,将那根又粗又Y的大D狠狠捅了进去。

    硕大灼烫的J巴刚C入SX,就挤出一圈的Y水,林宝像是活过来似的L叫连连。

    林宝的声音本就细软甜腻,此时更是多了J分S媚,听得肖战Yu火焚烧,胯下的大D更是暴涨数寸,将X口撑成一个薄薄的R圈。

    林宝被C过太多次了,也被大D撑习惯了,此时整个甬道都形成个粗长J巴的形状,每一寸褶皱被粗暴撑开,每一寸媚R都chou搐着T吻柱身,大D上跳动的青筋都能感知到,随着那跳动一起颤抖着。

    林宝吃得Y太烈了,让他整个人迷糊又Y荡,他SX里装满J巴,大**还在无意识地扭来扭去,似乎祈求着男人粗暴地侵犯。

    肖战当然要满足这老S货,他的大D先是cha入最深,当C开直肠口后,猛地chou出,随即便开启了狂风暴雨式的激烈choucha。

    林宝被男人按在身下,以后背位的姿势狠狠CG,肖战的腰T强壮有力,每一记都G得狠辣彻底,啪啪啪地全根进出地狠C他的RB。

    “啊啊啊好好大好舒F俺要死了”老S货随着chouchaY荡的L叫着,不自觉地耸动肥T,配合着J巴赘猛地挺入。

    肥美肿胀的RT跟强壮的腹肌剧烈碰撞,撞出砰砰砰的响声,由于撞击太过狠烈,连RT都被挤压变形,肥T像海L般一波接着一波地翻滚。

    肖战强壮的身躯整个压在他身上,大手压住他两只挣扎的手腕,他一边狠C,一边咬他的耳朵,粗喘着侮辱他,“老婊子!被大J巴C得爽不爽!嗯!你他妈爽不爽!妈的,SB比nv人还水,你就是个欠C的烂货!”

    林宝听着他低灼的声线,浑身颤得更厉害了,他一边啊啊挨C,一边哭着说,“俺俺不是烂货俺只是”俺只是喜欢被你C。

    但这幺R麻的话他说不出来,他只能哭着仰起脖子,看着黑压压的泥土地和绿糊糊的玉米枝子,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模糊混沌,他脑袋里只剩下一个东西,那就是在T内不断进出的J巴。

    他时而耸动J下RT,时而又哭着抱叫,时而更是L到极致的尖声求C。

    春Y的效果让他彻底释放自我,当快感积攒到极限时,下T爆S出大量的鏡Y,他尖叫着绷紧身子,同时SL地夹紧巨D。

    他听到肖战骤然粗重的呼吸,身子被翻了过来,当看见男人的脸时,Yu望在T内汹涌得越发强烈,他的双腿无意识地夹紧男人的雄腰,SL的T部耸动不停,努力地让SX吞咽那雄壮惊人的R根。

    林宝似乎越来越S,他高高地抬起**,随着砰砰地打桩,来回扭动着腰肢,让每一寸S点都被J巴狠狠碾磨。

    肖战似乎被挑逗到了极限,胯下像是疯了一样,剧烈耸动,他CG越来越大力,撞击也越来越狠,那腰T的耸动J乎看不见频率,只能听见那狂乱而情Se的啪啪啪声。男人一边狠C这老母狗,一边直视着他,眼神深沉SeYu凶狠,却唯独没有ai意。

    林宝不知道,他也不懂,他只知道抱着肖战的胳膊呜呜L叫,当肚子被撑到极限,他甚至能看见那凸出的大G头。

    林宝颤抖着嫫向小腹,当隔着肚P嫫到那硕大的G头时,他失控地扭曲着脸,又一次达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