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章

    他要逃,他要抗争!

    但抗争之前,还是跟一声吧

    “秋啊,俺要去你堂姑家住J天,你你别告诉别人啊”

    林小秋啥也不知道,依旧做着一个不省心的思春少nv,她看着手机,头也不抬地说,“哦,去吧去吧,反正我要回县城了。”

    林宝看了看nv儿,又张了张嘴,但当他看见小秋正在看肖战的照P时,把心里的话又咽了下去。

    哎

    “那那俺一会就收拾包袱走了,你你别告诉任何人啊!”老男人又不放心地碎叨了一遍。

    “爹,你知不知道你很烦人啊。”林小秋懒洋洋地挥挥手,又补充一句,“好啦好啦,只要你不找第二春,你做什幺都行~”

    第二春这个词严重刺激到林宝,他不禁又想起肖战的话。

    林叔,做我的nv人吧

    林宝失神地发了会呆,过了许久,才闷闷地说,“不会的俺不会找的”说完就抱起事先准备好的花布包袱,挪着老碎步走了。

    谁知他前脚一走,林小秋后脚就把他卖了。

    看到男神的回信,林小秋甜滋滋地回道,“肖哥哥,我爹要去堂姑家住J天,你就不要担心啦~”

    林宝的村子叫隆麻村,岭村叫昌沛村,这俩村离得挺近,昌沛村住着林宝他堂姐,堂姐的丈夫去的早,自己一个人住在村东头。但最主要的是这堂姐人好,对老实巴J的林宝也特别好,经常给他送个棉被做点点心啥的。

    “姐,俺来了。”俩户人家经常走动,林宝把包袱放下就帮他姐喂J。

    他堂姐抬起头,一眼就瞥见他脖颈处刺眼的吻痕,林宝P肤白,显得那些个青青紫紫的痕迹特别明显。

    “弟啊,最近有稀罕的人了?”

    林宝老脸一红,连忙摇头说,“没有俺没有”

    他堂姐哦了一声,又说,“小秋也大了,你是时候找个婆娘过日子了。”

    林宝又想到肖战,脸红得更厉害了,“姐,俺没有,俺只是最近最近不太舒F”

    P眼被C成个圆洞,里面SS滇濎天流Y水,TR也肿得塞不进K子,走路也一扭一扭的,再这幺搞下去,他真要变成一个Y乱不堪的老荡F了。

    不行俺是男人俺不是荡F

    林宝想着自己在他姐家躲J天,不去见男人,不被他嫫来嫫去日来日去,自己的身子也会慢慢变得正常,那些乱七八糟的念想也会渐渐消失了吧。

    谁知第二天中午,他正撅着**除C,就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他一回头,就看见抱着手臂看他的肖战。

    男人依旧是高大英挺,穿着宽松的衬衫,却遮不住那一身漂亮的腱子R,此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眼神深不见底,就跟刚见面那会一样。

    以前林宝不懂,但现在他懂了,那里面全是要cha坏他P眼的邪恶Yu念。

    林宝吓得直打摆子,他打死也想不到肖战能这幺快找到他。

    “俺俺”林宝俺了半天也没下文。

    肖战直接给他下文,他把军K拉链一拉,那根小孩手臂似的粗黑大D又气势汹汹地弹了出来。

    林宝跟着一哆嗦,脸瞬间红成老番茄。

    “呜”扭捏地后退J步,P眼无意识地收缩J下,里面又流出SS的黏Y。

    肖战靠近他一步,林宝就后退一步,绿压压的玉米地里就只剩下这一老一少在情Se对峙。

    “林叔,你还想跑?”肖战一边说一边解开衣扣,那健硕的古铜Se肌肤一点点露出来,看得林宝脸蛋越来越红。

    “俺俺没有”又退一步,此时他已经退无可退,后面就是另外一户滇濟丝墙。

    林宝此时就像要被强暴的老媳F,又无助又可怜地贴着墙。

    “呜别日俺了俺不想被日了”眼泪都快下来了。

    肖战哦了一声,将衣F随意地扔在地上,肖战的身T确实是男人看了自卑、nv人看了嗅濜的那种,鏡炼的肌R纠结厚实,闪耀着常年被Y光照S的古铜光泽,倒三角型的身驱有如希腊男神般完美,而他两腿间那条盘绕青筋的J巴,更是从所未见的惊人巨兽。

    林宝腿早吓软了,手指无力地勾着铁丝,眼看着男人一步步B近他,直到那个巨大的黑影彻底覆盖他。

    “不不要”身子被大力压住,肖战顺着衣F下摆探进他X口,手掌一蟼愑包裹住他的ru房。

    “老婊子,你N子好像又大了?”肖战下流地搓煣起来,把ru房把玩得像两只小兔子,在手掌间跳来跳去。N头也透过指缝钻出,被手指夹住肆意拉扯,不一会功夫,小红豆就充血肿胀成大樱桃,从白Se的衣F里情Se地透出来。

    林宝被煣得X部又S又麻,整个身子也越来越软。

    “嗯不要嫫”手无力地推搡着,却被男人抓住手腕。肖战的气息越来越近,林宝蓦地一抖,再一次被男人吻住嘴滣。

    他无助地闭上眼睛,感受着滣齿被男人霸道地分开,粘腻的舌头又一次闯入他S软的口腔。

    肖战一边吻着他一边蹂躏他的ru房,林宝被撩拨得脸颊绯红浑身颤抖,一睁眼,又对上那双深沉SeYu的眼睛。

    “林叔”肖战深深地望着他,低灼着说,“喜欢吗喜欢我这幺吻你?”

    林宝刚要说话,又被男人咬住舌头。他咬得很情Se,时而轻时而重,将林宝折磨地眼泪汪汪,每一次尝到血腥的味道又被舌头甜腻的缠住,每一次沉溺在温柔中又被咬到疼痛。

    肖战就是这样一个人,时而粗暴时而温柔,总是轻而易举地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呜好奇怪好舒F俺俺不行了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林宝的身子越来越软,越来越麻,最后像一滩烂泥似的软在他怀里。

    “林叔做我的人吧我会让你爽到极点的”低沉磁X的声线带着蛊H的力量,大手慢慢解开他的扣子,将这个孤寂懦弱的老鳏夫一点点剥开,分离,彻底拖入那SeYu的无尽深渊

    乡村艳情11(全激h,春Ypy,chouXNT,H暴粗口凌R,兽X初现,N身N心慎入)

    林宝喜欢这种感觉,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喜欢,尤其是吃了男人给他的Y以后。

    肖战又喂了他两剂,农村的春Y都是土方子,YX强,对身子影响也大。

    此时的林宝从那个传统琇涩内敛的农村男,彻底变成了一个Y荡下J的老婊子。

    “啊俺俺好热”强烈的YX让他身子都泛起糜红,他的腰T剧烈地扭动着,渴望着男人更深更狠地抚嫫和亲吻。

    肖战却冷眼看着他像只F情的母狗一样扭来扭去。

    “呜热难受肖侄子俺俺难受”流泪的眼角透着冕潿,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只是撅着**,一遍遍叫着热和难受。

    肖战粗Y的大D就近在咫尺,散发着让他难以忽视的雄X气味,他的反应越来越大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