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0不要轻易说爱

    80不要轻易说ai

    最初一个星期的不适期过后,我完全习惯了李队对于我的高强度训练,同时也让我对军人的生活有了一个恰当的了解,除了各种训练之外,我李队也成了忘年J,J乎无话不谈,三个月的时间,到结束的时候才发觉是如此短暂,如果有可能,我真想去当兵。

    这三个月李队教了我多东西,比如散打,比如逃生,比如各种随机应变,当然,由于时间关系,我不可能都鏡通,至少我都在认真的学习。这次训练也让我改变了很多,让我有了自信,做什么不在犹豫不决,最明显的是T形变得威猛了,看看那些发达的肌R,就知道这三个月没有L费。

    离别前的晚上,我李队坐在C场上喝酒,已经进入深秋,天气有了深深的凉意,两个男人喝着高度的白酒,虽然心里都很不舍,可男人毕竟是男人,谁也不会说出来。反而是我率先打破了沉默,我说:队长,你和阿珠姑娘,最后结局如何?后来一直训练任务紧,我也没空问你。

    队长难得在我面前叹了口气,说:凡事都会有个结局,不管结局是好是坏,我们只能面对。你小子明天要走了,我也该把结局告诉你。

    金坤和买家见面后一个月,双方终于谈妥了J易方式和时间地点。金坤要求买家使用现金支付,但必须是美金,一亿人民币换成美金,这样现钞不会太重太多,J易地点仍然是上次那个小镇的郊外,因为那小镇离缅甸边境非常的近,狡猾的金坤肯定想好了各种突发可能,这样跑起来也容易。

    J易是在晚上进行,那天上午,金坤才确定了跟他去J易的人选,三个跟他时间最久的手下,还有就是李队,五个人开两辆车,而且都带了冲锋枪之类的武器。吃中午饭的时候,金坤对李队说:东子,希望这次能顺利,你功夫过Y,这次你要多担当。

    李队点点头说:老大,您放心。

    金坤面无声Se地说:沙图的马子,玩起来不错吧?

    李队万分惊愕,因为他和阿珠的事,非常隐蔽,根本没对任何人讲过,难道阿珠出卖闻自己?金坤说:放心,只要这次顺利,你可以和那小妞光明正大在一起,沙图早被我灭了,量他的兄弟也不敢找你麻烦。

    李队只能尽量没事似的说:老大,我那小妞不过玩玩而已,nv人嘛,只要有钱,多的是呢!

    金坤盯着李队,说:是吗?你和那小妞关系不一般吧?阿狗都盯她J个月了。

    李队这时才明白,原罍黟坤还是对他不信任,一直派人暗中跟踪他,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幸亏他平时和组织联系,都使用非常隐秘的暗号,金坤只发现了他一个nv人,真是万幸,不然整个计划可是功亏覟m瘛


    既然金坤知道了,李队也不想隐瞒,说:那小妞中国来的,我当时看她可怜,就没杀她,慢慢的日久生情了,老大,希望你不要怪我。

    金坤说:好,我就欣赏你这种有情有义的男人,老大怎么会怪你呢?

    李队借机说:老大,我们下午五点才出发,我想吃完午饭去和她告别一下。

    金坤点点头说:行,此次J易凶吉难测,告别一下也好。

    金坤仿佛有什么预感似的,这话说出来,脸上整个都是忧伤的表情。

    吃完午饭,李队直接去了阿珠的出租屋,他注意了一下,在出租屋的楼下小店,是有人盯梢,只是他以前没注意这个小店,因为小店一直就在那里开着,平时买东西的客人也不少。

    李队进了房间,阿珠高兴的扑了上来。李队抱着她进了房间,说:晚上我要跟老大去办事,如果我明天早上没有回来,你就去五福裁缝铺找老板,说是木子哥的人,他就会安排你回国。

    李队对于这次行动,志在必得,他任何人都不能保证一定成功,所以他做了最坏的打算。阿珠一蟼愑就哭了,说:你不要我了是吗?是不是,你不要我了是吗?

    李队搂住她的肩说:傻瓜,我怎么舍得不要你。你知道我是G什么的,跟着老大办事,就是在刀尖上讨饭,谁知道明天是什么样?

    李队一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哪怕是对自己的ai人,这是原则。阿珠说:那你带我走,好吗?

    李队点上支烟,说:别闹了,就算我同意,老大也不会让我带个nv人去办事。乖,你别想太多了,我只说万一没回来而已,又不是真不回来。你知道我们老大,在缅甸有多厉害,所以放心吧。

    李队只能这样安W阿珠。阿珠不哭了,眼圈还是红红的,说:你一定要回来。我,我,我可能怀Y了,两个月没来月经了。

    李队头嗡的一声就大了,怎么在这种关键时刻怀Y?他能怎么办呢?只好说:是吗?挺好的,我早想当爸爸了,等我回来,咱们就回中国结婚。

    李队和阿珠温存了一会儿,便依依不舍的离开。其实他早已经向组织上申请过,要求组织安排雹珠回国,组织上也同意了,答应任务完成后就护送她回去,所以李队和裁缝铺的老板也约好了。那个裁缝铺的老板,就是上级安cha在缅甸的人。

    金坤和两手下开一辆车,李队跟着另一个马仔开一辆车,毒品自然是装在金坤的车上,一伙人开着车行驶在崎岖山路,一个多小时候后,就到达了J易地点。郊外虽然空旷,但树很多,李队早就通知了警方,此时树林里,已隐藏了全副武装的警察,借着夜Se的掩盖,一切都静悄悄的。

    八点的时候,从不远处,开来一辆车,车灯闪了三下,金坤的车灯随后也闪了三下。然后他下了车,李队和马仔也下了车。对方也是五个人,最前面的是买家,身后三人各拎了一个P箱。双方还有两米远的时候,停住了。

    金坤说:钱带来了吗?

    买家说:货呢?

    金坤伸伸手,一个马仔从身后拿出了箱子打开,买家也让三个手下打开了P箱,借着手电筒的光,一叠叠的绿花花的美钞展现在眼前。

    双方验了钱和货,都十分满意,金坤和买家握手,此时不远处灯光大亮,人声和狗声此起彼伏,金坤一蟼愑慌了,李队掏出枪,出奇不意的迅雷不及掩耳打死了三个马仔,手枪指到了金坤头上,说:别动,我是警察!

    买方的手下都是警察伪装的,买家也立马被带上了手铐。所以此时可以说人脏俱获,大获全胜。金坤却不毫不慌张,说:我还是看走眼了,我认栽。

    李队说:老实点。然后给他带上了手铐。

    金坤说:东子,我暂切这样叫你,如果你想阿珠平安,最好放了我。

    李队说:我从不和毒贩做J易,你不用威胁我。

    金坤说:就在你离开阿珠出租屋半个小时后,她就被我的人控制了。我J待过,如果我晚上十二点没有回去,就杀了她。对了,她好像怀Y了,你要当爸爸了吧?

    李队此时心里无比气愤,真想一枪崩了金坤,他说:金坤,如果你动阿珠一根汗mao,我让你不得好死。

    金坤无所谓地说:像我这样的人,早就反X死置之度外了,死不过是个早晚的问题。可你的ai人和孩子,你就综睁睁看着他们为你而死,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李队一拳砸在了金坤脸上,警察也赶了过来,拦住了李队,说:老李,你冷静点。

    李队掏出手机,打给了缅甸的裁缝铺,让自己的人快点去救一个叫阿珠的人,他把金坤平时的隐秘地点,都告诉了对方。

    李队跟着队伍回到了警察局,可以说这次任务已经圆满结束了,可他却放不下心来,一支接一支的chou烟,领导们都知道他的情怀,也不断安W他。一直等到凌晨一点多,才收到消息,阿珠找到了,不过双方发生了激烈的J火,阿珠被犯罪份子劫持打死了。

    李队听到这个消息,脑子一P空白。领导拍着他的肩说:老李,节哀吧。这种情况我们谁都不愿意发生。我会让人把阿珠的尸T带回来。

    李队后来抱着雹珠的骨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门,他和阿珠那些记忆不停的折磨着他。他为了减轻痛苦,向领导申请调回内地工作,组织上同意了,由于他的立功表现,组织原本安排他到内地当一个公安局的局长,李队拒绝了,于是才到了现在的单位。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未娶,也不和身边的任何nv人J往。

    听完李队的故事,我都快哭了。我说:李队,都这么多年了,你应该试着接受新的生活。

    李队摇摇头说:算了,都一把年纪了,一个人生活不也挺好的吗?

    我说人不能总活在回忆里啊,除了回忆,我们还有未来呢。

    未来?李队仿佛喝醉了似的,说:你有未来,我没有了。

    李队簢G了一大口白酒,说:小明,如果你没有能力去保护一个人时,最好别去ai。就当哥对你的最后忠告吧。

    我点点头说:我会记在心上的。

    我G完了最后一口酒,对明天的卧底生活充满了信心和向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