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4警花的特别任务

    74警花滇澵别任务

    白若南十岁那年,亲眼目睹了父亲的死亡,那画面就像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噩梦。

    那是一个厢濎的傍晚,身为警察的父亲相当难得的去接她放学,他总是忙着工作,小白放学独自回家早已习以为常。白若南跟随着人流出了校园,一眼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父亲高大的身影,他焦急地朝校门口张望,手里还握着小白哭要了多次的mao熊玩具。小白兴奋的朝父亲挥手,父亲也看到了她,举起拿着mao熊玩具的右手向她挥了挥。

    就在此刻,父亲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头带黑Se运动帽的男人,他一手紧紧勒住父亲的脖子,另一手掏出寒光闪闪的刀子,无情凶残的在父亲的身上猛刺。事情发生的过于突然,以致于很多师生都没有发现,当他们注意到的时候,白若南的父亲已倒在了血泊里。紧接着是各种混乱的尖叫,白若南却呆了,她想哭喊,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白若南“哇”的一声突然划破嘈佑的空气,她飞奔过马路,扑到父亲身上,不停的摇着父亲的头:“爸爸!爸爸!爸爸!”

    父亲艰难的举起右手,洁白的mao熊娃娃已染成了红Se,他气若游丝在小白耳边像蚊子般说道:“小白,听听爸爸的话,长大了做,做个好警察。”

    “爸爸!我听你的,我听你的,求求你别丢下我!”白若南歇斯底里的呐喊,可父亲却再也不会醒来了,他永远的沉睡了。

    那个杀人凶手一周后被绳之以法,原来他是被白若南父亲抓过的一个罪犯,他对白若南父亲恨之入骨,出狱后伺机报F,在追悼会上,小白父亲被追认为烈士。

    高中毕业之后,白若南不顾家人劝阻,义无反顾的报考了警校,四年的警校生涯,她各门功课都名列前茅,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到金Y市公安局,实现了父亲的理想,成了一名刑警。

    可是警察的工作和她想像中完全不一样,她早就做好了同犯罪份子做斗争的心理准备,可领导却安排她每天打印资料,送藝件。她三番五次的找领导申诉,那位像父亲般慈祥的张大局长却总是笑眯眯地说:“小白,不要急嘛。现在是和平年代,哪有那么多罪犯要你抓啊。”

    白若南Yu哭无泪无力争辩,张局长一如继往的安W她:“年轻人,不要急嘛!”

    这样安逸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一年半,在那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傍晚,白若南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张局长却把她叫进了办公室。张局长非常严肃的chou着烟,小白知道局长平时是不chou烟的,除非遇到什脺黥急或者棘手的事情才会chou烟。

    白若南站在局长办公桌前问:“张队,找我有事吗?”

    张局长抬起头来说:“小白,坐吧。我想问一下,你是否真心想当一个警察?”

    白若南轻蔑地笑了,“局长,你叫我来,不是为了讽刺我吧?我做梦都想当一个警察,而且是一个好警察。”

    张局长说:“小白,你不要激动。你知道吗?当一个好警察不是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会遇到很多常人难以理解的问题。当然,你的父亲就是名非常优秀的刑警。”

    提到父亲,小白很激动,“您认识我父亲?”进入公安局一年多,还是第一次有人提起白若南父亲,小白很低调,不想辱没父亲的光环,所以局里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是烈士的后代。

    张局长点点头,“你父亲是我的师傅,我当年刚来实习不久,正准备跟着他大G一场,没想到”张局长的声音哽咽,白若南已泪如雨下。

    张局长掐灭烟头,又点上一支,“做一个好警察,就要承受普通人不能承受的东西,小白,你一个nv生,我担心啊”

    小白猛然起身,行了一个标准敬礼,“请局长放心,不管什么负担,我都能承受。”

    张局长从桌上拿过一个文件袋,说:“这次的任务资料都在里面,属于机密。还有这次任务,我们队里只有我你知道,千万不能走露风声!”

    白若南眼里颔着泪花,认真的点了点头,拿起文件袋转身出了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