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3被人握着弟弟睡觉

    43被人握着弟弟睡觉

    张姐是外地人,她前男友是本市人,他们在大学期间相ai,毕业后,张姐义无反顾的跟着前男友来到我们市里,两个人恩ai有加,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就在这个时候,前男友认识了一个富家nv,他禁不住金钱的诱H,移情别恋。

    从此张姐便看透了男人,两年来拒绝了任何男人的追求,她内心的寂寞和痛苦,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要不是今天被我撞见那种尴尬事,她绝对不会对我敞开心怀的。

    没想到张姐也是一个可怜的nv人,可现在的人又有J个能经得住金钱的诱H呢?

    我说:张姐,你这种情况现在很普遍,不应该因为一次受伤,就把自己的心门关起来。

    张姐说:小明你是从农村出来的,比较单纯,你不知道城里人,心眼可多着呢。我不是没想过再恋ai,可追我那些男人,都根本不是看上我的人,心里打什么主意,我清楚着呢。

    我心想能看上你啥呢?长的中等,难道是富婆?看着不像啊。nv人都比较自恋,不是俗话常说,丑nv多作怪嘛,nv人往往比男人没有自知之明。

    我安W了张姐J句,她一个外地人在我们这也不容易,而且年龄也不小了,还是找个对象,可以有个依靠。

    张姐表示感谢,反问我有没有对象?

    我愣了一下,说:没有啊?

    张姐说看你一表人才的,要不姐给你介绍个?

    我有些犹豫,说真的,现在没有想过谈对象的事,可又不能拂了张姐的好意,再说只是介绍,成不成谁知道,见个面看看情况也可以。

    张姐说是她一个同学的MM,刚来来市里找工作,求她关照过,她觉得小姑娘人挺不错,所以想介绍给我。接着她当着我的面,拨通了那个姑娘的电话,自作主张的帮我约好了晚上六点,在人民公园门口见。

    挂了电话,张姐告诉我,这个小MM叫何碧,今年刚20岁,在一家公司做文员。顺般把手机号给了我,让我到时联系。

    我说谢谢张姐。

    张姐说客气啥,你是季总的弟弟,应该的。吃完饭张姐抢着付钱,我说你要这样,我可生气啊。

    张姐笑了,说没想到你这孩子还挺牛脾气,那就让你请,下回来市里,姐请你。

    走到门口,两位F务员用日语说了什么,我不懂,应该是欢迎下次光临的意思。哥立马有些火,他娘的都是中国人说什么鸟语?我停住脚步问:你们是中国人吗?

    两位F务员一愣,随后说:是啊。

    我一字一句地说:是中国人,以后就说中国话!

    然后和张姐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她们两个肯定在风中凌乱。

    下午没事,我便去逛下商场,马上快开学了,买一些衣F还有生活用品,免得到时手忙脚乱。买了一套运动装,手机响了,接通后里面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小明吗?

    我说你是?

    你肯定不记得我了?洗浴中心的198号。

    我说:哦,是你啊?怎么了?

    她说小明,我生病了,发烧身T无力,你能帮我买点Y来吗?

    我从小就喜欢助人为乐,这点小事当然没什么问题。我问清楚了地址,去Y店买了一些发烧感冒的Y,找路人打听了半天,才找到地址,是一处比较杂乱的出租屋,我敲了门,两分钟才有人来开门。

    以前在洗浴中心都是晚上,198号化了妆,看不清楚庐山真面目。没想到她模样还挺清秀,可能是病了的缘故,脸Se苍白,没一点血Se,她给我开了门,然后又躺回到了床上。

    屋子里收拾的还算整洁,我给她倒了杯水,然后扶着她,给她喂Y。她的身T柔软无力,只穿了一件睡衣,薄如蝉翼,我的手能触嫫到她滚烫的身T,一时间令我心里想入非非。我真恨自己,这他娘的是G啥呢,人家可是病人。

    吃了Y,她说:小明,谢谢你。

    我说举手之劳,客气什么。

    她说小明,就这样抱我一会儿好吗?

    兄弟们,你们说我能拒绝吗?

    谁拒绝谁傻B啊。

    我抱着她,能感觉到一阵温热,她闭着眼,渐渐睡去,谁想她的头却偏偏枕到了我K档中间,我那不争气的小兄弟,立马就Y了,真丢人。

    迷迷糊糊的,听她说道:小明,你真不老实。今天我可帮不了你。

    我一听更加琇愧了,说:实在不好意思,我的小弟弟太不听话。

    她却一蟼愑拉开我的拉链,把手伸了进去,说:我緡着它,让它再不老实。

    她就那样握着我的小弟弟睡了,真是他娘的要命啊,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不过一会儿,她还打起了轻微的呼噜,睡的那么香甜,我可难受了,YY的一直挺起,还被她软软的小手握着,这次第,怎一个痛苦了得?

    看她睡的香,我也迷糊睡着了,结果到是她把我叫醒了,我睁开眼看到她笑嘻嘻的看着我,说:你还Y着呢,难受不?

    我一看,果不其然,赶紧起身chou好K子,一看手机快六点了,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呢。

    198号幽怨地说:这么急,还想让你爽一爽呢。

    我说羔濎吧,今天真有事。

    我开车赶到人民公园,找了半天才有一个停车位,把车停好,赶到公园门口,迟到了五分钟,心想nv人天生都ai迟到,肯定对方还没来呢。

    不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一个好听的nv声问:你在哪呢?

    我心想这就是张姐给我介绍的何碧了,我说在:公园门口啊,怎么没看到你?

    她说:你转身啊,就在你后面。

    我转过身,嘴巴都合不上了,手机也忘记挂掉,一位身材苗条的美nv,就在我眼前十J米的地方亭亭玉立,她穿着一身白Se的裙子,就像厢濎池塘里的荷花。

    她走了过来说:看什么看啊,呆子。

    我回过神来,说:你太美了。

    行了,别恭维我了,我有自知之明的。何碧说。

    我说走吧,想吃什么。

    她说随便吧。

    我说那行,咱们就随便走走,看到什么吃的,就吃什么。

    她离我近,我能闻到一G淡淡的T香,我们先绕着公园走了一圈,然后从后门走了出去,马路对面不远有一家茶餐厅,看上去环境还不错。我们准备过去吃饭,此时却听到有人叫我:小明。

    我转过身,只见三位表情凶悍的男人朝我走来,二话不说就对我拳打脚踢,何碧在一边惊的大叫:打人了,救命呀!

    我倒在了地上,在闭上眼晕过去的那一刻,脑子里全是何碧惊慌的脸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