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阅鸡无数

    39阅J无数

    村长这两天可乐儿坏了,因为桂花那该死的大姨妈终于没有按时到来,村长急不可奈的带着桂花去镇上的医院检查,结果真是怀Y了。村长那高兴劲简直见个人就想上去亲两口,不出两天全村的人都知道桂花有了,见到村长是满口恭喜。

    村长热情滇澵意要带我去镇上吃一顿,以表示感谢,到了镇上找了一家不错的馆子,镇长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还叫上了一瓶五粮Y,客气的给我倒上,我说村长,你客气啥哩,都一个村的人,你这样,我以后都不好意思见你哩。

    村长说小明,哥真滇潾感谢你了,没有你,哥都要绝后了。

    我说村长,别这样说,我,我,我也是举手之劳吧。

    啥举手之劳?这应该是举J之劳!村长说,他喝了杯酒,接着道:不过在前头,这事除了你知我知桂花知,绝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

    我说村长你放心,小明从小到大这嘴就特别的严,要是放在战争势冓,我肯定比刘胡兰还厉害。

    村长说这下我就放心了,来,哥敬你一杯。

    吃完饭村长非要拉着我去找小姐,我看这才是重点,吃饭到是次要的。我说咱镇上也有小姐了?

    村长说这就是你不对了,你以为镇上就没小姐了?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供应。

    我还真不知道镇上有这样的娱乐场所,村长带着我去了一家发廊,一看就是不正规的那种,门窗上都拉着粉红的窗帘,进去一看,沙发着坐着一排小妞,理发的工具根本就没有。

    老板娘模样的nv人见我们进去,立马笑着脸说:两位老板,欢迎光临,想要做啥项目?

    村长说洗个头。

    老板娘说:洗大头还是小头?

    真他娘的罗索,肯定是洗小头了。村长不耐烦的说,看样子,村长应该是熟客。

    村长一马当选挑了一个丰满的小M,这种地方我始终有些厌恶,随便挑了一个,跟着她上了楼,二层被隔成了很多狭小的包间,只摆着一张床,走进去一G子难闻的味道,瞬间就让我没了X致。

    那小妞一进房间就妥光衣F,躺在床上,四脚彼叉的说:帅哥,来呀。

    我看着她像条咸鱼似滇澂在床上,实在Y不起来,小妞很有经验的样子说:帅哥,喝酒了吧?很多人喝酒了会Y不起来。

    说着就要帮我,从床头小包包里拿了一张消毒S纸巾,把我的小弟弟仔细擦拭G净,一口吞了进去,舌头不时的搅动,这样的刺激还真管用,我一蟼愑就Y了起来,可能是我弟弟太大,一蟼愑顶到了她的喉咙,她猛的把我推开,咳嗽了两声,说你个死人,那么大的家伙,也不提前说声。

    她帮我套上一个套子,然后躺倒床上,双腿叉开翘起,我虽然感觉没啥意思,可男人就这鸟样,见nv人还是想C,我跃马上战场,狠狠的杀向敌人。可能是喝过酒的缘故,G起来特别的勇猛,半个多小时才完劲,那小妞被我整的都已经两腿发软,下床走路都走不稳了。

    帅哥,你太厉害了,不瞒你说,我做小姐两年了,都没有过高C,今天头一次。

    我开玩笑说是吗?那是不是给我免费?

    你们男人都没良心,JJ一拨出来就想免费,做梦!

    走到下面,村长早已买了单等候多时,说你小子太能G了吧,这么久。我笑着说哪里哪里,出了门直接回村。

    回到村里没啥事G,便去地里帮娘G活,娘正在给菜地浇水,绿绿的豆角红红的西红柿,长势喜人,我去地边的井里挑水,娘一见到我,保准要聊对象的事,这不又来了:哎,小明啊,要是你和英子没吹,该有孩子了吧?

    我说娘,都过去的事了,说这G啥?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别瞎想了。

    我知道娘想抱孙子,可我能有啥办法呢?老人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孩子身上,可从来不考虑过孩子是否喜欢那种生活,还要美其名曰是关心你ai你,就像一个人强J了你,还认为你很爽似的。

    日头西斜,娘从地里摘了些菜,回家做了香喷喷的打卤面,真是好吃极了,我一口气吃了两碗。吃完饭又和爹闲就着弊酒,闲聊了J句,给他讲了讲我的新想法,络化养J。老人家一头雾水,说:啥?用养J?J又不是鱼,用得着吗?

    我哭笑不得,说爹啊,你就别管了,到时你就知道了。

    爹刺溜喝了一口酒说:别像上回都把J给糟蹋了就行。

    月亮爬上了天空,我要去J场睡觉,大刚这J天在城里和李红打的火热呢,只好我晚上去J场看门。农村的夜晚十分的安静与漆黑,只有微弱的月光照着乡间小路,我突然想尿尿,便钻到一处小麦地里放水,舒F完了chou好K子转身猛不防撞上一个人眼,他娘的我以为见鬼了,吓我一跳。

    镇定下来才看清楚是村里的秋芳,她却先骂上了我:小明你个死孩子,大半夜的钻地里G啥呢?

    我说你还问我呢,我差点被你吓死。

    我不太想搭理秋芳,因为她在我们村名声不好,怎么说呢,人到是不错,就是有些S,据说村里的青壮男人有一半都和她睡过,她老公在广东打工,常年不回家,反正村里都传的沸沸扬扬,也不知道真假。

    秋芳说你一个大男人,胆子就恁小?

    我说大夜里的,突然有人出现在你背后,谁不怕?算了,不和你扯了,我要回去睡了。

    秋芳说一个人睡多没意思?要不要嫂子我陪陪你?

    我说千万不要,我可不想被村里人看见,传的风言风语。

    秋芳说我就知道你胆小,男人都一个熊样,光想着快活,事后拍拍PG走人。小明,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

    想想秋芳说的也对,我说嫂子你想哪去了?我从来没看不起你。只是

    只是个P呀,你能和桂花红梅搞,就不能簢搞?听说你那玩意很大?是不是真的呀?你是不是认为嫂子比不过那两个S货?嫂子给你说实话,在咱们村,我敢说功夫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秋芳这一连串的话就像机枪扫S,看罍黢晚我是逃不过了,他娘的JJ大也是一种罪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