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村长老婆你也敢干

    32村长老婆你也敢G

    我不知道季虹是不是簢开玩笑,这样的nv人,哪个男人要说不想要,那他就是天底蟼愵虚伪的男人。我说季姐,你别簢说笑了,我知道我根本配不上你。

    季虹搂着我的脖子说: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很随便的人?

    我说没有,真的没有,在我眼里,你是那种很庄严的nv人,怎么说呢,就是让人心里想要,却又不敢冒犯的人。

    季虹说是吗?可能我父亲是领导,我从小占染了他的气息吧。小明,你到底想不想要我,说实话。

    我咬着嘴滣实话实说:想。

    季虹说:那就这乡间滇濎,多蓝,你看这水,多清,我们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我发现什么话从季虹嘴里说出来,都很美。她说:我想做一回坏nv人,就做一回,小明,求求你满足我吧。

    虽然猜不出季姐到底在想什么,可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于心何忍?我们抱在一起,像两条蛇,舌头互相伸到对方的口中,贪婪的吮吸着,我身T里的Yu望像小河里的水一样缓缓流淌,让我自己都感到诧异。如果在以信,我早是火山爆发了。

    我把季虹抱起来,放在一处平整的地上,身下是青青的小C。我轻轻的慢慢的解开她的衣F,一件一件的放在旁边,我像打开一个宝盒似的,小心翼翼的动作。

    Y光照在季姐光滑L露的肌肤上,山脚下一P寂静,小河在无声流淌,季姐微微的呼吸在我耳边,宛如一首C情曲,我高歌猛进,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T。只是在我进入的那一刻,她轻轻叫了一声,剩下的时间,她都在咬着嘴滣,仿佛深陷巨大的痛苦。

    我说季姐,是不是疼?

    季姐摇摇头说:不是,是快乐。

    我有些迷茫,到底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痛苦呢?为什么快乐的人却有着扭曲的表情呢?这是我最奇怪的一次做ai,无声无息的,就像一声叹息。

    事后,我们穿好衣F,季姐的脸红红的,说:小明,以后我们以姐弟相称吧。只是再也不能G这种事。

    我说:好的,从见到你第一眼,就感觉像我姐姐。可我是家中独子,以后我把你当亲姐姐吧。

    季姐说:好啊。我父母都是国家工作人员,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所以我也是独生nv,没想到今天多了个弟弟。

    我们都笑了。

    开车回到城里,差不多刚到晚饭时间,季姐问要不要一起吃晚饭?我想了下说好吧。季姐带我去了一家高档的西餐厅,里面很安静,只有一首舒缓的钢琴曲在飘荡。我有点坐立不安,心底很自卑,因为我没来过这么好的地方,也不知道有什么规矩,我怕弄出洋相,让季姐笑话。

    季姐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小明,别紧张嘛,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吃个饭而已,你就当是在农村的小院里,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我稍微没那脺黥张了,可还是有点不自在。牛排端上了桌,我根本不知道怎么用刀叉,但我这人还是有点小聪明,我故意先不动,看季姐怎么弄,我就跟着她怎么弄。她嚼着牛R,看着我,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我说你笑什么啊。

    季姐说,看不出,你小子还挺聪明嘛,有样学样的。

    我嘿傻笑,说:这不是没吃过嘛,怕丢人,只好跟你学了。

    吃完饭,把季姐送回那座小院。我独自开着车子离开,才发现今天像梦一场。我不小心碰到衣兜里的那个小竹节,心里洋洋的,真想打开看看老和尚搞什么鬼。可俗话说宁可信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忍着鄙。人家歹是得道高僧,总不会忽悠我一个农村小伙吧?

    我不想回村里,就去了李红家。她搬到了一所小区里面住,环境还不错。她的身材已经有些臃肿,不过P肤比以前白了。我撒了个谎说来事里办事,顺般看看你。

    李红说就知道你不是专门来看我的。

    我心里说不出对李红是什么感觉,就像一个亲人吧,反正我知道这不是ai情,因为没有ai情的惊心动魄。

    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尴尬呢,我手机突然响了,我暗舒了口气,接起电话,村长劈头一句话就让我愣住了:

    小明,你个狗日的敢C我老婆?

    D丝()提供无广告阅读,欢迎访问阅读鏡彩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