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4 漂撒亮姐姐

    24漂亮姐姐

    季虹一蟼愑就让我瓏的小伙伴惊呆了,天底下能有这么巧的事,早知道就该去买彩票。肖经理租的房子,房东却是季虹,太狗血了。

    季虹很善解人意地说,如果不是你nv朋友骗你,就是你骗我,只有这两种可能。

    我心想反正季虹和这件事也没什么关系,不如实话告诉她的好。于是我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季虹听了说,看不出你还挺受nv人欢迎嘛,能让你去G引程丽丽,说明你帅啊。

    我分不清楚这是嘲笑还是夸奖,我说时间不早了,送你回去吧。

    季虹说好吧。我跟着她下楼,楼道里光线有些暗,她挨着我近,我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不觉有些动心。这样的少F自然是美丽的,而且有气质,在她面前我是一只彻底的赖蛤蟆,我不禁有点自己笑自己,这是怎么了,见个nv人就想上,是不是病了?

    第二天我还正在梦乡,便被手机铃声吵醒,刚一接通,就传来梁镇长关切的声音:小明,怎么样?搞定没?

    我说:镇长,这一大早的也不让人睡个好觉,啥搞定没啊?

    镇长说:小季啊,昨晚那个漂亮姐姐。

    我说:怎么了?昨晚陪她去看音乐会啊。

    然后呢?梁镇长紧追不舍。

    然后各回各家啊。我实在搞不明白梁镇长啥意思。

    梁镇长声音陡然提高:你个可娃,你心里就没点想法?不想上她?

    我嘿笑了,说想是想,可不敢。

    梁镇长沉不住气了,在电话里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他原来是想让我把季虹上了,季虹是市里某位高官的情F,这位高官又掌握着梁镇长升迁的命脉。据说季虹生X风流,三十如狼的年纪,Yu望的沟壑难以填补,梁镇长听村长说我能GJJ大,所以才出此下策。

    我听了气愤不已,我说梁镇长你把俺当什么了,俺又不是酒店的鸭子,你咋能这样哩。

    梁镇长哭笑不得地说:哪去了?我要是升上去了,你想想还能忘了你?你真是个呆子!

    虽然梁镇长把话说的冠冕堂皇,可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挂了电话,看看手机才七点多钟,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想季虹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她是水X扬花的nv人,我知道人不可貌相,可说心里话,我对季虹是有些好感的,虽然说不出这种好感出自什么地方,至少她不令我讨厌。

    我起床下楼,漫无目的地走上街道,早晨的城市和农村完全两种模样,农村的早晨是安静的,而城市却十分嘈佑。看不到成P的玉米地,只有行人匆匆的脚步,大家似乎都在忙着赶路,可是他们去哪呢?我又想像不出来。

    不知不觉我竟然走到了大学校园的门口,巍峨高耸的门楼上,四个金光闪闪的“xx大学”在晨光下更加光彩夺目。我上高中的时候,梦想就是能考进大学,当然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北大清华,能上我们本市这所大学我就心满意足了,可上大学一年两万多的学费,俺家是承担不起的,再说村里面那么多年轻人,上过大学的才有J个?我没有埋怨过爹娘,他们养大我已经很不容易了。想起我高中老师说的一句话,命运是自己掌握的。

    可我站在大学门口,看着进进出出脸上挂着笑容的大学生,我却有些迷茫,我的命运由谁掌握呢?

    我在大学门口的附近路边吃了早餐,期间还有位老大爷向我问路,他说:学生,请问你去人民路怎么走。

    我告诉他方向,心里很高兴,他叫我学生,看来我还是挺像学生的嘛。簢挤一个桌上吃早餐的,应该是真正的学生,我问他进这个大学上学难吗?

    他看了我一眼,说:你丫不是x大的呀?

    我摇摇头说不是。他说这有什么难的,现在这些大学,和nv人一样,有钱就能上,你想怎么上就怎么上。

    我说要是没钱呢。

    他说那也没什么,还在夜大,自考,函授反正这年头你想上学太容易了。

    听这哥们这么一说,我心底突然就有了上大学的冲动。心想回去要好好研究研究,趁自己年轻,圆了自己上大学的梦也好。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李红发来的信息,却让我一蟼愑懵了:小明,我怀Y了。

    亅亅D亅丝し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