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4床上比赛

    14床上比赛

    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卑鄙无耻,因为我是带着一种报F的心理去G英子的,我粗暴的,就像一个强J犯那样剥光了英子。她洁白的P肤L露在大自然中,有光轻柔地蒙在她的身上,就像圣洁的观音。我T内原始的Yu望,就像一头猛兽刹那间钻出了笼子。

    我疯狂的扒开英子的双腿,狠狠的顶了进去,英子“啊”的一声,疼痛的叫喊。我心里只想着发泄,不停地骂着臭婊子,臭不要脸的nv人英子紧紧咬着嘴滣,泪水从眼角滴落。不知道为什么,我坚持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泄了。英子很快穿好了衣F,我穿衣F的时候发现,垫在英子PG下面我的衬衫上竟然有血迹,一时间让我嫫不着头脑,她还是处nv?怎么可能?难道就像笑话里讲的,二祩愑东西太短了吗?

    我的心好乱,穿好衣F,又点上支烟。英子说:小明,我配不上你,以后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我心里很难过,我知道英子要离开我了,也许我是一时冲动,其实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呢?农村人虽然封建保守,但那是上一辈人的事了,我们这些年轻人还是没那么落伍的,非要娶个处nv什么的,这种想法越来越淡了。

    那天晚上我英子不欢而散,我闷闷不乐的回到家中,和父亲喝了J杯酒,借着醉意才沉沉睡去。

    J场弄的差不多了,我开着车子,去了市里一家先前联系好的种J厂。正好李红休息,我便带着她一同前往,让她装成我的秘书,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李红在场,办什么事我都很放心。

    接待我们的是张老板和他的小秘书,也是一位年轻漂亮的nv人,李红不屑的看了一眼,nv人就是这样,永远把比自己漂亮的nv人当敌人。张老板先带我李红参观了他的养殖厂,的确很不错,厂区GG净净,物品摆放的也井井有条,那些J也生机BB。只是价钱有些贵,张老板一口咬定,每只小J五块钱。我想先买五千只,两万五我不是拿不出,只是别的J厂小J才三块钱一只。

    张老板嘿嘿一笑,说J和J能一样么?咱打个比方行不兄弟?你去找小姐,都是nv人,为什么有的一百,有的一千呢?

    李红和那位小秘书听了,脸上都不自然。

    我哈哈大笑,说张老板说的对,可此J不同于彼J啊,我还想长期和您合作呢,只是这价格

    张老板说:我这J可都是美国引进的优良品种,无论个头还是R质口感,都比国内的好。

    我说J是好J,这我也看出来了,可我是初次创业,实在能力有限,而且一蟼愑五千只J,风险也不小

    张老板就是不松开,看了看手表,说天Se不早了,相请不如偶遇,咱们连吃饭边聊,让我尽尽地主之宜呀。

    张老板带着秘书还有我李红,去了天外天大酒楼,进了一间豪华包房,张老板同样豪气的点了菜,又吩咐小M上了两瓶高度数白酒,笑哈哈地说咱们今晚不醉不归。他刻意的安排小秘书坐在我身边,而他又挨着李红坐下。

    张老板混迹商海多年,经历过各种场合,说起话来风趣幽默,逗得李红呵呵直笑。而我则成了他的小秘书重点照顾对象,先向我调查户口,问我哪的人多大了有没有对象,然后又问我喜欢什么。

    谈笑间酒菜上齐,大家开始吃喝,看来小秘书也是酒经沙场的人,不停的向我劝酒,直害得李红在旁边频频瞪我,我在nv人面前又把持不住,只好把李红的眼Se当作看不见。李红生气了,把目标转向了张总,可能是像做样子气我,故意很嗲地和张总说话斗嘴,表现的相当亲昵,把张总乐的合不笼嘴,我心里想,nv人啊,nv人。

    吃吃喝喝,气氛相当融洽,借着酒鏡的作用,张老板越来越大胆,握起李红的手,不停的抚嫫,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不时的嫫上两把。张老板的小秘书也不愿甘拜下风,非要簢J杯酒,我不好意思拒绝,G了一杯刚坐下,她的手就伸向了我的大腿根,弄的我血脉贲张,她在我耳边哈着气,说哥哥,今天晚上小M就是你的人了,你想G什么就G什么!

    张老板当场拍板,说你必须把我兄弟伺候好了,我小明兄弟一见如顾,不把他弄舒F,我明天开除你。

    我心里想着价格的事,根本没心泡妞,我说张总,酒喝的也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谈谈价格?

    张老板大手一挥,说谈基八mao价格,今天咱们只谈nv人。

    李红的大眼睛一眨,我就知道她又要出什么鬼主意了,果不其然,李红说:张总,咱们来个比赛怎么样?谁输了,价格的事就听谁的,如何?

    男人骨子里天生都有赌X,张总一天立马来了兴趣,说好呀,赌什么?

    李红说:比上C做x,怎么样?

    张老板兴趣更加浓厚了。拍着桌子说:好主意,好主意。

    我没一点XYu,却感激地看了一眼李红,我的床上功夫她是知道的,张总年龄又比我大,这方面肯定不如我,因此我是胜券在握。

    李红又详细说了规则,去宾馆开间双人房,她跟张老板,小秘书跟我,看谁在床上坚持的时间久,谁就赢。张总激动的立马就要去开房,还对自己的,你可得把平时的风S劲拿出来,要是能让小明兄弟三分钟完事,明天奖你两千。

    李红以前做过小姐,对这种事根本毫不在意,张总也是情场老手,况且早对李红心猿意马,小秘书一看就是张总对外滇澢衣P弹,只有我觉得不好意思,当着外人总是不能尽X,但为了养J的事,看来不得不牺牲自我了。

    进了宾馆的大房间,张老板迫不及待的妥光了衣F钻进了洗手间洗间,然后我们轮流着洗了澡。我是最好洗的,张老板早就按捺不住跃跃Yu试了,我刚从洗手间出来,他们三个一声惊呼,张老板说:狗日的,你那东西是人的东西么?驴J巴啊!

    小秘书的脸通红通红,可能阅人无数也从没见过如此大的玩意儿,她嗲嗲地说:小明哥哥,等会儿你可得轻点呀。

    我还没说话呢,旁边床上的张总已把李红推倒在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