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老板,你想昆吗

    11老板,你想昆吗

    周主任只顾着李红,随意的点了J个菜,我心叫了一瓶五粮Y,心想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以后在村里混,镇上有人也好办事。酒菜上齐,J杯下肚,周主任话语越发多了起来,不过大多数都是往李红身上靠,时不是的带J句H段子,我只能假装笑笑。

    周主任非要给我们讲HSe笑话,都是老掉牙的段子,我以前深圳的工地上,听工友们都讲腻了。说有个客人住店,半夜一位小姐敲门,客人打开房门,小姐问,老板,你知道昆明的昆字怎么写吗?客人说知道啊,上面一个日,下面一个比。小姐接着问:老板,你想昆吗?

    李红发嗲地说:哟,周主任可真有才。

    周主任嫫着李红的小手,问:是不是挺崇拜我?

    我在一边都感觉到恶心,李红却没事似的说:可不是么,周主任,俺可崇拜你了。

    酒过三巡,周主任被伺候舒坦了,问我有什么事?

    我:想贷点款,在村里办个养J场。

    周主任点上支烟,说:这是好事呀!现在中央大力支持农村发展,我看这个款能贷。

    我说:那还得有劳周主任。

    周主任蛡惻烟圈问想贷多少?

    我也不知道该贷多少,听说一般农民都可以免抵押贷个二三万。我张口说:二、三

    还没等我说完,周主任说:什么?二三十万?这哪够开个J场啊,我给你贷五十万,怎么样?

    我激动的心狂跳不已,周主任,俺的亲娘啊,一开口就是五十万,这怎么了得。我端起一大杯白酒,说:周主任,不,周叔,啥也不说了,小明G了!

    然后我真诚的看着李红,我知道今天要是没有李红,周主任根本不会搭理我这个农民。只不过当着周主任的面,我不好对她说什么感谢的话。

    酒足饭饱,周主任七倒八晕的,一看就是装出来的,李红扶着他一歪一倒的下楼,周主任有车,把他扶到车上,他说:小明啊,我这喝了酒也没法开车了,让李红陪我去醒醒酒如何?

    我看看李红不知道该怎么办,李红也看了一眼,说:行,小明你先回去吧,我陪周主任就行了。

    我感激的真想给李红跪下,周主任一看李红同意了,他娘的立马不晕了,发动车子一踩油门走了。

    我下午没事G,去大刚的小饭店坐了坐,他的生意现在稳定了,走路还是一拐一拐,但人比以前鏡神多了。问我养J的事办的怎么样,我说进展不错,刚跑下来贷款。

    大刚说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说,千万别客气。

    我说必须滴,然后他问我英子怎么样了?

    最近一心都扑在养J场的事上,也没去看英子,还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只好说亲事是定下来了,但还是未知数啊,我这养J场要是成功了,她家人肯定没话说,就怕万一

    大刚说放心,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从小就觉得你是能G事的人。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谁都怕二祩愑,就你敢他对着G,那时我就F你啦。

    我们聊起童年的事,格外的开心,也不由得感叹,时光真是无情,转眼我们都长大了,村里的人也越来越少,都争着抢着要在城里混个人模狗样。记得小时候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去当海军,我觉得在一望无际的海上,守卫祖国,太牛B了。可我现在却只能去办个前途未知的养J厂,造化弄人啊。

    大刚非要留我吃晚饭,我谢绝了,坐上小巴车回了村里。晚上去了村长家,把一万块钱给了他,村长说你小子可以呀,这么快就弄到钱了。

    我说周主任同意贷款给我了,五十万哩。

    桂花嫂子在旁边说:哟,小明真能G!

    我听了不由得脸红了。村长非要留我点,我说中午刚喝过,算了,羔濎再喝。

    出了村长家门,在路上手机响了,一看是李红打来的,刚一接通,她就骂,周主任那个老混蛋,折腾了她一下午,真是变T。

    我说真是委屈你了,让你为我这样。

    她说得了得了,我心甘情愿的,我是看你人还不错。

    我说:到时我的J场赚了钱,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李红说哟,小嘴真甜,我可不是为了你报答啊。啥时咱们见个面啊,我可想你了。

    我说有机会进城就去见你,最近这不忙着事业么。

    李红说行吧,不打扰你了,对了,我周主任的事,我还偷偷用手机录了相,羔濎给你看看,这老王八有我变T。

    我吃了一惊,心想李红真是厉害,这种事还录相。不过也好,免得周主任事后不承认,说自己酒后胡言,也算留了个把柄。

    回到家里,父母听我讲了贷款的事后,都很高兴。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了村里的拖拉机去了镇上,周主任热情的接待了我,我早已把材料都准备好,还好周主任挺讲信用,没有为难我,爽快的盖了章签了这,说小明,三天内贷款就拨到你帐户了,祝你事业有成啊。不过你懂规矩吧?

    都说贷款要给回扣的,莫不是这事?

    我说这还不是托您周主任的福?规矩我懂,只是不知道咱们这是多少?

    周主任仿似无意地说:那个李红,是你什么人?

    我心想肯定不能说实话,想了想说:从深圳回来时在火车上认识的,昨天我去买手机在市里碰到,她说在找工作。

    周主任问,是吗?她没工作?

    我点点头,说好像找着了吧,我也不太清楚。

    周主任说:一个nv人能找到啥好工作,你看让她来我这G,行不?

    我心想银行这种单位,多少人挤破头还挤不进去呢,嘴上却说:这个你问问她吧,我也不是她啥人,不能替她作主啊。

    周主任笑了,说小明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以后发达了别忘了叔。对了,给三个点行了。

    五十万的三个点是一万五,我能接受。点头哈腰谢过周主任,说放心,到时保您满意。

    我在信用社办完贷款,给李红打了个电话,说了工作的事,她说要是真的当然好了,就怕这老东西没按好心,不过我G过那行,也不怕他。

    我想也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就说你自己决定吧。李红说你都到镇上了,不来市里看看我?

    心想也该谢谢李红,她出了这么大力。我说行,你等我吧,我这就搭车过去。在车上收到了李红发来的信息,她告诉我她租房的地址。

    我坐了一个多小时的中巴车,下了车又打出租,才找到李红的住处,敲了J下,门开了,门后的李红穿着一件薄薄的透明的睡衣,ru头突显,一看就知道没穿内衣。

    她把发呆的我拉进了屋,用脚踢上了门,嘴滣就堵了上来。

    我心想,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