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午后,河边,干

    10午后,河边,G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秋天的午后,和一个农村少F在玉米垛里做ai。

    红梅解开了花衬衫的扣子,一对桃子状的ru房呈现在我眼前,令我有些眩晕,我迫不及待的像头饿狼扑了上去,叨住她的N头吮吸了起来。我的另一支手伸到了她的下面,红梅早已S成一P,就像尿了一样。她慌手慌脚的扒掉了我的衣F,用手握住我的二弟往她身下引,我故意不给,红梅乞求我:小明,别逗嫂子了,快点吧,嫂子受不了啦!

    我就不给她,故意在洞口擦枪走火的玩弄,红梅受了刺激,身T像蛇一般扭动。我看时机已到,用手扶住她的细腰,对准目标,一顶到底。但听红梅嫂子的叫喊响彻空旷的午后。

    呀哟娘呀,顶死人了,不要,不,不,要,要,啊,啊

    进进出出的一支烟功夫,红梅嫂子突然双腿夹紧,PG高挺,我知道她要来了,于是快马加鞭向前冲剌,持续了将有一分多钟,红梅像哭似的把住我的腰说:小明,快停,嫂子实在受不了啦。

    我停下动作,准备出来,红梅却不让我出来,说别动,就这样让它在里面,涨的满满的,那感觉就像躺在云彩上面。

    我暗想红梅嫂子还真有诗意。午后的Y光照在她L露的肌肤上,就像染上了一层金Se,四周是知了不停的叫唤,一条小河源源流淌,多么美的画卷啊,更加激发了我身T里的野X,我缓慢的动作,然后加速,红梅的脸痛苦的扭曲变形,却不让我停下来,不久便第二次直上云颠。

    我停顿了一会儿,又开始运动,没J下感觉自己要来了,深吸一口气,像加满了油的发动机,拼命向前跑。红梅嫂子的指甲方都掐进了我背后的R里。

    事后红梅嫂子去河里舀了一盆清水,给我仔细擦洗了作案工具,她说小明,你的东西真滇潾大了,幸亏嫂子是过来人,要是你那小媳F英子,肯定受不了。

    这么多nv人说我JJ大,看来不由得我不信了。我心里有点忧伤,英子要是怕疼怎么办?可刚才红梅嫂子的表情明明很痛苦,却还不让我停,莫非这就是城里人常说的痛并快乐着?

    我一大早去镇上的农村信用社找周主任,能贷到款当然最好,贷不到也无所谓。我这点钱一旦开始用,恐怕坚持不了多久,要是有银行的支持,将会更有把握。工作人员告诉我周主任上市里开会去了,我想反正来了,就去城里看看,正好可以买部手机,以后要搞自己的事业了,联系起来方便。

    城里的变化可真大,我回家之后还没认真打量过,中心区也是一座座的高楼大厦,商场建的很庞大,甚至和深圳都不相上下。我转了J家商场,生意挺好,看来现在大家都有钱了。我找了一家卖手机的柜台,F务员可热情了,问我想要什么功能的,多少价位的。我说能打电话的就行,当然越便宜越好。

    F务员马上冷了脸,给我推荐了一部四百多块的诺基亚,还别说,我一眼就看中这手机了,我笑着说:你是不是会算命啊,一眼就知道我喜欢这手机。

    F务员没有好气地说:切,现在年轻人谁还用这种手机,都用苹果了,真ot。

    我说什么特?苹果?苹果不是吃的么?

    我结了帐,走到商场门口,碰到一个很眼熟的nv人,她也停住脚步看我,然后我们仿佛同一时间说:是你!

    我碰见的nv人就是在火车上簢疯狂的刘娟,我问刘娟,你怎么来我们市了?

    刘娟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其实我不叫刘娟,我叫李红。

    G小姐这一行的,都喜欢用假名,我也可以理解,并没有生气,说:咱们别站着了,找个地方坐着说吧。

    李红跟着我去了一家肯德基,我们点了可乐和一些吃的,她告诉我是来找工作的,有家洗浴中心决定录取她当领班,她是去商场买J件上班能穿的T面衣F。她问我回来这么久在忙什么。

    我说准备办一家养J场,这不来办贷款的事,结果没找到人,就去买部手机,以后方便。

    她趁机要了我的号M,说:哟,看不出你小子还挺有事业心。要不我去给你打工算了?

    我笑了,说你会去俺们那个破村?别开玩笑了。

    李红说这有什么呀,我也是农村出来的呢。你开个养J场,少不了和外人应酬吧,这方面我可拿手了。

    我心想也是,只是现在J场还没开起来,心里没底,我说: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要不这样,你先在市里G着,我J场开起来了,再给你电话,行吧?

    李红伸出手指说拉勾,你可不能骗我。

    我说你今天没事吧?要不一起吃饭?

    李红说没事,下周一才上班呢。吃饭,你发达了啊?对了,上次在火车上,那五百块钱

    我尴尬地笑笑,说:别提了,都过去的事了。

    李红咬着可乐的吸管,说:你小子人还挺好的,要是别人碰到这种便宜事,不占白不占,谁还想着给钱。

    我不想谈这个话题,刚来的时候,向信用社工作人员要了周主任的手机号M,我掏出新买的手机,给周主任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还真通了。问我是谁。

    我客气地说:周主任,我是龙泉村的刘小明,想请你吃个饭。

    周主任可能在想刘小明是哪根葱啊,可能半天也没想起,说:小,小明是吧?你有什么事吗?

    我说没事,就是想请周主任吃个饭,你一定要给个面子呀。

    周主任停顿了下说:你看这孩子,吃什么饭。那就随便吃一下啊,别整滇潾隆重。

    我说太谢谢周主任了,一会我告诉你饭店地址。

    我想起了大刚的饭馆,可以去照顾下他的生意。李红说切,我说这就是你不懂事了,人家说简单点,你要真简单,那就错了。真不开窍,什么脑子啊你是。

    我转过神来,心想可不是么。我们村长还经常说随便吃碗面条,可你真给他碗面条,他的脸拉的比驴脸还长。

    我说行,那咱就找个好点的饭店。

    李红说:你看到了吧,没有我你还真不行哩。

    我李红在街上选了一家看上去挺高档的酒楼,名字叫太白楼,定了一个包间808,我还不太会用手机,让李红帮我把地点发到周主任手机上。离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周主任才大肚翩翩的走进包房,我们李红赶紧起身相迎。

    周主任根本不看我,眼神直直的落在李红身上,握着的手都舍不得放了。我在旁边说:周主任,请点菜。

    他这才放开李红的手。李红本来就是G那行的,男人的德行隅司空见惯。她知道周主任是我的贵客,更加的风情万种风S动人。拨弄的周主任点菜都不想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