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7 嫂子的勾引

    二祩愑家的房子开始动工,村里很多人去帮忙,七邻八舍的都说人家二祩愑有出息,我越

    发滇潷不起头来。 一边去地里G活, 一边想,想了两天,我终于决定办个养J厂。这个想法还

    是晚上看中央电视台农村频道得来的。

    当然,我不想办普通的那种养J厂,我想学电视里那样,办个生态养J厂,就是把J放

    养,渴了喝露水,饿了吃蚂蚱,这样长出来的J肯定好吃,现在城里人不都追求健康,要吃什

    么纯天然无污染的食品吗’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就在晚上吃饭的时候给爹娘说了,爹娘都是没

    想法的老农民,只是听我讲了半天,觉得可行,不过娘问了我句:那得不少钱吗-

    这个我早想好了。我说:现在国家都鼓励农民贷款,我这又是发展农村经济,肯定能贷

    款。

    爹还是比较有主见的,他说:那可以试试,只是这得不少地吧’

    我说是啊,没事,明天我去找小王村长谈谈。

    小王村长叫王德发,是老王村长的儿子,老村长年龄到了退休,小王就接了他爹的班。反

    正俺们这个村,没有任何企业,也没有外商看得上,就没有什么油水,所以谁当村长,村民都

    没意见,反正没油水就没人眼红。

    我找了个晚上,吃过饭后,带了瓶白酒,又在村小卖铺割了半斤猪头R,去了小王村长

    家,他家的篱笆门虚掩着,我在门口叫了两声小王村长,没人目应,便推门走了进去。在院子

    里迎头撞上了小王村长老婆桂花,她的头发S辘辘的,身上发出G洗发水的香味,看来刚才

    在洗澡。D-丝-小-说——首-发w-w-w.1-7-6-6-b-b-s.c-o-m

    桂花三十来岁,是隔壁村嫁过来的,我了声嫂子,说王村长不在家吗’

    桂花说:哟,小明啊’从深圳回来这么久,也不来家看看’快坐快坐。

    我说村长不在家,我羔濎来吧。

    桂花说:小明,你太见外了吧,你发哥不在家,你就不能陪嫂子聊J句’

    我不好意思地把R和酒放在院里的小石桌上,然后坐下,说:嫂子,村长去哪了’

    你发哥啊,当了个村长了不起了, 一天到晚往外面跑,这不,下午说去镇上开会, 一去半

    天了还没回来,肯定又去喝他娘的猫尿了。

    我说那是的,村长肯定忙, 一个村的事都要管呢。

    桂花看了蟼惱上的东西,说来就来吧,还带什么东西,哟,这是酒啊’咱们喝点’

    我不好拒绝,便找开白酒,就着猪头R,和桂花嫂子喝了两杯,桂花喝了两口白酒,脸Se

    在院灯的映照下更红了。她说:小明,深圳那地方不错吧’挺说那地方的人可开放了-?D-丝-小-说——首-发w-w-w.1-7-6-6-b-b-s.c-o-m

    我说:哎,我也不知道,我就在工地上打工的,再说也没钱出去玩呀。

    桂花说那是那是。忽然转了口气,说:小明啊,你嫂子心里堵的慌薄。

    我说嫂子怎么了-

    哎,还不是因为怀不上孩子’你发哥总说我是不会下蛋的J,你是有文化的人,你说这事

    能怪nv人个人吗’说不定是他不行呢。

    桂花嫁到我们村这么多年, 一直没孩子,全村都知道,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不好cha

    嘴,我说:嫂子,别太在意了,可能很多事都是天注定。

    桂花又喝了杯,说:对,注定我就是受苦的命。

    我没话可说,坐了会儿,说天不早了,我回家了。我起身要走,桂花说我送送你,刚走

    了两步,她个趔趄,我赶快扶她,她说哎呀,白酒劲真大,头晕了。顺势倒在了我怀里。D-丝-小-说——首-发w-w-w.1-7-6-6-b-b-s.c-o-m

    我慌乱地说,嫂子,别这样,德发哥回来撞见不好哇。

    桂花不理会我,问:你那玩意儿大,是不是真的’

    我脸红了,嗅濜加快,桂花的ru房贴着我的X膛, 一阵温热。我说:都瞎传的吧,不大。

    让嫂子嫫嫫成不’

    我虽说和英子拍拖,但年轻人哪里经得住nv人的诱H’见我不说话,桂花的手直接伸进了

    我K档,握住了我的大JJ。

    她说,真他娘的大,村里人没瞎说。

    我说嫂子,我该走了。【ぃD-丝-小-说——首-发w-w-w.1-7-6-6-b-b-s.c-o-m

    桂花求着我说:小明,和嫂子耍耍吧,你发哥他根本不行,每回两分钟就软了,你嫂子嫁

    给他,就是守活寡呀。

    了,就想速战速决,快点完事。我抱起桂花扔到坑上,她三两下就妥光了衣F,刚洗完澡,里

    面都没穿内衣,我把K子退到半腿上,站在坑边,扒开桂花的两腿,直接冲了进去。

    桂花嫂子三十来岁的nv人,G起来和年轻小姐有很大不同,具T做法哪里不同我也说不上

    来,就是感觉有种成熟nv人的味道,P肤白N,叫起来透露着种野X。可能是寂寞滇潾久,

    桂花下面S成了河,我的大家伙进出都带着扑赤扑赤的声音,嫂子嘴里不停地说,哎呀娘

    呀,爽死俺了,啊啊,快点,啊呀,不要,不要,要,要,快点

    在最后的关头,桂花被我G的都要求饶了,她扯过条mao巾,紧紧的咬住不发出声音,害

    怕有邻居听到。我大腿发紧,心想坏了,没带套,桂花万怀Y了怎么办’我可不能给村长带

    绿帽啊紧要关头,我狠顶了J下,然后蟼愑拨了出来,Se到了桂花白花花的小肚子上。

    桂花竟然短暂的晕了过去,差不多分钟才醒来,第句话就是有气无力地说:真他娘的

    值了,没白来世上做回nv人。

    我chou起K子,低着头像办了错事的(D-丝-小-说——首-发w-w-w.1-7-6-6-b-b-s.c-o-m孩子,说嫂子,我先走了。

    走到门口,嫂子问:小明,你找发哥啥事儿’

    我说想租点地,办个养J场。

    桂花说:就这事啊,你放心,我保证让你德发哥同意。

    我说谢谢嫂子,逃跑似的冲出了村长家。

    夜来香,你身边的言情阅读专家,请牢记本站唯一址:.y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