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23 部分阅读

    到了秦妍的跟前,唐逸忙是蹲下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然后翻开一只眼,检查了一下她的瞳孔,接着又探了探秦妍的脉

    由此,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在心里怒骂道,麻痹的,他娘西皮的,这也太狠了吧?居然如此蟼愾?居然踢女人的下|茵?草

    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回头向后,又是瞪了那个男子一眼,真想这就过去切了他的那个多余的部分

    但是想着还是先救人要紧,于是唐逸忙是点了一下秦妍的几个重要|袕位,然后想急着用针灸治疗法,可是他这才想起自个身上没有带上银针盒

    情急之下,唐逸想了想,他本想是切除那个男子的那个多余的部分的,可是想着秦妍危在旦夕,于是他也只好先报警,直接给平江县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

    这正是春节期间,又是大晚上的,夏志明趁着休假在家,正跟老婆在亲|热着呢,忽听自个的大哥大响了,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谁呀?不知道这是啥时候呀?

    夏志明他老婆更是郁闷,本来在被窝里已将前戏工作都做足了,她正迫切的想伸手把持着老公的那个硬朗的东东往里弄呢,可是一个电话,闹得夏志明忽然一下推开了她,慌是伸手去拿过了搁在床头柜上的大哥大来,接通:“喂,哪位?”

    “新年好,夏局长!那个啥我是唐逸现在发生了一起重大的入室谋杀案件,所以我也不得不打扰你休息了℃是不好意思哦”

    忽听是唐逸,又听说是入室谋杀案,夏志明不由得一怔,忙是问道:“地点?”

    “江河社区16栋3单元401门”

    “成了,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夏志明他老婆瞧着他挂断了电话,气得她抄起一个枕头就朝他背后狠砸下去:“下回要跟老娘办事的时候,你最好是把你的那个破玩意关掉!”

    夏志明坐在床沿,一边急急忙忙的穿着衣衫,一边扭头歉意的冲老婆囧笑道:“瞧你急的,我快就回来了”

    他老婆娇嗔的白眼一瞪:“废话,老娘能不急吗?都被你弄得浉嗒嗒了,难受不难受呀?要不整嘛,这半途而废的,多难受呀?下回等你弄一半的时候,老娘不让你弄了,愣是让你憋着,看你难受不难受?”

    “好了”夏志明又是囧笑道,“我快就回来了”

    “”

    随后,夏志明一边出门,一边去电到公安局叫上了几名值班的干警,然后就直奔江河社区赶去了

    待夏志明赶到江河社区,赶到秦妍的家时,忽见这一幕,夏志明愣了又愣的

    因为夏志明曾听到了一些风声,听说这位秦妍跟潘省长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他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人来谋杀秦妍?

    因为关于唐逸在江阳市党效习期间,所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暂时还没有被传出来,自然,夏志明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夏志明了解情况后,得知那名男子想要谋杀秦妍,他心里这个窝火呀,一声令下:“带回局里!”

    由于唐逸已经将秦妍救醒了,所以关于秦妍的伤势问题,就没有告知夏志明了

    因为唐逸本身就是神医一枚,再说,他也知道,就秦妍的那伤势,送去医院起码也得折腾个半来个月才能好,所以他不打算麻烦夏志明了

    之后,等夏志明将那名凶犯带走后,唐逸想着秦妍的家不安全了,于是他也就背着秦妍下楼了

    因为秦妍被踢着了下|茵那儿,伤痛得她一时走路不便,所以唐逸就直接背着她下楼了

    下楼后,唐逸将秦妍扶在车里坐好,随即,他也就开车回单身宿舍楼了,直接领着秦妍去了他的住处

    到了他的住处,他也就忙是去拿出了银针盒等来,急忙帮秦妍展开了急救

    秦妍也知道他这家伙懂医,所以她很放心他的医术

    第二天上午,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本打算亲自审讯那名凶犯,但是一早,值班的干警人员就发现那名凶犯死在了临时拘留室

    因此,线索就突然中断

    没辙,夏志明也只好给当事人秦妍来了个电话,意思想请她去公安局协助调查

    但是秦妍经过一阵深思过后,轻描淡写的对夏志明说了句:“算了吧,还是不麻烦你了吧”

    忽听秦妍的这么一句话,夏志明也愣住了,不知道她这究竟是啥意思?

    只是,夏志明的秦妍会直接跟潘金林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绕着弯子的问了句:“你不想深究了?”

    “已经没有必要了”秦妍回道,“因为答案在我心里但,我不会告诉你夏局长的所以这事跟您夏局长无关”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了,夏志明愣了愣,然后忙是言道:“那成若是你再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给我电话吧”

    “”

    这天下午,也就是正月初七的这天下午,唐逸忽然对秦妍说着:“妍姐,你暂时就住在我这儿吧我一会儿要去一趟江阳市,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秦妍忙是说了句:“那你顺般帮我买张机票回来吧,好吗?”

    唐逸愣了一下,忙是问了句:“几号的?”

    “初九或者初十的都可以”说着,秦妍忙道,“你等一下,我把身份证给你”

    “成”唐逸点了点头

    待秦妍将身份证给唐逸后,唐逸看了看身份证上的秦妍

    瞧着那张似笑非笑的一寸照片,想象着秦妍青春势冓的纯美带点儿幻想的涅,再看看现在现实中的秦妍,唐逸只觉得自个的心里好似有着无限的感慨似的

    是谁推残了那个青春势冓的美少女?

    现在又是谁想要置她于死地?

    其实,唐逸心里自然是清楚,这次秦妍又遭遇谋杀的事情,肯定就是那个老东西搞出来的事情?

    所以唐逸说他今天下午要去江阳市

    此次他去江阳市,要办两件事,一是今晚要好好的整整潘金林那个老东西,二是明天上午去送胡斯淇离开江阳市

    至于今晚上怎么整潘金林那个老东西,唐逸已经在心里想好了,依旧像上次一样,要朱炎开车领着他进省委家属大院

    趁着夜深的时候,唐逸要在潘金林的被窝里燃放鞭炮,今晚要闹得整个省委家属大院不得安宁

    他要让大家都来看看这位看似人模狗样的老东西是怎么出糗的

    唐逸在心里愤愤的想,娘西皮的,你潘金林个老东西会玩茵的,老子也会,看谁玩得过谁?老子就要这样一次次的折磨死你!

    事实上,打自年前的那次半夜被窝里的死鷄事件后,潘金林的鏡神状态的确有些不佳

    因为一想起那事来,他就浑身哆嗦

    所以现在,他也不敢轻易动唐逸了

    至于这次,秦妍为啥还会遭遇谋杀?

    那就是潘金林想着自己被秦妍给整了,将他从省长降为了副省长,他心里就恨得慌

    原来他对秦妍的那种挚爱,已经变成了咬牙切齿的恨,恨不得秦妍死掉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谋杀又失败了

    早在昨晚上,潘金林就知道谋杀失败了,也知道是被唐逸那个兔崽子给救了

    由此,潘金林对唐逸的恨有一次加深了

    因为想着他个兔崽子公然还跟秦妍半夜厮混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309章 半夜烟花

    一会儿,唐逸在驱车去江阳市前,他小子开车去烟花爆竹点买了两捆大地红,还要了两桶大礼花‰使用访问本站

    完了之后,他小子也就驱车奔江阳市而去了

    看来,今晚上,潘金林家是不得安宁了?

    估计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唐逸这小子这么狠,这么会玩

    待唐逸这小子驱车到了江阳市的时候,正好天黑了,街道上的街灯正徐徐亮起

    等找个地方靠边停稳车后,他掏出手机来,给朱炎那小子去了个电话

    等朱炎接通电话后,听说是唐逸,他忙是乐道:“唐哥,新年快乐哈!我祝唐哥官运亨通!”

    听得朱炎这么的说着,唐逸嘿嘿的一乐,说了句:“草,没想到你小子还会说这好话?”

    朱炎听着,也是嘿嘿的乐道:“唐哥,我怎么也是个读书人嘛,大过节的,当然也会讨个吉利的嘛”

    “草得了,老子不跟你个这读书人拽词了对了,你小子在江阳市吧?”

    “在呀唐哥,是不是你找我有事呀?”

    “废话没事我能找你小子么?”

    “那唐哥,你说,什么事?”

    “你一会儿到香满楼来吧我请你吃饭”

    “唐哥,罍鳝阳市了,应该我请你吧?”

    “得得得,谁请都没所谓你就说你啥时候能来香满楼?”

    “我这就可以过去呀”

    “那你这就过来吧”

    “”

    之后,唐逸也就驱车在香满楼楼前的停车场停稳了车,搁这儿等着朱炎那小子来

    等了大约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朱炎那小子就开着他的那辆宝马车过来了

    最后,两人在停车场碰面后,朱炎就忙是问道:“唐哥,你到底什么事找我呀?”

    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瞧了朱炎那小子一眼,然后言道:“一会儿再说吧,咱们先去吃饭”

    “成”朱炎忙是点了点头

    待进了香满楼,一贯太子爷做派的朱炎,要餐厅经理给安排了一个雅间

    之后,在雅间吃饭的时候,唐逸这货也就将他今晚上的计划告知了朱炎

    朱炎听了之后,捧腹一乐:“哈唐哥,你太牛X了!”

    乐着,朱炎话锋一转:“对了,唐哥,你上回在潘金林家搞那死鷄事件,吓得潘金林和他夫人俩都当即尿了裤子,哈哈哈”

    “你怎么知道呀?”唐逸忙是问了句

    朱炎这小子诡异的一乐,说了句:“我去找他们家佣人打听到的”

    “然后呢?”

    “没有然后就是那晚上吓得潘金林和他夫人一晚上没睡之后,潘金林的司机说要报案,潘金林就说不用报案说算了然后那事就那么的隐瞒了”

    唐逸听着,有些得意的乐了乐,然后又有些的的冲朱炎问了句:“那你小子没有乱说吧?”

    “当然不会了!”朱炎忙道,“那事我能乱说吗?再说,唐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小弟我肯定不会乱说的!”

    “草,看来去年那次老子没有白救你小子?”

    “”

    一会儿饭后,朱炎看时间还早,才夜里八点多钟,这时候还不适合行动,于是他忙是说道:“唐哥,走吧,我带你去唱K吧”

    唐逸听着,皱眉愣了一下:“老子不会唱”

    朱炎那小子忙是诡异的笑嘿嘿的说道:“我也是瞎吼但是,唐哥,关键不在于唱K,而是玩妹子”

    “玩妹子?”唐逸皱眉一怔

    “对呀”朱炎那小子笑嘿嘿的说道,“唐哥,我常去的那家KTV的妹子特正点,我带你去玩玩你就知道了”

    “好玩吗?”

    “当然好玩了你想玩什么都成”

    唐逸皱眉愣了愣:“很贵吧?”

    “哎呀,唐哥,反正我包了,一切费用都是小弟我的”说着,朱炎又是主意道,“等我们从KTV玩完出来,不正好夜里一点来钟了吗?然后我们嘿嘿就去实施你的计划”

    听得朱炎那小子那么的说着,唐逸有些心动的嘿嘿一乐,然后说了句:“拿走吧”

    “”

    之后,朱炎那小子也就领着唐逸来到了一家名为帝王的

    据说这家KTV目前是江阳市最豪华的,也是规念大的,而且还是服务最牛X的

    所谓的服务,也就那些隐晦的大家都懂的服务咯

    据说是后台老板的关系很硬,只有他才能在江阳市开下来,要是换做其它老板,都不知道这家KTV被抄多少回了?

    每次公安部门大喊口号的扫什么打什么的,唯有帝王啥事没有,照常营业

    据说警车都从后边的街道直接绕过

    但,至于这老板究竟是谁?

    目前连在帝王工作了三年的老员工都没见过

    当唐逸迷离模糊的跟着朱炎那小子进入了灯光奇幻而又迷离的世界后,他那货也是情不自禁被这里的一切所迷住了

    由此,唐逸倍是好奇的在朱炎的耳畔问了句:“都有啥好玩的呀?”

    朱炎听着,笑眯眯的乐了乐,然后在唐逸的耳畔道:“这就看唐哥你的爱好了反正我最爱玩的就是水晶之恋”

    唐逸皱眉一怔:“啥叫水晶之恋呀?”

    朱炎忙是在唐逸的耳畔解释道:“就是把果冻弄到妹子的那里面,然后再搞她,超爽,哈”

    唐逸听着,心都洋了,忍不住嘿嘿一乐,说了句:“那我一会儿就玩这个试试,嘿嘿”

    “”

    到了夜里将近一点钟的时候,当唐逸跟着朱炎那小子出来的时候,朱炎忍不住笑嘿嘿的冲唐逸问了句:“唐哥,怎么样?”

    唐逸这货听着,忍不住嘿嘿的一乐,回了句:“蛮好玩的”

    “俄罗斯的妹子正点吧?”朱炎那小子又是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

    唐逸那货嘿嘿一乐,说了句:“娘西皮的,原来外国婆娘那毛还真是你妈金黄的哦”

    “哈”朱炎捧腹一乐,然后说道,“唐哥,你不会是第一回玩外国的吧?”

    唐逸这货没好意思说,便是说了句:“成了,接下来咱们该去办正事了”

    “”

    这晚上,大约夜里两点钟的时候,忽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然后只见咱们潘副省长那间主卧的窗户火光一闪一闪的

    跟着又是大礼花被蒙在被窝里的闷声

    ‘玖唔’

    ‘蓬’

    与此同时,大地红的响声不断

    ‘噼噼’

    ‘啪啪’

    随之,一阵浓浓的烟雾从窗户冒出

    里面的潘太太惊慌失措的嚷嚷道:“来人呀!救火呀!要出人命啦!啊着火了被子着了啊来人呀!”

    随即,潘金林在卧室里也惊慌失措的大嚷了一声:“来人”

    过了不到五分钟,整个省委大院的灯全部亮了起来

    跟潘金林挨着住在一起的暂时的代任省长吴奇光第一个赶到了潘金林所住的别墅前,听得潘金林卧室里乱糟糟的,鞭炮声礼花声哭声嚷声叫声

    情急之下,吴奇光也只好给消防总队拨去了一个电话

    在吴奇光给消防那边打电话的时候,朱延平也赶来了

    接着,省常委书记,还有两位副省长,省委秘书处处长省办公厅厅长等等等,这些大人物全都聚集在了潘金林的别墅外

    大家伙一个个甚是纳闷,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这潘金林同志怎么会在自家的卧室放鞭炮呀?还放礼花?”

    “想不到我们的潘副省长也跟太太半夜玩起了罗曼蒂克来?居然在卧室里放烟花?”

    “这玩的有点儿大了吧?都着火了!”

    “罗曼蒂克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老潘也太孩子气了吧?怎么想的,这就是怎么还想起大半夜的在卧室放烟花呢?这老潘呀,真够邪杏的!”

    “说的就是,烟花也没有这么放的呀?”

    “”

    在这议论声中,消防车赶到了

    跟着,省公安厅的人员也赶到了

    待救火完事后,朱延平簢奇光等人到潘金林的卧室门口一瞧

    只见潘金林家的卧室一团糟,屋里的物品啥的,被烟熏得乌漆抹黑的,床|上的被褥啥的,被烟花给烧了一大半,也是乌漆抹黑的,烟花的残狱碎屑等等等,满屋都是

    更为狼狈的是,潘金林和太太被消防水枪给淋了个落汤鷄,这会儿正冻得哆嗦得厉害

    此时此刻,潘金林的脑袋里是一片空白,但又在嗡嗡作响,像是随之要爆炸了似的

    他太太也是如此,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这烟花是谁半夜给放的?

    更不知道谁进过她家?

    何时来的?

    何时走的?

    等等等,一切都是谜团

    由于省里的这些大人物都被惊动了,所以公安那边也就立马展开了现场调查

    现场调查的最终结果是,毫无任何的疑点

    连外人进来的脚印都没有留下一个

    最终闹得公安人员也怀疑是潘金林自己在家放烟花失误,只是他们不敢问而已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310章 又跟胡斯淇机场有蛹T

    第0310章 又跟胡斯淇机场有蛹

    第二天一早,在唐逸这小子驱车去江北机场的途中,他想着昨晚上由他一手策划的烟花事件,闹得省委大院鷄犬不宁的,他小子忍不住得意的乐了起来:“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这时候,朱炎那小子自个在卧室里笑醒了:“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昨晚上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太令人爆笑了!

    由此,朱炎这小子一边乐着,一边是愈来愈佩服唐逸了这天就是正月初八,省委正式上班了,但是开年的第一天省委工作例会上,唯有副省长潘金林同志缺席不过,事先,潘金林同志已经致电到省委书记朱延平那儿请假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关于昨晚的事情,朱延平一直也觉得蛮蹊跷的但是究竟因为何事而起的,自然,朱延平是不知道的但,朱延平知道,一定是有人想搞潘金林想着这个,再想想昨晚的烟花事件,朱延平也是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心想,这位跟他多年的搭档,也暗地里斗了多年的搭档,貌似迎来无安宁日?

    当唐逸驱车到了江北机场的时候,刚在停车场停稳车,朱炎那小子就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待电话接通后,朱炎忽然说了句:“唐哥,我想好了,等我毕业了,我就去你的那个招商办上班,做你的手下”忽听朱炎那小子一早追来电话说了这么一件事,唐逸皱眉一怔:“这是啥情况呀?”朱炎忙是回道:“没有什么情况呀,我就是想一直跟着唐哥你混呀”

    “可是?”唐逸又是皱眉一怔,“你可是省委书记家滇潾子党人士,你跟着我混?”朱炎则是回道:“但是等我毕业了,也得工作呀不可能我爸是省委书记,我就是省委书记吧?再说了,我爸的意思也是安排我去基层锻炼呀”听得朱炎这么的说着,唐逸想了想,然后回了句:“这事咱们再说吧”

    “喂喂喂!”朱炎急忙道,“唐哥,你什么意思呀?是不是不想带着小弟我混呀?”唐逸则是回答:“到时候,你还得听你爸的安排不是?”

    “没事的♀个我自己跟我爸说就好了”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又是皱眉愣了愣,心说,娘西皮的,没有搞错吧?朱炎那小子毕业后要跟着老子混?不由得,唐逸转念一想,呃?有朱炎这小子加入我的招商办的话,那么老子的招商办岂不是就牛XX的了么?然而,唐逸突然又想了想,心说,娘西皮的,可惜朱炎这小子要明年才毕业呀!随后,唐逸也就按照事先的约定,来到机场南边的洗手间这儿

    因为胡斯怡打电话给他说好了,说她姐姐胡斯淇要他这天九点钟前在机场南边的洗手间这儿等着她到了这儿,唐逸这货看了看时间,见才彼点钟,于是他顺般去上了一趟洗手间在上洗手间的时候,他这货不由得回想起了昨晚上跟朱炎去帝王玩的事情来想起昨晚上找的那位俄罗斯小婆娘,不由得再次在唐逸这货的脑海里闪出她那杏感的涅来昨晚上,他这货找的那位俄罗斯小婆娘才十九岁,那白嫩嫩的肤銫,热情大方而又倍显娇媚的微笑,真是太有味道了尤其是粉颈下的那对白嫩嫩的鼓荡之物,更是令他这货记忆犹新回想起那一抹金黄来,唐逸这货忍不住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外国小婆娘的那儿咋就稀稀落落的几根毛,不过倒是蛮好看的,跟咱们自己的国家的婆娘相比,就是有区别呀,睡起来感觉也不一样,外国那小婆娘好似很享受似的,一点儿也不扭捏,叫得还那么大声

    更加令这货记忆犹新的是,弄果冻的那一幕想着,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心说,回头没事了,老子自个再去帝王玩玩去,待唐逸从洗手间出来后,朝四周看了看,见得没有胡斯淇的身影,他有些闷闷的皱了一下眉头,在想胡斯淇究竟啥时候能来?唐逸站在这儿等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忽然,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远处的人群中闪了出来,忙朝洗手间这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