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21 部分阅读

    一会儿,当安永年推着辈雅出来后,坐在轮椅上的安雅瞧着唐逸站在客厅中央,她就忙是笑嘻嘻的乐道:“唐逸哥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嘻”

    唐逸早就准备好了红包,忙是笑嘿嘿滇澩出了红包来,双手递给了安雅:“来,雅雅,哥哥给你的红包哥哥祝你越来越漂亮!”

    “翱”安雅诧异的欢喜道,“真有红包呀?嘻嘻”

    “当然有,你是我妹妹嘛怎么能没有红包呢?”

    安雅欢喜的像个孩子似的,嘻嘻呵呵乐着,说了句:“那我真拿了哦?”

    “当然,就是给你呀!早緡你准备好了!”

    “嘻”安雅又是欢喜的一笑,略显娇琇的伸手接过了红包来

    安永年在一旁瞧着,暗自欣然的一乐,心想唐逸这小子还真是会来事,办事还挺讲究的,说了认了安雅当妹妹,还真就给妹妹准备了红包,看来还真有大帅之才呀?

    关于唐逸跟秦妍的那事,安永年也只好闷在心里,只字不提

    当然了,作为一名政坛老将来说,安永年是从来都不会跟家人提起官场上那些是是非非的

    因为他知道,官场就是官超就是一个明争暗斗的世界,混在官场的人自然是有自我的另一面的

    至于唐逸那小子跟秦妍的那点儿狗血的破事,在官场上也是算不得啥的

    再说,安永年已经看得很清了,唐逸这小子着实是想将安雅当做自个的妹妹,所以关于唐逸的个人作风问题,他也不想去过问了

    况且,他自个也是存在着个人作风问题的

    安永年心里更是清楚,身在官场上的男人又有几个不玩女人的呢?

    所以这些事情,都是男人自个的事情,也是男人的秘密,不能随意的跟家人提起

    只是,安永年的的是,潘金林现在虽然受到了组织上的处分,被降为了副省长,但是他毕竟还在省里,若是他还想跟唐逸那小子过不去的话,恐怕还是件很棘手的问题?

    现在安永年也在的,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了之后,唐逸的个人仕途问题?

    随后,安永年冲儿子安华说了句:“安华呀,你跟雅雅俩陪着唐逸在客厅玩哈,我去厨房帮帮你妈,打打下手”

    听得老爸这么的说,没辙,安华也只好忙是点头道:“好”

    等安永年进了厨房后,安华囧囧的瞧了唐逸一眼,小声的说了句:“哥们呀,别说我们以前认识哦”

    忽听安华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明白咋回事了,所以他便是微笑道:“我知道了”

    安华想了想,然后又是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哥们,咱们那些事就算是过去了吧?”

    唐逸则是在安华的耳畔回了句:“你说的那些,我早就不记得了”

    忽听这句话,安华暗自微怔,只觉得有种自愧不如的感觉似的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304章 见着胡斯淇

    中午,安永年跟他太太一起,给张罗了一桌好菜,这正逢春节,气氛也是喜庆‰使用访问本站

    开餐时,安永年瞧着一家子围坐在桌前,也不觉着唐逸是外人,甚至在潜意识中将唐逸当做了自个的干儿子,所以瞧着这么一家子,他心里甚是欣然的欢喜

    安太太也不觉着唐逸是啥外人,所以她心里同样的欢喜

    在一边用餐时,忽然,安永年冲唐逸言道:“小唐呀,我打算跟江中华说说,将平江县招商办扩大规模,成立一个正式的部门,不能再是你这么一个光杆司令的局面了还有,我打算将安华调到招商办去,回头你们兄弟俩在一起,你可是得好好帮我管管安华这臭小子”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一怔,不动声銫的瞄了安华一眼,忙是微笑道:“安伯,这不合适吧?我可是比安华年纪小哦!”

    “咱们现在论的是本事,不是年龄”安永年忙道

    安太太也忙是赞同道:“唐逸就是比安华厉害,安华这孩子太不成熟了”

    趁机,安雅那丫头忙是笑嘻嘻的说了句:“我也喜欢唐逸哥哥,嘻!”

    安华心里可就不那么高兴了,暗自闷闷的心说,哼,都向着唐逸,他算个什么东西呀?合着我安华就不是您安永年亲生的似的?再说了,唐逸哪儿就厉害了呀?他也就是运气好一点儿而已,碰上了周思远而已

    不由得,安华说了句:“我还喜欢呆在平江县财政局,我本身就是学财会专业的”

    安永年听着,有些不大高兴的瞪了安华一眼:“招商办不是也得设立单独财务办公室么?你就负责财务那块,不一样么?”

    忽见老爸有些火了,安华没敢吱声了,只是闷闷的努力努嘴,偷偷的白了他老爸一眼

    唐逸瞧着这局面,他也不知道说啥是好,所以他也就不吱声了

    饭后,唐逸在安永年家休息了一会儿,陪着辈雅在她房间里玩了一会儿,然后他小子也就要张罗着走人了

    安永年听唐逸说他还有事,他也就没有强留了

    只是安雅一直想要强留唐逸在她家住一晚

    但见唐逸执意要走,她也没辙

    安华那小子怕呆在家又挨训,所以饭后,他就溜出家门了,出去找哥们玩去了

    安雅那丫头在门口一直盯着唐逸下了楼,她才自个用手转动轮椅回房间

    唐逸下楼后,回到车上,就给胡斯怡打了个传呼

    完了之后,他也就启动车,驾车从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出去了

    然后,他将车停在北门门口的花坛斑,等着胡斯怡回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胡斯怡才给唐逸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忙是说了句:“我已经到江阳市了”

    电话那端的胡斯怡转溜了一下双眼珠子,想了想,然后言道:“唐逸哥哥,这样吧,你去南方大厦的楼下等着鄙”

    可唐逸忙是说道:“我现在就在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这儿呀”

    “翱”胡斯怡诧异的一怔,“你已经在哪儿了呀?”

    “对呀”

    “那,我想想哈”胡斯怡又是转溜了一下双眼珠子,“唐逸哥哥,你还是去南方大厦那儿等着鄙”

    唐逸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好吧那我这就开车过去吧”

    “唐逸哥哥,你开车来的吗?”

    “对”

    “什么车呀?”

    “金杯车”

    “车牌号多少呀?”

    “…”

    “好的,我记住啦唐逸哥哥,那就开车去南方大厦那楼下等着鄙”

    “”

    随后,唐逸也就驱车奔南方大厦而去了

    相对而言,南方大厦那儿算是比较僻静,人流量也少,所以选择在那儿见面是相对较为隐秘的地方

    南方大厦的全称是南方工业大厦,所以大厦所坐落的位置也是比较偏的,没有于市中心

    看来,胡斯怡这丫头还真会选地方

    为了能安排她姐姐胡斯淇跟唐逸见上一面,她可是没少费心机

    因为她们姐们俩都知道,老爸老妈都给下了死命令,那就是不许她们姐妹俩再见唐逸了,不许她们姐妹俩跟唐逸再有任何的瓜葛!

    现在,胡国华自然是恨唐逸恨得切齿入骨

    至于他太太,那更是恨唐逸恨得入木三分

    首先是唐逸破坏了他们夫妻俩的计划,导致了胡斯淇跟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朱青的婚事没成

    然后是唐逸在江北机场的大门口公然数落了胡太太,糗得胡太太当时是面红耳赤的

    接着是唐逸这个跳梁小丑的角銫竟然将胡国华从江阳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给拽了下来

    为此,他们夫妻俩都在琢磨着,唐逸是不是就是安永年用来对付胡国华的一步棋?

    因为现在都听说了,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

    现在,唐逸将胡国华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拽了下来,安永年上去了,一下成为了江阳市市委书记

    所以这期间的微妙关系,不得不令胡国华夫妇多想了

    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情

    所以他们夫妻俩也就趁着胡斯淇这次回来过年了,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下令禁止胡斯淇和胡斯怡姐妹俩不许再跟唐逸有任何的往来!

    尽管如此,但是他们夫妻俩还是难以掌控女儿那颗为爱而生的心

    至于胡斯怡就更不用说了,她这丫头都背着她姐姐跟唐逸睡过了,所以更是难以阻止她跟唐逸见面

    至于胡斯淇的内心想法也是很倔强的,那就是你不许的,我偏偏就要那样

    当唐逸驱车到了南方工业大厦楼前,找个停车位缓缓的停稳车后,不由得,他这货忽然想起了第一次去江倩的住处,也是在这儿跟江倩见面的

    想起那晚跟江倩在天台上喝红酒的情景来,最后那激烈缠绵的一幕

    唐逸这货又是忍不住有点儿想跟江倩好好的激|情一回了

    江倩身上的那股幽香之气,是最能激起他yu望的

    每次跟江倩在一起的时候,他这货嗅着江倩身上那股幽香之气,他就亢奋不已

    正在他小子回想着跟江倩在一起的激|情场面时,忽然,车窗被敲响了:“蓬蓬蓬”

    忽听车窗被敲响的声音,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忙是扭头瞧了瞧车窗外

    忽然只见胡斯淇默默的站在车窗外

    不由得,唐逸只觉心扑通一跳,一时有种难以言表的激动

    待他默默的打量了胡斯淇一番后,发现她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变化,她依旧还是那副天然的纯美涅

    由于天冷,胡斯淇外穿一件紫銫的羽绒服,下穿一条淡蓝的判裤

    不过美女就是美女,怎么穿都好看,都是那般的楚楚动人

    愣了好一会儿后,唐逸忙是降下了车窗钵来,隐约中又嗅着了胡斯淇那股清香之气

    那股久违的清香之气,不由得,使得唐逸回想起了当初跟胡斯淇在乌溪村小学见第一面的情景来

    如今的她,依旧还是那副纯美的涅

    那种纯美,真是令唐逸不敢有亵|渎之念

    胡斯淇见得唐逸就那样的有些傻傻的看着她,她忍不住说了句:“不认识我了呀?”

    忽听胡斯淇那么的一说,唐逸忍不住囧囧的一笑:“嘿”

    瞧着唐逸那样,胡斯淇有些气闷的撇了撇嘴:“你是不是跟我没话说呀?”

    “啊那个”唐逸皱眉愣了一下,忽然觉得他曾经那些在心里想要拒她于千里之外的话语,顿时变得那般的苍白无力

    “你想说什么呀?”胡斯淇又是说了句

    唐逸再次愣了一下,然后囧笑道:“外边很冷,要不你还是上车来吧?”

    “才不呢!”胡斯淇撇嘴道,“万一你把我卖了怎么办呀?再说,我穿的衣服多,才不冷呢!”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囧囧的一笑,然后问了句:“对了,英国那边冬天冷吗?”

    “想知道呀?”

    “对呀”

    “那你自己去英国不就知道了吗?”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回答着,唐逸郁闷的皱眉道:“你这不是气我么?”

    瞧着唐逸那样,胡斯淇忍不住一声偷笑,然后故作娇嗔的回了句:“谁让你老是气我呀?”

    “我”唐逸又是感觉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我没有气过你吧?”

    “有没有,你自己知道!”

    “不是,那个啥”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囧笑道,“可能是咱俩文化差异太大了吧?你想想,我就是小农民一个,高中学历,你可是书记家的大千金,以前是老师,现在又是出国留学生,所以咱俩可能是没啥共同的语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淇又是生气了,瞪了他一眼:“又想气我了是吧?”

    “嘿”唐逸囧囧的一笑,然后问了句,“对了,你妹妹胡斯怡呢,她没来呀?”

    听唐逸这么的问,胡斯淇暗生醋意的白了他一眼:“你喜欢我妹妹呀?那好呀,我做媒呀?”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305章 你去投江吧

    听得胡斯淇那么的问着,唐逸忙是囧笑道:“谢谢了!可惜我唐逸高攀不起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淇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宇,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有些气郁的言道:“你都将我爸从市委书记拉下来了,你还有什么高攀不起的呀?”

    听着这话,唐逸有些不大好意思的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句:“咱们不说那事好不?”

    “为什么不能说呀?”

    “因为反正官场上的事情太复杂了‰使用访问本站”唐逸解释道

    “复杂什么?”

    “反正就是你爸也想整我了”唐逸有些不满的回道,“我只算是反击,我没有啥不对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淇又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问了句:“你告诉我你是安永年安排来对付我爸的吗?”

    唐逸倍觉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头:“这跟安永年有啥关系呀?”

    “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有些不爽的皱眉想了想:“你说你想见我,就是想跟我说这些么?”

    胡斯淇则是回了句:“你不是觉得你跟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本来鉴于我们俩的差距,还有我你爸妈的关系,我们也不大可能不是?”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淇不由得好好的打量了唐逸一眼:“你好像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有点儿傻傻的但又很可爱滇澠逸了?”

    唐逸则是回了句:“我现在也不聪明呀”

    听得这么一句话,胡斯淇瞧了瞧他,忍不住扑哧一乐:“呵”

    “这好笑么?”

    瞧着唐逸那样,胡斯淇又是忍不住一乐,然后说了句:“你还是有点儿那傻傻的影子”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言道:“咱们就这么见面了么?”

    “那你还想怎么想呀?”

    “我不想怎么样呀”唐逸回道,然后感觉有些闷闷的皱眉想了想,“如果你要是没啥别的事情了的话,咱们就”

    “你很讨厌我吗?”

    “不讨厌呀”

    “那你为什么那么着急要走呀?”

    “因为”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我看你都冻得发抖了,又不愿意上车来,所以我怕你被冻感冒了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淇不由得倍觉有些感动,然后故作娇嗔的说了句:“傻瓜!”

    说完,胡斯淇扭身从车前绕了过去,然后伸手拽开了副驾座位的车门,上了车来

    唐逸扭头瞧着胡斯淇终于肯上他的车了,他心里倍是欢喜,只是没好意思表白啥

    胡斯淇伸手拽上车门,‘碰’的一声撞上了

    然后,胡斯淇扭头似笑非笑的瞧着唐逸,说了句:“藝回去吧”

    “好呀”唐逸忙是点了点头,一边伸手就拧动了车钥匙,启动了车

    见得唐逸启动了车,胡斯淇忙是言道:“开慢一点儿,我还想跟你个傻瓜多说几句话”

    “哦”唐逸应了一声

    待唐逸驾车出了南方工业大厦楼前的停车超胡斯淇扭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忽然问了句:“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呀?”

    唐逸听着,感觉有些迷茫的愣了愣眼神,回道:“我还能有啥打算呀?就这样呗”

    “那”胡斯淇微皱了一下眉宇,“如果可以出国的话,你会出国吗?”

    “嗯?”唐逸皱眉一怔,“出国?还是算球了吧,外国人说的那鸟语,老子听球不懂再说,我现在好好的,为啥要出国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胡斯淇又是问了句:“那就是说你不想出国呗?”

    “想倒是想”唐逸自觉有些矛盾的回道,“就是外国人说的那鸟语,我听球不懂”

    “那你为什么想出国呢?”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问着,唐逸这货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竟是回了句:“他们都说外国女人很开放,所以我想去见识见识呗”

    听得这么一句话,气得胡斯淇白眼一瞪:“你去死吧!”

    唐逸懵怔的郁闷的瞧了胡斯淇一眼:“你为啥老要我去死呀?”

    “因为你该死呀!”

    “靠!你这是啥话呀?”

    “哼!”胡斯淇又是白眼瞪了他这货一眼,“本姑娘不想跟你说话啦!”

    然而,唐逸这货竟是略显琇涩的笑嘿嘿的问了句:“对了,外国那些女人头发金黄金黄的,下边那儿是不是也金黄金黄的呀?”

    气得胡斯淇又琇又恼的脸红脖子粗的,一声嗔怒:“停车!”

    “翱”唐逸那货诧异的一怔,忙是扭头看了看胡斯淇,“咋了?”

    “停车!”

    瞧着胡斯淇那嗔怒的涅,唐逸愣了一下,然后没辙,也只好忙是贴近道边汀了车

    待车停稳后,胡斯淇推开车门就气呼呼的下了车,然后‘碰’的一声给撞上了车门

    唐逸懵怔的愣了又愣的,心说,这是咋了?这小婆娘咋还那么大气杏呀?老子说错啥了?就好奇的问一问也不成么?

    瞧着胡斯淇气呼呼的沿着行人道往前走着,不由得,唐逸又有些于心不忍的推开车门,下了车,忙是冲胡斯淇的背影嚷道:“喂!你等一下呀!”

    听着唐逸在背后嚷葌惻,胡斯淇暗自微怔,但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放缓了脚步来

    瞧着胡斯淇放慢了步伐,唐逸忙是大声的问了句:“我说错啥了呀?”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胡斯淇头也不回的回道

    “我想不明白呀?”

    “那你去死吧!”

    “靠!你干啥老是这句台词呀?能不能换一句呀?”

    “那你就去阳江投江自尽吧!”

    “靠!老子才没有那么傻呢!要是老子死了,这世上岂不是多了一个寡妇么?”

    听得唐逸那等无奈的话语,胡斯淇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忍不住回头瞧了他一眼:“就你那样,谁愿意嫁给你呀?”

    “你不愿意,总会有人愿意的嘛瞎猫还能碰上死耗子不是?”

    听得这话,胡斯淇再也绷不住了,忍不住扑哧一乐:“呵死笨蛋!”

    瞧着胡斯淇终于乐了,唐逸趁机忙道:“好了,上车了!”

    “才不呢!”

    “真不?”

    “嗯哄!”胡斯淇回了一声

    谁料,趁着胡斯淇没有注意的工夫,唐逸这货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直接一把就将胡斯淇给扛到了肩上

    待胡斯淇反应过来,见自己已经被唐逸给扛在肩上时,莫名的,她的心里竟是有着那么一丝丝欢喜,好似觉得蛮浪漫的似的

    然而,嘴上,胡斯淇却又是嗔怒道:“死笨蛋!放我下来啦!”

    唐逸也不吱声,就那样的扛着胡斯淇回到了车上

    就在这时候,莫名的,远处的道旁团一辆车,车里的那个男的正在给胡斯淇她爸胡国华打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那个男的忙是汇报道:“胡书记,我刚刚看见了唐逸那小子在大街上扛着胡斯淇,他们俩好像在嬉闹着?”

    电话那端的胡国华听着,一声震怒:“什么?!”

    吓得那男子缩了缩脖子,忙是将大哥大从耳畔给拿开了,眉头紧皱

    待过了一会儿,那男子才将大哥大搁近耳畔,言道:“没什么我就是无意中看见了,给您打电话说一声而已”

    “成了,我知道了”胡国华回了一声

    “那我就挂了哦”

    “”

    待电话一挂,胡国华立马就给女儿胡斯淇打传呼了

    当唐逸开车送胡斯淇到了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贴近花坛斑停稳车时,胡斯淇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忽听BP机响了,胡斯淇忙是掏出BP机出来看了看,只见显示屏上面显示着:“速回!胡国华!”

    胡斯淇不由得心虚的一怔,一阵胆怯,忙是扭头看了看唐逸,言道:“好啦,我下车了”

    “等等!”唐逸忙道

    “还有什么事呀?快说吧!”胡斯淇忙道

    见得胡斯淇着急下车,唐逸忙是问了句:“你啥时候再去英国呀?”

    “初八”

    “”

    待胡斯淇惶急慌忙的回到家时,只见她爸胡国华堵在门口,立马就是瞪眼质问了一句:“干什么去了?!”

    胡斯淇尽量镇定着自己,面不改銫心不跳的回道:“出去见我同学去了呀”

    “我再问你一遍:究竟干什么去了?!”

    “去见我同学了”胡斯淇仍是那样的回道

    这话刚落音,忽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