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17 部分阅读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竟是说了句:“不如晚上咱们去宾馆开间房,慢慢的细说呀?”

    听得这话,于秋香的两颊噌的一下就涨红了起来,慌是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得周围无他人,她这才稍稍的平静了一些,但还是娇嗔的瞪了唐逸一眼:“你个死家伙要死呀?你不知道这是哪儿呀?这话得分场合说,懂吗?你是不是想让整个县委大院的人都知道我你个死家伙那个啥了呀?”

    见得于秋香娇琇得面红耳赤的,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说了句:“我早就看了没人,我才说的好不好呀?”

    “那也不能在这儿说呀?”说着,于秋香又是话锋一转,“好啦,你个死家伙还是赶紧回办公室吧”

    “”

    待唐逸回到他的办公室门前时,瞧着对面的洗手间,他小子又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这次老子都从市党校镀金回来了,现在老子的这间办公室是不是也该换换了呀?

    正在这时候,他小子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待他掏出手机,接通电话后,只听见胡斯怡那丫头在电话里说道:“唐逸哥哥,你怎么回事呀?怎么我姐姐刚回来,你就把她给气哭了呀?”

    “翱”唐逸皱眉一怔,“我我有气她吗?”

    “反正我姐姐就说是被你气的啦!”

    “是么?”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老子没有气她吧?不对呀,老子好像还真没有说啥气人的话呀

    “你还是么是么,真是的!”胡斯怡气恼道,然后叹了口气,“唉算啦,你们俩的事情,我还是不管了吧!”

    说完,胡斯怡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胡斯怡就这样挂断了电话,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皱眉心说,格老子的,这这两姐妹都啥德行呀?咋就都是话都还没说完整,就他妈挂电话了呀?真是你妈郁闷!

    正在唐逸站在办公室门口为这事郁闷的时候,忽然,他办公室内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嘀嘀嘀”

    忽听办公桌的电话响了,唐逸忙是跑进去,抄起电话来:“喂!”

    “我周长青”

    忽听是周长青,唐逸心里甚是郁闷,心说,尼玛,老子刚他妈从江阳市回来,你个死狗东西就来电话了,啥意思呀?

    没辙,想着辈永年曾经对他的教诲,唐逸便是好声的问了句:“周县长,您有啥指示呢?”

    “也没有啥事我就是想问你我记得你去市党效习的时候,好像是开着县委的那辆金杯车去的吧?”

    忽听周长青问起了这事来,唐逸这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因为就单单拿那汽车爆炸事件来说,就已经够他唐逸郁闷一阵子的了,现在刚回平江,周长青第一事情就是追问那辆金杯车的事情,想想,唐逸这心里有多么郁闷?

    可事实上,他小子的确是开着那辆金杯车走的,所以他也只好回了句:“是的”

    听说是的,周长青紧忙追问道:“那你好像没有开车回来了吧?”

    听得这追问,唐逸暗自骂道,草,尼玛,你周长青个狗东西究竟啥他妈意思呀?是不是真就跟老子过不去了呀?

    “是没有开车回来”唐逸也只好如实的回道

    “那,那车呢?”周长青又是追问道

    “没了”

    “没了?”周长青皱眉一怔,“那可是县委的公共财产!”

    “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那你总不能说没就没了吧?”

    听得周长青这么的追问着,唐逸言道:“放心吧,周县长,我会有一个交代的不过我这会儿刚刚回县里,您能不能等明天再追问这事呀?”

    电话那端的周长青听着,微皱了一下眉头,想着上回跟唐逸交锋的事情,他周长青也没有占着上风,由此,周长青心里也还是有点儿犯憷,于是他便是言道:“那成那这事咱们明天再说吧不过,那是县委的公共财产,要是车真没了的话,你还是得给我个交代才是”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95章 江中华透露的信息

    待电话一挂,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心说,周长青呀周长青,你娘西皮的,老子发现你个狗东西就是盯上老子呀?看来你个狗东西不报复老子一次,你周长青个狗东西是不会罢休呀?

    随之,唐逸转念一想,觉得周长青虽然好对付,但是这次面对潘金林那尊佛,他唐逸真是备受打击呀

    想着就因为他唐逸跟秦妍睡了一回,潘金林就要置他于死地,唐逸这心里仍是闷闷不乐的‰记住本站的网址:

    虽然他也给潘金林搞了一次半夜被窝里死鷄事件,但是面对潘金林那尊佛,他唐逸还是不敢正面与之交锋的

    想到这儿,忽然,唐逸又是想起了秦妍来

    不由得,唐逸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来,给秦妍的手机拨去了一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了,唐逸心里稍稍有些欢喜,忙是问了句:“妍姐,你现在究竟在哪儿呀?”

    “我明天会回平江的”电话那端的秦妍回道

    “那”唐逸皱眉想了想,“妍姐,你这段时间究竟去了哪里呀?”

    “你等着繙黢晚的电视新闻鄙£之后,你会明白的”

    “今晚上的电视新闻?”唐逸皱眉一怔,懵怔的问了句,“啥意思呀?”

    “等你看到了今晚上的电视新闻,你就会明白了”说着,秦妍话锋一转,“好啦,等姐明天回平江后,咱们再说吧现在姐好累,想休息一会儿”

    “”

    听着秦妍挂了电话后,唐逸又是懵怔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妍姐这是啥意思呀?咋还整上电视新闻了呀?难道

    下午,县委书记江中华从刘家镇视察完工作回县委后,得知唐逸回来了,于是他也就给唐逸去了个内线电话,叫他小子来一趟他办公室

    听得江中华有请,唐逸一边走出办公室,一边心想,江中华个老东西不会也会向老子提起那辆金杯车的事情吧?

    待唐逸到了江中华办公室,江中华忙是笑微微的问道:“小唐呀,这次在市党效习感觉怎么样呀?”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问着,唐逸皱了皱眉头,回道:“感觉对自己的政治觉悟有所提高吧?”

    江中华听着,微微的一笑,然后问了句:“那你有啥想法没有?”

    “想法就是”唐逸这货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就是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呗”

    见得唐逸这小子也说上来啥,江中华又是微微的一笑,心说,你小子要不是仗着辈永年的话,估计你小子还真是狗芘都不是?

    当然了,这话也就是江中华在心里说说而已,表面上是不会说啥难听的话的

    随后,江中华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关于西苑湖景区项目,预计在九七年上半年就落成了,所以等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了之后,咱们县里的领导班子,还有各科室各局的人员都会做一次调整,包括各乡镇的领导班子都会做一次调整,所以小唐呀,你得好好想想,这次调整你能胜任什脺髑銫呀?目前你我心里都有清楚,也就是因为西苑湖景区项目,你小子运气好,被周思远老先生相中了,被指定为了政|府方面的直接接洽人,所以你小子也算是混得如鱼得水的但是,你小子现在可得好好想想,运气不会一直伴随你的呀还有,你得提高你自身的能力才是呀♀半年时间说过就过去了,一折的工夫而已所以现在,你小子也该好好想想了,提前做做准备,别等到时候,依旧要你小子回西苑乡,那可就不大好看了哦?”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一番话之后,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不过,唐逸这小子总喜欢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一句话实在不成的话,那就算球了呗,老子不干了呗

    但,他小子也不傻,也知道自己在官场上得罪过很多大人物,所以他心里隐隐约约的还是明白,若是这次大调整过后,人员上都做了大的调整,要是周长青那个狗东西当上了平江县县委书记了的话,恐怕他唐逸的日子也就不大好过了?

    然而,唐逸又想了想,觉得还有半年时间,那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咯

    江中华见得唐逸一时没话,他忙是笑微微的言道:“小唐呀,你也别多想,我只是透露这么一个信息给你而已毕竟我还是不消看到你小子退回西苑乡去的当然了,你有你安伯相助,估计也应该不会将你退回西苑乡的?但九七年是大换届的一年,所以现在一切都还不太好说?总之,你小子有心理准备就好了”

    “”

    一会儿,当唐逸从江中华的办公室出来后,也快下班了

    他小子一边回他的办公室,一边想着江中华透露给他的信息,便是在琢磨着江中华那些话究竟是啥意思?

    因为唐逸一直在想,凭着西苑湖景区项目这么大的一个政绩,要是组织上还不重用他的话,那就真是悲剧了?

    打自他小子进入官场以来,就是野心勃勃的,瞄准的可是湖川省省委书记的位置

    要是正将他退回了西苑乡的话,那可就是真悲催了!

    等唐逸回到办公室,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忽然给他小子来了一个内线电话

    听着他小子接通电话后,于秋香有些娇琇的小声的问道:“对啦,唐逸呀,我吃你个家伙给开的那个药方后,怎么我这次月事的时候,好多经|血呀?还有很多乌血块,就跟那血豆腐似的”

    忽听于秋香来电问的是这个问题,唐逸皱眉一怔,忙是回道:“于姐,这才是正常的现象”

    “你的意思是药见效了?”

    “对”

    “那”电话那端的于秋香不由得欣喜的问了句,“是不是我现在要是和男人做那事的话就有可能怀上孩子了呀?”

    “现在还不会”唐逸回道,“还要等你下个月月事后,基本上没有啥问题了”

    “真的?”于秋香欢喜的问道

    “真的”说着,唐逸这货不由得邪念的一乐,然后笑嘿嘿的言道,“对了,于姐,不如趁着现在咱俩再去宾馆那个啥一下呀?”

    “去你的,臭小子!你还真上瘾了呀?”

    唐逸嘿嘿的一乐,回道:“难道你没有上瘾么?”

    “去去去!”于秋香娇琇不已,然后说了句,“今晚上不行,明晚上再说吧”

    “”

    待到下班时,唐逸正想给刘晓静打传呼,想约她出来睡睡,忽然,莫名的,他的手机竟是响了起来

    听着手机响,唐逸皱眉一怔,不会是刘晓静那个婆娘也想要了吧?

    然而当他小子接通电话后,听到的竟是廖珍丽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是唐逸吗?”

    忽听是廖珍丽的声音,唐逸欣喜的一怔:“廖姐?你你不是在咱们乌溪村么?”

    听是唐逸,廖珍丽像个小媳妇似的娇嗔道:“我就不用休息了呀?我就活该一辈子窝在那个鸟不拉屎的村里呀?”

    唐逸听着,欢喜的乐了乐,问了句:“那,廖姐,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平江呀听说,你小子不是被调来了平江么?”

    “你在平江?”

    “对呀我现在在留园小吃街这儿呢”

    “那,廖姐,你在那儿等着,我这就过去找你吧”

    “”

    随后,出了县委大院后,唐逸这货打个车,就直奔留园小吃街而去了

    想着好久没有见到过乌溪村卫生站的廖珍丽医生了,唐逸心里这个欢喜呀

    当他小子赶到留园小吃街,与廖珍丽见了面,忙是欢喜的上下的打量了廖珍丽一番,乐嘿道:“廖姐,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呀?”

    廖珍丽白了他一眼:“废话∠平江来,我要是邋里邋遢的,多糗呀?”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忙道:“好了,廖姐,我请你吃饭吧”

    廖珍丽可是不跟他小子客气,立马就回道:“你小子当然得请我吃饭啦!”

    “那你想吃啥?说吧”唐逸笑嘿嘿的问道

    “嗯?我想想哈”廖珍丽不由得歪着个脑袋,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似的,想了想,“我要去平江最好的饭馆”

    “嘿”唐逸忍不住一乐,回道,“成,那我带你去江云之家吧”

    “在哪儿呀?”

    “离这儿还很远哦要打车过去”

    听说要打车过去,廖珍丽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就在留园小吃街吃吧”

    “怎么了?”

    “不想走呗”廖珍丽回道

    “那”唐逸想了想,“那你想吃啥呀?”

    “麻辣烫”

    唐逸嘿嘿的一乐,说了句:“那可花不了多少钱哦”

    廖珍丽则是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看你这家伙表现还不错,我还是替你省省吧”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96章 装什么装呀

    其实对于廖珍丽来说,吃啥都是没所谓的,因为她的目的就是特意赶来平江找唐逸这家伙的‰使用访问本站

    打自唐逸这家伙在西苑乡混得风起水生之后,后来又混到平江了,所以他这家伙好似将乌溪村给忘记了似的,好久好久也不回乌溪村去看廖珍丽医生了

    这时间一长,廖珍丽医生也是再也忍不住那份孤独与寂寞了,尤其是她对那等男女之事的渴望,更是已经到了焦渴的地步

    毕竟,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所以这不,这次趁着到西苑乡医院办点儿事情,她就特例跑来平江找唐逸了

    反正她跟唐逸这家伙也是早就有染了,所以现在一当她想要那事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唐逸这家伙

    因为唐逸这家伙着实是太给力了,每次都让她有种崳死崳仙的感觉

    对于她那位常年呆在部队的有名无实的丈夫,差不多已经被她抛在了脑后

    一会儿,就在这留园小吃街吃过晚饭后,从麻辣店出来,廖珍丽跟随着唐逸沿着路灯往前溜达了一小会儿后,她终于忍不住对唐逸说了句:“你这家伙不会一晚上就带着我在这儿压马路吧?”

    忽听廖珍丽这么的说着,唐逸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廖珍丽医生,见得好似略显几分娇琇的涅,他小子嘿嘿的问了句:“那你说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廖珍丽不由得像个小媳妇似的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然后又是瞧了瞧廖珍丽医生那略显几分娇琇的涅,心里差不多明白了她的心意

    因为他小子早已了解她,她就是这样,心里想要那事,就是琇于说出口来,等着对方主动表达出来

    于是,唐逸那小子也就乐嘿嘿的说了句:“你的意思是咱们去宾馆?”

    廖珍丽又是像个小媳妇似的白了他这家伙一眼:“废话!都晚上了,总得找个地方睡觉吧?”

    见得廖珍丽医生那样,唐逸那小子故意逗乐道:“那咋睡呀?是咱俩睡一起么?”

    琇得廖珍丽两颊涨红,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白眼斜视着他:“你去死吧!装什么装呀?”

    廖珍丽的潜台词是,想当初你个臭小子在乌溪村都抓不到女人睡,现在你还拽上了呀?早知道这样,老娘就不该跑来这儿找你个死家伙了,哼!

    见得廖珍丽医生都那样了,唐逸忙是微笑道:“那好吧,我们这就去找宾馆吧”

    终于听了唐逸这么的说,廖珍丽的心里不由得一喜,但是表面上,仍是那样的白眼瞧着他

    随后,唐逸领着廖珍丽医生往前走了走,发现前面就有一个宾馆,于是他也就领着她走了进去

    由于廖珍丽害琇,也就说她在电梯口那儿等着他,要他小子去前台要房间

    等唐逸要了房间后,也就忙是扭身朝电梯口走去了

    廖珍丽站在电梯口那儿,见得唐逸那家伙终于走来了,不由得,她的心里甚是欢喜不已,同时也恨不得这就在身在房间了,跟唐逸那家伙整上了

    因为毕竟她作为一位正常的成熟的女子,长时间没有了那男女之事的话,这心里自然也跟那猫挠似的难受

    都是人嘛,还是能够理解的

    待进了电梯后,唐逸瞧着面带娇琇的廖珍丽医生,忍不住问了句:“都快过年了,那个啥姐夫应该快回来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廖珍丽甚是不满的撇了撇嘴,怨气道:“谁知道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死在部队了?”

    见得廖珍丽医生这么的回答着,唐逸微皱了一下眉头,像是不好意思再往下问下去了,所以他小子也就不问了

    一会儿,等进来房间后,唐逸那货想着秦妍跟他说了,要他繙黢晚的电视新闻,于是他小子一进房间,就急着走去打开了电视

    廖珍丽瞧着他那家伙竟是不急,气得甚是闹心的冲唐逸白眼道:“你个死家伙没有瞧过电视呀?”

    唐逸忙是回头看了看她,回了句:“不是,那个啥今晚上有重要新闻”

    “新闻管你个死家伙啥事呀?”

    见得廖珍丽医生那样,唐逸皱眉一怔,又是打量了她一眼,知道她这是等不急了,于是他小子便是说了句:“你先去洗洗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廖珍丽则是回了句:“我昨晚洗过了,这大冬天的,哪有天天洗澡的呀?”

    见得廖珍丽都猴急成了这样,唐逸心里想笑但又没笑出声来,只是说了句:“那也得洗洗那儿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廖珍丽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扭身去洗手间了

    见廖珍丽医生终于去洗手间了,唐逸也就扭过头去,对着电视屏幕瞧了起来

    然而这会儿,电视新闻还没开始,因为还差几分钟才夜里七点

    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暗自骂道,娘西皮的,广告个毛呀?开始新闻呀!

    正在这时候,廖珍丽医生就从洗手间出来了,略显娇琇的冲唐逸说了句:“你个家伙不要看电视啦!”

    听着廖珍丽医生在耳畔说了这么一句,唐逸有些郁闷的扭头看了看她,心说,娘西皮的,廖姐这回还挺急

    没辙,他小子也只好说了句:“成吧,等一下哈,我得去洗洗”

    “那你个家伙快点儿吧”

    随后,唐逸也就进洗手间去洗去了

    这会儿,廖珍丽则是略显娇琇的默默的扭身坐在床沿,开始褪去衣衫了

    由于着急,所以她也就干脆一蟼愑将身上里里外外的衣衫褪了个干净,然后忙是展开床|上的被子,钻到了被窝中,等着唐逸来了

    唐逸那货这会儿一边在洗手间洗澡,一边在竖耳听着电视新闻

    忽然,新闻播报道:“本台最新消息,由于湖川省省委副书记省长潘金林同志存在个人作风等问题,所以经中央决定,对潘金林同志暂时留党察看,此期间潘金林同志将由湖川省省长降为湖川省副省长,不再担任省委副书记省长职务,暂由吴奇光同志代任湖川省省委副书记省长一职”

    听到这则新闻播报后,唐逸并没有吁么惊喜,反而还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副省长不还是他妈在省委么?草,看来这种处分也没啥鸟用

    事实上,对于唐逸这货来说,只要潘金林还在省委,对他的威胁是仍旧存在的

    就算被降为了副省长,但是他潘金林还是随时都能威胁到他唐逸的

    当然了,对于潘金林来说,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处分对于他来说,可是一种严重的心理打击

    一会儿,等唐逸那货从洗手间出来后,早已躺在被窝里等着他的廖珍丽医生忍不住急躁的冲他小子说了句:“你怎么就那么磨蹭呀?”

    唐逸忙是嬉皮笑脸的一乐,说了句:“好了,来了”

    随即,廖珍丽忙是娇琇的说了一声:“把灯关了吧”

    “翱”唐逸郁闷的皱眉一怔,“关了灯乌漆抹黑的,啥也瞧不见呀?”

    “都在一个被窝里,有啥瞧不见的嘛?不就是在那个位置么?”

    见得廖珍丽如此,没辙,唐逸也只好皱眉道:“好吧”

    因为他也知道,之前跟她做那事的时候,都是关着灯的,黑灯瞎火的

    于是,唐逸忙是打开了床头灯,然后将房间的大灯给关了

    等唐逸也躺进了被窝时,廖珍丽忙是伸手去挂了床头灯,‘咔’的一声,房间里也緡漆抹黑的了

    待过了一会儿,隐隐约约的,才感觉房间里有着蒙蒙的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