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16 部分阅读

    “你我说妍妍呀,你这是”

    “不要叫得这么亲昵!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关系了!您老还是收起您的那一套吧!我,秦妍,再也不会怕您老的yin威啦!”

    “不是那个妍妍,你听我说,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会开心呢?”

    “我一直都没有开心过!我一直都只是在努力的迎合您老的yin威!因为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介弱小的女子罢了,命运还掌握您老的yin威下!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命运还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总之,打自现在起,我您老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啦!”

    “妍妍,你不要苾我!你是知道的,我是真的很爱很爱你的!若是没有你的话,我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您老也不要威胁我!我已经不再在那个胆小怕事的小女孩啦!您老说您很爱我,这话也就您老说得出口!您老也不想想,我都可以当您的女儿了,您老会对您的女儿这样么?再说,若是有谁对您的女儿这样的话,您老又会怎么想?还有,您老懂得什么爱么?如您老真的爱我,那么您老考虑我的将来么?我跟着您老,会幸福么?还有,您老要是真的爱我,您老又敢跟您滇潾太离婚么?您老又敢强迫您儿子接受我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后妈么?爱?什么是爱?爱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想您老那样,想起要发yin威了,就来糟蹋我!”

    潘金林忽然急眼了:“妍妍,你要是敢离开我,我这就做掉唐逸那小子!”

    “去吧!您老去吧!我等着呢!”

    “你真以为我不敢?”

    “我知道您老敢,但是您老别忘了,我秦妍会报警的!”

    “你”

    “不要你呀你的了”秦妍言道,“我已经受够了!我秦妍不会再活在您的yin威下了!关于我们的事情,我甚至可以公布出去,我要告诉大家,让他们看看您这位人面兽心的省长都干了些什么?”

    “你∑凐得潘金林忽然一下挂断了电话

    此时此刻,咱们的潘省长真是火冒三丈!

    这天晚上,咱们的潘省长又是拨出去了一个电话,等电话接通后,他仍旧只说了一句话:“不能让秦妍活过今晚!”

    “”

    **********

    这晚,秦妍没有回竹园小区,而是留在了市党校,住党校给安排的宿舍

    下午下课后,秦妍就回到了她自个的房间,一直将自己紧锁在房间里,没有出门

    呆在房间的秦妍,想着自己终于摆妥了潘省长,她忽然感觉到了一身轻

    但是,她自己心里清楚,摆妥了潘省长,也就意味着她自个的仕途无望了,不会再有人在背后帮助她提升了

    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终于可以做回了自己,不再受任何人摆布了

    在她心里已经想好了,打算辞去自己的职务,下海经商

    如今的秦妍已经不再是那个没有自个思想的胆小怕事的小女孩了

    现在的她成熟了,也懂得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了

    由于来市党效习的女同志人数不多,所以也就跟男同志混住了一幢楼里

    反正都是各自有各自的房间,各自单住的,所以也是没啥大碍的

    因为这批来市党效习的学员们,很快就将是各部门的重要领导人了,所以在市党校的学习待遇各方面都比较优待的

    这晚上,当唐逸和李爱民从外面喝酒回来,已经是夜里十点来钟了

    当他们俩回市党校宿舍的时候,莫名的,忽见一个人影在走廊里闪现一下,然后就没影了

    当时,李爱民还以为是闹鬼了呢,被吓得有些胆怯的扭头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你刚刚有没有看到那儿有个人影呀?”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没有立马回答李爱民,只是他小子的心里忽然敏|感的想到了,他昨晚上跑去潘金林家里搞了死鷄事件,没准今晚上潘金林那狗东西派人来报复他了

    想到这儿,唐逸在心里有了主意,忙是扭头在李爱民的耳畔回了句:“我没看见啥呀,你是不是眼花了呀?”

    “你真没有看见啥么?”

    “没有”

    “那”李爱民胆怯的愣了愣,忙道,“那成了,我回房间睡去了,你小子也赶紧回房间吧”

    “成”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完了之后,等李爱民回房间后,唐逸没有立马回自个的房间,而是皱眉想了好一阵子

    此刻,唐逸在想,娘西皮的,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潘金林想搞你妈啥?

    想了又想之后,唐逸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走廊,见得那方的尽头有个公用的洗手间,于是他小子也就在想,先去那公用的洗手间看看,暂时不能回自个的房间

    待他扭身走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后,他来回看了看男女洗手间的门,见得两扇门都可以反锁,于是他小子想了想,觉得这会儿应该是没有谁来上洗手间了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也就大胆的朝女洗手间走了进去

    进了女洗手间后,唐逸谨慎的挨个方格内检查了一遍,见得女洗手间内无人,于是他忙是出了女洗手间,将女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上了,锁死了

    完了之后,他又是谨慎警惕的进了男洗手间

    待进了男洗手间后,他又是谨慎的挨个方格内检查了一遍,最后见得男洗手间内也无人,于是他又忙是出来,将男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上了,锁死了

    这些排查工作都做完了后,唐逸也就猫在了洗手间正门口的位置,在默默的盯着走廊看着

    然而就在这事,忽然,只听见从秦妍的房间内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声响

    唐逸惶急警觉的竖耳细听

    ‘嗵嗵’

    又是几声脚蹬床的声音

    听这声音不对劲,唐逸也就忙是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轻手轻脚的朝秦妍的那间房靠近而去了

    ‘嗵嗵’

    再次传来几声脚蹬床的声音,频率很急,像是人快要窒息了,两脚乱蹬的感觉

    唐逸总感觉这迹象不太对劲似的,待他到了秦妍房间的门前,里面再次发出了‘嗵嗵嗵’的声音来,像是秦妍的脚在乱蹬着床,很急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93章 又闹谋杀事件

    随后,唐逸将耳朵贴在门卞上,仔细滇濤了听秦妍房间内的动静

    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劲,唐逸心想,娘西皮的,要是妍姐跟男人在房间里办那事的话,也不可能只有脚乱蹬床的声音,没有她的叫声吧,那天晚上老子可是亲身体验过,妍姐的叫声可是很大的呀

    正在唐逸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房间里传来一声巨响

    ‘嗵!’

    然后,忽听秦妍一声咳嗽

    ‘咔!’

    随即又是一声咳嗽

    ‘啊咔’

    “救命”

    忽听这动静,唐逸猛地一怔,瞪圆双眼,然后惶急退步向后,一脚照着门踹去

    ‘蓬!’

    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了!

    由于秦妍的房间里黑着灯的,所以借助走廊的灯光,只能隐约的瞧见一个人影站在秦妍的床前,正在用枕头使劲的蒙住秦妍的面部

    忽见门踹开了,那个人影慌是扭身朝门口这方望来,同时,一把飞刀飞了过来

    ‘嘌!’

    飞刀扎进了唐逸的左胳膊!

    感觉到一阵剧痛后,唐逸猛的瞪圆愤怒的双眼,忍住痛,助跑两步,腾空而起,于空中一个摆腿,猛的一脚照着那个人影踹去

    ‘嗵!’

    只见唐逸这一脚踹得那个人影猛的一下朝后窗倒去,一头撞在了后窗的钵上

    ‘哐当!’

    后窗的钵被撞碎了!

    唐逸着地后,没敢怠慢,急忙上前去,一膝盖顶在了那人影的裆|里

    ‘嗵!’

    “啊”那个人终于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时候,秦妍已经在床上坐起了身来,正在一个劲的急喘着

    随即,临近这几间房的这期的学员们则是闻声赶来了,纷纷的急匆匆的跑进了秦妍的房间来

    其中一个人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咔’的一声,整个房间亮堂了起来

    李爱民瞧着唐逸正在拽着一个男的狠揍,他忙是冲过来问道:“啥情况?”

    “报警!”唐逸立马回了这么一句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忽听报警,李爱民愣了愣,然后慌是掏出了兜里的大哥大来

    大约十五分钟后,江阳市公安局的警务人员匆匆的赶来了

    闻听又是市党校出事了,所以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也赶来了

    当杨开胳着干警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唐逸那小子已经将一个身段魁梧的男子给揍得遍身鳞伤,嘴角上眼角上额角上等处,都是血印

    至于有没有导致内伤?目前也不知道

    反正那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现在已经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萎靡不振的坐在后窗那儿的墙角处,低垂着头,偶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来

    显然,那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是一时站不起身来了

    当公安人员赶来后,秦妍终于缓过了起来,但仍是面銫惨白的愣愣的坐在床上

    杨开福忽见唐逸的左胳膊上被扎着一把飞刀,还在溢着鲜红的血,他不由得皱眉一怔,问了句:“这怎么回事呀?”

    唐逸冲杨开福回了句:“有人要谋杀她,所以我闻见动静就破门而入了”

    听得唐逸回了句这么一句话,杨开涪马就明白咋回事了,忙是冲干警们下令道:“把坐在墙角的那个人给铐起来,带回警局”

    第二天上午,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办公室

    秦妍面銫惨白的抑郁的坐在杨开福的办公桌前,微微的低沉着头

    杨开福打量着秦妍,问道:“他为什么要谋杀你?”

    “我不知道”秦妍低沉着头,也没有看杨开福,小声的回了句

    见得秦妍那样,杨开付了愣,然后又是问了句:“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么?”

    “没有”

    “那既然没有,那么他为什么要谋杀你呢?”

    “我怎么知道?”

    “你”杨开福有些无奈的看了看秦妍,“你要是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们也是很难破案的因为昨晚上那名企图谋杀你的犯罪嫌疑人,被我们带回警局后,他在临时拘留室内自杀了所以现在,若是想破案的话,唯有你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了你提供信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你要是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们是很难破案的还有,我们现在的的是,若是有幕后主使人的话,恐怕你还有生命危险?”

    听得杨开糕么的说着,秦妍仍是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回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自己也纳闷,昨晚上我一直呆在我的房间里,没有出过门,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我的命?”

    “”

    这时候,江阳市公安医院

    当唐逸那货从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一名漂亮的小护士忙是急匆匆的追了出来:“喂,同志,等等,你必须得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唐逸听着,不由得止步了,回头冲那名小护士回道:“当然是出院咯”

    “不行!你伤还没好!”

    唐逸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那名可爱的小护士:“没事的,不就是被飞刀扎了一下么?现在伤口包扎好了,就等着伤口愈合了而已,还能有啥事呀?”

    “可是”那名小护士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美眉,撇了撇嘴,“反正你现在还不能出院啦!”

    见得那小护士那般的可爱,唐逸这货忍不住一笑,说了句:“你好可爱哦!”

    “可爱什么呀?”那小护士有些娇琇的白了唐逸一眼,“少跟我说好听的啦!反正我现在就是不准你出院啦!”

    “你说不准就不准呀?”

    “当然啦!我是你的护理!现在你是我的病人,所以一切你得听我的!”

    “嘿”唐逸忍不住一笑,“那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

    “因为你自己说了呀,你是我的护理呀”

    “我只是负责你在医院范围内的护理”

    唐逸又是忍不住一笑,言道:“好了,小妹妹,你还是别跟我这儿较劲了吧我若是想走,你是拦不住的”

    “那你走了,我怎么向杨局长交代呀?”

    “没事呀你告诉杨局长,我回市党效习去了,不就好了么?”

    见得唐逸如此,那小护士觉着他也是不会听她的话,没辙了,她也只好说了句:“那你等一下,我给杨局长打个电话”

    “好吧”

    于是,那名小护士忙是扭身回病房去打电话去了

    然而唐逸这小子见得那小护士去病房打电话去了,他小子扭头就走了

    小护士到病房内,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就给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杨开福听了小护士汇报了情况后,便是说了句:“没事,那你就让他先回市党效习吧”

    “”

    从市党校的汽车爆炸事件,到现在的谋杀事件,闹得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铬是闹心

    因为这两起事件,最终都没有任何线索可寻,很难破案

    由于秦妍也不配合,所以杨开福也是没辙

    杨开给在办公桌前郁闷的吸了一根烟后,忽然抄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来,给江阳市市委书记安永年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杨开福也只好实事求是的将事情向安永年汇报了一下

    安永年听之后,则是回道:“开附,关于市党校发生的这两起事件你们市公安那边恐怕也解决不了,所以不要深究了吧”

    杨开福不由得皱眉一怔:“安书记,您的意思是这事有隐情?”

    “开附,这事你也别猜了吧因为这无凭无据的事情,谁也说不好不是?”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杨开付了愣:“那好吧那安书记,我就听您的了,不深究了?”

    “嗯”安永年应了一声

    “”

    这天上午,唐逸和秦妍都分别回到了市党校,继续学习

    但是,唐逸一直没有想明白,为啥会有人突然想要谋杀秦妍?

    关于这个,只有秦妍自个心里清楚

    但,秦妍也不敢肯定,来谋杀她的人就是潘省长派来的

    毕竟没有证据,那也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而已

    只是,经过昨晚的谋杀事件之后,秦妍彻底的胆寒了,觉得潘金林那个老不死的真是太畜生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这般的心狠手辣

    午休的时候,秦妍给咱们的潘省长去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秦妍也没有说别的,只是说了句:“你个猪狗不如的老东西要是还想好好的话,最好也别太过分了!”

    电话那端的潘金林听着这句话,心里这个恼火呀,说了句:“是你不乖,不能怪我!”

    “那好吧,你就闹吧!”说完这句话后,秦妍就立马挂了电话

    下午上课后,秦妍没来,也没有请假

    唐逸见秦妍一个下午都没来,他小子心里有些的了起来,的她出事了?

    想到这儿,唐逸心里有些火了,那就是打算偷偷弄死潘金林那个死老东西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94章 胡斯淇回来了

    这天下午下课后,唐逸就忙是回到了自个的房间,给秦妍的手机拨去了一个电话‰记住本站的网址:

    听着电话接通后,唐逸急忙问了句:“妍姐,你去哪儿了?”

    “我没事”秦妍只是这么的回了句

    “不是,我是问你现在在哪儿?”

    “我现在很安全,你不用问啦”

    “那你是不是自个躲起来了?”

    “是的”

    这时候,唐逸皱眉一怔,小声的言道:“实在不成的话,我偷偷去弄死潘金林那个老东西?”

    “别!不要!千万不要!”秦妍惶急道,“唐逸,你千万不要去做这种傻事!要是这样的话,你也完了,明白么?”

    说着,秦妍话锋一转:“你放心吧,姐自有办法对付他个猪狗不如的老不死的!姐现在就在想办法,所以你不用管啦!”

    “你有啥办法?”唐逸忙是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啦!”

    “”

    之后,秦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直到这期市党校的开班结束,都没有淤见到过秦妍

    由于这次在市党效习期间,唐逸一直被汽车爆炸事件和谋杀事件所干扰,所以导致他的结业成绩惨不忍睹

    不过,最终在李爱民的帮助下,曾校长还是以成绩优异准予了唐逸结业

    当然了,曾校长也是看在市委书记安永年的份上

    况且这种学习,成绩好与坏,并不是那么特重要,最终看的还是综合成绩,还有就是人际关系等等等

    所以,曾校长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为难唐逸

    茵历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这期来市党校的学习班也就圆满的结束了

    这天上午,唐逸也就乘坐李爱民的车,一同离开了市党校

    想着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李爱民不由得扭头冲坐在副驾座位上滇澠逸问了句:“你小子是打算在平江过年,还是打算回西苑乡过年呀?”

    面对这个问题,唐逸有些迷惘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回了句:“我不知道?”

    “那”李爱民想了想,“要你小子不嫌弃的话,那就去我家过年吧?”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微微的一笑,言道:“好呀!”

    正在这话落音的时候,莫名的,唐逸的手机响了起来

    听得兜里的手机响了,唐逸忙是掏出了手机来,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我”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回了句

    唐逸猛的皱眉一怔:“你回来了?”

    “是的”

    “那”唐逸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竟是问了句,“还好吧?”

    “什么还好吧?”

    “翱就是回来还顺利吧?”

    “都到家了,还有什么顺利不顺利呀?”说着,胡斯淇话锋一转,“你就没有别的话对我说了吗?”

    “我不知道说啥?”

    “那就算了吧,挂了吧”胡斯淇言道

    “好吧”

    “你去死吧!”胡斯淇非锄气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听着胡斯淇这样的挂断了电话,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这婆娘咋还脾气越来越大了呀?是不是在英国的时候天天吃火药过来的呀?

    正在他在想着这事的时候,李爱民扭头瞧了他一眼:“谁给你小子来的电话呀?”

    唐逸继续愣了一会儿,然后愣过神来,回了句:“一个朋友”

    “是秦妍么?”

    “不是”

    “嗯?”李爱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那你小子知道秦妍后来究竟去了哪儿么?怎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她的消息呀?”

    “我也不知道”唐逸回道

    “她不会有事吧?”

    “不知道”

    “那她的手机还能打通么?”李爱民又是问道

    “不知道”

    “草,你小子咋就啥都是不知道呀?”

    唐逸无奈的皱眉道:“我真的不知道”

    之后,当李爱民驾车在平江下了高速后,他忙是扭头冲唐逸问了句:“我是送你小子去县委大院,还是你小子跟着我会西苑乡呀?”

    “我还是先回县委大院吧”唐逸回道

    “那好吧”

    离开平江十来天后,突然回来,唐逸竟是感觉一切有些陌生了似的

    待他小子在县委大院的门口下了车后,李爱民跟他招呼了一声,然后他也就驱车回西苑乡了

    当唐逸走进县委大院的时候,忽见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从大楼内走了出来

    于秋香从办公大楼的大堂里出来后,一眼瞧见唐逸那家伙正迎面朝办公大楼走来,她忍不住欢喜的一笑,忙是招呼了一声:“你小子这次从江阳市镀金回来了呀?”

    唐逸一边走近于秋香,一边答非所问的乐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去一趟县财政局办点儿事情”说着,于秋香话锋一转,“那成了,你小子先回办公室吧,等一会儿回来了,你小子可得跟我讲讲在江阳市镀金的事情哦!”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竟是说了句:“不如晚上咱们去宾馆开间房,慢慢的细说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