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15 部分阅读

    忽听朱延平说了这么一句,安永年皱了皱眉头:“这合适么?”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特事特办嘛”朱延平回道,“因为你我都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没法拿在台面说的,那么我现在就要告诉大家,唐逸是我的侄儿,我就让他住在我家,我看谁还吃了豹子胆,敢动唐逸?”

    “问题是”安永年倍感有些不大好意思,“朱书记,我还是怕他给您添麻烦呀!”

    “这麻烦添就添了吧”朱延平回道,“因为周思远老先生那边我也不好办呀∠回就因为胡国华派那个刘庆云去接管西苑湖景区项目,结果周思远老先生直接给我来了电话,跟我急了现在咱们不能不顾及西苑湖景区项目呀!因为你我心里都明白,实际上周思远老先生这次投资,是收不回资金的他自己也明白,纯属做善事了所以既然周思远老先生死认唐逸为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接洽人,所以这事我也不能不管呀!要是唐逸那小子真出了意外的话,怕是周思远老先生会追究到底呀?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大家都不大好看?”

    “”

    这晚,当唐逸回到市党校后,李爱民就忙是赶来了他的房间

    李爱民见着唐逸,就忙是问道:“怎么样?江阳市公安局那边怎么说?”

    唐逸听着,心情低落瞧了李爱民一眼,没有吱声

    见得唐逸那小子如此,李爱民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过了一会儿,唐逸冲李爱民问了句:“你知道潘金林那狗东西的家在哪儿么?”

    忽听唐逸问了句这么一句,李爱民忙是问了句:“你想干啥?”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就直接告诉我,你知不知道吧?”

    “不知道”李爱民回道,“我就是他妈一个乡委书记,哪会接触到潘金林呀?”

    “那”唐逸愣了一下,“那算球了吧”

    见得唐逸那样,李爱民忙是问了句:“你小子究竟想干啥呀?”

    “没事”随之,唐逸话锋一转,“那个啥李书记,你赶紧去睡吧,很晚了”

    “”

    到了夜里十一点的时候,唐逸这货偷偷的溜出了市党校,翻围墙出去的

    出了市党校后,他小子给朱炎去了个电话

    朱炎那小子这会儿正跟几个哥们找了个几个妹子在KTV瞎吼呢,忽听大哥大响了,他忙是跑出了包厢,到了走廊,接通了电话:“喂,唐哥呀,什么事呀?”

    唐逸忙是问道:“你睡了么?”

    “才十一点呢,睡觉还早呢对了,唐哥,要不要过来玩会儿呀?我们现在在沸点KTV呢要不你过来呀,我给你找个妹子玩玩,嘿嘿!”

    唐逸却是说道:“那个啥你小子能不能过来一下,陪我去干点儿正事呀?”

    朱炎皱眉一怔:“唐哥,什么正事呀?”

    “你过来,我再跟你说”

    “那需要弟兄帮忙吗?”

    “不用,你过来就好了”

    “成那,唐哥呀,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市党校东门”

    “”

    唐逸在市党校东门等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朱炎那小子就开着他的宝马车过来了

    唐逸瞧着朱炎的车缓缓的停稳了,他上前去,拽开副驾座位的车门,就直接坐进了车内

    待‘碰’的一声撞上车门后,唐逸扭头冲朱炎说了句:“你知道这会儿还能去哪儿搞到活鷄不?”

    朱炎皱眉一怔,不由得嘿嘿的乐道:“去KTV有的是鷄呀!”

    “草!老子说的不是那种鷄!”

    “那唐哥,你说的是”

    “咱们吃的那种鷄”

    “翱”朱炎皱眉一怔,“这会儿都夜里十一点了,去哪儿买去呀?”

    唐逸忙道:“你好好想想,不成咱们哪儿偷一只?”

    “嗯?”朱炎皱眉想了想,然后忙是诡异的乐道,“有了唐哥,我带你去我们学校后面的养鷄场偷一只”

    “那成”唐逸忙是回道,然后言道,“对了,你知道潘金林住在哪儿吧?”

    “知道呀 委家属大院,2号别墅”

    “那你知道潘金林住在啥位置不?”

    “二楼,主卧”

    “那成了,我们走吧”唐逸忙道,“先去偷只鷄”

    朱炎听着,有些懵懵怔怔的,但听到唐逸那么的说了,他也只好一边启动车,一边问了句:“唐哥,你是不是要送礼给潘金林呀?”

    “送个毛呀?”唐逸回道,“麻痹的,老子今天差点儿被他给炸死了所以老子今晚上也得给他一点儿颜銫瞧瞧!”

    “什么?!”朱炎诧异的一怔

    “哎呀,这事跟你也说不清楚”唐逸忙道,“总之,你记赚今晚上的事情,緡们俩知道就好了一定保密”

    “成成成!这你放心好了,唐哥!”

    “”

    一会儿,待唐逸和朱炎去他们学校后边的养鷄场偷来了一只鷄后,他也就要朱炎开车送他去省委家属大院了

    由于朱炎是朱延平的儿子,所以他的车牌号门岗的武警早已熟记在心,见得朱炎的车回来了,他忙是敬了个礼,直接放行

    这会儿,已经是夜里一点多钟了

    待朱炎驾车在2号别墅的大院门前停稳车后,唐逸扭头冲他说了句:“你在这儿等候着我”

    “成”朱炎忙是点了点头

    待唐逸下车后,朱炎只见他竟是身轻如燕的飞过了院外的围墙

    瞧着这一幕,朱炎傻眼了,心说,我靠,不是吧?原来唐哥这么牛X呀?还会轻功呀?这太他妈不可思议了?怪不得那一次,他在台球室出手就帮我摆平了那几个出卖我的傻X

    此刻,别墅二楼的主卧内,潘金林正与太太在酣睡中

    卧室内是黑着灯的,但是借助室外的灯光,朦胧可见屋内的情景

    唐逸那货轻轻的推开门,拎着一只鷄进来了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坐在车里的朱炎忽见唐逸从别墅的院内飞身出来了

    唐逸拽开车门,惶急坐进车内,扭头冲朱炎说道:“快,藝到一个没人的院角然后我下车,你回家♀样的话,就没有人知道我们做了啥”

    “哦”朱炎懵怔的应了一声,然后就立马启动了车,送唐逸奔一个无人的院角而去了

    到了那儿,唐逸那货下了车,就纵身飞了出去

    朱炎则是立马驾车回家了

    此后,院内一切沉静依旧,像是啥事都未曾发生过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忽然从2号别墅二楼的主卧内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啊”

    随着潘太太这声惊恐尖叫声,卧室内‘咔’的一声亮了灯

    紧接着,是咱们潘省长一声惊恐的尖叫:“啊”

    此时此刻,明亮的灯光下,只见咱们的潘省长和潘太太各自惊恐的缩在了一角,彼此都在一时间被吓傻了一般,呆了

    被掀开的被窝里,一直血淋淋的死鷄,鲜红鷄血染红了大半张床单,满床的鷄毛,狼狈不堪

    地板上用鲜红的鷄血写着几行大字:‘若是不想像这只死鷄一样,你个姓潘的老东西最好是老实点儿!车子虽然爆炸了,但是老子命大,没事!只是你的狗命保不保就看你老不老实了?’

    当潘太太再次往床|上瞧去时,只见她两脸煞白的忽然晕倒在地!

    忽见潘太太被吓得晕了过去,潘金林再次倍感恐慌不已,浑身哆嗦的厉害,颤颤抖抖的,貌似裆那儿浉了一大片

    此时此刻,潘金林也是彻底被这午夜的一幕吓傻了!

    忽然,家里的佣人闻声惶急跑来,忽见卧室的一幕,被吓得‘啊’的一声就晕倒了

    跟着,住在楼下的司机也匆匆的跑来了,忽见卧室的一幕,被吓得惊恐的一瞪眼:“翱!”

    过得有十来分钟的样子,司机才胆颤颤的朝潘金林走了过去:“潘省长,您没事吧?”

    潘金林就那样傻呆着眼缩在一角,貌似还没回过神来

    司机见得潘金林那样,他又是问了句:“潘省长,要不要报警呀?”

    “不用了!”潘金林终于惶急回了句

    因为他心里明白,这事若是报警的话,事情恐怕会越闹越大,到时候,恐怕他自己也会被卷进去

    事实上,他心里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由得,潘金林惊慌的冲司机问了句:“你们今晚就没有发现什么人进来么?”

    “没有”司机忙是摇了摇头

    见得司机那么的摇着头,潘金林的心里更是倍感惊恐不已,像是感觉自己的脑袋好似别在了别人的裤带上似的

    因为这事太可怕了!

    竟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时间进来的?

    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走的?

    这想想,潘金林的再次浑身一个哆嗦,牙齿都磕得蹦蹦的响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91章 事件升级

    咱们的潘省长惊慌了一夜,关于半夜被窝里死鷄事件,最终他自己也只能是在恐慌中自我消化了,没敢将此事传出去‰使用访问本站

    早上,在去省委上班的途中,坐在车后座的潘省长忽然拿起大哥大来,给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咱们的潘省长只是低沉的说了一句话:“还是留那个小东西多活几天吧”

    “”

    ********

    这天一早,安永年自个亲自驾车赶来了市党校

    到了市党校后,安永年就直接去了曾校长办公室

    这会儿,曾校长正在办公室临时调整今天的课时,忽见安书记来了,他忙是站起身来:“安书记,您有什么指示呀?”

    安永年一边带上办公室的门,一边冲曾校长说了句:“你去叫唐逸来一下办公室吧”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曾校长愣了一下,然后忙是应声道:“好的”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曾校长领着唐逸那小子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当唐逸跟着曾校长进了办公室,忽见安永年坐在曾校长的办公桌前,他小子不由得一怔,心说,呃?安书记怎么一早赶来了这儿呀?

    安永年瞧了曾校长一眼:“那个老曾呀,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好吗?”

    “成!”曾校长忙是点了点头

    随后,等曾校长出了办公室,带上门后,安永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见得他小子还懵怔的在门口那儿,于是安永年说了句:“你过来吧”

    “哦”唐逸应了一声,懵怔的迈步走近了办公桌前

    不过,唐逸这小子心里还是差不多明白,安永年大概是因为汽车爆炸那事来的?

    瞧着唐逸走近了,安永年又是打量了他一眼:“那个什么这期的学习你小子就暂且不学了吧快去收拾一下吧,我带你离开这儿”

    忽听安永年直接就说了这事,唐逸愣了愣,然后言道:“不用没事的我要留在这儿学习”

    听得唐逸那小子固执的说着,安永年有些焦急的问了句:“你知道是谁要置你小子于死地么?”

    “知道”唐逸回了句,“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因为我自己解决了”

    “啥?!”安永年猛的一怔,“你自己解决了?!”

    “嗯”唐逸点了点头

    “你怎脺麾决的呀?”安永年忙是问了句

    “这个”唐逸愣了一下,然后言道,“这个你就别管了≤之,那个大人物是不敢再轻易动我了”

    “你小子就这么有把握?”

    “嗯”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见得唐逸那哅有成竹的样儿,可是安永年还是不放心,忙是言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小子♀样吧,这期学习你就暂且不学了吧我还是带你去省委朱书记家住几天吧因为朱书记说了,要你小子暂时去他家住几天”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唐逸愣了愣眼神,心想,娘西皮的,不是吧?都闹到省委朱书记那儿去了呀?看来安书记没少在背后为老子做工作呀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倍是感激的看了看安永年,然后言道:“安书记,您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了!还是不去麻烦人家朱书记了吧!”

    见得唐逸那小子如此固执,安永年愣了愣眼神,若有所思的瞧了瞧他:“你就能确定你自己真的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

    安永年又是愣了一下,然后冲唐逸问了句:“是不是秦妍替你小子去求情了?”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问,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您知道具体咋回事了?”

    “当然知道了”安永年回道,然后有些气恼的瞧了唐逸一眼,“你说你小子怎么就就还跟秦妍勾搭上了呢?”

    唐逸有些无辜的愣了愣眼神:“是她主动勾|引我的”

    “翱”安永年诧异的一怔,“她她怎么就就还盯上你小子了呢?”

    说着,安永年不由得叹了口气:“唉这女人还真就是红颜祸水呀!”

    见得安永年如此,唐逸那小子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来:“尽管如此,但是我睡了她,不后悔”

    “你”安永年一时不知道说啥是好了,只是觉得心里怪不是个滋味的,忍不住问了句,“这就是你小子上次说要认雅雅当妹妹的原因?”

    “不是”唐逸回道,然后真切的看着辈永年,“安伯,我跟您说实话吧,我看到安雅,真的就感觉她像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似的还有就是我我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好我也怕对不起安雅”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安永年又是打量了他一眼:“那成了,这事就先不说了吧既然你说没事了,秦妍替你小子求情了,那么我想也应该是没事了?那你小子就先继续留在市党效习吧不过,有一点,你小子要记赚那就是再也不能跟秦妍那个啥了哦!”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但是,安永年仍是不怎么放心的瞧了唐逸一眼:“若是还有什么意外事情发生的话,记赚第一个给我打电话,我会尽量保护你的因为那个大人物我也惹不起,所以我也只能是尽量了但,你小子也别在胡来了!”

    “”

    一会儿,安永年驾车从市党校出来后,一边拿起大哥大来,给省委书记朱延平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永年言道:“朱书记,那个什么唐逸那小子说事情他自己已经解决了,现在没事了,所以他小子还是要坚持留在市党效习”

    电话那端的朱延平皱眉愣了一下,然后言道:“他怎脺麾决的呀?”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那”朱延平想了想,“那成吧,先这样吧不过关于唐逸,你可是要看好了哦至少要保护他在西苑湖景区项目期间,他没事,明白?”

    “明白”

    “”

    ********

    这天上午,在省委工作例会上,朱延平不动声銫的瞟了潘金林一眼,然后言道:“这两天,我听说江阳市市党校发生一起怪事,居然有人公然进入了市党校搞汽车爆炸事件?这江阳市可是咱们湖川省省会城市,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所以关于这事我想还是动用省公安厅的警务人员去好好查查这事吧!关于这事,一定要查过水落石出!要不然咱们省委坐落在江阳市,岂不是被人藐视了么?还有,我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这次江阳市市党校汽车爆炸事件,是因为我们某些党政干部吃了情|妇的干醋引起的,关于这事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在此,我想强调一下,身为党政干部,我们一定要加强自身的自律!至于在外养情|妇,这是绝对不容许的!所以关于这事,回头我也打算开展一次调查,若是真查出了此事,一律开除党籍解除在党政机关的一切职务!”

    显然,朱延平的这番话是说给潘金林听的

    只是目前没有真凭实据,所以朱延平也只好绕着弯子说

    潘金林听了之后,心里咯咚了一下,浑身冒了一身冷汗来

    不由得,潘金林偷偷的瞄了朱延平一眼,暗自在琢磨,他该如何平息这场因自己闹起的汽车爆炸事件?

    既然朱延平在省委的工作例会上提出了这事来,那么关于江阳市市党校汽车爆炸事件,省公安厅肯定是会出面展开深入调查的

    由此,潘金林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太冲动了将这次事件闹得太大了

    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那么的在乎秦妍,就是不愿看到秦妍跟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次事件竟是升级到了省委,显然,这种升级,也有政治斗争的硝烟味道

    朱延平早就想要搞掉潘金林了,这也是潘金林自个心里清楚的

    想着这事,潘金林的心里一直是惶惶不安的

    朱延平瞧着潘金林竟是在例会上发愣了,他不由得言道:“老潘,现在该你讲话了”

    忽听朱延平这么的说着,潘金林惊魂般的浑身一颤,这才愣过神来:“翱朱书记,您说什么?”

    朱延平若有所思的瞧着潘金林:“老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发愣了呀?是不是昨晚上没有休息好呀?”

    “翱我?”潘金林急忙调整了一蟼愒个的状态,“那个什么昨晚上的确没有吁么休息好”

    “成了,这事回头会后咱们再说吧你还是先讲话吧大家伙都在等着呢”

    “成”潘金林忙是点了点头,“那个什么今天在会上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想说的是,关于我们省内的旅游开发工作现在进展得很顺利,但是依然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听得潘金林将话题引入了省内的旅游开发上,朱延平不由得又是不动声銫的瞄了瞄潘金林,暗自心说,看来还真是做贼心虚呀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92章 不能让她活过今晚

    这天上午,市党锈期的学习班开课前,党校的校务工作人员将座位重新调整了一下,将唐逸调跟李爱民坐在了一起,秦妍跟余秀芬坐在了一起‰记住本站的网址:

    开课后,秦妍发现唐逸那家伙依旧坐在教室内,只是座位被调换了,她的心里则是惶惶不安的,在滇澠逸还有生命安危的事件发生

    事实上,自汽车爆炸事件后,秦妍心里一直在自责和内疚,她不该连累了唐逸

    要不是因为她的话,也不会发生汽车爆炸事件

    所幸的是,幸唐逸还健在,否则的话,秦妍真有可能割腕自究

    秦妍心里很清楚,她只是一介柔弱女子罢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只是男人手中的玩物,事件不会因为她改变什么的

    若是她真能改变什么的话,那就是她想摆妥自己与潘省长的关系!

    中午午休的时候,李爱民又来到了唐逸的房间

    这次,李爱民瞧着唐逸,忍不住倍觉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我还心想这次跟你小子碰在了一起,咱俩能好好的喝喝酒呢,这被这事情闹得,现在是人心惶惶的”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那货竟是忽然一笑,说了句:“现在没事了,今晚上咱俩可以安安心心的喝酒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忙是问了句:“是不是安书记已经替你小子解决了?”

    唐逸皱眉一怔:“是不是你给安永年打的电话,说了这事?”

    “是”李爱民点了点头

    唐逸不由得感激道:“谢谢你了哈!”

    “草”李爱民不屑道,“咱俩还说这些干啥呀?得了,没事就好了”

    “”

    此刻,秦妍呆在自个的房间里,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卷缩着身体,眼神有些愣愣的,像是在沉思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后,秦妍忽然扭身拿过一旁的手机来,给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最近,摩托罗拉出产的手机已经在江阳市出现了,咱们的潘省长为了讨得秦妍的欢心,就给她买了一部手机

    秦妍是给潘省长拨的电话

    等了好一会儿,听着潘省长接通电话后,秦妍说了句:“我不想再跟你有什么关系啦!”

    电话那端的潘金林猛的一怔:“我说宝贝,怎么了?”

    “不要再叫我宝贝了,我不是你的什么宝贝!”秦妍有些气愤的说着,“就你那年纪,也是可以当我老爸了!我知道,你有权势,你是省长,面对您老的yin威,当时我一个小小的女子不得不屈从,但是现在我想通了,也想明白了,我不会再屈辱自己了!”

    “你我说妍妍呀,你这是”

    “不要叫得这么亲昵!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