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 114 部分阅读

    李福田还没说完,省长潘金林就忙是问了句:“怎么样?”

    “那个我问过唐逸了他说他昨晚上跟朱炎在一起朱炎也说了,确实是跟他在一起”

    “你说的是朱延平的小儿子朱炎?”

    “对”

    潘金林听着,不由得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头,然后问了句:“唐逸跟朱炎什么关系呀?”

    “好像是很好的朋友?”

    “好的,这事我知道了”潘金林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那潘省长,这事就”

    “你暂时不用管了吧”

    “好的”

    待挂了电话后,李福田总算是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没有我李福田啥事了,接下来你们爱怎么斗就怎么斗去吧

    因为,李福田自然是知道,潘金林和朱延平一直都是面和心不合

    然而朱延平毕竟是湖川省省委书记,省里的一把手,他潘金林只是二当家的而已,所以他们之间要是正面交锋的话,潘金林自然是在下风

    但,李福田也知道,这位潘省长可是深深的爱着秦妍的,岂能容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

    要是那样的话,叫他这位省长情以何堪?

    所以接下来,这事该怎么整,那就由他潘金林自己去处理好了,他李福田可是不敢过问了

    没想到的是,原来秦妍竟是潘金林的情|妇,怪不得李爱民很谨慎,见着唐逸跟秦妍关系有些亲昵,他就赶忙提醒了唐逸

    这要是真被潘省长逮着了什么把柄的话,估计也够唐逸受的?

    不管怎么说,潘金林好歹也是湖川省的省长,主管全省全面工作和政务工作的

    而朱延平虽然是省委书记,但是他只是主管党务工作的

    当然了,自然省党委书记才是大佬了,所以若是正面交锋的话,潘金林还是怕朱延平的

    再说,对面秦妍这个问题,潘金林也是不敢闹大的,要是闹大了,大家都知道他潘金林养着秦妍这么一个情|妇的话,那么可是违反了党风党纪,是要掉乌纱帽的

    何况,目前,潘金林也没有真凭实据能证明唐逸睡了秦妍,所以关于这事他潘金林也得好好的斟酌斟酌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88章 不能说的秘密

    关于秦妍跟潘省长的关系,只有为数不多的两三个人知道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事,一直也没有人敢外出传,怕是一传出去,乌纱帽就不彼

    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是最清楚秦妍跟潘省长的事情的

    这事说起来,有点儿远了,那是前年的事情了

    前年,湖川省省长潘金林来平江县视察工作,其中重点就是西苑湖

    那时候省里就决定重点开发西苑湖景区了,只是一直没有资金,所以一直都想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罍麾决

    当然了,重点还是说说咱们的潘省长是怎样看上秦妍的吧

    秦妍原本就是西苑乡人,她是通过她爸进入西苑乡乡政|府工作的那时候,她爸在西苑乡乡政|府是办公室主任

    后来她爸退了,也就轮到了尤富民上任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

    秦妍最初进入西苑乡政|府的时候,只是乡财务室的一名小小的办事员

    那次咱们的潘省长来西苑乡视察的时候,无意中相中了秦妍,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小美人

    后来回省里后,他通过多层渠道的关系,最终约秦妍来省里见了一面

    就是在那次见面的时候,咱们的潘省长利用自个的权势加上点儿霸王式的手段,就将秦妍给拿下了

    当时,秦妍还只是一个懵懂怕事的小女子一个,所以在咱们潘省长的yin威下,也只好屈身了

    完了之后,秦妍就莫名的被提为了西苑乡人事科科长

    后来,秦妍也就莫名的在平江县城有了一套房子

    其实按照咱们潘省长的意思,是想直接将秦妍调去江阳市工作的,但是他又怕太过于明显了,引起怀疑

    还有就是,咱们的潘省长也是怕后院起火,所以就没敢那么明目张胆

    这样一来,咱们的潘省长也就采取了稳步的方式,一步一步的将秦妍弄进江阳市工作

    这不,几个月前,咱们的潘省长又在江阳市竹园小区又给秦妍弄了一套房子

    这套房子,就是方便日后他好与秦妍在一起苟且的

    虽然咱们的潘省长已经年过半百,但是那颗yin心依旧

    实际上,对于那男女的苟且之事,咱们的潘省长早就是力不从心了,但是他就是要霸着这么一位绝佳的女子

    最开始,秦妍也是稀里糊涂的,当然也多少有些高攀之意,所以也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跟潘省长苟且在一起了

    但随着秦妍的成长和成熟,慢慢的,她开始后悔了

    不过,这种关系就好像是上贼船似的,一当上了,就很难下船了

    然而令秦妍一直苦闷的,那就是潘省长面对那事实在是不行,每次他都想急着要,可是还没等上马,就差不多痿了,就算是勉勉强强的弄了进去,也就杵溜那么两下就完事了

    老是这么折腾着,秦妍可就闹心了,因为这事不整就不整,一当整上了,又不能满足那点儿yu望,老是半途熄火,多闹心呀?

    时间一长,这秦妍也自然是想要找个男人给满足一下了,至少能过足一次瘾不是?

    关于秦妍这事,李爱民也是知道,曾经秦妍偷偷的跟乡里的一名干事苟且过,但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咱们的潘省长察觉了,后来那名干事就莫名的消失了,再也没见过人

    所以当李爱民见得唐逸那小子跟秦妍的关系有些暧|昧的时候,他就的了

    事实上,在李福田来找唐逸的时候,秦妍的心里也是揪了一把汗

    她是清楚咱们潘省长的手段的

    毕竟也是一省之长不是,所以谁要是敢动他的女人,岂不是找死么?

    再说了,就一般而言,像这等权势的政界要员大领导,都有一点儿变|态的感觉,那就是只要他碰过的女人,即便他不想再碰了,那他也是不愿看见有别的男人碰过那个女人的,这就是官威,绝对的霸气凛然!

    事实上,秦妍心里也清楚这个

    但是奈何她好久没有得到过一次满足了,所以也就导致了她昨晚主动勾|引唐逸那小子

    现在,秦妍只要一闭上眼,回想的就是昨晚跟唐逸那小子苟且的那一回的滋味

    不愧为年青力壮,唐逸那小子就是给力,就是够激|情,就是够男人,在他的激烈之下,当时秦妍真是连在一刻死去都愿意了

    回想着他小子那个粗长的家伙探入她的身体后,那是何等爽心切骨呀,尤其是他小子那一下下给力的顶撞,好似下下都直捣黄龙,都捣到了她的活心尖子上去了似的,真是令她舒服得要死

    原本昨晚上,秦妍也是很想再跟唐逸那小子多弄几回合的,可是没有想到那个老东西忽然闯来了

    幸没有让他逮着啥证据,目前也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罢了,否则的话,唐逸可能就惨了?

    这天下午在市党校的课程结束后,秦妍没敢再主动靠近唐逸,因为她滇澠逸有事

    唐逸那小子也是潜意识的疏离了秦妍

    因为他小子目前还没有闹明白昨晚上的那个老东西究竟是谁?

    出了教室,唐逸也就主动的靠近了李爱民

    李爱民见得唐逸靠近了他,他小声的说了句:“你先回房间吧,我一会儿过去找你”

    唐逸听着,忙是应了一声:“嗯”

    完了之后,李爱民跑去曾校长办公室

    曾校长见得李爱民来找他了,他忙是问了句:“有事呀,爱民?”

    李爱民走近曾校长的办公桌前,小声的问道:“老曾呀,你知道下午李福田找唐逸究竟啥事不?”

    曾校长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感觉莫名其妙的”

    回答着,曾校长疑瀖的皱了皱眉头:“对了,爱民呀,唐逸那小子是不是昨晚上外出惹了啥事呀?”

    “我也不知道”李爱民回道

    曾校长不由得打量了李爱民一眼:“对了,爱民呀,你咋那么滇澠逸那小子呀?”

    “咳!咋说呢?”李爱民皱了皱眉头,“唐逸那小子吧开始我也不是很喜欢他,但是后来慢慢的相处久了吧你突然一发现,他小子其实还不错,也蛮有本事的,人也蛮机灵的♀么跟你说吧,老曾,现在我他小子就算是同穿一条裤子了似的”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曾校长忙是言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帮你想想办法吧,打听打听,看看李福田究竟是因为啥事找唐逸吧?”

    “成”李爱民忙是点了点头,“那谢谢你了哈,老曾!”

    “咳!爱民呀,你还跟我说这个就见外哦!”

    “”

    之后,当李爱民从宿舍的走廊穿过去找唐逸时,隐隐约约滇濤见各宿舍都有人在热议下午李福田为啥回来找唐逸?

    其实,李爱民的心里还是有数的

    当李爱民来到唐逸的房间后,就忙是关上了门,冲唐逸那小子小声的问了句:“你小子昨晚上没有和秦妍发生啥吧?”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问着,唐逸那小子则是答非所问的问了句:“李书记,秦妍的背后究竟是谁在撑腰呀?”

    李爱民忙道:“你小子还是跟我说说,你昨晚上究竟跟秦妍有没有发生啥关系?”

    唐逸愣愣的看了看李爱民,然后回了句:“发生了”

    “我草!”李爱民心里这个急呀,“你你小子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不能跟秦妍有啥事!你说你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不是?我这么跟你说吧,就你世伯安永年都保不住你!”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那秦妍的背后究竟是谁呀?”

    “你?这?我?”李爱民一时为唐逸焦急,没辙了,他终于忍不住说了句,“人家秦妍是潘省长的情|妇,懂么?”

    “翱!”唐逸诧异的一怔,“那昨晚上的那个老头就是潘省长?!”

    “你见着他了?”

    “没有我就是听见了声音”

    “那他发现你了么?”

    “没有”

    “那”李爱民又是焦急的瞧了瞧唐逸,“那今天下午李福田找你,是不是就是因为你昨晚上的事情呀?”

    “好像是”

    “那你怎么说的?”李爱民又是问道

    “我就说我昨晚上跟朱炎在一起”

    “朱炎?他是谁呀?”

    “朱延平的儿子呀”唐逸忙是回道

    李爱民诧异的一怔:“你小子认识朱书记的儿子?”

    “嗯”唐逸点了点头

    “那”李爱民缓了口气,终于不那脺鞴急了,“那这事恐怕没有那么严重?”

    说到这儿,李爱民话锋一转:“对了,但是你小子记赚关于潘金林和秦妍的关系,你一定要保密,明白?”

    “嗯”唐逸点了点头,“明白了”

    “还有,你小子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要再跟秦妍有啥瓜葛了,明白?”

    “嗯”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那好了♀事我们俩知道就好了谁也不许外出说!”说完,李爱民又是话锋一转,“好了,那,走吧,我们出去喝酒去吧”

    “”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89章 爆炸事件

    之后,当唐逸和李爱民从宿舍楼出来后,上了他的那辆金杯车,当唐逸刚要启动车的时候,忽然,李爱民皱眉一怔:“算了,唐逸呀,还是开我那辆车出去吧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你小子这车现在太招眼了”

    忽听李爱民那么的说,唐逸扭头看了看李爱民,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也成”

    “那下车吧”一边说着,李爱民一边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唐逸拔下车钥匙,也是忙推开车门,下了车

    由于李爱民的车停在教学楼那儿,所以唐逸也就和李爱民一同扭身朝教学楼那方走去了

    当唐逸和李爱民走出大约十来米远的时候,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声爆炸的巨响

    ‘轰!’

    这声巨响,吓得唐逸和李爱民都惶急的往前一扑,同势兯倒在了前方的草地上

    随后,两人同时回头一瞧,只见那辆金杯车竟是莫名的爆炸了,现在那方正烟火熊熊的,浓烟滚滚,火光‘扑扑’的响着,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这声突然爆炸声之后,这期的学员们一个个都挤在宿舍的窗口瞧着楼下的情景

    待唐逸反应过来后,心里燃起了一阵无名之火来,骂道,草,麻痹的,娘西皮的,幸李爱民说了那么一句话,否则的话我他妈就跟李爱民一同葬身于这火核!

    李爱民反应过来后,心里这个后怕呀,心脏在扑通扑通滇濜着

    与此同时,李爱民心里泛起了一阵寒意来,隐约的明白,有个人想要至唐逸那小子于死地了!

    这时候,曾校长和党校的校务工作人员都急匆匆朝这儿赶来了

    大家伙忽见这一幕,曾校长惶急道:“报警!快!快报警!”

    这事发生后,唐逸和李爱民哪还有心情出去喝酒呀,也只能是留在现场等公安人员过来处理现场了

    大约十五分钟后,数量警车呼啸而至,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缸自赶赴了现场

    火警也是同时抵达现场的,一到现超就忙着救火

    待火扑灭后,只见那辆金杯车早已散架了,七零八落的,车筐被火烧过后,乌漆抹黑的

    总之,一片狼藉

    随后,江阳市警方立马现场调查爆炸原因

    经过了大约半小时的调查后,江阳市公安局局长初步断定为有人事先在车上安置了定时炸弹

    这个结果出来后,李爱民的心里更为明白了,那就是某人就是想要整死唐逸,嫌他小子碍眼了

    其实,唐逸那小子心里也明白了,也知道这就是他妈谋杀,幸因为李爱民的一句话,才得以幸免!

    之后为了更进一步的调查此次事件,杨开福要求唐逸随同去了公安局

    到了杨开福的办公室,杨开福开门见山的冲唐逸问道:“你好好的想想,你在江阳市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听得杨开糕么的说着,唐逸暗自想了又想,最终回道:“我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你再好好的想想!”杨开福又道

    “嗯”唐逸故作涅的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回道,“真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那”杨开福想了想,“那怎么可能会有人在你的车是安置定时炸弹呢?根据这一点,很明显,不难猜出,对方就是想置你于死地,那么一定就是你不小心或者是有意的得罪了谁?所以你再好好的想一想,看看你到底得罪了谁?谁那么恨你?”

    “”

    这时候,李爱民正在市党杏个的宿舍里给江阳市市委书记安永年打电话

    鉴于事态严重,已经升级到这一步了,李爱民也不得不将实情告知了安永年

    安永年听了之后,一时也是倍感棘手的紧皱眉头:“这事我”

    李爱民忙道:“安书记,您再好好想想,看有没有变通的办法?我们现在的目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先要确保唐逸的安全”

    安永年又是紧皱眉头,想了想,然后言道:“要真是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唐逸那小子必须得离开湖川省♀样吧,我跟江阳市驻京办那边联系一下,看能不能安排唐逸临时去驻京办那边躲一躲?但现在问题是算了,还是我来想办法吧,跟你说了,也没用”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李爱民忙道:“那成那就麻烦您了,安书记!”

    “咳!有啥麻烦不麻烦的呀?只是唐逸那小子也太不省心了!我也头痛呀!好了吧,先挂了吧,我想想办法!”

    “对了”李爱民又是忙道,“安书记,还有就是平江县县委的那辆金杯车现在没了,您看”

    “这都是小事♀事回头我帮唐逸跟江中华说说就好了”

    “”

    在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的办公室里,任凭杨开福怎么问唐逸,唐逸都没有说出他得罪的是咱们的潘省长,不该睡了他的女人秦妍

    因为唐逸这小子心里明白,就算是说出来了,杨开福也是办不了这案子的

    别说是他杨开福,就算是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都办不了这案子

    所以,唐逸是不会说的

    由于唐逸不愿配合,所以杨开福也是没辙,只能说公安局这边会尽快破案

    实际上,唐逸这小子心里明白,这案子能不能破,还两说?

    当唐逸从江阳市公安局出来后,已经夜里九点多多钟了

    由于是冬季,所以这会儿街上基本上冷清了

    唐逸沿着路灯,一路漫步的在冷清的街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挫败感似的

    想想,他唐逸也混官场这么久了,在平江可谓是如鱼得水的,但是没有想到这次罍鳝阳市党效习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面对如此强大的一位人物,此刻,他唐逸好像也是束手无策?

    更令他倍感寒意的是,这位大人物要的是置他于死地!

    虽然他现在命还在,但是心里更是难受呀!

    此时此刻,他才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此刻,竹园小区,秦妍正可怜兮兮的卷缩在卧室的床|上,用被子紧裹着身子

    回想着那辆金杯车爆炸的场景,她的心里泛起了一阵阵的寒意来

    这时候,忽然,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嘀嘀嘀”

    忽听电话响起,秦妍被吓得浑身一抖,然后扭头愣怔怔的瞧着床头柜上的电话,就任由它那么响着,她没有伸手去接

    随后,电话也就自动断线了

    待电话自动断线后,秦妍忽地惊恐一瞪眼,慌是扑到电话前,抓起电话来,给唐逸拨去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秦妍惶急哭泣道:“对不起!”

    电话那端滇澠逸听着,只是回了句:“没事”

    “唐逸,你听我的,你赶紧走吧!赶紧离开江阳市吧!永远都不要回来啦!”

    可是唐逸却是回道:“即便要离开,那也是暂时的!此仇必报!”

    “不!唐逸,你听我说,你斗不过他的!我知道他心狠手辣的!”说着,秦妍又是忙道,“唐逸,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你妍姐我不该不该勾|引你!”

    然而唐逸那货竟是回道:“如果可以,我唐逸要娶你当我的女人!”

    听得这话,秦妍感动得一塌糊涂热泪盈眶,忙是言道:“还是算了吧!这辈子你妍姐我已经配不上你啦!因为你妍姐我已经不是一个好女人啦!我是一个脏兮兮的女人!我已经配不上你啦!如果还有来世的,你妍姐我只做你的女人!一辈子只做你的女人!”

    唐逸那货回道:“不,你是一个好女人!只要你同意,我唐逸就娶你!这就娶你!我倒是要看看他有多牛?”

    “你个死笨蛋!你疯了呀?这都什么时候啦?你还说这种气话做什么呀?你还是赶紧离开江阳市吧!”

    “我不会就这么离开的!”唐逸回道

    “那你还想要做什么?”

    “没事的妍姐,你不用的我,我会没事的”

    “”

    这时候,安永年连夜给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去了个电话

    安永年跟朱延平的关系,就像是唐逸跟李爱民的关系似的,差不多

    所以待电话一接通之后,安永年也就那些拿不上台面来说的事情跟朱延平私下说了

    朱延平听了之后,皱眉想了想,然后问了句:“你说滇澠逸就是上次省里给他下特任书的那个小子?”

    “对”安永年回道,“就是西苑湖景区项目,是他跟周思远老先生谈妥的”

    “问题是若是安排了唐逸去江阳市驻京办的话,那么来年开春后,西苑湖景区项目怎么办?谁来负责?”

    安永年忙道:“朱书记,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不安排唐逸离开的话,那么他也是会没命的”

    “这事,我知道我来想办法吧”

    “问题是,现在唐逸怎么办?他可是不安全了!”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读首发无广告去

    第0290章 别样的报复

    听得安永年那么的说着,朱延平说了句:“明天一早,你送唐逸来我家吧‰记住本站的网址:”

    忽听朱延平说了这么一句,安永年皱了皱眉头:“这合适么?”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特事特办嘛”朱延平回道,“因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